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娘娘(作者:不詳)

皇後娘娘(作者:不詳)



文林是個武林高手。在江湖上奸淫了多少美女誰也不知道呀!他自己也不知道是多少個!漸漸他玩夠了!都說皇宮裏女人是全天下最美的的!于是他想去看看!弄上個貴妃娘娘。她最想和當今最美的皇後娘娘搞上!讓皇上待綠帽子!那樣太爽了!
于是文林變偷偷潛入皇宮!他先搞上兩個宮女!一個還是皇後身邊的紅人喬可人。
這一日,文林正在房中與二女相戲。只見喬可人寬衣之後,面貌嬌豔,肌膚如丹,眼角如青山隱約,雙頰酒窩隱現,一對梨型香乳,恰可一握。文林心中一樂,將喬可人抱將在懷中,伸出舌頭不斷舔弄她嬌嫩的肌膚,嘴中一面不停地贊歎:“我的可人兒果然不愧是宮中的紅人,平素養尊處優,連肌膚都分外迷人哦。不知道皇後娘娘和其他貴妃娘娘長的怎幺樣?”

喬可人妩媚一笑,“哎喲我的好郎君,可人只是宮中一個奴婢,哪敢說什幺養尊處優啊?真正擔得起此言的是皇後娘娘和貴妃娘娘們啦……嘻嘻,王郎可是不是想看看皇後娘娘?她的肌膚哦……那才真是嬌嫩無雙,尊貴無比呢!”

文林笑笑道:“死丫頭,這種殺頭的話都敢說出口?偷看皇後娘娘?那可是滅族的死罪!”

“嘻嘻,奴家真以爲王郎是膽大包天呢!你敢在這深宮內院中同奴家和萍兒雲雨,難道不知道這如果被發現也是死罪?既然如此,天下居然還有你不敢做的事?”

“哼哼,和你們兩個小娘皮在這玩玩倒是無妨,此處怎幺說還是皇城邊緣,被發現了最多帶著你們一走了之。進皇宮偷看皇後?呵!你真以爲那些大內高手禦前侍衛是吃幹飯的啊?再說一個老娘們有什幺好看的?”

“皇後娘娘不是什幺老娘們啦,十三年前皇上登基之前,元配的王夫人不幸在那時早亡,皇上登基之後才封的皇後,年紀可比皇上小著那幺十幾歲……”本來在一旁默不作聲的萍兒也接口說道。

“喲?你們兩個小娘皮今天是怎幺啦?老是要鼓搗我去偷看那個什幺皇後娘娘……快說!你們葫蘆裏面賣的是什幺藥?”文林問道。

“不是啦!我的好郎君……”喬可人一邊說著,一邊將赤裸的身子膩在文林的懷中,讓文林的雙手可以著落在自己的玉乳上撫弄,然後嬌聲說道:“可人在娘娘身邊伺候多年,娘娘待可人極好……可人深知娘娘的意思,皇上日理萬機,平素就極少寵幸娘娘,可人是不忍見娘娘日日受那無窮無盡的性欲煎熬,才想到要郎君去幫娘娘稍解饑渴的……”

文林吃了一驚,手上一緊,將喬可人的右乳握住,喬可人嬌呼一聲:“好郎君,你不必如此緊張嘛……奴家的奶子可讓你抓疼了……你放心啦,有奴家從中斡旋,保證此事不會泄漏出去。這樣,不但皇後娘娘可以舒心解愁,郎君你也可以嘗嘗娘娘的尊貴滋味,何樂而不爲呢?”

文林心裏一動,喬可人熟知宮中之事,有她安排一切,相信當無大礙。文林生性好淫,和皇後苟且這樣的禁忌之事對他來說有莫大的誘惑,如今有這樣的機會,文林當然不願就此放過。

“好吧,你先安排我去看看你的那個娘娘吧!”文林在喬可人身上說道。

喬可人歡呼答應一聲,一把跨坐在文林身上,主動將文林堅硬的肉棒引到自己的淫穴之前,撲的一聲塞了進去,然後便開始了不斷的聳動。一旁的萍兒也主動將兩個香乳送到文林的嘴邊,讓文林盡享二美服侍之樂。

這一日傍晚時分,喬可人來到浣衣房,將一套內廷太監的裝束送到文林手中,說道:“我已經安排好了,今晚就帶你入宮,娘娘等一下會在寢宮中沐浴,郎君你可以先去觀賞一番,至于後面如何,就要看郎君你的本事了,嘻嘻…不過娘娘肯定是饑渴難耐的,只要郎君使出三分溫柔手段,不愁娘娘不束手就擒。”

文林點了點頭,喬可人便帶著他向宮中而去,一路果然是戒備森嚴,不過喬可人貴爲宮中紅人,守門侍衛無人不知,她帶著一個太監入宮,侍衛有誰敢多問半句?于是文林便如此順利地來到皇後的寢宮“坤甯宮”之前。

喬可人對宮門前兩個侍候的宮女說道:“娘娘就要沐浴了,你們都退下,此處有我伺候著就行了。記住,沒有我的吩咐,任何人不得打擾娘娘沐浴,知道了嗎?”

那兩個宮女答聲:“是……”便齊齊退下。

這時喬可人輕聲對文林說道:“郎君,此處便是皇後娘娘的寢宮了,你先到裏面躲著,稍等娘娘便會來到此處沐浴…嘻嘻……”說完喬可人拿出一把鑰匙,將宮門打開,讓文林一起入內,然後說聲:“一切小心!”便走了開去。

文林看看四周,真個是室宇精美,鋪陳華麗,一個碩大的浴池置于房屋中,裏面滿布花瓣,芳香撲鼻。文林心想皇家富貴果真是與他處大大不同。想到片刻之後就要做那觸犯天威之事,心中不由一陣緊張,想要回頭,又怕可人、萍兒恥笑。正在躊躇之間,只聽外面腳步聲響,文林大驚,看看頭上有一梁可以容身,急忙一躍而上,將身形隱入黑暗之中。

只聽到一陣輕笑傳入耳中,“娘娘,您看您這一身的曼妙身段,我們做下人的,就是羨慕也羨慕不來啊……”文林認出這是喬可人的聲音。接著就是另一個聲音響起:“可人死丫頭,就是口甜舌滑地討人歡心……娘娘年紀大了,比不得你們青春貌美啊……”語音慵懶卻又甜美纏綿,讓梁上的文林一聽之下便欲望大起,胯下那條巨蟒便開始慢慢地擡起頭來……

這時只見門“抑唉”一聲被打了開來,進來的是喬可人和一個衣著華貴的盛裝中年女子,不消說便是皇後娘娘了。文林只見兩人進得門來,那皇後娘娘兩手微微一張,喬可人便助她將頭上的珠冠和外面的宮裝除去,然後問道:“娘娘,今晚是否要可人服侍您沐浴?”皇後開口道:“不必了,可人你先行退下吧。”

喬可人答應一聲,轉身離去,出門之後,便將宮門關上。

皇後娘娘等得可人離去,便自行將身上剩余的衣物除去。文林只聽見下面一片悉悉索索之聲,卻難一見端的,心中大急,欲火更是高漲。卻又怕皇後此時有所發覺,不敢轉身,只得勉強低頭,向下悄悄看去。

這一看之下不要緊,文林頓時神魂顛倒,難以自拔。只見那皇後娘娘,年約三十許人,體態豐盈卻無累贅之感,風神嬌慵有如海棠初醒。此時皇後已將身上的衣物盡數除去,漫步走入浴池之中,只見她嬌媚之態,現于眉目,皮膚如同珠玉白晰,嫩滑柔潤。胸前兩個乳房圓大飽滿,且看來彈性十足,陰部處一片芳草萋萋,卻苦于一時距離太遠,看不清楚。

文林心中暗忖:此婦人之美真乃人間罕有!在和自己有過合體之緣的女子之中,師娘、雲姬和夢姬皆是美豔無雙的成熟婦人,但是相比眼前這個皇後娘娘,卻都少了那種不可方物的尊貴之氣,這正是皇家風範,雲姬等人便縱是美態勝過這個婦人,這種氣質卻是遠遠不如的了。

一念及此,文林胯下的巨蟒肉棒頓時難以抑制的直立而起!文林暗暗叫苦,只得勉強移動身形,讓自己的下身好受一些。但是早先浮起的一絲退卻念頭,如今更是煙消雲散、一點不剩了,今晚若不能上到眼前這個美婦,文林是萬萬不會甘心退去。

不說梁上的文林正在受那欲火焚燒,單說下面沐浴的皇後娘娘,一邊不停地將水潑到自己的嬌軀之上,一邊對著牆上的一面巨型銅鏡顧影自憐。

自己天生麗質,如今又正是虎狼之年,正是一個女人性欲最盛之時!可惜皇上日理萬機,後宮又有佳麗三千,自己盡管貴爲皇後,要等到他的一晚寵幸也當真是非常不易!

她實在是非常想有一個男人好好地來安慰自己一番,但是有什幺辦法呢?身爲皇後,自當母儀天下,又如何能有男人來滿足自己?這種煎熬的苦楚,自己唯有一生忍受下去了……

文林看到下面的皇後臉色泛紅,口中的喘息微微可聞,便知道她必定是因情欲之事而有所思了,心想真是天助我也,看來今晚要讓這個尊貴的女人在自己胯下稱臣,又多了幾分把握了。

文林悄然沿著屋梁慢慢滑下地面,皇後娘娘正沉迷在自己迷幻的世界裏面,絲毫沒有發現身後已經多了一個男人,文林走近皇後身後,近距離地觀賞起皇後曼妙的身段。

近處看來,又和方才遠觀有別樣的不同,皇後沐浴中身上的肌膚顯出一種淡淡的血紅色,文林從後看去,晶瑩的水滴布滿皇後毫無瑕疵的玉背,一頭烏黑的長發披下,水沿著秀發流到脊背,再流到皇後肥美的豐臀,隱約可以看見前面有一撮陰毛,更加顯得十足誘惑。看得文林全身汗毛根根豎起,胯下的大肉棒也暴漲起來,這時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

皇後突然感覺到後面似乎有個人的呼吸喘氣之聲,在驚疑中轉身一看,竟看到一個大男人就站在自己的身後!饒是皇後自幼便受那言不震耳、笑不露齒的禮儀規教,此刻在自己沐浴中突然被個男人站在身後,大驚之下,尊貴的她也不得不“啊!”的一聲就要大叫出來!

文林早有准備,一個箭步上面,腳步已經撲于浴池之中,右手閃電般將皇後的嘴巴按住!以文林之能,爲何不先制住皇後的啞穴呢?原來文林早有打算,要用話語來徹底收服這個尊貴無比的女人,如果讓她說不出話來,那豈不是少了許多樂趣?所以盡管比較冒險,文林還是用了這一招!

皇後美妙的雙眸透露出深深的恐懼,這個男人是怎幺混入戒備森嚴的深宮之中的?他是什幺人?他要幹什幺?這些皇後都無法找到答案,未知帶來的恐懼占據了她的思想,一時間皇後差點暈死過去!

文林手上絲毫不敢放松,一個前俯,將自己的臉孔逼近到皇後眼前。看到皇後眼中的懼意更濃,文林不由得感到一陣難言的快感,畢竟,眼前的女人是當今皇上的正宮皇後娘娘啊!

快意歸快意,收服這個女人才是當前的第一要務,文林柔聲開口說道:“娘娘勿怕,在下文林,是娘娘侍女喬可人的朋友,在下絕對不會傷害娘娘!”

看到眼前的男人言語輕柔,又稱是自己心腹婢女的朋友,況且他又保證不會傷害自己,皇後娘娘緊張的心總算稍稍放下來一點。

文林觀顔察色,繼續柔聲說道:“娘娘不用出聲,在下這就放開手來,我們可以好好地聊聊,如果我放開手後,娘娘大聲叫嚷,就不要怪在下魯莽了!”說完文林伸出左手,在旁邊的一條柱子上迅猛無比的一印,手拿開後,只見那柱子上面已經浮現出來一個淺淺的掌印!

皇後一見之下,只得點頭,文林慢慢地將右手撤離皇後的嘴唇,皇後臉上的神情變幻數次,終于暗暗地歎了一口氣,不敢叫出聲來!

文林一看得計,說道:“娘娘,那我們是不是可以開始談談了?”

皇後好不容易讓自己的神色恢複了幾分正常,這才想起此刻自己身無寸縷,又怎能讓這個男人看到?急忙羞急地雙手擋在胸前,說道:“你……你先讓我穿上衣服!”

文林不語,只是帶著一絲淡淡的笑意看著皇後,皇後順著他的眼光看去,猛然間醒起自己的下身此刻正暴露在這個男人的眼光之中!心中大急,但是自己只有兩只手,又如何兼顧得到這幺多要緊部位?一時間竟不知如何是好!

文林看到皇後的惶急神色,心知此刻不能逼她太緊,便道:“娘娘想要穿衣,在下自當服侍,只是這衣衫嘛……在下就幫娘娘選這一件吧!”說完從池邊拿起一件衣物,送到皇後面前。

皇後一看,文林拿給她的是一件自己要在沐浴之後穿的白色薄紗睡袍,穿上它之後,自己的身軀還是照樣大部分要暴露在這個男人的眼前,但是看那男人的神態是不會准許自己穿其他衣衫的了,皇後無奈,只得從文林手中接過薄袍,也顧不得身上還是濕淋淋的,便將薄袍穿上。

身上有了遮攔,皇後心中的羞迫感似乎減少了不少,神情間也不自覺地恢複了幾分往日的威嚴,面對著文林熾熱的目光,皇後開口問道:“你是何人?竟敢夜入禁宮,偷窺本娘娘!你可知這是要滅族的重罪?!”

文林臉上還是那副滿不在意的淡淡笑容,“娘娘,在下既然敢做出這樣的事來,自然就不怕後果,這深宮宮禁雖嚴,但在在下的眼中卻不值一錢,否則在下又怎能神不知鬼不覺地進入娘娘的寢宮呢?”文林心知此刻誇大自己的能耐能讓眼前的女人不敢輕舉妄動,因此如是說道。

皇後哪裏知道是喬可人將這個男人帶入宮來的?心想這人既能視衆多的大內高手如無物,怪不得他有恃無恐,于是便又問道:“那你想要幹什幺?!”

文林道:“娘娘望安,在下的密友可人姑娘告知在下,說娘娘時常受那性欲煎熬之苦,可人不忍見娘娘如此,她深知在下本錢雄厚,是以求在下遁入深宮,特來解娘娘胸中欲火的……”

匪夷所思的話說出來讓皇後如遭重擊,“你說什幺?放……放肆!”

文林不慌不忙,兩手一動,將自己身上的裝束盡數除去,露出了一身雄健的身軀,特別是胯下那條驚人的肉棒,更是高高的沖天翹起!

“娘娘,在下保證能讓你嘗盡人間男子的妙處,可人在試過在下的肉棒之後就食髓知味,再也舍不得在下,難道娘娘不想試試幺?”

文林雄偉的身軀,比起年老肥胖,一身是肉的皇上來說真是一個天、一個地,那條肉棒更加是無與倫比,皇後一看之下,心中不由一動。饑渴多年的她,心中對于男人的渴望已經早已掩蓋了禮教的規束,只是貴爲皇後的她也清楚的知道,以自己的身份,今生是絕無出軌的可能,所以早已死了那條心了。如今這樣的機會就擺在眼前,這叫她如何能不心動呢?

只是此刻皇後還是深知這樣做的後果,皇後和人做出苟且之事,這種本朝從未有過的重罪會讓她自己,包括她的族人全部萬劫不複!

似乎看出皇後心中的憂慮,文林開口說道:“娘娘勿怕,在下一身輕功無敵于天下,娘娘如果願意,只要今後娘娘召喚,在下可隨時入宮,事後飄然而去,只要娘娘事先安排妥當,絕對沒有被人發現的危險,娘娘盡可放心。”說著,文林伸手輕輕彈弄著自己堅硬如鐵的肉棒,“娘娘,想想這根寶貝能夠帶給你的快樂吧……只要你一點頭,此事只有天知地知,可人那丫頭是你的心腹,她自然也是不會透露出去的……娘娘大可放心享受便是。”
王吉一席話說完,便靜下來等皇後思索。

皇後親眼見王吉一掌便在柱子上留下掌印,果然是神功無敵,再加上在自己心目中禁衛森嚴、飛鳥難渡的深宮內院,眼前這個男人竟能如入無人之境,心中不由就信了王吉的話了。再一想前朝衆多後妃公主,只要一掌大權,哪個不是面首無數?冰清玉潔,只是那些沒有機會的女子罷了!如今這樣一個千載難逢的機遇就擺在自己面前,若不把握,今後必將遺憾終身!

想到這,皇後的淫穴中不由自主地便滲出了幾滴淫水出來。心中主意雖定,但皇後畢竟母儀天下,要她親口答應讓一個陌生的男人屌她、弄她,皇後還是無論如何都做不到的,因此她也不知道如何表示,只得靜默地呆在那兒。

可王吉是何等人物?從師娘等人的身上,他早已熟悉這種中年女子的心態。

如今皇後春心已動,王吉如何看不出來?只是他要的是皇後今後心甘情願的讓他玩弄,只要他一聲令下,貴有天下的皇後便要自動脫光,在他面前擺出各種淫賤媚態任他屌弄,對他言聽計從。所以王吉在心中告訴自己:要達到這個目標,還需要多加一把力在這個女人身上!

只聽王吉長歎一聲,道:“皇後娘娘既然不肯,那在下也不願相強。唯有告退……”說完折腰行禮,做出一種道別的姿態。

皇後一看,心中一急,嘴唇一張便想出口挽留,但是轉念一想,就這樣任他離去也未嘗不好,畢竟皇家天威難犯啊……

王吉早已把握了皇後的心理,深知不能讓她的恐懼心占據上風,馬上開口打斷道:“只是可人托在下安慰娘娘,在下就這樣無功而返,不免就要失信于她…

這樣吧,娘娘就讓在下撫摸幾下,也當是在下對可人有個交待了……”

說完王吉不等皇後反應過來,便一個轉身來到她的背後,兩條粗壯的熊臂從後向前抱住皇後,然後兩個手掌一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握住皇後兩個碩大的玉乳,不斷地撮弄起來。

突然而起的變化讓皇後的思想完全沒有時間和空間去適應,但王吉熾熱的魔手撫摸奶子帶來的快感卻是實實在在的傳向了她的腦海。“嗚”的一聲,皇後從鼻端發出快感的哀鳴,開始投入到這場危險的性亂之中……

皇後感覺到體內一股熱力開始逐漸爆發開來。王吉雙手忽輕忽重,一遍又一遍地搓揉著皇後碩大潔白、而又嬌嫩細膩的雙乳,這對只有當今的九五至尊才有資格享有的奶子!難以言喻的自豪感和滿足感,令王吉的性欲之火燃燒得更加的高漲。

皇後從未想過,單純是雙乳被男人的手撫摸就能讓人如此地刺激,皇帝幹涸枯燥的手哪裏能和這個男人激情無限的手相比呢?皇後渾身顫抖著,她感到下身更加的濕熱了。

王吉並不急于進攻皇後身上的其他地點,他只是不斷地重複著兩手的運動,同時將嘴伸到皇後的耳邊,輕輕地咬著她的耳垂,皇後的欲望愈加被挑逗起來,她微微搖動著自己的腰,顯示著她的快感。

王吉見此情景,便將右腿伸到皇後的兩腿之間,然後讓自己的身子慢慢地沿著牆壁坐到了浴池中,這一來皇後的身子也就自動地跟著他的動作也倒了下去。

由于王吉早先已將右腿放在她的股間,皇後坐下的時候自然地雙腿一分,使得自己的陰戶就這樣頂在了王吉的腿上。

此時兩人除了頭部還露在浴池上方,身體的其他部分都已淹沒在水面之下。

皇後身上的薄衫被水一浸,在浮力作用之下就自動飄了起來,露出了大片赤裸的軀體。王吉一邊耐心的繼續撫摸,一邊讓自己的右腳也加入到混戰的行列,在皇後的淫穴上不時地頂幾下,讓皇後享受上下雙管齊下的美妙享受。

可是腳的靈活性無論如何還是比不上用手來得爽快,皇後很快就不能滿足那種久久才有一下的刺激,她的腰扭得更加地用力,在水中激起了層層的波濤。王吉見狀,忙騰出一只手來,探到皇後的淫穴處,在小陰唇處不停的掃來掃去,皇後這才停止了扭動,開始期待王吉手指的進入。

可是王吉卻不肯一下就讓皇後爽快,他的手依然只是在皇後淫穴之外遊弋,就是不肯沖進去一探花芯。皇後心頭正開始泛起期待落空的失落感,王吉已經及時的將他的嘴唇探到前面,皇後馬上配合地轉過頭來,將自己兩片尊貴的朱唇奉上,迎合著王吉,開始接受一個她從來未曾體味過的銷魂深吻。

皇帝貴爲九五之尊,天下任何女子得以與之行房都是天意的寵幸,就算位高尊崇如皇後者也不例外,是以皇後每次在和天子交歡之前,心中早就存了三分怯意,如何能夠盡情投入地去享受?王吉靈動的舌頭甫一進入皇後的口中,便如出動的靈蛇般四處挑起皇後胸中的欲火。皇後貪婪地張大自己的櫻唇,從喉嚨中不斷發出銷魂的喘息,雙目緊閉,沉醉在這無邊的春意之中……

王吉看到皇後已經漸入佳境,便決定采取更進一步的行動,他兩手離開皇後的淫穴和玉乳,輕輕地托在皇後腋下,上面的舌頭絲毫也不放松地繼續著深吻。

然後兩手突然一個使勁,將皇後整個人托出了水面!然後雙手一旋,皇後還來不及發出驚叫,“撲通”一聲整個人又落入了水中,只是這一來便改變了面對的方向,變成了王吉一張深情的面孔便近在咫尺,而兩人的身軀相對,便又貼近了許多。

皇後這才知道王吉的用意,臉色不由地輕松了下來,王吉不給她絲毫喘息的機會,一把將她抱過,身子一俯,嘴唇便又附了上去,同時兩手重新出動,再次占據了皇後的奶子和騷穴兩處要地。

吻,使得皇後的欲望一路高漲;而如惡魔誘惑般的雙手,更是讓皇後欲罷不能。就這樣,王吉一步步將皇後拖入了性欲的深淵……

終于,皇後再也忍耐不住了,她瘋狂的扭動自己肥美的肉臀,一邊從嘴裏面含糊地發出呻吟:“給我……快給我……把你的……你的手指……伸進去……我要……深入……”

王吉的嘴角浮起一絲快意的獰笑,他知道,皇後已經如自己所願的走上了自己爲她設計的那條路,現在他要做的,就是讓皇後更加死心塌地地臣服于自己,那樣今後無論如何,皇後也已經離不開他了。

就在皇後欲火燃燒到最高的時候,王吉突然停止了動作。皇後一愣,王吉又在她的櫻唇上輕吻了一下:“娘娘,在下如今已可以和可人交待了,就此別過,唐突之處,還請恕罪!”說完王吉站起身子,拿起放在浴池旁邊的衣服,然後就做出要穿衣便走的模樣。

皇後這時如何能容他離去?心中一急,一把將他抓住,臉色懇急,似乎有千言萬語要說,但卻不知道如何措辭,畢竟這種情況她從未遇過,良久才從口中憋出了一句:“……別走……”

王吉心中暗笑,嘴上卻是依然如故:“不知娘娘要在下留下,所爲何事?”

皇後心中大急,“公子…今晚能否留下?……陪臣妾……陪臣妾一晚……”

說到這,皇後已經是滿臉羞紅了。

王吉聽皇後對自己自稱“臣妾”,心中油然有了一股君臨天下的快感,展顔一笑:“原來娘娘是要在下……呵呵,在下當然求之不得,只是若要這樣,那娘娘今晚便要一切聽命于在下,不知娘娘可否接受?”

皇後心中一喜,忙不叠答道:“……這是自然,臣妾今晚給公子……給公子伺寢,自然……自然一切唯……唯公子之命是從……”

王吉見皇後羞不可遏的模樣,心中大喜,但要讓皇後從此無條件聽從自己,消除她的羞恥心卻是當務之急,一念及此,王吉開顔一笑,轉身走了回來,然後大咧咧地在浴池之沿一坐,然後指著自己已經有點軟化的大肉棒,對身在水中的皇後說道:“既然如此,那就請娘娘先用你那丁香妙舌,讓在下的肉棒恢複活力吧!這樣它稍後才能讓娘娘欲仙欲死啊!”

皇後臉上又是一紅,她和皇上行房,自然是只有合乎天道的男上女下一式,不要說爲男子吸吮雞巴,就是別的花樣她都沒有嘗試過。但是眼前的這條肉棒,又是那樣的誘惑,那樣的迷人,皇後順從的走了過來,先是用自己戰抖的手扶起王吉軟軟的雞巴,然後將它湊到自己的唇邊……

王吉一聲不發地欣賞著皇後的媚態,皇後雙手捧著肉棒,也不知從何做起,只是伸出舌頭,在龜頭上輕輕的舔了一下,王吉頑皮地一運真氣,將勁道集中到肉棒之上,肉棒忽地一下彈了起來,在皇後的臉上打了一下,皇後一聲嬌呼,羞不自勝。王吉哈哈一笑,說道:“娘娘真是麗質天生,在下的肉棒只是被你的妙舌一碰,便已急不可耐了,不知待會插入你的淫穴之中,它會變成何等模樣?”

露骨且下流的話語,是皇後這輩子從未聽聞過的,皇後羞叱一聲,伸手在王吉的大腿上輕打了一下,王吉笑道:“娘娘,你再打的話,我的可就要被嚇得低下頭去,這樣今晚可就沒得玩了……”皇後似乎也怕有此結果,不敢再鬧,頭一低,便將王吉的肉棒吸入了自己口中。

王吉發出了一聲滿足的“啊……”的感歎,然後閉起雙眼,開始享受起來,能讓當今的皇後娘娘給自己吸雞巴,古往今來,又有哪個男人能有這樣的豔福?

這種感覺真是好到無以複加!

不過皇後吸吮的技術卻實在並不高明,不時會把牙齒弄到王吉的肉棒上,搞到王吉的肉棒有點微微發痛。王吉只得耐心地不斷指點,吮吸了一段時間之後,皇後慢慢地習慣了那種感覺,羞恥之心也去了不少,動作也就開始慢慢地變得更加的熟練!這種天分,讓王吉更加堅定了將她收爲自己淫奴的決心!

一邊享受著皇家級別的口舌服務,王吉一邊不停地用腳去撩撫皇後的陰蒂,以保持皇後胸中的欲火不致減退。他先是用腳趾撥開皇後被水浸濕的濃密陰毛,然後不斷地摩擦著皇後敏感的陰唇。皇後拼命地將陰胯向前湊,務求讓王吉的腳趾可以給她帶來更大更強烈的刺激。

“娘娘,要想呆會兒我的大肉棒將你操得更爽的話,現在就要好好地先讓它滿意哦!知不知道?”

皇後茫然地停下動作,不知王吉還要玩出什幺花樣。王吉示意她站起身子,然後再走前一步,這樣皇後那兩個木瓜形的大奶子就靠在王吉的肉棒旁邊。王吉將肉棒自下而上地從皇後奶子中間的乳縫穿過,龜頭直頂到皇後的下颚,然後讓皇後兩手從兩邊不斷地用力擠壓她自己的奶子。而王吉便手扶著皇後的肩膀,一下下地將肉棒在皇後的兩乳之間快速地套弄。

皇後哪曾想到人間還有這樣的一種玩法?一時也不知如何應付,只得唯王吉之命是從,王吉說一句,她便聽一句。但是很快的,從王吉龜頭上傳來的那種微腥的精液味道就開始刺激她的鼻孔,使得皇後開始投入這種新的玩法。這時王吉不失時機地騰出一只右手,在皇後的頭上一按,皇後馬上順從地低下頭去,張嘴伸出火熱的妙舌,配合王吉的沖刺一點點地點吸著他的龜頭。

只是這種間斷地刺激似乎不能充分地滿足王吉,王吉屁股一聳,肉棒似乎從下面又高出了一節,“用你的嘴唇含住它。”王吉命令道。皇後聽話地用自己的兩片櫻唇輕輕地包住王吉的龜頭,“好!現在用舌頭在上面掃……吸……不能停哦!”說完王吉伸出手一下下有節奏地按著皇後的臻首,配合著肉棒在下面的沖刺,這真是一種他從未體驗過的快慰感覺。

“好……好舒服啊!……不…不愧是皇後娘娘呢!騷浪起來,真是夠味道!

夠淫賤!我……我要插死你……插……插穿你的淫穴!啊!啊!好舒服!皇後…

娘娘……夠味!好!……再……再吸進去一點……好……嘴唇含緊一點……對…

就……就這樣……”
本主題由mmcwan21于2015-2-713:32關閉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