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豔帝傳奇(作者:不詳)

現代豔帝傳奇(作者:不詳)



黑暗的夜,先經曆了一段空寂的,無聲的,窒息的時間,遠方忽然吐出一片耀眼的,慘白的火焰,憤怒的雷聲從九天之上越降越近。

這是個陡峭的山巅,怪石嵯峨,巉岩突兀,雜草不生。孤峻的山崖如刀削斧劈,並無松柏藤草之類可供攀爬的東西,只有終年不息的霧海在不住的沖騰翻滾,沒有人知道它有多深,沒有人知道它通向何方。

風起了,就象一直渴望著從地獄裏沖出來的魔鬼,忽然擠出了陰幽之門,在天地之間悲嘯怒號,可怖的蹂躏著世上一切軟弱的物體。

電光閃爍,粗大的雨點便狂暴的砸在了山崖之上,黑沉沉的天像是要崩塌下來。雷鳴電閃,厲風驟雨,仿佛要呑沒整個宇宙。猛然一聲可怕的霹雳,黑幔般的天空便如被一柄帶著烈焰的神劍劃破了一道縫。就在這電閃的霎那間,山崖之上蓦地多了一個黑衣人。

這個人出現得鬼魅般的倏忽神秘,誰也無法想像他是怎樣來到的此處,甚至無法確定他到底是人是鬼。

但這黑衣人卻長著人類的模樣,只是披頭散發,整個身子如雕像似的生硬挺直,臉部空洞木然,但眼中卻透著一種駭人的,夙世的殺意,便如要將天地間的一切毀滅般的。

黑衣人的衣服似乎被無數尖利的物事挂過,變得破爛不堪。漫天的風雨將他全身濕透,霹雳不停的在他頭上炸響,電光時時的在他身邊刺閃,但他連眼皮都不眨一下,似乎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可以令他畏懼的事物。

他在崖頂慢慢轉了一圈,突地發出了不知是哭還是笑的嚎叫,這聲音排山倒海般的在山間呼嘯縱橫,竟壓住了天空中巨大的雷音。

這嚎叫聲一直持續了半個時辰,黑衣人才停歇下來,他喃喃的念道:“六百年了,六百年了,還是只有我天煞族才能找到這條出路,外面的世界,又會是什幺樣子……”

他話還未完,身後蓦然有人道:“你錯了,並不是只有你天煞族才能登上這裏。”

黑衣人陡地回過身去,山崖上不知何時又多了一個四十來歲的白衣人男子,雖然衣裳一般的和他狼狽不堪,但長身而立,面容俊逸清奇,神凝秋水,態蘊雅閑,令人一見之下便生親切之感。

白衣男子靜靜的望著黑衣人,緩緩的道:“天煞族一但入世,那外面的世界便會變成血雨腥風的人間煉獄,我是不會讓你們有機會出去的,絕不會。”他話音一落,手臂一幌,右掌中已多了一柄雪光耀動的長劍。

黑衣人沒有說話,只是喉嚨中發著野獸般的低吼,右臂後伸,已拔出了一柄黑黝黝的似劍非劍,似刀非刀的扁窄狀兵刃。

兩人大大小小的交手超過百次,皆知對方是自己生平的勁敵,此時默然對峙著蓄勁待發,誰也不肯先出手。

電光又是一閃,白衣男子的身軀似乎動了動,黑衣人趁著閃電後那一抹最深的黑暗驟然發出了攻擊。他身著黑衣,兵刃也黯淡無光,整個人便如溶入了這黑夜中,這一擊之下,快捷如電,無聲無息,讓人無從防起。

誰知白衣男子已料到了他進攻的時機,身子矯若驚龍,騰空而起,己落在黑衣人身後,揮劍向他背心刺去。

這黑衣人好生了得,敵蹤一失,想也不想,反手便舞出一道黑光,已擋住了白衣男子這致命的一擊。

白衣男子劍招被他所阻,毫無歇意,抖手間便刺出了百余劍,劍光縱橫,風聲尖嘯,已將黑衣人的全身罩住。

黑衣人並不回頭,全然算准了的白衣男子劍招的來勢,手臂揮展間,在自己的身後織出一張巨大的黑網,白衣男子這套疾如狂風暴雨般的劍法,竟絲毫攻不進他身邊半分。

酣鬥之中,黑衣人的右臂忽然從左肋下穿過,斜斜的插向白衣男子的腰下。這一招變化陡然,極是怪異,白衣男子不由向後移了半步。

但就是這微微一緩,黑衣人已得了喘息之機,他蓦地仰天平射而出,化成了一支尖利的黑箭,向白衣男子胸前穿刺而去。

白衣男子認得厲害,一面飛身後退,一面出劍去擋住他的來勢。此時風雨驟狂的山崖上便出現一道奇妙的景致。兩人一黑一白,一橫一豎的在天空中飛舞穿行,兵刃碰撞交擊,火花四濺,這滿天的雷鳴電閃竟如全都集中在了這山崖一般。

騰起縱落之間,兩人在山崖上已相搏了上千招,仍是難分伯仲,旗鼓相當。又過了一陣,只聽得兩聲齊喝,這兩人各躍在一塊巨石之上,兵刃直指對方,胸前卻是起伏不定。

對峙之中,黑衣人忽然雙手抱住兵刃,再次騰空飛起,高高的直向白衣男子劈來,在這一瞬間,他那黑色的兵刃上驟地發出耀眸的光華,竟亮過了天上所有的閃電。

白衣男子驚呼了一聲:“是滅天三式……”想要退避,但見方圓十丈皆在黑衣人這一式的威力之下,一時也無可選擇,咬牙舉劍向黑衣人兵刃迎去。

兩人兵刃相擊,發出震耳的響聲,火光一閃而逝,白衣男子只覺一道巨大的如鬼神般的力量傳來,手臂在一霎那間失去了所有的知覺,長劍不由自主的脫手激射而去,右手握劍的虎口處,也被震得深深的裂開了口,鮮血如一縷細細的水流灑落在地。

黑衣人占得先機,立即站在巨石上瘋狂的向白衣男子進攻,招式上雖再無適才那般駭人的威力,但仍不失淩厲狠辣,一步一步向白衣男子逼去。白衣男子手中空無一物,在他疾驟的攻擊下已是左支右绌,手忙腳亂,眼看就要被逼下巨石,而他若是此時掉了下去,對方居高臨下,竭力一擊,只怕是性命難保。

白衣男子臉上忽的出現了一種視死如歸,無比堅毅的神情,只聽他大喝了一聲,身子騰空而起,舉掌向黑衣人劈去。

黑衣人臉上獰笑起來,他知道此時敵人的下身已罩在了他的招式之下,而對方那一掌離自己尚遠,並無多大的威力,他只需一刃平平削出,就能輕易的將白衣男子雙腿砍下。

他這一刃揮出,只見血光迸現,果然將白衣男子的雙腿齊膝削下。但白衣男子的雙掌來勢不減,猛然間發出了山崩海嘯似的巨響,一道無與倫比的力量如泰山壓頂般的當空襲來,那掌風便如化作了有形之物,狠狠的擊在了他的胸上,將他急速的擊了出去。白衣男子被自己的這一掌之力反推,仰面飛墜下了巨石,後腦重重撞在一塊尖棱的岩石上,頓時昏死過去。

而黑衣人則被他一掌擊得飛出了十來丈才摔落在地,胸骨間與肺腑內已是盡數粉碎,他實是死有不甘,連噴了幾口鮮血,拼盡余力在地上掙紮了幾下,就此不動了。

不知過了多久,山崖上漸漸風微雨細,雷歸電隱,白衣人的身軀緩緩動了起來,他伸臂在自己的斷腿上點了幾下,止住了血流,忍著巨大的痛苦,一點一點的坐起身,望著遠處那黑衣人屍首,微微歎道:“血狼啊血狼,可惜你的滅天三式並未學完,否則躺在此處的便是我了。”

他說完這話,臉上又現出了難言的憂郁與悲傷,仰首向天呓語道:“老天爺,天心本善,諸佛有情,盼你保佑我能出去找到一個罕世之材,來挽救這一場即將到來的人間浩劫……”

白衣男子一面說著,一面用剩下的雙只手慢慢向山崖的另一邊爬動,他艱難的,痛苦的爬著,逐漸隱沒于山石之間。

風雨終于停了,黑沉沉的天邊泛出了一縷灰明的曙光,雨水洗過的岩石,光亮閃耀著有如水晶,一切都恢複了這裏往常的寂靜,就如這一切都沒發生一樣。
本主題由mmcwan21于2015-2-713:32關閉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