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信的雙胞胎姐妹單篇作者:書吧精品

迷信的雙胞胎姐妹單篇作者:書吧精品



秋雨綿綿,有些陰冷,這注定是一個不尋常的日子。我開著車,車內打著暖風,顯得很溫馨。車後面坐著兩個十九歲的女孩,是一對雙胞胎姐妹,焦急地看著霧氣朦胧的山路,滿面愁容。我們誰都沒有說話,只聽到車顛簸在坑窪不平路上。

兩個女孩是老楊的女兒,大的叫楊蘭,小的叫楊紅,是本縣高三的學生。都長得細皮嫩肉,五官端正,圓圓的臉上透露著即成熟又稚嫩,紅紅的嘴唇,潔白的牙齒,看著是那幺的迷人。

老楊的妻子病了,高燒不退,被病魔折磨的胡說八道,總說一些不著邊際的話,一會說已故的爸爸來了,一會又說自己是魔王附體。老楊一向迷信,認爲這是被鬼迷住了,也不去醫院,非要找先生驅魔。于是,求我開車到黃家凹,請當地著名的黃大仙。

經過一路顛簸,車終于到了黃家凹。拐過幾個彎,就到了黃大仙家門口。黃大仙的家和普通莊稼院一樣,有一個很大的院套,整齊的紅磚鋪的路面,被雨水沖洗的幹幹淨淨,從院子門口一直通向房門。平時,門庭若市的院子,因這場秋雨冷清了很多,只有兩三個人在外面等著。

「到了,就是這家。」我把車停在大門口,直接能看到房子的窗戶,才回頭對姐倆說。

姐倆答應一聲下了車,朝院子裏走去。

姐倆穿的永遠是一樣的,杏黃色的鴨絨服,洗的發白的牛仔褲,腳上白色休閑運動鞋,都是長發披肩,在綿綿秋雨中飄逸著。我看著兩個苗條的身段,包裹在衣服裏的圓圓屁股,情不自禁的咽著口水,下面的雞巴開始不聽話的在褲子裏堅硬。

老楊是我最好的朋友,這兩個女孩是在我看著長大,從小經常在我懷裏玩耍。

當時我沒有什幺邪念,還把她倆當成了自己的女兒。可隨著孩子年齡的增長,她們不但長高了,並且發育良好,胸前凸起,屁股也大了,很有女人的味道。我的心開始活動了,總是偷看。

當時,我已經離婚,正是需要女人時候,並且又回複到手淫階段。大家都知道,手淫都是要幻想的,而我幻想的對象就是她倆。隨著時間的推移,姐倆長的更加成熟,並且更加漂亮。我的手淫更加頻繁,有增無減,竟然達到欲罷不能的境界。

終于看到姐倆走進屋子裏,我才從車裏下來,打著一把傘,站在車門邊,這是個最顯眼的地方,屋子裏順著窗戶正好能看到我。

昨天傍晚,老楊求我今天開車跑一趟,讓他兩個女兒來請黃大仙驅邪。我立即計上心來,趁著夜色來到了黃家凹,找到了黃大仙。我告訴他明天有兩個女孩來請他,求他如此如此,這般這般的說。起初,黃大仙堅決地搖著頭,後來看到我放在桌子的錢,才眼冒綠光,說:「好吧,錢我收下了,照你說的辦,事成與不成和我沒有關系。」我雖然站在外面,但屋裏的對話我已經知道大概了。姐倆剛進屋,黃大仙一定能說出她們名字、家庭人員,當然還有母親有病的事。這些都是我告訴的。姐倆一定深信不疑。接下來黃大仙會說她的媽媽的病,是什幺妖魔纏身,嚇得姐倆六神無主,請黃大仙前去驅魔。然後,黃大仙就會按著我的話說一番,說出自己不能驅邪的理由,然後辭別姐倆。這是我的一條妙計,專等著姐倆鑽入圈套。

兩個多小時過去了,姐倆終于走了出來,並沒有著急回到車上,而是站在門口商議著什幺,不時的還張望著我。我知道,兩個人正在商議著一件難以啓齒的事情,我心中暗喜,知道計劃已經成功一半了。最後,姐倆好像是下定什幺決心,眼中流露出毅然決然的樣子,挪動著袅袅身姿朝我的車走來,四只眼睛緊緊的看著我。

「怎幺,請不動大仙嗎?」我明知故問。暗想:你倆如果真的把黃大仙請出來,我的戲就沒了。

「不,大仙教會我們如何驅魔了。」楊紅說完,拉開車門「叔叔,走吧。」姐倆表情很莊重,一絲笑容也沒有,分左右上了車,仍然坐在後面。

「哦。」我也上車,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發動車,車身徐徐向前移動。

「難怪大家都叫他是大仙,算的真准。叔叔,我們剛進屋,他就能叫出我倆的名字,還算出我媽有病,真神了。」楊蘭在車後面贊不絕口。

「哼,瞎貓碰上死耗子,蒙的吧?」我裝作不屑一顧的樣子,說。

「不是的叔叔,人家看到你在大門口站著,還把你的名字說出來了呢。」楊紅爭辯著,證明楊蘭不是在說謊。

「啊,這幺神啊!」我故作驚訝,其實心裏暗笑,這些都是我昨晚告訴他的,還能算不准?

「真的,太神了。」姐倆已經對黃大仙的法術深信不疑了。

「他沒說怎幺驅魔嗎?」我問。

「說了……」老半天楊蘭說,可說到一半,讓楊紅攔住了。

車開出黃家凹,在山路上繼續顛簸著。這時,雨越下越大,我把雨刷器打到二檔,剛把玻璃刷幹淨,又落上雨滴,一會清楚,一會朦胧。

「叔叔,想問你一個問題。」楊蘭把身子趴在我靠背上問。

「什幺?」我頭也不回,繼續看著崎岖不平的山路。

「你離婚這幺多年,怎幺不給我找一個嬸子呢?」楊蘭好像是開玩笑的問。

「是啊,我小弟也缺母愛。」楊紅添油加醋,好像是很關心我。

「傻孩子,有些事情你們不懂。叔叔現在正要辦一件大事,如果給你們找了嬸子,我的事就辦不成了。」這話正是我計策中的一部分,必須要有這個經過。

「我知道你正在修煉仙道,對不?」楊紅嘴快。但這已是我預料之中,她一定會這樣問的。

「啊?」我故作驚慌「你們是怎幺知道的?我可沒對任何人說過。」我瞪大眼睛,回頭看了一眼俊俏的姐倆。

「黃大仙算出來的。」姐倆異口同聲的說。

此時我滿臉的憤怒,罵了幾句黃大仙,然後說:「都是仙道之人,何必要暴露我,真不講規矩。」然後神秘的對姐倆說:「這事不要張揚出去,如果外人知道了,叔叔就前功盡棄了。」「我們不會說出去的。」姐倆還是異口同聲,語音裏顯出了興奮。

車子繼續向前走,因爲道路很泥濘,車子很艱難。此時,姐倆不再說話。我從反光鏡裏看到,姐倆相互使著眼色,好像是有什幺話要對我說,在那決定是誰先說。我假裝什幺都沒看到,仍然專心的開著車,若無其事的把音響打開,是鳳凰傳奇的歌曲。

「叔叔,你和我爸是好朋友吧?」楊蘭好像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問出這句話。

「當然了,從小到大的好朋友。」我笑著回答。

「那就是說,我爸爸有什幺事,叔叔你肯定能幫忙了?」楊紅借著梯子上牆的問。

「當然了,叔叔只有你爸爸這一個知心朋友,要我做什幺,叔叔都會肝腦塗地的。」我故意把話說的很絕。

「一會到你家。」楊紅說,好像命令一樣。

「到我家幹什幺?」我問。

「黃大仙說你家有神符,讓我們去取。」楊蘭說。

「胡說八道,我家哪有什幺神符?」我說。

「叔叔走吧,到你家你就知道了。」楊蘭還要說話,但被楊紅搶先說了,然後給楊蘭使了個眼色,楊蘭馬上把嘴閉上。

「好吧。」車已經進了縣城,我把車一拐,直接奔我家駛去:「到了我家,有什幺神符盡管拿,只要能救你媽媽,就是要叔叔的命都行。」這時,車已經開到我家的樓下。

「真的嗎叔叔?」楊蘭問。

「到時候,叔叔你可別舍不得啊。」楊紅跟上一句,開門下了車。

「好啊,上樓。」我把車門鎖好,在前面走著,姐倆在後面跟著。

「叔叔,你發誓,我們到你家取什幺都行。」看來楊蘭還是有些不放心。

「你爸是我最好的朋友,到我家拿什幺不行?還非要發誓?」我漫不經心的拿出鑰匙開門。

「不,叔叔,非要你發誓。」楊紅攔住我,說。

「好,好,叔叔發誓,今天如果你倆拿不走神符,我就天打五雷轟。」說完,我推開楊紅那嫩嫩的小手打開門,走了進去,姐倆也跟了進來。我往屋子中間一站,故意掐著腰,裝作若無其事的說:「要拿什幺,自己去拿吧。」「叔叔。」突然姐倆雙雙跪倒在地,異口同聲的叫著我,美麗的大眼睛期盼的看著我,眼圈都有些發紅,眼淚直打轉,馬上就要流出來。

「孩子,你們這是幹什幺?快快起來。」我驚慌失措的去攙扶兩人。

「叔叔,我們是來取神符的,而這神符你肯定不願意給的。」楊紅說完,眼淚流了出來。

「叔叔,你要是不給我們神符,我們就跪在這裏不起來了。」楊蘭也流出眼淚。

看著姐倆是這樣的虔誠,我清楚的知道,我的計劃已經百分之百的成功了,不禁心中暗自歡喜。但此時,我仍然要裝模作樣,說:「孩子快起來,既然黃大仙算出我家有神符,就快去拿來,好給你媽媽驅魔,我是你爸爸的好朋友,拿什幺都行。」「可是……」楊蘭欲言又止。

「神符在叔叔的體內……」楊紅補充,但也說了一半,臉紅的就像春天裏的桃花。

我裝作恍然大悟,「啊」了一聲說:「我明白了你們要什幺了。」然後一轉身說:「不行,這是我成仙作佛的資本,放出去就前功盡棄了。」走進臥室指著遠方大罵:「黃大仙,我肏你媽。我知道現在我功力不如你,你也不用這樣害我啊。」姐倆跪行來到屋裏,一人抱住我一條腿,哀求著:「叔叔,你就救救我媽媽吧。黃大仙算了,也就是你,才能救我的媽媽,別人都不行。」見我站著不動,又說:「叔叔,我知道,你破身了就當不了神仙了。可我們是要救媽媽啊。」哭的很真切。

「孩子,你們聽我說……」「不聽不聽,叔叔剛才說,爲了救我媽媽,能肝腦塗地,要你的命都行,並且還發過誓的,怎幺現在說話不算數了。」姐倆抱住我的大腿就是不放,哭成了兩個淚人。

我裝作苦思冥想,臉型嫉妒誇張,眉頭也皺了一個大疙瘩。想了好一會,才做出一個豁出去的表情,說:「好吧,爲了救你的媽媽,我願意。」我說「我願意」的時候聲音很大,好像于世訣別的樣子,一屁股坐在床上,順勢倒了下去,把兩只眼睛緊緊的閉上。

「謝謝叔叔。」兩個人說完,就撲到我身上來。楊紅坐在床邊,用兩只小手死死的壓著我雙肩,生怕我反悔。而楊蘭在下面笨手笨腳的解開我的褲腰帶,把褲子連同褲衩一起拉倒我膝蓋下。

面對著這兩個雙胞胎,美麗的小姐倆,我怎幺也控制不住,雞巴早就挺立起來。

「不,你們聽我說……」我裝作要起身。

「不,叔叔。」楊紅死死的壓住我。

可問題來了。這小姐倆都是十九歲,並沒有接觸過男人,就連撸都不會。楊蘭在那裏看著,等著我射精,還不時的哀求著:「叔叔,快把神符給我吧。」楊紅一邊死死的按住我,也在哀求著,求我放出神符回家救媽媽,淚水從臉上流下來,落在我的臉上。

其實,我也急個夠嗆,可歎兩個小丫頭什幺都不懂,我怎幺能射精?我握住楊蘭的手,說:「你這樣。」楊蘭撸了一下,說:「對,黃大仙說,讓我們自己動手的。」說完,開始撸起來。

說實在的,楊蘭不像那些有經驗的女人,她撸雞巴的手沒有輕重,有時候給我撸的有些疼,所以我的精子遲遲射不出來。姐倆又哀求,讓我早些放出神符。

我才裝作不情願的樣子告訴她,要輕點撸,有些節奏。結果,在十分鍾後,我終于射了。

「神符出來了。」楊蘭歡天喜地起來。

「什幺樣的?讓我看看。」楊紅松開我,回頭看。

當時,我射的很多,大多數都在我肚皮上,有的還射在楊蘭的臉上和頭發上。

只見姐倆都用手指,慢慢的把精子蘸著,一滴也沒剩,都放在嘴裏吃掉。因爲黃大仙說了,她們倆都是半仙,如果吃了我的神符,就成了全仙,加在一起就是兩個神仙,就可以回家給媽媽驅邪了。當然,這都是我的計策中所規劃的。

大家一定要問,既然美麗的姐倆都迷信到這種程度了,爲什幺不直接肏,這樣會更過瘾的。呵呵,我和大家想法不一樣,我有一套完整的計劃,要把這姐倆都變成我的性奴,這可要一點點來,中間不能放過任何經過,只有這樣,才能完成我全部計劃。

後來得知,姐倆體內有了我的神符,馬上回到家裏,按著黃大仙的旨意,又是唱又是跳的,給她媽媽驅魔。那天也趕上巧事,她媽媽的病真的減輕了,也明白了事理,不再胡說八道,這讓姐倆更加深信不疑了。但是,關于吃我精子的事,姐倆沒有對任何人說,因爲黃大仙說,如果讓第三個人知道了,叔叔的神符就會失效,到那時候,媽媽的病就不能好了。

第二天,姐倆又來我家。

「叔叔謝謝你,昨天我們回家施法術,我媽媽的病真的好轉了。」進了門,姐倆就向我報喜。

「那就好,我沒有白破身。」我盡量說的很輕松。

「可是叔叔,黃大仙說了,我們還得繼續吃你的神符,才能把媽媽身上附體的鬼怪趕走。」楊紅說。

「孩子,別那樣了,你媽媽的病會好起來的。」我又裝出反對的樣子,其實雞巴早就硬了。

「叔叔,救人要救到底,不能半途而廢啊。」楊蘭說。

「你們聽叔叔說,昨天破身,叔叔還有解的方法,可第二次破身,叔叔就真不能成仙了。」我決心一定要把戲演好。

「動手。」這次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姐倆竟然主動攻擊。楊蘭一聲令下後,首先撲上來。我沒有防備,被推到在床上。楊蘭死死的按住我肩膀,回頭說:

「小妹動手。」楊紅毫不客氣,解我的褲帶。

演戲也要演的像。我奮力掙紮著,但總是故意掙脫不了楊蘭的雙手。但是,我的手緊緊的拽住褲子,楊紅脫不下去。

「叔叔,昨天你給我姐了,今天就給我呗?」楊紅開始哀求。

「是啊叔叔,就給我小妹一次機會吧。」楊蘭也在哀求。

我裝出一副極度痛苦的樣子,說:「不行啊,我修煉的功夫完啦。」但被楊蘭按住了雙手,下面的褲子被楊紅解開,她把手直接伸進去,學著昨天楊蘭的樣子撸起來。我這次痛苦的叫一聲,停止了反抗。事後,姐倆贊歎說黃大仙算的准,真和發展的事情是一樣的。她們哪裏知道,這是我和黃大仙商量好的?

這姐倆是雙胞胎,長的一模一樣,但細看還是有區別的。楊蘭是老大,個子稍微高一些,身體也稍微胖一些,也就是說奶子也大一些,屁股也大一些。所以,我平時總是喜歡楊蘭多一點。此時,楊蘭距離我那幺近,清楚的看到毛衣內奶子微微晃悠,我開始心潮澎湃。

「我摸摸行嗎?」我一只手,隔著衣服,按在那大大的奶子上,問。

「嗯。」楊蘭點頭同意,看來爲了給媽媽驅魔,她們都豁出去了。

令我興奮不已的是,就是這個動作,以後成了楊紅的把柄。也成了我由淺入深的契機,直至把這姐倆變成了我的性奴。

「叔叔,我們知道,你破兩回身子,就不能當神仙了,以後就專心爲我們服務吧。」姐倆吃完精子,很自豪的對我說。

當然,我還要裝作很痛苦的樣子說:「你倆把我害苦了。」過了一天,姐倆准時來到我家。這回,我也不反抗了,主動的倒在床上,等待著姐倆給我手淫。現在的我,絕不著急,我知道這兩個小女孩早晚會成爲我身下之物。

「姐,黃大仙算的真准,說第三次取神符的時候,叔叔會主動的倒下的。」楊紅說。

我心裏好笑,這都是我的計劃之內的項目,目的就是讓你們這姐倆深信不疑的。

「叔叔,昨天你摸我姐了,今天爲什幺不摸我?」楊紅撅著嘴說。

「孩子,我和你爸是好朋友,我不能這樣做。」此時,我裝的很正經。

「不行,你摸我姐了,今天就要摸我。」楊紅說完話,硬把我的手按在她的奶子上。

楊紅的奶子沒有楊蘭的大,如果說楊蘭的奶子是大號飯碗,楊紅的奶子也就是中號飯碗。但有一點,姐倆相比較,楊蘭長的小巧玲珑,也比姐姐漂亮一些。

我這裏摸著奶子,下面有人給我手淫,又都長的這樣漂亮,還是雙胞胎姐妹,我就是不想射精都難。

接下來的日子裏,我先和楊蘭親嘴了,第二天就要和楊紅親嘴,要不楊紅就不高興。過一天我摸楊蘭的屁股了,那幺再過一天,我也要摸楊紅的屁股,要不楊紅就挑理。楊紅是一個從來不吃虧的姑娘,我摸她姐姐哪裏,她都會要求我摸哪裏,從來不落下。這也是我計劃的內容,我就是要慢慢的讓姐倆適應我,死心塌地的做我性的奴隸。

轉眼幾天過去了,我的手伸進衣服裏,肉貼著肉摸奶子;然後,又伸進褲子裏摸屁股;再然後,我伸進褲子裏摸陰道、摸陰毛。最後,要求姐倆先脫衣服,過幾天再脫褲子,這姐倆才赤裸裸的展現在我的面前。

那天,是楊蘭在下面給我手淫。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來,說:「反正你們倆都吃這神符的,不如我直接送你嘴裏吧。」然後從床上站起來,把雞巴直接插到楊蘭的嘴裏。然後,抱緊楊紅,親著嘴,摸著細嫩的身子,在楊蘭的嘴裏痛痛快快的射了一次。完成了第一次口交。

在看楊蘭滿嘴裏的精子,往外直流。楊紅連忙用手接住,往自己的嘴裏放。

樣子雖然有些惡心,但我看了很刺激。

「姐,嘴對嘴給我些。」楊紅說。

于是,姐倆就嘴對嘴的,把我的精子來回吞吐,一幅美好的春圖。

「叔叔,明天該把神符放在我嘴裏了。」吃完了精子,楊紅說。

「對,明天叔叔抱著我親嘴。」楊蘭說。

「唉。」我歎息一聲,無可奈何的說:「我現在就是你倆的奴隸了。」「哈哈,誰讓你是我爸的好朋友了。」姐倆笑的很開心,穿上衣服,回家給媽媽驅魔了。

這裏,我必須說明一點,也讓大家看我的忍耐性好不好。這兩個多月來,姐倆都給我做口交了,但是,一次真正的做愛卻沒有。這是因爲黃大仙算出來,必須要到第一場大雪,我才能和姐倆做愛,但必須先做楊蘭,然後第二天是楊紅。

爲了把戲演的更好,我一直這樣忍著,忍著。大家想想,如果放在你們,一對雙胞胎姐妹都脫光了,還那幺漂亮,誰能忍住?

終于,我日夜期盼的那天來到了。今年冬天的第一場雪來了,那場雪下的很大,整個世界都被覆蓋,變成白皚皚一片,只有路上的行人看起來黑乎乎的。我在窗戶裏看到,姐倆深一腳淺一腳的朝我家走來,她們是那幺的虔誠的來接受我性交的。

和往常一樣,姐倆進屋後就脫下鴨絨大衣,露出苗條的身段,然後笑容可掬的叫聲:「叔叔。」撲到我的懷裏。我總是一左一右的抱住兩人,兩只手在兩個屁股上摸索著,上面的三只嘴湊在一起,來回親吻著。

「叔叔,想我們了嗎?」每次總是楊紅調皮的說。

「早就想了。你媽現在怎幺樣?」我每次都要這樣的問一句。

「好多了,謝謝叔叔。」每次都是楊蘭回答這句話。

現在,我們從手淫階段已經變成多樣化了,很多時候都要口交。今天是楊蘭口交,經過這些日子的訓練,姐倆口交技術都有長進了。

「我想……」我把雞巴從楊蘭的嘴裏拿出來。

「叔叔,你想什幺?」楊紅摟著我的脖子問。

「我想……」說著話,我把楊蘭扶起來,放倒在床上,掰開兩條雪白的大腿,跪在中間,一只手扶著雞巴,慢慢的插進陰道裏。

「黃大仙算的真准啊。」楊紅不禁贊歎一句。

「叔叔,我有點疼,你慢點。」楊蘭開始呻吟。

「黃大仙怎幺算的?」我明知故問,仍然往裏插著。

「他說……下第一場雪……你會這樣……哦……給我神符的。」楊蘭一邊呻吟一邊說著。

「看起來,我的神功不如黃大仙啊。」我一邊抽插一邊歎息著。

「叔叔,我知道是我倆耽誤了你成仙,對不起了,以後我們就像女兒一樣對你好。」楊紅緊緊的抱著我的腰,一邊親吻一邊說。

這次做愛,我沒有射在陰道裏,而是射在楊蘭雪白的肚皮上。畢竟是十七歲的大姑娘了,發育一向正常,我怕她懷孕了。如果事情敗露,就不說我和老楊找我拼命,我想離坐牢也不遠了。在我體外排精的時候,我看到楊蘭的陰道上有血,我知道,她的處女給我了。

第二天,我和楊紅用同樣的方法做愛了,從陰道上的血迹表明,也是個處女。

這次,我同樣沒有射陰道裏,但體外排精的時候,是楊蘭給我撸的。這引起楊紅的不滿,說明天她也要這樣的撸。反正都是我舒服,你們姐倆想做什幺就做什幺吧。

從此,我們性愛的方式又多了一樣,就是真正生殖器的接觸,真正的性交。

但一直也沒有射進陰道裏,都是體外排精。每次,姐倆都還和以前一樣,把精子如數的吃下去。後來,我竟然發明了一個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到射精的時候,直接插到等待人的嘴裏射。這樣,嘴對嘴吃精的畫面再次重演。

又過了一個月,第二天是該和楊蘭做愛,臨走前,我摸著那光滑的屁股說:

「你應該買避孕藥了。」這證明一個新的時代要發生了,我要內射。

「爲什幺都是從我姐開始?」楊紅抱怨起來。

「因爲從你姐開始,才可以救你媽媽的命。」我摸著楊紅剛肏完那濕漉漉的陰道,說。

「嗯,叔叔,只要能救媽媽的命,怎幺做都行。」楊紅說。

「小妹,別著急,過一天就是你的了。我會多買些避孕藥的。」楊蘭總是有姐姐的樣,每次都這樣勸說妹妹。

內射的事情終于發生了。我告訴姐倆,現在不用吃神符了,因爲這樣會持續一天的。至此,姐倆不用吃精子了。我這樣做是有我的道理,因爲每天都要親嘴,畢竟吃過精子的嘴有點惡心。姐倆很同意我的做法,都說前一陣吃神符有點惡心,只是爲了媽媽才強吃下的,現在好了。

但,很多時候,我爲了尋求刺激,還是讓姐倆吃精子的。我在她們心目中已經是神了,我說的話絕對服從。

真正的性交終于開始了,已經脫離了以前的順序,我想和誰做愛就和誰做愛。

有時候,一天之內,我把姐倆都輪番肏一回。爲了更加刺激,我還讓姐倆上下倒在一起,這樣我就不用挪動身子,跪在床上就可以肏到兩個陰道。最刺激的還是姐倆69式,我從後面進入,倒在下面的舔著性交地方。還有很多姿勢,我就不一一述說了。

人們一定要有疑問。你和老楊是好朋友,你把人家女兒幹了,人家就沒有一點察覺?

這一點我敢保證,老楊兩口子連點風聲都聽不到。黃大仙和姐倆說過,如果這件事讓第三個人知道了,她的媽媽就會死于非命,所以姐倆根本不會說出去的。

而我呢,也不是閑著沒事想坐牢,把這事張揚出去。黃大仙那邊我就更放心了,因爲那次秋天下雨,造成山體滑坡,他永遠不能說話了,這還省了許多錢,因爲我答應他事成之後,再給他一萬元。

而黃大仙死後,我在楊蘭和楊紅的心中就更是一個神了,我想做愛就做愛,想口交就口交,想肛交就肛交,完全變成了我的性奴。再說了,自從我把「神符」給了這姐倆後,她們的媽媽一次病也沒有犯,姐倆怎幺能對我不信任呢?

轉眼十年都過去了,平時我和老楊還在一起喝酒,他老婆做的菜很可口,對我仍然很好。但是,姐倆已經長大,到了結婚的年齡。本來,姐倆要一心跟著我,不准備結婚,但在我的勸說下,都結婚了,我還幫著辦理了婚事。當然,我們現在仍然在一起做愛,瞞著兩個老公做愛,一點也沒有引起懷疑。因爲總是姐倆一起到我家裏來,誰能懷疑呢?

但有一點,我現在已經五十七了,性欲真的大不如以前了,做愛也有些吃力。

所以,也不用姐倆天天來,只要一個星期來一回,我也就夠發泄的了。而兩個人結婚後,再也不用吃避孕藥,我就直接射進陰道裏就可以了。每次做完愛,姐倆都要說聲:「謝謝叔叔。」而我還是那句老話:「謝什幺,誰讓我是你爸爸的好朋友了。」一句話就概述了我對老楊的真情實意了。


【完】


字數7243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