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有酒今朝醉作者:xiaoxin0328

今朝有酒今朝醉作者:xiaoxin0328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酒。有酒的時候,就有知己和能一起把酒言歡的好兄弟。


酒遇知已,千杯少。快樂的事,可以借酒與其分享,獨樂樂不如衆樂樂。


而憂愁的時候,亦可以與知已把酒痛歡!所謂今朝有酒今朝醉,憂愁煩惱全抛開!


江湖中,美酒是必不可少的東西。美酒在嘴,佳人在懷,神功在身是所有江湖人士奮鬥的目標。


我叫狂生,江湖人稱[無馬狂騎——刀狂生]。


我年幼從軍,從軍十年,從一無名槍兵一直爬到精銳騎兵營。


五年前,中原與遼國一場大戰。我所在的的精銳騎兵營孤軍奮戰,直戰到最後一兵一卒。我到今天也沒有想明天,爲什幺明明早已趕到的援軍,卻一直按兵不動……


那一天,我被敵軍砍下戰馬,倒在屍體堆中奄奄一息。當時我連動根手指的力氣都沒有。我本以爲我死定了,但最後卻沒有死成。


打掃戰場的遼兵在我身上補了一刀,我還幸運的沒有死掉。最後,一名路過的刀客救了我一命,最後還傳授了我一身武藝,以及絕世的輕功。


從那之後,我不再騎馬——一是因爲,我跑的比馬還快。二是因爲,我抛開了騎兵的身份。


我也沒再回軍營報道,騎兵營已經完了,我對軍營也沒有一絲歸屬感。


之後在江湖闖了五年,我也闖下了不小的名聲,也結識了不少過命的兄弟。


和好兄弟一起吃肉喝酒成了我人生的一大快事。


今朝有酒今朝醉,有酒有肉就知足。


這天,天下著大雪。一夜之間,積雪就成了厚厚的一層,積雪厚及小腿。


「這雪下的可真大啊。」我拍了拍身上的積雪,來到了[有間客棧]。客棧中已經坐滿了人,這下雪天,大俠和俠女們也喜歡找間客棧,喝上一杯暖暖身子。這[有間客棧]就是附近百裏之內有名的好店。


店掌櫃現在已經極少露面,店裏現在有個叫嫣然的姑娘坐鎮。


可別小看這叫嫣然的姑娘,要知道在這[有間客棧]裏休息的多是武林人士,江湖中人脾氣大都火爆,一言不和就能抽刀子砍你娘。


但在這有間客棧裏,卻沒有人敢動刀子。就算要動刀子,都要先離開客棧再找個地方好好比劃。由此可見,這位叫嫣然的姑娘之牛B。


來這裏的武林人士們心裏都有數,別看這位嫣然姑娘漂亮可愛,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但小看她你就完了。她可是真正的太歲,在她頭上動土是找死。


[有間客棧]雖小,但店裏藏著一些上年頭的好酒。只要哪天掌櫃的心情好了,就會拿出一些供大夥享受一下。對于愛酒之人來說,這是極大的吸引。


「哈哈,這不是狂生嘛。要不要過來喝杯酒。」我剛踏入客棧,不遠處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便朝著我吼道。


那是老坑,以前是個獵人。他挖的陷阱天下稱第二,就沒人敢稱第一。他曾經靠著一手陷阱本領坑殺過無數江湖一流的高手。再加上他本身也是個有數的高手,所以在江湖上也極有名氣。據他自己說,他以前在打獵的時候鑽入了一個山洞找到了一本絕世秘籍,然後苦修十年,終于神功大成。


老坑人緣較好,而且他出手大方。手頭一旦有幾個閑錢,就馬上呼朋喚友的來喝上一杯。其實不僅是老坑這樣,我們大部分人都是這德興。一有錢就馬上會花掉,無論是上妓院,或是賭博,或是周濟窮人。


江湖就是這樣,有錢就快用。誰也不知道自己明天還有沒有命花自己手中的錢。再者對于我們這一批一流的高手來說,錢這種東西,想要的話,總是有辦法弄到手的。


老坑的邊上已經坐了一圈的人,有我認識的,也有我不認識的。不過這不要緊,只要蹲在一起喝酒,那就是朋友。


我哈了口氣,吐出一陣白茫茫的霧氣,大步朝著老坑走去。


「那我就不客氣了,這鬼天氣,要凍死人咧。先給我來一杯暖暖身子。」我來到老坑那桌人邊上,隨手找了個位置坐下。


「嘗嘗這酒,今天掌櫃的高興,弄了點好酒出來。」邊上一個裝扮的象個書生的黃毛瘦子擠了過來,遞了杯酒給我。


「哎呀,連GG兄都說是好酒,看來應該差不了。」我接過酒杯,湊近鼻子輕輕一嗅,然後貼杯沿將杯中的酒一吸而盡。


我並不是個會品酒的人,對于喝酒來說,我一向是大口喝幹的粗人。不過喝的酒多了,也能嘗出一些名堂來。


「妙,是正好十八年的女兒紅啊。」我咂了咂嘴巴,果然是有年頭的好酒。


「嘿嘿,狂生兄果然曆害,連年頭都能猜的一絲不差。」書生GG嘿嘿笑道。書生GG,他是混血兒。其父本是一名海上豪傑,一次海難讓其父漂洋過海,結識了一名金發碧眼,身材異常火爆的女人。最後有了GG。所以他連個名字都是異族文,讀起來賊別扭。


GG從小就回到了父親的家鄉,然後一直在中原生活。別看他象個瘦不禁風的書生,嘴裏更是常吐出一些酸的要命的小詩,整一個酸窮書生。


但他發飙起來,那是相當的恐怖。他一身暗器功夫可謂出神入化。身上更帶著從異族傳來的[火槍],那玩意威力很猛,就算是超級高手被那玩意弄上一下也得去半條命。好在這種火槍的玩意制造困難,而且發射威力雖大,但填充火藥時相當麻煩,不然這種東西流行開來時,我們一群武林人士都只有去隱世了。


「嘿嘿,GG兄,我說狂生兄喝酒有一套的吧。你偏不信,給錢給錢。」邊上一個戴著草帽的少年嘿嘿怪笑。


這少年名叫路飛,是GG的生死之交,別看他年少,卻已經是個老江湖了。


他是繼GG父親之後的又一名海上豪傑。當年GG從海外來到中原,多虧了路飛這個現任的海上豪傑的幫忙。否則GG早就不知道成爲哪只大魚的米田共了。


路飛一身軟體瑜伽神功讓人防不勝防。和他打架時,他的拳頭常常能象面條一樣扭轉到一個不可思議的程度,然後轟中你的要害。比如他一腿向你踢來,你也用腳擋住了,但他的腿卻可以扭轉一圈,踹向你的小弟弟。這門神功據說是從印度傳來的瑜伽神功,我們一至認爲這是很猥瑣的功夫。我們幾個哥們都不願意和他交手,這等猥瑣的功夫,男人們爲了自己的命根子著想,都不會想要和他爲敵。


GG苦著一張臉,從懷中掏出幾個銅仔,道:「就這些了,欠的先繼續欠著,你也知道我最近沒錢。唉,古人說的對啊,子曰:債多不愁也……」子曰你娘咧,我抹了把冷汗,連我這個沒讀過幾年書的人都知道,孔子絕對沒講過這句話。這似乎是文人們的習慣,每句話前都喜歡加個子曰。導致孔子每天都要日上好幾次,早晚要精盡人亡。


「話說,狂生兄你早年是從軍中出來的吧。」老坑端起一杯溫酒,美美的吸上一口,然後抹了抹嘴道。


「嗯,早些年當過兵。」我呵呵一笑,一笑帶過。我不太喜歡別人提起我當兵的經曆。因爲每當提起時,我總會想起最後那一戰時,躲在邊上冷眼旁觀的[友軍]。那種感覺,會讓我忍不住想要提刀去砍了某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


「呵呵,你別這樣瞪著我。老坑我今天提起這事也不是要揭你的傷口,只是前天老坑我遇上了一位女俠。那女俠據說也是從軍中出來的,算算時間,她也是五年前左右從軍中出來的。和你倒是不謀而合。我便約她有空來喝杯酒水,我想她一會兒就應該到了。」老坑嘿嘿笑道。


和我一樣從軍中出來的?我眯起眼睛,倒是提起了點興趣。


從軍中出來只是好聽的說法,往難聽的來說,我們其實就是逃兵。如果真要說起罪來,我們可都是大罪人。


大約半個時辰之後。有間客棧的大門被人推了開來,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子走了進來。


她約有一米八的身高,長長的頭發編成麻花辮挂于左肩。一雙漂亮的眼睛總是微眯著,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讓人一看到她,就感覺渾身暖洋洋的。


她的手中抱著一柄直刀,這種直刀是我們以前軍中騎兵營的制式武器。這種兵器其實並不適合騎兵……


我以前也有一柄,只是被我埋到了死去兄弟們的埋骨之地。


「就是她了,怎幺樣?認識嗎?」老坑推了我一把。


我端著酒杯,掩飾自己臉上露出的驚訝。吸了口酒後,我盡量讓自己顯的平靜。是她……真的是她……


「不認識,軍中那幺大,我認識的只有我自己營裏的幾個兄弟而已。至于軍中的女性,說實在我還從沒見過。」我對老坑說道。


我沒跟老坑說實話,其實我認識她。只是,她並不認識我。


我只是個小兵,而她以前一向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雖然同在軍中,但我們之間並沒有交際。我也僅僅是遠遠的看過她一次。


不過,卻意外的將她記在了心裏最深處。


一直以爲自己僅是看過她一次,對她並沒有什幺特殊的感覺。但在再次看到她時,我的心跳加速,無法壓抑心裏那噴湧而出的感情……我似乎,在第一次看到她時,就已經將她深深的埋在了心裏最重要的位置啊。只是當時我和她差距太大,讓我根本生不起亵渎她的念頭……那是一種絕望的差距。而如今,我與她的身份變的沒有那種絕望的差距後,那股被我掩埋在深處的感情再也壓抑不住……


***********************


老坑暗暗點了點頭,也是。雖然說我中原也有女人從軍甚至帶兵打仗的前例,但畢竟這還是男人的時代。女人在軍中是極少見的。我沒見過也是正常。


當然,這說的[少見的女人]是明面上的正規的女子,並不包括[軍妓]這些不能見人的女子。


「錦影見過各位俠士。」她走到我們身邊,朝著我們行了一禮。然後隨意的坐到我們一群男人中間。


她的動作豪爽利落,毫不做作。以她一介女兒身坐在我們一群大男人中間,竟然沒有一絲別扭的感覺。


她身上就有這幺一種氣質,讓你感覺無論她做出什幺樣的事情,都是那幺的自然,不會有一絲的別扭感。


我們一衆人連忙朝她還禮。


坐下之後,她接過店小二阿吉送來的酒杯,滿上一杯後,幸福的吸了一口。


然後她眯起眼睛,露出了極爲享受的神情。這個時候的她,連天上的仙女也被她比下去了……


店小二阿吉一時間竟然看呆了,好在背後的嫣然姐姐輕咳一聲,才讓阿吉回過神來,紅著臉跑向了一邊。


酒過三巡,大家開始暢懷開言,講述自己最近遇上的奇事,或是刺激的經曆。


我微笑著坐在一邊,默默的聽著諸位大俠們的經曆。


這時,錦影的視線卻落在了我的身上。


「你就是狂生吧。」她朝著我輕輕舉杯。


我呵呵一笑,舉杯和她輕碰。


不用解釋,就如同我一看到她,就能感覺出她身上那股軍中磨練過的氣息一樣。她只要一看到我,也能感覺的出那種和普通俠客不同的氣息。


那是同類的氣息。


她舉起酒杯,仰頭,一飲而盡。潔白的喉嚨出現在我的面前,隨著酒液的下咽,潔白的喉嚨一聳一聳的。


那喝酒的姿勢,竟也是如此清姿妩媚,動人心弦。


我一時間,竟然看呆了。


「我可是喝完了。」她眯著眼睛,將酒杯倒扣。然後比劃了一下我杯中滿滿的酒液。


我急忙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之後,衆人你一杯,我一杯。很快,酒量差的已經倒下了。


她一直在和我對飲,一杯接著一杯,一杯連著一杯。


當在場的老坑等人全都喝趴下時,我們倆才發現邊上已經沒酒了。


她臉色微紅,眯著眼睛:「呀,已經沒酒了啊。」「還沒盡興啊。」我笑著接口道……我回想起了軍中歲月,一壇接一壇的酒,一碗接一碗的幹。然後灑下一和串豪邁的笑聲……「唔……輕雲,親一個。」一邊的老坑已經開始發酒瘋了,他一把抱住身邊的路飛兄,一張大嘴朝著路飛兄的臉上親去。


老坑嘴裏叫的輕雲是附近一個漂亮的小姑娘,和老坑之間暧昧的很……「嫣然姐姐……」路飛兄此時也和老坑沒差多少,他熱情的回應著老坑,抱住老坑,一張嘴就向老坑的大嘴上回應上去。


這真是讓人毛骨聳然的畫面……我已經感覺胃裏隱隱泛酸了。


砰!


好在酒店中的代掌櫃嫣然姐姐出手,一瓶子將這兩個醉漢擊倒在地。


「阿吉,你去把輕雲叫來,叫她把她家的老坑拖回去。」嫣然對身邊的店小二阿吉道。


阿吉忙應一聲「諾」,便從小門跑出,去找輕雲姑娘去了。


按我看來,如果那輕雲姑娘真的來接老坑回去的話,那幺今天她絕對會被老坑推倒的——無論老坑醉了沒醉,他都會借口自己醉了,然後一舉推倒漂亮的小姑娘。


真是造孽啊,一條鮮花要被老坑推了。


至于邊上的路飛兄和GG兄嘛……


「來人,將他們倆拖到上房去,給他們倆一間房。至于房錢嘛……加十倍吧。」嫣然姐姐邪笑著望向路飛。剛才這家夥酒後失言,似乎惹毛了嫣然。


「諾」一邊的另外一個店小二粗人連忙跑了過來,只見他一手舉起一個,將路飛兄和GG兄舉起,朝著樓上走去。


高手!這個名叫粗人的小二絕對是個高手。要知道路飛兄和GG兄雖然不是老坑那種腰圓膀大的主,但也是百斤以上的主。


而這粗人兄就象舉兩條面條一樣,輕松的舉起了這兩人。光這一手,就顯示出粗人兄過人的臂力,也是個深藏不露的主。


而醉倒的路飛兄則將狼手伸向了同被店小二粗人舉著的,醉的不醒人事的GG兄身上:「嫣姐姐,今晚就讓小弟好好的痛你一翻吧。」醉睡中的GG兄似乎被摸的不舒服了,悶哼了幾聲。


「嘶。」我頓時感覺毛骨聳然,將這兩個家夥扔到一起的話,GG兄的菊花就很危險了啊……


「還有如意,你把其他的這些人,醉死了的拖樓上去,房錢一概加倍,還沒徹底醉死的就往他臉上淋些冰水,讓他們爬回去。」「明白。」店小二三號,如意屁巅屁巅的朝著其他醉死的客人跑去。


那堆龍套醉酒人士中,還有好幾個我見過幾面的熟人。


有長的比女人還漂亮的滿哥,其實我一直懷疑滿哥其實是個漂亮的女人,裝扮成男人而已。要知道他江湖措號可叫[滿女子],他聽到人這幺叫他後,絲毫沒有反感。


在他邊上的是練純陽童功、連大冬天都不穿衣服的裸天王。他的純陽功已經到了一定的境界,站在他身邊都象在溫暖的火爐邊上一樣。


還有被稱爲天機子轉世的老狗兄,這位兄台雖然武功不高,但他手中握有一個情報組織,號稱他要查一個人底細時,連你一天放幾個屁都能查出來。相當恐怖的一個人。


還有一大串的江湖上有名的人士:蝴蝶王、沐海聽風、林家老幺、醫生、老馬、羽毛等。


這些在江湖上踩一腿連大地都要抖一下的大佬,現在全都被店小二拉出去潑冷水。如果潑不醒的話,就會被拉到房間裏,付上雙倍房錢……「最後還有你們倆,准備怎幺樣?要給你們准備房間不?」嫣然望向我和錦影。


「給我來間房間吧,不過房錢先欠著吧,今天身上沒帶多少錢。本來只是准備喝點小酒的。」我嘿嘿笑道,本來這裏是老坑請客,但他現在醉成這樣,恐怕這賬最後還得記在清醒著的我頭上。


「狂生,不如你來我家吧。我在附近買了個住處,正好我們沒喝夠,陪我去喝個痛快如何?」一邊的錦影出聲對我說道。


我望向她,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


付了酒錢後,我便跟著錦影離開了客棧……


錦影家離客棧不遠,象我們這樣的江湖中人一般很少有固定的住處,不過也會在一些地方買些房子,以供自己有個落腳的地方。


來到錦影家後,她二話不說,從地窖中搬出了好幾個一個高的大壇。


全是珍藏的好酒。


「難得遇上個肯陪我喝酒的有緣人,我們今天痛快的喝一次吧。」錦影將一只小酒壇扔給我。


我接住酒壇,拍開泥封,和錦影輕輕一碰,兩人仰頭就將一壇的酒全往嘴裏倒去。


烈酒從喉間滑下,也火熱了我的心。


屋內,燃著火坑,溫暖無比。也讓我感覺到一絲絲燥熱感……酒液一直從錦影的嘴角滑下,流過她小巧的小巴,流過她潔白的喉頸,滑入到她的衣裳之內。


好美!


砰砰!我們兩人不約而同的將喝空的酒壇扔到了一邊。


「哈哈。」錦影大笑著,再次舉起一壇美酒,拍開泥封。


「幹。」我也舉起一壇,和她輕輕一碰。


「幹,今朝有酒,今朝醉。」她眯著眼睛,輕笑道。


「明日愁來明日愁。」我呵呵一笑,仰頭,將酒倒入嘴裏。


她也是眯著眼睛,美酒化成一線,倒入她小口之中……她喝酒時的姿態,在我看來,是美不勝收。我喜歡看她喝GG苦著一張臉,從懷中掏出幾個銅仔,道:「就這些了,欠的先繼續欠著,你也知道我最近沒錢。唉,古人說的對啊,子曰:債多不愁也……」子曰你娘咧,我抹了把冷汗,連我這個沒讀過幾年書的人都知道,孔子絕對沒講過這句話。這似乎是文人們的習慣,每句話前都喜歡加個子曰。導致孔子每天都要日上好幾次,早晚要精盡人亡。


「話說,狂生兄你早年是從軍中出來的吧。」老坑端起一杯溫酒,美美的吸上一口,然後抹了抹嘴道。


「嗯,早些年當過兵。」我呵呵一笑,一笑帶過。我不太喜歡別人提起我當兵的經曆。因爲每當提起時,我總會想起最後那一戰時,躲在邊上冷眼旁觀的[友軍]。那種感覺,會讓我忍不住想要提刀去砍了某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


「呵呵,你別這樣瞪著我。老坑我今天提起這事也不是要揭你的傷口,只是前天老坑我遇上了一位女俠。那女俠據說也是從軍中出來的,算算時間,她也是五年前左右從軍中出來的。和你倒是不謀而合。我便約她有空來喝杯酒水,我想她一會兒就應該到了。」老坑嘿嘿笑道。


和我一樣從軍中出來的?我眯起眼睛,倒是提起了點興趣。


從軍中出來只是好聽的說法,往難聽的來說,我們其實就是逃兵。如果真要說起罪來,我們可都是大罪人。


大約半個時辰之後。有間客棧的大門被人推了開來,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子走了進來。


她約有一米八的身高,長長的頭發編成麻花辮挂于左肩。一雙漂亮的眼睛總是微眯著,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讓人一看到她,就感覺渾身暖洋洋的。


她的手中抱著一柄直刀,這種直刀是我們以前軍中騎兵營的制式武器。這種兵器其實並不適合騎兵……


我以前也有一柄,只是被我埋到了死去兄弟們的埋骨之地。


「就是她了,怎幺樣?認識嗎?」老坑推了我一把。


我端著酒杯,掩飾自己臉上露出的驚訝。吸了口酒後,我盡量讓自己顯的平靜。是她……真的是她……


「不認識,軍中那幺大,我認識的只有我自己營裏的幾個兄弟而已。至于軍中的女性,說實在我還從沒見過。」我對老坑說道。


我沒跟老坑說實話,其實我認識她。只是,她並不認識我。


我只是個小兵,而她以前一向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雖然同在軍中,但我們之間並沒有交際。我也僅僅是遠遠的看過她一次。


不過,卻意外的將她記在了心裏最深處。


一直以爲自己僅是看過她一次,對她並沒有什幺特殊的感覺。但在再次看到她時,我的心跳加速,無法壓抑心裏那噴湧而出的感情……我似乎,在第一次看到她時,就已經將她深深的埋在了心裏最重要的位置啊。只是當時我和她差距太大,讓我根本生不起亵渎她的念頭……那是一種絕望的差距。而如今,我與她的身份變的沒有那種絕望的差距後,那股被我掩埋在深處的感情再也壓抑不住……


***********************


老坑暗暗點了點頭,也是。雖然說我中原也有女人從軍甚至帶兵打仗的前例,但畢竟這還是男人的時代。女人在軍中是極少見的。我沒見過也是正常。


當然,這說的[少見的女人]是明面上的正規的女子,並不包括[軍妓]這些不能見人的女子。


「錦影見過各位俠士。」她走到我們身邊,朝著我們行了一禮。然後隨意的坐到我們一群男人中間。


她的動作豪爽利落,毫不做作。以她一介女兒身坐在我們一群大男人中間,竟然沒有一絲別扭的感覺。


她身上就有這幺一種氣質,讓你感覺無論她做出什幺樣的事情,都是那幺的自然,不會有一絲的別扭感。


我們一衆人連忙朝她還禮。


坐下之後,她接過店小二阿吉送來的酒杯,滿上一杯後,幸福的吸了一口。


然後她眯起眼睛,露出了極爲享受的神情。這個時候的她,連天上的仙女也被她比下去了……


店小二阿吉一時間竟然看呆了,好在背後的嫣然姐姐輕咳一聲,才讓阿吉回過神來,紅著臉跑向了一邊。


酒過三巡,大家開始暢懷開言,講述自己最近遇上的奇事,或是刺激的經曆。


我微笑著坐在一邊,默默的聽著諸位大俠們的經曆。


這時,錦影的視線卻落在了我的身上。


「你就是狂生吧。」她朝著我輕輕舉杯。


我呵呵一笑,舉杯和她輕碰。


不用解釋,就如同我一看到她,就能感覺出她身上那股軍中磨練過的氣息一樣。她只要一看到我,也能感覺的出那種和普通俠客不同的氣息。


那是同類的氣息。


她舉起酒杯,仰頭,一飲而盡。潔白的喉嚨出現在我的面前,隨著酒液的下咽,潔白的喉嚨一聳一聳的。


那喝酒的姿勢,竟也是如此清姿妩媚,動人心弦。


我一時間,竟然看呆了。


「我可是喝完了。」她眯著眼睛,將酒杯倒扣。然後比劃了一下我杯中滿滿的酒液。


我急忙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之後,衆人你一杯,我一杯。很快,酒量差的已經倒下了。


她一直在和我對飲,一杯接著一杯,一杯連著一杯。


當在場的老坑等人全都喝趴下時,我們倆才發現邊上已經沒酒了。


她臉色微紅,眯著眼睛:「呀,已經沒酒了啊。」「還沒盡興啊。」我笑著接口道……我回想起了軍中歲月,一壇接一壇的酒,一碗接一碗的幹。然後灑下一和串豪邁的笑聲……「唔……輕雲,親一個。」一邊的老坑已經開始發酒瘋了,他一把抱住身邊的路飛兄,一張大嘴朝著路飛兄的臉上親去。


老坑嘴裏叫的輕雲是附近一個漂亮的小姑娘,和老坑之間暧昧的很……「嫣然姐姐……」路飛兄此時也和老坑沒差多少,他熱情的回應著老坑,抱住老坑,一張嘴就向老坑的大嘴上回應上去。


這真是讓人毛骨聳然的畫面……我已經感覺胃裏隱隱泛酸了。


砰!


好在酒店中的代掌櫃嫣然姐姐出手,一瓶子將這兩個醉漢擊倒在地。


「阿吉,你去把輕雲叫來,叫她把她家的老坑拖回去。」嫣然對身邊的店小二阿吉道。


阿吉忙應一聲「諾」,便從小門跑出,去找輕雲姑娘去了。


按我看來,如果那輕雲姑娘真的來接老坑回去的話,那幺今天她絕對會被老坑推倒的——無論老坑醉了沒醉,他都會借口自己醉了,然後一舉推倒漂亮的小姑娘。


真是造孽啊,一條鮮花要被老坑推了。


至于邊上的路飛兄和GG兄嘛……


「來人,將他們倆拖到上房去,給他們倆一間房。至于房錢嘛……加十倍吧。」嫣然姐姐邪笑著望向路飛。剛才這家夥酒後失言,似乎惹毛了嫣然。


「諾」一邊的另外一個店小二粗人連忙跑了過來,只見他一手舉起一個,將路飛兄和GG兄舉起,朝著樓上走去。


高手!這個名叫粗人的小二絕對是個高手。要知道路飛兄和GG兄雖然不是老坑那種腰圓膀大的主,但也是百斤以上的主。


而這粗人兄就象舉兩條面條一樣,輕松的舉起了這兩人。光這一手,就顯示出粗人兄過人的臂力,也是個深藏不露的主。


而醉倒的路飛兄則將狼手伸向了同被店小二粗人舉著的,醉的不醒人事的GG兄身上:「嫣姐姐,今晚就讓小弟好好的痛你一翻吧。」醉睡中的GG兄似乎被摸的不舒服了,悶哼了幾聲。


「嘶。」我頓時感覺毛骨聳然,將這兩個家夥扔到一起的話,GG兄的菊花就很危險了啊……


「還有如意,你把其他的這些人,醉死了的拖樓上去,房錢一概加倍,還沒徹底醉死的就往他臉上淋些冰水,讓他們爬回去。」「明白。」店小二三號,如意屁巅屁巅的朝著其他醉死的客人跑去。


那堆龍套醉酒人士中,還有好幾個我見過幾面的熟人。


有長的比女人還漂亮的滿哥,其實我一直懷疑滿哥其實是個漂亮的女人,裝扮成男人而已。要知道他江湖措號可叫[滿女子],他聽到人這幺叫他後,絲毫沒有反感。


在他邊上的是練純陽童功、連大冬天都不穿衣服的裸天王。他的純陽功已經到了一定的境界,站在他身邊都象在溫暖的火爐邊上一樣。


還有被稱爲天機子轉世的老狗兄,這位兄台雖然武功不高,但他手中握有一個情報組織,號稱他要查一個人底細時,連你一天放幾個屁都能查出來。相當恐怖的一個人。


還有一大串的江湖上有名的人士:蝴蝶王、沐海聽風、林家老幺、醫生、老馬、羽毛等。


這些在江湖上踩一腿連大地都要抖一下的大佬,現在全都被店小二拉出去潑冷水。如果潑不醒的話,就會被拉到房間裏,付上雙倍房錢……「最後還有你們倆,准備怎幺樣?要給你們准備房間不?」嫣然望向我和錦影。


「給我來間房間吧,不過房錢先欠著吧,今天身上沒帶多少錢。本來只是准備喝點小酒的。」我嘿嘿笑道,本來這裏是老坑請客,但他現在醉成這樣,恐怕這賬最後還得記在清醒著的我頭上。


「狂生,不如你來我家吧。我在附近買了個住處,正好我們沒喝夠,陪我去喝個痛快如何?」一邊的錦影出聲對我說道。


我望向她,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


付了酒錢後,我便跟著錦影離開了客棧……


錦影家離客棧不遠,象我們這樣的江湖中人一般很少有固定的住處,不過也會在一些地方買些房子,以供自己有個落腳的地方。


來到錦影家後,她二話不說,從地窖中搬出了好幾個一個高的大壇。


全是珍藏的好酒。


「難得遇上個肯陪我喝酒的有緣人,我們今天痛快的喝一次吧。」錦影將一只小酒壇扔給我。


我接住酒壇,拍開泥封,和錦影輕輕一碰,兩人仰頭就將一壇的酒全往嘴裏倒去。


烈酒從喉間滑下,也火熱了我的心。


屋內,燃著火坑,溫暖無比。也讓我感覺到一絲絲燥熱感……酒液一直從錦影的嘴角滑下,流過她小巧的小巴,流過她潔白的喉頸,滑入到她的衣裳之內。


好美!


砰砰!我們兩人不約而同的將喝空的酒壇扔到了一邊。


「哈哈。」錦影大笑著,再次舉起一壇美酒,拍開泥封。


「幹。」我也舉起一壇,和她輕輕一碰。


「幹,今朝有酒,今朝醉。」她眯著眼睛,輕笑道。


「明日愁來明日愁。」我呵呵一笑,仰頭,將酒倒入嘴裏。


她也是眯著眼睛,美酒化成一線,倒入她小口之中……她喝酒時的姿態,在我看來,是美不勝收。我喜歡看她喝GG苦著一張臉,從懷中掏出幾個銅仔,道:「就這些了,欠的先繼續欠著,你也知道我最近沒錢。唉,古人說的對啊,子曰:債多不愁也……」子曰你娘咧,我抹了把冷汗,連我這個沒讀過幾年書的人都知道,孔子絕對沒講過這句話。這似乎是文人們的習慣,每句話前都喜歡加個子曰。導致孔子每天都要日上好幾次,早晚要精盡人亡。


「話說,狂生兄你早年是從軍中出來的吧。」老坑端起一杯溫酒,美美的吸上一口,然後抹了抹嘴道。


「嗯,早些年當過兵。」我呵呵一笑,一笑帶過。我不太喜歡別人提起我當兵的經曆。因爲每當提起時,我總會想起最後那一戰時,躲在邊上冷眼旁觀的[友軍]。那種感覺,會讓我忍不住想要提刀去砍了某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


「呵呵,你別這樣瞪著我。老坑我今天提起這事也不是要揭你的傷口,只是前天老坑我遇上了一位女俠。那女俠據說也是從軍中出來的,算算時間,她也是五年前左右從軍中出來的。和你倒是不謀而合。我便約她有空來喝杯酒水,我想她一會兒就應該到了。」老坑嘿嘿笑道。


和我一樣從軍中出來的?我眯起眼睛,倒是提起了點興趣。


從軍中出來只是好聽的說法,往難聽的來說,我們其實就是逃兵。如果真要說起罪來,我們可都是大罪人。


大約半個時辰之後。有間客棧的大門被人推了開來,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子走了進來。


她約有一米八的身高,長長的頭發編成麻花辮挂于左肩。一雙漂亮的眼睛總是微眯著,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讓人一看到她,就感覺渾身暖洋洋的。


她的手中抱著一柄直刀,這種直刀是我們以前軍中騎兵營的制式武器。這種兵器其實並不適合騎兵……


我以前也有一柄,只是被我埋到了死去兄弟們的埋骨之地。


「就是她了,怎幺樣?認識嗎?」老坑推了我一把。


我端著酒杯,掩飾自己臉上露出的驚訝。吸了口酒後,我盡量讓自己顯的平靜。是她……真的是她……


「不認識,軍中那幺大,我認識的只有我自己營裏的幾個兄弟而已。至于軍中的女性,說實在我還從沒見過。」我對老坑說道。


我沒跟老坑說實話,其實我認識她。只是,她並不認識我。


我只是個小兵,而她以前一向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雖然同在軍中,但我們之間並沒有交際。我也僅僅是遠遠的看過她一次。


不過,卻意外的將她記在了心裏最深處。


一直以爲自己僅是看過她一次,對她並沒有什幺特殊的感覺。但在再次看到她時,我的心跳加速,無法壓抑心裏那噴湧而出的感情……我似乎,在第一次看到她時,就已經將她深深的埋在了心裏最重要的位置啊。只是當時我和她差距太大,讓我根本生不起亵渎她的念頭……那是一種絕望的差距。而如今,我與她的身份變的沒有那種絕望的差距後,那股被我掩埋在深處的感情再也壓抑不住……


***********************


老坑暗暗點了點頭,也是。雖然說我中原也有女人從軍甚至帶兵打仗的前例,但畢竟這還是男人的時代。女人在軍中是極少見的。我沒見過也是正常。


當然,這說的[少見的女人]是明面上的正規的女子,並不包括[軍妓]這些不能見人的女子。


「錦影見過各位俠士。」她走到我們身邊,朝著我們行了一禮。然後隨意的坐到我們一群男人中間。


她的動作豪爽利落,毫不做作。以她一介女兒身坐在我們一群大男人中間,竟然沒有一絲別扭的感覺。


她身上就有這幺一種氣質,讓你感覺無論她做出什幺樣的事情,都是那幺的自然,不會有一絲的別扭感。


我們一衆人連忙朝她還禮。


坐下之後,她接過店小二阿吉送來的酒杯,滿上一杯後,幸福的吸了一口。


然後她眯起眼睛,露出了極爲享受的神情。這個時候的她,連天上的仙女也被她比下去了……


店小二阿吉一時間竟然看呆了,好在背後的嫣然姐姐輕咳一聲,才讓阿吉回過神來,紅著臉跑向了一邊。


酒過三巡,大家開始暢懷開言,講述自己最近遇上的奇事,或是刺激的經曆。


我微笑著坐在一邊,默默的聽著諸位大俠們的經曆。


這時,錦影的視線卻落在了我的身上。


「你就是狂生吧。」她朝著我輕輕舉杯。


我呵呵一笑,舉杯和她輕碰。


不用解釋,就如同我一看到她,就能感覺出她身上那股軍中磨練過的氣息一樣。她只要一看到我,也能感覺的出那種和普通俠客不同的氣息。


那是同類的氣息。


她舉起酒杯,仰頭,一飲而盡。潔白的喉嚨出現在我的面前,隨著酒液的下咽,潔白的喉嚨一聳一聳的。


那喝酒的姿勢,竟也是如此清姿妩媚,動人心弦。


我一時間,竟然看呆了。


「我可是喝完了。」她眯著眼睛,將酒杯倒扣。然後比劃了一下我杯中滿滿的酒液。


我急忙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之後,衆人你一杯,我一杯。很快,酒量差的已經倒下了。


她一直在和我對飲,一杯接著一杯,一杯連著一杯。


當在場的老坑等人全都喝趴下時,我們倆才發現邊上已經沒酒了。


她臉色微紅,眯著眼睛:「呀,已經沒酒了啊。」「還沒盡興啊。」我笑著接口道……我回想起了軍中歲月,一壇接一壇的酒,一碗接一碗的幹。然後灑下一和串豪邁的笑聲……「唔……輕雲,親一個。」一邊的老坑已經開始發酒瘋了,他一把抱住身邊的路飛兄,一張大嘴朝著路飛兄的臉上親去。


老坑嘴裏叫的輕雲是附近一個漂亮的小姑娘,和老坑之間暧昧的很……「嫣然姐姐……」路飛兄此時也和老坑沒差多少,他熱情的回應著老坑,抱住老坑,一張嘴就向老坑的大嘴上回應上去。


這真是讓人毛骨聳然的畫面……我已經感覺胃裏隱隱泛酸了。


砰!


好在酒店中的代掌櫃嫣然姐姐出手,一瓶子將這兩個醉漢擊倒在地。


「阿吉,你去把輕雲叫來,叫她把她家的老坑拖回去。」嫣然對身邊的店小二阿吉道。


阿吉忙應一聲「諾」,便從小門跑出,去找輕雲姑娘去了。


按我看來,如果那輕雲姑娘真的來接老坑回去的話,那幺今天她絕對會被老坑推倒的——無論老坑醉了沒醉,他都會借口自己醉了,然後一舉推倒漂亮的小姑娘。


真是造孽啊,一條鮮花要被老坑推了。


至于邊上的路飛兄和GG兄嘛……


「來人,將他們倆拖到上房去,給他們倆一間房。至于房錢嘛……加十倍吧。」嫣然姐姐邪笑著望向路飛。剛才這家夥酒後失言,似乎惹毛了嫣然。


「諾」一邊的另外一個店小二粗人連忙跑了過來,只見他一手舉起一個,將路飛兄和GG兄舉起,朝著樓上走去。


高手!這個名叫粗人的小二絕對是個高手。要知道路飛兄和GG兄雖然不是老坑那種腰圓膀大的主,但也是百斤以上的主。


而這粗人兄就象舉兩條面條一樣,輕松的舉起了這兩人。光這一手,就顯示出粗人兄過人的臂力,也是個深藏不露的主。


而醉倒的路飛兄則將狼手伸向了同被店小二粗人舉著的,醉的不醒人事的GG兄身上:「嫣姐姐,今晚就讓小弟好好的痛你一翻吧。」醉睡中的GG兄似乎被摸的不舒服了,悶哼了幾聲。


「嘶。」我頓時感覺毛骨聳然,將這兩個家夥扔到一起的話,GG兄的菊花就很危險了啊……


「還有如意,你把其他的這些人,醉死了的拖樓上去,房錢一概加倍,還沒徹底醉死的就往他臉上淋些冰水,讓他們爬回去。」「明白。」店小二三號,如意屁巅屁巅的朝著其他醉死的客人跑去。


那堆龍套醉酒人士中,還有好幾個我見過幾面的熟人。


有長的比女人還漂亮的滿哥,其實我一直懷疑滿哥其實是個漂亮的女人,裝扮成男人而已。要知道他江湖措號可叫[滿女子],他聽到人這幺叫他後,絲毫沒有反感。


在他邊上的是練純陽童功、連大冬天都不穿衣服的裸天王。他的純陽功已經到了一定的境界,站在他身邊都象在溫暖的火爐邊上一樣。


還有被稱爲天機子轉世的老狗兄,這位兄台雖然武功不高,但他手中握有一個情報組織,號稱他要查一個人底細時,連你一天放幾個屁都能查出來。相當恐怖的一個人。


還有一大串的江湖上有名的人士:蝴蝶王、沐海聽風、林家老幺、醫生、老馬、羽毛等。


這些在江湖上踩一腿連大地都要抖一下的大佬,現在全都被店小二拉出去潑冷水。如果潑不醒的話,就會被拉到房間裏,付上雙倍房錢……「最後還有你們倆,准備怎幺樣?要給你們准備房間不?」嫣然望向我和錦影。


「給我來間房間吧,不過房錢先欠著吧,今天身上沒帶多少錢。本來只是准備喝點小酒的。」我嘿嘿笑道,本來這裏是老坑請客,但他現在醉成這樣,恐怕這賬最後還得記在清醒著的我頭上。


「狂生,不如你來我家吧。我在附近買了個住處,正好我們沒喝夠,陪我去喝個痛快如何?」一邊的錦影出聲對我說道。


我望向她,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


付了酒錢後,我便跟著錦影離開了客棧……


錦影家離客棧不遠,象我們這樣的江湖中人一般很少有固定的住處,不過也會在一些地方買些房子,以供自己有個落腳的地方。


來到錦影家後,她二話不說,從地窖中搬出了好幾個一個高的大壇。


全是珍藏的好酒。


「難得遇上個肯陪我喝酒的有緣人,我們今天痛快的喝一次吧。」錦影將一只小酒壇扔給我。


我接住酒壇,拍開泥封,和錦影輕輕一碰,兩人仰頭就將一壇的酒全往嘴裏倒去。


烈酒從喉間滑下,也火熱了我的心。


屋內,燃著火坑,溫暖無比。也讓我感覺到一絲絲燥熱感……酒液一直從錦影的嘴角滑下,流過她小巧的小巴,流過她潔白的喉頸,滑入到她的衣裳之內。


好美!


砰砰!我們兩人不約而同的將喝空的酒壇扔到了一邊。


「哈哈。」錦影大笑著,再次舉起一壇美酒,拍開泥封。


「幹。」我也舉起一壇,和她輕輕一碰。


「幹,今朝有酒,今朝醉。」她眯著眼睛,輕笑道。


「明日愁來明日愁。」我呵呵一笑,仰頭,將酒倒入嘴裏。


她也是眯著眼睛,美酒化成一線,倒入她小口之中……她喝酒時的姿態,在我看來,是美不勝收。我喜歡看她喝GG苦著一張臉,從懷中掏出幾個銅仔,道:「就這些了,欠的先繼續欠著,你也知道我最近沒錢。唉,古人說的對啊,子曰:債多不愁也……」子曰你娘咧,我抹了把冷汗,連我這個沒讀過幾年書的人都知道,孔子絕對沒講過這句話。這似乎是文人們的習慣,每句話前都喜歡加個子曰。導致孔子每天都要日上好幾次,早晚要精盡人亡。


「話說,狂生兄你早年是從軍中出來的吧。」老坑端起一杯溫酒,美美的吸上一口,然後抹了抹嘴道。


「嗯,早些年當過兵。」我呵呵一笑,一笑帶過。我不太喜歡別人提起我當兵的經曆。因爲每當提起時,我總會想起最後那一戰時,躲在邊上冷眼旁觀的[友軍]。那種感覺,會讓我忍不住想要提刀去砍了某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


「呵呵,你別這樣瞪著我。老坑我今天提起這事也不是要揭你的傷口,只是前天老坑我遇上了一位女俠。那女俠據說也是從軍中出來的,算算時間,她也是五年前左右從軍中出來的。和你倒是不謀而合。我便約她有空來喝杯酒水,我想她一會兒就應該到了。」老坑嘿嘿笑道。


和我一樣從軍中出來的?我眯起眼睛,倒是提起了點興趣。


從軍中出來只是好聽的說法,往難聽的來說,我們其實就是逃兵。如果真要說起罪來,我們可都是大罪人。


大約半個時辰之後。有間客棧的大門被人推了開來,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子走了進來。


她約有一米八的身高,長長的頭發編成麻花辮挂于左肩。一雙漂亮的眼睛總是微眯著,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讓人一看到她,就感覺渾身暖洋洋的。


她的手中抱著一柄直刀,這種直刀是我們以前軍中騎兵營的制式武器。這種兵器其實並不適合騎兵……


我以前也有一柄,只是被我埋到了死去兄弟們的埋骨之地。


「就是她了,怎幺樣?認識嗎?」老坑推了我一把。


我端著酒杯,掩飾自己臉上露出的驚訝。吸了口酒後,我盡量讓自己顯的平靜。是她……真的是她……


「不認識,軍中那幺大,我認識的只有我自己營裏的幾個兄弟而已。至于軍中的女性,說實在我還從沒見過。」我對老坑說道。


我沒跟老坑說實話,其實我認識她。只是,她並不認識我。


我只是個小兵,而她以前一向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雖然同在軍中,但我們之間並沒有交際。我也僅僅是遠遠的看過她一次。


不過,卻意外的將她記在了心裏最深處。


一直以爲自己僅是看過她一次,對她並沒有什幺特殊的感覺。但在再次看到她時,我的心跳加速,無法壓抑心裏那噴湧而出的感情……我似乎,在第一次看到她時,就已經將她深深的埋在了心裏最重要的位置啊。只是當時我和她差距太大,讓我根本生不起亵渎她的念頭……那是一種絕望的差距。而如今,我與她的身份變的沒有那種絕望的差距後,那股被我掩埋在深處的感情再也壓抑不住……


***********************


老坑暗暗點了點頭,也是。雖然說我中原也有女人從軍甚至帶兵打仗的前例,但畢竟這還是男人的時代。女人在軍中是極少見的。我沒見過也是正常。


當然,這說的[少見的女人]是明面上的正規的女子,並不包括[軍妓]這些不能見人的女子。


「錦影見過各位俠士。」她走到我們身邊,朝著我們行了一禮。然後隨意的坐到我們一群男人中間。


她的動作豪爽利落,毫不做作。以她一介女兒身坐在我們一群大男人中間,竟然沒有一絲別扭的感覺。


她身上就有這幺一種氣質,讓你感覺無論她做出什幺樣的事情,都是那幺的自然,不會有一絲的別扭感。


我們一衆人連忙朝她還禮。


坐下之後,她接過店小二阿吉送來的酒杯,滿上一杯後,幸福的吸了一口。


然後她眯起眼睛,露出了極爲享受的神情。這個時候的她,連天上的仙女也被她比下去了……


店小二阿吉一時間竟然看呆了,好在背後的嫣然姐姐輕咳一聲,才讓阿吉回過神來,紅著臉跑向了一邊。


酒過三巡,大家開始暢懷開言,講述自己最近遇上的奇事,或是刺激的經曆。


我微笑著坐在一邊,默默的聽著諸位大俠們的經曆。


這時,錦影的視線卻落在了我的身上。


「你就是狂生吧。」她朝著我輕輕舉杯。


我呵呵一笑,舉杯和她輕碰。


不用解釋,就如同我一看到她,就能感覺出她身上那股軍中磨練過的氣息一樣。她只要一看到我,也能感覺的出那種和普通俠客不同的氣息。


那是同類的氣息。


她舉起酒杯,仰頭,一飲而盡。潔白的喉嚨出現在我的面前,隨著酒液的下咽,潔白的喉嚨一聳一聳的。


那喝酒的姿勢,竟也是如此清姿妩媚,動人心弦。


我一時間,竟然看呆了。


「我可是喝完了。」她眯著眼睛,將酒杯倒扣。然後比劃了一下我杯中滿滿的酒液。


我急忙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之後,衆人你一杯,我一杯。很快,酒量差的已經倒下了。


她一直在和我對飲,一杯接著一杯,一杯連著一杯。


當在場的老坑等人全都喝趴下時,我們倆才發現邊上已經沒酒了。


她臉色微紅,眯著眼睛:「呀,已經沒酒了啊。」「還沒盡興啊。」我笑著接口道……我回想起了軍中歲月,一壇接一壇的酒,一碗接一碗的幹。然後灑下一和串豪邁的笑聲……「唔……輕雲,親一個。」一邊的老坑已經開始發酒瘋了,他一把抱住身邊的路飛兄,一張大嘴朝著路飛兄的臉上親去。


老坑嘴裏叫的輕雲是附近一個漂亮的小姑娘,和老坑之間暧昧的很……「嫣然姐姐……」路飛兄此時也和老坑沒差多少,他熱情的回應著老坑,抱住老坑,一張嘴就向老坑的大嘴上回應上去。


這真是讓人毛骨聳然的畫面……我已經感覺胃裏隱隱泛酸了。


砰!


好在酒店中的代掌櫃嫣然姐姐出手,一瓶子將這兩個醉漢擊倒在地。


「阿吉,你去把輕雲叫來,叫她把她家的老坑拖回去。」嫣然對身邊的店小二阿吉道。


阿吉忙應一聲「諾」,便從小門跑出,去找輕雲姑娘去了。


按我看來,如果那輕雲姑娘真的來接老坑回去的話,那幺今天她絕對會被老坑推倒的——無論老坑醉了沒醉,他都會借口自己醉了,然後一舉推倒漂亮的小姑娘。


真是造孽啊,一條鮮花要被老坑推了。


至于邊上的路飛兄和GG兄嘛……


「來人,將他們倆拖到上房去,給他們倆一間房。至于房錢嘛……加十倍吧。」嫣然姐姐邪笑著望向路飛。剛才這家夥酒後失言,似乎惹毛了嫣然。


「諾」一邊的另外一個店小二粗人連忙跑了過來,只見他一手舉起一個,將路飛兄和GG兄舉起,朝著樓上走去。


高手!這個名叫粗人的小二絕對是個高手。要知道路飛兄和GG兄雖然不是老坑那種腰圓膀大的主,但也是百斤以上的主。


而這粗人兄就象舉兩條面條一樣,輕松的舉起了這兩人。光這一手,就顯示出粗人兄過人的臂力,也是個深藏不露的主。


而醉倒的路飛兄則將狼手伸向了同被店小二粗人舉著的,醉的不醒人事的GG兄身上:「嫣姐姐,今晚就讓小弟好好的痛你一翻吧。」醉睡中的GG兄似乎被摸的不舒服了,悶哼了幾聲。


「嘶。」我頓時感覺毛骨聳然,將這兩個家夥扔到一起的話,GG兄的菊花就很危險了啊……


「還有如意,你把其他的這些人,醉死了的拖樓上去,房錢一概加倍,還沒徹底醉死的就往他臉上淋些冰水,讓他們爬回去。」「明白。」店小二三號,如意屁巅屁巅的朝著其他醉死的客人跑去。


那堆龍套醉酒人士中,還有好幾個我見過幾面的熟人。


有長的比女人還漂亮的滿哥,其實我一直懷疑滿哥其實是個漂亮的女人,裝扮成男人而已。要知道他江湖措號可叫[滿女子],他聽到人這幺叫他後,絲毫沒有反感。


在他邊上的是練純陽童功、連大冬天都不穿衣服的裸天王。他的純陽功已經到了一定的境界,站在他身邊都象在溫暖的火爐邊上一樣。


還有被稱爲天機子轉世的老狗兄,這位兄台雖然武功不高,但他手中握有一個情報組織,號稱他要查一個人底細時,連你一天放幾個屁都能查出來。相當恐怖的一個人。


還有一大串的江湖上有名的人士:蝴蝶王、沐海聽風、林家老幺、醫生、老馬、羽毛等。


這些在江湖上踩一腿連大地都要抖一下的大佬,現在全都被店小二拉出去潑冷水。如果潑不醒的話,就會被拉到房間裏,付上雙倍房錢……「最後還有你們倆,准備怎幺樣?要給你們准備房間不?」嫣然望向我和錦影。


「給我來間房間吧,不過房錢先欠著吧,今天身上沒帶多少錢。本來只是准備喝點小酒的。」我嘿嘿笑道,本來這裏是老坑請客,但他現在醉成這樣,恐怕這賬最後還得記在清醒著的我頭上。


「狂生,不如你來我家吧。我在附近買了個住處,正好我們沒喝夠,陪我去喝個痛快如何?」一邊的錦影出聲對我說道。


我望向她,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


付了酒錢後,我便跟著錦影離開了客棧……


錦影家離客棧不遠,象我們這樣的江湖中人一般很少有固定的住處,不過也會在一些地方買些房子,以供自己有個落腳的地方。


來到錦影家後,她二話不說,從地窖中搬出了好幾個一個高的大壇。


全是珍藏的好酒。


「難得遇上個肯陪我喝酒的有緣人,我們今天痛快的喝一次吧。」錦影將一只小酒壇扔給我。


我接住酒壇,拍開泥封,和錦影輕輕一碰,兩人仰頭就將一壇的酒全往嘴裏倒去。


烈酒從喉間滑下,也火熱了我的心。


屋內,燃著火坑,溫暖無比。也讓我感覺到一絲絲燥熱感……酒液一直從錦影的嘴角滑下,流過她小巧的小巴,流過她潔白的喉頸,滑入到她的衣裳之內。


好美!


砰砰!我們兩人不約而同的將喝空的酒壇扔到了一邊。


「哈哈。」錦影大笑著,再次舉起一壇美酒,拍開泥封。


「幹。」我也舉起一壇,和她輕輕一碰。


「幹,今朝有酒,今朝醉。」她眯著眼睛,輕笑道。


「明日愁來明日愁。」我呵呵一笑,仰頭,將酒倒入嘴裏。



她也是眯著眼睛,美酒化成一線,倒入她小口之中……她喝酒時的姿態,在我看來,是美不勝收。我喜歡看她喝酒時的樣子,或露出幸福狀,或豪爽狀,又或象現在的開心狀。


不知道喝了多少了,我們倆或許早就醉了,只是麻木的將酒倒入到嘴裏。


那一次,我和她說了很多,有關于死去兄弟的,有關于背叛我們的友軍的。


這是我五年來說話最多的一次。


她也說了很多……有厭倦,有絕望,有悲傷,然後是無奈的離開……「喂,狂生,你以前肯定見過我,對吧。」突然,錦影蹲到我的面前,微眯的雙眼此時睜的大大的,水靈靈的眼睛直直的盯著我。


「嗯,見過。」我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


「嘻嘻。我就知道,你看我的第一眼時那眼神,就象要把我吞下去一樣。我就知道你肯定見過我。」錦影嘻嘻一笑,准備站起來,卻一腳跌到了我的懷裏。


既然知道我要把你吞下,你還敢帶我到你家裏來?然後和我大喝一場?你還真是羊入虎口啊。既然如此,我可不會客氣。


我毫不猶豫的抱住她,然後,將自己的嘴壓到了她紅潤的唇上。我的手,急不可待的探入她溫暖的衣襟之內,摸索著她胸前的乳房。


「別在這裏,到裏屋吧。」她喘息著,輕聲道:「衣裳也濕透了,脫了吧。」我一把抱起她,搖搖晃晃的走到裏屋,將兩人身上被酒水濕透的衣服脫去,抛到了一邊。


我解開她身上的衣服,讓她只留一件胸衣和亵褲。露出了她小麥色健康的皮膚。(爲什幺她喉嚨間的肌膚是雪白的?難道是意淫?)以及她身上的一些傷痕。


我輕輕伏下身來,吻住她的紅唇,一路向下,舔過她的脖頸,她的脖頸間帶著微微的酒香……


我的雙手握住她那尖尖的雙乳,她的雙乳是竹筍型的,不大不小,盈盈一握。雖小,但卻極爲柔軟,入手之處馬上傳來美妙的斛感,讓我玩的愛不釋手。


柔軟的乳房之上,各有一粒小巧的乳珠,乳珠邊上淡淡的嫩紅色乳暈點綴著乳珠,隨著錦影的呼吸上下起伏。


「你看,多下流的乳頭,好象在求人舔它一樣。」我低頭,用拇指和食指用力捏著她的乳珠旋轉,錦影的乳頭中被我擠出了一些奶白色的顆粒。我又用指甲刮掉她的乳頭上的奶白色顆粒,又用指甲刺激著她的奶孔。


「那你,不舔舔它們嗎?它們在哀求著你呢。」錦影舔著自己的嘴角,妩媚道。


「樂意爲你效勞,乳頭大人。」我低下頭來,含住那她粉紅色的乳頭,用力吸吮,將她的乳頭都吸吮拉長。


「好舒服……再用力一點……咬的我乳頭。」錦影眯著眼睛,柔聲呻吟。乳頭上傳來的酥麻的感覺,讓她恨不得身上的男人能用力的咬住她的乳頭。


我馬上用牙齒咬住她的乳頭,用力的扯動。然後又用舌頭圍著錦影的乳頭繞圈圈,用舌尖舔著乳暈上的小粒粒。


「嗚……」錦影舒服的呻吟著,閉著雙眸享受著我的撫慰。


我的舌頭從她的乳頭向下舔去,舔過乳暈,舔向她的乳根。


她的雙乳之間因爲之前暢飲時,一些酒液順著喉嚨流入了她的衣襟內,流到了雙乳之間。然後那些酒液又順著乳溝直流向小腹,在她身上留下了一條痕迹。


我的舌頭順著酒液滑下的痕迹,舔過她的雙乳、肋間。


又輕輕舔著她身上的傷痕。每當我粗糙的舌頭舔到她的傷痕時,她總是會劇烈的顫抖一下……


最後,我舔到了她的小腹位置,我發現她的小腹現在正微微鼓起。因爲我們倆人之前喝了很多,估計現在她的肚子裏估計全是酒水。


我伸手撫摸著她微鼓的小肚子,此時她的小肚子就象懷孕了一樣。我靠在她的肚子上,將耳朵貼著她的肚皮,輕輕搖動她的小腹時,還能聽到酒液搖動的聲音。


「唔……不要搖啦……全都湧上來了啦。」錦影嬌哼一聲,輕輕打了個酒隔,一陣酒香從她口中散發出來。


我望著她性感的小肚子,突然一個壞念頭湧上心來。我邪惡的伸出手來,朝著她的肚子稍稍用力一壓。


「嗚……你……混蛋啊。」她不由叫了一聲,整個人都顫抖了一下。一股酒液從她口中擠出,酒液混著口涎流滿了她的嘴角。


不僅如此,這一壓讓她的膀胱受到了壓迫,一股尿液被我強行壓出尿道。亵褲下,她的兩片陰唇分了開來,露出了小小的尿道口。一股帶著酒香的透明尿液從她尿道口噴了出來。



尿液頓時將她穿著的小亵褲打顯了一片,這就象小孩子尿褲子了一樣。


她狠狠哆嗦了一下,才強行將尿忍了下來。


「呼呼……你,壞透了。」她恨恨的咬著嘴唇,舔了舔嘴角的酒液,用眼睛緊緊的瞪著我。


「明明是你自己忍不住尿濕了褲子,怎幺怪到我頭上了?天這幺涼,尿濕了褲子容易著涼,我來替你脫下吧。」我伸出手來,拉住她小亵褲的邊緣,緩緩向下拉去。


她白了一眼,身體卻配合著我的動作,先擡起腰部,讓我將小亵褲褪至大腿彎,再擡起左腿,讓我將亵褲脫至腿後跟。


然後她再擡起另一只腿,讓我順利的將這條帶著她體溫和尿香的亵褲脫了下來。尿香,這詞本來並不適合,不過此時的她本來就喝足了酒,連尿水都充斥著一股酒香。


我將這條亵褲放到鼻間,猛嗅了一口氣,亵褲上帶著她的體香,酒香,以及一絲尿騷味,貼著屁股的位置還有一絲淡黃色的痕迹。


「好騷的味道。」我握著亵褲,朝她嘿嘿一笑。


她紅著臉輕呸一聲,然後打開自己的雙腿,呈大字張開,將她自己渾圓豐滿的臀部和透著絲絲水氣的陰阜呈現在我的面前,陰阜上是一團被尿水打顯的黑色陰毛,粘在了一起。構成了無比淫糜的畫面。


她用手打開自己的兩片陰唇,妩媚的笑道:「漂亮嗎?」我頓時感覺陰莖一陣腫脹。我咽了口口水,低頭埋入到她的雙腿之間,吻向她的陰戶。


「不,不要親那裏。那裏好髒。」錦影頓時合並她修長的雙腿,她的陰戶剛噴出了尿液,哪肯讓我親吻。


「不髒,對我來說,你的一切都不髒。」我用手分開她的雙腿,將她的腳呈M狀分開,並柔聲安撫著她。


同時我的頭探入到她跨間,吻向她的陰戶。


她的陰戶嬌小,我用嘴可以含住她的整個陰戶。然後輕輕的吸吮,將她陰戶內流出的蜜汁盡數吞下,我的鼻尖不時的碰觸著她漲硬的陰蒂,用鼻尖磨著她敏感的陰蒂頭。


或者,我又松開含著她陰阜的嘴巴,轉而用牙齒輕輕咬著她的陰蒂,含在嘴裏用舌頭和牙齒愛撫玩弄她的陰蒂。


「狂生……狂生。」錦影動情的呻吟著,她盡量的分開自己的雙腿,將飽滿的陰阜靠向我的嘴唇。她主動的用自己的肉穴上下磨蹭著我的嘴唇,肉穴中的蜜汁更是不斷的湧出,打濕了我的臉。


爲了避免被她用肉穴嗆死我,我只好伸手手按在她的大腿內側,讓她的下半身保持不動。同時又能將她的陰阜盡量的呈現在我的面前,我的舌頭舔向她水淋淋的陰道縫,柔軟的舌頭刮過她的陰唇,舌尖在她兩片陰唇內側嫩肉上來回舔動。不時的將舌頭項入她的陰道,用舌頭拍打著她陰道壁上的嫩肉。


「好舒服,又好難受。好奇怪的感覺……狂生……」錦影的呻吟更加激烈,她伸手揉著自己的雙乳,將自己的乳房擠成各種誘人的形狀……「我要噴了……好舒服……要高潮了。」錦影的陰道開始收縮,看樣子她似乎要高潮了。


我馬上用口將她整個陰戶含住,舌頭在她的陰道縫間遊走,不時的用舌尖頂著她的尿道,刺激著她敏感的尿道口。


錦影小穴中的愛液如泉水般的不斷湧出。同時,隨著高潮的快感來臨之時,她竟然感覺一股強烈的尿意湧了上來。


不是高潮的尿意,而是真正的尿意,膀胱的漲盈感。


「狂生……」錦影呻吟了一聲,想提示我避開。但一想到我之前使壞,她便閉上了嘴,臨時改口,不再提示我:「我要射了……嗚……」我馬上用舌頭輕輕頂著錦影的陰蒂,然後張嘴含住她整個陰戶用力吸吮。等待著她高潮的來臨。


終于錦影的身體劇烈的顫抖了一下,一股甜美的陰精從她肉穴裏噴出,緊接著,跟隨在了精之後,又是一股帶著酒香的熱流湧入到我口裏。


我咽了一口,才醒悟過來是錦影的尿水。我擡眼瞄了眼錦影,發現她正朝我露出壞壞的笑容。


她朝著我咯咯壞笑著,小腹微挺,將帶著酒香的尿液噴到我嘴裏……我嘿嘿一笑,伸出舌頭,用舌尖死死的頂住她的尿道口。讓她想尿卻無法順利的尿出來,頓時將她的小臉都憋紅了起來。


「嗚……狂生……不要啦,好難受。」錦影輕輕甩著頭,屁股不斷的後縮,想要將尿道口從我的舌頭下解放出來。


但我哪能容她退縮,我大手一伸,牢牢將她固定在原地,舌尖往她的尿道孔裏擠著,爭取不讓她尿出一滴來。


這下子,想尿又尿不出來,憋的錦影眼淚都出來了。


「狂生……我錯了,放過我吧……讓我尿啦,肚子都要漲壞掉啦……」美人痛哭流涕的認錯,看樣子是真的憋慘她了。


我這才得意的松口,將舌頭從她尿道口移開。


頓時,帶著酒香的尿液從她尿道中泄出。我仰頭避過尿柱,然後迅速的將她壓在身下。跨下已經漲的生痛的肉棒頂住她的陰道口。


她的尿液全數噴了出來,淋在我的肉棒上。噴到了我的小腹,又落回她自己的雙腿之間,將她茂密烏黑的陰毛打濕粘成一片。


就著熱噴噴的尿液,我的肉棒狠狠一捅,齊根沒入她的小穴。錦影茂密烏黑的陰毛叢中,陰道裏早已是濕淋淋的了。這一插,我的肉棒順利無比的滑入到了她的小穴之中。


「啊……嗚……好粗,這幺燙。啊……又好長,頂到底了。」錦影舔著自己的嘴角,幸福的呻吟著。


「爽不爽?」我壓在她身上,靠自己的體重,將她的雙乳壓成了圓餅狀。


我的雞巴泡在錦影那暖熱的蜜液當中,她的陰道壁絞著我的肉棒,蠕動著。


我則享著她肉穴帶來的美滋滋的啜吸感。


「嗯,爽。」錦影乖乖的回道。


「我讓你更爽一點,好不。」我咬著錦影的耳朵,輕聲道。


「好。」錦影柔聲道:「給我,用力的給我。」我趴在她身上,挺動腰部,讓肉棒在泥濘的肉穴裏開始沖刺,每次的抽出都只留一個龜頭在她體內,然後每次的捅入都是齊根而入,龜頭直趕她的穴心。


「狂生……狂生……」錦影的雙手抓住我的背,她的雙腿一纏,絞住了我的腿,腿跟壓在我的屁股上,用力的下壓我的屁股:「更深一點,更用力一點,不用憐惜我……」


我抱住她的頭,張嘴吻上她的紅唇。


動情中的錦影毫不猶豫的回應著我的熱吻,她倒是忽略了之前我這張嘴可是被她灌了一口尿酒呢。


我心裏嘿嘿直笑,丫頭,敢噴俺一嘴聖水,俺就送還你半嘴聖水。有道是好東西大家嘗,我嘗了,你怎幺能不嘗?


「狂生,你壞死了。」半晌,錦影才紅著臉,松開我的嘴唇。


「哈哈。」我哈哈一笑,雙後握住錦影纏在我腰上的大腿,將她的大腿從我腰上接下。我改爲跪在她雙腿之間,將她的大腿扛在肩膀上,開始更快的沖刺。


「狂生……好有力。我要被你捅死了。」錦影發出一聲聲又甜又脆的媚呤聲。她微微張著小嘴,讓我有沖想要將肉棒從她肉穴刺入,一直從她小嘴裏穿出去的沖動。


我將錦影的一只小腳從肩膀上抓起,將她白嫩的玉足移到我的眼前,她的玉足並不是中原女子流行的三寸金蓮,但在我看來這樣的玉足比起三寸金蓮來要漂亮上很多。至少我更喜歡這種天然的性感小腳。


白嫩的腿趾倦縮著,一根根腳趾如玉般美麗,無比的性感。我輕輕嗅了嗅她的玉足,汗汗的汗味,但卻沒有什幺異味。我伸出舌頭輕輕舔了舔她的足掌,然後張嘴含入她的腳趾,緩緩吸吮……



「好癢……狂生……啊……又頂到花心了。啊……不行了,狂生,我好象又要來了……」錦影被我含在嘴裏的腳趾都崩緊起來。


接著她一把掙紮著坐了起來,緊緊的抱住了我。此時她的雙腿已經高舉跟她的肩膀平行。


她一把抱住我,雙手緊緊的抓著我的背。下體的小穴也是一陣緊縮,陰道壁上的嫩肉象小嘴一樣咬住我的肉棒,狠狠的絞著。


隨著我肉棒的抽插,大股大股的淫水從她的肉穴中飛濺出來,將兩人交合處的床單打濕了一片又一片。


被錦影的肉穴狠命的絞了一會兒後,我也産生了射精的感覺。


「錦影……我也要射了。」我拼命的挺動著屁股,肉棒在她小穴裏狂命抽動起來。


「一起……高潮吧……」錦影一手緊緊的抱住我,另一只手竟然通過兩人交合位置鑽入到我的屁股處,她修長的中指一下子鑽入到我的屁眼中,輕輕攪動著我的屁眼。


被她這幺一刺激,我再也忍不住……


「吼。」我大吼一聲,將臉埋入到錦影的胸部,下體狠命的往她肉穴深處頂去。滾湯的精液噴灑在她子宮深處。


「嗚……」她也咽嗚了一聲,纏著我身體的手和腿一下子無力的垂下……「呼呼……」我放下錦影,將她放到床上幹淨的位置,然後自己躺到她邊上,伸手將她揉在懷裏。


「滿足了嗎?」錦影嘻嘻一笑,伸出右手將右手中指含入到嘴裏,那根似乎是剛從我屁眼中抽出的手指吧??


「滿足了。」我呵呵一笑,伸手輕輕捏著她的乳頭。她的乳房肉肉的,我真的恨不得自己的手能長到她乳房上,永遠不要松開。


「那就好。說實話我累了,要先睡一會兒。如果你剛才沒滿足的話,我再撐一會兒再讓你射一炮。既然你也滿足了,那我就放心啦。」錦影嘻嘻一笑,縮到我懷中,一會兒就傳來了她均勻的呼吸聲……


我輕輕的抱住緩緩入睡的她,苦笑了一下——其實我是想緩口氣,再來幾次的。要知道我才射一次而已啊……


沒想到她倒是大大方方的就睡下了。


再看看床上,有尿水,有淫水,還有精液。


本想再做幾次,然後再替她整理一下床,再相擁而眠的……算了,先不整理了,休息一會兒後,我再弄醒她,再大戰上幾場。今天不讓她累到全身發軟,我是不准備放過她的!


此時的有間客棧中。


某個天字一號房中,傳來了GG兄慘無人道的吼叫聲:「不要啊……不,亞滅蝶……嗚……」


還有一個很歡快的少年的聲音:「嫣然姐……嫣然姐……」這歡快的聲音,似乎是路飛少年的聲音……


樓下嫣然姑娘眉頭輕挑,提筆在賬本上劃下重重的一筆——天字一號房間的房錢從一十倍變成了二十倍……



【完】
?


23769字節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