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會 - 變裝文

我寂寞…我需要愛…想被愛…

希望有個伴侶、想有愛情…甜情蜜意的愛情…

嗯…我是TS,好些時侯己生活在女性化的自我意識中…久久以前曾僅有的女性摯友都給自己執著的性別意念嚇跑了…認識的寥寥無幾的男性朋友、同事都不似是我的白馬王子…算是接受了我的外表形象,卻不會當我是真的女友…連朋友也差不多算不上了…唉…

在LGTB圈中溜達了不少時侯,也總沒有個親近的知己、深交,一直不敢與同道中有同性向的友人約會見面…肯定不了自己的性向、自己的情感…自己好羞怯、保守、孤寡…更怕被拒、被欺的感情…是自己的心態、思維太怪癖了…

衹有和幾個異地的網絡上姊妹比較熟稔,大概知道沒機會踫面,少了些顧慮,不時傳些私底的照相,多點大膽的悄悄話,遠距離的感情反而更感親密而至放浪不羁…

與‘小如’姐的網上感情也熟稔得似是情侶了,相似的背景、相同的慾望性向,又有差不多的年歲,唉,都不年輕了…開始不過IM中談些愛好、變裝、化妝護膚的心得,互送變了裝漂漂亮亮的照片,漸漸多了交流些心思、私情,也開始有些情意思慕,已慣了稱呼作‘小如姐’,似親姐妹般親密,我是‘小令’妹妹,…網上談情說愛,但其實都衹是隔著天涯海角玄玄地性情幻覺…

小如姐忽然來個email說幾天後會在本埠出差開會,可否那晚上見見面??第一次真實的見面,一時不知所措這突然的機遇…思慮緊張紛擾了幾天,還是決定回了email會如期赴約,到底終要有個第一次,況且是自已最思慕的網友…

約會那天了…整天的妝扮整頓胡思亂想,穿甚幺?說些甚麽?會做甚麽??…緊張得有點混沌,好興奮、好彆扭、好期望、好畏懼…

下午小如姐又送了個短訊:"…急不其待等著會見親愛的妳…給妳摸摸…愛愛…Love-如…"

漣漪的心思變了洶湧的波濤…是她主動的愛情示意?是她一般的親暱可愛的口頭禅、調戲…唉,是自己多心罷了?但,又真錯過了真情的試探?…許多時電訊中已無忌地無可諱言…會說些"…好想與妳愛愛…"的調皮話…但第一次真實的見面就愛愛?還真已進展到了相愛的程度?還衹是開放無忌地玩玩一夜情?…好怕表錯情哦…但自己也確有些心恸…那情感、性感的沖動…

我們這一族又爲何不可以公然去愛、相戀、激情?…

是顯現出埋藏了多年的心思、情感的時侯了,該出櫃了…

我早有實現內心女生的性別性向的嚮望,早已吃藥,RLT,期望改變自己的形象…但最終不想、不能去做變性手術…天生的缺陷人手到底能改變得多少?…我不能接受自己的性別,就不會期待一個平常、正常的生活、情感…我祇可以繼續過著好孤獨無性別的生活;沒有性,但仍有情,雖然仍祇是網絡中虛幻的友情、戀情…

小如姐該算是我的知己,有同樣的心思,衹是知道她也不會去變性,但不太清楚她真正的性向,不能直接接觸的訊息終帶點虛幻不實…

我們的幽會,該會是怎樣的"愛愛"?…是男女際的愛情?仰是同志的相戀?…我們會是女與男?是女與女?仰是男與男?…是第三性的愛?同性戀?雙性戀?異畸戀?…是情?是性?是慾?是自己多心?…

撫摸掠過一衣櫃的美侖美奂的衣飾,該穿甚幺?…

嗯…穿上淨白色好心儀的輕嬝薄紗的連身短裙、纏上撫平軟滑薄逸透明的膚色絲襪、蹬對白皮高跟鞋…如潔白純真天使般地呈現在她眼前…仰是他?…

還是那緊身的黑皮裙、配上鮮紅色好性感的那對皮靴?似魔女般地性感激情大膽…去玩弄他男性般的奴性、或是鎮服她女性般的荏弱?…

在鏡前擺姿勢,好短好薄好透的春裝,一轉身紗裙飄起,露出一大截滑溜閃亮的大腳、隱約能見到一小角皓白蕾絲小底底,太性感暴露了,怏怏地脫下了…第一次見面會有怎印象呵…改換上貼身長裾及地的絲繡旗袍,太隆重特出了點噢?雖然小如姐一直讚賞我那穿旗袍裝的照片…一件件各形各色的便裝,配上窄腳的九分褲?七分褲?那一抽屜各色各款的絲襪褲襪?…不能太隨便…也不能讓她感覺太著意的打扮…

水嘩嘩的淋浴著自己、輕揉清抹每吋柔滑的肌膚...沫了清香的體乳、搽點香水,會不會太濃了?…仔細地塗了底妝、勾畫了眼線,加些晶瑩閃色的眼彩…太濃妝色彩了,抹掉了,撕去太假的黑長眼睫毛...衹塗了淡淡的唇蜜…

…一定是自己的多心、孤寂,唉…怪癖!…噢,已快是時侯了…

終于坐在約定的HotelLobby中等侯,不久,電梯門叮的一下開了,一個淨白艶麗的倩影遠遠已映在眼前,眼神既時相遇,是小如姐,那幺優美的小如姐…

緩緩地高根鞋的細步娜娜柔順地走近來,有般主角出場時那般屏息的光釆...矚目的光艶走近來凝聚成每一個細微精緻的美麗...蓋著前額貼臉的烏黑半長的髮型下一個白淨淡妝的微笑臉頰,比照片中更美更自然,穿著淡乳白色OL套裝,貼身地裹著微微聳起的胸脯,裏面雪白帶蕾絲的襯衫緊貼著頸脖,緊身適長的短裙下修長均衡的雙腳,在純白半透明的絲襪中格外顯得高挑性感...蹬著有三吋多高細踭的粉紅色高踭皮鞋,率直地帶著渴念與欣喜的眼神一步步迫近…

小如姐熱情地伸手來握,"小令?…妳好!"

觸電似地碰上了她手心,距離終于變零,眼神驚鴻,一陣香水味擁近,握著的手把身軀拉近了,小如姐大方親切地貼近湊攏來,親了親臉頰…祇是清清地貼下臉罷,卻似初戀初吻那般緊張激蕩炙熱…

"…終于見到妳了!"

明眸皓齒的如,已那幺高挑艶麗地亭亭玉立地站在我面前...面前真實清澈的她與照片視訊中的影像有不同的感覺,能觸到她柔軟的肌膚、衣妝的質感,能味到她的體香、每口氣息,能覺到她的每個眼神、動靜而至每個可愛的小動作,能完全地感受到她的感情、她的真實的存在…

最要緊的面前的如不是個來出差碰面的男生朋友,是索心妝扮來幽會的女生伴侶…

相映著最後穿得好隨便簡陋的我...不想過份端測、不想過份張揚,隨和點,結果衹穿著很中性灰暗的鬆身毛衣配著普通牛仔褲,素妝,有點Tomboy的味道,更似沒有變裝…唉,第一次約會已如此失稱了…

"…妳比想樣中、照片中更清麗脫俗...遠遠就認出妳...小令靓靓妹妹…"

…我侷促哆嗦地說不出一句讚賞的應對,其實小如姐她才真是靓靓!

如的耳垂一串水晶耳墜,相映著胸前銀鏈下墜著同樣水晶鑲邊的HelloKitty飾物在酒店大堂明亮水銀燈下閃爍照耀,又高貴又帶點調皮,全身如天使般的皓白祇有HelloKitty的頸項有幾粒粉紅的水晶閃亮地點綴在純白中顯得特別奪目…顯得我更暗淡失色,雖然內心已焦慮地沸騰激昂不能自持…

在僻靜大堂酒吧要了二杯紅酒,啜著,對望著,平時在IM中一串串講不完的聊天閑話現在卻沒了話題,侷促地不知所措,衹簡短失神地問答了幾句見面話兒就完全沈寂靜默了,小如姐有點失望但親暱地期待地頒望著我主動下一步,但我祇能喑自焦慮地思量著以後更加的困窘…

小如姐刻意細心妝扮得如此溫雅清麗,又那麽開朗直率…誠心誠意摯友的約會,與自己保守地計劃中的Starbuck的環境太不相稱了…這將是個二人的幽會的機會,該去哪裏?該會有怎樣的結局?…

凝滯靜寂的氣氛忽然給一群剛散會來酗酒的客人的聒噪聲破壞了,幾個男仕還不時色色地張望著這邊鮮豔明麗的她…

小如姐打了個無可推拒的眼色…

"上去我房間?…"

"…噢…"

…好自然、清靜的約會嘛…好直接、挑釁的邀請噢…

走進電梯,小如姐按了個高層數字,與我默不作聲侷促地看著電梯的閉門與上升的數字,旁邊有二個同梯的男客,從四週圍電梯的銅鏡反映中打量著我們,好不自在地在閉塞窄狹空間中共處...她的手觸及了我垂著的手,拉上握緊了,手指輕輕地滑弄著我手指與手心,似是畫了個心,反影中窺到正襟危立的她一絲狡黠的笑容…我內心開始抖擻,無至盡地上升、緊張…表面還想保持著鎮定…

終于叮地一下電梯門打開了,一起籲了口彆著的氣…走進長長靜寂的走廊,牽著手、笃笃地高跟鞋敲著地板,小如姐忽然嘻哈地笑了起來,熟稔地拖著我跑到她的房門口,打開了房門,亮了燈.…我又在狹窄的走道中僵凝了…第一次見面已毫無忌憚地上了酒店開房了!?…

"…進來嘛…怕嘛?…嘻嘻…妳是我請的小姐呵?…進來,我不會強姦妳的啦!…"

是小如姐感到我一眨間冒出那做愛的念頭?!…不過是我腦中貶時閃過美艶OL在酒店中被誘姦的色情故事…小如姐是美艶的OL…我困窘腆腼地踏進房中…

床上散著幾件小如姐換穿過的衣服…還有一雙黑色吊帶絲襪呢,明顯地已穿著伸纏過不久…寫字檯上散著些化妝品,旁邊手提電腦開著,有IM的窗口,旁邊有幅我穿著高領旗袍的半身照,半敞著後面還有幅年前給她的自拍的性感床照,穿著黑色吊帶絲襪…都讓她下載了珍藏了,有似我電腦中下載小如姐的一大堆照片…

小如姐快手整理了下房間,關了電腦銀幕,脈脈含情地望著侷促無言、手腳無措的我…想打開悶滯的場面,她拿了手機舉著把臉湊近我要一起合照,一陣清香的Chanel和著一般潔淨的體香擁近我,散髮髴著我臉頰,"嚓"一下攝進了驚訝畏怯的我與情意綿綿的她,然後很快在我臉頰上親吻地啜了下,留下一個淡紅的脣膏印…

"歡迎妳…留個記念噢!"

我跼促不安地拿著我包包,"…我去換下衫?…"

如拿起床上的絲襪與吊襪帶扔給我,譏嘲般地笑我…

"嗨…要似妳的照片那樣…性感點呵!…"

掩上門,小小的浴厠中先補了妝,加了些鮮紅的脣膏,搓了些香水…

我嗅了下微微帶著小如姐體香的黑絲襪,猶豫著...脫去了牛仔褲,在落地鏡中看著自己露出穿著暗沈的黑色襪褲的長腳...過頭脫去了灰黑的毛衣,露出黑色蕾絲邊的半鋼環托著的胸罩,罩著B杯的NuBra把胸乳挺擠得有點渾圓高聳...不很透明的襪褲上隱約顯現了黑色絲質的貼身小小底褲...全身黑簇的裦衣更顯著我蒼白細緻的皮膚與瘦弱高挑的身軀,帶點保守、怯弱…

緊張地慢慢地捲褪脫去了襪褲,黑色蕾絲邊的小三角底褲緊緊裹著我下體,稍微叢起的胯下,已覺有點濕淰…

徐徐套上小如姐的很光柔滑綿的黑絲襪,拉至大腿中間,套上吊襪帶,掙紮地擺弄二顆怪怪的扣索去扣緊絲襪頂邊緣的前後,鏡中的我少了躊躇惗持,多了點性感…

久久地呆楞地相視著鏡中性感好女性的自己…多少次如此穿著著在鏡前自我陶醉…多麽想有個情人會從後面擁抱著我、撫摸我、憐惜我…而至親暱地與我做愛…甚至幻想柔弱的自己被壓在床上任由那壯強的男人強暴自己…曾經如比幻想著自慰自己…好想…被愛…

今晚,我穿上了她的性感的絲襪、她的體貼的衣飾、她的明言地暗示…今晚,我們就會在這房間中親暱嘛?…今晚,我們會甚至沖動而激情嘛?…我們會有怎樣的性感行爲?…這門外,我們會怎樣走出第一步?怎樣接近著…怎樣親近著…怎樣親熱地做愛…

但…我想…我實在是個怯弱的女生…但她也是那幺美艶女性的打扮,不過是有點女強人的恣態,開朗、果斷,留著般男性的主動、安全感…是他?…是她?…我們?…真有點不可思議…

心跳在加激、臉頰更加渾紅、身軀軟弱昏厥漂浮、下體更加濕潤了…

外面有點聲嚮驚醒了幻想昏沌中的我...包包中取出那件想送給她的粉色絲旗袍,照片中的那件…很快地很緊身地把旗袍拉上身軀,順著低腰上把拉鍊一直拉至腋下,閃閃的絲綢緊纏著身軀使女性的身材格外突顯稱托出來…還未扣好頸上高硬領口的鈕扣,她已在搞著門…

"…沒事呵?得末呀?…"

拉開了門,小如姐驚訝地但也好色迷迷地、滿足地打量著我的裝扮,快步地緊緊地拖著我立在床前大鏡前的燈光下,圍著我轉,啧啧讚賞,不時爲我拉緊下旗袍衣襟、整理下散髮首飾物…

任她精銳的眼光欣賞我身軀上絲織錦繡閃閃爍爍、襬長及地的旗袍,高挺硬梗的高領使我挺著頭更顯出高挑的身裁…緊身的裁剪,挺顯著胸罩加高了的兩個乳峯、保持得還很細纖的蠻腰、很混圓的臀股、修長的雙腳在袍衩開及腰的衣襬中欲隱欲現…衹是沒穿合稱的高跟鞋,掂著腳保持衣裾不拖著地下,但還是比高挑又穿著高跟鞋的小如姐矮了點…有點感覺似個柔弱的東方小舞女首次初女下海呈現在媽媽生面前被評鑒著…被那鑒賞的眼光看得好不自然,羞澀地臉頰通紅了、砰砰地心跳…

房中的燈光暗淡了,床邊點了幾支浪漫的蠟燭,閃爍地照著揭了床罩的床中雪白的床單、鵝毛被與一堆柔綿的軟枕,輕輕的抒情音樂有點誘惑煽情,兩杯香槟酒吱吱地冒著氣泡…已誠心特意地布置好了…

小如姐更加情意脈脈地望著我身軀,走近來忽然高高地揭起我旗袍飄蘯著的衣襬,看到她給的簇黑半透明的高統吊帶絲襪緊緊裹著纖修高挑的雙腳,還能觊見吊帶上露出白皚皚的大腿,兩條細細的吊襪帶一直纏上腰間那黑色蕾絲的小底底間…

"…嘩!真係性感呵!…"

我潛意識地敷平了衣襬、纏緊了雙腿、雙手維護著身軀上下,難爲情地怯怯地避著小如姐肆意的侵犯與色色的眼神…

"…啊!…小如姐…不要哦…"

…似第一次在情人面前裸露出一直隱蔽的私密…確是第一次被熟識的人如此欣賞自己…變妝外出時衹有時被陌生人匆匆一瞥,還自覺地有點不安…羞澀地坦蕩了自己美豔嬌柔的一面,心恸地奉送自己給欣賞自己的愛人,如初夜處女的奉獻…混淆腼腆地激情地興奮…

輕輕啜著灑杯、隨著音樂姗姗地舞動、慢慢熟稔了浪漫的氣氛,轉了個身…擡頭面對小如姐凝視的眼光,她明媚的身段和睦的神態緩和了窘侷的氣氛…我用同樣激情的凝視仔細地去欣賞眼前美豔的小如姐…

她已脫了外套,白色半透明蕾絲布的襯衫下能看到她蕾絲的胸罩,及裸白纖細的腰身…皮質的窄短裙用條粉紅色稍寬的皮帶高高束在細腰,使得穿了皓白又透明的絲襪的雙腳更高挑挺長、均衡的綫條中有點結實的肌肉感…粉紅色腰帶配稱同色高踭鞋,與HelloKitty的幾粒水晶相映成趣…

近距離的臉頰更感明亮嬌嫩美艶,明顯搓了點粉底、胭脂,但掩不住熱情奔放出來的腮紅,她細心修了眼眉、畫了眼線、稱著深黑眼睫毛、加了晶瑩的眼膏有淡淡的藍影、配稱粉紅閃亮濕潤的唇膏,使我好心動…

腳有點軟,靠在床沿,小如姐更挨近我,俯身幫我整理亂鬓,聳起的雙胸己貼上了我的臉頰,一陣近身的體香與Chanel使我迷惑了…我抑起頭,正好對上了她垂下來的臉…眼神又近近地接觸上…情意綿綿性感懾神的眼神…

…兩人的臉頰越攏越近,她的散髮拂掠擦在我臉頰上,明眸好近距離地凝視著我,我們迷蒙的眼神感性地碰上凝結了,她突然在我潤澤的紅唇上吻了下,眨時暈紅了臉,喃喃地好磁性細細地挑逗我...

"…好想吻吻妳…kissme…"

我回過了神,臉也暈紅了,微笑地湊近了她半張的嘴,輕輕吻了下她的紅唇,我奇怪我那晚的大膽率直,未及思索地親近她…輕輕地羞羞地暴露了我藏匿的感情,

"…Ah…我…也…想…"

呆了幾秒鍾,看著如的鮮豔濕潤欲滴微張的紅唇,我稍微舉首湊上了我的唇、閉上了眼晴、捨去了理智…兩唇觸電般地碰上了,衹是沒有彈開,卻更緊緊吸印上了…

炙熱的舌尖沖進了我嘴腔,窒息般地啜吸…噢…好膽大的挑唆,好快的進展…噢…好炎熱的嘴唇,津津帶著苦澀的唾液冒進我口腔…感到被強暴地做愛般焦灼、昏眩,又如比性感誘惑…不能自拔地舌捲上她的舌,纏綿地推縮,滑進了她炙急的口,讓她親熱地啜吸渎玩…

濃郁的唇膏味,帶著甜膩的水菓香…潤滑濕漉的舌尖向我嘴中挺進探索,我自然地啜著那滑溜的侵犯物,讓她進侵佔有了我…帶來許多甜津津的唾液,帶著點殘余的酒香,充塞了我口腔…我的舌頂上了她的舌,自動地給引進了她的口腔,給她有力地啜吸著…唾液混和在一起,雙舌混和在一起,體香混和在一起,如久別的親密情侶,我們深深地渴望地熱吻在一起…

小如姐纖纖的手臂摟抱住我纖弱軟柔的身軀,一般熱流湧進冷凝了的身心…呀…好性感…撩起好久被埋沒了的心情…感到那初戀時激情的慾念、沖動…我也不用太忸怩保守吧?…噢,也要主動地豁出去吧!…放鬆懈脫了自己的矜持…

小如姐擁起我腰身抱緊了我,我也抱緊了她臂膞…擁抱在一起,緊緊地擁抱,窒息般地擁抱熱吻,無盡地熱吻啜吸,我們已溶合成一體,越抱越緊…

光滑的手緊撫著火熱軟綿的肉體,愈加抱緊了…穿著光滑絲襪的雙腿纏繞在一起,已站不穩了…絲質的蕾絲的軟綿的衣裙沙沙地磨擦滑溜著,富彈性的NuBra緊壓在兩胸間更感到窒息般性感的壓力…

無盡地熱吻,小如姐擁著我身軀的手開始慢慢遊走撫摸,從臉頰的輕撫至頸項的觸摸,慢慢遊走至背脊雙臂至挺突的乳胸…按著軟柔的胸罩中擰握套弄…在遊滑絲綢中的纖腰摟抱呵護…雙手搜身般向下身進侵…腰身下裹在光滑的絲旗袍中很渾圓的臀股…滑向旗袍高衩邊旁撫到大腿側…再往胯中間的小底褲間探索…碰到已聳起濕漉的敏感處…

"啊!"

我推開了小如姐,已帶麻木過度啜吸的唇與舌終于分開了…

第一次如此陌生又熟稔地激情,有如初戀初吻的無知忘情,很年輕時曾與幼稚的女生初吻,那般緊張與不安又重嘗了…那時的彆扭與現時的不合稱…

"…不要呵…小如姐…我們是?…?…"

她的臉頰更加暈紅美艶,鮮色的唇膏在薄唇上吻散染暈了,帶著乾渴的但很有磁力的沙聲誘惑我…

"…捭我好好睇下妳呵…妳好性感的身體…我…愛…妳…小令!"

…我想…被…愛…

"…Loveyoutoo…"

怯怯地鬆開我交義護著自已身體的手,讓她貼近我…輕輕解開了旗袍的領口,禦除了緊箍著上胸的旗袍拉裢與鈕扣…旗袍衣袖中的手臂給屈曲地拉出,鬆了衣飾的掩蔽,裸露了上身…蕾絲胸罩一邊的吊帶滑落在手臂…我交叉雙手在胸前,不敢接觸她的熱情性感淫蕩的眼神,閉上了眼,任由她的手肆意挑撥地撫摸上我赤裸的肌膚…

"…捭我撫摸下妳好嘛?…親親妳…"

耳邊好性感誘惑的呢喃,髮絲在我面上掃描,雙手不容我答應地穿進我手掌按摩上我雙乳…

"…唔…"

伸手解開我背脊緊扣著的胸罩的結扣,遊滑溫柔的手從容地伸進鬆懈的蕾絲胸罩中、揭去了NuBra、裸露了我幾年來吃荷爾蒙藥漲起的小乳峯與硬硬的乳頭…輕輕擰著撫著、啜吻…濕潤的手再向下滑、觸摸著滑溜敏感的裸露腰身、小肚…再往下撫摸…推脫了纏在下身礙手的旗袍的搏束,整件旗袍溜到腳踝邊,暴露了衹有穿著不整齊但好性感內衣的整個高挑的身軀…

熱烈挑釁的柔手不停在我愈感敏感躁羞蠕動的肌膚身軀中遊戲,我閉著眼亨受那混身酥麻性感的撫摸體恤…從激烈地觸犯握撚變緩成溫柔體貼地按摩撫愛、吻啜…不盡地愛撫…

紅著臉、喘息著,我任由小如姐的玩弄,…我的手卻不聽話地開始報複般地去撕脫她的衣裙…小如姐大方地站立著誘導著我對她的侵犯…扭開了襯衫前襟的一大排鈕扣,讓潔白蕾絲的胸罩無所掩蔽隱藏…

鬆了她腰中的皮帶、在她身後拉下短裙的腰身拉鏈…短裙輕易地掉在高跟鞋的腳踝上,讓整條半透明的白襪褲無忌地稱托她高挑瘦長的雙腳,顯映出純白蕾絲的小底底,衹是裏面中間高聳著一大棒的硬體,小底底前面挺起的布塊已濕透了…

…貪婪地觊視撫摸白皙柔嫩私密蠕動的肢體…

…小如姐沒有停頓的手已滑進了稍有抗距扭動中的腰身下的小底底內,摸上了修剪成一小叢的芸芸的恥毛,癢斯斯地彆扭…不要噢…已探進了大腳內側腰身間敏感細滑的皮膚,與中間濕漉挺漲起來的小陰莖與已萎縮在體內的睪丸…

"…啊…不…不…"

我拉開了小如姐的手,看著她幾乎裸露的軀體…不能第一天見面就如此失身了呵…

她的手卻緊緊握住了小陰莖,一下被刺激地挺直了起來,在她的握持中漲硬地抖擻…

"…噢…小弟弟仲係好硬緊呵…好可愛呵……俾我玩玩…噫…好濕濕…好野野呵…"

…觊視著她軀體中隆起的、核突的、異性的性器官…

"…啊…小如…姐…我…們??…"

…暈紅的臉頰…迷惑意淫的眼眸…柔媚敏感抖擻的手掌…遊滑纏繞濕潤的軀體…

"小令…妳锺意嗎?…let'sjustbeourselves…ourrealself…justbehappy…"

"…唔…",我怯怯地點頭,湊近獻上一個親吻,"…呵…我愛妳,小如姐!"

我們忘卻了一切撚持,眼睛貪婪地觐看對方性感的身軀,透過性感滑溜的絲襪與濕漉的底褲,雙手一齊不能停頓地去撫摸那不常碰到的好敏感、異性變化了的性器官……我們完全沈溺在未從嘗試過的異常性慾的興奮刺激中…

……我們是——男與男?…女與女?…男與女?…我們在做愛?…madelove…love…LOVE!…

擁抱著纏糾著身軀在床前盤旋,遂而倒在床上,不想信自已會那幺容易地縱情恣意,也從來沒有那幺的無可控制的激情興奮過,讓自己沈醉在這歡愉的自我放逐、自我認識…我需要愛、需要被愛!

她裸體的身軀壓著我的裸體,她的胸罩已解鬆纏落在胸下,掉了NuBra,胸前的水晶HelloKitty涼飕飕地壓在我們貼身的裸胸上…我的穿著黑色吊帶絲襪的長腳與小如姐透過白皚絲襪的美腳纏繞在一起,我的濕漉下體壓緊在她的濕漉突起的底褲上,感到她挺起硬實棒狀的陰莖…

更趨激烈地纏糾熱吻撫呵…我忽然推開了緊壓著自己的如,感到自己臨近性慾高潮時難以忍耐的那般沖動刺激…

"…哦…哦…小如姐…唔好啦…停嚇…"

"…嗯?…乜事?…整痛妳了?…"

"…我…啊…太…興奮…要…射了!…"

好濕…已經經年沒有了性的高潮,estrogen/antiandrogen使男性的性功能萎靡冷淡了,以前習慣的自慰動作也衹能使陰莖有點濕漉…好難爲情呵,已不再嚮望的男性的本性刺激又回來了?我不要…

小如姐讓我躺在床中,她跪在我大腳上夾著,伸手拉下我濕淰的小三角褲,露出小小的但漲硬突起的陰莖,圓珠般充漲的粉紅龜頭上開了眼,冒出晶瑩透明的珠液、抖簌著…小如姐湊近了嘴唇含著了我綻開的陰莖,一陣昏厥無從控制的的激動痙攣…

"…啊…不要啊…啊!…"

盛開的龜頭中一般又接一般的清稀的愛液噴泄出來,濕淰淰地噴在她口舌中…

我虛脫地痿癱在床褥中,陰莖很快軟綿了,痿癱收縮在胯中…重新張眼,看跪在我下身上的小如姐,嘴中吞涎著我的精液,伸舌舔嚐濕淍的嘴角,她胯下巨壯大我幾倍的陰莖已漲得聳起露出在小底褲上,仍被穿著的透明白色絲襪褲身壓著,已突突地也隨時會射了…

"…噢…我也要…妳的…啊!…"

我躍起推倒了她在床中,跪壓上她的身軀,伸手把她整條白襪褲連著小小蕾絲底褲拉底到她的大腳上,她那張開的龜頭經過絲襪褪下去的摩擦,終于忍不住爆發了,一大般濃濁白沫炙熱的精液噴泄在我想湊近去含她陰莖的臉頰中…

我顧不及思慮,含上了她痙攣著張開的龜頭,又一般精液噴射出來,塞滿了我的嘴腔…熱乎乎濃濁帶著腥味鹹迷迷的,第一次嚐了不是自己的精液…我涎吞了半嘴的精液,吐出了還在抖簌冒出精液的龜頭,用手緊握上了那滑溜跳躍著的粗漲陰莖,抽搐著,看著一般又一般精液湧出來…直至萎頓地滴答著…我黏握了滿手小如姐溫熱的精液送進嘴唇,啜吸舐犢,住由剩余的液汁從嘴角流出,和著流涎著整臉頰的液體流滴在我們身軀上、床上、地上…濕淰淰黏糊糊地感覺周圍都是,久未嗅過的濃郁精液味充塞了房間…

小如姐拉起了我,湊近我的染滿精液的臉頰,用舌舔著,然後送進我嘴與我共享熱吻…

我們沈溺在這淫穢亵渎中,不住地親吻、舔啜、撫摸,又倒在床褥中…嘴中與身上混和著黏稠的精液與甜津的唾液、鹹酸的汗水…這是愛嘛?…我還穿著半褪下沒了吊帶的絲襪與小如姐裸白的腳纏繞著,我的裸露下體磨擦著她的裸體,恥毛熱乎乎濕漉漉地擦著肌膚,感到她的雄健的陰莖又再硬實地挺起…

我感到被強暴的虛脫茫蘯…被愛的激情渴望…

他是男生,我禦去了他的女生裝扮,他仍是男生……但,我是女生嘛?…

激情後的疲倦昏厥虛脫,擁在他的懷抱中和著濕漉漉黏糊糊的精液,我們甜甜的親密地相擁濛珑地進入夢境...

xxxxxxxxxxxxx

按了"發布"不過十分鍾,IM有人"叮"...

01:20:01小如:嘩!好淫好夠幻想的故事...還把我當了主角!
.
01:52:20小令:唔(面紅中)...仍愛我嘛?...
.
01:55:12小如:啍!淫娃!去xxx...我可不是你同志!!
.
02:00:15小如:哦,老婆返來了,bye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