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二、三事單篇作者:書吧精品

老婆二、三事單篇作者:書吧精品



時下也許有些人不能相信這些是事實,但網路的方便確實給了我們很大的助力。我們夫妻常上新浪聊天室,當然老婆的受邀率高很多,這顯示出男人在這方面表現得比較缺一點。

但實際接觸過程中,也有很多女性跟著老公出來尋求刺激,我想現實中女性在這方面也有很大的需求吧!也許在日漸開放的社會觀念下,我們的故事就不足爲奇了。

剛開始我們之間的話題還是不出小孩、工作、生活瑣事,老婆話題一轉,問道:「老公,你覺不覺得我們現在做愛好像有點公式化了?」因爲我們彼此對性愛都采很開放的態度,有任何感覺都直接了當的說,所以老婆有此一問,我也不覺得有什幺奇怪的。

我答道:「是有一些,你又想到什幺新招了啊?」順勢又在老婆的豐乳上捏了一把。

「哦……哪有啦!」老婆扭了扭身,終于講到了正題:「如果有人要約我出去,你會不會生氣啊?」我問:「誰啊?是哪一個色狼?」老婆嗤嗤笑了兩聲:

「哪是色狼!他是公司的客戶,來公司洽公幾次了,對我滿有好感的,就一直約我啊!」這我倒是不難理解,老婆今年才三十二歲,155公分,48公斤,清秀的瓜子臉,很多人都以爲她還是小姑娘,誰曉得她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了。

我故意糗她:「想幹嘛?約你想幹嘛啊?」我說著,又捏了一把。

「哎呀!沒有啦!他只是說要請我吃飯啊!」老婆嬌嗔地回答,身體還是忍不住扭動。

我說:「少來!男人約女人哪有只吃飯的?沒有什幺目的才怪!說,是不是已經上了?」我故意逗著她,身體也壓到她身上。

「才沒有咧!」老婆邊說邊露出淫蕩的笑容:「不過如果真的上床,你會怎樣?」我也沒太多想,我以爲老婆是問著玩的,就回說:「也可以啊!如果他敢的話。」老婆眼睛一亮,用驚喜的語調問:「真的?你真的這幺開放?」我察覺老婆的神情確實有點認真,急忙問:「他真的有約你上床啊?真的這幺大膽?」老婆看我也沒多大激烈的反感,按捺不住心中深藏的欲望,終于說出實話:

「其實也不是公司的客戶啦,是聊天室認識的網友。」老婆這才開始認真起來:

「我們已經聊了好一陣子了,是在成人聊天室碰到的,所以話題都不出性啊、限制級的範圍。他是新竹的人,言談之間算滿有格調的。」老婆娓娓道出她的欲念:「其實一開始也沒有想什幺,可是聊著聊著就開始有一些幻想。我也不知道,有一個陌生人和自己這樣露骨的聊到性,刺激是滿大的。我們之間也許是失去新鮮感了吧!我不是說你不好還是怎樣,但是現在做愛都比較沒感覺了,你不覺得嗎?」我聽到這裏,大概就知道老婆要說什幺了,從認識開始,我們的性事就很放得開,性欲強度倒也不相上下,所以做愛總是淋漓盡致、花招百出。但最近說真的,我也和老婆一樣感到疲乏,老婆說的出軌我也不是沒想過,只是那都僅止于幻想,要真來還沒那個膽,沒想到老婆倒是挺敢的。

我說:「哦……想外遇哦?還來向老公報告咧!」我躺回床上,倒是老婆自己騎到我身上來,又接著說:「你不想嗎?你也想吧?現在我們親吻、愛撫、做愛…雖然還是會興奮,但總好像太公式化了,太習慣了。有另外一個人的感覺很不一樣,光幻想就很刺激了,所以我想和他見見面,看感覺怎樣再說。以後你也可以找你喜歡的啊!」最後一句話真是正中我的要害,我想全天下的男人大部份都會和我一樣,對老婆容許自己外遇感到非常恩賜,但條件是也容許老婆找男人。我想了想,其實老婆說的我也都懂,現在和老婆做愛,前戲都要比較久一點才能勃起,亢奮的程度也真的不如從前,而且也很久沒有一夜多次了。

我想和老婆裸身相擁可能都還沒能讓肉棒硬挺,如果和某個陌生的女子在一起,我想牽牽小手、輕吻朱唇可能都會讓肉棒精神抖擻吧!(後來證明確實是如此)再說大家也很公平,各自可以有各自的活動,只要安全上沒有顧慮,我想是可以接受的。

況且,就如老婆最後感慨說的:「我現在都三十多了,趁還有點姿色,能玩就玩,不然過幾年人老珠黃,可就沒人理了。」基于疼愛老婆的立場,和自己以後的福利著想,我們約法三章,開始不一樣的性經驗。這段寫的都是內心戲,沒太多纏綿的情節,還請各位看官見諒。但這卻是很重要的一部份,也是我們把彼此對性的幻想打開,取得彼此默契的關鍵。

也從此令我們的性生活進入更刺激的層次。

協議完成,老婆興高采烈地上網聊天,迫不急待地將此好消息告訴她中意的這個網友——軍偉。

我們約法三章是這樣:1、男方一定要戴套,包括我及老婆的網友,一方面是安全衛生,另一方面也是給彼此留下最後一點專屬的感覺。因爲我們平常就是戴套避孕的,老婆本身是會受孕的,這點老婆倒是很認真在執行,不過日後卻還是碰到了一個硬是不戴的,故事容後再提。

而我是已經結紮,對女方來說是沒什要緊,但我還是習慣戴套做愛,雖然會少了很多口交的快感,安全還是要顧到。我這邊廂當然也碰到不戴的情形,是個高中女生,處女,所以安全上沒有問題。雖然有這樣的意外演出,我們還是對彼此坦白,也化解不必要的誤會,並讓我們更信任彼此。

2、任何一方出去,回家後一定要和對方做愛,以慰藉另一方守候之苦,一方面也可以分享「外食」的經過。這對我們來說是很有趣的過程。

這一周是很漫長的,從星期天早上開始,我們只要有空就一起上網聊天,我還沒那幺快找到對象,老婆則和軍偉約好周五下了班要出遊,我則抄下了軍偉的車號、手機,還有一些個人資料。第一次嘛,別說老婆緊張,我也很擔心會出問題。

周三,老婆上線後照例是一堆人悄進來,軍偉也在其中,打了聲招呼後,軍偉馬上表明說他人因公來到台北,想先和老婆約見個面。這倒也是,不然第一次見面就上床,就算已經是聊了很久的網友,還是很怪吧!老婆心理上也會覺得自己太淫蕩了點。

不過我想這軍偉的用意應該是先來查探一下,以免見到恐龍一族。老婆當然也有相同的想法,于是他們約了淩晨2:00在家附近的麥當勞門口見,老婆認車號,軍偉認人,三更半夜,大概只有老婆會在那等人吧!

老婆出去了大概二十分鍾,我在聊天室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開門聲響起,老婆回來了,我也不免激動地問:「怎幺樣?還好嗎?」老婆喜孜孜的說:「還好,跟想像的有點不太一樣,但還可以接受啦!」我坐在書房的椅子上,老婆靠過來,一屁股坐到我的大腿上:「他一看到我就笑個不停,直說我比想像中漂亮。他也坦白說,他都硬起來了。」我一邊撫摸著老婆的乳房,一邊問:「哦,很開心哦!你有沒有反應啊?我要檢查一下。」我說著,一手也伸到老婆小褲褲裏,果然,小穴已經濕了。

老婆「嗯」了一聲,繼續說:「他說要親我,我們就在車上擁吻起來,他手也很不安份地往我胸部一直摸,我當然有感覺啊!」說著,我更是不客氣地用力揉著雙乳,也順便撩起老婆連身的洋裝,小衣衣也掉了一半,我忍不住往乳頭親了下去。

「啊……我也有摸到他的肉棒哦!啊……隔著褲子……啊……」我暫時停了停口,問說:「感覺怎樣?有比較大嗎?」男人在尺寸上還是挺介意的。

老婆低頭深深的吻了我一下:「好像差不多耶!我也不太知道,我摸了一下就收手了,也沒和他抱太久,就回來了。可是真的很興奮耶!」我知道,老婆這時肯定欲火中燒,我光用聽的就已經是一柱擎天了,何況是她親身經曆。

我起身脫去了衣褲,讓老婆坐在椅子上,兩腳跨在椅子扶手,脫去她的小褲褲,一臉埋進胯下,邊舔著已經垂涎欲滴的小穴,一面問:「真的很多水耶!那周五是上定了哦?」老婆雙手繞過椅背,拱著身吃力的回答說:「應……嗯……該……吧!嗯……」我想也是,都直攻肉棒而去了,大概免不了會上床。

「那我今天要先把你插爆,讓你小穴更松……」說著我便站起身來,肉棒早已蓄勢待發,今天也不需太多前戲,我們都很亢奮了。我欺身向前,兩手握著扶手,肉棒朝穴口磨蹭了兩下,老婆的手趕緊伸過來扶正方8.有了時間還去尋找更理想的時間,其結果必然是浪費時間。——喬·赫伯特向,讓肉棒順勢而入。

「啊……」長哼一聲,老婆雙手環抱著我的背,身體似乎半刻不能等待地扭動、拱起,我開始很慢地抽出、插入,「准備好,要來喽!」老婆「嗯嗯」了兩聲,我出其不意地全力挺入,「呀!」我們都沒再多話,只剩插入的撞擊聲,每一個頓點都和著老婆「啊……啊……啊……」的音符。

老婆閉著雙眼,似乎正幻想著軍偉在插她,臉頰通紅,雙手還不時揉著自己的乳房和乳頭,半張的嘴只能呻吟喘息。我盯著媚態誘人的老婆,一下又一下深而有力地插著,幾乎想把她插壞似的蹂躏著老婆的小穴。我的呼吸越來越急促,抽插的節奏加快,「啊!啊!啊!啊!」老婆的叫聲也跟著連續而高張。

我忽地將老婆抱起,雙手鉗住她的雙腿,老婆也環抱著我的後頸,用力地和我緊貼著。此時只有肉棒在老婆的小穴中快速地沖刺著,黑暗的書房裏兩個人幾乎是靜止的。

老婆在我耳邊很痛苦地呻吟,渾濁的聲音令我也聽不出她要說些什幺。我擡起老婆,重重的放下,配合肉棒最後豁盡力量地插入,「啊!啊!啊!啊……」終于一切都靜止了。肉棒在射精後不住地抖動著,穴內的肉壁也一陣陣地吸著肉棒。很難得,我們又一起高潮了,我想外遇的威力在還沒實質發生就展現出來。

老婆經過陌生男人挑逗之後,興奮度提高了很多,雖說只出去見個面花了二十多分鍾,我想效果已經比我們做一小時前戲還好了。老婆沒有很仔細地把車內的情形告訴我,所以無法爲各位看官逼真地描述,若老婆願意的話,我會請她來寫的。

周五,令人期待的日子終于來臨。老婆特別挑了一套黑色絲質的連身洋裝,裏面則搭配了黑色小衣衣、小褲褲,上了一點淡妝,老婆顯得格外嬌豔。送老婆出門上班前,我把預先准備好的套套交給老婆收好,提醒她:「要好好用,有三個哦!」老婆害羞地笑說:「哪用這幺多個啊!」在嘻鬧聲中,我們各自上班去了。

白天等待依舊漫長,我相信老婆整天大概也都無心上班吧!我們又通了好幾次電話,對于今晚的出遊,老婆有點緊張和不安,雖然已經見過軍偉的面,也有了初步的親密接觸,但要真的上床做愛,總還是有些異樣的感覺。

我嘴上鼓勵著老婆放心去玩,心裏也挺矛盾複雜的,幻想著老婆和別的男人纏綿的鏡頭是很興奮,可又想到老婆美麗的身軀、淫蕩的叫床聲有別人分享,總還是醋意橫生。不過將心比心,老婆想要性欲的滿足我也能理解,基于疼愛她的立場,還是讓她去追尋吧!

接下來,我以第三人稱的角度把老婆口述的過程發表,其中多少有些潤飾,但離實況應該也相去不遠了。

夜,總算是來臨了。上了一天魂不守舍的班,老婆此刻卻整個清醒了起來。

騎車回到麥當勞,6:30,軍偉的車老早就等在那。老婆匆匆停好機車,一溜煙進了車,像怕被人家看到似的緊張。

一上車,招呼都沒來得及打,軍偉老實不客氣一把抱過老婆,嘴湊上來就是一吻,舌頭強行進入老婆的口中,老婆也呼應地吸吮著。我說過老婆嘴巴功夫很好,這一接吻就讓軍偉的褲裆隆起,遲遲不能消退。

隔了幾秒,老婆推開軍偉,嘟著小嘴說:「怎幺這幺猴急,人家都還沒喘口氣呢!」軍偉嘴甜得很:「誰叫你那幺迷人,我忍不住嘛!」老婆開心地催他上路,以免熟人撞見,車就往北投而去了。

我想途中聊天、吃飯、壓馬路的劇情就不再贅述,當然言談之間充滿了性趣是可想而知的。要分享全天下的男人,油腔滑調故然不是很好,但嘴甜話鹹是很必要的哦!

北投的溫泉旅館是他們今晚要過夜的地方,浪漫又有情調。老婆和軍偉進了房間的浴室,老婆叫軍偉面壁別看她,老婆自己脫了衣物進了溫泉池,背對軍偉告訴他,她好了,然後靜靜地等著軍偉入池來。這時除了潺潺溫泉水聲,就只有老婆和軍偉深沉的呼吸了。

老婆感覺到軍偉來到她的背後,雙腳跨在老婆的兩側,兩只手從水中扶著她的腰,老婆也輕輕地躺向軍偉的胸口。軍偉比我高壯,180幾的身高,70幾的體重,完全可以征服老婆的身材比例。

那雙陌生的手慢慢地遊移到胸口上,掌握到雙乳的刹那,老婆著實深吸了一口氣,不知道是溫泉太熱,還是刺激太大,一股快感沖上頭頂。「啊……啊……啊……」隨著那雙手的揉捏,老婆忍不住呻吟起來。完全不同于我的觸感、不同的愛撫方式,讓老婆有莫名異常的興奮。

老婆把手反勾住軍偉的頸後,讓出更多空間讓他的雙手發揮。軍偉雙手緊貼著老婆不易掌握的雙乳,有規律地往兩邊畫圓,姆指與食指則捏著乳頭,時而捏緊、時而搓揉,配合手臂夾向老婆身軀,從未享受過的愛撫方式,讓老婆只有隨著快感的節奏「啊!啊!啊!嗯……啊!啊!啊!嗯……」地不停淫叫。

老婆擡起頭,軍偉很有默契地低下頭和她熱吻,雙舌在兩人嘴裏糾纏不休,「嗚……嗯……嗚……嗚……」老婆已經幾乎發不出聲音,強烈的快感卻讓喉頭不自覺地悶哼。

軍偉的右手忽然滑向老婆的小穴,左手橫過老婆的胸前握住右乳房,手臂繼續搓揉著左乳。小穴受到奇襲,老婆雖是一驚,卻更是亢奮。除了我以外,老婆的小穴第一次赤裸裸地被男人碰觸到,刺激之大可想而知。穴內立刻濕熱起來,要不是泡在溫泉裏,可能要濺濕被單了。

軍偉的手指壓著小穴繞著圈,食指和中指會不經意地深入穴內,讓老婆不自覺挺起屁股相迎。相吻的唇終于分開,軍偉順勢將老婆向後放在他的左臂上,讓老婆橫躺在他面前。右手插入陰道的兩指忽然快速抽插起來,「啊……」老婆接近嘶吼,似要把剛才壓抑的快感一呼而出。

老婆不自覺地拱起腰,乳房挺出了水面,軍偉低下頭就強吻乳頭,「哦……哦……哦……哦……」老婆的叫聲更形放蕩,挺起的乳房也舍不得放下。

小穴和雙乳同時傳來強烈的快感,老婆沖動地狂亂呼喊著:「啊……哦……呀……啊!啊!啊……」老婆感覺到軍偉的肉棒已經硬挺地在身邊抖動,老婆左手扶著軍偉的胸膛,右手不甘示弱地握住肉棒,上下使勁地搓動著。

軍偉似乎受到很大刺激,往老婆的乳頭用力一咬,「嗯」一聲繼續加快手指抽插的動作,卻擡起頭緊閉雙眼,似在享受著老婆幫他手淫的快感。「啊!啊!

啊!啊……」軍偉的動作越快,老婆的叫聲也越急促,手上握著肉棒也越用力,搓動越快。

兩只手指顯然不能滿足老婆高張的淫欲,老婆忍不住開口問軍偉:「嗯……我要……啊……你進來好嗎?啊……」軍偉閉著眼,頭擡得更高,勉強擠出兩個字:「繼續。」老婆當然懂他的意思,手中緊握著肉棒,加快搓動的速度,不一會就聽到軍偉「嗯」一聲,肉棒抖動不停,龜頭前急射出積存的精液。溫泉水中飄浮著一小片稀白的瓊漿,老婆知道要避開以免懷孕,立刻起身等軍偉清理完再入池。

這段寫得有點長,先就此打住,以免看官太累。老婆第一次幫別的男人手淫就很順利快速地讓軍偉繳械,老婆可能會有些失望,我倒是挺樂的。男人嘛,就是在意尺寸和持久喽!不過這一夜還沒結束。

另外,在昨天的《聯合晚報》第三版登了兩則新聞,一是老公需要太多,老婆受不了,體貼的老公還就醫想減低自己的性欲,甚至不惜自宮;另一則是外國夫妻,妻子性欲超強,不但天天要而且曆時動辄數小時,老公只得上電視求饒。

我想婚姻總是兩人相愛才結合,但性事卻不是那幺容易契合,就算新婚時可以相忍爲伊,但日子久了總會出問題。如果這兩對夫妻能換換伴,也許又添兩對佳偶也說不定。

軍偉很不好意思地沖洗完身體,將池內精液清除完畢後,再請老婆入池來。

老婆經過一段冷場,性欲稍被澆熄了一點,抱怨道:「怎幺這幺快!」軍偉再度將老婆環抱在胸前,兩手撫摸著乳房:「不好意思!可能是今天興奮太久了,一被刺激就忍不住射了。」軍偉一邊解釋一邊愛撫,讓老婆的性欲逐漸加溫起來。老婆這時也不再客氣了,仰起頭和軍偉再度熱吻,用舌尖的卷動代替言語,告訴軍偉她此時強烈的需求。

老婆大膽地伸手引領軍偉的右手往小穴而去,然後屈起雙腳,讓小穴微張外露,以感受更全面的愛撫。老婆示意軍偉用手指有規律地左右搓揉著她最敏感的陰蒂,「嗯……嗯……嗯……」老婆舒坦地呻吟著,嘴邊卻仍舍不得放開軍偉,交纏著喘息和濕潤地吻著,甚至是咬著。

其實老婆也捱了一天期待和興奮的心情,小穴不知道濕了幾次,不過老婆的高潮總是得來不易,軍偉懷著早早繳械的愧疚心理,賣力地在老婆的乳房和陰蒂愛撫著,「哦……啊……啊……啊……」隨著一陣陣快感襲來,老婆終于也快將忍不住,低下頭,緊閉上雙眼,享受著最後這一刻的來臨。

軍偉右手指壓著陰蒂快速而有力地遊移,每一次向穴內的壓迫,總使老婆「啊……」蹬腳高呼。左手輪流捏著雙乳乳頭,手臂摩擦著乳房,一次次的抱緊也讓老婆爲之窒息。

「啊……啊……啊……啊……」快感從穴內直沖老婆已經接近昏厥的腦海,「嗯……咿……」老婆手緊抓著池邊,兩腳伸直,張開到池裏可以張開的範圍,咬著牙,全身僵直地浸淫在第一個陌生男子帶給她的高潮裏。

「哦……啊……好了,好了……」老婆拉開軍偉的雙手,環抱回自己胸前,放松了身體,躺在軍偉身上稍事休息,結束了相互的手淫。

************照顧完小孩上床睡覺,我看著電視卻無心于節目,想著老婆此時可能已經在和別人上床做愛,心裏真是五味雜陳。肉棒倒是單純多了,一個晚上精神得很。

雖然租了A片來看,也自行解決了一次,但想到老婆激情的畫面,它仍舊屹立不搖,可見這外遇的刺激比上「威而剛」效果可好上許多。

這一夜本想應是難以成眠了,不料到半夜2點左右,一陣熟悉的摩托車停靠聲,老婆竟然回來了。我欣喜若狂開門去迎接老婆,一進門老婆鞋都還沒脫,我就在陽台將她緊緊地抱住。

「在等我啊?」老婆得意地問:「睡不著啊?」我沒有多說什幺,熱情地吻著老婆,半拉半抱將她帶進房裏,惡狼撲羊般地將她壓在床上。老婆滿身酒氣,臉頰通紅,似乎還很沉醉在今天出遊的快樂中。

我急著問道:「怎幺樣?和別人做愛的感覺怎幺樣?」老婆搖頭晃腦的說:

「沒有真的做,只有一起洗溫泉,互相弄出來而已。」我一聽,心裏有點失望又有點開心,肉棒頓時充血挺起,一整晚的悶氣總算不用等到明天再發泄了。

後記:出文的速度有點慢,還請各位看官見諒。老婆第一次出遊,雖沒有實質的做愛,但也已是和另一個男人裸裎相見,有了親密的接觸,享受到了很久沒有嚐過的性愛快感。我雖然沒有親臨現場,但經由老婆的轉述和自己的幻想,也提高了不少跟老婆做愛的性致。

在此要提一下軍偉的小小背景:他是科技人,工作忙,他老婆是老師,有輕微的憂郁症,家庭生活並不是頂協調,此番出來偷腥他老婆並不知道。可能是已經射過一次,也可能是對她老婆的愧疚,在我老婆和軍偉各自爲對方手淫達到高潮後,軍偉想就此打住,別再有更進一步的動作。

老婆當然也不好再多要求,雖然心中仍有那幺一絲渴望,但總得保持一下少婦的矜持。于是軍偉帶著老婆來到天母PUB小酌,我不用想也知道老婆肯定吸引了很多男人的眼光,尤其在她喝了酒之後。

席間,軍偉還刻意離開,讓老婆獨自坐在吧台,果不其然有很多男人過來搭讪想付酒錢,讓老婆是心神蕩漾,爽上天去了。聽說還有一個老外說著一口洋國語要約老婆共渡浪漫夜,老婆差點把持不住,還好軍偉及時將老婆帶走,送回家來。

老婆滔滔不絕、得意洋洋地說著今晚的出遊多令人陶醉,聽得我原本就精神奕奕的肉棒更是血脈贲張。我從裙底一掀,直接將整件連身洋裝脫去,黑色的小衣衣只包住老婆一半的豐乳,黑色的小褲褲底下看不出小穴是否浸濕,但隨著呼吸起伏的小腹底部,仍散發出誘人的姿態。

老婆醺醉的媚態實在令人難耐,我隨即脫去老婆身上僅存的衣褲,也讓自己裸身解放,撲到赤裸的老婆身上,緊緊將她抱住。很久沒有這樣強烈的悸動,這樣想和老婆做愛。

「哦……」老婆被抱了個滿懷,露出滿足的哼聲。我吻著老婆,雙手覆在胸前這雙豐乳上,雙腳撐開老婆的小穴,硬挺挺的肉棒直搓著淫水泛濫的陰道口,「啊!啊……啊!啊……」老婆手軟腳軟,似乎只能任由我擺布,微閉的雙眼和微張的小口卻又似很期待被插入的滿足。

「啊……」肉棒一挺而入,老婆無力的雙手也猛地抓住床單,「啊!嗯……啊!嗯……」隨著肉棒一進一出的節奏,老婆的小嘴也開開合合,在沉靜的夜裏呻吟著。

我起身將老婆拉到床邊,將她翻過身來,老婆的雙腳無力地垂向地上,圓潤的屁股拱在床角,小穴翻露在床外。我蹲下身體,湊過臉用舌背在陰唇陰蒂上滑了兩圈,「嗯……嗯……」埋頭在被子裏的老婆聲音被掩蓋了不少。

想到這處私密的禁地,今晚有人用雙手侵略過,我不禁加重了力道,吸著、舔著、咬著,「嗯……嗯……嗯……」老婆放聲在被子裏呼喊,屁股隨著左右搖晃著。

我半蹲起來,右手扶著沾滿淫水的肉棒,再度緩緩地駛入小穴中。我趴在老婆的背上,兩手伸向雙乳握著,我在老婆的耳後輕輕的問道:「今晚愉快嗎?」老婆側過臉來只點了點頭,喘著大氣,還在感受著剛才舔穴的快感和現在插入的刺激。

我雙手一陣緊握,肉棒開始猛力地抽插起來,「啊……哦……啊……喔……啊……呀……」老婆狂亂地叫著,肉棒一次次深深重重的插入,都似乎要穿透老婆的嬌軀。

猛烈的插入卻沒有讓我很快就射精,重擊中也不知道老婆是否高潮過,只是肉棒不斷地進出于老婆的小穴,雙手又捏又搓地玩弄著她雙乳,「喔……喔……啊……啊……」老婆的淫浪也不曾斷絕。

在最後關頭,我仍奮力地沖撞著,手指抓著雙乳似乎有點陷入,「呀……」老婆興奮到極點的痛快嘶喊。我射了,射在已爲外人造訪過的穴內深處。

老婆初次外出的一夜就在我們沉睡中結束,我記得做完我瞄了下時間,大概是4點,也就是說,我們做了近兩個小時,而且後半段保持著同一個姿勢。已經很久沒這幺操了。

和老婆結婚快十年了,做愛早已沒什幺新鮮感,只能偶爾當當車床族,才能引起老婆情欲,否則做起愛來真是沒什幺感覺。後來看了各位豬公暴露老婆的文章,慫恿老婆看了幾篇,似乎有些效果,不過老婆大人依然不敢太過暴露,在我的多次要求之下,總算勉強答應我的計劃。

那天和老婆一起請假到KTV唱歌,出門老婆穿了一件無袖連身短裙,到了KTV點了一些歌唱唱,因爲好久沒去唱歌了,老婆唱得很起勁,可是我卻不老實地對她毛手毛腳,她也樂得我摸她,尤其包廂外面人來人往,更增加些許的刺激感。

老婆一面唱歌,我一面將手伸進她的內褲內,尋找熟悉的她一顆,輕輕的摸了起來,平常不管我如何都不怎幺濕的老婆,在KTV這種環境下,下面也濕了一大片,于是我將她的內褲脫下,但還是將她挂在她一只腳上,就這項摸了摸了起來。

後來輪到我點的《忘情水》,老婆的嘴巴有空閑,她也很主動地幫我將老二掏出來,開始吃起來。老婆的口交技術不錯,但平常就只是隨便吃兩下,害我還沒爽到就結束,這次卻整整吃到我唱完,害我爽到不行。

接下換老婆唱《情難枕》,我開始要幹老婆,由于她要看著螢幕唱,于是她趴在茶幾上讓我從後面進入,我將老婆的連身裙拉到腰間,露出整個屁股。說實在,老婆最好看的就是屁股,又圓又白,從腰身到屁股呈完美的曲線,看了就很爽,只是她奶子僅有A(而且是A-,因爲她躺下來幾乎沒胸部,她自己也覺得小,在路上遇到波霸,總是會消遣我,而我還是跟她說:「你的奶子不小啊!我不喜歡大波霸,看起來真惡心!」真是違心之論,不過她聽得很樂)。

言歸正傳,當我從後面進入後,因爲我穿牛仔褲,而且只是將老二露出外,所以不能太深入,插了兩三下就覺得很不方便,于是我大膽地將牛仔褲和內褲全脫了,我也要求老25.世界上真正的大業,都是在別人認爲不可能的情況下完成的;在人類一步步從過去走向未來的過程中,不可能的事,一件還沒有。婆將連身裙脫了,但是她覺得包廂外面人來人往的,還是不敢脫掉。

不脫也沒關系,我還是照幹,老婆被我幹得連歌都沒辦法唱,而且強忍著不敢叫出來。在這種環境下,老婆的淫水流得真是多,我深深的插了幾下就受不了了,趕快拔出來,因爲太急了,一時找不衛生紙,又忍不住,亂射一通,射得一茶幾都是。

我們倆幹得太認真,忘了點的歌都播完了,突然服務生沖進來,嚇得老婆花容失色,趕快把裙子拉下,只是她的內褲還是挂在小腿上;我呢,只好兩手護著大老二。

服務生看了說:「你們點的歌都播完了,請繼續點。」就出去了,剩下我和老婆我看你、你看我的。和老婆收拾一下殘局,把茶幾上的子孫擦一擦,我想包廂內的光線不是很好,而且服務生一定緊盯著老婆看,所以大概沒注意到一桌的精液,後來結了帳就離開KTV。

出了KTV來到車上,一路上我發覺老婆一臉春意,于是我伸手往她下面一摸,哇塞,還是濕到不行!于是我一面開車,一面用手指伸進她的穴內,插得她叫聲連連,突然她說:「等一下!」就在車上把內褲脫下來了。哇靠!女人想要的時候也是沒什幺顧忌的,我想既然你想要,就得聽我的,于是我把內褲放在擋風玻璃上,讓我驚訝的是,她也沒反對,我繼續用手指插她,插得她欲火焚身。

老婆受不了了,跟我說:「老公,我要。」「可是我射了那幺多,不知行不行耶?」「那我幫你吃。」哇靠!平常要你吃,推三阻四的,現在主動要吃了。老婆說完馬上幫我掏出來,側身過來認真的吃了起來,也不管紅燈停下來旁邊有沒有車。

老婆穿的是連身短裙,內褲又已經脫掉,她趴下來幫我口交,屁股翹得高高的,而我只知道旁邊有機車騎士,也有公車,也不知她的鮑魚是不是露出來了,反正綠燈就走。管他的,我好好享受。

說真的,以前我射了之後就硬不起來了,而且就呼呼大睡,今天卻不一樣,在老婆柔軟的嘴哩,我又硬起來了。

老婆吃了很久,覺得口渴,我就在一家便利商店前停下,要老婆去買飲料。

老婆沒穿內褲,紅著臉到便利商店買了兩瓶飲料,爲了感謝老婆如此配合,我決定要好好報答她一下,于是我將車開到郊外,找一各較沒車的地方,停在路邊和老婆再戰一回合。

字數:20775

【全文完】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