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享糖果屋的女巫作者:ex991

FUN享糖果屋的女巫作者:ex991

2015年6月10日首發于四合院

在她還沒有變成老巫婆之前,我們糖果巫女巫還是一個稍稍有點微胖的少女。

她剛出生就被遺棄在村落裏的馬廄,她厭惡那個她被冷嘲熱諷的村落,即使那算是自己誕生的地方。

她被孩子們用石頭扔打,收養她的老奶奶在她10歲那年便去世,人們總說她是顆災星。

一天夜裏,她從被燒死的女巫家裏偷到她生前的書籍,狂熱的研習裏面的巫術,她向往有一天能住進用糖果做成的屋子,離開這裏。

15歲那年,她在一本舊書裏發現了一個掌控巫術的邪惡捷徑,那一年她殺害了3對童男童女,用他們的獻血奉獻給魔鬼,換取了魔力,而她,也從村子逃跑,消失在了黑森林裏。

之後,總會有人在那個可怖的森林裏失蹤,要幺被殘忍地撕碎,要幺只剩一堆白骨…當然,我們的女巫終于實現了自己的夢想,建造了一個華麗的永遠不會融化的糖果屋,雖然長久一人獨來獨往,但她19年的少女終究開了花,在看到一個走丟的英俊小正太後,徹底的陶醉了。

「這孩子一定是被我在樹林間施的迷陣搞丟了方向。」她在樹後偷偷看著他焦急地在林間徘徊,四處張望,額頭上已滿是汗漬,若是平常,她會用巫術撕碎迷路人扔到村口,但對于他,她只想抓住這個小青年。

「如果我把他留在家裏,他一定早晚會想逃跑恩有了~」,我們的小女巫,跑到青年小路前的小溪邊,用自己調制的藥劑撒入水中,「嘿嘿喝了這的水,你就什幺都不會記得了。」果然,青年走到溪邊因爲疲憊,一頭紮進溪水洗了把臉,然後坐到溪邊休息,但漸漸,漸漸地,他便似乎有了些迷糊,忽然他發現,他已經忘記了自己是誰,在哪。

而這時,女巫用魔杖一揮,自己換做一身雪白的連衣裙,她扯了扯裙角,皺了皺眉頭,「腿好像還是有些胖遮不住唉」。

她從樹後出現,「嘿~小弟弟」,青年看到天使裝扮的她,雖然有些怪異,但還是激動地問:「姐姐,我迷路了,我記不得自己從哪來的了,你知道怎幺出去森林幺?」「嘿嘿,當然知道,你跟我走就是了~」,女巫輕盈的拉過青年的手便往自己的屋子走去,心裏竊笑「嘿嘿,上鈎了」走到自己的糖果屋,青年好奇的看著這個神奇的房子,她已經迫不及待的把青年推進屋子,反手鎖上了門。

「姐姐…這是哪?」

「嘿嘿,這是我家哦,先別想那幺多啦,小弟弟,你叫什幺名字呀?」「我…我不知道了」「嘿嘿,那我就給你起個名字吧,你叫羊羊~,我呢,我叫瑪麗」,青年奇怪的思考著這些怪異的名字,而瑪麗看著呆木的青年,思索了一下,有歡快的跑去壁爐邊,竟然升起了火,「姐姐…天這幺熱,爲什幺還要生火呢?」,小青年已經在大把擦著汗了,而瑪麗卻轉過身,微笑的走近青年,一件件脫下自己的外衣,「弟弟,這幺熱你爲什幺還穿著衣服呢?你不熱嗎?」,瑪麗微笑著用手一揮,自己的內衣全都憑空消失,青年木讷的看著一切,臉上火燒一樣的泛著紅,「來,乖弟弟,我幫你」,瑪麗激動著退掉他的上衣,褲子,淘氣的在他的小肉棒上捏了一下,「姐姐…恩爲什幺…」青年完全不知道在做什幺,但還是很享受的倚在牆邊呻吟著。

瑪麗把他抱起來,放在床上,自己跨在他的身上,感覺下體已經淫水連連,正欲退掉他的內褲,青年羞澀的用手遮掩「不…」,「乖哦,羊羊…」瑪麗直接用魔法蒸發那塊礙事的內褲,「啊,怎幺」青年窘迫的扭過臉,「嘻嘻」瑪麗咯咯地笑著,慢慢拂過青年夾緊的雙腿,「乖哦,羊羊,聽話,給我哦」瑪麗慢慢分開青年的雙腿,將屁股湊上去,自己滿是淫水的小穴輕輕地愛撫著初經人事的肉棒,「啊…啊羊羊…好爽哦,你呢…」,低頭看到青年正一手咬著手指,側過臉輕聲的呻吟,瑪麗又咯咯的笑了出來。

在之前,瑪麗曾召喚過地獄的魔鬼並被其性交過,但和面前的青年一起的感覺相比,不僅身體更加的暢快,心靈上更多了一層快感。

這難道就是俗世所說的戀愛了?想到這,瑪麗不禁暗自歡喜,心想,乖弟弟,你以後就是我的了。

肉棒已經被瑪麗的愛液洗了個澡,覺得差不多了,瑪麗慢慢握住小肉棒,輕輕搓揉上面的包皮,露出裏面的粉肉,慢慢在小穴口劃弄,「啊姐姐嗚有點痛」,誰知青年畢竟年紀尚幼,哪裏承受得了樣直接對裏面的刺激,已經開始叫苦,瑪麗皺了皺眉頭,但自己的欲望已經湧上心頭,哪裏肯放過胯下的鮮肉,于是安慰著:「羊羊乖,一會就好了,不疼不疼哦,乖…」反而更加快速的劃弄著,青年手不知該抓在哪裏,最後死死地抓緊瑪麗的屁股,這更加刺激到性欲高漲的瑪麗,瑪麗一口緊吻下身下的青年,「乖哦,姐姐要來了!不疼,不疼」,緊接著,在青年陶醉在濕吻的同時,瑪麗順勢坐了下來,小穴一口吞入青年的肉棒,整個包皮被剝了開,粉嫩的裏肉被小穴緊緊地摩擦。

「嗚嗚嗚嗚!!!!!」

青年痛苦的呻吟,但瑪麗絲毫不肯放開嘴,一直吻著,品嘗青年的味道,青年兩只手因爲疼痛緊緊扣握著瑪麗的屁股。

瑪麗感覺整個下體都在感受著爽快的電流,而電流的源頭就來自那顆顫抖著可人的小肉棒。

瑪麗情不自禁更加猛烈地扭動著腰,雙手抓起青年的手握在手心,壓到床上,放開嘴,直起腰來正坐在他身上,准備更加暢快的來一次加速,「啊~啊~啊~啊啊~羊羊~~好舒服」怎奈青年終究是第一次,「姐姐~嗚嗚」

青年拼命地搖著頭,最終在一次渾身的顫抖中,青年早早的流出精液。

「啊啊啊??」

瑪麗慌亂的發現這,皺起了眉頭,「羊羊!你怎幺」,青年也有些失措的小聲說:「姐姐姐姐我好像尿尿了…」,看到青年害怕的傻樣子,瑪麗咯咯的笑個不停,「笨弟弟,你怎幺能這樣呢,要忍住哦」,瑪麗抱起青年,摸了摸軟軟的肉棒,「嗚嗚,姐姐,疼…」「不行,誰讓你尿啦,尿的太早啦,要懲罰你哦」,瑪麗放下青年,讓他趴在床上,「來,乖弟弟,把屁屁撅起來」「哦…恩」,啪!瑪麗拿來自己的魔杖抽打在青年的屁股上,「嗚…姐姐」「記住哦弟弟,不許尿太早哦,不然就打屁屁」,啪啪!說著,又用魔杖拍打兩下,隨後瑪麗用魔杖按在他的小肉棒上,念了治愈的咒語,但不光是這樣,她竟把青年的下體恢複到了開苞之前的原樣,瑪麗看了看,憐惜的口吻對青年說:「哎呀羊羊,不小心又讓它恢複原樣了,看來你又要疼一次了哦寶貝。姐姐要重新給你開苞一次啦」,青年還沒聽懂,便又被瑪麗放躺在床上,准備第二次奸淫,「啊…不姐姐疼」,青年這次一直掙紮,「乖哦,不疼不疼,乖哦」,但不管怎幺哄著,青年肯定不會再想品嘗下體被撕裂的滋味了,沒辦法,瑪麗只好用繩子把他姥姥的捆在了凳子上,「哼,羊羊,是你不聽話哦,別怪姐姐狠心啦」,瑪麗這次早已流出了口水,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想用大餐,「姐姐…嗚嗚…」,青年在凳子上瑟瑟發抖,流出眼淚,瑪麗看了卻心軟了下來,「乖了啦」瑪麗親吻了兩下青年的肉棒,慢慢把它揉大,又變出一條黑絲帶,綁在了他的眼睛上,「看不見就不怕了哦,乖哦」,瑪麗終于忍不急的一首套弄著青年下體,一邊用屁溝蹭弄著它,「羊羊,忍住哦!」,瑪麗一屁股坐了上去,便瘋狂地在凳子上草起青年來。

「哦!哦!啊~啊~恩~」

瑪麗忘我的品嘗著青年的嫩肉再一次被強行開苞,與包皮之間撕裂開來,「姐姐~~~啊~~恩,好痛~~好痛~嗚嗚」「乖~~~~啊~~~恩~~乖哦~~啊~~忍住,不許~~尿出來哦~~等姐姐哦~~」,椅子已經在兩人之間搖搖晃晃,眼看要支撐不住,「啊~~~姐姐~~我不行了~~要~尿出來哩」,「恩~~我~~姐姐也~~~來了~~恩!!!啊」「嗚~~」,兩人高潮的一瞬間,凳子也終于支撐不住散了開,兩人摔倒在地上。

瑪麗把青年抱在懷裏,幸福的親吻著。

字節數:6194


【完】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