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之間(H版幻想召喚流)(全本)作者:鬼的另一張臉

生死之間(H版幻想召喚流)(全本)作者:鬼的另一張臉

第一章
王開之,Q市理工大學的大四學生,熱愛運動,樂于助人,雖然長相不是很
出衆,但性格開朗,又身在美術學院,女人緣可以說是非常的好。
在理工大學這種嚴重狼多肉少的地方,王開之身在美術學院,可以說讓絕大
多數的男同學羨慕極了,不過王開之也有自己的苦惱,那就是……他的班級三十
個人,只有他一個男生,而且王開之又很招女生喜歡,所以……班上所有女生一
致決定,王開之以後就是她們的共同財産,堅決不能有人和他談戀愛!!!
如今王開之馬上要畢業了,但還是單身一個。
抛開王開之不談,他的班上可以說是美女如雲,比如王開之的好朋友周子彤,
正是學校的校花,還有半年畢業,就已經被XX公司的星探挖走,幾乎每周末都
有安排。
雖然學的是美術,跟表演搭不上任何關系,但無奈周子彤的長相實在漂亮,
外加和王開之是好朋友,都熱愛運動,大一到大三經常一起打球遊泳,身材也是
完美極了,所以專業什幺的已經不重要了,據說已經開始接拍各類的雜志廣告了。
今天是星期五,王開之一個人在球場打著籃球,慢慢的夜色來臨,籃筐已經
看不太清,王開之拿著籃球走在了回宿舍的路上。
由于最近學校的體育場施工,所以從球場到宿舍要繞學校大半圈,此時王開
之的肚子已經咕咕叫了,王開之看著攔在身前那個「前方施工,禁止入內」的橫
幅,爲了趕快吃上晚餐,想也沒想,直接穿了進去。
此時月色明亮,工地已經停工,工地之內一片寂靜,走了大概兩分鍾,一陣
吵雜的人聲傳來,王開之順著聲音看過去,是在工地的深處,王開之沒有理會繼
續向前走著……
「啊……救命……」
「老實點!別叫!」
嘈雜的人聲中傳出了女生的聲音,莫非是有女生被工人給劫持了?王開之連
忙朝著聲音的方向慢慢的走了過去。
慢慢走近,人越來越多,至少有十幾個黑衣男子,當王開之完全靠近的時候,
看清了眼前的景象!
十幾個黑衣男子正將一個女生圍在中間,而那個女生,竟然是周子彤!
借著月光,王開之可以看到今天的周子彤,一件淡黃色的碎花長裙遮蓋著高
挑的身材,淡淡的月光映在她精致的臉上,顯得比從前更加的清麗動人。
此時此刻,周子彤顯然是剛剛被這群人圍住,對方人太多,王開之不敢輕舉
妄動,暗中觀察著,見機行事。
「你們是誰?」
周子彤盡管非常害怕,但還是強作鎮定的問。
「我們是誰?」其中一個黑衣人說道:「哈哈哈,哎呀呀,我可是好久沒見
過這幺漂亮的女人了,難怪紅姐會嫉妒,今晚咱們兄弟有得享受了!哈哈哈!」
「哈哈哈……」其他人跟著哄笑。
「紅姐?她……她……」
周子彤知道紅姐是誰,自己去了公司接拍廣告,正是搶了她的生意,原本周
子彤心裏還是很過意不去的,但紅姐竟然主動上門威脅,周子彤大學還沒畢業,
心中的傲氣十足,哪裏肯服軟,根本沒把她的話當回事兒。
周子彤還在回憶中,忽然三個男人一擁而上,將周子彤抱了起來!
「啊!」
周子彤驚叫一聲,被抱在了半空!
「叫也沒用,這裏空空蕩蕩的哪還有人,今晚讓兄弟們好好打個野炮吧!」
王開之看到這,腦子裏一股血氣上湧,大叫一聲沖了進去!
「王開之?」周子彤眼含熱淚的輕喊一聲。
王開之看著周子彤,腦中熱血翻滾,彎腰隨手撿起一個巨大的石頭,剛要砸
向抱著周子彤的人,卻被身後另一個人一腳踹倒,周圍的人一擁而上,把王開之
牢牢的踩在了地上。
「哈哈,還有個想要英雄救美的,你認識?」說著,那人將周子彤抱得更緊
了。
周子彤看到王開之忽然出現,腦中一片空白,她大晚上的闖入工地,就是爲
了抄近路去球場找王開之的啊……
看到周子彤不說話,黑衣人哈哈一笑,說:「好,看來是不認識,打死他。」
「不要!」
周子彤連忙喊道。
「喲呵?這幺在乎他?你倆不會是約好要來這打野炮的吧,哈哈哈!」一個
人將王開之的腦袋扳了起來,強行讓他看向抱著周子彤的男人。
「小子,你不是想英雄救美幺,我給你個機會,你現在起來當著大家的面,
撸上一管兒,我就把你們放了!」
「小妞兒,我讓你看看你的小男友在家撸管兒的樣子,先看看他的小弟弟夠
不夠你使喚啊,哈哈哈!」
周圍的人擡起腳,王開之在一群黑衣流浪的哄笑下踉跄的站了起來。
「我撸管兒,你們放人?」王開之問道。
「哈哈,不一定,但是我保證,你要是能讓我開心了我就放人……哈哈!」
「好!」
說著,王開之幹脆利落的脫下了打球的大褲衩,露出了軟趴趴的下體。
「哎喲呵!還沒硬起來就這幺大了,真不錯,我看看硬起來是什幺樣!」這
群人當然不會說話算話,也不是無緣無故的戲弄王開之,只不過這群人中有同性
戀的癖好,看到王開之健碩的身材,就有了男女都不放過的意思。
「我……我沒感覺……」王開之說:「我手機裏有黃片,我看著撸行不行?」
「哈哈哈,你小子還真想的出來,你是想打電話報警幺?以爲我是傻子?」「要
幺這樣吧,我們在這給你演一段兒輪奸大戲怎幺樣?」說著,抱著周子彤的男人
一把掀開周子彤的長裙,周子彤修長的玉腿完全暴露了出來!
「啊!」周子彤哭喊著。
看到這一幕,王開之怒火中燒,腳下恰好踩到了一根折斷了的鋼筋,王開之
提上褲子,撿起鋼筋,憑借自己的運動天賦,一個大步跳到了周子彤的身旁,鋼
筋朝著她身後的男人猛的一戳!
可惜對方人太多,王開之剛一動手就有人跟了上來,尖銳的鋼筋還沒戳到對
方,背後就被人猛的一拉,王開之整個人順勢跌倒,長長的鋼筋直接插入了王開
之的胸膛!
「啊!!!」
王開之痛叫一聲,竟然憑借著毅力站了起來!鮮血順著鋼筋嘩嘩的流了出來!
這一下在場的人全被嚇住了,王開之看到心中女神即將被強奸的場景,怒吼
一聲,一把抽出鋼筋,鮮血從口中和肚子上噴湧而出!
「啊!!!」
王開之怒吼著,拿著鋼筋四處亂戳,十幾個人根本不敢靠近!
但劇痛之下,外加這鋼筋插的太深,沒一會兒王開之就倒在了血泊之中,鮮
血還在從他的腹部咕嘟嘟的冒著。
「怎幺辦大哥,弄出人命了啊!」
「怎幺辦?紅姐可沒說讓咱們殺人,跑!趕緊的!」隨後,在場的十幾個黑
衣男人跑了個一幹二淨,只留下頭發散亂的周子彤,抱著渾身是血的王開之……
……
……
慢慢睜開眼睛的王開之,發現自己正躺在理工大學的圖書館……「哎!哎!
小子?」
王開之有些納悶兒,自己的傷怎幺不疼了?
「小子?別發愣了!!」
是在說我?王開之有點不太清楚目前的狀況……自己是怎幺被送到圖書館的?
「小子?起來啊,再躺著我可把你送走了啊!頭一次見到敢這幺無視我的新
人!」
王開之坐起來,看到一個叼著大煙鍋的中年人對著自己吼著。
王開之經常來圖書館的,但是這個中年人實在是臉生,還有,圖書館不讓抽
煙啊!
王開之四處張望了一下,發現周圍很多人忙忙碌碌的走來走去,人聲嘈雜,
根本沒有圖書館該有的氛圍,而且,這個圖書館看上去非常的陳舊……「哎?我
說你小子,瞎看什幺?」叼著煙鍋的中年人咕嘟著嘴裏的煙,一邊說道:「把推
薦卡給我,然後你拿了白卡愛滾哪去滾哪去,快點兒!」「什……什幺推薦卡?
什幺白卡?我沒有啊……」王開之有些懵逼的問。
中年人看到一臉無辜的王開之有些無語,一拍桌子站了起來,轉身對身後的
另一個青年人說:「這幺多年了好不容易來了個新人,還他媽把推薦卡弄沒了,
交給你們保安處了。」
說完轉身走了。
青年人一身長袍馬褂,一副民國時期學者的打扮,哈哈一笑來到了王開之面
前說道:
「小兄弟不用怕,你推薦卡弄丟了也沒關系,畢竟這學校一年多沒來過新人
了,好不容易來一個,我們不會趕你走的,你直接告訴我你的推薦人,我登個記
你就可以自由活動了。」
「什……什幺推薦人?」王開之依舊懵逼中……青年人推了推明顯民國時期
標志性的學者眼鏡,皺著眉看著王開之,瞧了一會兒,從一旁的桌子上拿起了一
個檔案袋,從中取出一張發黃的宣紙,詳細的看了看,然後瞧著王開之說:
「小子你別耍我,你沒有推薦人,爲什幺要自殺過來?」「自殺?我沒自殺
啊?」
青年人又瞧了瞧王開之,又看了看手中的宣紙,輕聲的說:
「任務地點:Q市理工大學,任務詳情:在至少十人以上,並且有異性存在
的公共場合露出生殖器,然後在十分鍾之內死掉……任務單上明明是這幺說的,
如果沒有推薦人讓你做這些,你是怎幺過來的?」聽著青年人碎碎念的嘟囔,王
開之更加懵了,腦子裏的想法一個一個的閃現,最終試探性的問道:
「那個……那個……我現在是不是死了?」
「是啊,所以你才到了生死之間的世界。」
我草,什幺鬼!
王開之正要接著問,那個青年人一拍腦門兒,臉上的眼鏡都跟著顫了一下!
「小子,你不會是巧合過來的吧,上一個巧合來到生死之間的人,還是五年
之前臨安皇宮那邊的,沒想到咱們這個學校地界成立不到一百年,也能趕上一個
巧合來的?」
說著,青年人一把將王開之從桌子上拽了下來,王開之有一肚子的疑問要問,
青年人卻拽著王開之的胳膊朝著圖書館深處走去,一邊走著,一邊對王開之說:
「小子,我大概明白了,你肯定是機緣湊巧才來的,不過既來之則安之,我
叫徐光地,是專門負責接待新人的,我先帶你去認領你的契約卡,然後也給你好
好說一說咱們生死之間的世界。」
……
月光如水,盡情地淹沒著、籠罩著整個世界,理工大學的體育場,空空曠曠,
淒淒涼涼……涼風微卷,把空氣都吹得滿是寂寥的味道!
王開之躺在體育場的正中,擡頭望著寒光戚戚的圓月,手裏死死掐著一張晶
瑩剔透,泛著白光,仿佛是一塊薄冰一樣的卡片。
這個就是他的契約卡,然而王開之的腦子,還在消化著不久之前圖書館的徐
光地和自己說的一切。
這裏,是生死之間的世界……
而在生死之間的這片地界,是隸屬于理工大學的,也就是王開之生前所在學
校的勢力範圍,學校之外,還有很多很多不同的勢力。
每個人死後,都要進行隨機的輪回轉世,會轉世到任意的時空,任意的生靈。
而死後來到這裏的人,非生非死,可以選擇在這裏繼續生存,也可以隨時選
擇離開轉世,所以這裏稱作生死之間。
轉世之前,會根據在生死之間的成就而給予相應的轉世選擇,也就是說,在
生死之間越強大,轉世的選擇就越自由,新生的生活就會越好……而選擇繼續在
生死之間生存的人,一般都有強大的能力,而強大力量的來源,就是契約卡……
每一個生死之間的人,都可以用契約卡召喚出隨機的侍從,契約卡會根據召
喚人的性格、生理特點、召喚時的心態、召喚環境等等各種因素,從異世界隨機
召喚出侍從,侍從會百分之百的聽從召喚人的命令。
契約卡根據不同的顔色分爲紫、黃、紅、藍、灰五種等級,每一種等級對應
召喚出的侍從戰鬥力是差距極大的,紫卡最強,灰卡最弱……契約卡可以通過在
生死之間完成各種艱巨、奇葩的任務,或者在一些隱秘的地方撞大運拾取來得到。
每一位來到生死之間的新人,都會得到一張契約卡,稱之爲白卡,白卡有無
限的可能,會召喚出完全隨機的侍從,能力是否強大,完全看臉……其實……那
個保安徐光地給自己介紹了那幺久,王開之還是有些不太理解,坐起身,把玩著
手中晶瑩剔透的白卡,心中暗想:
侍從,會是什幺樣的侍從呢?
正想著,一片炫目的藍光伴隨著陣陣香氣席卷而來,王開之擡頭一看,徹底
愣住了!
水手服,大長腿,淡藍色的短發,性感的高跟長筒靴,美麗青春的面龐……
這……這……這是美少女戰士?水野亞美?
「王開之……」泛著藍光的水野亞美竟然會說中文,而且聲音這幺好聽!
「我是徐光地的侍從,他讓我來提醒你,晚上的體育場非常危險,讓你找個
角落躲起來然後自己尋找落腳的地方,別在這明晃晃的拿著白卡亂逛,會被人搶
的!」
「你是侍從?侍從竟然是動漫人物?」
水野亞美好像有些被問住了,皺了皺眉,沒有多說什幺,轉身離開了。
王開之經過水野亞美的拜訪,大腦清醒了一些,徐光地說過,這裏沒有任何
規矩,都是強者說了算,我這剛來的新人,白卡要是被搶了可就徹底崩了,而且
這生死之間也沒有個新人保護協會什幺的,大學還有大一大二呢好不……王開之
心中嘟囔著站起身,在學校溜達了起來,打算找個隱秘點的地方,召喚自己的第
一張契約卡!
一邊走著,王開之心中陷入遐想,自己召喚的侍從會不會像水野亞美那幺漂
亮呢?侍從百分之百服從主人,哇,徐光地是不是整天可以跟水野亞美上床啊!
王開之有些猥瑣的想著,忽然一個人影沖了過來,一把拽住了王開之的胳膊,
這人影力道好大!不由分說的將他拖了好遠,一直拖到了一個宿舍樓道中才停下。
「你是誰!」王開之對這個陌生世界還是很敏感,小聲問道。
「你小子是新人吧,拿著冒白光的白卡瞎亂溜達,不怕讓人搶?」黑暗中的
人影跟王開之同樣小聲的說著。
「你……你不是要搶我白卡的幺?」王開之細聲細語的問。
「考!當然不是,」黑暗中的人影慢慢走了出來,是一個矮胖小青年的模樣:
「我是新人引導大使!」
「新人引導大使,哦,原來是個NPC。」王開之脫口而出的說道。
「N你媽的PC,我是玩家好不好?呸!什幺玩家……我是人!這裏哪有什
幺NPC!」小胖子氣呼呼的說道:「我只不過是心地善良,專門引導新人的
『愛的化身』罷了!」
王開之一臉鄙夷的看著他肥胖的身材,醜的有些卡哇伊的臉蛋兒,好一個愛
的化身,幹得漂亮!王開之對這個稱號在心中惡狠狠的給了個贊!
「好了不多說了,我先跟你說一些召喚契約卡的注意事項!」「啥注意事項?
徐光地不是說把血滴在卡上就行了嗎?」「那倒是沒錯,但你知不知道,契約卡
會根據你周圍的一切環境進行匹配,然後給你一個隨機的侍從?」
「額……你等會兒,既然要匹配,爲什幺還要隨機,那匹配還有什幺意義?」
王開之有些疑問的問道。
「你不懂,這叫玄學開卡!你得多跟我學才能召喚到厲害的侍從,只聽保安
處的肯定沒好下場!」
「別鬧,我覺得水野亞美就挺好!」
「水野亞美?你是說徐光地那個美少女戰士?那有什幺用?無非是保安洗澡
的時候她給噴一噴肥皂,還有啥用?」
「我靠!這還不夠幺?水野亞美啊!給你洗澡啊!噴肥皂啊!」小胖子聽了
之後,沉默了一會兒小聲的自言自語:「哎?這幺一說,還真挺不錯的!」
說完,小胖子雙眼迷離的擡頭斜視四十五度,一臉淫蕩。
王開之忽然覺得,自己遇到了一個神經病!
「那個啥……」
王開之捅了捅想入非非的小胖子:「你能讓我看看你的侍從不?」王開之還
是很急于知道除了美少女戰士這種,還有沒有其他領域的侍從,如果一會兒自己
召喚一個七龍珠裏的悟空豈不是無敵了?
小胖子聽說王開之要看自己的侍從,原本神色恍惚的他立刻來了勁兒,隨後
清了清嗓子說道:「嗯哼,讓你見識見識也好!」小胖子拍了拍手:「出來吧,
我的小夥伴兒!」話音剛落,宿舍樓道響起了腳步聲,一個肩膀搭著毛巾,胡子
拉碴的壯漢走了過來。
「主人你有啥吩咐!」
粗聲粗氣!
「額……這位是何方神聖?」王開之問。
「誅仙看過沒有?」小胖子義正言辭的說。
「啊!看過看過!」一聽到誅仙,王開之感覺這個大叔應該是深藏不露才對,
心情激動!
「哼,記不記得張小凡第一次下青雲山,和好多厲害的人物一起去了一個客
棧吃飯?」
「額……」王開之撓了撓頭:「大概……有點印象……」「沒錯!」小胖子
忽然吼道!
「啊?什幺就沒錯?怎幺就沒錯了?我說什幺了?」「他就是……」小胖子
指著身後搭著毛巾的大叔:「那家客棧的廚子!厲害不厲害?」
王開之覺得自己三觀有些崩潰……
「那個……那個……敢問這位廚子大叔,有什幺厲害的力量、或者說技能?」
「你這個新人是弱智嗎?」
小胖子說道:「廚子肯定是做飯厲害啊,他做的那個魚香肉絲,我勒個去!!!」
王開之懷疑自己遇到了個傻逼……
「我說這位朋友,」王開之說道:
「我其實不太想讓自己的第一個侍從是一個廚子,那個……我也不知道自己
的屬性是什幺,所以你看,你能不能離我遠一點,就遠一點就行……」小胖子沒
好氣的翻了個白眼:
「切,沒勁,不聽我的,別怪我沒事先提醒你,一會兒你召喚出來的如果是
個店小二,就乖乖的和我來開店吧,咱倆跟學校食堂好好的競爭一番!」「滾蛋!」
「哎?你個新人還敢跟我這個有了侍從的大人物裝逼?」小胖子雖然嘴上不
太樂意,但還是拉著他的廚子大叔退後到了樓梯口,把樓道的大部分位置都留給
了王開之。
王開之坐在地上,把泛著白光的契約卡擺在面前,拿出徐光地送給自己的小
刀片,在拇指上劃了一刀,隨後擠出了一滴血,滴在了契約卡上!
血滴觸碰到契約卡的一瞬間,立刻滲透進去,原本晶瑩剔透的白卡變得血紅,
隨後白光散去……
小胖子目不轉睛的盯著失去光芒的契約卡,輕輕的說:「新來的,侍從強不
強大,就看一會兒閃什幺光了!如果是紅色或者黃色,你小子就走運了!」小胖
子話音剛落,一陣灰蒙蒙的光暈籠罩在了契約卡的四周!
「灰卡!灰卡!哈哈!毫無戰鬥力,小子你說不定真召喚出來一個店小二,
咱們的飯店有指望了,食堂大媽也行啊!」小胖子哈哈大笑。
「滾你媽的蛋,你煩不煩,再說話我撕爛你的嘴!」王開之很是生氣!
「你罵我也沒用,你這個灰卡肯定是一無是處的戰五渣,不用想了!」小胖
子剛說完,契約卡騰空而起,光暈散在空中,化作了一大團灰色光霧,王開之連
連退後,沒多久,光霧越來越濃,越來越大……大約兩分鍾後,一道人影從灰霧
中走出,來到了王開之面前……王開之和小胖子立刻驚呆了,兩只眼珠子差點掉
到地上!
這是一位女子……
灰蒙蒙的霧氣在她身畔仿佛都沾染了仙氣,變成了最美的煙霞!
古裝的衣衫並沒有掩蓋她苗條的身形,披肩的長發搭配著她一張天神之作的
完美臉龐,折射著純潔而神聖的光暈,王開之只看了一眼便仿佛被勾住了魂魄!
周子彤那幺完美的校花在她面前都不值一提!
古裝美女來到王開之身前,微微一欠身,露出了足以溫暖整個夜色的微笑,
隨後將代表著自己的灰色契約卡遞到王開之面前,動聽之極的聲音隨之響起:
「侍從王語嫣,見過主人,請主人收好我的契約卡!」王!語!嫣!
王開之的腦子仿佛炸開了一般,連從她手中接過灰卡都忘記了,直勾勾盯著
面前的傾世美女……
王語嫣被盯的臉蛋發紅,低下頭去輕柔的說:
「主人,您……您先收好我的契約卡……」
一旁的小胖子更是看呆了,瞧了瞧身邊的廚子大叔,暗道:同樣是灰卡侍從,
爲什幺差距這幺大!
廚子大叔看到小胖的眼神,揚起胡子拉碴的嘴角,回了他一個基情滿滿的迷
之微笑,讓小胖子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主人?」
王語嫣說到第三次,王開之才緩過神來,看了看她猶如蔥白一般白嫩的手指,
小心翼翼的接過了灰卡。
當灰卡拿到手中的一瞬間,腦海中一片數據響了起來:
侍從:王語嫣——天龍八部中人物,
服從度:50
好感度:0。5
戰鬥力:5
特點:知曉所有武林秘籍,來到生死之間的世界,能力有所變動,幾乎知曉
生死之間的一切秘密,包括其他人的侍從信息。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