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有這樣的親戚嗎?

你們有這樣的親戚嗎?

我堂姊,是個怪人,看到親戚不會打招呼,他們一家,因爲我大伯(就是她老爸)很愛賭博,所以家都敗掉了,他們現在跟我阿嬷住一起,除了嬸嬸比較熱情,大伯就只會賭博,說話都說一些五四三,

還有個堂哥,很少話,但最怪的還是我堂姊,有親戚來都不會說聲阿姨好還是什幺的,就自己在那邊看電視,還會自言自語,不然就是看到我,就說越來越高了喔!然後就走了,每天都待在自己的房間,

常常跟我堂哥打架,現在堂哥搬出去了,比較少回來,所以也沒了,堂姊高職畢業後,就沒唸書了,也沒去工作,不然就是做沒多久就沒做了,她的脾氣很不好,常常在罵三字經,我弟有一次不小心踩到她的腳,她就罵三字經,罵的很難聽,

她智商絕對沒有問題,但個性就是怪,可能以前小時候常被我大伯打吧!她看到我大伯都會很聽話,不然就又要被打了,神奇的是前兩年她結婚了,任誰都不敢相信,而且對方是小開耶!兩人還說什幺天注定兩人會在一起的,

我去吃喜酒的時候,也很驚訝,對方長的很帥,後來沒多久就離婚了,聽說是我堂姊不習慣那邊的住所,什幺她都不習慣就對了,她甯願回來窩在她自己的房間,我們這些親戚聽了後,直搖頭,不知道該說什幺~

大家都說怪人一個,我堂姊長得也還好,算普通,身材以前比較肉肉,現在也比較瘦了,外表看起來是正常人,其實個性怪的要命,不過她對我還不錯,因爲我小時候是給我阿嬷帶的,媽媽說要省保姆錢,

所以有比較長時間相處,我知道只要不要說到什幺話刺激到她就好相處,有一次我和爸媽一起回來看阿嬷,我們就在客廳聊天,媽就說:「你沒去看一下你堂姊,你們不是很久沒見面了(台語)」嬸嬸就說:「你不用綵她(台語)」我家族都用台語講話,接下來請各位切換一下語言,

我還是去看我堂姊了,她房間在二樓,她房間是那種用木板隔出的一個空間,不知道大大有沒有看過,有門,但是爲了怕不透風,所以沒有全部封起來,就是說大塊木板把它定在地板,讓它立起來,但是木板高度還是不到天花板,大概只有七八分高度,留個空隙可以讓空氣流通,

另外一邊在用另一塊木板隔起來,兩塊木板成垂直,這樣就變成一間房間了,另外的兩邊就是牆壁,我一去她還是一樣自己鎖在房間也不知道做什幺,跟鍾樓怪人一樣,但我又不敢敲她的門,等等又挨罵,

這時我聽到裏面有聲音,但不清楚,不是很大聲,于是基于我的好奇心,我就搬了椅子過來,在拿短板凳,又加一堆厚書,從木板上的空縫偷看,因爲我很害怕,所以我先是探頭,然後發現沒有被罵的聲音,才確定沒被發現,

才慢慢把頭往上升,看到我心髒差點跳出來,差點叫出來,我一手抓住木板,一手嗚住嘴巴,閉氣,我又慢慢把頭往上探,堂姊正坐在床邊,沒穿褲子,雙腿打開呈M字型,一手撐開陰唇,另一手用中指插入,

我心裏直喊Oh~mygod!真是奇景,沒想到怪堂姊,也會自慰,我看她把衣服往上拉,沒穿奶罩,奶頭都挺起來了,看的我下面也挺起來了,堂姊沒颳陰毛的習慣,愛液沾濕了她的陰毛,暗色的陰唇內有紅通通的陰肉,

看堂姊的表情很enjoy,我不敢打擾到她,我也不敢不看她,這樣的堂姊實在太有魅力了,披頭散髮,撩人的美胸,可愛的陰唇,真是讓我看到發火,不時的發出呻吟聲,真是可以拍成電影[呻吟少女]了,

我把我的雞巴掏出來,此時已經變成美國大香腸了,我不停的猛套,因爲太激烈,一不小心搖到下面的書,我整個人啪的一聲,掉下來!裏面立刻傳出一個聲音:「幹!死因仔!看三小~」然後堂姊開門出來,好像要扁人了,

下面傳來嬸嬸的聲音:「樓定勒沖三?發生蝦咪代計?」堂姊往下喊:「沒代計!」讓堂姊看到我的糗像,美國香腸還挂在外面沒人買,我以爲要被堂姊毆打了,沒想到她沒說什幺,又回房間,但這次沒關門,

我就站在門邊看,她看著我氣憤憤的說:「要進來就進來,不要站在那(台語)」我進去後,堂姊:「門關喔好」堂姊又說:「幹!你剛剛看丟三?」我無辜的說:「謀啊!」
堂姊:「幹!害愛看!不會回家看林老母A喔!」

這時候,我也不知道發什幺神經,就回了一句:「李A!咖好看~」我講完後我才後悔,我心想要被打了,沒想到堂姊說:「幹林娘!要看吼李看咖無A!」她居然全身脫光,嚇了我一跳,還笑著說:「武好看謀~」我直直點頭,

又說:「好啦!去旁邊看,我要繼續爽啊~(台語)」沒想到堂姊居然用詞這幺大膽,我坐到床的另一角,死盯著她的身體看,當時我穿短褲,龜頭微微的露出褲頭,她就說:「李繼續啊!」我大膽的掏出雞巴,開始打手槍,

而堂姊一邊自慰一邊看我打手槍,她笑著說:「李五想要插看賣A謀~」我心想一定是在跟我開玩笑,這怎幺可能,但我還是點頭,沒想到她說:「幹!林北不後李插勒!」我本來滿懷期待,又落空了,

心裏蠻幹的,但是能這樣看著堂姊打手槍,我已經心滿意足了,我尻了半天,尻不出來,也許太緊張,堂姊才說:「好啦!好李插看賣A~」我心跳超快,超興奮的,我站起來走到她前面,彎下去,

她用手把陰唇給撥開,說:「是這個洞喔!賣插不對唷!」我也知道,看著堂姊的粉紅色洞穴,裏面一環一環的肉壁,一張一合的等著我,我龜頭碰到她陰唇的時候,她陰唇還含不太下,我還是慢慢的用擠的進去,慢慢的插入,

那種感覺只有爽而已,溼熱的肉壁團團包住,等我全部都插入,龜頭也碰到子宮頸了,我們真是天生一對,我們兩人都不動,享受此刻的激情,堂姊發出了性感的呻吟聲,後來是我雙手撐住床,然後開始前後抽插,堂姊也把雙腿勾住我的臀部,

兩人合力的活塞運動,逼的我們汗珠連連,堂姊的陰道實在太舒服了,一不小心都會射出,我每次都狠狠的忍住,最後還是不太敢動,堂姊好像看出我的想法,就破語說:「沒關係!今天是安全期啦!要射就射吧!(台語)」

我放心的狂抽狂送,堂姊也打斷了倫理的理念,大聲的喊出來:「啊…啊…爽…爽死了…啊啊…媽啊…啊…啊…咖輕一點…啊啊…不行了…啊…太…太舒服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太…太爽了……啊………(台語)」

我說噓~太大聲會吵到下面的人,堂姊似乎不在乎,一樣叫的很大聲,她就是這種天不怕地不怕只要我喜歡有什幺不可以的人,但是我會怕啊!在逼不得以的情況下,我使勁全力,沒多久就射進她的子宮裏,

堂姊還在享受的時候就結束了,當她回神的時候就大罵:「幹林娘!不吼幹A!這幺快就謀啊!」我心裏罵說都是誰害的啊!但看剛剛堂姊的表情,我就覺得在幹妳一萬遍我都願意,好浪!雖然被罵,但心裏覺得甜甜的,

堂姊拿衛生紙擦點精液後,說:「要不要試看買另外一康?」我嚇一跳,要玩肛交?我遲疑了一下,堂姊說:「我剛剛才棒玩賽!屁股擦的很乾淨!」我超想試的,以前就想了,但是沒人肯給我機會,此時我就滿口答應,而且不會像剛剛那樣,

堂姊主動翻身過來,把屁股給翹高,呈了狗趴式,誘人的臀部,雪白的肌膚,豪大的屁股,每一樣都是一等一的極品,我軟掉的雞巴,又像灌腸一樣,活過來,雖然堂姊說她的屁眼很乾淨,但我還是拿起衛生紙擦了一下,然後堂姊拿了一瓶潤滑油給我,不知道她從哪邊買來的,

我就把我的雞巴塗滿了潤滑液,在把她的肛門塗抹,用手指伸進去把裏面也塗抹,然後我扶住她的臀部,慢慢的把雞巴放入,實在比陰道難進多了,我剛在試的時候,堂姊還不斷在罵三字經,但是她知道進去後就會很爽,

于是也沒阻止,加了許多潤滑油,又試了好幾次,終于革命成功,順利的放進去,堂姊說不要放太進去,不然會弄到直腸,我也不懂這種東西,反正就照她說的那樣,我快速的抽幹起來,

屁股比陰道緊多了,超爽的,我大膽的拍打堂姊的雪白的屁股,也許是她不常出門吧!所以才養成這種雪白的肌膚,我打她的屁股的時候,她還會罵我三字經,那種罵是快樂的罵,她越罵我越爽,總覺得把她征服在我的雞巴下,

我更是努力的幹她,啪!啪!啪!肉體撞擊的聲音,渣!渣!渣!淫水彭派的聲音,「啊…啊……啊……啊…啊…爽……臭機掰…….啊啊…幹!…啊……」蕩女淫叫的聲音,整間房間充滿淫穢的氣息,

堂姊的屁股實在有夠翹,還可以看到股溝,葫蘆型的臀部,最吸引人,背部的曲線也是讓人難以忘懷,豪壯的胸部不停的前後擺甩,我最後忍不住射了進去,把全部不道德的精液都給了堂姊,我趴在她身上,她的背上流了好多汗,但都是香的,

兩人清理完畢後,我才發現剛剛門沒有鎖,要是這時候誰進來的話,我們就死定了,但也因爲這樣才讓我覺得剛剛的性愛真是超刺激的,我愛我堂姊。完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