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的絲襪-外章 媽媽來我家

妹妹的絲襪-外章 媽媽來我家



回到飯店之後我們很快的就都假裝剛剛在河畔公園接吻的事情並不存在
,開始妳一句我一句的討論今天在街上逛街的趣事,餐廳的哪道菜好吃之類
的。洗澡時依然是維持媽媽先進浴室的慣例,等媽媽洗完之後才輪到我。
洗完澡擦完身子跳出浴室之後,看到媽媽就跟前幾天一樣已經閉上眼睛
躲在棉被裏面睡著了。穿著T恤與四角褲的我快手快腳的縮進了棉被,媽媽
也像前兩天一樣伸手攬住了我的腰。不過與之前不太一樣的是,媽媽似乎沒
穿睡衣只穿著胸罩……而且腿上的觸感也不太一樣……媽媽穿著絲襪?
似乎是察覺到我心中的疑惑,媽媽以蚊子般輕輕的聲音說:「冷,穿絲
襪睡……」天氣冷好像是有些女生會穿絲襪睡,不過那只穿著胸罩是……?
尚無法完全知道媽媽用意爲何的我,感覺到雙腿與媽媽的絲襪美腿磨蹭
著的美妙觸感,四角褲中的巨獸熊熊勃起。我感到有點困窘的稍微動了一下
,豈料那根硬挺的男莖居然就從四角褲前端的開口中彈了出來,正好彈在媽
媽的雙腿之中,不偏不倚的頂在大腿根部的祕密花園之上。
雖然隔著內褲與一層薄薄的絲襪,還是可以感受到媽媽的祕密花園傳來
陣陣熱氣,轉眼間肉棒又更大了一些,半顆腫脹的龜頭也擠出了包皮之外,
切切實實的直接接觸在媽媽的絲襪上面。
一時間我完全不敢做出任何動作,就只是靜靜的維持著用雞巴頂著媽媽
陰部,以及隔著一層胸罩用胸膛擠著媽媽那對巨乳的狀態。不知幾分鍾過去
之後,我才敢低下頭看著媽媽的臉,確認她是不是已經睡著。媽媽細長的眼
睛緊緊閉上,表情看來沒有什幺反應,像是已經沉沉睡去。
狼慾薰心的我不斷的感受著龜頭皮膚上所傳來的細滑觸感,在內心的天
使與惡魔交戰了許久之後,終于忍不住慢慢挺動著腰,讓粗大的肉杵以非常
緩慢的速度往媽媽的兩條絲襪美腿中間滑去。
「……!」肉棒摩擦在兩條絲襪美腿中間的觸感,真的非常的令人銷魂
。連帶使我挺動再抽回的動作都帶著些許因舒爽而産生的顫抖。就在我第二
次挺動腰部的時候,注意到媽媽那長長的睫毛與漂亮的眼皮抖動了起來,很
明顯是媽媽在裝睡啊。
知道媽媽根本沒有睡著的我玩心大起,開始加大了下體前後緩慢抽送的
幅度,讓每次肉棒都慢慢的推送到最底,兩顆睪丸也擠上媽媽的絲襪大腿,
再緩慢的完全抽回,不斷重複的享受著粗大男莖被一雙細長的絲襪美腿緊夾
著的快感。
另一邊,我的雙手輕輕的搭上了媽媽胸前那對36E的巨乳。儘管隔著
胸罩,還是可以感受到手中那充實的飽滿。輕輕捏了幾下嫌不過瘾,我將那
對蕾絲的乳罩掀了起來,直接用雙手去接觸那對粉嫩的白色乳球。手指運作
起來恣意的揉捏著那充滿致命吸引力的白嫩奶球,黑暗中甚至可以隱約看到
那白晰而薄嫩的皮膚之下被我的手指掐上了一道一道粉紅色的指痕。
雪白的乳肉隨著我手掌加強力道的動作而不斷的流動變型,觸感非常的
舒軟好捏;兩顆原本小巧可愛的奶頭則不知不覺間挺立了起來,讓我不時的
用手指掐弄亵玩著。媽媽也因爲我對她胸部的愛撫而微微張開那水漾的嘴唇
呼著氣,似乎忍耐得非常辛苦。
黑暗中淫靡的性戲不斷的提升著我的興奮程度,媽媽則繼續僞裝著睡眠
承受著兒子來自上下兩方的襲擊。就在快感攀升到最高點的同時,我緊緊的
捏住了媽媽的乳房。將火熱的雞巴隔著媽媽的絲襪與內褲死死抵住了陰戶,
噗滋噗滋的將濃稠的精漿從緊抵著絲襪的馬眼中,一發又一發的全都噴射在
絲襪上頭,甚至滴落在了床上。
在數十秒令人暈眩的高潮過去之後,媽媽才張開嘴喘了一口長氣,然後
貼在我耳邊說道:「弄髒了,讓媽媽去浴室洗一下吧。」
我掀開棉被走下床去,看著媽媽將被我掀起的奶罩調整回原本的位置蓋
住兩顆36E的大奶,然後兩腿間沾滿白濁精液的步下床,讓我原本已呈半
軟的肉棒又疾速的挺立到最高點。常有人說射完精後男人的心理狀況才會是
最清醒的,不過哪僅限于他不想射第二次的時候。
「愣著幹嘛?來,媽媽幫你沖沖。」走到浴室門口,媽媽向我招了招手
,我只好挺著那根雞巴乖乖的跟著媽媽進了浴室。媽媽背對著我將被噴得濕
淋淋的絲襪以及內衣褲都緩緩脫了下來,然後把淋浴間的熱水打開,轉頭面
對著我,也直到這一刻我才能好好的欣賞媽媽那令人讚歎的美妙胴體。
36E、24、36的魔鬼身材,豐滿之余卻又構成完美的S型曲線。
一對白皙的嫩乳形成漂亮的水滴形狀,雖然巨大卻又以違反重力的姿態向上
挺著。兩粒深紅色的乳頭在水滴的最尖端,跟著媽媽的動作像果凍般微微跳
動著。挺翹的臀部大卻又充滿彈性,絲毫沒有下垂的迹象。如凝脂般的雪白
肌膚薄得幾乎可見底下的微血管,彷彿讓我的粗手輕輕一碰就會擦破。一雙
長腿多一分則肥,少一分則瘦,完美的演繹著秾纖合度這四字成語。維納斯
般的性感成熟看得我跨下的肉杵脹得像火熱的鋼鐵一般,硬得發疼。
媽媽將我拉到淋浴間,一起接受熱水的澆淋。媽媽站在我身後,將一對
乳房緊貼在我的背後,讓我感受到那驚人的份量以及彈力。先是用那對玉乳
搓搓我的背之後,又將雙手伸到了前面,輕輕的握住了我那火熱的陰莖,那
嬌柔玉指的觸感讓我不禁舒爽得打了個冷顫。
「這裏髒髒……媽媽幫軒軒洗洗。」媽媽在我身後以充滿誘惑的聲音輕
輕說著。媽媽將裹住一半龜頭的包皮輕輕退了下來。一手輕輕撫弄著底下的
子孫袋,一手以緩慢的速度前前後後的套動著那讓她幾乎無法一手掌握的粗
莖。
「噢……好舒服哦……」從肉棒上傳來的陣陣快感沖擊著我全身的每一
吋神經,過于舒爽的刺激讓我不禁仰起頭呻吟了起來。
「要媽媽再大力一點嗎?」媽媽傳到我耳中的每一個字都像是惡魔細語
般的誘人。
「要……」在熱水的澆淋以及快感的沖擊下已經感到呼吸困難的我也只
能擠出這一個字。
「那就讓軒軒更舒服些哦……」原本在我睪丸上輕輕撫弄著的那只玉手
,轉移陣地換成愛撫我的龜頭,甚至直接用那細嫩的掌心搓弄著龜頭上的馬
眼,再加上前後套動著包皮的速度又更加快了,讓我舒服得全身都已經劇烈
抖動了起來,幾乎就要站不住腳。
「射……射了!」
一股快感電極奔流的沖遍了全身,彷彿要我每個毛孔都張開似的,激得
我向前挺著腰,從馬眼之中噴射出一道又一道充滿腥臭的男性精華,全都擊
打在淋浴間的牆面。媽媽套弄著我肉杵的動作也毫不停歇,順著我射精的節
奏一下又一下的將包皮套到最底,增強我激烈射出的快感。
媽媽爲我手淫所帶來的刺激沖得我必須雙手撐住牆面才不會腿軟倒下,
肌肉連續收縮了數十下之後才漸趨平息,累得我在熱水澆淋之下氣喘籲籲的
靠著牆面休息。回過神來之後,才發現媽媽已經擦好身子離開浴室,讓我急
急忙忙的擦乾身體跳上床,從背後攬著媽媽裸體的性感嬌軀,一起沉沉的墜
入夢鄉。
────────────────────
亂倫就像漩渦,它不會停下,只會越轉越快,越轉越急,將牽涉其中的
每一個人都捲入其中。從一開始的妹妹,後來的小阿姨,到現在的媽媽皆是
如此。
隔天的耶誕節,我跟媽媽仍然裝做什幺事都沒有的在城市街道裏盡情的
享受異國的雪景。不過或許是因爲昨天的事,媽媽顯得有點心不在焉的;我
則是不斷回味著昨天晚上兩次射精的場景,忍不住一直找空檔偷看媽媽那高
聳的胸部,充滿彈性的美臀以及那雙裹著絲襪的纖細美腿。
在外頭時我跟媽媽的感覺大致上都還是很正常,聊得也很開心。只是當
晚上回到飯店,進入只有我們兩人的套房時,不知誰要先將事情說破的暧昧
氣氛卻瀰漫在這個彷彿一切凝止的空間裏。
照著這陣子的慣例先讓媽媽洗好澡再輪到我,當我擦乾身子走回房間時
,媽媽卻不像之前幾天那樣已經閉上眼睛睡著(或是裝睡),而是緊緊拉著
棉被遮到白皙的頸子處,張著那對細長的鳳眼往我的方向看來。
被媽媽盯著瞧讓我有點渾身不自在,很快縮進棉被之後也不敢再作其他
動作,就是直挺挺的躺著(肉棒也是直挺挺的,哈!)向天花板看著。
「軒軒,媽媽問你一個問題。」不知過了多久之後,媽媽終于開口說話

「嗯。」我翻過側身,看著媽媽那小巧可愛的臉嗯了一聲。
「你是不是喜歡媽媽的腿……還是絲襪?」
這個問題讓我瞬間心跳加速起來,或許是太直接的打中我的癖好,讓我
一時之間有點口乾舌燥加結巴。
「爲……爲……爲什幺問這個?」這結巴的程度連我自己都覺得好笑。
「這幾天你偷看媽媽的腿,媽媽都知道啊。」媽媽說著,很神祕的笑了
起來。
「哈哈……是哦……」看著媽媽那雙明亮清澈的眼睛,我只能很尴尬的
笑了兩聲。
「還有之前在你家的時候啊,你用媽媽的絲襪……那個……媽媽也知道
啊……」媽媽小聲的說著,顯然有點不好意思。
「咦?」我不可置信的回問道:「可是我有洗啊?」
媽媽聽到輕笑著敲了一下我的頭:「我就知道是你這壞孩子,要那樣用
也不洗乾淨點,男生那個東西乾了之後會讓絲襪變硬,原本我還不是很確定
,套個一句就自己招了呢。」
「哈哈哈……是這樣啊……」我又是尴尬的笑了兩聲。
「爲什幺會喜歡媽媽的絲襪呢?」兩個人窩在棉被裏,媽媽又用那清澈
的眼神望著我問道。
「因爲那是媽媽貼身穿著的東西啊……而且媽媽的腿好漂亮,穿上絲襪
好性感,所以……」我很老實的招認:「我好像有戀襪癖,而且還蠻嚴重的
。」
「我想也是,所以昨天媽媽穿絲襪睡覺是故意的,要試試看你是不是真
的喜歡絲襪……而且……今天也是……」
我還沒聽懂「今天也是」這四個字是什幺意思的時候,原本用棉被把自
己裹得緊緊的媽媽就稍微移動了身子貼了上來,OHMYGOD……O
HMYFUCKINGGOD!
首當其沖感受到的就是那對豐滿而柔嫩的36E巨乳,不帶任何衣物遮
掩的直接擠壓在我的胸口上,然後就是質地非常細緻的一雙絲襪美腿緊緊的
摩擦我的雙腿發出尼龍材質嘶嘶的微響。我想如果有天堂,應該就是這樣吧
……感謝聖誕節啊!
「軒軒喜不喜歡媽媽?」媽媽伸手環繞著我的腰,讓那對熱力十足的奶
子在我們之間擠壓得更緊一些。
「喜歡……很喜歡……」這是實話,在這一刻,遠在台灣的妹妹跟小阿
姨都只能被抛在腦後,只有懷中的溫香軟玉對現在的我而言才是真實的。
「是哪種喜歡?媽媽跟兒子的喜歡嗎?」媽媽繼續問,抱著我的動作又
更緊了些。
「是男女生的喜歡……最喜歡的喜歡……」腦子一片空白的我,只能順
著本能說出藏在心裏的話。
「媽媽也好喜歡軒軒唷……是喜歡一個男人那種喜歡……」媽媽的心跳
聲大得我似乎都可以聽見了。
「我想要媽媽……」我毫不遮掩的釋放出內心對媽媽的渴望。
「我也想……可是……不可以……那是亂倫……不可以……」看到媽媽
緊緊的抿了一下那漂亮的嘴唇:「可是昨天軒軒捏我的奶,捏得媽媽好舒服
好舒服……好色又好可惡……」
說罷,媽媽調整了一下我們之間的位置,把棉被甩一邊去,讓我面向天
花板躺著,自己則騎到了我身上來,讓一對大得驚人的奶子在媽媽的胸前充
滿彈力的搖晃著:「媽媽想了很久,如果軒軒的雞雞不放進媽媽的陰道裏,
應該就不算亂倫吧?」
「不算,當然不算。」有預感到接下來可能會發生的事,我搜尋著能夠
把事情導往那個方向的答案。
「那……不亂倫,母子間享受一下應該也無妨哦?」媽媽又問道。
「當然。」精蟲充腦的我喘著氣回答道。
「那就……」沒有接下去說完,取而代之的是直接用動作說明。
媽媽全身上下只穿著一雙半透明的黑色絲質褲襪,褲襪之下連內褲都沒
有,就這樣用手撐在我的胸膛上,開始前前後後的用僅隔著一層絲襪的陰部
摩擦著我那早已紅腫不堪的陰莖。絲襪的觸感,視覺的飨宴與亂倫的刺激化
做三合一的背德快感從被緊緊壓著摩擦的肉棒,一下一下的注入我的全身。
「啊啊啊……好舒服……」我仰著頭呻吟著,任由媽媽騎在我的身上磨
蹭著我們彼此的快感源頭,沒幾下就感覺到褲襪的裆部已經被媽媽的蜜汁浸
得濕潤熱燙。
「還不夠……」媽媽搖得更是大力,苦苦忍耐著淫慾的嬌媚表情,讓人
狼慾更是加重,只想翻過身來把媽媽壓在身下狠狠的姦幹一番。
我伸出雙手抓住媽媽胸前不住晃動的兩顆奶球,在手掌上施力,幾乎是
不帶任何技巧的粗魯蹂躏著那對令男人無法一手掌握的軟綿巨乳。
渴求著更多的媽媽,不滿意我們之間仍隔著東西,用手撕開了褲襪的裆
部,讓他的陰部與我的粗壯男根産生了零距離的直接接觸。她微微調整了一
下姿勢,用濕滑的一對陰唇夾住了我火熱的棒體,開始前後的磨蹭著。小巧
可愛的陰唇與我那巨大的淫莖形成強烈的對比,但是卻是小欺大的不對等狀
態。
「啊啊啊……好舒服!」媽媽與我同時忍不住的呻吟著。
赤裸裸的背德淫行在我們這對三十八歲的母親與十九歲的兒子之間進行
著。性器官間零距離的接觸,雖然僅缺將陰莖插入的那一個最後步驟,但顯
然就道德上而言已經與徹底亂倫無異。
媽媽身下濕滑不堪的一對小陰唇夾著我的棒體不停的前後滑動摩擦,讓
我快感累積的速度十分驚人。隨著動作逐漸加大,射精的感覺一再出現,僅
僅是靠著我的意志力勉強壓制住暴射而出的那股慾望。
雙方交合處濕潤熱滑的情形逐漸加劇,媽媽操弄著腰部摩擦性器的動作
也越來越大,一雙黑色絲襪美腿夾在我的腰上發出嘶嘶的聲響,在我耳中聽
來簡直是催情的仙樂一般。眼見快感幾乎就要決堤,我原先抓在媽媽胸口蹂
躏乳房的雙手轉移到媽媽的臀部之上,緊緊捏住那裹著絲襪的美妙俏臀,矛
盾的不知要制止媽媽的動作或是順著媽媽的淫行再讓自己即將脫缰的快感淫
汁破體而出。
「啊啊……!軒軒……媽媽……媽媽要到了……!」
媽媽的高潮即將來臨,卻因爲濕潤而又動作太大,完全陷入快感深谷的
媽媽一時沒注意到角度改變,一個向前的動作讓我的陰莖向上彈起,再一個
向後的動作,就讓紅腫的龜頭順著濕滑的陰唇從細小的花徑陷入了那甜美的
窄穴之中。
驚覺意外被我插入的媽媽,急著向前脫出,動作卻不夠大,被我抓住臀
部,下體用力往上一挺,肉棒就狠狠捅進了半根。儘管理智告訴我們不行,
但是媽媽的花穴深處卻帶著一股致命的真空吸力,讓火熱的兇莖又在柔軟的
陰道裏往前迫入了一些。
「啊啊啊……要射了!」儘管只有插入半根陰莖,不是完全深幹到底,
但是那緊密而濕熱的花徑所帶給我的快感已經足夠讓我的理智完全斷線。
在射精前,我緊緊捏住媽媽的絲襪美臀不讓媽媽脫離,但是媽媽抵達高
潮的同時,緊張之下發揮的力道超過了我,腰部往上一提,讓我爆發中的陰
莖在射出的那一瞬間啵的一聲脫離了媽媽的陰道,毫無延遲的同一時間就看
到我的肉杵劇烈的跳動,從馬眼裏舒爽至極的向上激射出一道又一道白濁的
腥黏液體。猛力射出的精液不僅噴在我的腹部上,也射在媽媽的絲襪大腿甚
至是黏滑滑的陰唇之上。
噴射的同時我心裏不禁大喊可惜,如果我掐住的是媽媽的腰部而不是臀
部,那媽媽應該沒辦法脫離,現在這刻的我就會把全部的亂倫濁液都灌溉在
媽媽的陰道之中了。
抵達巅峰之後的媽媽帶著鬆了一口氣卻又遺憾的表情。虛脫的倒在我的
身上大口的喘著氣。
許久之後回過了氣,才將那水漾的唇貼了過來,開始與我深吻起來。
這樣是不夠的,我一定要幹到媽媽!我在心裏這樣吶喊著。
────────────────────
從耶誕節到跨年前的這幾天,開始變得春色無邊……你如果這樣想的話
,那就徹底錯了。不知道是不是受到耶誕節那天晚上我幾乎在媽媽體內射精
的刺激,讓媽媽感受到了站在亂倫懸崖,那墜落前的危機感,接下來的幾天
跟我又回複到了正常母子的狀態,晚上睡覺時都是洗完澡就棉被包得緊緊的
各自入眠。
「真是太糟糕了。」
「什幺糟糕呀?」
偏著頭問我話的是帶著笑臉,穿著一身毛茸茸白色裝束像個雪精靈的媽
媽。跨年前夕,我們到了東岸最大的城市,打算在一年結束之前在世界最熱
鬧的夜之城好好的玩上一天。
說真的這個城市我也沒來過,雖然剛放長假的時候有跟室友到處玩了一
下,不過因爲原本就預計要跟媽媽來這個城市跨年,所以當初在計劃旅行的
時候就將這城市留到了現在這時候才來參訪。
現在的我們正擠在地鐵車廂裏面動彈不得。就跟台北捷運一樣,跨年前
的大衆運輸工具總是塞著滿滿的人。地鐵列車緩緩停靠月台,車門開啓,又
是一群人擁擠的塞進了快要爆炸的車廂。
今天的媽媽穿了一襲白色絲質長衫外罩羊毛大衣,搭配香奈兒白色貼身
窄裙,銀白色的半透明亮光絲襪,白色的高跟毛靴,腰間還繫上明年預計的
流行元素蝴蝶結,將一頭柔順長髮整整齊齊的盤在頭上夾上銀白髮飾,完全
就是一個漂亮的雪中精靈。
不過隨著擠進來的人變多,媽媽很吃力的踮著腳尖伸長了纖細的手抓住
吊環,我用環抱的方式旋轉了一圈與媽媽交換了位置,讓媽媽的手可以搭在
較近的吊環之上,不僅賣了紳士還吃了豆腐,真是徹徹底底的一舉兩得。倒
是媽媽拉了一陣吊環嫌手痠,乾脆就整個身子輕輕靠在我的胸口,反正原本
已經擠的不像話,有個可以靠的地方還站的比較穩些。
我沒有說話,或是說已經豆腐吃盡了當然不會不識相的說廢話。下巴輕
點在矮了一截的媽媽頭上,恰巧可以聞到深棕色秀髮傳來的淡淡清香,不自
覺的加重了點呼吸。突然想起之前上映一部叫香水的電影,男主角追尋著如
何保存美女的香味,因而在不覺罪惡的情況下連續的殺害了許多青春少女。
糟糕,自己不會變得這幺變態吧?雖然說我是滿變態的啦,變態在與親
人的肉體關係這方面就是了。
我思量著目前動彈不得的狀態,又想起之前還在台灣的時候跟妹妹在公
車還有客運上發生的淫亂事蹟,讓我褲裆中的巨獸不禁脫離控制的勃發了起
來。
媽媽感受到我褲裆中意外的硬挺,不禁擡起頭用責怪的眼神看著我,不
過還是緊緊的靠在我身上不言一語。轉頭呆望著側窗,其外的景物隨著列車
前進而快速的移換。周圍的乘客有的純粹發傻,有的挂著iPod耳機聽音
樂,有的加班衰鬼在看待會會議要Presentation的資料,也有
的小情侶兩兩貼靠在一起,好似寒風中的貓咪般互相依偎取暖。
咦?就像我跟媽媽這樣嘛?
雖然人多,但是今天的地鐵車廂流動的空氣似乎特別甜美。
出了捷運,廣場上許許多多的人們已經紛紛開始準備慶祝新的一年到來
。不曾一起出外跨年過的我與媽媽似乎也感受到了跨年的氣氛,臉上的表情
也不知不覺變得雀躍了起來。我們像對情侶般手牽著手的擠到了廣場的周邊
,靜靜的等待著年關來到。隨著倒數的時間逐漸逼近。我跟媽媽也越擠越近
,最後面對面緊緊的抱在一起。
「真高興今年最後是跟媽媽一起跨年。」
「我也很高興跟我在一起的是軒軒呀。」媽媽笑得很燦爛。
時間越來越近,我跟媽媽也越抱越緊,等待最後的倒數。

「Five、Four、Three、Two、One、Happy
NewYear!」
隨著新的一年到來,煙火齊放,周遭的人瘋狂的擁抱與慶賀起來。我與
媽媽只是在人群中擁抱著,然後靜靜的看著彼此。
「媽媽,我愛妳。」
「軒軒,我也愛你。」
在煙火燦爛的不夜城裏互訴彼此,我跟媽媽再次甜蜜滿懷的深吻了起來。
新年快樂。
────────────────────
「外面的人多得好可怕唷~~!」
「對啊!」
當我們擠回飯店時,已經是兩個多小時之後的事情。
回到房間,媽媽很快的脫了大衣進浴室準備洗澡。照著之前幾天的慣例,
我乖乖的脫下鞋襪在外頭等著媽媽洗完再輪到我。不過很快就看到媽媽開了一
個門縫探出頭來。
「傻軒軒,進來一起洗啦,呆唷。」媽媽笑道。
「哦好~~」
美人邀約我當然是不會拒絕的。我快手快腳的把全身衣物都脫了,然後晃
著老二進了浴室,看到媽媽已經全身脫光在淋浴間等我了。36E、245、
36的魔鬼身材搭上一雙修長的美腿,在熱水與蒸氣的交錯之下彷彿出水芙蓉
般的美麗。
「媽媽身材好好哦。」我讚歎的說道。的確,維納斯般的美,看再多次都
不會厭倦啊。
「貧嘴,快來。」媽媽把我拉到熱水底下,很快的用沐浴乳把我全身洗個
乾淨,我就像小時候一樣乖乖讓媽媽幫我洗淨全身。
洗到肉棒的時候,媽媽則是輕輕柔柔像是呵護寶貝般的仔細清洗著它。胯
下男根在媽媽纖纖玉指的撫弄下,立刻洶湧的充血硬勃了起來。
「壞雞雞。」媽媽笑道。
「只能在媽媽身上壞啊~~」媽媽不好意思的輕輕打了我一下。
沖洗乾淨,我們才一前一後的坐進了早就放滿熱水的大浴池裏。我先坐了
進去,媽媽再緊跟著坐在我的懷裏。
「好舒服唷~~」泡在熱水裏的媽媽很享受似的說道。
「是啊,是很舒服。」美人在懷,當然不會放過恣意亵玩的機會。我伸出
一對魔掌從媽媽的腋下穿了過去,一左一右的搭在兩顆半漂浮在熱水中的大白
奶上面,運作著手指讓那雪白的乳肉隨著我手指的掐弄而不斷的變形。
「亂玩什幺真是……」媽媽輕罵了一聲。
「很好玩當然要玩啊。」我格格的笑著,玩弄手上兩粒柔嫩巨乳的動作更
加快了些,讓媽媽在我懷中細細呻吟了起來。尤其當我玩弄那兩顆逐漸硬起的
敏感蓓蕾時,呻吟的聲音更是甜美。手上有那對美妙的乳球可玩,胯下的陽具
當然是硬到極點的頂在了媽媽的屁股上,在熱水中微微蹭弄著媽媽的臀部。
不過只是這樣微微的蹭著當然不會滿足,媽媽顯然也查覺到兒子那兇猛的
慾火需要她來澆熄。于是媽媽拉起我讓我坐在了浴池邊,她自己仍然坐在池裏
。就當我想這是要玩什幺的同時,就看到媽媽張開小嘴,舔起我那直指著她的
肉棒!
「喔喔喔……!」媽媽的舌頭舔弄著我那布滿青筋的兇莖,讓我舒爽得呻
吟了出來。雖然已經爲人婦,不過媽媽顯然不常做這樣的口舌服務,動作相當
的生疏。儘管如此,亂倫的快感以及舌尖舔在棒身上那濕潤的感覺就已經足夠
讓我興奮滿點。
我也順便伸出手揉捏著半浮在水上的兩顆乳球,肉棒過瘾的同時手上當然
也是要滿足一下觸覺才是。在紅腫的蘑菇頭上與莖體上舔了一陣子之後,媽媽
張開小嘴將我的肉杵一口氣含了進去。
「幹……!」
刺激的感覺讓我忍不住罵了出來。因爲我的肉棒頗長的關係,媽媽在吞吐
的時候僅僅吞到三分之二就已經頂到了喉嚨。媽媽在用小嘴套弄之余,還不斷
的用力吸吮著我的大雞巴,連臉頰都因此凹了下去;再加上媽媽用舌尖不停的
攪動著我的龜頭,很快就讓我有瀕臨噴發的迹象。
感受到我的陰莖在她口中突然的脹大,媽媽趕忙吐出我的肉棒並且緊緊的
捏住根部不讓我立刻射精,噴發遭到中斷讓我感到十分不適。查覺到我不滿的
眼神,媽媽回報以一個充滿魅惑的眼神,然後捧起兩顆雪白的大奶,一左一右
的將我挺立的陰莖夾在其中,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乳交嗎!?

向上暴挺的肉莖清楚的感受兩粒奶子上白皙細嫩的肌膚來回磨蹭的觸感,
媽媽細心的呵護著著男人的禍根,不時的還伸出舌頭靈巧的舔弄著馬眼。
「軒軒舒服嗎?」
「舒……太舒服了……!」
「舒服就都射給媽媽呀~~」
受到媽媽充滿誘惑的言語挑逗,原本在媽媽口交攻勢下就已瀕臨爆發的肉
棒,終于再也忍不住的向前一頂,用力插入媽媽的口中,兇猛的在媽媽嘴裏噴
射出忍耐已久的白濁汁液。或許是量太大了,又或是我的肉棒真的太粗了,一
下,兩下的噴發就已經讓媽媽的小嘴無法承受。迅速將陰莖吐出之後,連著四
五發對著媽媽面部的白汁射擊,讓媽媽的整張俏臉都遭到了腥臭男汁的汙染,量之多不僅從媽媽的嘴角漏出,甚至整片滴下了水裏,讓整個浴室都充滿了淫
靡的味道。
藉著媽媽的口交與乳交接連攻擊而發洩淫慾的我,坐在浴室的池邊不住的
喘息。低頭看了看媽媽被我射得一片漿糊的美麗臉龐,只有淫蕩兩個字能夠形
容。
「軒軒舒服嗎?」媽媽張開眼睛問道。
「舒服死了……」我歎息的答道。
說罷,媽媽帶著淫媚的表情用手將臉上的精液刮了下來,連同原先射在嘴
裏的漿汁,全都咕噜的吞進喉嚨,看得讓我心中又是一蕩。緊接著,媽媽細心
的用舌頭與嘴清理著我半軟的陽具,將殘留其上的精液與唾液徹底的全都捲進
嘴裏,像是品嚐非常好吃的東西般嚥了下去,讓我半軟的小兄弟幾乎是一瞬間
又恢複了精神。
用口舌清理完我的肉棒之後,媽媽用毛巾將我擦乾淨趕出浴室,讓我先上
床等著,我只好硬著那根大肉棒躺在床上,看媽媽還有什幺把戲可玩。
約莫十分鍾過後,媽媽才開了浴室的門,很害羞著的走了出來,問道:「
好看嗎?」
豈止好看……簡直是要我的命了!
媽媽穿著一套黑色的蕾絲胸罩,內褲以及黑色的透明褲襪。特別的是這淫
蕩的胸罩只撐著乳房下緣,讓深紅色的奶頭直接跟我打著招呼;而蕾絲內褲以
及黑色的透明褲襪裆部都開著足堪讓我的小弟弟狠狠刺入的洞,形成整套性感
內衣褲完全不用脫下就可以讓我吸奶之余又幹個痛快的淫靡風景。
見到我挺著胯下肉棒呼吸困難的樣子,媽媽也不需要知道我的答案了。媽
媽移上了床,我火速的抱住媽媽以讓她騎在我身上的姿勢深吻了起來。我們的
舌尖不斷交纏逗弄著對方,並吸吮著對方口中的津液。雙手則不閑著的抓住那
兩顆充滿彈性的巨乳,逗弄著從那只托著下緣的奶罩中探出頭的深紅色乳頭。
「今天由媽媽來讓軒軒舒服……」
媽媽在我的耳畔誘惑的低語著。彷彿有種魔力似的,我很自動的仰躺了下
去。媽媽往後坐了點,很快的用那雙絲襪美足夾住了我那硬得發疼的兇莖,靈
活而溫柔的上下搓動了起來。
「噢噢噢……太爽了……!」我不禁舒爽得叫了起來。所以繼口交跟乳交
之後,再來是足交嗎?真的太爽了!
媽媽所穿的黑色透明絲襪,質地非常細緻,不會像一般劣質絲襪那樣蹭在
龜頭上會痛,相反的是一種非常柔嫩順滑的觸感,摩擦在陰莖之上非常的舒爽
暢快。媽媽一會兒是用絲襪腳掌夾著熱燙的棒身上下搓弄,一會兒是用腳心磨
蹭著馬眼與龜頭,又或是輕踩著莖身與睪丸……那對絲襪美足上彷彿有股電流
猛烈的刺激著我的雞巴,每個足交花招都讓我舒爽得不知自己身在何方。
「媽媽妳別……會……會射出來啊……」感覺到自己似乎快要把持不住,
我仰起頭用力的吞了口口水。
「軒軒覺得爽就射出來啊,媽媽會幫你再弄大唷……」
「噢……!」
媽媽一邊說著,一邊又加快了用雙足搓弄雞巴的速度。有了媽媽的保證,
我伸手抓住那雙漂亮的絲襪小腳,讓它們把我的男根夾到最緊,再用力套弄了
最後幾下,享受沖破精關的快感,那被搓得通紅的龜頭就像噴泉般的向上噴發
出大量腥濃的白色精漿,一突一突的,然後再落下澆淋在那雙黑色的絲襪美足
之上。
享受著射完精後的余韻,我喘著氣躺在床上不發一語,原本硬得發紫的陰
莖也微微的軟下。媽媽見狀,爬過身來迅速的將那半軟的陰莖放入她的口中,
像剛剛在浴室裏那樣細心的用舌頭清理著她親生兒子的大雞巴,將噴射出的精
液都舔進嘴裏非常可口般的吃掉。在媽媽貼心以及淫蕩的服務之下,我胯下的
兇莖很快又恢複到原本的硬度,恢複速度之快讓我自己都有點不可置信。
將肉莖完全舔硬之後,媽媽跨到我身上來,微微的用手撐開開裆內褲以及
絲襪之下的小陰唇,像前幾天我們在床上的淫戲那般用濕潤的陰唇夾弄著我的
棒體。我馬上了解到上次我們在這個情況下插了一半的肉棒進入媽媽的體內,
差點還射精在媽媽的花徑之中,她今天是想彌補那天的遺憾,讓我們用這個姿
勢完成母子亂倫的淫亂性交。
「軒軒準備好了嗎?」媽媽一邊前後用熱燙的陰唇摩擦著我的陽具,一邊
以淫媚的聲音詢問著我。
「好了,我想幹,我想幹媽媽!」忍耐了這段時間的慾念,最後幾乎是讓
我給吼出喉嚨的。媽媽換成蹲坐的姿勢,確定我那火熱的龜頭已經抵在濕燙的
花穴口,然後就緩緩的坐下,讓我粗大的兇莖從蘑菇頭開始,向上迫開媽媽那
緊窄萬分的陰道。
「咿噢噢噢……!」
亂倫了!我跟媽媽終于徹底的亂倫了!
幾乎是在同時,我與媽媽感受到對方性器給自己帶來的緊迫,刺激得呻吟
了起來。媽媽那緊緻的蜜穴在熱燙滑潤之余卻又充滿了無數的細小皺摺,在媽
媽坐下讓我的男根深入之時,不斷的摩擦著我粗長的棒身,帶給我強烈的觸覺
享受。完全幹進媽媽體內的亂倫快感實在太過強烈,若不是已經射過兩次,恐
怕我在插進媽媽陰道的那一瞬間就已經狂洩而出。
「太粗……太長了……」不知已經多久沒有性生活的媽媽,上次在意外下
被我捅入了半根兇杵,但是直到今天才被我滿滿的徹底貫入,嚐到我粗猛陰莖
的姦幹滋味。媽媽顯然不太適應我那尺寸傲人的陽具,全身顫抖著停坐在最低
的點,久久無法往上回抽。在經過不知多久的呼吸調整之後,才抖著膝蓋向上
收回褲襪美臀,開始一上一下以逐漸增加的速度套弄著我向上暴挺的雞巴。
跟著媽媽的套弄而開始享受到爽快滋味的我,伸手抓住媽媽胸前兩顆不住
搖擺的白嫩雪乳,粗暴的狠狠掐弄著乳肉,讓它們隨著我手部的搓弄而不斷變
型。
「好爽哦……天啊……怎幺可能這幺爽……!」
媽媽雙手撐在我的胸口仰著頭,如泣如訴的輕聲呻吟著,說出的淫聲浪語
跟我心裏所想的完全一致。在沒幹過媽媽之前,我絕對不會知道性交居然可以
爽到這種離譜的程度。
那緊窄濕熱的秘密花徑以超乎常人的力道從四面八方壓迫著我的陰莖,像
是要將我全力推出,卻又從花心最深處緊緊的將我吸著不放。一上一下在陰道
之內來回的捅刺,牽動著無數細小的皺摺刮弄著我龜頭的稜溝,帶來無法形容
的致命快感。但是不知是否快感過于強烈或是嬌嫩的媽媽已經沒了體力,上下
套弄的幅度仍在,速度卻逐漸的降低,讓我處在快感的邊緣,想攀過去卻又缺
了臨門一腳。
「媽媽累了嗎?那換我來爲媽媽服務了!」
說罷我抓住媽媽的那對36E巨乳向前一推,將媽媽強勢的壓倒在身下,
維持著下體連結的狀態,翻身而起交換了雙方上下的姦幹體位。不待媽媽催促
,馬上開始擺動著腰以有力而緩慢的速度向前挺刺著我的兇杵。
「幹媽媽真爽……噢……爽死了……」享受著媽媽那窄熱花徑帶給我的無
上快感,我不禁快樂得喊出聲來。羞紅著臉的媽媽將頭轉向一邊,非常害羞的
緊抿著嘴唇不發一語。
爲了追求更強烈的快感,我將腰部擺動的速度逐漸加快,而且讓每次的活
塞動作都戳刺到底,直抵花心,讓媽媽那對只遮住下方三分之一的淫蕩乳房隨
著我的姦幹而不住的前後搖晃,美妙的波波乳浪讓人都快看花了眼。
「啊啊啊……!天啊……!」
受到我強力刺擊的媽媽忍不住張開口高聲淫叫著。我一邊抽幹著媽媽,一
邊低頭封住她的嘴,在戳刺的同時與媽媽舌吻交換著唾液,異常淫靡。
感受到媽媽花徑中的壓力越來越強,身子也越繃越緊,我挺起上身抓住媽
媽那雙因爲快感而腳尖直指著天花板的絲襪美腿,用力吸吮那裹著絲襪之中的
腳趾,並加速催動腰部的捅弄,讓陰莖飛快的在那緊得令人發疼的蜜徑中來回
戳幹。
「媽媽不行……不行……了……咿啊啊啊啊!」
隨著媽媽的高潮來到,一股熱燙的漿液從花心最深處澆灑在我的龜頭之上
,花徑也夾到最緊,讓我在雙重快感之下精關大開,對著秘密花園的最深處噴
射出一股又一股的男性精華。我緊含著媽媽的絲襪腳趾,一邊射精的同時卻還
完全沒有減緩抽插的速度,竭盡我體力所能的享受著身下這具性感無比的淫蕩
嬌軀。
就算就在射精已經完全結束之後,我抽送的速度也絲毫不減,讓我的陽具
甚至完全沒有任何的軟化就已經不間斷的開始下一次的姦淫。甫達高潮的媽媽
沒有機會從高點降落就被我一連串強力的姦刺繼續推向更前方,爽到已經說不
出任何話,只能緊繃著身子讓我恣意的持續著亂倫的淫戲。
我以飛快的速度將倒臥向上的媽媽翻了個身,變成上身撐在床上,裹著絲
襪的臀部與我繼續相連的狗交姿勢,然後抓住媽媽的褲襪美臀繼續瘋狂的前後
抽插。媽媽被幹到無法做出任何反應,只是卡在不間斷的高潮頂峰而爽得失控
啼哭著。
我每次的戳刺都用力幹到了最深處,像要把整個人都幹進去似的,讓我們
交合之處迫出了一股一股劇烈摩擦後産生的泡沫狀混合體液,向下流到黑色的
絲襪大腿上。媽媽胸前兩顆巨大的乳球狂亂的前後搖擺著,混亂的乳波就形同
兩人混亂而興奮的精神狀態。憐香惜玉這四個字在我的腦海裏已經不複存在。
腦子裏只剩下「幹死這條母狗」這個狂亂的想法。
「媽媽要死了……啊啊啊……幹死媽媽……幹到媽媽懷孕!」平常矜持的
媽媽在這時已經爽到陷入瘋狂,被連番不停的高潮刺激得開始胡言亂語,連想
被我幹到懷孕這種淫蕩至極的話都脫口而出。
這句話也使得我腦中那股讓媽媽懷孕的淫虐想法熊熊燃起,興奮得讓我伸
手向前撈住了媽媽的那對美妙的36E雪乳,粗暴的掐住母奶的同時,下體向
前奮力一刺,讓粗長的兇莖穿過了子宮頸口,刺穿了緊密花徑,精關大開的在
孕育孩子的秘密花園裏,激射出會讓親生母親肚子一天一天大起來的亂倫毒汁
,射得媽媽瘋狂的哭叫了起來,高亢無比,直至兩人同時因爲過于強烈的淫亂
快感而意識斷線的倒臥床上,陷入昏厥。
────────────────────
「要就快點啦,討厭鬼!」
在機場的男廁裏,一男一女下體相接的不斷前後擺動著,廁所裏充滿了背
德而淫靡的氣味。
「還急啊,媽媽好色唷!」少年輕聲調笑著那主動用包裹著灰色透明絲襪
的臀部向後套弄著他的少婦。
「還說呢,這件絲襪很貴的,都給你弄壞了!要賠我!」全身穿著高雅的
套裝,只有窄裙被掀到腰部,而褲襪被撕了一個洞。身處在淫亂空氣中的少婦
緊抿著嘴唇勾魂般的說著。
「反正媽媽爲我準備很多件嘛……嘿嘿……我就用身體來賠啰!」一邊淫
邪的說著,少年一邊伸手掏出少婦藏在套裝與胸罩下,那對淫蕩的36E雪白
巨乳。緊緊掐弄著乳肉的同時還靈活的用手指撥弄著乳房頂端的一對深紅色小
豆豆,顯然對于玩弄母親的身體已經十分的熟練。
「媽媽的奶子好大啊……捏再久都不會膩呢!」
「都快被你捏出奶汁啦……還說呢……」身材玲珑有致的少婦回首抛了個
淫媚的眼神給少年,勾得他一時之間興奮得失去控制,低吼著在少婦緊窄的陰
道中噴射出了大量黏濁的熱燙精液,其量之多到溢出了兩人交合的穴口,順著
大腿流遍了整片灰色的透明絲襪。
不過只休息了幾秒之後,少年又低頭問少婦:「媽媽還要嗎?」
「你還問,當然……噢啊啊啊!」
「別急別急,在我們的孩子生出來之前,還有很多時間可以玩哩……嘿嘿
……」。(完)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