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姊姊下體慾火焚身

小姊姊下體慾火焚身

一直以來我就知道弟弟對我有強烈的好奇心,可是我卻不知道他竟然有膽子將他的幻想化爲現實。

星期五晚上從學校宿舍回到家中,發現難得一個人都沒有,才見到爸媽的紙條,說這週末他們要跟阿姨們以起去綠島玩,我心想:難得回家一趟竟然大家都不在家,那我回來做什幺?

我無聊地打開電視開始看,到十一點的時候聽到了開門聲,原來是小弟回來了。

「你沒跟爸媽一起去玩啊?」

「上課啊!你以爲我現在還有時間可以玩嗎?」

「說的也是!你都已經留級一年了,再不用功就沒有學校可以念了!」我嘴賤的刺激著弟弟的痛處。

「是我自願留級的,搞不清楚狀況!豬頭!」弟弟不滿的回話後,轉身就往廚房走去。

「自己書念不好還老愛怪罪給別人,你永遠都長不大!」我又再一次刺激弟弟的痛處。

「……」弟弟在口中喃喃自語,我也聽不清楚他說了什幺。

因爲家裏實在沒有什幺可以玩的,連網路也沒有,所以只好繼續看著電視,聽見弟弟在廚房裏面「铿铿锵锵」的不知道在弄什幺東西來吃。

過了一會兒,電視已經沒什幺好看的,我就上樓拿了換洗的衣服去洗澡了。

在洗澡的時候,弟弟過來敲門。

「幹嘛啦?」

「我要上廁所啦!」

「我在洗澡,你等一下再上。」

「我現在很急,快點讓我上,我快要拉出來了!」

「你不會再忍一下嗎?我馬上就好!」

「不行啦!我真的快忍不住了!你讓我進去,我不會偷看你洗澡啦!」

「你等一下,我說可以你再進來。」我聽到弟弟那聲音,好像真的忍不住的樣子,所以我就開了門鎖之後,躲在簾子後面。

「可以進來了!」

弟弟開門進來之後就開始上廁所,可是只聽到小便的聲音,卻沒聽到拉肚子的聲音。

「你不是說你快要拉出來了?又沒聽到你在拉肚子!」

「可是肚子很痛啊!現在還拉不出來!我蹲一下,等一下看看。」

「那你就快點出去,現在又不想上,等一下我洗好再讓你好好上。」

「好啦!好啦!」弟弟出了廁所之後,我馬上又將門鎖了起來,很迅速的洗好澡。

「好了!你可以去廁所了!」

「喔!」弟弟又慢慢的走向廁所。

我洗完澡就上樓去睡覺了,可是翻來覆去還是睡不太著,想再下樓看一下電視。一到客廳看到弟弟正在看A片,弟弟看到我來了,很緊張的將電視關掉,不過我已經看到他在看A片了。

「原來你不跟爸媽去玩的原因,是想留在家裏看A片啊!」我又開始揶揄弟弟。

「豬頭!才不是這個原因呢!只是看A片放鬆一下身心,我現在這個年紀看A片是很正常的。」

「那你就看啊!當作我不在就好了!」

「走開啦!」

「我偏不要。」

我就是看弟弟不順眼,想跟他作對,看他還看得下去嗎?

「隨便你!」弟弟不管我,又開了電視開始看。

電視裏女孩子被繩子五花大綁的綁在柱子上,男的用皮鞭鞭打著女孩子,女孩子痛苦地發出呻吟的聲音,男的還不放過她,繼續淩虐那女的,我看得心癢癢的,可是面對自己的弟弟又很尴尬。

「原來你看的都是這樣變態的A片啊!真是噁心啊!」我故意說著揶揄弟弟的話來緩和這尴尬的氣氛。

「那又怎幺樣?你自己不也是看得津津有味!」

「我哪有啊!」

「不想承認就算了!反正我要看什幺是我的自由。你不要看,那你就去睡覺啊!」

「看的慾火焚身不要來找我啊!自己有手可以解決。」我又故意激弟弟。

說完我就上樓去睡覺了。不過這次更睡不著,剛剛看的A片影像還留在腦海中,已經一個月沒跟男朋友做愛的我,憋的實在是很悶,自慰又無法滿足,現在是我慾火焚身了,在床上翻來覆去,就是無法睡著。

聽見弟弟上樓的聲音,我趕緊翻身假裝入睡。

弟弟在自己的房間又再弄東弄西,不知道在做什幺,然後一切又歸于平靜。

突然之間我覺得有氣息就在我臉龐,我假裝已經熟睡的樣子,不知道弟弟要搞什幺鬼。每次我回家他都會要跟我一起睡覺,然後一直跟我講話,我實在懶的理他,裝睡了他應該就不會再找我講話了。

弟弟突然將身體壓在我的身上,我睡覺都是只穿著內衣褲,弟弟輕易地將我的內衣解開,然後開始舔舐著我的乳頭。在我感覺到很舒服的時候,突然用力的咬住,我發出痛苦的呻吟聲,扭動著身體,拚命的搖著頭,希望弟弟不要再用力咬了。

我的希望似乎傳達給弟弟了,弟弟停止了咬乳頭的動作,可是卻拿起鞭子,鞭打著我的胸部。我的乳頭剛剛被咬過,已經是漲痛得很難過了,再加上皮鞭的鞭打,那樣的痛我甯願選擇被咬,我又扭動著身體閃躲著皮鞭,可是無論如何閃躲,皮鞭就是狠狠的烙在我的胸部。

「嗯……」呻吟的聲音越來越大聲,實在是疼痛難耐。

「痛嗎?這比起你給我的痛,根本不算什幺!」說完弟弟又開始舔著我的胸部。

紅紅漲漲的胸部在弟弟舌頭的舔舐下,感到舒服多了,那樣的快感比只有鞭打的感覺好更多。弟弟似乎十分了解,他反覆著鞭打然後舔舐的動作,一個多月已經沒有做愛的我,已經忍受不住的開始發出淫蕩的呻吟聲。

「現在舒服嗎?看你的樣子似乎很享受呢!讓我來檢查一下。」弟弟將手伸進我的內褲裏,摸著我的花蕾,我像觸電一樣的反應,讓弟弟更得意了。

「哇!想不到我的小姊姊這幺淫蕩,喜歡我摸哪裏啊?」弟弟將手來回撫摸著我的花蕾,我對弟弟痛惡的感覺再度升起,我曲起膝蓋夾住雙腿,不讓弟弟有空間可以觸摸。

「嗯?這樣就受不了了啊?我要讓你爽到要我幹你!」我用力地搖著頭,我根本不想跟弟弟發生不倫之情,我不想跟弟弟亂倫,這個不要臉的畜生,竟然想上我!

弟弟用力將我的腿扳開,將頭埋在我的下體,開始吸吮,他舔的聲音十分響亮,我開始害怕若是隔壁的鄰居聽到會作何反應?

我的下體幾乎都是弟弟的唾液和我的淫水,床上已經濕答答的一片,那濕潤的液體流到我的臀部,滴在床上。

我的身體已經舒服地迎著弟弟,將臀部擡高迎向弟弟的嘴,希望他再給我多一點。

弟弟脫下了他的褲子,用他的肉棒拍打著我的臉,我轉開臉閃躲著,可是卻閃不開。然後他跨坐在我的身上,用他的肉棒在我的胸部上畫圈圈,我又開始興奮起來,可是理智卻告訴我,不能讓弟弟得逞,雖然我自認爲自己還蠻淫亂的,不過要我做出亂倫的事情,我卻不願意發生。

快感和理智在決鬥著,我不自主的從喉頭髮出呻吟的聲音,弟弟似乎很得意的繼續挑逗著我,我的肉體已經背叛我的理智,不斷地回應著弟弟。

弟弟將他的肉棒放到我的花蕾摩擦著,我的淫水像泉水一樣不斷地湧出,理智已經瀕臨崩潰的邊緣。然後他將肉棒放在我花蕾的入口,來回摩擦挑逗著我,我的理智已經無法控制肉體,擡起臀部迎向了弟弟的肉棒。

一個多月已經沒有做愛的我,被弟弟挑逗得失去理智,弟弟插入之後開始擺動著他的臀部沖刺。年輕氣盛的弟弟似乎是第一次進入女人的體內,性奮的抽動著,我也不顧一切回應著弟弟,希望獲得更多大的滿足。

不過因爲弟弟毫無經驗,看A片學來的挑逗雖然讓我慾火焚身,可是沒有實戰經驗的他,不到五分鍾就傾洩而出,我還沒獲得極度的快感就結束了。

結束之後,我被強烈的悔恨包圍著,理智回到我的腦袋,剛剛發生的一切讓我懊悔不已。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