想眼睜睜的看著綠帽子帶到自己頭上

想眼睜睜的看著綠帽子帶到自己頭上

前幾天和老婆做愛,雙方都感到沒有什幺豪情了,突然,老婆跟我說:「老公,我跟你說一件事,是我自己心坎的真實想法,聽了以後你可不要賭氣啊。」我說:「你說吧,我不賭氣。」老婆說:「眼看咱們都已經是四十歲的人了,青春已經過去了,一輩子就這樣平平庸淡的過去,挺遺憾的,我想找一個男人做一次,體驗一下不同的感到,你會批準嗎?」其實我心裏也有一種綠帽情結,想想也不是什幺大不了的事情,反正雙方隔著避孕套,生殖器也沒有直接接觸。

于是我就批準了,但我提出了一個條件,就是必須是玩3P,我得在場看著,否則的話,我在另一個處所想著自己的老婆在別人的身下婉轉呻吟,我想我會瘋了的。

老婆批準了,我們籌備在3P的時候,我從後面抱著老婆,讓對方在我的眼皮底下把陰莖插入老婆的陰道,想眼睜睜的看著綠帽子帶到自己頭上,滿足一下心坎深處昏暗的綠帽情結。

現在已經在QQ上接洽好了一個人,籌備搞一次3P,惋惜的是我們一點經驗都沒有。

心裏有點畏懼,怕有什幺後遺症,影響日後的生活,那就劃不來了。

(二)真實的戴綠帽過程

在11月27日,我們終于把這件事情辦成了現實,下面說說重要經過。

自從和老婆商量定這件事情後,我就一直在論壇、貼吧、QQ群物色合適的人選,前前後後談了十幾個人,合適的卻不多,最後談了一個在校的大學生,還是個處男。

把情況跟老婆說了以後,老婆十分高興,甚至有點迫不急待,我估計這和男人想玩處女一樣,是一種嘗鮮的心理在作怪。

雙方視頻看了以後,基礎都滿意,本來他想在週六或週日做,但我家裏還有孩子,週六和週日不方便,最後約定在週四下午(大學生一般下午都沒課)。

按我的意思,讓他來我家附近的快捷酒店開個房間,然後我們直接過去比較方便,但是這個小子逝世活不敢來,畏懼我們是綁架的或者是摘人體器官的(人和人的信任怎幺就這幺難呢)。

按我的意思,乾脆放棄他算了,再找別人,跟老婆商量時,老婆說:「人家一個小青年一個人來陌生的處所,確定畏懼啊,實在不行咱們去呗,反正都在同一個城市裏面,坐公交去也很方便啊。」考,這叫什幺事啊,老婆竟然想送貨上門!

于是在26日和那個學生約好了,我們在27日中午到他那兒,一起吃過飯後開房。

27日一大早,老婆就起床開端打扮、挑衣服,還化了一個淡妝,到九點多的時候,老婆又跟我說讓我把她的陰毛給剃了。

我問爲什幺,老婆說給小青年留個好印象啊,要不下面亂哄哄的,很難看,別讓人家心裏留下暗影,影響人家日後的性生活。

我日!我心裏感到又刺激,又酸溜溜的,沒措施,誰讓咱愛老婆呢,爲了讓她高興,那就剃吧!

剃完了以後,看著老婆光溜溜的白白淨淨的陰部,心裏又有點發酸。可是既然已經決定了,只能持續往前走了。

原打算十點出門,到九點四十的時候,天竟然下起了小雨。

我有點懊悔,所以半真半假的跟老婆說:「天下雨了,咱也沒車,坐公交很麻煩,要不咱別去了吧。」老婆說:「那怎幺行!和人約好了的事,怎幺能失信與一個年輕人呢,反正下的也不大,打把傘就可以了嘛!」看來老婆是鐵了心了,咱只好跟著了。

坐上公車一路無話,中間還倒了一次車,十一點四十五分,到了他學校門口,用QQ接洽了一下,他還沒下課,只好在公交站牌下面等著。

漫長的等候到十二點過五分,終于看到一個年輕人的身影,從學校門口向公交站牌這裏飛奔過來。

走近了一看,不錯,就是這個小夥子,見了面,小夥子還挺禮貌,叫了聲:

「阿姨好!叔叔好!」

考,小小年紀不學好,先看到阿姨,後看到叔叔!

我說:「咱們找個處所吃飯吧。」

小夥子說:「阿姨叔叔你們去吃吧,我中午一般都不吃飯的。」我說:「那怎幺行,不吃飯下午怎幺有力量幹活啊!」聽到這句話,老婆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假裝沒看見。

我估計小夥子家境一般,畏懼花錢,我跟他說:「放心吧小子,叔叔請你。」于是三個人在學校附近隨便找了家小飯館,點了四個小菜,每人一份米飯,邊吃邊聊。相互之間不那幺陌生了。

小夥子很快吃完了米飯,他說:「叔叔阿姨,你們接著吃,我去開個房間。」嗯,這回總算把叔叔放到前面了。

大約十分锺,小夥子回來了,說房間開好了,我結了賬,和老婆一起跟著他往外走。

出門沒走多遠,就是一個小旅館,直接跟他上了二樓,進了一個房間。

我考,這太簡陋了吧,房間估計不到十平米,一張大床,旁邊一個床頭櫃,緊挨著床頭櫃是一個玻璃的沐浴房,連放一把椅子的處所都沒有(房間也沒有椅子)。

我說這房間太簡陋了吧!小夥子說:「學校附近的都這樣,這是锺點房,四小時六十塊,重要是供學校的情侶們出來玩用的。」我說:「你來玩過!」他說:「沒有,聽同學們說過。」

唉,既來之,則安之吧,于是讓老婆先去沐浴房洗一下,我和小夥子在房間等著,大約五分種,老婆在沐浴房喊我,我拿毛巾進去,幫她把身上的水擦乾,然後幫她把一件內衣穿上(重要是爲了遮住肚子上的肥肉)。

老婆出來,小夥子進去了,老婆打開包,把套子拿出來放在枕邊,又穿上一條開裆的褲襪。

本來想把浴巾墊在屁股下面的,可是這幺簡陋的處所,竟然沒有浴巾,毛巾已經擦濕了,沒措施,只好墊了幾張衛生紙,老婆把內衣向下拉了拉,把乳房露出來,然後,躺在被窩裏面等著。


過了一會,小夥子出來了,穿著內褲(估計有點害羞),我用手指了指,示意他也躺在被窩裏面去,和老婆並排躺著,我站在床邊(房間也只有這幺大的處所),然後拉開老婆身上的被子,把乳房露出來,用手撫摸,一邊示意小夥子和我一樣,撫摸另一個。

小夥子把手放到了老婆的乳房上,也學著我摸起來。然後我又把老婆的乳頭含在嘴裏舔,並且讓他也跟我學。

小夥子照我唆使做了,我們兩個人一起舔了一會,我看到老婆把手伸到自己的下面去了,並且開端撫摸自己的陰蒂,我在她耳邊悄悄的問她:「寶貝,你想要了嗎?」老婆輕輕的點了點頭。

我問小夥子,「硬了嗎?硬了話就可以上了。」小夥子說:「可以了!」于是我從枕邊拿了一個套子,示意讓他帶上,誰知道這小子拿著套子竟然問我:「叔叔,這怎幺戴啊?我沒用過啊!」我心中一連說了三個:考!考!考!現在這社會,怎幺還會有這幺菜的菜鳥呢,看來祖國的教導事業還得改革啊。可是我總不能幫他戴吧,老婆也不在行,因爲她從來也沒幫我戴過啊!

沒措施,我只能用手指給他示範,加上語言領導,他總算把套子戴上了,我把老婆身上的被子全部掀開,反正房間開了空調的,也不冷。

我讓小夥子跪在老婆的雙腿之間,老婆把雙腿大大的分成了M型。老婆的大陰唇上已經可以看到明顯的水漬了,就等小夥子進來了。

這時候,這個菜鳥又問了我一句哭笑不得的話:「叔叔,怎幺弄啊!我不知道!」我心裏這回連說了五個「考!」問他:「你沒看過A片嗎?」「看過,可是現在太緊張,全忘了!」我心裏在罵:你TMD,玩我老婆,還得我教你!

于是,我只好跟他說:「把你的老二插到阿姨的陰道裏面,前後抽動就可以了!」說完又怕他插不進去(小夥子身高180,可是老二的確有點小,估計也就11-12釐米,我的是16釐米,不吹牛),我把老婆的兩條大腿又往兩邊分了分,快分成一字型了,終于看到小夥子把老二插到老婆的陰道裏面了。

這個時候我的心情竟然出奇的安靜,既沒有感到刺激,也沒有感到吃醋!我的老二竟然沒有勃起。

小夥子進去以後,動了不到十下,就開端大喘氣,嘴裏輕輕的叫著:「我要射了,怎幺辦?」我說:「要射了你還不趕緊動!」

誰知道小夥子一下子就把老二抽出來了,透過薄薄的套子,可以看到,他確實射了,套子的前面已經充滿了白色的精液。

我對小夥子說:「你把套子摘下來扔進垃圾桶,去洗洗吧。」小夥子聽話的去了沐浴房。

我湊到老婆耳朵邊問她:「感到怎幺樣啊?」

老婆說:「他的家夥太小了,我都沒感到到!」我考,敢情綠帽子戴了一回,老婆竟然沒感到!我安慰老婆說:「沒事的,處男第一次都這樣,第二次就會好了。」等小夥子洗完出來,重新躺到老婆身邊,一邊吃著老婆的奶,一邊用手自己動著老二,我擔心等候的時候太長,把老婆的手拿過去,幫他撸老二,撸了一會,估計反響不大,老婆把手拿了回來,開端放到下面閉上眼睛自慰。

小夥子持續用手撸,過了沒一分锺,小夥子輕輕的叫我:「叔叔,這怎幺辦啊?」我扭頭一看,考,這家夥竟然自己撸的又射了,肚皮上都是精液,我有好氣又好笑,從床邊把紙遞給了他,他自己擦了擦,竟然開端穿衣服了。

我問他:「小子,你穿衣服幹嗎?」

他說:「叔,我有點腿軟,這房間太壓抑了,我想回去了!」我又扭頭看了看老婆,她閉著眼睛,正處于高潮前的最後階段呢。

我用手指了指小夥子,示意他稍等,然後趕緊趴下身子,把老婆的乳頭含進嘴裏,贊助她快速達到高潮,很快,老婆的高潮來了,頭左右擺著,嘴裏吚吚呀呀的叫著。

老婆高潮後平息了幾分锺,這時候,小夥子已經把衣服穿好下床了,我問老婆:「要不要再來一次高潮?」老婆點了點頭,于是我跟小夥子說:「沒事的,不想玩就不玩了,讓你看看女人自慰的高潮是什幺樣子的,想看嗎?」小夥子點頭說想看,于是我把老婆身上的被子掀開,老婆也非常配合的快速用手揉著陰蒂。

小夥子見到又問我:「叔叔,女人自慰的時候,不是要把手指插進去才幹高潮嗎?」「不是的,那是A片爲了拍出來讓觀衆刺激,故意那樣拍的,有很多女人是通過揉陰蒂來達到高潮的。」小夥子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我又讓他摸了摸老婆的絲襪腿,跟他說:「這絲襪是阿姨專門爲你穿的,你摸著舒服嗎?」小夥子明顯的有點心不在焉了,隨便摸了兩下,說摸著舒服。

我看氣氛有點緊張了,于時催老婆趕緊穿衣起床,籌備回家,小夥子這時坐在床邊,低著頭,腿竟然有點抖,我看著他甚至感到他有點可憐。

我問他:「房費多少錢?」

他說:「我開了四小時,六十塊。」

我從包裏拿出了六十塊錢,遞給他,他逝世活不要,我說:「孩子拿著吧,叔叔阿姨也沒給你買個見面禮。」再三推诿下,他終于收下了錢,我跟他說:「我們先走,十分锺後,你再去退房,可以吧?」小夥子說行,于是我們就從旅館出來直接坐公交回去了。

在車上老婆說:「你也太慷慨了吧,人家玩了你老婆,你管飯,還管房費?」我說:「人家玩了你?我怎幺感到今天是你玩了人家小處男呢?玩個處男,你不應當出錢啊?」老婆說:「可別提處男了,中看不中用,以後再玩,可不能找處男了!」我說:「老婆,綠帽子我已經戴上了,你還要玩啊?」老婆說:「這算戴上了嗎?我都沒有感到到,如果這算戴上了的話,最多才算個帽沿!」我考,這算帽沿?那還要找多少個男人才算一頂完整的帽子啊?

回到家,老婆要了我兩次,把我榨的一滴油也出不來才算拉倒了。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