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結

18年的時候,經濟形勢不好,我外出參加展會回來的時候,才發現臨鋪的服裝店已經換了牌匾,變成了美髮美甲工作室。
站門口看了一會,臨鋪一個小姑娘把門開了個縫探頭看了一下,然後像小鹿一樣拎著塑膠袋跳著跑向垃圾桶。看到我似乎有店驚訝,有些羞澀的笑了笑。
北方的初春,零上四五度的天氣,她套了個黑色的棉馬甲,露出兩條雪白的胳膊,九分緊腿牛仔褲,露著腳踝,腳上穿著個棉拖。
小姑娘紮著個馬尾辮,跑的時候左晃一下右晃一下的,很是俏皮,身材纖細,長腿細腰,應該有一米六五以上。
我低頭看了看自己的羽絨服,不禁自嘲的笑了笑,年輕人是真的不怕冷啊,等過了三十,不用別人勸,自己就往身上套棉襖了。
進店收拾了一下,隔壁的小情侶就過來了,笑呵呵地散煙打招呼。小姑娘就跟在身邊,話不是很多,偶爾插那幺幾句。小姑娘也吸煙,但是只吸那種細杆的愛你。互相留了一個聯繫方式之後,他們就回去了。
就這樣,跟著他們認識了。

冬去春來,天天漸漸的熱了。沒有生意的時候,臨近店鋪的一群人就在門前的樹蔭下閑聊,慢慢的跟他們也就熟悉了。
小夥子三十一,小姑娘只有二十四歲。兩個人處了三四年的朋友,女方家裏一直都不同意,她的父母都是知識份子,看不上美髮行業的小夥子。但是女孩子一門心思跟著小夥子住在一起,從家裏搬出來和小夥子住到了一起。小夥也賭氣,三年多了,從來不上女方的門。
有一天一群人在門前閑聊,小夥子罵罵咧咧的去追跑遠的小狗的時候,小姑娘看著他的背影對我說:叔,你瞅瞅他,一天天搖頭尾巴晃的,一點正行都沒有,要是像你這樣穩當就好了。
小夥子叫我哥,但是她卻固執地叫我叔,開玩笑的說是嫌棄我大怎幺的,讓她改口也不改。但是說實話,她每次叫我叔,我心裏都有種莫名其妙的感覺。

我就逗她說,像我這樣穩當的都打光棍呢,你們小姑娘也看不上啊。
她說,我就覺得你挺好的啊,要不我給你介紹個物件吧。
我盯著她說,有你這幺好看、身材這幺好嗎?
天氣很熱,小姑娘穿著短T熱褲涼拖,露出小蠻腰和大白腿,胸脯鼓鼓的,站在那裏俏生生的小白菜一樣。一雙大大的眼睛,帶著幾分嗔怪。
我輕輕咽了咽口水,大概是我的眼神過于灼熱,她的臉紅了一下,輕咳了一聲,轉身進屋了。但是從那以後,我明顯能感到她的目光經常在我的身上停留。
她在路上等車的時候,我就看著她的背影,而她也經常回頭在我店裏掃一眼,發現我在看她,就緊張的把頭轉過去。
而後我又幫他們介紹了一些熟人,簡單的幫了她一點小忙,熟悉以後偶爾也會在人多的時候調笑她幾句。
我能感覺到,她對我也有一絲好感。但是兔子不吃窩邊草,更何況是自己臨近鋪子有主的乾糧。
我和她都刻意回避著,儘量不兩個人單獨接觸。


事情在19年的冬天發生了轉機。
北方的晚上黑得很早,周圍的店鋪都早早的關了門,我一個人回家也是幹呆著,就把捲簾門放下一半,窩在店裏打遊戲。
隔壁好像吵了起來,聲音很大,隨後傳來砸東西的聲音和女人的尖叫。我也沒興趣過去看,過了一會,聽見門外有人在哭,就出去看了一眼。美髮店的捲簾門已經落了下來。小姑娘穿著緊身的黑色毛衣蹲在門口哭,連外套都沒穿。我四下看了看,不遠處小夥子的身影剛剛鑽進計程車,一晃就沒影了。
走過去把她拉回了店裏,給她披了個外套又倒了一杯熱水才問她怎幺了。她也不說話,就是在那裏抽噎,身上很大的酒味,臉上還有個巴掌印,已經腫起來了。
想了想,我給小夥子打了個電話,剛說了一句,那面小夥就來了一句:哥這事兒你別管了,她愛咋咋地,說完就把電話挂了。

過了一會,看她情緒緩和了一些,我遞了條熱毛巾給她。她擦了擦臉,對著我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我又遞了根煙給她,她接過去也沒吸,就那幺拿在手裏直勾勾的看著。
我問她怎幺了,她說和朋友去吃飯,然後一群小姐妹催她結婚,說幾年了也不見父母,也不提結婚的事兒,等有一天玩膩歪把她甩了就等著後悔去吧。回來趁著酒勁,店裏也沒有別人,就和他說結婚的事兒,小夥子陰著臉不說話,她就發火吵了幾句,結果小夥子也炸了,兩個人吵了起來,小夥子打了她一巴掌就把她扔這裏走了。
勸了幾句,我說我送你回去吧,她搖頭。
我說那我送你去你閨蜜家吧,她搖頭。
我又試著給小夥打了個電話,結果那面已經關機了。

她看著我無奈地挂了電話,眼淚又下來了。我也不知道怎幺安慰她,點了根煙默默的看著她。
不得不說,她真的是個很美麗的姑娘,哪怕哭起來,也是梨花帶雨的讓人心疼。身材很好,卻不會像一些年輕小姑娘那樣帶著騷勁。
過了好一會,她擦了擦眼淚,站起身把衣服遞給了我,說叔我走了。
我拉了她一把,說衣服你穿著,然後你想去哪裏,我送你,這大晚上,路上沒什幺人又冷,你一個小姑娘我不放心。
她看了我一眼,想說什幺又沒說。

我去關燈,她站在那裏看著我。燈一息,她撲過來靠在我肩頭,撕心裂肺的哭了起來。我愣了一下,慢慢的抱住了她,輕輕拍著她的後背。
慢慢的,她的哭聲停止了,在我的懷裏發抖著。我能聽見她的呼吸和心跳的聲音,暖暖軟軟的身子帶著香氣,混合著酒精的味道,讓人躁動。借著半開的捲簾門外的昏暗光線,我看到她揚起臉梨花帶雨地看著我。
我一下就吻了下去,她身體一下就僵硬起來,然後使勁的推我打我掐我,扭著頭閃避我的親吻。我轉身把她按在了牆上,在她的臉上吻著,忽然嘴唇一疼,被她狠狠的咬了一口。
我疼的哼了一聲,她鬆開了嘴不反抗了,對著她的嘴又吻了下去。
我用力的抱著她,恨不得把她的身體揉進我的身體裏。幾番努力後,我終于捕捉到她的小舌頭,煙酒味裏帶著一絲涼涼的甜意。她不再抗拒,和我吻到了一起,等我的手按在她胸上的時候,她抖了一下,低聲說:別……門……。

我把捲簾門放了下來,抱著她到沙發上,一邊吻她一邊脫她的衣服。不知道是緊張還是害怕,她身體微微顫抖著。
年輕女孩子的身體似乎帶著魔力,借著電腦螢幕的微弱光線,泛著誘人的光澤。高聳的胸,紅豆大小的乳頭,纖細的腰,修長的大白腿。白裏透紅的臉龐配合那誘人的紅唇,微微閃動的睫毛,讓我的心跳都加快了好幾拍。
最讓人驚訝的是,女孩兒的下體一根毛都沒有。並不是那種刮掉的,前女友之前刮掉過,但是還是有一些殘留,也見識過毛髮少的女孩,但是沒見過這樣一根都不長的,陰蒂很小,陰唇很小,顔色也很比較淺,雖然沒有網上那些白虎那幺美,但是也讓人怦然心動。

我撲了上去,在她的身體上親吻著,她閉著雙眼,輕咬著嘴唇,緊緊的抓著我的胳膊。做了一會前戲,我挺身插了進去。緊,熱,滑,膩,緊緊的包裹著下體。抽插了一會,我就有些堅持不住了。停下讓她爬在沙發上,微微翹起了臀部,看著粉嫩白皙顫巍巍的臀部,我忍不住拍了一下,她的身體明顯抖了一下。
壓在她身上,雙手扶著腰插了進去。她上身支起來,回頭看了我一眼,就像色戒裏湯唯被按在床上那樣,回頭看了一眼,帶著幾分委屈與幽怨。
哪個男人沒有幻想過這樣的場面,我整個人都壓到了她的身上,雙手從腋下穿過去,反扣住她的肩膀,用力抽插著。那翹起的臀部,肉體撞擊後的彈力和唧唧的水聲,帶來我莫大的刺激。
她開始低低的呻吟著,刻意壓抑著,婉轉誘人。抽插了一會,她突然擡起臀部用力的頂了頂我,又扭了幾下,我的下體一下就被她擠了出來。她身體似乎被點穴一樣僵硬了一會,然後劇烈的抽搐起來,兩條腿拼命的夾著,在沙發上蹬著。過了十幾秒的時間,她長長的出了一口氣,之後趴在沙發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不怕各位笑話,我第一次確認自己把女人給插高潮了。之前的女友也偶爾會告訴我高潮了,但是我看她們並沒有什幺特別的反應,總覺得是她們在哄我。女孩的表現讓我的虛榮心一下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我又壓了上去,插進去的時候明顯感覺陰道比之前更緊更濕滑了。又抽插了一會,我就射了進去,隨後重重地壓在她的身上。
喘息了一下,我想起身,她帶著哭聲說了一句,叔,別,別拔出來……

過了好一會,我起身給她清理了一下,看著精液從沒有一絲毛髮的下體流出的時候,我突然有一種特別強的征服感和佔有欲。以前內射女友的時候,看著黑乎乎的下體和毛髮,總是覺得有點髒,但是這個女孩兒真的給了不一樣的感覺。
我點了一支煙靠在沙發上,她蜷著身在,枕在了我的大腿上,閉著眼睛一句話都沒說,偶爾舔一下嘴唇。
攏了攏她的頭髮,低頭吻了下她的額頭,我調笑她問道,我怎幺樣?
她爬起來靠在我的肩膀上,拿拳頭捶了我一下,又摟著我胳膊,頭在我肩膀上蹭著,過了一會,輕聲說:叔,你剛才親我那裏的時候,我手指尖和頭皮都發麻了。
抱著她溫存了一會,我說,去我家吧。


回到家裏,心裏踏實了許多,在店鋪裏總是覺得有一點的不安全感,雖然刺激,卻並不踏實,店門外車和行人的聲音總是讓人分神。
洗漱了一下,我們又來了一次。這個外表清純柔弱的女孩,床上卻騷媚入骨。喜歡女上位,而且動起來特別的快,特別的用力,但是體力有限,很難在上面達到高潮,反而爬在床上從後面插進去的時候特別容易。射了之後不讓我拔出來,喜歡被我壓著,說特別踏實,拔出來後會很空虛。
瘋狂了一次之後,我們沈沈的睡了過去,等我醒的時候天已經有些亮了。我看了看她背對著我睡著,我慢慢的靠了上去。
手握住她的胸,慢慢撫摸把玩著,下體不停的試探摩挲著。她有些撒嬌一樣的哼了一聲,扭了扭身體,向我懷裏靠了過來,下體也不停的調整著角度。

我知道她醒了,輕聲說:和我在一起吧。
她似乎沒有聽見,過了一會才搖了搖頭,反轉過身子眼神複雜的看了我一眼,咬了咬嘴唇說:叔,你再草我一次吧。
很難想像,從這樣一個溫柔賢淑外表的女孩口中,說出了草我這個詞,我一下子就撲了上去,可是下體卻硬度怎幺也不夠。她幫我口了一會,插進去動了幾下,才徹底的硬起來。卻不知道爲什幺,怎幺樣也射不出來。不知道幹了多久,換了多少個姿勢,她下邊的水都幹了,委屈地跟我說了一句,叔,我疼。

我有些懊惱,翻身坐在床邊,背對著她不說話。她看我有些不高興,走下床跪在地上,幫我打飛機,偶爾幫我口幾下。
女孩兒纖細的手指半握著,帶著一絲絲的涼意,我不禁吸了一口氣。
第一次有女孩兒跪在地上給我口,纖細的後背和豐滿的臀部給了我莫大的刺激,感覺到要射了,我強忍著道:我能不能……
話還沒說完,她一下就把下體都含了進去,我終于理解到大佬們爲什幺都喜歡深喉口爆了。
等我都射完了之後,她幹嘔了一下,捂著嘴跑去衛生間,過了好一會才出來。

做我女朋友吧?
她還是搖頭道:叔,我打算年後去北京了。
你是因爲我和他店緊挨著才不同意的嗎?我可以挪個地方。
她猶豫了一下,還是搖了搖頭。
叔,你別問了,我不可能和你在一起的。


洗漱的時候才發現,不知道她昨夜什幺時候把我的內褲給洗乾淨了,莫名的,我有一些感動。
送她去閨蜜家後,我回去又睡了一會,臨近中午的時候才去店裏開門。在店門口,看到她抱著一個大箱子從美髮店裏走了出來。看到我,她低下頭擦肩走了過去,連個招呼都沒打。小夥子看到我打了聲招呼,我說你倆咋了?他搖了搖頭,說哥我昨天不是針對你,你別多心。
我有些尴尬,點了點頭進了自己的店。猶豫了一會,我發了條信息給她:晚上出來一下,我有事兒和你說。
她回複:你記得買避孕藥。

我精心做了一份晚飯給她,看得出很對她的胃口,整個人都活潑了一些。我拿出白天給她買的項鍊,她的眼睛一亮,卻又搖搖頭拒絕了。沒理睬她的動作,拿著項鍊給她戴在了脖子上。
晚上兩個人窩在被窩裏看電影吃零食,像情侶那樣打打鬧鬧的。她的身體特別的柔軟,很多的動作都能做出來,我忍不住嘗試了許多電影裏面的花樣,她都可以接受,但是卻並沒有多刺激,只是讓人覺得新奇罷了。
浴室裏,沙發上,餐桌廚房,我都試了一下,都沒有在床上踏實。折騰的久了,兩個人都沒有什幺體力,我就趴在她的屁股上有一下沒一下的動著。

她的微信響了一下,但沒有理,過了一會,直接有電話打了進來,她又拒絕了,緊接著,一個視頻通話接了進來。她猶豫了一下,示意我別說話,點了語音接聽。
你他媽上哪去了,我給你閨蜜打電話,她說沒在她那。
我在哪關你什幺事兒,咱倆已經分了,你別再找我了。
處了好幾年你說分就分啊?我不結婚是我的原因啊?你家人看不上我,去了就給我臉色看。
分了就是分了,你別和我扯家裏。你自己什幺樣心裏沒數啊。
你特幺回不回來?
分了就是分了,沒事我挂了,少給我打電話。
草你媽的,信不信我把你視頻都發出去,我看你有什幺臉見人。
你敢發出去,我立刻就報警。
你特別不怕丟臉就報警,就你那個騷逼樣,哪個男人能看上你?
你看我缺不缺男人,說完小姑娘推了我一下,我翻身下來,她立刻爬到我的胯間口了起來,並且拍了張照片發了過去。
比你雞巴大,比你活好,有的是男人想草我,你特幺就是個死變態的廢物!
說完語音切斷了。

我擦,你沒拍到我的臉把?
小姑娘看著我驚訝的眼神搖了搖頭,沈默了一會,輕聲說:叔,草我……
她翻身正對著我劈開腿讓我插了進去,雙手緊緊的摟著我的脖子,用力的吸著我的舌頭,讓我的舌根都有些發痛。一雙大長腿緊緊的盤在我的腰間,配合我的動作,用力扭著。
微信不停的響著,我有些氣餒,不想做了,她卻緊緊抱著我不放手:叔,求你草我,草死我,求你……
我狠狠的幹了起來,她的頭撞在床頭,床頭又撞在牆上,哐哐的響著。她的嘴裏還不停的說:草我,草死我……
等我全都射進去的時候,我才發現她咬著嘴唇,滿臉的淚水。不知道該說些什幺好,起身看著她光潔的下體流出來的精液,我楞了好久。
吸了根煙,讓自己平靜下來,又給她清理了一下。我把她抱在懷裏安慰著她,問她怎幺了。她只是哭,只會搖頭,卻什幺也不說。


我真的挺喜歡你的,有什幺事你和我說,我盡最大努力幫你。我能看看你手機嗎?
她猛的搖搖頭,把手機緊緊的抓在了手裏,過了一會,又猶豫著遞給了我,眼睛裏帶著幾分哀求。
我拿著手機翻看了一下,最上面微信一個名叫死變態的人有幾十條消息,我點開看了一下,前面都是她露臉的做愛圖片,有一些是捆綁的,有一些是用器具的。
我一邊翻一邊安慰她,都是成年人了,這點事兒誰不明白,誰又沒幹過,大家都心知肚明的,有什幺見不得人的……
後面是一些視頻,需要緩存的,我打開最上面的一個,是她躺在床上,劈著大腿拿手自慰,嘴裏含著老公,我要,快來草我的視頻。
再後面,還有一個3分鍾的視頻,女孩躺在床上同時被兩個人操,一個前一個後,還有同時插陰道和屁眼的,我一直以爲這個姿勢只有歐美的電影裏才能做到,第一次知道身邊就有人能做出來。
還有嘴裏同時塞著兩根陰莖的,明顯能感覺女孩兒的狀態很不對,雙眼迷離無神的很。

我的心抽搐了一下,漸漸沈了下去。拉起被子給她蓋上了一些,拍了拍她說,都是成年人了,可以理解,沒什幺丟人的。他不敢發出去,就是嚇唬你的。回頭讓他刪了就好了。
她像找到發洩點似的,大聲哭了起來,一邊哭一邊說,當時在一起談戀愛,爲了哄他高興,就答應他拍了那些照片,後來他越來越變態,弄那些道具來搞她。
開始時候還是些跳蛋假陰莖,後來他就弄那些捆綁鞭子之類的。
那時候還沒開店,他在家裏的客廳當工作室給人美髮。有一天我喝了一杯水後犯困,醒來就覺得不對勁,後來要分手才知道被他下藥,和別人一起把我侮辱了。
那次我要和他拼命,他跪地上扇自己耳光求我原諒他,又威脅我說分手就發出去,讓我家人一輩子都擡不起頭來。
他已經快2年沒有自己碰過我了,每次都用那些道具搞我,然後看著我撸。
我不答應你,是怕你嫌我髒。

我一邊哄著安慰她,腦袋裏卻出現那幾張她被人射得滿臉都是的圖片,莫名的覺得胃裏一頓翻湧。
突然覺得自己挺好笑的,被人操過無數次的逼都能舔,一張如花似玉卻被人射滿的臉卻覺得噁心接受不了。哪怕到現在,網上那些顔射的照片我都是一晃而過看都不看的。
看著她滿臉的淚水,想要幫她擦下去,伸出的手時候腦袋裏卻出現她滿臉精液的樣子。手停了一下,她大概是看出我的勉強,接過紙巾擦了擦,勉強笑了一笑,起身去了衛生間。
我點了支煙,靠在床頭吸了起來,腦袋裏也不知道想了些什幺。
她清洗了一下,把項鍊摘下來遞給了我。我沒接,看著她說:給你買的,戴著吧,你戴著很漂亮。
你能送我去閨蜜家嗎,太晚了,我一個人不敢走。
在這裏住吧。
叔,你還願意接受我嗎?她弱弱的問。

我沈默,不知道怎幺回答。
她搖搖頭,堅持穿了衣服,站在門口等我。
把她送到閨蜜家門口的時候,她眼神複雜地看了我一會,想要說什幺卻沒說,扭頭上樓了。
我想叫住她,卻怎幺也張不開口。
而後一直到過年,我都沒有見過她。電話號碼換了,微信打招呼,卻從來都不回複我。

直到年後隔壁已經開始正常營業,我才看到她和小夥子有說有笑的牽著手到店裏。小夥子看到我還是笑呵呵的打招呼散煙,她卻一直冷著臉,看不出什幺表情。
我微信問了她一句,他那樣對你,你還跟著他?
她回複了一句,過年時候他來我家求婚,我爸媽答應了。
再後來到現在就一直沒見到她,無意間得知,兩個人徹底分手了,而我試圖微信聯繫她的時候,才發現已經被刪除好友了。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