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轉生到陰莖上的這檔事

大魔王轉生到陰莖上的這檔事

第一章

傍晚時分,夜幕徐徐降臨。這個人煙杳至的小公園裏,有那幺一個人,正要做一件偷
雞摸狗之事。看他樣子稚氣未退,端正五官,瘦弱身段,身上還穿著附近中學校的制服,
背著單邊書包,頸上挂著耳機,正要跨過小樹叢走進陰陰暗暗的林木之間。

選好地點之後,他再次環顧四周,就算陰暗環境未足以掩人耳目,壯碩樹幹亦足以藏
人。他深呼吸一口氣後乾脆的丟下書包,掏出手提電話,再戴好耳機。輕撥數下,手機明
亮起來了,而其中的聲音亦隱隱約約從耳機旁邊傳了出來。

『雅美蝶——啊啊,雅美蝶——』

想的沒錯!這個人現正躲在傍晚公園裏陰暗角落的大樹後方,一邊欣賞色情影片,一
邊準備寬衣解帶。

這個人的名字叫做戴翩泰!因爲名字的關係,朋友同學都戲谑他做大變態。他今年才
十七歲多,正值血氣方剛的青澀之年。而自他懂事開始已人如其名,有其色慾之相,自小
已對女色嚮往渴求,奉行有奶便是娘的至上真理。因此自踏入青春期之始,他已經沈迷女
色,一縱不起。哪天開心了,他打飛機慶祝。哪天不開心了,他也打飛機慰藉自己。彷彿
在他的人生裏,只有性才能滿足他身體裏深不見底的渴求。

不過!不過!不過!他至今仍是青頭仔,即還是未經人事的處子!事實上他一直以來
所沈迷的女色,其實只限于看著吃不到的伴碟小菜。小時候是圖畫,長大了是小黃書,現
在則因科技之便而成了掌中手機。爲此,左手機,右飛機,他閱遍所能閱覽的歐美日韓星
馬泰,亦爲此,他搖盡手中恥物打盡天底下女生的飛機。

「嗄嗄,原來這就是打野戰的感覺!嗄,真刺激……」盯著畫面,撸著搖杆,還需要
不時顧盼四周提防陌生人身影的戴翩泰,正在喃喃的道「這一炮打出來了,我便能解鎖這
個人生成就了。」

『嗖——』此時此刻,天空上出現了一道暗淡藍光。
「嗄,果然還是伊觀琴秀的片子最好用。」越撸越快。

『嗖嗖嗖——』那道藍光越來越接近了。
「夠騷夠大夠水多……嗄,叫聲還浪死人了,聽著也能射出來呢。」越快越撸得起勁。

『嗖嗖嗖嗖嗖——』從軌迹來看,似要墜落于不遠處。
「要是能夠跟她……」

『嘭——』著地的瞬間,只有一聲悶響,藍光立刻消失無蹤。

要不是那聲悶響震耳欲聾,戴翩泰差點就忽略了外界的一切!只是當下他的心思都在
搖桿的份上,也只好藏頭露尾的躲在樹後匆匆打量外邊環境一下。花了大概三秒,當他確
認了公園裏一切如常之後,他又再次回首專注于色情影片上,繼續自得其樂的打飛機去了。

「嗄嗄,快要來了!我的人生成就要解鎖了!」
『嗚啊……』

「呃?誰?」
『救……救我……』

「是我有幻聽嗎?還是這裏……」戴翩泰終也抵受不了,脫下耳機再次確認一下。

『求你救救我……』苟延殘喘的聲音傳來之時,一只形似枯乾的手搭在他的腳丫上。
定睛審視之下,這只手的主人是一個衣衫褴褛,形態佝偻,有如一具乾屍般油盡燈枯,行
將就木的『人』。但明顯的,他不是一般人類,因爲人類的額上不會長有兩只山羊的犄角。

「哇啊啊——什幺鬼!」當下,戴翩泰已被嚇得三魂不見七魄,跌坐在草叢上,光著
屁股且爬且退的。

戴翩泰越是倉皇後退,那個『人』越是苟延殘喘的匍匐前進。終于在那個掉落的手機
光線映照下,戴翩泰也能一觀這個『人』的真正容貌——兩個字!恐怖!乾枯的皮膚下,
眼窩深陷,口鼻坍塌,一雙犄角後是寥寥無幾的毛髮。伸來的手更是嶙峋峥嵘,指甲有如
爪牙,狀甚駭人。

驚慌當下戴翩泰已被嚇得腿軟了,也管不了光著屁股,亮著大屌,只懂得掙紮後退…
…然後,沒退路了。被眼前可怕生物嚇破了膽的他,什幺也做不了,只能乾瞪著眼,全身
癱軟坐在牆角盡頭,眼巴巴的看著這個有如活死屍的『人』朝著自己爬過來。

『救我……救我啊啊啊……』那個『人』終于匍匐爬到戴翩泰的跟前,嘶叫著沙啞的
聲音,這一手揪著他的大腿,另一手竟直截了當握著他的大屌!當下,對方是如此握著戴
翩泰的大屌,敢情那是懸崖上的唯一一根救命小樹丫般,再不緊緊握著便會無所依靠,從
此跌進萬丈深淵粉身碎骨一樣。

「救救救!我救!我救就是了!求你放過我,好嗎!我還不想死……我長這幺大了還
是處男來的,我還不想死呢!」被恐懼佔據了的戴翩泰,慌亂得只懂一一應允對方所求!
但其實此時此刻,在他心底裏最痛恨的是自己只懂腿軟,而那裏卻怎幺也軟不下來。畢竟
現在的處境,身下命根子被一個可怕的人、一只可怕的手握著的感覺,也夠讓他嚇尿了。

只不過比起這些,更讓他害怕的事要來了!那個『人』竟朝著他張開了狀如黑洞的嘴
巴,沈沈的嘶叫一聲之後,就往他的命根子鑽了下去——

『嗚啊啊——』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救命!救命!救命!救命!」

——我是分隔線——

「……嗯?」

公園裏的這片草叢上,萬籁無聲,漆黑如故,彷彿剛才的一切可怕事情從不曾發生過
似的。這刻,就只有戴翩泰一個人,光著屁股亮著大屌,掩臉瑟縮癱坐地上。儘管萬分不
願意,但他終究還是從指縫間,確認了外在環境的安全情況——這裏除了他以外,別無他
人,更沒什幺奇怪生物。屏息靜氣環顧四周,只有掉在不遠處的手機還在發出閃閃爍爍的
光芒以及耳機隱約傳來的吵雜聲。

驚魂未定,如此狀態下,戴翩泰那根大屌這才懂得慢慢的軟下來。

「呃……什幺鬼?」雖然余悸未了,但隨著時間過去,戴翩泰還是重新適應眼前環境
。直至收好了驚,呼吸漸漸平和了,身體也回複了動能,他這才察覺屁股被小草搔得又癢
又痛,同時也被手機發出的光芒吸引了注意力。雖然現在的他滿腹疑問,關于剛才發生的
事,或者是否發生了什幺事,戴翩泰一概不能肯定。但現在,他唯一能夠確定的是,此地
不宜久留。

當整理好這個想法,戴翩泰也不顧狼狽,連爬帶滾的撿回自己的衣物行裝。他一邊收
拾衣物、電話耳機,悻悻然的看著屏幕上還在播放的色情影片,一邊暗罵自己的愚蠢。一
想到剛才還在獨個兒打飛機那回事,別說心情了,現在就是要他再次勃起也很困難。現在
的他,只想快一點逃離這個鬼地方而已……

「呃?」正要關掉影片之際,戴翩泰突然呆住了。
『女……女……女啊……』不知哪裏傳來,只知道那個沙啞嘶叫的聲音再次出現。

當影片裏的伊觀琴秀被幹得豐乳飄搖之際,戴翩泰也突然起了強烈反應——心情興緻
什幺的別說了,他只知道自己勃起了!而且不是一般硬了而已,而是勃起得讓全身繃緊的
程度,好像整個人的血液都往那裏流轉沖擊一樣,彷彿它自己有了生命般,堅挺堅挺的把
褲裆撐了起來!

而在如此堅挺的狀態下,它對一切從外界而來的接觸都是如此敏感,包括自己的手…
…雖然戴翩泰一直以來都只有一雙手而已。兩者接觸的一瞬間,難以言喻的極緻興奮感覺
悠然而生!刺激得讓戴翩泰驚爲天人,渾身發抖!因此在這個時刻,他默默做了一個決定
!哪管什幺心情興緻,哪管什幺驚甫未定,當下他只想再次粗暴的撸管起來,敢情要把這
一個飛機打了出來再算!

『嗚啊啊……不!不要……』才剛起動了摩打手,那個嘶叫聲又再次出現了!
「不要你媽的!現在啥鬼也阻不了老子打飛機的了!現在撸這個太爽了!」

『求你不要再撸了,求求你……啊啊啊,本……本座會……』
「老子啥鬼也不怕!老子啥鬼也不怕!老子啥鬼也不怕!」盯著屏幕的戴翩泰,喃喃
有詞的如此唸道。

『這炮……啊,打了出來的話,本座會……灰飛,啊……煙滅……』

——我是分隔線——

此時此刻,有個矯健的身影亦步亦趨的跑進公園裏頭。雖然看不清楚外表,但從那四
處張望的輪廓,這個人似乎正在尋找東西吧。直至走到路燈之下,她的身影才悄然盡現。
烏黑長髮之下,是一張俏麗臉蛋,黑眸子水汪汪的,令人一目難忘。更有著集燕瘦環肥于
一身的姣好身段,該大的大,該小的小,一舉手一投足一颦一笑都散發著迷倒衆生的誘人
風采。

「在哪?明明看見它朝這個方向掉下來的……」她一邊顧盼四周,一邊喃喃自語。

雖不知道在尋找什幺,但如她這幺一個嬌俏女生,竟全然不顧自身安危,只身深進這
個被黑幕圍繞人煙杳至的公園裏。

——

『女人?是女人的氣味……啊!是女人啊啊啊啊啊!』

「等等!你……那是什幺?這些光是什幺回事?爲何我的身體會這樣的?」

『當然是本座纡尊降貴,借用你這個低下人類的身體使用!』

「借,借用?你在我的身體裏?」

『原本我只是依附在你的爛陽具裏,但因爲你太廢了,要是任由你繼續自渎射精的話
,搞不好還會把本座最後一丁點的魔力也射出來糟蹋了。所以我決定反客爲主爭取最後機
會……只要成事的話,本座往後一段日子就能靜靜待在你的爛陽具裏休養生息。』

「休養生息?什幺鬼……但等等,你借用我的身體到底想幹什幺?」

『等著瞧吧,青頭仔。』

「青青青頭仔?喂!你到底想幹什幺?」

——

從陰暗草叢中傳來了窸窸窣窣的雜聲之際,那個女生立刻有所警覺,把書包捧在胸前
。雖然心生害怕,但爲了確認是否自己一路追趕而來的物體,所以她仍鬥膽伫足原地靜觀
,當然也同時作好了事非得已立刻拔足逃跑的心理準備。

「呃,是你……阿泰?」看見藏在草叢中的身影後,女生呆了,但也轉瞬間變得寬容
起來「竟然是你呢,剛才害我差點嚇破膽了!但你怎幺會在這裏的?喔,難道說你也因爲
剛才天上那個光源而追尋到這裏來嗎?想不到你也對這些東西有興趣呢!不過說,你是不
是有什幺發現?因爲我覺得它應該是掉在……呃?」

『女人!本座要跟妳性交!』沙啞聲音如此說道之時,輪廓亦漸漸暴露在燈光之下。

「你說什幺?你……」驚覺的一瞬間,女生羞怯的別開了臉,口齒不清的道「等等等
等!你在幹啥?你快點把褲子穿回去吧,好嗎!」

『呼嗄——』就在女生尴尬得無法直視的時候,對方緩緩邁步向前,從容不迫的向其
伸出魔爪!

「阿泰你……你到底想幹什幺?」

皎潔月光之下,襯托著這一張臉孔,這個人——戴翩泰好像一下子變得俊俏起來了!
那雙眼睛變得深邃,炯炯有神,渾然散發出一種閃閃發亮般的異樣光采。但再怎幺變得俊
俏也好,看人還是得看整體!畢竟戴翩泰在整齊上衣的身下是光脫脫的一絲不挂,只懸著
那根傲然挺立,朝天直指的大陽具,這個感覺……真的人如其名是個大變態。

「你到底想怎樣……」

這一刻,面對這個上身英俊下身猥亵的戴翩泰,女生眼中閃過一絲躊躇,然後……她
逆來順受的迎上對方居高臨下的吻!但那不是一般的親吻,而是強吻。沒有讓女生有半點
歇息的機會,戴翩泰的舌頭已經闖進櫻唇之內,不斷打轉攪動,狀如噬食。隨之而起的魔
爪並出,哪管隔著衣服也在猛的揉弄女生的胸部。至此,她似乎起了一點反應,下意識握
住了對方正在肆虐的手。

漸漸的,隨著戴翩泰越來越猖狂的猥亵行逕,女生的反應也越來越激烈,直到一個點
上,她終于忍受不了而奮力掙開戴翩泰的侵犯,繼而怒目相向。

「戴翩泰!你很過份!」悻悻然的罵著,女生朝戴翩泰掴來一巴掌。但這巴掌掴不下
去,因爲被擋住了,而這些都讓女生更感羞憤難當,當下,除了惡狠狠的盯著他之外,甚
幺也做不了。

然後,她也逃不了。

當她再次反應過來的時候,她人已經再度沈進戴翩泰的懷中,被他強行抱住,被他強
行狼吻,甚至被他強行撕破了衣服,讓白雪雪的大胸部跌蕩出來,也讓那只尖指利爪撩繞
其上肆意蹂躏。如果說剛才的侵犯都是她能夠理解的事情,那現在正發生的一切都是她始
料不及,而且遠遠超乎她的想像。畢竟,自她所認識的戴翩泰都是一個徒有高大外表,實
質外強中乾的弱者,永遠當上被欺負的那個。只是當下她不知道的是,現在她所面對的人
並不是戴翩泰,而是一個被附了身著了魔的邪惡使者。

面對如厮侵犯之下,女生的身心已經亂成一團,更遑論搞不清楚自己身體上和心靈上
的種種掙紮。身體上的真實感覺告訴她,整件事情不算很壞。但心靈上的告白,卻不斷說
服她知道自己應該要痛恨眼前正在發生的這一切。因爲不管有多舒服享受,那些愉悅快感
,從外而內,從身至心的過程裏,也一一轉化爲噁心難耐無法忍受的陣痛。

直至被推倒的那一刻,就如最後一根稻草。

「戴翩泰……」被推倒地上了,被掰開了大腿,女生側下臉閉上眼,沈沈說道「我會
恨死你。」

『啧!那本座會讓妳爽到死爲止——』對于如此明白的憎恨,戴翩泰不只不爲所動,
更是回以嘲諷鄙視的詭異笑容。罷了,他的指尖輕劃過女生身下的最後一道防線,水藍色
的內褲應聲破掉,讓裏頭那叢亮麗毛髮,還有那道粉嫩粉嫩的小肉縫完全暴露出來,就在
月色的映照下描繪出誘人輪廓。

——

「夠了!真的夠了!不要再做了!她是我同學來的!」

『你很煩哎——事情還沒完結之前,不要再吵著我,好不好。』

「不好!真的一點也不好!我不可以這樣對她!她不只是我同學,她還是我最好朋友
的女友來的!」

『呵!朋友妻,最好欺——嘿嘿——不是嗎?』

「不是的!不要這樣!她……她哭了!我求你停手好嗎!我不想看見她難受的樣子!」

『她難受?啧,這個女人的身體反應很好呢!你看她的肉穴是不是跟她眼睛一樣水汪
汪的了?』

「拜託!不要讓我看見她的那裏!」

『啧,怪不得你還是處子……那好!我不只要讓你看見,本座還要讓你品嚐一下她的
鮮嫩肉汁呢!』

——

「嗚嗯——」舌頭滑過肉縫的瞬間,那感覺竟是如此強烈,女生幾乎控制不住叫出聲
來。

「啧!」聞聲擡頭,戴翩泰只是發出一聲嘲笑,然後便再次埋首她的腿間,品嚐……
不!那不是品嚐,應該說是狼吞虎嚥才對!嘴唇貼著陰唇,舌頭深入其內,他是如此大口
大口的啖食著女生陰道分泌出來的液體,彷彿那是一種富有營養的甘露般。

「嗚嗚嗚——嗚嗚——」而這些都讓女生既反抗不了,也接受不來,只能繃緊身體合
上嘴巴,絕對不讓自己心裏羞憤怨恨的感覺,經由嘴巴變成淫聲浪叫。

「已經很爽是吧?身體忍不住不停扭動起來了呢。」末了,戴翩泰還是一副嘲弄態度
的說著,好像在嘲笑著女生的抵抗有多徒勞無功一樣。睥睨著女生投來的怨恨目光,他一
邊抹去沾在嘴角上的汁液,一邊漫不經心的將兩手置放在女生各自分開的腿上。雖沒明言
,但這副架式已很清楚明白,遑論身下那根大陽具已不偏不移指向她的陰戶。

——

「夠了!真的夠了……做到這個份上我心滿意足的了!我求你不要再傷害她,好嗎?」

『不,你放心,只要幹了進去,她再也不會覺得難受的了……我以地獄萬王之王之名
發誓保證。』

「不是難不難受的問題,而是……不,如果你真的想幹的話,我們另找一個女生也可
以的,好嗎?」

『……你不明白。』

「我不明白什幺?」

『以我現在所余無幾的魔力,只能勉強附身一次,所以……要是這次搞砸了,我也許
就會從此灰飛煙滅消失殆盡。而且我不能信任你,像你這種有賊心沒賊膽的癟三,要是你
再像剛才一樣只想把精液撸出來的話,我有多少魔力也沒用。』

「但……」

『相信我,我不會令這個女生難受……這是我現在唯一能夠跟你保證的事情。』

——

如雞蛋般大的龜頭,已抵在女生水嫩水嫩的肉縫上,輕輕淡淡的磨蹭起來。這些輕微
的前戲動作,已夠讓女生感到異常刺激,也足夠讓不谙人事的戴翩泰驚爲天人!畢竟人生
到了這一刻,他才知道原來把東西放對了地方,那個感受竟是如此難以言喻的美好!

現在眼下這個時刻,他知道,只要稍稍使一點力,那道肉縫就會被他的龜頭撐開了。

「嗚——嗚啊——」到此,女生再也無法閉合嘴巴了。

這一道力就像潑水一樣難收,只要輕輕一推,與之相對應的那個強大吸力也在互相作
用!龜頭才剛滑進女生肉縫之內,強烈的愉悅快感已經不可竭止,好像在逼使自己更深進
其內一樣!戴翩泰也搞不清楚現在是誰在推使,是他還是女生?還是各行其是?他只知道
龜頭越是沒入小穴,陰道的濕暖肉壁越是緊緊包覆著它,而這一種感覺是前所未有過的興
奮刺激!是自渎所無法比擬的甘暢淋漓快感!

「嗯啊啊——」女生的紅唇貝齒終被打開了,也喊出了一聲浪叫。

那一聲令人酥麻不已的悶騷浪叫,于戴翩泰來說,有如一種鼓舞動力——他知道,她
並不難受!爲此,戴翩泰也告訴自己再沒有什幺退卻的理由。畢竟現在只要再往前一點,
再深入一點,他就能踏上新的人生舞台,開創全新的小天地,也能終結自己一直以來只靠
一雙手苦幹十七年的撸蛇生涯!

「嗯啊啊啊啊——」一插到底的那刻,女生的臉上彷彿閃過一絲困惑。她很想狠狠仇
視對方,但末了,卻是投來欲罷不能的蕩漾眼波。

——

『看見沒有!她爽得很,是吧?』

「嗚……嗚嗚……」

『你搞什幺飛機?在哭嗎?』

「不,嗚,沒事……我只是爲我的人生圓滿了而感動罷了。」

『你你你你你媽我媽他媽的!圓滿你他媽的!現在才是開始而已!快點幹起來啊!』

——

「啊啊——啊——嗯啊啊——很,很爽——啊啊——」連續不斷的抽動下,從肉體上
,從陰道裏傳來的陣陣刺激,已足夠讓女生妥協投降!她知道自己被強姦了,但她也知道
自己被幹得很爽。畢竟心裏再怎幺抗拒,身體的愉悅快感才是這一刻的最高主宰!

「我的小嘉美!我也爽得要死了!」得了女生的口頭認證,也著實推動戴翩泰更起勁
的抽插。而且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是可一不可再的破處之夜!所以爲了不讓青春留白
,爲了不讓晚年悔恨,他更是拼出吃奶之力搖動身體,讓大屌不斷抽插女同學的小穴,尋
求興奮滿足最大化。

「再快一點,啊,很爽——我,啊啊——阿泰,啊——我要更多更多的,啊啊——」
被幹得忘形起來了後,女生的身心二面已經徹底淪陷,剛才的憎惡怨恨已然抛諸腦後。而
爲了追隨原始生理慾望,她配合著對方來尋求極緻快感的最大化,主動抱住了戴翩泰,兩
腿纏繞他的屁股,更送上熱辣辣濕淋淋的舌吻,只求對方更賣力的幹下去。

「喔啊——這太爽了!小嘉美!我要愛上這個感覺了!喔啊,快要來了——」抽插了
數百次後,戴翩泰感覺到洶湧澎湃的高潮逐漸逼近。這讓他更是胼手胝足的拼下去,把女
同學緊緊抱住固定,把全身精力都花在腰股間作出最後直路的大沖刺!

「啊啊,啊——嗯啊啊——給我,阿泰——再快一點,啊啊——」連續絕頂快感之下
,女生只剩下放浪形駭的淫聲浪叫。

「喔啊啊啊啊!要來了!」射精的一瞬間,感覺有如五雷轟頂般的震撼著戴翩泰的身
心!隨著精液連綿不斷的從陰莖噴發出來,他覺得整個人好像被完全掏空了般,差點連呼
吸也要停止了一樣。人生到此,他這才真真確確的了解到射精到底是什幺一回事,怎樣的
一個過程!而這些曼妙的感受,都是過去十七年來的打飛機所無法比擬的!

——我是分隔線——

「嗄嗄……嗄,嗄……」

射精過後,雞巴軟了,人也清醒了,戴翩泰這才爭取到一點喘息機會,重新審視眼前
的人事物——公園裏仍是籠罩在漆黑之中死寂一片,這裏除了他和她的喘息聲,沒別的。
壓在身下的是他的女同學,更是他最好朋友的女友,小嘉美。她是校花,是全校男生的夢
想對象。而剛才的十數分鍾裏,他被一個無法理解的奇怪力量操控了身心意志,在巨大的
不可抗力之下把她侵犯了。

他默默的打量著小嘉美,她癱軟的躺在地上,雙目無神的,呆張嘴巴的,喘噓噓的,
神志不清的,身上還在穿的就只有破爛破爛的校服。

「……跑!」

腦中浮現這字的瞬間,戴翩泰再一次連滾帶爬的把衣物行裝收拾好,頭也不回拔腿就
跑落荒而逃。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