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慾的陰唇

王老先生的獨生子和兒媳死于空難。只留下了12歲的孫女王冬妮。王老先生剛剛讓兒子接手王氏集團不到一年,兒子就死于空難。王氏集團的重任又落到年過半百的王老身上,而自己的繼承人就只有12歲的孫女王冬妮。女孩子總要嫁人的,難道真要看到自己爲之奮鬥一生的王氏集團,落入外人之手。“不,不行﹗”“看來只有這幺一個辦法了。”王老已那定了主意。王冬妮是一個既漂亮又單純的小女孩。由于家境好,發育較早12歲就已亭亭玉立,且已有過月經初潮。而王老先生就是想在自己還行的時候讓自己的孫女給自己生個兒子。

這時王老先生看到自己的計謀得逞,心裏暗暗高興。他試探的摟了摟孫女,看到孫女沒有反抗,就更加大膽了。只見他一只手掏在孫女懷裏,把一只乳房捏得死死的,不住揉動,好似要擠出水來。另一只手,把孫女的身子牢牢抱住,正好抓在雪白粉嫩的屁股上,不停的擰來擰去。冬妮躺在那被爺爺摸得滿臉通紅,兩只手遮遮掩掩的也不知該往哪兒放,低著頭小聲道︰“爺…爺…我…你…王老先生翻身壓在孫女身上,把一跟直挺挺肉棒頂在自己孫女小肚子上。伸出舌頭來,在冬妮臉蛋兒上舔了兩口,見冬妮閉著眼一動不動,櫻桃般的小嘴唇兒不住的輕輕打顫,低頭便親了上去。先是把孫女的兩瓣兒櫻唇整個兒吸在嘴裏,仔仔細細的品了品味兒,又分別把上下嘴唇兒又嚼又舔的親了個夠,接著便把舌頭捅了進去。冬妮給壓在爺爺身子底下,被他那兩條腿緊緊夾住,又讓親的氣兒都喘不過來,正要張開小嘴兒喘口氣,一條又粘又滑的舌頭卻又伸了進來,在自己嘴裏舔來舔去,來回攪動,已是六神無主,心如鹿跳,羞得忙把眼睛急急閉上。

王老先生將孫女嘴裏舔了個遍,又把自己嘴裏的吐沫,嘴對嘴的渡了好幾大口到孫女嘴裏去,見孫女含在嘴裏,不知如何是好,便騰出嘴來說道︰“都給我咽下去﹗”冬妮平日裏連男人的手都沒拉過,那禁的住爺爺這幺舔弄,滿嘴裏都是爺爺的唾沫,粘粘糊糊的吐又不是咽又不是,合著那條又滑又軟的舌頭,翻過來絞過去,不住的和自己的香舌糾纏不清,兩條舌頭粘在一起舔來舔去的,感覺麻麻的,也說不出是難受還是舒服,不由得嬌喘連連,只是“咿咿呀呀”的小聲呻吟,不一會兒就癡癡迷迷的把自己的小舌頭送了出來,讓爺爺含在嘴裏舔玩嚼弄。王老先生把自己孫女的小舌頭吸在嘴裏,又香又膩的含著,不停的舔弄,聽著孫女泣不成聲的嬌喘,心中大樂。一根肉棒,挺在孫女肚子上蹭來蹭去。王老雙手也不閑著,一只手抓住冬妮剛發育的乳尖,牢牢捏著。放在手心兒裏,揉搓個不停。另一只手伸到下面,在孫女的屁股和大腿兒上不住摸索,又掐又擰的。冬妮一個黃花閨女,怎經受住王老這風月老手如此的挑弄,這時早已是語不成聲,渾身酸軟。陰戶裏不停得流著淫水兒,順著大腿根兒,流的屁股上、床上,到處都是。王老扒開孫女雙腿,左右分開,牢牢壓住。只見小腹底下,幾根兒稀稀零零陰毛,都已濕透,緊緊粘在白皙的肌膚上,兩半兒蜜桃瓣兒似的嫩肉兒,中間夾著一對兒嫩紅的陰唇。嬌嫩的陰蒂,小珍珠兒般藏在薄薄的包皮裏,整個陰戶如同剛從水中撈出來的,濕漉漉的鮮豔奪目,陰唇這時翻露在外面,好似不願見人一般,微微的抽搐著。王老如饑似渴的伸出舌頭,一口便舔了上去。冬妮女有生以來,這個地方還是頭一次被別人觸碰到,用的還是舌頭。只覺得那尿尿的地方,每被舔弄一下,就會有一陣從未體驗過的感覺,過電般的傳到全身,被爺爺拿舌頭塞在兩瓣兒陰唇之中,上下橫豎的來回親吻著,還捲起舌頭來插在裏頭攪個不停,那又酸又癢的滋味兒,說不出的舒服。冬妮的淫水更是小河似的流淌出來,都被爺爺吸在嘴裏,含了一會兒之後,和著他的口水唾沫,又順著舌頭一口口吐出來,都灑在自己兩腿之間,順著股勾,流到炕上,弄得自己陰戶肛門全是粘糊糊濕漉漉的,連爺爺臉上也沾的滿是自己的淫水。下半身那酸美的快感,好似把全身都飄在天上,櫻唇微張,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是如泣如訴的連聲嬌喘,全身似要融化一般香汗淋漓,把又滑又膩的玉脂香肌,顫抖著在炕上蹭來蹭去。整個身子都隨著爺爺的舌頭扭曲抽搐。

王老先生品嘗了一會兒孫女得陰唇蓓蕾,見冬妮受用,心裏得意,張嘴將孫女陰蒂緊緊吸住,用那一口的黃牙,輕輕的咬著,舌尖兒在上面不住的使勁兒摩擦。冬妮的小蓓蕾,被爺爺一下子咬在嘴裏,吸來舔去的嚼弄。酸酸麻麻的快感如同決了堤的河水,在淫戶裏洶湧奔騰,沿著背脊一陣陣沖上心頭,四肢腰身全在這快美難言的波濤裏,漂浮著顫抖個不停。嘴裏模模糊糊的呻吟著︰“…啊…啊…啊呀…呀…爺…爺…呀…啊…呀…爺…孫女…啊…那裏…爺…呀…啊…好…呀…爺…好…啊…呀…好舒服…爺…爺…呀…啊…”王老見孫女舒服,更是把蓓蕾陰蒂死死咬住,用力的舔吸。忽然被冬妮的兩條大腿一下子並攏過來,把腦袋給緊緊的夾在中間不放。知道自己孫女快受不了了,于是把舌頭使勁兒的捅入冬妮的陰道之中,一張大嘴緊緊貼在肉唇上,拼命的吸允。這一陣快感猛地襲來,冬妮只覺得兩腿之間突然一陣酸麻,全身霎時間如同火燒一樣,陰道和兩瓣兒陰唇緊緊的痙攣收縮起來,把爺爺的舌頭夾在裏面,四肢抽筋似的顫抖著向一起捲曲,眼前迷迷茫茫的什幺也看不見,聽不見。嘴唇哆哆嗦嗦的閉也閉不住,小舌尖兒伸在外面,想叫卻叫不出聲來,鼻子裏卻哼哼著喘個不停。手指頭兒、腳指頭兒都緊繃繃的蜷著。兩個小乳房又漲又硬,一對兒乳頭兒更挺得跟一對櫻桃一樣。身體裏好像全都被爺爺的舌頭充滿了似的,一波波的快感流遍全身,又舒服又難受,腦子裏昏昏沈沈的就什幺事兒也不知道了。

王老先生只覺得孫女陰道裏,一陣收縮,顫抖個不停。知道自己孫女已高潮了,接著一股淫水便噴泉似的從陰道裏流了出來,連忙張口接在嘴裏,吸的一滴不剩。和著自己的唾沫,滿滿的含了一大口,在嘴裏細細的品了品味兒。見孫女迷迷糊糊的躺在那裏,櫻桃般的小嘴兒微微張開,如癡如醉的不住喘息著。于是爬起身來,撲在冬妮身上,嘴對嘴的把舌頭伸過去,頂開孫女牙關,把一嘴的吐沫和淫水兒都灌在自己孫女口中。這冬妮此時才慢慢的回過神兒來,朦朦胧胧間,看見自己爺爺正摟抱著自己的身子,不住的親著嘴兒。自己嘴裏又滑又膩的灌滿了黏液,酸酸甜甜的也不知道是種什幺味兒。爺爺的舌頭又在滿嘴裏攪和著,還不住的把口水唾沫一口口渡到自己嘴裏來。冬妮一身的快美舒暢,正回味著高潮的余波,神志剛剛了清醒一點兒,知道爺爺又在和自己親熱。一點兒也不再覺得委屈,反而有種說不出的甜美。將嘴裏的黏液一點點咽下肚裏,張開櫻唇,任由自己爺爺隨意舔吸,又把小香舌兒伸給爺爺,由他含在嘴裏,咬來咬去的吸允玩弄。

爺孫倆親熱了一會兒,冬妮將爺爺吐過來的唾沫輕輕咽下,紅著臉羞道︰“爺爺,我…孫女剛才……”王老先生見孫女委婉柔順,很是高興,淫笑道︰“乖丫頭,剛才很舒坦﹗對不對?一會還有更舒服的呢。”王老將冬妮柔嫩的雙腿分了開來,拿著胯下的那根肉棒兒,放在孫女的陰戶上不住的磨磨蹭蹭,感覺真是舒服的不得了,再也忍耐不住,廷起腰來,用力一沖,整根兒的肉棒,都插入孫女的陰道裏去了。冬妮正緊閉著雙眼等著,只覺得陰戶裏一陣疼痛,好似什幺被撕裂的一般,接著一根粗大的肉棒兒便塞在自己身體裏了。因爲方才在爺爺的口舌之下,早已柔柔順順的經曆了一番淫辱蹂淩。淫水橫流,陰道裏滑滑膩膩的。這時就也不覺的如何疼痛,一下子就過去了。反而被爺爺一根粗大的肉棒兒插在陰道裏,癢癢的麻麻的,但又覺得好像身子被塞得滿滿的,鼓鼓的,比剛才更舒服了。冬妮閉著眼,嘤咛一聲,嬌聲叫了出來。接著,爺爺便開始不停的用力抽插起來。冬妮開始不停的扭動著腰肢,每一次抽插,都給自己帶來不斷的滿足、興奮。漸漸的,身體蠕動的更加激烈,主動迎合著爺爺的沖擊,讓肉棒兒每一次都能深深的插入花心,每當龜頭撞在花心之時,冬妮便忍不住全身都輕輕的顫抖。王老先生在一陣陣妙不可言的快感之下,終于忍耐不住,把腰一廷,肉棒兒狠狠的一頂,捅在自己孫女花心最深處,龜頭上一麻,一股濃濃的精液噴了出來,滿滿的灌在孫女的子宮裏,這高潮的時間好長,幾天的存貨,一下子全都沖入了孫女身體裏。冬妮的子宮被這滾燙的精液一噴,好像點著了火一樣,灼燒遍全身上下,陰戶中灑滿了爺爺的精液,小腹裏一陣酸麻的快感,不由得又再次迎來了新的高潮。等爺爺把精液全都噴在自己肚子裏之後,心裏一陣說不出的感覺,像難過,卻又含著一絲喜悅,更多的,卻是止不住的羞愧。眼淚洶湧而出,順著臉頰,流了下來…
從此王老先生和自己的孫女王冬妮過著淫欲的生活。一年後,在XX01年8月13歲的冬妮産下一子,取名王強,又五年過去了,XX06年冬妮又生下一女,名王琳,王老先生又有機會.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