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調教師中計絲襪緊縛高潮地獄單篇作者:書吧精品

性感調教師中計絲襪緊縛高潮地獄單篇作者:書吧精品



z市的一間sm繩藝俱樂部裏

「嗚!!!嗚嗚嗚!!!」一個全身只穿著黑色長筒襪的貌美女人正雙手交叉反綁著,大小腿被皮革緊緊地束縛住,坐在一個三角木馬上,全身的重量使得蜜穴深深陷進木馬上,不停分泌著淫水,嘴上戴著一個紅色的塞口球,兩腮鼓鼓的,裏面不知道塞了多少絲襪和內褲,還戴著一個皮質眼罩。白皙的皮膚上滿是一道一道清晰鮮紅的鞭痕,尤其是高挺雪白的胸部和那圓渾的臀部。

在她的周圍堆滿了各式各樣的震動棒,跳蛋和一些奇奇怪怪的「玩具」。

「啪!啪!啪!」

「是不是很爽呢!爽到淫水都流到到處都是了!你這個淫蕩的女人!明明被綁著,卻露出一副高潮臉!」只見一個美豔的女人露出著興奮的表情,不停揮動著手中的鞭子,狠狠地鞭打著被捆綁在木馬上不停扭動著身軀的那位女人。

她便是媚雅,是z市一間sm俱樂部繩夢情緣的一位有名調教師,有著一頭烏黑的秀發,綁著一條馬尾,前面留著齊劉海,細長的眼睫毛和大而有神的雙眼,白皙的膚色加上那鮮紅的雙唇,顯得格外的誘人。脖子上戴著一個項圈,連接著一個金屬圓環,圓環上有兩條半透明的黑色氣質布條把那豐滿的巨乳包裹起來,粉紅性感的乳頭若隱若現,手上戴著黑色蕾絲手套,下體穿著一條露出度極高的v字皮質黑色內褲,雙片雪白的臀肉完全暴露在空氣中,一雙穿著黑色長筒襪的修長美腿和14cm的紅色高跟鞋,散發著一股致命誘惑力的女王氣場。

「啧啧啧!真是一雙淫蕩的巨乳!讓我好好拷~問~一~下~它~」媚雅媚笑著拿起了經過高溫加熱過的特質烙鐵,一只手拉住女人的乳頭,一只手把烙鐵直接壓上去。

「滋滋滋~」

「嗯??嗚嗚嗚!!!!嗚嗚嗚啊啊啊啊啊!!!!」女人瞬間爽到失禁,嘩啦一股黃色的尿液噴了出來,淫水也噴得到處都是,腿上的絲襪都被浸濕了,被緊縛的身體瘋狂地扭動,使得蜜穴更加陷進木馬上。

「試了多少次都覺得這烙鐵好好玩啊!你自己看看你自己把這裏弄得多髒。

真的要在懲罰你一下!」媚雅看著女人胸部上那剛剛被烙上去的「肉便器」字樣,和她仰頭喘息的淫亂樣子,笑得更燦爛了。

「嗚嗚嗚!!!」一聽到懲罰兩個字,女人便掙紮著不停地搖頭,發出不情願的嗚嗚聲。

「哈哈看到你這幺興奮,我都興奮起來了,那再來一發吧!」媚雅拿起了另一個印有「精液母豬」的烙鐵,滋滋地壓到那雪白的屁股上。

「嗚嗚嗚……」

……

「那個印記用這種特質藥擦幾天就消失的了,不過這幾天就……嘻嘻,下次來也要找我哦!」媚雅對著一位戴著口罩穿著風衣的女人笑道。

「嗯~」女人她那穿著黑絲高跟鞋的美腿時不時顫抖著,臉上泛紅,眼神迷離,慢慢地離開了俱樂部的門口。

「真是一位不錯的客人!」媚雅一只手摟在胸前一只手托著下巴笑道。

「是時候下班了!嗯~有點累了~」媚雅一邊伸著懶腰,一邊走向更衣間。

深夜的z市還是一樣的熱鬧。只見媚雅換了一套衣服行走在回家的路上,不過這一套衣服和在sm店裏的工作服相比,可以說是不相伯仲。媚雅正穿著一身黑色的無袖露背包臀超短連衣裙,後背白皙的皮膚全部裸露出來了,甚至直接能看到了性感的吊帶內褲和神秘的臀溝,高挺雪白的乳房被緊緊地包住半邊,露出了半邊雪白的肉球,伴隨著媚雅的前進,巨大的乳房不停地上下甩動著,仿佛要跳出來一樣。裙子勉強緊緊包裹著那豐滿的翹臀,感覺一擡腿就會走光。兩條修長的美腿上只穿著一邊的黑色網襪,一邊是裸足,配上15cm深紅色的高跟鞋,比妓女還要風騷數十倍。

媚雅毫不顧忌周圍人的目光,扭動著她性感的翹臀邁著性感的絲襪大長腿走著。周圍的人早就撐起的帳篷,腦海裏都不知道已經把媚雅強奸了多少次,一些人不停地上前去搭讪,還有人問價錢是多少。不過通通都被媚雅一邊媚笑著一邊拒絕了。

走著走著,媚雅便拐進一些人煙稀少的小巷裏,不再走那些繁華的道路。

突然,角落裏沖出一個一米九的壯漢,從後面一只手抱住媚雅,一只手捂住媚雅的嘴巴。

「嗯?嗚嗚嗚!!」媚雅的上半身被死死地抱住不能動彈,那雙絲襪美腿只能不停地亂踢。

「大哥!我抓住了這個騷女人了!快過來幫忙把她綁起來!」壯漢看著媚雅那掙紮的性感肉體,硬的不行的肉棒都開始不停蹭著媚雅的臀部了。

突然,媚雅一腳用力地踩在男的腳上,高跟鞋跟仿佛都要插到肉裏去了。

「啊!!」壯漢疼得大叫了一聲,雙手不由得一松。

媚雅瞬間抓住破綻,雙手抱住他的手臂,直接來了一個完美的過肩摔。男的被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媚雅立刻用美腿夾住男的頭,用手抓住,猛地扭了一下,咔嚓!壯漢全身繃緊的肌肉便軟了下來,顯然已經失去了生機。

「二弟!?」另一個壯漢一邊驚呼一邊沖了出來,可惜來時已晚了。

「這樣就想綁架我?還是太嫩了吧!這位大哥哥,你打算怎幺辦呢?」媚雅緩緩地站起來,故意挺了挺自己傲人誘人的巨乳,雙手摟在胸前,露出一臉嘲諷的表情地說道。

「可惡!你會後悔的!不要動!」男的突然從腰間掏出了一把手槍,指著媚雅。

「哦?原來還有一手?我投降。隨便你處~置~」媚雅沒有一絲的慌張,雙手舉了起來,媚笑地看著那黑黝黝的槍口。

「哼!別想耍花招!不然我一槍就射爆你淫蕩的奶子!」男的生氣地吼道。

然後他把一大卷黑膠帶扔到媚雅的腳下。

「拿起來!自己把自己的嘴封起來,把腿也綁起來!然後背對著我,手放到背後!如果我看到你有什幺多余的動作,我立刻開槍!」媚雅緩緩撿起了地上的黑膠帶,美腿並攏,然後用膠帶開始一圈一圈地在上面纏繞著,沒有留下一點空隙,從腳踝到大腿根部都被膠帶死死地勒住,仿佛很享受自縛時的快感。接著用兩條膠帶交叉黏住自己的嘴巴。一蹦一跳地轉過身去,因爲雙腿被纏得太緊了,穿著高跟鞋差點不小心摔倒,雙手背到身後,等待著被人處置。

「很好!沒有我的命令不准動!」男的警惕地走過去,一只手死死地抓住媚雅那纖細的雙手。

「嗚~嗚~嗚~」這時,媚雅一邊發出淫蕩的呻吟聲一邊用臀部蹭著男的下體。兩片豐滿的臀肉企圖夾住已經快爆出來的肉棒,上下不停地摩擦著。原本看到媚雅那暴露性感的身體已經硬的不行的肉棒,現在還被不停的刺激,差點就要射出來了。

「你這臭騷貨!」話沒說完,男的直接就掏出巨大的肉棒,一把把媚雅的吊帶內褲拉開,對著那濕潤無比的蜜穴狠狠一戳。

「唔!嗚嗚嗚!!」肉棒的突然刺入仿佛給了媚雅很大的刺激,她直接仰起了頭浪叫著。

「剛才你不是很厲害的嗎?竟然把我二弟殺了!現在怎幺就知道扭腰跟浪叫啊!我幹死你!幹死你!以後保證每天每夜狂肏你這個騷貨,包你爽翻天!玩膩了再把你賣到黑市去!被無數的人當成肉便器玩弄!!哈哈哈!!讓你這幺囂張!!」男的抓住媚雅的雙手強制讓她彎下腰,槍口則是頂在了媚雅的臀部上,瘋狂地抽插著媚雅的蜜穴,炙熱的肉棒不停摩擦著敏感的肉壁。突然,男的竟然把手槍直接捅進媚雅的肛門裏,把手槍當成振動棒用。

「嗚嗚!!!嗚!!」媚雅被突如其來的攻擊刺激得浪叫個不停,淫水流得更多了,雪白的巨乳已經甩了出來,現在淫亂的樣子完全沒有了剛才的高傲冷靜。

撲哧一下,肉棒被陰道突然的收縮狠狠地刺激了一下,白濁的精液灌滿了整個子宮。

就在這一瞬間,媚雅雙手掙脫開了控制,然後順勢整個人撲倒在地,一個掃堂腿,男的還沒來得及反應就狠狠摔倒在地上,當他憤怒地准備開槍時,一把小刀已經無聲無息地貫穿了他的喉嚨,奪走了他的生命。

「下次可不要這幺大意了哦!雖然沒有下次了!」媚雅用手撕開嘴上和腿上的膠帶,壞笑地看著地上的屍體。

……

繩夢情緣俱樂部

「您好!請問你需要什幺服務呢?」一位穿著白色襯衫黑色包臀超短裙的櫃台服務生問道。

「額,那個……我……我是預約了……今晚媚雅的……」一位的金發美少女微微低著頭紅著臉回答道。她,紮著兩條馬尾,齊劉海蓋住了眉毛,有著大大靈動的雙眸,高挺的鼻子和雙唇抹著粉色口紅。穿著一件黑色領白色的水手服,豐滿的雙乳把衣服撐得繃緊,下面是一條黑色百褶短裙,穿著黑色褲襪的修長美腿踩著一雙5cm的水晶高跟鞋。

「是紫菁小姐對吧!這邊請!」服務生面帶微笑地說道。

紫菁戰戰兢兢地跟隨著服務員來到了一間房間,房間裏放滿了各式各樣的情趣道具和情趣服裝,而媚雅正穿著她那性感的專屬工作服,翹著二郎腿等待著。

「哦?就是這位小姐預約吧?你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吧?」媚雅一看到眼前這位穿著保守羞澀的客人,不禁舔了舔嘴唇,媚笑地說道。

「恩……」紫菁看到性感無比的媚雅不禁有點愣住了,有點不知所措點了點頭。

「好吧~那我就先把你綁起來吧!然後再好好教~一~下~你!」媚雅身體靠了過去,在紫菁的翹臀上狠狠拍了一下,弄得紫菁發出了一聲嬌叫。

「咦?!沒想到,原來你還有這種愛好~紫菁小姐~」媚雅脫掉紫菁的水手服一看,驚訝地發現裏面竟然穿著開檔漏乳的透明蕾絲黑色情趣內衣,黑色連褲襪的裆部也是完全镂空的,只要一掀開裙子,粉嫩的小穴就完全暴露在眼前。

「這個……不是這樣的……我……」紫菁聽到媚雅的話,臉上更紅了。

「真是可愛~」說著,媚雅把紫菁的手拉到背後,雙手平行交疊死死綁住,再用一根繩子連接勒住脖子,手臂也被繩子牢牢地固定住,繩子被狠狠地勒到肉裏,乳房的根部被勒了好幾圈,碩大的乳房被勒成了葫蘆,乳頭也性奮地立起來了。

「啊!勒得太緊了!胸部要爆了!好難受!」紫菁叫道。

但是媚雅完全沒有理會,繼續用皮帶把紫菁的腰部和椅子固定在一起。接著把分別用兩股繩子把紫菁的大小腿綁了起來,還用膠帶穩穩地固定在椅子兩邊的扶手上。

「繩子好緊!完全動不了!啊!」紫菁試圖扭動著身體,繩子不但沒有松動反而陷得更深了,刺激得紫菁發出陣陣叫聲。

「今日用什幺堵嘴呢?最近經常用絲襪堵嘴,都有點膩了。對了!就用這個吧!」媚雅思考了一下,便拿出了一個黑色巨大的橡膠肉棒口塞。

「什幺?!這也太大了吧!」紫菁被嚇到了,不禁驚呼了一聲。

媚雅一把捏住紫菁的雙腮,強行把口塞塞進去,然後扣好。

「嗚嗚嗚!!!」紫菁感覺下吧快要脫臼了,巨大的肉棒填滿了紫菁的口腔,直接戳到了喉嚨。

「真好看!」媚雅拿出了一盒膏藥,均勻地摸到了紫菁的奶子,陰蒂和下面三個洞口上。

「好好享受吧!這強力催情藥會讓你完全釋放自己的~」「嗚嗚嗚!!!」不一會兒,紫菁的乳頭和陰蒂就像肉棒一樣興奮地完全勃起了,蜜穴不停分泌著淫水,各種瘙癢的快感刺激著大腦,使得紫菁瘋狂地掙紮著,尋求著進一步的刺激。

這時媚雅壞笑地用手指狠狠地彈了一下紫菁那興奮的陰蒂。

「嗚嗚嗚!!!!」紫菁瞬間就達到了高潮,一大股淫水噴了出來。

「恩!狀態不錯!」媚雅把兩個跳蛋分別用膠帶固定在紫菁勃起的乳頭上,然後拿出了一根巨大的布滿顆粒的振動棒插進濕潤的蜜穴中,肛門則塞進了珍珠串。滴,啓動了開關,嗡~嗡~嗡~跳蛋和振動棒開始瘋狂地工作。

「嗚嗚嗚!!!」敏感的肉壁被振動棒不停地刺激著,強烈的快感不停襲擊著紫菁的大腦,弄得紫菁浪叫個不停。

這時候,媚雅一只手拿著一根奇怪的棒子,頭部是一個布滿顆粒的小球,下面是細長的棍子,一只手拿著一瓶液體。只見媚雅把棒子蘸了一下液體,然後對准紫菁的尿道慢慢捅了進去。

「嗚嗚嗚!!!嗚嗚嗚!!!」尿道突入而來的刺激使得紫菁掙紮得更加劇烈。

「哈哈有這幺爽嗎?第一次尿道開發,可要好好體會哦~」媚雅笑道。

狹窄的尿道肉壁被慢慢地撐開,催情藥也被摸到了肉壁上面。媚雅動作越來越大,開始高頻率地抽插,同時還用手不停刺激著紫菁的陰蒂。敏感的尿道産生著巨大的快感,不停地有黃色的尿液漏了出來。各種陌生的疼痛感快感不停傳給大腦,産生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

「嗚嗚嗚!!!嗚嗚嗚!!!」尿道小穴肛門的三重夾擊弄得紫菁墮入了高潮的地獄,臉上露出一副被玩壞的表情不停浪叫著。

突然,媚雅把振動棒,珍珠串,棒子同時扯了出來,嘩啦一下一大股淫水和尿液噴了出來……

……

兩個小時後

「媚雅姐!可不可以來我家一趟繼續剛才的事……」紫菁死死地抱著媚雅的手臂,睜大著眼睛渴望地盯著媚雅。

「唉~真是沒你辦法,就破例一次吧!你這小騷貨~」媚雅苦笑地彈了彈紫菁的額頭。看著這個一開始這幺害羞的女孩變得這幺主動,不禁感覺到一絲奇怪。

「對了!紫菁你是懷孕了嗎?爲什幺剛才會有乳汁噴出來?」媚雅疑惑地問道。

「那個……不是……偷偷告訴你吧,其實那是我的特殊體質,當太過興奮的時候就會分泌乳汁……」紫菁紅著臉小聲地說道。

「哦~哈哈哈原來是這樣,看來上天給了你一副很不錯的身體哦~」媚雅媚笑地說道。

「媚雅姐!你笑我!!我們趕緊走吧!」紫菁生氣地拉扯著媚雅的手臂。

「哎呀,等我換套衣服再走……」

「好哦~」

正當媚雅換衣服的時候,紫菁露出了詭異的笑容……z市的某小區

「到了!這就是我家了!我去拿道具出來!」紫菁興奮地跑了進一間房間。

「真是的,怎幺跟變了個人一樣的!明明之前還這幺害羞?難道我的調教徹底打開了她的癡女屬性的開關?」媚雅一個人在客廳思考著。

「過來這邊!媚雅姐!」

媚雅聽到叫喚便走了過去,一打開門,突然門後面有一個人影瞬間把媚雅撲倒在床上,整個人騎在了媚雅的背後,把雙手扭到了背後,人影拿出了一條繩子正准備把媚雅的雙手捆起來。

「哼!」媚雅稍微一用力,雙手就輕松掙脫開了,轉過身,正准備一腳踢開他。

「恩?紫菁!你想幹啥什幺?」

「額……這不符合劇本呀!!」紫菁尴尬地看著媚雅生氣的樣子。

「你還想騎到什幺時候!趕緊下來!」

「哦……」紫菁從媚雅身上爬了下來,然後低著頭,好像在反省一樣。

「沒想到啊!原來叫我來你家就是想綁架我?膽子不小啊!」媚雅雙手摟在胸前,挺著巨乳,媚眼盯著紫菁。

「不是啊……其實我……就想綁一下媚雅姐……媚雅姐實在是太漂亮了……我實在是忍不住……就綁一下……就一下……就一下……」說著說著,紫菁又用她可憐兮兮的大眼睛瞪著媚雅。

「你又來這一招!真的是受不了你啊!就一次!只捆綁,不能玩其他的哦!

不然讓我掙脫了,有你好受!」媚雅被紫菁的大眼睛盯得心裏發毛,便又答應了。

「好好好!一言爲定!」紫菁瞬間從身後掏出了一大坨繩子,膠帶,絲襪和皮具。

「你真的是……」媚雅頭頂全是黑線。

紫菁把一團絲襪分別放在媚雅的掌心中,握拳用黑色的膠帶死死地包好,雙手伸直交疊在背後,用繩子一節一節地捆好,然後拿出了5條不同顔色的單筒絲襪,一層一層地套了上去,襪口拉到了手臂根部,絲襪的韌性恨到,緊緊地把媚雅的手臂包裹起來。

「絲襪包裹?」媚雅驚訝地看著在認真套著絲襪的紫菁。

紫菁沒有理會媚雅的驚訝反應,她拿出了一卷黑膠帶,繼續在絲襪上面一節一節地纏繞上去。然後還拿出了一個緊束單筒手套,戴了上去,把上面的皮帶死死地勒緊。

「啊!這也太緊了吧!」媚雅發現自己的雙手完全被拘束住了,動不了一絲一毫。

接著紫菁用繩子在媚雅的高挺的胸部狠狠地勒了一圈,再用一個手铐扣在乳房的根部,雪白碩大的乳房像快爆的氣球一樣。媚雅的修長絲襪美腿跟手臂一樣如法炮制,先用繩子捆好,套上5層的絲襪,纏上黑膠帶,最後穿上一個單筒緊束高跟靴。

「紫菁你也太過分了吧!綁的太嚴實了!!趕緊解開!」媚雅躺在床上,雙手和雙腿完全被緊縛得動彈不得。

「別緊張,還沒結束呢?還要最後的堵嘴!」只見紫菁拿出了一團一團的絲襪,不停地塞進了媚雅的嘴巴裏,一共把三團絲襪塞了進去,媚雅的嘴巴完全被絲襪填滿了,漏出了的絲襪又被紫菁用手指戳了回去,接著,紫菁把一條絲襪中間打一個結,做成一個絲襪口球,給媚雅帶了上去,防止絲襪被突出來,然後撕了兩片膠帶,十字地粘了上去,從膠帶上明顯看到一個o型。

「嗚嗚嗚~」媚雅的舌頭完全被絲襪壓得死死的,只能發出微小的聲音。

「終于搞定這頭母豬了!」紫菁滿意地看著自己的作品笑道。

「主人!可以出來了!」這時一個中年男子竟然走進了房間。

「嗚嗚嗚……什幺?!」媚雅瞪大雙眼看著中年男子。

「哈哈哈!做得很好!不愧是我的專屬肉便器!」中年男子一把抱住紫菁,一只手伸到伸進裙底,撫摸著紫菁的蜜穴。

「啊~再用力點~主人~這頭笨豬竟然完全沒有發覺我在演戲,還乖乖被我捆好~」紫菁不單沒有閃躲中年男子的撫摸,反而故意迎上去,發出淫蕩的呻吟聲,完全露出了淫蕩的癡態。

「好!讓我先好好料理一下這位新來的母豬小姐,等一下再好好獎勵一下你!」中年男子把那只沾滿紫菁的淫水的手舔了舔,色眯眯地看著被捆住的媚雅。

「嗚嗚嗚……糟糕了……完全掙脫不了……嗚嗚嗚……」媚雅被中年男子壓在了床上,只能發出低沉的呻吟聲抗議著。

「就讓我好好嘗嘗母豬小姐的蜜穴的滋味!」中年男子掏出了自己雄壯的肉棒,迫不及待就插進了媚雅的蜜穴中,直戳花心。

「嗚哦哦哦!!!」媚雅仰起了頭浪叫著,被死死壓住不停地被抽插。

中年男子用手死死地抓住那甩動的巨乳,本來已經被勒得像葫蘆一樣的奶子,被捏得了螺旋狀。

「好緊的騷穴!這淫蕩的奶子必須好好開發一下!把催乳劑拿過來!」中年男子一邊狂肏這媚雅,一邊對紫菁說道。

過了一會,只見紫菁找來了三管藥劑。

「你這母豬剛才不是問我爲什幺會有乳汁嗎?你很快就知道了!」紫菁捏住媚雅勃起的乳頭,分別打了一針的強力催乳劑,接著還在媚雅的臀部上打了一大管烈性春藥。

「嗚嗚嗚~嗚嗚嗚~」不一會媚雅感覺全身想燃燒起來一樣,痙攣使得緊緊地咬住肉棒得到蜜穴,開始貪婪地品味著肉棒,乳房被勒得更加緊了,感覺脹脹的,仿佛又什幺東西要出來一樣。

「啊!好爽,果然是極品的肉便器!咬得趕緊!」中年男子一把抱起了媚雅,肉棒插到了深處,狂戳著媚雅的花心,還加大了抽插的力度。

「好狡猾!明明我才是主人的專屬肉便器!你肯定是用這對淫蕩的奶子誘惑主人!」紫菁生氣地不停用力捏著媚雅的巨乳和拉扯著乳頭,突然用牙狠咬了一下媚雅的乳頭。

「嗚!!!!」撲哧乳白色的乳汁噴了出來,媚雅一陣嬌顫,翻著白眼,達到了高潮,嘩啦一股尿液失禁噴了出來,流出來的尿液浸濕了美腿上的絲襪。

看到失禁的媚雅,就像興奮劑一樣刺激著中年男子,每一次沖刺,都狠狠地把子宮頂到變了形。剛剛高潮完的媚雅又再次被強制高潮,被肏得一個勁地流著淫水浪叫著。

「聽說人在窒息的時候比較容易高潮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呢?」中年男子一邊使勁地抽插著媚雅的蜜穴,一邊壞笑地把一條加厚的黑色長筒絲襪套到了媚雅的頭上,絲襪口扯到了脖子上,媚雅整個臉被絲襪緊緊包裹住了,在絲襪上,印出了媚雅被肏得扭曲高潮的臉。

「嗚嗚嗚……絲襪?!……呼吸……好難受……掙紮……不開……嗚嗚嗚……」媚雅被肏得不停扭動著身體嬌喘著,加厚的黑絲嚴重阻礙了媚雅的呼吸。

「你這變態絲襪母豬!竟然把絲襪帶頭上了!可惡!好性感!」紫菁看到媚雅性感的樣子更加興奮地玩弄著媚雅的巨乳,媚雅的乳頭不停滲出著白色的乳汁。

「盡情地高潮吧!」這時中年男子一只手隔著絲襪死死地捂住媚雅的鼻子。

「嗚嗚嗚……要死了……呼吸……不了……要死了……嗚嗚嗚……」完全無法呼吸的媚雅開始瘋狂地掙紮著,大腦的缺氧使得意識開始模糊,只有強烈的快感不停傳上大腦,扭動著緊縛的身體,大量的淫水噴了出來。

「嗚嗚嗚!!!!嗚嗚嗚啊啊啊!!!!」媚雅全身不停地痙攣,發出著淫蕩的呻吟聲,嘩啦一下一大股尿液又噴了出來,撲哧兩道乳汁也噴了出來,現在媚雅翻著白眼,在絲襪下不知露出著一副何等淫蕩的表情,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一波一波的高潮接踵而至,完全陷入了無盡悶絕高潮地獄…………

不知道過了多久,媚雅終于清醒了過來,她緩緩地睜開了媚眼,發現自己還是被綁在一張椅子上,不過幸好原本緊密的拘束已經解除了,身上只穿著一條性感的白色開檔褲襪,誘人的蜜穴露了出來,自己的美腿被分別用皮帶牢固地拘束在椅子的兩只腳上,雙手被完全拘束在扶手兩邊,腰部和脖子都被皮帶固定住。

嘴上戴著一個巨大的實心紅色馬具口球,口球中間連著一條導管,媚雅整個嘴巴完全被死死撐開了。

「這口球好難受呀!這皮帶也勒得太緊了!原本身上的武器都沒了,得想想辦法逃脫才行!」媚雅嘗試著用力掙脫開皮帶的拘束,但是現在還全身軟弱無力,雙腿酥軟得不行。

「嗚嗚嗚!!!」左邊傳來了一陣呻吟聲,媚雅轉頭一看,發現紫菁也被同樣拘束在一張椅子上,唯一不同的是,紫菁身上穿的是黑色的開檔褲襪。

「嗯!終于醒過來了!不愧是一流的肉便器!正常人在那種狀態估計要昏迷更久呢!不枉我費了這幺大的功夫抓你回來!想起你放在失禁高潮的樣子我現在又硬了!」這時候中年男子慢慢走了進房間。

聽到這等羞辱媚雅不禁發出了嗚嗚嗚聲抗議。

「哈哈哈扭得這幺騷,這幺快又急著想給我肏了?不過要讓你失望了!剛才肏你這騷貨肏得太過了,現在年紀大了,老腰不行了,要休息一下才行!」中年男子一邊捏著媚雅高挺的巨乳一邊笑道。

「不過雖然我不行,但是我會派我的專屬肉便器跟你玩一個遊戲!你可別小看她哦!她可是很厲害的!你是不知道,原本她其實這是一個文靜的學生,但是自從被我抓回來後,調教了一次,結果完全就變了一個人一樣,一個徹頭徹尾的變態癡女,每天都翹著屁股求我肏她。」

聽後媚雅也不禁露出了驚訝的表情,轉頭看了看隔壁的紫菁。

「好了!長話短說!我就說說遊戲規則吧!怕你們都要等不及了!規則很簡單,誰先失去意識就誰輸,贏的人可是有獎勵哦!這裏有一個輪盤,上面每一個不同的數字和顔色都對應著一種不同的玩具,我手上有一個黑球,一個白球,黑球代表媚雅,白球代表紫菁,只要隨機到哪一個,我就會把這個玩具加在你們身上,十分鍾一次,直到一方失去意識!」

「作爲我的專屬肉便器,你可不要給我丟臉哦!不然有你好受的!」中年男子走到了紫菁的身邊,用手托著她的下巴,淫笑地說道。

「嗚~嗚~嗚~」紫菁一聽到主人的辱罵,立刻就扭了扭性感的身體,發出發情般的呻吟聲。

「好邪惡的比賽!不過如果贏下這場比賽可能就有機會逃跑也不一定!不能輸!」媚雅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把自己的情緒和氣息調整好了,冷靜地等待著比賽的開始。

中年男子微笑地向逆時針方向轉動轉輪,然後把黑白球依次放在微凸的輪盤面上以順時針方向旋動,終于兩個小球轉速下降,分別落入輪盤上的兩個金屬間隔之間。

「噢!白色是肛門插入一根震動棒!黑色是戴上榨乳器!兩邊都不錯嘛!」中年男子一邊讀著結果,一邊把兩個玻璃罩套到了紫菁那圓滾的巨乳上,然後打開開關,榨乳器開始工作,紫菁的乳房被狠狠地吸在玻璃罩上面,變形地拉長了,粉紅的乳頭被吸地興奮地立著。

「嗚嗚嗚!!」隨著榨乳器的工作,紫菁開始浪叫著。

中年男子拿出了一根巨大的震動棒,而且震動棒的頭部明顯比根部大了一圈,布滿可怕的顆粒。

「抱歉!因爲我的失誤,忘記在上面寫震動棒的型號了,所以爲了表示我的歉意,特意挑了一根大的給你!」中年男子在震動棒上磨著潤滑劑,然後對准媚雅的肛門,毫不猶豫地硬生生地捅了進去。

「等等!!這樣一下子就……嗚啊啊啊!!!……」強烈的疼痛感刺激著媚雅,不停地劇烈扭動,使得媚雅死死地夾緊肛門,震動棒的頭部受到了巨大的阻力,但是一如既往地前進著,直到只露出一小節。打開了開關,調到了一下就調到了最大功率,開關插在了白色的絲襪上。震動棒的振動幅度比一般的情趣玩具要大上幾倍,痛得媚雅扭動得更加嚴重,但是皮帶還是牢牢把她拘束在椅子上。

「不行不行!這樣太慢熱了!先給你們各來一管烈性春藥吧!」說完,中年男子便不顧她們的反應,直接在陰蒂上注射了整整一管。

不一會兒,媚雅和紫菁全身的皮膚泛著粉紅色,全身燥熱難耐,疼痛感轉變成各種快感,蜜穴瘙癢萬分,開始不停分泌出淫水。

「十分鍾!又開始第二輪了!」黑白小球再次滾動了起來。

「白色食用一公斤的精液!黑色把5顆跳蛋塞到陰道!」中年男子又忙了起來了,把一罐濃稠腥臭的精液倒到了一個容器裏面,而容器連接著一條導管通向媚雅的口球上。精液慢慢地流動著,直到灌入媚雅的口腔內。

「嗚嗚嗚……咕噜咕噜……」媚雅被強制地喂食著腥臭的精液,強烈的味道使得媚雅一陣反胃。

接著中年男子把5個不規則的跳蛋一個一個塞進紫菁那早已濕潤無比的小穴中,刺激著敏感的穴壁,弄得紫菁發出陣陣浪叫。

……

「白色小穴插入震動棒!黑色胸部貼上電極!」……

「白色烈性催情藥灌腸!黑色食用一公斤的尿液!」……

「白色乳頭上插上電極針!黑色肛門插上珍珠串!」……

「白色小穴插上震動棒?相同了?沒辦法,規則是這樣,只能照辦了!黑色尿道插入震動棒!」

「嗚嗚嗚……不要……會壞掉的……嗚嗚嗚……去了……去了……」兩根巨大的震動棒把媚雅的蜜穴強行撐開,瘋狂地摩擦著脆弱敏感的肉壁,弄得媚雅猛地仰頭浪叫著。

……

「不行不行!十分鍾太久了!五分鍾!白色胸部貼上跳蛋!黑色大腿內側貼上電極!」

「嗚嗚嗚!!!!……嗚嗚嗚啊啊啊!!……」……

兩個小時後

只見媚雅的雪白圓滾的乳房上貼滿了電極和跳蛋,乳頭上的電極針還不停放著電,乳頭不停流著乳汁,刺激得巨大的乳房不停上下抖動著,腋下也被粘著跳蛋,肚子像皮球一樣高高地鼓起,裏面被灌滿了精液和催情藥,下體完全是一片狼藉,發出著巨大的蜂鳴聲,3根不一樣的震動棒在蜜穴中瘋狂肆虐著,而且有一根還在不停地放著電,刺激著敏感的肉壁,淫水不停地從中噴出來,肛門還是插著那一個形狀詭異的震動棒,不過除了這些震動棒,還有大量的導線從蜜穴和肛門中引了出來,開關滿滿地插在絲襪上面,絲襪早已經淫水和尿液弄濕了,半透明的白色絲襪不停散發著一股騷臭的味道。尿道上也被插著細長的長滿毛刺的震動棒,尿液不停地流出來,順著絲襪,弄得滿地都是。勃起的陰蒂上被戴上了一個震動環,像小狗尾巴一樣瘋狂地甩動著。大量的精液,尿液,催乳劑,烈性春藥等混合液不停灌入媚雅的胃袋裏,部分溶液從嘴角不停溢出。奶子上,肚子上,大腿上都被印上了絲襪母豬,發情便器,精液奴隸等羞辱性的字眼。紫菁也是一樣的淫亂狀態,只不過是部分的道具不一樣而已。

「嗚嗚嗚!!!……嗚嗚嗚!!!……」媚雅和紫菁都陷進了無盡的高潮地獄中,不停地被強制絕頂著,身體完全不受控制地失禁著,翻著白眼,露出一副被玩壞的樣子死命地扭著性感火爆的身體浪叫著。

「感覺已經快決出勝負了!讓我來幫幫你們把!」中年男子同時壓住兩個人蜜穴中的震動棒,突然一使勁,把突出來一節的震動棒完全按到蜜穴中。跳蛋被擠壓得劇烈跳動,子宮被嚴重頂到變形。

「嗚嗚嗚!!!……不能輸!!!要死了!!要死了!!……嗚嗚嗚!!……」大腦完全被下體傳來的快感統治著,一片空白,只知道一味地高潮,淫水跟尿液無窮無盡地爆出來,媚雅只能發出淫蕩的浪叫聲宣泄著自己的快感,精液尿液等混合物又不停被灌進來,如果不是口球,早就吐了出來。

「嗚嗚嗚!!!……嗚嗚嗚!!!……」紫菁也被刺激得瘋狂地噴射著乳汁和尿液,但是已經爽到失去了意識,在無意識地呻吟著。

「哈哈哈!!真是壯觀!!恭喜你呀!媚雅小姐你贏得了這場比賽的勝利!」中年男子滿意地鼓著掌,然後把媚雅蜜穴中的三根震動棒一起拔了出來,嘩啦一下,一大股的淫水噴了出來,一堆的跳蛋也被噴了出來。

「嗚?!嗚嗚嗚!!!……贏了?!……」震動棒跳蛋被拔了出來,下體的刺激減弱了少許,讓媚雅能夠有一口喘息的機會,但是蜜穴還是久久沒有閉合,張開著性感誘人的陰唇仿佛等待著下一波的進攻,絲襪美腿還是完全酥軟著。

「那我現在宣布贏的獎勵是,輸的人身上的全部玩具!哈哈哈!!」中年男子露出了邪惡的笑聲。

「嗚嗚嗚?!……不會是?!……不要!!……嗚嗚嗚!!……」一聽完,媚雅光是想象等一下自己的樣子,嘩啦就爽到又失禁高潮了…………

一個月後

「你們可要注意哦!這是女人可是很厲害的,千萬不能讓她有機會逃脫,她在我這裏,有好幾次如果我不是留了幾手,我差點就翻車。不過她真的是一等一的絕品貨物。」

中年男子正和兩個穿著工作服的男人交談著,只見工作服上面有一個大大的G字。在他們中間有一個長方形的塑料箱,而裏面被嚴密拘束著的正是媚雅。她穿著黑色的蕾絲吊帶絲襪高跟鞋,蜜穴肛門都填滿了震動棒,爲了安全起見,全身上下都都繩子絲襪膠帶緊縛住,嘴上塞著絲襪貼著膠帶,還帶著耳塞和眼罩,只能發出陣陣悶叫聲不停蠕動著身體。

「你以爲我們是誰!我們是專業的好不好!貨物沒問題!錢已經打到你的賬戶上了!沒有你的事了!」其中一個高傲的男子笑道。

「好好好!沒我的事!」中年男子無奈地攤了攤手,留念地看了一眼那箱子,轉身便離開了。

「好了!來搬上車吧!這次我們真幸運!能遇到這種貨色!你有沒有看到那奶子和那絲襪美腿!我現在都快忍不住射了!」「別急!先開去人少的地方再按老規矩來!」一位男子露出了淫笑看著塑料箱。

兩個男子把塑料箱搬上了他們的貨車,便火速開走了。

……

繩夢情緣俱樂部

「媚雅你這樣無故曠工!你讓我這個老板很難做哦!你可是我們的王牌哦!」一位長相清秀年輕的男人翹著二郎腿說著。

「抱歉!這個月出了一點事情!差點就回不來了!」站在他面前的正是的媚雅,她正穿著黑色的吊帶連衣短裙,黑色的連褲襪和12cm的紅色高跟鞋,恭敬地答道。

「哦?回不來?我們大名鼎鼎的媚雅難道對男人有興趣了,不幹這行了?」年輕的老板笑著打量著媚雅。

「如果沒有事的話我就先回去工作了!」媚雅媚笑地說道,直接忽略了老板的問題。

「那好吧!不過如果你想找男人的話我也可以『稍微』滿足一下你!」年輕的老板雙手托腮,微笑地盯著媚雅。

「那我先回去了!」媚雅微微鞠了一下躬,便轉身離開了。聽到老板的話,讓媚雅想起了最開始來這裏工作的時候的事情,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濕潤的下體……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看完本篇可以高擡貴手回複一下~您的支持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字數:1,0016

【全文完】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