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在遊艇上的強姦

發生在遊艇上的強姦

三亞海灘海岸線遠處,停著一輛漂亮的白色遊艇,遊艇上站著兩個年齡相仿、如花似玉的妙齡女郎,一個凝視著路的遠方,仿佛等待著什幺,另一個手裏拿著小巧的手機,正在一遍一遍不停地撥著,看她們的神色不難猜出,遊艇抛錨了。
這裏離三亞海灘遊艇停泊港口還有五六公裏的路程,而且附近除了一望無際的海水,連個人影都沒有看見。
“真倒楣,怎幺偏偏在這裏抛錨了呢?手機一個沒電,一個沒信號,唉!”
楊紫璐手裏拿著手機,抱怨地嘟囔了一句。不知道是因爲焦急,還是心裏生氣,她白嫩光潔的額頭上冒出一層細密的汗珠。
楊紫璐長得很美,在圈子裏是公認的美女,一向以冷豔著稱。細長的柳眉、清澈的美眸、秀挺的鼻樑、性感的櫻唇和光潔的額頭,恰到好處的集中在一張清純脫俗的俏臉上,烏黑柔順的秀髮用一條潔白的手帕紮在腦後,越發襯托出少女的靓麗和妩媚。
她們在這裏都等了快一個小時了,可是大海上還是連個人影都沒有,也許老天注定要她們在這裏過一夜吧?楊紫璐現在就是這樣想的。
她哪裏知道,一個在海上遊泳睡著了的男人隨波逐流的關係,來到了她們附近。
李偉傑躺在水面上,注視著這兩個手足無措的美女好一陣子的他終于一個翻身,朝著她們遊去。
楊紫璐和劉詩涵都坐在遊艇裏,正準備做最壞的打算的時候,突然看見一道水浪,隨後就聽見劃水聲音從遠處傳來。
正感到無聊的劉詩涵眼睛一亮,她忙推了推身邊的楊紫璐:“紫璐姐,有人來了,我們不用在這裏過夜了。”
兩個女孩子興奮地走到遊艇邊緣,果然有一個人向她們的方向遊過來。
楊紫璐忙揮舞著手,大聲地喊道:“這裏,這裏……”
來人從在遊艇旁邊緩緩地停了下來,一張帥氣的臉仰起頭道:“小姐,你們這是怎幺了?”
楊紫璐連忙來到他跟前,露出一臉迷人的微笑,說道:“先生,是這樣,我的遊艇抛錨了,不知道什幺故障,能幫我們看看嗎?”
“哦!”
楊紫璐從上往下俯視時,李偉傑不但看見了她那條深邃的事業線,還隱約聞到一股淡淡的幽香,不由心中一蕩。
李偉傑笑著說道:“好,我幫你們看一看怎幺回事。”
他上了遊艇,走到控制室,裝模做樣地檢查起來。
楊紫璐很高興,她感激地對李偉傑說道:“先生,謝謝你們了,要不是你們來,我倆恐怕要在這裏過夜了,呵呵。”
李偉傑客氣道:“小姐,你太客氣了。”
檢查了一陣,劉詩涵問道:“怎幺樣,能修好嗎?”
“遊艇沒壞。”
李偉傑聳了聳肩。
“沒壞?”
楊紫璐疑惑道:“可是……”
“可是爲什幺開不了了啊!”
劉詩涵插言道。
“因爲沒油了。”
李偉傑伸手指了指油表。
兩女湊過去一瞧,果然,油表顯示油箱裏沒油了。
雖然沒有解決問題,但是李偉傑畢竟幫了她們的幫,兩女邀請他坐下,給李偉傑倒了飲料。
他這才仔細地打量了一下眼前送上門來的兩個美貌女郎,楊紫璐者穿著一身淡藍色的休閑套裙,完美地勾勒出她苗條窈窕的優美曲線,短袖的上衣很薄,酥胸高聳,雪白的吊帶背心隱約可見。及膝的裙擺下的那雙穿著半透明肉色絲襪的修長玉腿,晶瑩雪白、性感動人,腳上穿著一雙粉紅色的細帶高跟涼鞋,好一個端莊清雅的絕色麗人。
和楊紫璐相比,劉詩涵的美則別有一番豐韻。她身材勻稱,秀麗端莊,上身穿著一件白色的短袖T恤,豐滿的雙峰微微隆起,隱約可以看見裏面純白色的蕾絲乳罩。下身是一條桔紅色的短裙,堅實的臀部微翹,腳上穿著一雙白色細帶涼鞋,雪白的大腿和美麗的雙腳都裸露著,流露出青春的氣息。
楊紫璐和劉詩涵在李偉傑的細細打量下,不禁俏臉一紅。
兩女並不想留下遊艇裏過夜,雖然這裏有吃有喝,什幺也不缺。
楊紫璐從包裏拿出500元錢,對李偉傑說道:“先生,既然你是遊泳過來的,那肯定能夠遊回去,到時候可不可以請你幫我打一個電話,讓我朋友來接我,這是500元錢,權當作是給你的酬勞,謝謝你了。”
李偉傑搖了搖頭,楊紫璐以爲嫌少,又拿出500元。

他微微一笑:“小姐,你叫楊紫璐,是嗎?”
楊紫璐一驚:“怎幺,你認識我?”
李偉傑還是搖了搖頭,他一改剛才陽光的笑容,眼睛裏流露出淫亵的目光在楊紫璐高聳的乳胸上掃來掃去。
楊紫璐急了,嬌聲道:“那,你說吧,到底要多少?”
這時李偉傑好整以暇道:“告訴你,拿錢是無法付得起報酬的。”
楊紫璐仿佛預感到了什幺似的,她後退一步,顫聲問道:“那,你想要什幺?”
“我想要什幺?非得我說出來嗎?”
李偉傑慢慢地走到紫璐面前,伸出一只手搭在她圓潤的肩頭上:“那好,只要你們陪我睡一覺,就算兩清了。”
楊紫璐驚叫一聲,掙脫李偉傑搭在她肩頭上的手,雙手護胸向後退去:“你,你到底想幹什幺?不,不要,你不要過來。”
李偉傑淫笑一聲,伸手緊緊地抓住楊紫璐的雙臂扭到了身後。
“不,放開我。”
楊紫璐拼命掙紮,可是她哪裏拗得過李偉傑,還是被制服了。
這時,在外面本來還在張望,看有沒有遊艇經過的劉詩涵聽見楊紫璐的驚叫聲,她跑進來一看,只見李偉傑抓著她的胳膊將她死死地按在椅子上。
楊紫璐又驚又怕,拼命掙紮了幾下,美眸怒視李偉傑,用儘量冷靜的語氣對他說道:“你到底想幹什幺?你快放開她。”
李偉傑淫笑著伸出雙手按在楊紫璐高聳柔軟的酥胸上,隔著衣服抓住她的兩只豐乳使勁揉搓起來,邊揉邊說道:“放心,我不會傷害你們,只要你聽話,讓我好好爽一下,待會兒就放你們回去,否則……哼哼。”
說著加大了揉搓的力度。
楊紫璐感覺雙乳一陣漲痛,聖潔的雙峰被一個陌生的老頭肆意侵犯,她又羞又氣,一張俏臉立刻漲得通紅。
“放開我!救命啊!”
楊紫璐拼命掙紮,可是被李偉傑地抓著胳膊,絲毫動彈不得,她俏臉微紅,嬌喘籲籲,光潔的額頭上滲出細密的汗珠。
李偉傑將失去反抗能力的楊紫璐拖到遊艇裏舒適的大床上,拿出工具箱裏的繩子將她的雙手緊緊地捆在背後,然後抓住她的兩條腿使勁分開,分別捆在了大鋪兩端的欄杆上。
楊紫璐嬌喘著不停地扭動著成熟美麗的嬌軀,眼看著李偉傑滿臉不懷好意的笑,一邊脫著衣服,一邊朝自己逼來,立刻意識到了什幺,她忍著恐懼,驚慌失措地喊叫著:“你……你要幹什幺?”
她因爲剛才的一番掙紮,身上的衣服已經淩亂不堪:短裙被卷到了大腿根部,露出裏面裹著肉色連褲絲襪的雪白細嫩的大腿,白色的蕾絲內褲隱約可見,上衣也被撕開,一截纖細雪白的腰肢暴露出來面。
由于兩只有力的大手死死地按著她柔弱的嬌軀,楊紫璐絲毫動彈不得,只有那高聳的酥胸隨著急促的呼吸而劇烈地起伏著,仿佛在抗議著即將到來的暴行,整個場面顯得淒美而暴戾。
李偉傑看著被綁在床上的美麗成熟女郎那撩人的姿態,感覺渾身發熱,喘息沈重,心裏不禁狂跳不已。
他迫不及待地爬上床,將手伸進楊紫璐的雙腿之間,按在她內褲下那微微隆起的、柔軟溫暖的部位撫摸起來。
“啊!住手!混蛋,放開我。”
楊紫璐絕望地尖叫著,一想到要被這個陌生男人捆綁起來強暴,她就覺得羞憤難當,楊紫璐拼命地扭動著美妙的身體徒勞地掙紮起來。
李偉傑根本不理會楊紫璐的反抗,隔著內褲撫摸了一陣她那柔軟的陰戶後,接著解開楊紫璐的上衣扣子,露出裏面白色吊帶胸罩和一片令人眩目的雪白。
李偉傑瞪大了眼睛,手順著她深深的乳溝伸進她的胸罩裏,立刻觸到了一團軟綿綿的嫩肉,感覺觸手滑膩,十分受用。
“啊,不要……求求你,放了我吧!”
楊紫璐滿臉羞紅,幾乎要哭出來了,不斷扭動嬌軀哀求著。
她無助的哀叫更加刺激著李偉傑的性欲,他猛地將楊紫璐的上衣順著她圓潤的肩膀扒了下來,褪到了她的腰部,然後將胸罩推到乳房上面,兩只豐滿白嫩的乳房立刻跳動著暴露出來。
“啊……”
楊紫璐一聲哀鳴,痛苦地閉上美眸,眼淚終于忍不住流了下來。
李偉傑貪婪地盯著她那兩只雪白挺拔的乳房,上面兩個嬌小鮮嫩的乳頭仿佛雪裏紅梅似的輕輕地顫動著,十分誘人。

楊紫璐半裸的身子微微顫抖著,既感到羞恥又無法反抗,她知道現在叫喊和哀求都已經無濟于事了,只有“嘤嘤”地抽泣著,心裏一陣絕望和悲哀。
李偉傑一只手用力揉搓著楊紫璐赤裸的乳房,另一只手伸進她的內褲裏,他忽然發現自己手指觸到的溫暖的花瓣竟然微微有些潮濕,兩個嬌小的乳頭也在自己不停地揉搓下慢慢挺立起來,于是輕拍著她豐滿細嫩的玉腿,淫笑著說道:“我還以爲你真是什幺貞潔的烈女,還不是和婊子一樣一摸就濕?”
“……”
楊紫璐無聲地扭過頭去,對自己的身體不爭氣地出現反應感到無比的羞愧,淚水再一次盈滿了她的眼眶。
李偉傑奸笑著解開捆綁著楊紫璐腳踝的繩子,撕開她包裹著下身的褲襪,然後緩緩地將她那條雪白的內褲扒了下來。楊紫璐感到下身一涼,誘人的陰戶立刻暴露在色狼的面前:烏黑發亮的陰毛呈倒三角形均勻地分布在肥美白嫩的陰阜上,深深的溝壑中間有一道鮮紅的細縫,微微開啓的肉縫嬌豔得仿佛待放的花蕊,已然流出不少晶瑩的汁液,閃爍著動人的光澤。
“好美的陰戶,顔色還是嫩紅的,一定還沒被男人幹過吧?”
李偉傑嘴裏說著,兩手不停地在她那嬌嫩的花瓣周圍撫摸著,不時地擺弄著有些淩亂的陰毛。
“不……不要……嗚嗚嗚……”
楊紫璐渾身顫慄著,她感到被李偉傑粗魯玩弄著的陰戶疼痛中伴隨著一絲絲的麻癢,屈辱夾雜著一絲壓抑的快感象一只無形的大手齧攝著她的神經,她感到一陣頭昏目眩……
楊紫璐美豔的嬌軀散發出一陣陣誘人的馨香,撩撥著李偉傑身上的每一根神經,他手忙腳亂地脫光自己的衣服,露出早已堅硬的陰莖跪在了楊紫璐的兩腿之間。
看見李偉傑烏黑骯髒的陰莖,楊紫璐心裏一陣慌亂和絕望,最可怕的一刻終將無情地粉碎她最後的希望,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歇斯底裏地哭叫起來,扭動著嬌軀拼命掙紮。
李偉傑將一個雪白柔軟的枕頭墊在楊紫璐的屁股底下,使她的陰戶向上擡起,然後雙手托住她柔嫩的腿彎將她的兩條玉腿大大分開,猩紅的龜頭很自然地頂在她那兩片嬌嫩的花瓣中間。
楊紫璐哭著哀求著,她感到了最後的恐懼。
李偉傑不理會苦苦哀求的楊紫璐,緊緊按住她幾乎全裸的美妙肉體,將陰莖對準不斷翕動著的迷人的肉縫,下身向前一挺,龜頭撐開兩片陰唇進入的一刹那,楊紫璐嬌軀一陣劇烈的震顫,全身的肌肉由于緊張而繃得緊緊的。
陰莖進入一半,沒有被一層薄薄的肉膜擋住去路,雖然早就知道楊紫璐不是處女,但是李偉傑還是感覺很失望,好白菜都被豬拱了。
李偉傑調整了一下姿勢,雙手扶住楊紫璐的柳腰,只聽見“噗嗤”一聲輕響,他整個身子都壓在了她的身上,陰莖突破陰肉的阻礙,一插到底,直抵花心。
“啊!”
楊紫璐發出一聲長長的尖銳的哀鳴,一種前所未有的快感伴隨著被強暴的巨大恥辱一起沖擊上來,她終于支持不住了,頭一歪昏了過去。
李偉傑感覺陰莖被溫暖緊窄的陰道緊緊包圍著著,心頭湧起說不出的舒服,他靜靜地享受了一會楊紫璐陰道肉壁的陣陣收縮帶給他的巨大快感後,才開始挺動著下身抽送起來。
此時,楊紫璐渾身上下除了還挂在腿上的殘破不堪的絲襪外,幾乎一絲不挂了,她整個美妙的身體軟綿綿地癱軟在床上,任憑野獸一樣的李偉傑在她身上發洩著。
李偉傑跪在雪楊紫璐大大張開的美腿之間,雙手托著她豐滿結實的臀部,挺著腰在她迷人的花瓣間奮力地抽插著,他乾瘦的下體撞擊著楊紫璐赤裸的豐臀發出沈悶的“啪啪”聲,顯得格外淫邪和暴虐。
楊紫璐軟綿綿的嬌軀隨著李偉傑的姦淫無力地搖晃著,兩只豐滿的乳房更是隨著李偉傑越來越大的動作在她雪白的酥胸上前後顫動,十分撩人。
短暫的昏迷後,楊紫璐在一陣劇烈的搖晃中幽幽醒轉過來,她感覺仿佛有一根燒紅了的鐵棒在她嬌嫩的陰道裏殘忍地磨擦著。
楊紫璐已經沒有力氣掙紮了,她緊咬下唇,強忍著下身一陣強似一陣的快感,兩只迷茫的大眼睛裏含滿淚水,失神地望著頭頂上雪白的天花板。
李偉傑在楊紫璐迷人的肉穴裏抽插了大概百余下後,拔出陰莖,將她的身子翻了過來。

就這樣,楊紫璐被迫象狗一樣跪趴在骯髒的床上,李偉傑將殘留在她大腿上的破絲襪用力扯了下來,然後從她後面抱著她高高撅起的渾圓雪臀,再一次將陰莖插入她的密穴裏姦淫起來。
李偉傑伸出一只大手抓住楊紫璐淩亂的秀髮,將她滿是淚痕的俏臉揚起來,把自己不是很粗大的陰莖插進了楊紫璐微微張開的小嘴裏。
溫暖的口腔、柔軟的舌頭和陰莖相互摩擦,帶給李偉傑一種奇妙的感覺,他興奮地挺動著下身瘋狂地抽插起來。
“嗚……”
楊紫璐口中發出一陣陣含糊的嗚咽,她竭力克制著自己噁心的感覺,感到自己的小嘴完全被陰莖塞滿了,甚至連呼吸都十分困難。爲了防止陰莖阻塞呼吸道而引起窒息,楊紫璐不得不屈辱地用力含住陰莖,用舌頭企圖阻止陰莖更深地插入,而給李偉傑的感覺就好象她吮吸著陰莖似的。耳邊傳來男人享受的喘息聲,楊紫璐感到了一種難以形容的痛苦和羞辱。
此時天空晴朗,萬裏無雲,大海上是那幺的安靜,甚至靜得有些可怕,水中不時地傳來陣陣水浪聲,給本來應該靜谧的冬季增添了一絲荒涼。
奢華的遊艇內室,淩辱依舊在進行著。
赤裸的美貌女郎楊紫璐象母狗一樣趴在柔軟舒適的睡床上,在明亮的光線下,她雪白的肌膚呈現象牙色,發出誘人的光澤,和將她壓在身下、瘋狂地幹著她的男人古銅色的身體形成強烈的反差。
李偉傑強忍著射精的沖動,陰莖奮力地在楊紫璐那緊窄、消魂的陰道裏抽插著,下身猛烈撞擊著她雪白的屁股發出沈悶的“啪啪”聲。
他喜歡這聲音,這每一下撞擊都將成爲胯下美女痛苦記憶的聲音,對他來說卻是世上最美妙的音樂。
楊紫璐艱難地承受著兩根陰莖的沖擊,意識在逐漸消失,光滑細膩的裸背上布滿了一層細密的汗珠,口水和下身分泌物在陰莖的進進出出中流了出來,順著她雪白的脖頸和大腿緩緩地向下流淌。
良久,前面的李偉傑嘴裏長長地籲出一口濁氣,身體突然猛烈地抖動起來,接著從楊紫璐插著陰莖的嬌豔紅唇周圍突然溢出一片白濁的精液。
李偉傑把楊紫璐的頭死死地按在自己的胯下,直到射出最後一滴精液,這才滿足地揉了揉她吊在胸前搖晃的美乳,慢慢地將逐漸開始變軟的陰莖從楊紫璐的嘴裏抽了出來。
看著被自己強迫口交的美豔女郎劇烈地咳嗽著,精液不斷從她小嘴裏溢出,李偉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樂和滿足。
幾乎在同時,李偉傑再次猛地抓住她顫抖的雙肩,下身仍在射精的陰莖使勁往前一挺,開始了最後的沖刺。
李偉傑將龜頭死死地頂在楊紫璐柔軟的花心上,她在極度痛苦中感到一股滾燙的熱流射向自己的陰道深處,楊紫璐忍不住夾緊大腿想擺脫插在自己身體內部的陰莖,可是軟弱的身體根本不聽使喚,只得任由他將大量的精液噴灑在她敏感的子宮頸上,同時,渾濁的精液夾雜著陰道撕裂的鮮血沿著她白皙修長的美腿流在了身下潔白的床單上。
“爽!真過瘾!”
李偉傑滿意地拍了拍楊紫璐的美臀,拔出陰莖,用手指沾著從楊紫璐陰戶裏流出來的精液,塗抹在她雪白的大腿上。
楊紫璐欲哭無淚,渾身酸痛,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她羞憤得將頭扭向一邊,不去看這個無恥地姦汙了自己的男人。
休息片刻,雄風再起。
楊紫璐雙手死死地抱在胸前,赤裸的身體蜷縮成一團瑟瑟發抖,輕輕啜泣著。
她除了雙手遮掩著胸部外,豐滿勻稱的玉腿和雪白飽滿的屁股依然充滿誘惑地裸露著,淚痕斑斑的俏臉上寫滿了剛剛被強姦後的悲哀和悽楚。
楊紫璐渾身上下都洋溢著青春的氣息,這使李偉傑不禁口乾舌燥,熱血沸騰,不由自主地朝著蜷縮在床上抽搐著圓潤的雙肩、嘤嘤抽泣的性感尤物逼近過來。
楊紫璐象意識到了什幺似的忽然止住哭泣,擡頭看見李偉傑眼睛通紅、呼吸沈重地一步步朝自己走來,立刻感覺到一陣驚慌和恐懼。
“不……不要……你不要過來……”
楊紫璐驚慌失措地抱著雙臂,赤裸的身體在床上哆嗦著向後退去。
李偉傑向楊紫璐撲了過去,她剛發出一聲尖叫,就被男人按倒在了床上。
因爲剛才做愛到興奮處,楊紫璐身上的繩子已經解開了,李偉傑現在只得抓住她拼命掙紮的雙手扭到身後重新困上,然後抓住楊紫璐修長的雙腿使勁分開,這樣一來,她的整個身體就毫無遮掩地完全暴露出來。

被抓住手腳按在床上的美麗女模特,滿臉驚恐地哭叫著,豐滿的乳房隨著身體的掙紮猛烈地晃動,茂密的芳草和下面迷人的肉穴完全暴露在空氣裏。尤其是剛剛遭到蹂躏的密穴,略微有些紅腫,周圍還殘留著李偉傑遺留下來的精液,閃爍著誘人的光澤。
李偉傑下意識地舔了一下乾燥的嘴唇,嘴裏發出野獸一樣的嚎叫,撲向了楊紫璐。
楊紫璐在一片無比的絕望和驚恐中,清晰地感覺到李偉傑堅硬火熱的陰莖毫不留情地貫穿了自己的身體。
“唔……”
她嘴裏發出一聲含糊的、長長的悲鳴,整個身體變得僵硬起來,頭腦中刹那間一片空白。
剛剛才被蹂躏的陰道無論如何也無法承受更長時間的陰莖的侵入,楊紫璐掙紮著擡起頭,清楚地看見李偉傑正趴在自己的身上,嘴裏沈重地喘息著,陰莖使勁地在自己兩腿之間那緊湊的嫩穴裏抽插著。
楊紫璐簡直不敢相信這殘酷的現實,自己竟然被粗暴地強姦了,她已經記不清這個精力充沛的男人輪番姦淫自己多少次了,只覺得渾身酸軟,被姦淫的下身都麻木了。
完事之後,李偉傑饒有興趣地看著楊紫璐被強姦後的嬌態,陰莖不由自主地又硬了起來他將邪惡的目光轉向了蜷縮在牆角的劉詩涵。
此時的劉詩涵早就嚇呆了,她幾時見過這幺殘忍的強姦的場面?她用雙手緊緊地捂著臉,在指縫間隱隱可以看見有淚水湧出,圓潤的雙肩由于恐懼而微微顫抖。
“你,過來。”
李偉傑對劉詩涵說道。
她慢慢睜開迷蒙的淚眼,看見李偉傑手裏撸著已經硬起來的醜陋陰莖,正用淫亵的目光直視著自己,嚇得她連忙又閉上了眼睛。
剛剛在楊紫璐身上發洩完獸欲的李偉傑來到劉詩涵面前,笑著說道:“美女,我叫你呢!你剛才沒有選擇跑到外面去又哭又鬧,大聲呼叫的表現就很不錯,現在怎幺不配合了?”
劉詩涵驚恐地看了一眼李偉傑,她親眼目睹了楊紫璐遭強姦的全部過程和他超長時間的野蠻蹂躏,劉詩涵實在沒有勇氣象楊紫璐那樣做無謂的反抗和掙紮。
劉詩涵抽泣著站了起來,雙手抱肩護住高聳的酥胸象夢遊一樣慢慢地來到李偉傑面前,腦海裏一片空白。
“還是你聰明。”
李偉傑看出了劉詩涵的軟弱,他指了指楊紫璐,淫笑著對她說道:“如果你不想像你朋友一樣的話,就乖乖地自己把衣服脫了。”
劉詩涵下意識地看了一眼楊紫璐,殘忍的強姦已經暫時告了一個段落,此時的楊紫璐好象癡呆了一樣,臉朝下一動不動地趴在床上,手腳軟綿綿地伸開著,全身布滿了汗水和男人施虐後的痕迹,大大分開的雙腿之間那早已被幹得紅腫不堪的陰戶悲慘地暴露著,不斷地流出汙穢的精液。
李偉傑坐在她的身邊,用手大力地揉捏著楊紫璐豐滿結實的屁股,兩個雪白的肉丘在他粗糙的大手下面不斷地變換著形狀。
“脫衣服。”
李偉傑在床上猛拍一掌,低沈的聲音含著怒氣,劉詩涵嚇得嬌軀一顫,她知道落在這些色狼的手裏,今天注定在劫難逃。
劉詩涵輕輕抽泣著慢慢解開胸前的鈕扣,T恤的領口逐漸分開,純白的胸罩裹著豐滿的乳房和雪白的肩頭暴露在男人的眼前。
劉詩涵看見李偉傑淫邪的目光正貪婪地盯著自己高聳的乳胸,下意識地用雙手護住胸部,因爲恐懼使她感覺從腳尖到雙腿都在顫抖,幾乎站立不穩。
“把裙子脫掉。”
李偉傑努力克制自己想要立刻撲上去的沖動,繼續命令道。
劉詩涵痛苦地猶豫了一下,淚珠再度湧出,最後還是任命似的拉開了短裙的拉鍊,在裙子順著她渾圓的大腿滑落在腳下的一刹那,巨大的屈辱使劉詩涵感到一陣暈眩,忍不住雙手掩著臉痛哭起來。
劉詩涵豐腴的大腿之間的皮膚很是白嫩細膩,窄窄的內褲緊緊地包著她豐滿肥美的陰戶,在內褲的蕾絲邊上露出幾根黝黑的陰毛,顯得十分性感。
李偉傑再也忍不住了,他雙手拉住劉詩涵肩上的兩根吊帶,連同乳罩用力往下一扯,頓時兩座雪白動人的乳峰微微顫動著暴露在李偉傑的面前。
劉詩涵的乳房呈現出好看的半球型,小巧玲珑的乳頭象兩顆鮮紅的草莓一樣點綴在高聳豐滿的乳峰上,同樣不是很大的乳暈是粉紅色的,襯托著周圍嬌嫩的肌膚顯得更加白皙透明。

李偉傑不由分說立即抓住她細膩柔軟的兩只豐乳,他感到劉詩涵白嫩的乳房非常富有彈性,手中像是握住了兩團棉花,柔軟滑膩,很是受用,就毫不客氣地使勁揉搓起來。
儘管劉詩涵心裏一百二十個不情願,但是她的身體卻是誠實的,即使在被強迫的情況下也難免會産生一系列的生理反應,何況壓還是個未經人事的少女。
在李偉傑的大力揉捏下,她乳尖上的兩個可愛的小乳頭竟然慢慢地挺立起來,顔色也變成了嬌豔的粉紅色。
出于恐懼的心理,劉詩涵不敢反抗,她緊緊咬住下嘴唇忍受著從乳尖上傳來的陣陣麻癢,富有彈性的嬌軀下意識地扭動起來。
李偉傑摟住劉詩涵的細腰,連拉帶拽地將她拖到大鋪旁,仰面按倒在楊紫璐的身邊,然後猛地撲到她半裸的嬌軀上。
李偉傑體重不輕,但整個人壓在劉詩涵身上,還是讓她感到一陣窒息。
他將頭埋在劉詩涵深深的乳溝裏,一邊嗅著她身上散發出的陣陣幽香,一邊將手伸向她的粉胯,整個手掌按在她神秘的陰戶上,隔著內褲在她柔軟的肉縫處揉搓起來。
劉詩涵輕輕啜泣著,難過地扭動著柔軟的身子,她感覺敏感的下體在李偉傑的“愛撫”下,又麻又癢十分難受,並且處女的肉洞深處竟然分泌出少量的液體。
劉詩涵羞愧難當,漂亮的臉蛋立刻漲得通紅,她竭力想克制自己身體的變化,可是不爭氣的身子還是在李偉傑的撫摸下産生了陣陣恥辱的快感。
“哈哈,都濕了,你真是個小蕩婦。”
李偉傑感覺出了劉詩涵身體的變化,他一邊羞辱著她,一邊將她仍然穿著涼鞋的兩條美腿分開並且豎起成M字型,薄薄的內褲中央有一小片濕迹,緊貼在細長的肉縫上,陰唇的形狀一覽無疑。
李偉傑淫笑一聲,在劉詩涵羞辱的啜泣聲中,將她的內褲扒了下來,然後抱住她的雙腿把硬起來的陰莖頂在她的花瓣上,猩紅的龜頭在她濕滑的肉瓣間上下磨擦著,感受著陰唇的柔軟和嬌嫩。
就在陰莖即將進入的一瞬間,劉詩涵感到了最後的恐懼,她仿佛突然清醒了似的搖著頭哭叫起來:“不要啊,求求你。”
“不要?小穴都濕了還說不要?放心,老子會讓你爽個夠的。”
在李偉傑的嘲諷聲中,火熱的陰莖無情地頂開嬌嫩的肉瓣,向處女粉嫩的肉洞深處前進,轉眼間碩大的龜頭整個被嬌小的肉洞吞沒了。
劉詩涵感到下身仿佛被插入了一根鐵棒一樣,臉色頓時變得蒼白,強烈的恐懼使她再一次發出顫抖的哀求:“求求你……饒了我吧……”
李偉傑不再理她,他得意地猛一挺腰,陰莖終于突破了最後的障礙,直抵花心。
“啊……”
猶如被火熱的鐵棒貫穿全身般的劇烈疼痛,使劉詩涵發出了淒慘的哭叫,雖然陰道已經得到了一些潤滑,但劉詩涵還是感覺到一股從難以言喻的痛楚從下身傳來,瞬間傳了她的全身。
劉詩涵哭著拼命扭動著動人的嬌軀,竭力想擺脫進入體內深處的陰莖,然而李偉傑死死地抓著她的纖腰,使她絲毫動彈不得。筋疲力盡的劉詩涵漸漸地軟了下來,她啜泣著,眼睛被淚水蒙住了,眼前一片朦胧。
李偉傑沒有急于幹她,而是一邊感受著劉詩涵緊窄處女肉洞的溫暖,一邊開始仔細打量被征服在自己胯下的美麗女郎:她緊緊地閉著一雙美眸,眼角尤自挂著兩滴淚水。
李偉傑粗大的陰莖已經全根沒入劉詩涵的陰道裏,大量愛液從二人的交合之處滲出,沿著白嫩的股溝緩緩地流了下來,猶如片片落雪,卻帶著一點淒涼。
李偉傑雙手抓住劉詩涵兩只高聳在胸前的乳房,還算溫柔地挺動著下身開始抽插,陰莖和嬌嫩的陰道內壁粘膜相互摩擦,給劉詩涵帶來如火灼一樣的疼痛,每一次的進出都令她心悸。
此時劉詩涵腦子裏一片空白,細膩而飽滿的豐乳在李偉傑的兩只有力的手中被擠捏成了各種誘人的形狀,她無力地癱軟在床上,兩條玉腿左右分在李偉傑的身體兩側,任由李偉傑的陰莖在她那緊窄嬌嫩的肉洞裏無情地進出著。
他越插越興奮,絲毫沒有因爲剛才在楊紫璐的肉洞裏泄過一次而顯得怠慢,反而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
劉詩涵也終于放棄了隱藏在心底的最後一絲抵抗,她半張的小嘴裏發出一陣陣壓抑、痛苦的呻吟,緊閉的美眸中湧出羞辱的淚水。

不知道過了多久,窗外一片死寂。
曆時將近一個半小時,殘酷的強姦終于結束了,赤身裸體的李偉傑這才摟著兩個被糟蹋得筋疲力盡的女郎沈沈睡去。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