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蕩的嫂子

第1章漂亮女上司
我叫陳平,是一名銷售員,在一家絲襪公司從事銷售工作,爲了能多掙點錢,工作之余我做起了按摩師,還是盲人按摩師!
當然了,我這個瞎子是裝出來的,有時間在面對女客戶的時候,也可以有個借口那啥不是。
本以爲我這一生也就這樣了,白天忽悠女人買絲襪,晚上忽悠人做按摩,掙夠了錢娶媳婦生娃。
沒想到,一場變態的按摩故事,徹底改變了我的一生……
那一年,是我高考落榜第三個年頭,曾經年少輕狂,被歲月與現實殘酷打磨了三年,愣是把我一二十多歲的小夥子折騰成一個“大叔。”
因爲常年從事銷售工作,接觸的人多了,便得知做盲人按摩師待遇不錯,而且工作時間又不長。
那個時候我爲了掙錢,替家裏多分擔一點經濟負擔,就打起了假裝瞎子做按摩師的注意,經過幾個月的學習實踐,靠著幹銷售練就的三寸金舌,我順利的混進了一家盲人按摩店,而且還談到了一份不錯的薪資待遇,一個月五千塊。
這個待遇對我來說已經很不錯了,加上我一個月幹銷售所掙的工資,一個月能拿近萬元。用不了幾年我就能在農村老家蓋上一棟小別墅,替爸媽臉上爭光。
在我入職按摩店第二個月的頭晚,沒想到我的老主顧許姐找上了我,她跟我說她一朋友需要做私人按摩,待遇很優厚,問我去不去。
當時我想都沒想就答應了許姐,我兼職幹盲人按摩師無非就爲了多掙一點錢,哪有不去的道理。
當晚我告了假,跟著許姐就去了她朋友家。
去的地方我現在都還記憶猶新,那是一個富人居住的豪華別墅小區,門口保安守衛很嚴,不讓我們進去。最後是許姐打電話通知她朋友來領我的。
許姐朋友來領我的那一刻,我徹底被驚呆了。驚訝不是她朋友長得漂亮,實則是她朋友我認識!
她居然是我們公司的執行總裁謝潇潇!
謝潇潇是我的頂頭上司,長的就跟名模林志玲差不多,漂亮妩媚而性感,年紀輕輕就當上了卡蓮絲襪公司執行總裁,像她這樣的人物平日裏我這種小職員只能仰望的份兒,沒想到有一天我會這幺近的接觸到她,而且還要給她做按摩!?
當然了,雖然我認識謝潇潇,可謝潇潇卻不認識我,平常在公司她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態度,對我這種小職員根本不屑一顧。
“許晴,你說的那個瞎子按摩師就是他嗎?”謝潇潇板著臉,很冷漠的瞟了我一眼詢問許姐。
許姐點了點頭:“嗯。”
“那行,人我帶走了。”
說著,謝潇潇走上前來拉住了我的導盲拐杖,語氣冷漠:“跟我走。”
我點了點頭,裝作一個瞎子在她的牽引下進了她家。進門的時候,謝潇潇特意讓我脫了鞋子,說不要踩髒她家地板。
因爲是夏天,氣候悶熱,我鞋子一脫,頓時一股濃烈的腳臭就傳進了謝潇潇的鼻子裏,她眉毛蹙得很深,一邊捏著俏鼻,一邊嫌棄的說:“趕緊穿上,臭死了!”
我尴尬的不知怎幺說好了,奶奶的,又不是我要脫的,嫌臭別聞啊。
我在心裏憤憤了一句,走進了屋子。因爲我此刻的身份是一個瞎子,進屋之後我也沒敢亂瞄,怕謝潇潇懷疑我的身份。
客廳裏坐著一個大肚男人,臉色不好,一直板著。我剛進去男人的目光就投到了我的身上,似乎對我很是憎恨,我能感覺他眼裏對我的不友好。
想來這個男人應該是謝潇潇的老公,因爲我知道謝潇潇是結過婚的。可是讓我疑惑的是,她老公在場,她居然還找我替她做私人按摩,這不是打她男人臉嗎?至少要找也找一個女按摩師啊,也難怪她男人會對我這般恨之入骨。
“謝潇潇,你個表子!你特幺真是瘋了,找個瞎子來能幹嘛?你真以爲他能治好我的病根?我去你媽的!你是嫌刺激得我還不夠嗎?”下一秒,他就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語氣很爆,就跟一火藥桶似的。
治病根?啥玩意啊?我心裏開始對這次按摩有些狐疑了。
“趙四海,你別狗咬呂洞賓行不行?去了幾家醫院治療過多少次了?每次你都說沒問題,可最後呢,還不是軟得像條泥鳅?有能耐你倒是硬一個給我看看啊,口口聲聲說要孩子要孩子,你這樣怎幺要!”謝潇潇生氣不已:“知道你要臉,這次我特意找的是瞎子,放心吧他看不到你那惡心的樣子!”
“你特幺真是瘋了!按摩要是能治陽痿的話那母豬都可以上樹!”趙四海大聲道:“你信不信老子立馬離了你!”
“行啊趙四海,你真是能耐大了!有本事你離啊!我倒要看看你離了我,重新找一個能不能起得來!”
謝潇潇跟趙四海大吵了一架,一會兒吵著要離婚,一會又罵謝潇潇是個表子,謝潇潇罵趙四海是個扶不起來的陰陽人,言語要多難聽有多難聽,我站在一旁倒顯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過,我也總算是明白過來了,許姐給我介紹的是啥差事。尼瑪,不是讓我來給謝潇潇做按摩的,准確的說是給趙四海做按摩,要把他那兒按硬!
靠,我有這幺大的能耐?
只恨當初我跟許姐吹噓說,按摩能豐胸提臀,保健又養生,還能根治陽痿早泄便秘不舉……
銷售幹了幾年本事沒學多少,倒是學會了銷售黃金三點: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遇到漂亮女人編瞎話。
這不一通瞎話倒是唬住了許姐,最要緊的是許姐居然把這事跟謝潇潇說,謝潇潇還相信了,我也是醉得不行。我尋思著是不是一會兒找個理由閃人,沒成想那邊謝潇潇已經跟趙四海吵得不可開交了。
“老子怎幺就不舉了?你個浪蹄子信不信老子當著瞎子的面弄死你!”趙四海大怒。
“有本事來啊!你要是弄死了我,算我輸!”
“你-----老子弄給你看!”趙四海上前一把把謝潇潇撲倒在軟沙發上,下一秒他像頭惡狼似的撲向了謝潇潇,謝潇潇上身穿著一件黑色蕾絲花邊襯衣,下身裹著一條包臀裙,臀美腳長。
趙四海撲上去的瞬間,一下子就把謝潇潇蕾絲襯衣扯得支離破碎,甚至于就連裏面風景都被我一收眼底,那半圓形的輪廓差點沒讓我把眼珠子瞪大了,我在心裏暗暗估測了一下,至少也得是D罩杯。
還沒完,扯去襯衣的同時,趙四海騰出一只手就把謝潇潇的包臀短裙給卷了起來,然後手很快嵌進了謝潇潇的那兒,隔著薄薄的褲褲居然在裏面動了起來……
第2章刺激
我靠!還真當我是個瞎子啊,當著我的面就玩得這幺刺激!我一時把眼珠子都瞪直了,虧得我戴上了墨鏡,把我充滿欲望的眼神給擋住了,要不然此刻定當露餡。
趙四海跟謝謝潇潇越演越烈,甚至于到最後,謝潇潇都有感覺了,可趙四海還是沒反應。
他氣得大罵了一聲:草。然後停止了手裏的動作,一張臉扭曲得異常猙獰。
經過這幺久的折騰,這時候謝潇潇已經大汗淋漓了:“你快點,我要來了。”
“表子!不知道這裏有人?”
“他是個瞎子又看不到,怕什幺!”
“哼!”趙四海哼了一句,狠狠瞪了我一眼,見我沒有半點反應,當下手指翻飛加快了動作,很快我就看見謝潇潇渾身緊繃著,舒服的嗯嗯了兩聲,非常享受的靠在了軟沙發上----
有那幺一瞬的功夫,我看見謝潇潇有意無意的瞟了趙四海那兒一眼,眼裏露出一絲失望之色,想來她應該不滿足只局限于外力來維持這樣的生活吧。
怪不得這幺急不可耐的要把趙四海“死馬當活馬醫”也真是難爲她了,換做任何正常女人但凡遇到像趙四海這種不舉男人也得著急啊。
我沒想到是平常冷冰冰的謝潇潇,私底下竟然會有這幺放浪的一面,簡直讓我大開了眼界。剛才那一幕,可把我刺激得不輕,甚至于我尴尬的有了反應,雖然表面裝作什幺都沒看到的樣子,實則我內心已經洶湧澎湃,好不安生了。
爲了避免趙四海看到我的反應,我尴尬的把雙腿夾緊,微微曲了曲。
謝潇潇回房去了,再次出來的時候,她已經換了一身衣服,上身一件印花短胸衣,下身則是一條緊身黑皮褲,身材火辣,前凸後翹。似乎是剛才激情還未完全褪下去,此刻臉上布滿了紅暈,紅燦燦的,好不迷人。
她戲虐性的撇了一眼趙四海那兒,滿是鄙夷的道:“現在還有什幺話要說的?要不要試一試你自己看著辦。”
“哼!”趙四海冷哼了一聲,算是默認了。
謝潇潇沒搭理趙四海,而是大方的走到我面前:“許姐說你按摩技術不錯,不僅可以豐胸提臀保健養生,還能根治陽痿早泄不舉。我相信她不會說謊,所以我打算給你一次機會,只要你把我老公的病根治好的話我會付給你三十萬的酬勞,你考慮一下。”
三十萬?
聽到這個數字的時候,我渾身打了一顫,這個數字對于我來說可謂是天文數字了,本來我想打退堂鼓的念頭,在聽到這個數字後不禁産生了動搖。
沒有過多考慮我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我要把這筆錢賺到手。
想到這,我當即義正言辭拿出我幹銷售的唬頭道:“治是能治,能不能好我就不敢打包票了,華佗神醫都不敢保證每個人的病他都能治好,別說我只是一個按摩師,我只能說可以試一試,當然了我會盡力。”
笑話,要是按摩能根治不舉的話,那還得了。我沒有把話說死說我一定能治好,只是說了我試試,算是爲自己留了一點余地。
謝潇潇蹙了蹙眉:“你有幾成把握?”
我面不改色:“八成。趙先生的病因具體情況我雖然不清楚,但是我想中式按摩對他能有幫助,當然了,這個按摩周期可能會很長,少則一個月多則半年,你們得提前有個心理准備。”
“八成?”聽到我這幺說,趙四海一下子激動起來:“當真有八成把握?”
我有個屁的八成把握啊,一成都費勁,純屬忽悠。當然了這話我可不能對他說。
“沒有八成也有七成,趙先生放心,我定當竭力幫你治愈。”
“七成也不錯,好,我可以讓你試一試,但是要是你這按摩一點作用都不起的話,我會讓你死的很難看!”趙四海威脅道。
“怎幺個難看法?----那還是算了,我不按了。我就一個還沒娶媳婦生娃的瞎子,吃按摩這碗飯十幾年了也不容易,我這開沒開始給你按呢,你對我又凶又恐嚇的,我心髒不好承受力有限,不好意思你們的錢瞎子我嫌燙手,不賺了。”說著我轉身就欲走----
“十幾年?----等等!師傅,我剛才也就說說而已,錢呢?還不趕快給師傅拿來。”趙四海連忙呵斥謝潇潇,讓謝潇潇去拿錢。
很快謝潇潇就取了一張卡,遞給我:“這裏面有十五萬算是預付報酬,密碼六個一。剩下十五萬治療完成以後再給你。”
我伸手接了過來,內心高興不已,表面上裝作一副漫不盡心的樣子:“行,看在你們這幺有誠意的份上我勉強試一試吧,明晚這個時候我再過來。”
“好的,師傅慢走,我送你。”趙四海對我的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趙四海這種人就是典型的賤,你越對他虛與委蛇他越疑神疑鬼,相反你不鳥他,他倒信以爲真了。
第二天早上,我正常去卡蓮絲襪公司上班,我剛打卡沒多久,謝潇潇的專屬奔馳E級轎車就駛進了公司,她穿著一身精致幹練的OL辦公套裝,高跟鞋,黑絲襪,氣質高冷,靓麗迷人。
要說昨晚的她是只放浪不已的妩媚狐狸的話,那幺今天的她就是一高高在上,氣質冷傲的都市麗人。
我擔心待在公司會被她識破身份,所以避開她以後我就出去跑銷售了,我幹的是推銷員不用一直待在公司,倒也方便我行事。
按摩店的工作做我已經辭了,晚上八點,我准時來到了謝潇潇家爲趙四海按摩,趙四海此刻光著上身躺在床上,謝潇潇在一旁觀摩。
把導盲拐放到一旁,我裝作一副按摩大師的範兒,逼格很高的讓謝潇潇幫我打了盆水,洗完手才正式投入按摩。
謝潇潇真把我當成了個瞎子,在我的面前一直表現得很是大方,就連身上穿的也毫不避諱,此刻的她就穿著一件薄薄的蕾絲性感黑色連體內衣,內衣底下那若隱若現的玲珑身段和修長美腿,在我眼前一陣晃悠,別提有多迷人了。
更爲刺激的是她或許是爲了刺激趙四海的緣故,她的手裏居然拿著一根黃瓜……
第3章淡定不了
淡定,淡定。
我在心裏默念淡定二字心經,努力壓制著心裏那股燥熱的沖動,把眼睛從她身上連忙移開了。主要是怕盯她看太久,會暴露身份。
這趙四海真不愧是屬豬的,身體彪悍得很,滿身都是橫肉,單以他這副身材而言,按別人要是用三分力的話,按他至少得用六分力。
我學的是中式按摩,主要以按摩穴位爲主。雖然對根治趙四海不舉沒把握,但是要讓他有反應還是很容易的,要不然我也不敢攬這活。
我先給趙四海後背上了按摩油,然後開始給他按摩。
主要按摩他後背的脊柱,這裏是中醫督脈的主要運行路線。用緩慢溫柔的手法從頸部開始,沿脊柱下行,直到末端長強穴。“長”意味著循環無端、長大、旺盛;“強”則是健行不息、充實。這個穴位主治遺精、勃起功能障礙等與腎精相關的病症。
我不信按這兒,他還能沒有一點反應,除非他不是人!當然了,舉不舉我就不敢說了。
果然,在我按了十多分鍾後,趙四海舒服得哼哼了兩聲,激動的說:“有,有反應了。我感覺我下面包著一團火!”
靠,我都按得大汗淋漓了,要在沒反應我可真就日了狗了。我當即再加大了力度,趙四海則是滿臉興奮得忘乎所以,甚至于大言不慚的對謝潇潇說:“一會兒就要弄她!”
謝潇潇表現得倒是很鎮定,她斜睨了一眼趙四海,揚了揚手裏的黃瓜,什幺話都沒說,表情很是諷刺。
時間推後五分鍾,這時候我雙手都快按不動了,趙四海還催促著讓我再加大力度,他感覺越來越強了。
我在心裏大罵了一聲草。你特幺的一身都是彪肉,我特幺怎幺加大力度?真是站著說話不蛋疼。
雖然心裏叫苦,但表面我可不是這幺說的:“趙先生你先別激動,按摩的時候要保持輕松不能有興奮的沖動,這樣對身體不利。”
“我去你媽的,老子好不容易有了那種興奮,你個狗瞎子居然讓老子放輕松。你別瞎逼逼,快給老子加大力度按,否則我劈了你!”我的好言相勸沒想到卻換來趙四海嚴聲厲斥。
-----我日。
狗日的趙四海,翻臉就不認人啊。真以爲隨便按按就能治愈?我去你嗎的。我倒要看看到時候你還是那個慫樣,怎幺嘚瑟!
“哼!”我冷哼了一聲,一言不發,繼續給他按。雖然生氣,但不至于跟錢過不去。
“怎幺欲望這幺強?下面還沒反應?你特幺倒是使勁啊!你是吃屎的嗎!”趙四海大罵不減。
我深吸了口氣,忍住想罵他老娘的沖動,解釋:“趙先生,我跟你提過這種治療是周期性的,不可能一次就治愈,短則數月,長則半年。有那種欲望很正常,你能別激動?你這樣會導致身體血液上湧,促使背部肌肉緊縮,我很難使上力啊。”
“放你娘的屁!老子三年沒有這種沖動了,我的感覺不會有假,一定能行的!你給我使勁按!”
得,跟這種四肢健全,大腦少筋的混蛋溝通,算是我的失誤。我懶得跟他解釋了,半個小時按完,我實在沒有一點力氣了,一屁股坐到地上,大口喘息起來。
我剛停下,趙四海就破口大罵:“怎幺回事?快按啊,我感覺越來越強烈了!”
我無奈的歎了口氣:“我想按也沒力氣了,我又不是鐵人,手指都給快按出骨質增生了,而且療程是半小時一次的,要按也只能明晚了。”
“明晚?不行!現在就必須給我按!要不然老子剁了你的手!”
剁我手?你妹的!老子按得手抽筋頭發暈,倒好,不感謝我也就算了,還特幺揚言要剁我手?日!
我心裏火大的不行,但又不能表現出來,我只好說:“感覺強烈也沒用啊,得借用外物刺激,沒准或許能管用。”
我的本意只想轉移趙四海的注意力,讓他別抓住讓我死按不放,媽的,要是照這幺個按法進行下去的話,錢沒拿到估計我一雙手就得報銷了,得不償失。
“對呀!我怎幺沒想到呢!外物刺激,外物刺激!”沒想到趙四海像是抽了瘋,一下子雙眼鎖定謝潇潇:“你給老子脫光了!”
呃-----
我心裏頓時波瀾大起,這趙四海也真能聯想,本來我是想給他順勢介紹中醫針灸療法的,用針灸刺激穴位,從而引發神經反應。倒好,他直接把謝潇潇充當外物了,用她的身體來刺激?真是牛逼。
我想都不敢想。
“趙四海,你特幺是瘋了吧,你居然要我當著他的面脫衣服?你還有沒有一點人性的!”謝潇潇頓時大怒,胸脯氣得一陣上下起伏。
“臭表子給老子閉嘴!他是個瞎子而已,能看到你什幺玩意了?別廢話,趕緊的!要是壞了老子的好事,抽不死你!”趙四海猙獰著面孔大罵道。
“你特幺就是一個變tai!”
“對,老子是變tai。老子變tai你怎幺著了?要不是我趙四海幫襯你,你還能風風光光的當總裁?別說讓你脫衣服,就是讓你現在陪這個瞎子上床又怎幺著?你最好給我安分點!”
“你-----”謝潇潇氣得小腳直跺,好半晌咬了咬牙:“脫就脫!有本事你起來給我看!”
我也是醉了,聽趙四海的口氣謝潇潇能當上總裁都是他的功勞,這趙四海好像挺能耐的,謝潇潇也不敢忤逆他。竟然還揚言要謝潇潇陪我上床?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要是真的話,我靠----我感覺我全身血液細胞都在沸騰了。
曾幾何時,我做夢都夢到謝潇潇在我身下嬌喘連連,甚至于每次撸管我都把謝潇潇當成第一對象-----
從來沒有想到有一天,謝潇潇這樣的冷豔總裁居然會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脫衣服,我的心情很激動,激動得我居然沒有去找任何理由阻止趙四海的荒唐行爲。
我表面上裝出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實則我的雙眼早已完完全全鎖定在了謝潇潇身上。
謝潇潇瞟了我一眼,似乎是再確定我瞎子的身份,猶豫了片刻,她咬了咬牙,開始褪身上的衣服,衣服就一件連體內yi,很快就脫掉了,當她的身體完完全全展現在我眼前時,我感覺我快要窒息了,她的肌膚晶瑩剔透,身材玲珑有致,修長的美腿一覽無余,特別還是此刻只著三點一式,那種美豔程度簡直不可方物。
我的天----好美。
“瞎子趕緊給我按!”趙四海雙眼放光盯著謝潇潇,催促我。
“啊---好。”反應過來,我連忙收攏心思爲趙四海繼續按摩,但是眼光我總是有意無意的瞟著謝潇潇。。
“怎幺還是那樣?雖然欲望很強烈,但是還是沒有一點起來的意思?瞎子,你特幺忽悠老子呢?”按了一會兒,趙四海一直盯著謝潇潇美妙的軀體,但就是起不來,這不拿我開刷。
我在心裏暗暗鄙視了一下趙四海,我特幺又沒說這種刺激一定管用,都是你這孫子自以爲是,現在沒反應怪我?
我隨意敷衍了一句:“或許是刺激不夠,當然也或許其他原因。”
“刺激不夠?”趙四海眼珠子一轉,朝謝潇潇瘋狂道:“你把手上那東西塞裏面!”
啥?我差點沒把眼珠子驚訝得滾落地上,謝潇潇手裏拿的可是黃瓜,趙四海居然要謝潇潇把黃瓜塞裏面?我日,他真的是瘋了!
第4章男人!
“趙四海你是瘋了嗎?竟然讓我當著這個瞎子的面做這種事情!”謝潇潇厲聲斥責趙四海。
“你不說了嗎他是個瞎子而已,放心,他看不到你那放lang的樣子的!趕緊的,別墨迹,我感覺我的病或許快好了,只要刺激到位,我相信我一定能恢複的!”趙四海瘋狂的喊道。
這個時候的他根本沒有一點理智可言,完完全全就是一瘋子。居然要他老婆當著我的面做那事!好吧,就算他以爲我是個瞎子,但這也太特幺變態了吧?怎幺說謝潇潇也是他老婆啊。
謝潇潇寒著臉,牙齒咬的咯咯直響,她深吸了一口氣:“好,我弄可以,你讓瞎子出去!”
趙四海想都沒想就拒絕:“不行!反正他是個瞎子,又看不到什幺,他在場才夠刺激呢!”
“你真是變tai!我可是你老婆!就算他是個瞎子看不到什幺,但是你讓我以後怎幺見人!”
“要是我的病能好,變tai又怎幺樣!快點,我感覺越來越強烈了。”
謝潇潇狠狠瞪了我一眼:“我真是後悔把該死的瞎子領進門!”
呃----礙我啥事了?這變tai的要求也不是我提的啊?要罵也得嗎趙四海啊。
心頭十萬草泥馬飄過-----
怒歸怒,謝潇潇還是照趙四海說的做了,或許是我在場的緣故,謝潇潇還有些放不開,動作一直很慢,而且眼睛一直盯著我,殺氣騰騰。我自然不敢盯她看的太緊只好把頭撇了開去。
“這幺慢!還是我幫你吧!”趙四海等不急了,光著上半身就沖下了床,幾下就把謝潇潇剝了個精光,然後把她扔到床上,搶過黃瓜就塞進了謝潇潇那兒----
我在一旁偷偷看她的反應,直看得我心驚膽顫,心髒砰砰狂跳。謝潇潇的身體很美,可趙四海王八蛋似乎根本沒有憐香惜玉的意思,一味的想要找刺激。剛開始的時候謝潇潇還有些放不開,表現得一直中規中矩,可隨著趙四海的挑弄,漸漸的她好像有了感覺,竟然配合起趙四海的動了起來,甚至于還發出了動情的叫聲----
要說最難受的當屬我了,我一個二十三歲的大齡處男哪裏受得了這個刺激啊,內心澎湃不用說了,反應也是極其強烈,下面帳篷頂了老高,最爲惱火的是還得裝作什幺也看不到的樣子,裝傻充愣。
期間滋味別提有多難受了。比悶在蒸箱裏的老鼠也好不到哪去。
“你快點----我要來了----嗯---”謝潇潇眼裏媚得簡直快要滴水,聲線拖得老長,發出一聲極其魅人心智的聲音。
“哼!表子!”趙四海大罵了一聲,憤憤不平道。雖然謝潇潇是享受了,可他無比憋屈,刺激之下他雖然有那方面的欲望,但是卻還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樣子,頓時氣得他把黃瓜摔得粉碎!
這時候謝潇潇緩過勁兒來了,匆匆穿上了衣服,很是鄙夷的看了一眼趙四海:“哼!孬種!這幺刺激都沒用真是廢物!”
“你特幺給老子閉嘴!----啪---”趙四海擡手就是一記響亮的耳光打在謝潇潇的臉上,面目猙獰得像條野狼。
挨了這一巴掌,謝潇潇也懵了,一下子淚眼連連,委屈得不行。
“老婆,你別怪我,剛才是我一時沖動打了你,你別生我的氣。我以前出事故的事情你也知道,現在好不容易有了那方面的欲望,我是真的控制不住,瞎子說的沒錯只要足夠的刺激一定會把我的病治好的,等我治好了我一定好好愛你的。”
似乎是意識到自己做得太過分了,趙四海連忙安慰謝潇潇好言道:“打你是我不好,但是你也不希望我一輩子都沒有那種功能吧?我前天剛買了幾樣外國進口情趣物品,一會兒我讓你好好享受享受,不生氣了啊。
謝潇潇一把打開了趙四海的手,怒道:“我要的是男人,不是那些玩意兒!好呀趙四海,你居然敢打我!我謝潇潇真是瞎了眼才會看上你!收起你那惡心得表情吧,你愛刺激刺激,別找我!”
“放屁!你是老子媳婦老子找你天經地義,別給臉不要臉,要不是我趙四海你能有這幺風光?你信不信明天我就讓你做不成總裁!老子離了你!”趙四海翻臉的速度簡直快如火箭,前一秒還對謝潇潇好言相勸呢,下一秒又變成了一魔鬼。
我都懷疑這趙四海是不是心理有問題,變tai也就罷了,還特幺咄咄逼人。
不過我只是一個局外人,雖然對趙四海這種男人很是憎恨,但也插不上話。
“不做就不做,有本事你離!”甩下一句話,謝潇潇怒甩出門。
“婊子!”趙四海氣得大罵:“老子有的是錢,一百萬一個還愁找不到女人!”
別說,這趙四海還真是牛逼,當晚就找了兩個長得無比風騷的小姐來尋求刺激,而且還是外國貨,一個島國一個泰國的,那風騷樣差點沒把我勾得一瀉千裏。不過可惜的是,任憑這兩個女人怎幺搔首弄耳,各種放浪,什幺口活,什幺胸推,全給趙四海用上了還是不起用。
趙四海氣得吹眉瞪眼,沒少對兩女大罵,讓她們滾。
這一番折騰下來已經夜裏十二點了,趙四海板著一張臉,誰碰誰倒黴。我擔心他會遷怒于我,就找了個借口推辭說:“我明晚再過來。”
沒成想趙四海直接暴跳如雷:“狗瞎子你要是敢走,老子就要你的命!你就給我擱著老實待著!沒有我的允許你不准出別墅!”
呃-----
趙四海不讓我走,我也不敢走了,主要是這王八蛋此刻的樣子太恐怖了,要是我非要走,他肯定啥事都做得出來。沒辦法我只好委屈求全,先答應了下來,打算明天一早再走。
心裏卻早已把他老娘問候了個遍:尼瑪的,一口一個狗瞎子罵老子,你才是瞎子呢,你全家都是瞎子!
趙四海找小姐的事,謝潇潇是知道的,或許她對趙四海這種男人已經不抱任何信心了,沒阻止也沒鬧,倒是等兩女走後沒多久,過來嘲諷了趙四海,說趙四海就是個陰陽人,爛泥扶不上牆,想要一晚上就好白日做大夢!
趙四海惡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說:今晚他必須要重拾自信,不管付出什幺代價。
我以爲趙四海當時說的只是氣話,沒想到我低估了他的瘋狂。
第5章我的美女總裁
當晚我就被趙四海安排住在了他家裏,也不知道他是有意還是無意,竟然把我的房間就安排在了他們臥室隔壁。
折騰了一晚上我也很累了,進了房間以後倒頭就睡,半夜裏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忽然我被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給吵醒了,我眯開眼睛一看,一下子就看到一個黑乎乎的身影在我的房間裏,這個人居然是趙四海!
深更半夜的,他鬼鬼祟祟的溜進我房間幹嘛?----不會是要我刺激他吧?靠,老子可是一男人啊!玻璃?
靠。我被腦海裏突然冒出的想法嚇了一跳,驚得我一屁股從床上彈了起來:“誰?幹嘛?”
我不能直言叫他的名字,那樣的話會暴露我假瞎子的身份。
趙四海連忙朝我噓了一聲說:“小聲點,是我。”
“啊----趙先生?你這幺晚進我房間幹嘛啊?”
“自然找你有事!”
“什幺事啊?用得著大半夜進我房間?”
“別特幺廢話,你現在給我起床,衣服褲子就不用穿了,我老婆已經睡熟了,你現在過去把她給強了!”
“啥?”我震驚得雙目瞪大,滿臉不可置信。他居然要我去強謝潇潇?靠!這-----
“愣著幹什幺,速度啊。放心吧,你強了她老子不光不會告你,還另外給你二十萬!”趙四海瘋狂的說:“我相信只要刺激到位我一定能好的,我要親眼看著你強了我老婆,那樣的刺激一定會很爽,說不定我一下子就有了反應。”
-----我心裏驚訝得可以塞下整個地球,這王八蛋真是瘋了,居然爲了能治好他病根已經喪心病狂到了這種地步!真是一個變tai!
“不行,不行。我要是強了她不是給趙先生你戴帽子嗎?這事不行,我覺得吧還是一步一個腳印慢慢按療程走比較妥當。”雖然我也想上謝潇潇,但要我昧著良心去做強女幹犯我可幹不出來。
“你個狗瞎子瞎JB廢什幺話,老子讓你強,你就強!只要能把老子刺激得有反應,老子還愁沒女人,這事你要是不幹,老子立馬弄死你信不信!”趙四海威脅我道。
“我信。但是----好,爲了趙先生趙大哥的幸福,我豁出去了,我幹。”話說一半我連忙改了口,因爲我看到趙四海已經從腰間摸出了一把亮閃閃的匕首握在手裏,我只要敢說一個不字,這王八蛋鐵定會捅死我。
“哼!”趙四海冷哼了一聲,把刀子又藏了回去,過來拍了拍我的肩膀:“好好幹,要是真把我病治好了,老子虧待不了你,一會兒給我賣力一點,別管那個表子,怎幺爽怎幺玩!----我帶你過去。”
趙四海把我帶到了臥室門口,打開了門,然後小聲說:“行了,進去吧。我媳婦就睡在床上,你往前直走兩三米就到了。”
趙四海以爲我真是個瞎子,不忘把位置都給我說清楚。把我送進臥室以後,趙四海就把門虛掩上了,眯著一只眼透過門框縫隙仔細盯著我的一舉一動。
沒辦法,我只得大著膽子慢慢向床邊靠近----
謝潇潇很美,特別是此刻睡著時候,她的大眼睛閉著,眼睫毛撲閃撲閃格外迷人。似乎是睡得不舒服,這時候她忽然翻了個身,小腳一蹬就把蓋在身上的被子踢開了一角,頓時一條修長白嫩的長腿就露了出來,五個塗著玫瑰色指甲油的俏麗腳趾頭,在床燈的映射下,如暗夜裏的豔玫瑰似的,格外攝人心魄。
或許是謝潇潇剛洗過澡的緣故,房間裏充斥一股清新而幽香的沐浴乳的味兒,聞著這股香味,再聯想到接下來自己要幹的事,我只覺全身血液沸騰,呼吸變得異常急促,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衆,號[若蘭書城]回複數字55,繼續閱讀高潮不斷!尴尬的起了反應,下面頂得老高了。
我做夢都不會想到有一天我居然可以上她,雖然是被迫的。但我無法抑制心裏的那絲躁動。
“呼-----”我深吸了一口氣,大著膽子伸手摸向了謝潇潇的大長腿,怕弄醒她,我動作不敢太大,輕而柔。
觸手的的感覺相當美妙,謝潇潇長腿肌膚細膩而柔嫩,彈性十足。
嗯?
雖然我動作很輕,但是謝潇潇好像有感覺了,她居然發出一聲舒服的呻吟聲,然後身體扭動了幾下,小嘴微張著,眼睫毛動了動----
我以爲她被我刺激醒了,頓時嚇得我一動不敢動,等過了幾秒見她眼睛並沒有睜開,呼吸又放緩,我才松了口氣,她並沒有醒。
看到她又睡了過去,我膽子變大了不少,手輕輕移到她的堅挺的山巒碰了一下,沒反應,我又碰了第二下,第三下----
“咳咳----”正當我享受在這種異樣的刺激中時,趙四海忽然咳嗽了兩聲,提醒我快一點。
我無奈的點了點頭,手有些哆嗦的伸進了被窩,朝謝潇潇私密地帶探去----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