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歲時被強姦的故事

十七歲時被強姦的故事





老公,對不起我和一個大姐的故事妻子的秘密母子哥嬸大雜燴上了熟婦班主任
同學妻子做愛懷孕的少婦老公的同事出差時和女同事的性愛兩個老公真好


在我十七歲那年的夏天,因爲朋友家開的餐廳人手不夠所以去幫忙,卻發生了這件令我難以忘懷的事……朋友家開的餐廳是上下兩層的中式餐廳,由于晚上二樓客人較少,大約只有兩三桌的客人,並且客人的早早吃完離開了,二樓只剩下我一人慢慢收拾東西。

當我彎腰擦拭桌面的時候突然有人從我身後摀住我的嘴,另一只手則用力將我抱住將我往廁所拖去,雖然我拚命掙紮去還是無法掙脫,只能無力的被拖進廁所內。

那個人將我拉進廁格後便開始用那只原來用來抱住我的手,不斷的在我身上上下其手,一下子摸我的胸部,一下子撫摸我的大腿。

「剛剛一上樓就看到你翹著屁股扭來扭去一副欠人幹的騷樣,是不是很想要男人的肉棒啊?」這人混身酒氣一邊說著一邊用他那已經硬起的那東西往我的屁股頂。

「嗚嗚!」我拚命搖頭。

「很興奮的樣子嘛,真的那幺想要肉棒嗎?」那人單手將我的牛仔短褲解開,手隔著內褲壓在我的陰部上撫摸著,由于我是那種很敏感的女生,有時候單單是走路內褲便是濕成一片,此時經過他的撫摸更勝之,淫水都溢出內褲順著大腿一路滑下。

「不許出聲,不然就要你好看。」那個人在我耳邊粗聲說道,他見我點頭後放下那只摀住我的嘴的手,我剛張嘴要呼救的時候,他便往我的肚子狠狠的打了一拳,痛得我不由得彎下腰來。

「再有下次就不只是這樣子了,聽懂了嗎?。」我只能拚命點頭期望這個人能快點放我走。

他推我坐在馬桶上,將我的短褲內褲一併扯下丟在地上,掏出肉棒要我替他口交。

我知道實在沒辦法逃脫了,只好乖乖的張嘴含住他的肉棒。
2020-6-1214:08上傳 下載附件(1.01MB)
「這幺會吃雞巴一定是很常幫男人含,果然是騷貨啊。」我屈辱的聽著他汙辱我的話語,任命的含舔著他的雞巴,只求他能早點滿足放我離開。「啧啧胸那幺大也是被男人摸出來的吧,真是又大又嫩不愧是年輕美眉的胸。」他那雙粗糙的大手探進我的上衣在我那36D的乳房上來回搓揉,一會大力揉捏,一會輕輕撫弄,我的乳頭隨著他的撫摸已經完全挺立,再被他的手指撫過時引起我一陣顫慄。我輕輕扭動著身子,眼神迷亂,滿面通紅,被那人玩弄得有些春心蕩漾。

「那幺久也該進入正題了。」他將肉棒從我口中拔出將我翻過去趴在馬桶上,雙手握著我的細腰,肉棒在我那早已濕透的肉穴外輕輕摩擦,卻遲遲不肯進入。

「你…快點…快點進來啊…」小穴被進入的渴望令我難以忍耐的開口要他插進來。

「騷貨那幺急著被幹啊?」他一邊調笑著,一邊將肉棒用力的往我的小穴插進去,開始大力的抽送,「啊……我……好……舒服……喔……嗯……就是……那……喔……」此時我已經沈溺于這淫靡的情趣裏喉頭發出細碎的呻吟聲。

「噢……你的屁股長那幺翹,奶又那幺大插起來還那幺爽!我看你根本就是生來被人幹的……幹……幹到爛、幹到破!這幺淫蕩!」硬燙的肉棒在我的花穴中猶如活塞一般快速地來回抽送著。

「嗯……對我就是個蕩婦,用力的幹我!幹死我!」我已經被他幹的頭昏腦脹沒法思考,只能順著他說的話說著。

「幹!幹死你!」他聽了我那淫蕩的話後,像是被打了興奮劑一般的更加快速也更加用力的捅著我花穴,每一下都直頂花心,弄得我渾身嬌軟,臉頰泛紅、一張誘人的小嘴不住的張合喘氣、淫叫連連。

「啊……哈……啊……舒服……嗚……喔……」「啊…喔快要射了!我看就射在你的子宮裏,讓你再生一個小淫娃,到時候老子一起幹你們母女倆!哈哈!」「不!不要射在裏面!」一聽到他要射在裏面我瞬間被嚇得清醒了,害怕的哀求他。「求求你,不要射在裏面我才十七歲啊!」他對我的哀求充耳不聞,又狠狠地再在我的小穴裏插多七、八下後,一大泡滾燙的精液洶湧而出,從緊緊抵住子宮口的龜頭上直接灌進了我的子宮裏,而我也悲哀的在此刻達到了高潮。

他將肉棒從我的小穴拔出來,一股淫水混合著他的精液緩緩流出。

「給我把它舔乾淨上頭都是你的騷水!」他拿著肉棒頂著我的唇要我舔,而我只是麻木的張開雙唇。

「阿成,我看你那幺久沒回來還以爲你出事,原來是跟美女幹上啦。」一個年齡大約四十多的男人突然出現在門外。

「彬哥,你也要來一發嗎?這騷貨幹起來可爽了!」那個叫阿成的男人竟然熱情的邀請那個中年男子來幹我。

「那我就不客氣了啊,早在剛才這個小美女走樓梯的時候我就想幹她,屁股翹的不得了、腿又細又長,那對胸還隨著走動抖來抖去的,看起來就是一副欠人幹的模樣!」彬哥邊說邊把肉棒掏出來,拉過我的手要我幫他套弄,手則是在我身上上下其手,阿誠則退到一旁看著彬哥玩弄我的身體。

過了一會兒他便要我站起來,而他坐到馬桶上。

「小美女,自己坐上來吧。」此時我已經心死了,被一個男人強姦跟被兩個男人強姦也沒甚幺不同,與其反抗不如順從他們等他們滿足了就會放我走了吧。

我順從的跨坐到彬哥的腿上,一手握住彬哥的肉棒,一手扶著他的肩膀緩緩坐了下去,彬哥的肉棒比起阿成的還要粗大得多,若不是剛才已經被插過一回了可能沒有辦法那幺容易進去。

「哈……哈……好粗……喔……」因爲他遲遲沒有開始抽動,我按耐不住便自己扭起腰上下襬動,胸部隨著上下的動作搖動著。

「哈哈,阿成你看這淫娃被強姦還能自己爽成這副德性,真是夠騷的!」彬哥將頭埋進我的胸前,一張大嘴用力地吸允我奶頭,淫爪還握著另一邊的胸部大力搓揉著。

「啊……哈……我才不……淫蕩……呢……嗯……好深……」「不淫蕩?那是誰被人強姦還那幺騷?」彬哥一邊說著一邊用力的往上一頂,粗大地龜頭一下子頂到了我的子宮口,一股強烈的快感從我的陰道蔓延至全身。

「啊啊……頂……頂到了……哈……不行……呼……」彬哥將我扶了起來,讓我的身體貼著門板站著,擡起我的一條腿又一次狠狠的插進我的小穴之中,門板隨著他的大力頂弄而劇烈的搖晃著,過了好一會兒彬哥的速度終于慢了下來,改爲一下一下緩慢而深入的進出,他的龜頭一下下的刮搔著我陰道的內壁帶出一股酥麻的快感。

阿成似乎是被我們激烈的表現給刺激到了,挺著再次硬起的肉棒加入我們地戰局,這個晚上我被他們兩人幹了不知幾回,射進了多少精液……





乾妹的第一次辛苦的打工妹2對淫亂夫妻在狹小衛生間裏的性愛大學同學
妻的家人可憐的彭妮和網吧女老闆做愛爸爸的小寶貝十八歲的女兒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