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亂熟母

浴室內,一股股朦胧的蒸霧正充斥著整個浴室的空間,健治已經躺在浴缸內享受著熱水澡的舒服感,但他的腦中卻是浮現著待會他如何淩虐著他的美豔母親--美佐子的景像,而他那根埋藏在水中的肉棒早已興奮得粗硬挺起,隨時都可以好好插幹著母親美佐子那令男人銷魂的騷屄。

一會後,浴室響起開門聲,美佐子便走了進來,還是一樣,美佐子身上沒有絲毫的衣物,僅用一條純白的浴巾包裹著性感妖豔的胴體,只是她將原本早已淩亂的妝從新畫上,她那頭微捲的整頭紅髮也用髮飾整個盤捲起來,如此打扮的美佐子變得更成熟、更有女人味。而她那用著浴巾包裹下的赤裸胴體,加上有些憂郁的水亮雙眼及豔臉,一個帶有濃愁的美豔熟女,只要任何男人一見到,絕對沒有一個男人不想上她,包括她自己的親生兒子--健治。

「吃飽、收拾好了嗎?」

「嗯……」

「好……媽媽,你到我面前來坐下,我來幫你洗澡……」

「……」聽到兒子健治這幺說道,美佐子不知是無奈還是已經對兒子完全服從,她不發一語的就走到浴缸前坐下,然後脫掉身上僅有的一件浴巾,等待著兒子爲她洗澡。

此時健治已經從浴缸內出來,他將雙手抹滿清洗身體的液體,然後就開始爲他的母親--美佐子「洗澡」。

健治一開始就從美佐子背後粗暴地用雙手搓捏洗弄著美佐子胸前那兩顆令男人垂涎的豐滿肉球,有時還會肆意的玩弄挑逗著美佐子那極爲敏感的粉紅乳頭。

「嗯……啊……哦……」被親生兒子如此「洗弄」著雙乳的美佐子,不但不覺得有絲毫的不快與被侵犯的感覺,反而輕閉雙眼像是在享受著兒子的挑逗,甚至不做任何抗拒,不時配合著兒子健治的搓揉發出近幾嬌媚的銷魂呻吟聲。

健治如此洗弄了母親美佐子的乳房一會後,他的手已經不僅僅滿足于玩弄母親的乳房,他更將興趣移向了美佐子的下半身:「媽媽,你站起來吧!我要洗你下面的小嫩屄及可愛的後庭花了。」

一聽到兒子健治這般說道,美佐子下半身的嫩屄及屁眼立即一陣肉緊及強烈的騷癢,並且從粉嫩敏感的肉屄內緩緩地流出淫汁,開始潤滑著美佐子的陰道。接著美佐子就站了起來,此時健治從美佐子背後一抱,母子倆的灼熱肉體緊緊地貼在一起,當然健治的肉棒早又緊貼在美佐子的屁股溝上。

健治那抹著沐浴乳泡沫的雙手已經輕輕搓洗著美佐子私處上方極爲茂盛的陰毛,他將不是相當雜亂的恥部陰毛清洗過後,目標就轉向母親的嫩屄,健治用兩只手指將美佐子的陰唇給分了開來,跟著就用手指搓撫著母親美佐子全身最爲敏感的性感帶--陰核。

美佐子那早已成熟的肉體哪裏能夠忍受的住兒子在她陰蒂的挑逗攻擊,她的熾熱性慾再度迅速充斥全身,而且因剛才在飯廳上沒得到性高潮,此時經兒子健治一撫摸玩弄陰核,肉屄內立即不停流出大量的淫水。

「啊……健治……哦……好……好棒……」

這時的健治根本早就不像是在幫他的母親洗澡,而是赤裸裸地在挑逗玩弄著美佐子那成熟的肉體。而美佐子也已被兒子那雙極有愛撫技巧的手漸漸挑逗到高潮境界,她渴望著、她需索著,她需要一根強而有力的東西來好好的滿足她早已濕潤且騷癢的淫屄,使她達到性高潮,即使這個男人是她的親生兒子,她也會淫亂的將大腿張開接納兒子的性器。

但健治卻好像沒打算讓母親洩身,他只是重覆溫柔地「洗弄」著母親美佐子的肉體。美佐子因遲遲等不到兒子的手指或是肉棒的插入,而開始顯得既著急又是難受,她不由得開始上下晃動著肥臀,好讓貼在她臀溝裏的肉棒有所反應,使兒子受不了興奮進而插入她的體內。

可是健治就像是喜歡觀看自己母親爲強烈性慾所苦的模樣的惡魔,他仍是繼續的挑逗著母親美佐子,同時深埋在母親臀肉溝下的肉棒偶爾也會上下摩擦個一兩次,但是就是不將他的肉棒插進美佐子的肉屄內,他要好好地欣賞母親那副爲性慾著急而淫蕩的樣子。

沒多久,美佐子再也受不了兒子對她的性挑逗煎熬:「拜託你……求求你,健治……給媽媽……我要……我要啊!鳴……」

聽到母親幾近哭泣地並搖晃著肥臀需求著他的肉棒的健治不禁得意了起來,因爲他知道時候到了,此時的母親已經完全被他調教成一只發情的淫獸,他的母親--美佐子是再也不可能沒有他及離開他了,母親的肉體已經完全被他所征服了,那幺他要完整的擁有他所深愛的母親美佐子(包括肉體及美佐子的心)再也不是件遙不可及的夢想了。

健治想到這,不禁有些興奮難耐,他決定給母親一個爽快,于是他輕咬著美佐子的耳垂說道:「呵……很想要我的雞雞插進去幫你好好地洗洗嗎?」

美佐子臉紅害羞地不停的點頭:「要……要……媽媽要……我要健治的大雞雞……快給媽媽你的大雞雞吧……哦……」

「嘿……美佐子你真是淫蕩的女人。媽媽,可以的,你的下體就讓我的雞雞替你好好的洗一洗……你趴在地上吧!」

「啊……好……我趴……媽媽馬上趴……」

從剛才的飯廳到浴室面對兒子的挑逗卻久久未能達到高潮的美佐子,一聽到兒子願意插進她的屄內,下體不禁又是一陣肉緊,她已顧不得道德倫理及羞恥,急忙跪趴在地上,像只母狗般張開大腿,露出她已微微張開的性器及後庭花(肛門)以方便兒子的插入。她期待著兒子粗暴的插入,唯有兒子粗暴的抽插才能滿足她及替她騷癢強烈的淫屄止癢,一想到可以嘗到她渴望已久的快感,她就不禁搖晃著碩大的肥臀,像是催促著她的兒子快點插入她的嫩屄。

「快……嗯……快……我的好兒子……我要……媽媽要你的大雞雞……」美佐子此時的理智早已被熊熊慾火給埋沒,她現在只是一頭髮情的淫獸,爲了能舒解肉屄內的強烈騷癢感及得到巨大的快感,再難爲情及羞恥的話她都說得出。

但是美佐子卻沒料到,她的兒子的肉棒要插入的目標不是早已騷癢得難受的嫩屄,而是她嫩屄上方緊閉的後庭花--肛門。健治抹了抹美佐子下體的淫汁在他的大肉棒後,就猛然一把剝開美佐子的兩片肉臀(美佐子的兩片肉臀被強行扒開之後,可以看見那害羞的後庭花(肛門)已微微張開,從美佐子肛門四周沒有一根陰毛的乾淨情形看來,是健治將他的母親肛門四周的陰毛給全部剃除),然後就直直地插入他母親的肛門。就這樣,健治毫不費力地就完成了將他那根粗長肥硬的大肉棒插入母親美佐子的柔嫩肛門內的整個過程。

「啊……痛啊……健治……健治……不是那裏……快拔出去呀……鳴……好痛……媽媽的屁股好痛呀……」美佐子受不了這突來的劇烈疼痛,開始哭泣尖叫起來。

即使以往健治已對她做過數次的肛門交媾,但美佐子就是無法適應這令她始終感覺不安且變態的性交方式,因此每當健治對美佐子做肛交時,總會帶給美佐子的後庭花(肛門)一陣強烈的灼熱且難以忍受的疼痛感,但健治卻不理會母親的悲慘哀求的哭叫聲,依然用他的大肉棒開始在美佐子的肛門內作起活塞運動。

「啊……鳴……痛呀……健治……鳴……饒了……饒了我吧……求求你……鳴……」

「哼!你這蕩婦,我這不是已經將我的大雞雞給你了嗎?現在又說不要。不要再裝了,你也很喜歡我幹你屁股的不是嗎?等一下你就會跟以前一樣舒服得不知道自己在哪裏地搖晃著你的大屁股了……」

接著,健治以更強猛的方式抽乾著美佐子的肛門,美佐子更是痛得臉上挂滿淚珠,但不一會,健治所說的話得到了印證。

漸漸地,美佐子肛門內的強烈疼痛感被逐漸傳來的麻痺感般的快感所取代,她又慢慢地進入了一種恍惚的狀態。跟往常與健治肛交一樣,她開始覺得不怎幺痛了,反而有種令她難以形容的麻痺快感正在她的肛門內逐漸散開,而她痛苦的哀叫也轉變爲微弱的呻吟。

「啊……健治……哦……」當這股麻痺般的快感不停地散開在美佐子的肛門內時,美佐子更是開始主動搖晃著臀部配著健治的抽插動作,原本緊繃抗拒著肉棒的肛門內的括約肌也不再那樣抗拒用力,于是美佐子的肛門再次很容易地被兒子健治開發調教。

這些日子以來的肛交訓練,雖然不能使美佐子一開始就享受到肛交的美妙滋味,但與第一次的肛交比起來,美佐子對肛交的敏感度已經大大的提升,她那原本緊而窄的狹小肛門如今也能完全容納得下她兒子健治那樣粗長硬挺的肉棒。

美佐子也有過好幾次與兒子健治肛交而興奮得洩身的經驗,而且洩得比一般正常性交還要舒服爽快,證明美佐子的肛門的確是值得開發,因爲美佐子的肛門也是她極爲敏感的性感帶之一,甚至可能肛門比起陰核的刺激敏感度更能使美佐子容易達至高潮,所以說美佐子厭惡肛門交媾是不對的。雖然她每次都是在兒子健治的強迫下進行肛交,但美佐子也確實在數次的肛交中開始體驗嘗到男女肛交的那份麻痺快感的洩身滋味。

之所以美佐子還會對肛交有所排拒,主要還是一般的觀念束縛著她,她總認爲肛交是不潔、變態的性行爲,因此與丈夫之間也就當然沒有肛交過,換言之,美佐子肛門的處女是被親生兒子--健治在強迫的情形下所奪取走的。經曆了數次的肛門性交後,美佐子自己也沒發覺,她正慢慢的接受並享受著肛交帶給她不同于陰道性交的強烈快感,而今,美佐子在兒子的帶領下,再次嘗到她想都不敢想、也不能想的肛交麻痺快感。

當美佐子肛門內的括約肌不再緊繃及用力,健治的抽插活塞動作是愈來愈容易,也愈來愈順暢,漸漸的,美佐子受肛門麻痺般快感的影響,她的前面騷屄又騷癢了起來,嫩屄內又緩緩流出淫汁。

「啊……哦……嗯……好……好棒呀……健治……媽媽……媽媽的屄屄好癢喔……嗯……」

「呵……你這個騷女人終于還是露出你的本性了,喜歡我幹你的屁股嗎?」

「啊……嗯……我……我不知道……」美佐子緊蹙著秀眉搖著頭,但她的麗臉上已經浮現出既是歡愉、又是痛苦的矛盾神情。

「不知道嗎?這樣你就會知道了吧!」健治在美佐子的肛門內又是一陣強烈的抽插,同時用手粗暴的伸到美佐子的豐滿雙乳上用力搓捏。

美佐子哪受得了這種激情的肛交方式,她已逐漸地迫近高潮了。

「說,你喜不喜歡我幹你的後庭花?」健治加強肛門內的抽插,並緊捏揉握著美佐子那雙柔軟的大乳房。

「嗯……哦……我……我喜歡……喜歡健治幹我的屁股……嗯……啊……再用力啊……啊……哦……」

「以後要主動要求肛交,知道嗎?」

「嗯……哦……是……美佐子的屁股隨時……啊……隨時都是主人的……哦……不行了……啊……屁眼好熱……屄屄好癢喔……哦…….我……我要……我要洩了……」

這時健治索性在母親的肛門內做最快速的抽插,一會兒,美佐子就在肛門的麻痺般快感與肉屄洩出的愉悅爽快感的夾擊下,達到再一次空前的性高潮。

「啊……洩了……啊……嗯……」從美佐子的嫩屄內不停地流出大量濁白的陰精,就在流出這些陰精時,美佐子的全身肉體仍不停的在抽搐著,可見她洩身洩得有多幺激烈、多幺爽快,美佐子在兒子健治的「肛姦」下再次得到強烈的性高潮。

而在美佐子洩身時,美佐子的肛門括約肌急速收縮,將健治的肉棒夾得幾乎快要斷掉。在這種緊迫的收縮和柔軟的夾緊下,健治也抵擋不住肛門強力收縮所帶給他的強烈爽快感,也噴出一陣又一陣的乳白精液射向母親美佐子的肛門內。

「喔……射了……」

而被射入精液在肛門內的美佐子,則感到腸子內被一波波灼熱的液體所燃燒著:「哦……屁股好熱……健治的精液都全部射到我的屁股內了……」

做完最後沖刺射精之後的健治,從母親的肛門內拔出他的大肉棒,當他拔出來之時,之前射入美佐子肛門內的精液也緩緩自肛門口處流下。這是一幅多幺淫糜的美麗景像呀!貴婦般的女人赤裸著肉體趴在地上,並明顯可以看到從其剛接納男人陽具不久的肛門口處流出一絲絲屬于男人的腥臭精液。

健治見到此一景像,才剛射完精的肉棒竟又有些脹大勃起,或許是因爲他年青,也或許是在他心目中母親美佐子就是這幺淫媚性感,才能夠令他的肉棒能夠射完一次又再勃起一次。

這時健治險些把持不住地想將肉棒再次從後面塞進母親的嫩屄內,享受母親那妖媚銷魂的肉體,但他看了一下他的陽具,發覺竟有些黃色的殘迹沾在肉棒上面,他立即臉色大變,憤怒的一把抓起還處在高潮洩身快感中的美佐子的那頭微捲紅髮,並怒道:「哼!媽的,你這騷貨,今天是不是還沒有將你體內骯髒的糞便排泄掉?!」

「啊……痛,健治,不要這樣,媽媽的頭髮被你拉得好痛……」

「混蛋,快說,到底有沒有?!」

「啊……不要再用力拉了……我說……我說。今天……今天因爲有親戚到家裏,我招待他們一時忙了過頭,所以……」

「所以你就忘了我的交待了?可惡!你竟然敢讓你那骯髒的糞便沾到我的雞雞上,不可原諒,你這個賤女人……」

「啪!啪!」清脆的兩聲,美佐子已經被兒子健治火熱熱的在其豔麗的臉上結結實實的賞了兩巴掌。

這兩巴掌直打得美佐子要快痛暈了過去,正當健治還要在掌打美佐子時,美佐子受不了激烈的疼痛感而拉著健治正要揮動的手說:「不……不要再打了……媽媽求你……你打得我好痛……媽媽知道錯了……你原諒媽媽這一次好不好?媽媽下次一定會記得的,媽媽也很抱歉讓你的雞雞沾到我的……」

本來怒氣未消的健治聽到美佐子柔聲哀求,臉上的怒容竟逐漸變爲邪淫的笑容:「好吧!這回暫時原諒你,但是,美佐子,做錯事是不是要受些懲罰呀?」

美佐子聽到健治這幺說,臉上全是驚恐的神情,她知道健治大概要用什幺可怕的法子來淫虐她了,但是如果拒絕健治,恐怕她往後幾天的日子會更加難受,于是她一咬牙,默默的向兒子健治點了點頭:「願意,美佐子願意接受主人的處罰。」

「很好,你現在就趴在地上,將你那兩片可愛的肥臀扒開,要大大的露出你的後庭花(肛門)喔!……趴好後,就這樣等著我,我馬上就回來。」

美佐子聽完後,全身竟不由得一陣顫抖,因爲健治要用她最不能接受且最害怕的手法來懲罰她了。

約莫五分鍾後,健治拿著類似針筒的粗大容器罐及一桶裝滿著乳白液體的水桶回到浴室,早已做好兒子所要求的趴跪姿勢的美佐子見到健治拿著的這兩樣東西,更是害怕:「健治……你要做那個嗎?」

「嘿……是呀,媽媽你今天既然沒有通過便,那做兒子的就只有用「浣腸」的方式來幫助你通便啰……嘿……媽媽積太多便便在肚子裏是不好的……放心,等一下我會很溫柔的……」

「……」

過去,健治也有用過浣腸的法子來淫虐美佐子,但美佐子都因忍受不了浣腸之後的腸胃激烈疼痛感而每每快暈死過去,所以浣腸是美佐子最怕健治淫虐她的方式。但以往就算健治要爲美佐子做浣腸,所注射的液體也都僅用兩、三百毫克的液體,但現在他拿進浴室的水桶所裝的乳白液體至少超過有一千毫克以上,表示健治真的要狠狠地處罰美佐子,才會一次弄這幺多液體以美佐子最不願意的方式來處罰她。

美佐子見了,不禁害怕得微微顫抖著雪白的身子,而原本因肛交過後被撐得大張的肛門洞,也緊張害怕得一張一閉的急速閉合起來。

「……健治,一定要弄這幺多嗎?」美佐子害怕地問道。

「當然啊……你的體內還留著骯髒的便便,不弄這幺多是沒辦法讓你排出來的……還是……媽媽,你不想『浣腸』嗎?」

「不……不是,美佐子讓主人沾到美佐子骯髒的東西是我的不對,主人要幫美佐子浣腸,美佐子高興都來不及呢!」美佐子雖然嘴上這幺說,但內心早已恐懼不已,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夠忍受得住待會可怕的浣腸。

「很好,那你還不快擡高你的屁股?」

「是……」美佐子急忙再次趴好剛才的姿勢,並用手將兩片臀肉大張,露出才剛被兒子征服過的後庭花(肛門)。

「嘿……媽媽,要開始了喔……」接著健治就將大筒的注射器的前端插入母親美佐子羞嫩的屁眼內。

「啊……」一陣冰涼的觸感從肛門內傳來,美佐子不禁微抖著身子來顯示她有多幺畏懼著浣腸。

「啊……啊……」美佐子突然一陣陣慘叫,原來健治已經提起裝滿冰涼乳白液體的水桶往注射器的容納口倒去,一波波又急又快的冰涼液體不停地流入美佐子肛門內的直腸。

「啊……不……健治……不要再倒了……啊……」

不論美佐子如何哀求健治,在健治聽來只是讓他更加興奮的母親哀媚叫聲,他手中的水桶倒得更是急速,此時的美佐子除了慘叫並只能接受著這樣殘忍的淫虐外,她是無法可想。漸漸地,美佐子感到直腸內一陣又一陣的灼熱感正在她體內燃燒著,這種浣腸的無盡痛苦,實在是已經超過她所能承受的限度。

「啧……才倒不到600㏄的牛奶,就好像是裝不下了……算了……待會再一次……」

跟著健治小心翼翼地拔出注射器的端頭,就在拔出端頭時,美佐子直感一股灼熱且痛苦的液體正要從她的直腸內排泄而出,因此當拔出端頭時,美佐子的肛門已開始急速收縮且流出一絲絲的乳白液體,她需要立即的強烈排泄才能舒解肚內直腸裏可怕又痛苦的灼熱痛感,但健治卻沒能讓美佐子排泄體內強烈的痛苦,他趕緊拿出一個塞子,深深塞住美佐子那即將要排泄而出的肛門。

「啊……不……健治……別這樣……媽媽……媽媽好難受呀……」由于塞子塞進肛門裏很深又很緊,美佐子無論在下體如何用力都沒法子將排泄物給排放出來,美佐子此時臉上已挂滿了淚珠,一邊在哀叫著。

健治拍打了幾下美佐子的臀肉:「嘿……還沒完吶!媽媽,等下還有四百㏄的冰牛奶要再注進你的屁股內,所以不能讓你先排泄。要忍耐,知道嗎?忍得愈久,待會排泄的快感才會愈大……」

此時候注射進去的冰牛奶已起了作用,美佐子的直腸內不停地感受到灼熱翻絞的痛苦感,她很想馬上排泄,但排泄物一到屁眼口就被塞子所擋住,無論如何用力就是無法將排泄物排出,這下只把她痛得生不如死。美佐子全身已經被所冒出的冷汗所沾濕,她那帶著憂郁的豔臉也因腹內的灼熱絞痛感而露出極爲痛苦的神情。

「啊……健治……拔掉塞子吧……讓媽媽去上廁所……原諒媽媽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美佐子又再次哭泣哀求著她的親生兒子。

健治到底是深愛著他的母親,他見美佐子這般痛苦地哀求著他,他也有些不忍心了:「……哼!好吧!」健治取來一個紅色臉盆:「你就排泄在這裏吧!」

不能上馬桶?!但美佐子似乎已被直腸內的疼痛感逼迫得不顧一切,只要能讓她排泄體內的痛苦,在哪裏排泄對現在的她都是無所謂的。她用盡身上最後一絲力量爬到臉盆邊,蹲在臉盆上,做出要排泄的姿勢,看來美佐子是真的要排泄在臉盆上了。

「啊……健治,快……媽媽已經照做了,快拔掉塞子呀!鳴……」美佐子因直腸的灼熱疼痛感無法排泄而不停地晃動著她的美臀。跟著美佐子只感屁眼口一鬆,健治已取下了深埋在她肛門內的塞子,美佐子的下半身一陣又一陣的用力,肛門內的括約肌也大張,一股股灼熱又痛苦的排泄物立即從肛門口急沖而出。

「啊……不要看……不能看啊……健治……出來了……啊……鳴……」

儘管過去健治已看過無數次美佐子浣腸排泄糞便時的羞恥樣子,但對于一個母親來說,在自己親生兒子面前做出難堪不雅的排泄姿勢與動作,始終叫美佐子無法適應,每次浣完腸排泄時,只會使美佐子更加羞恥難爲情。但身爲兒子的健治此時看著母親美佐子張開她的私密菊花蕾排泄著,心中竟是充滿著興奮及征服的快感,美佐子難爲情地雙手掩蓋著哭紅了眼的麗臉。

「噗……噗……」隨著排泄的聲音,跟著一波又一波的乳白夾雜著黃色的液體,就這樣如水流一般在兒子健治面前全數排泄到臉盆上。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