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搓韓雪的陰蒂

「孟經理,公司門口有人找。」

我放下手中的工作,擡頭看見向我傳話的小侯,他還戲谑的沖我眨眨眼睛。

是什幺人,我腦中沒有半點頭緒,事先也沒接到電話,不過還是面無表情的穿過長長的走廊。遠遠看去,只有一個窈窕的背影,我遲疑著放緩了腳步。

「姐夫!」一個美麗的少女沖我招招手。

「小……雪?」我遲疑了一下。

「姐夫,你電話換了怎幺也不和我姐說一聲……」看著公司門口進進出出員工似笑非笑的眼神,我制止住她繼續說下去。

「樓下有一家不錯的咖啡廳,我們去那坐坐。」說完沒等她表態我就邁步朝電梯走去。

去咖啡廳的路上她像一只歡快的精靈,引得衆人側目。也許一個暮氣沉沉的男子更映襯出她的清醇可人吧!

望著眼前濃黑的咖啡,聽著少女歡快的聲音,不由得我不感歎世事的變幻無常。

韓雪,我前妻的表妹,這小丫頭上高中的時候還是家裏的常客,可自從三年前妻子遠渡加拿大,妻子娘家那邊的人我也許久不曾見過了。

鈴聲響起,打斷了我的思緒,韓雪拿起電話對那邊說了幾句。

「姐夫,單位裏邊有點事,我先回去了。」韓雪抱歉的看著我。

「你都工作了?我記得你應該還在上大學不是嗎?」

「現在大四就開始實習了。不多說了,我先走了。姐夫,別忘了給我姐打電話,她特意囑咐過我的。」

她站起身來,對我笑了下:「有時間請我吃飯。」我微微颔了颔首。

我的目光隨著似曾熟悉身影走到門口,她轉過身朝我揮揮手。

回到辦公室,我看著手中的電話號碼,不知道應該以怎樣的心情去撥打。

躊躇了良久,終于打通了電話,耳邊傳來的是熟悉的聲音。

「是我。」我的聲音聽起來很冷靜。

「你……還好嗎?」她遲疑了一下。

「韓雪上午到我這裏來了,她說你有事情找我。」

「我想把兒子接到加拿大,讓他接受這邊的教育。」

「會不會太早了?他才6歲。」事關兒子,我不敢馬虎。

「我谘詢過這裏的學校,孩子越小過來越容易熟悉這邊的環境。」

我在電話邊沉吟著,沒有說話。

「你放心,傑夫會對他像親生的一樣,沒有孩子的拖累,你也可以早點……成個新家。」

「我考慮一下。」我出奇的平靜:「先這樣吧,我還有工作。」沒有聽到對面的答覆我就關上了電話。

三個月後,我送孩子上了飛機,看得出平生第一次坐飛機讓他很興奮。她的媽媽會在那邊的機場迎接他,還有他的新爸爸。

回去的路上,我看見了一群人在放風筝,那些把風筝放得很高的人往往收不回風筝,只能把線剪斷。這或許就和我的婚姻一樣,妻子回不來的時候就只能放手。

前妻是到加拿大第二年的時候和我提出的離婚,聽人說找了個老外。離婚的時候手續是找人辦的,她沒有回來,財産和兒子全歸我。

我忽然想起答應過韓雪一起吃飯,于是拿起電話來。

「姐夫,你終于想起我來了,還以爲你把我忘了呢!」聽得出電話那頭心情不錯。

「今晚有時間嗎,一起吃個飯。」我遲疑了一下,又接著說:「把你男朋友一起帶著吧!」

「哪有啊?」電話裏傳出來「吃吃」的笑聲。

我們約在了一家我經常光顧的飯莊,我本來想在大廳偏僻處找個地方就得,可今晚這裏坐滿了吃飯的人,幸運的是剛好有一個小包間的客人用餐完畢。

包間不大,坐兩個人正好。由于客人多,菜上得很慢,我們閑聊著。韓雪還是一口一個姐夫的叫我,我幾次糾正她她卻說叫這幺多年了,改不了口。

我們談了一些近況,她又說了一些學校裏的事,不知道怎幺又轉到了當年她經常來我家時候發生的事情,說到高興處她笑得前仰後合。我微笑著聆聽,她眉眼間和我前妻很像,恍然間我彷彿又回到了三年前。

我問她想喝點什幺,她點了紅酒。吃飯的時候她興致始終很高,酒氣把她的臉頰印得很妩媚。我擔心她喝得有點多,勸她少喝點,她卻說假如和別的男人一起當然要少喝點了,可是和姐夫一起怕什幺!

韓雪還是喝多了,她覺得自己不能再喝的時候已經晚了。我只知道她在外面租房子住,卻不知道具體的地方,我試著問了她半天,她依然昏昏沉沉。我只有叫了一輛計程車,想著到家裏先對付一晚上。

我把她安置在孩子的房間裏,幫她脫掉風衣和鞋子。她的腳很美,纖細的腳踝、修長的腳趾,腳掌粉紅,讓人忍不住想揉搓一番。我幫她蓋好被子,逃出了這個房間。

自從妻子走後,我從未和任何異性發生過關係,平時也是偶爾上網用手幫自己解決問題的,連我自己都覺得作爲一個三十三歲男人的不可思議。可這晚我躺在床上只覺得渾身火熱,不知道是什幺時候才渾渾睡去。

天剛濛濛亮的時候我迷迷糊糊覺得有人走進了我的房間,接著一個火熱的身體轉進了我的被窩。我背對著她,睡意全無。

一只柔若無骨的手穿過肩頭劃向我的胸前,一聲綿軟無力的「姐夫」把我的理智完全湮滅。我猛的轉過身來,緊緊地摟住她,寬厚的嘴唇堵住了她微張的小嘴。我們的舌頭彼此糾纏著,讓她發出「嗚嗚」的呻吟。

我的下體愈發火熱,她冰涼的小手伸進了我的睡褲中,握住我那蠢蠢欲動的陽具,感官上的刺激讓我瞬間到達了頂點,肉棒不聽話的跳了兩下,就在她的手中一洩千裏。她「嘻嘻」的笑著,反手把手上的精液全抹到了我的內褲上。

慾望宣洩而出讓我慢慢平靜了下來,我不知道應該怎樣再面對韓雪。我平躺著,她枕著我的胳膊,一只手在我的胸前畫著圈,尖銳的指甲彷彿時刻提醒著我這不是夢境。

過了好久,我慢慢的說道:「對不起,我不該這樣。」說這話的時候,我不敢看她的眼睛,心裏卻揣測著可能發生的結果。

「姐夫,你知道嗎,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就喜歡上了你。那時我就想,長大了我就要嫁像姐夫一樣的男人。」

第一次見到韓雪應該是我和前妻剛剛交往的時候,那時我的確風華正茂。記得第一次到前妻的家裏拜見她家親戚的時候,有一個小姑娘用她那忽閃忽閃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著我,我還還以她一個微笑。當時的我是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會有一天,我們會發生這樣的故事。

「你和姐姐結婚後,我雖然不甘心可也只有默默的祝福你們。可是現在你們一點關係都沒有了,我要在你身邊一輩子。」

我悚然而驚,原本以爲剛剛發生事或許是她少女時的一個夙願,願望達成後可能我們就會回到各自的生活中去,可聽完她的話才覺得有些棘手。轉念又有些釋然了,她畢竟剛走出校門,以後不勉能遇到更優秀的青年才俊,到時候我應該會被放棄吧!我自嘲的想著。

「可是……」我沉吟了良久,本想以兄長的身份勸解她幾句,可剛才的噴發又讓我有些顔面無存。

我們默默躺著,誰都沒有說話。韓雪半搭在我身上,修長的腿壓在我兩腿之間。我內褲裏的精液讓我感覺到黏黏呼呼的不舒服,偏偏她的小腿彎夾住我的肉棒一陣陣的摩擦,漸漸地我感覺肉棒又有些蠢蠢欲動。

韓雪的小手輕輕捉住了我的手,慢慢引導到她身下的內褲上,我隔著她的內褲緩緩地揉動著,潮濕的內褲已經無法阻擋我手指的繼續探詢。我輕輕的把她的內褲從她臀下抽出來,繼續揉搓韓雪的陰蒂,只覺得她下體噴出一陣陣熱浪。

我低下頭用牙齒輕輕咬著韓雪胸前的兩顆小紅豆,這時我聽到耳邊傳來輕柔的聲音:「上來。」

我以最快的速度脫掉內褲,來到了韓雪的兩腿之間,用我那碩大的雞巴摩擦著韓雪的陰道口和陰蒂,而韓雪也扭動著胯部,想套住我的肉棒。

從上方看去,韓雪的陰毛很稀疏,無法遮住粉嫩的陰部,陰道口那裏只有一個微微張開的小縫隙。雖然陰道裏面很緊湊,但充份的前戲已經讓她那裏愛液泛濫了,感覺不用費太大的力氣就能擠進去。

韓雪微閉著雙眼,滿面潮紅,牙齒咬住了下嘴唇,看得出她已經忍受到了極點。

我還是不緊不慢地摩擦著,忽然韓雪用她那修長的美腿夾住了我的腰,眉眼如絲的望著我說了聲「我要」。我猛地挺動腰腹雞巴滑進了她的濕潤的地方,韓雪「啊」的一聲,面部表情好像很痛苦的樣子,卻把我腰夾得更緊了。

我感受著下體傳來的溫暖和緊湊,兩只手把住了韓雪盈盈一握的小蠻腰挺動了起來,只聽得兩人下體的交合部位穿來「吧唧、吧唧」的聲音。

韓雪輕輕的哼著,兩只手摟住了我的脖子,兩條腿緊緊夾住我的要,身體全挂在我身上。由于韓雪的纖細苗條,我並沒感覺有特別大的負擔,反而因爲這樣的姿勢抽動的幅度更加劇烈。

因爲剛剛才射過一次,所以這次我的肉棒更加堅挺持久。我一次一次地深入著,感覺龜頭已經頂在了她的花芯上。韓雪的上半身布滿了潮紅,她兩條腿夾得也越來越緊,我感覺她的高潮馬上要到來了,又奮力地頂了幾下。

韓雪不可抑制地顫抖起來,渾身痙攣般的扭動著,嘴裏不停地念叨著:「不行了……不行了……」最後她制止住了我的繼續抽送。

我畢竟是結過婚的男人,當然不像毛頭小夥那樣不可抑制,而且剛才已經射過一次了,肉棒緩緩抽出了她的體內。

在辦公桌後我伸了一個懶腰,沒想到全天的工作我一上午就完成了,也許是雌性荷爾蒙滋潤了我。百無聊賴的我回想著早晨發生的豔遇,直到此刻我還感覺有點不太真實。

我離開家上班的時候韓雪還沒有起床,她說今天要休息一天,這個時候她應該已經起床回家了吧?或許我現在應該給她打個電話?我拿出了手機翻出她的電話,應該說什幺呢,她不會覺得我是個貪得無厭的人吧,也許今天過後我們從此就是陌路人了。一個三十三歲男人在面對二十一歲少女的時候完全沒了自信,茫然中我又收起了手機。

一下午都在患得患失中度過,我不時的看著表,想早點下班,回家去理清頭緒。五點鍾,我收拾好公文包,等待著下班的時刻到來。

「孟經理,于主任叫你到她的辦公室。」

五分鍾後我坐在了人力資源部于主任的對面。辦公桌後面的她在低頭寫著什幺,擡頭看見我微笑著對我說:「馬上就好。」

我不動聲色的默默打量著她,于淼。和我一樣,公司草創的時候就進來了,不過她是老總的嫡系,因此年齡雖然比我小可卻是公司裏的核心人物。雖然楚楚動人、天生麗質,可是卻從未在我的性幻想裏面出現過,平時我們表面上都很客氣,可私下裏交集卻並不多。

據我所知公司裏不少青年都對這位炙手可熱的中層幹部趨之若骛,可于淼表面上對大部分人都敬而遠之,其實她暗地裏和公司的另一位中層劉海洋有暧昧關係。

「孟君陽。」于淼打斷了我對公司人事的琢磨。

「什幺事?于主任。」我正襟端坐。

「S省最近有個産品博覽會,陳總想讓你帶個人過去考察考察,你想帶誰走近期打個報告上來。」于淼和聲悅色的對我說。

我們隨後就部門裏的人事安排又交流了一些看法,看看時間也已經應該下班了。

從于淼的辦公室剛出來就看到了劉海洋,劉海洋也是和我一起進的公司。雖然比我小三歲可是因爲業務能力強,在老總眼力一直是得力幹將,我們平時關係也不錯,業務上他對我也很關照。

「老孟,晚上一起喝酒去。」他嘻嘻哈哈的看著我。

「改天吧,今晚有點事。」

「老一個人單過也不是辦法,哪天領你認識幾個MM。」他放低了聲音說。

我笑了一下,沒推辭也沒肯定。

他沖我揮了下手,走進人力資源部。

「小于……」

我沒興趣探聽別人的事情,于是快步走開了。

我打開家門後發現家裏大變樣。鞋架上多了幾雙女士鞋,客廳也多了幾件簡易家俱。桌子上擺滿了飯菜,廚房裏叮噹作響。

難道韓雪沒回去?我不動聲色的走進房間。

韓雪從廚房裏跳了出來,歡快地說道:「你回來了!還有一個菜,馬上就開飯。」說完又轉進廚房。

我收拾好一切後,靜靜地坐在餐桌旁,看著桌上的菜餚心裏一片噓然。從前妻走後我好像沒正經的做過幾次飯,只有兒子從爺爺家回來我才會炒幾個菜,平時不是對付方便面就是叫外賣。

韓雪的飯量很小,我沒吃幾口她就放下筷子,兩只手支著下巴,歪著頭看著我。

「你怎幺不吃了?」我擡眼看著她。

「女生要保持體形呀!」她滿眼全是笑意,「我喜歡看著你吃。」

「哦。」

我專心的對付著眼前的飯菜,沒有問她爲什幺把衣服鞋子都拿來。

過了一會她又說道:「對了,我把那邊的房子退了,以後搬到你這來住。」

「好啊。」我猶豫了一下,依舊沒有擡頭。

吃完飯後我們一起坐著看電視,她唧唧喳喳說個不停,上一次家裏這幺熱鬧是什幺時候,我想不起來了。

長條沙發上她半坐半躺,我坐在另一端,她的兩只白嫩的小腳放在了我的腿上。我偷偷的看了看她,她全神關注在電視劇裏,沒有注意到我。

我低頭看著她的雙腳如嬰兒般嬌嫩,十指腳趾上塗滿了粉紅色的丹蔻,纖長的腳型配上柔若無骨的足踝,讓人忍不住想親下去。記得前妻說韓雪小時候學過舞蹈,沒想到腳還保養的這幺好。

「你看什幺呀?」韓雪吃吃的笑著,「想親一下啊?」

我緩緩地擡起她的腳,她迷惑的看著我,不知道我要做什幺。

我張開嘴,把她的腳趾含了進去,她笑著縮成一團,「好癢,不行啊。」想使勁把腿收回去。我牢牢抓住她的腳踝,繼續吸允。她的喘息聲逐漸的加重了,她的腳趾像跳動的精靈,在我的吸允下舞蹈。我用牙齒輕輕的颳了下她的腳心,她咯咯地笑著,腿突然蹬了一下,正好蹬在我的臉上。

我被蹬的有點發蒙,韓雪緊張的爬起來,小心翼翼的說:「我……不是有意的,沒踢壞吧?」

我晃了晃頭,微笑著說:「不怪你,沒事。」

韓雪嬌羞的看著我,「你怎幺親那裏呀,不……」

「不臭,」我緊忙堵住她的話,「小雪身上都是香的。」不過說實話我的確沒聞到一點異味,還真有股淡淡的肉香。

「姐夫……」看著她微張的小嘴,我也無法抑制心中的慾望,讓我們的四片嘴唇緊緊沾合在一起。她的舌頭不安分的在我嘴裏轉來轉去,我也毫不示弱的根她糾纏在一起,我的手攀上了她胸前的豐嫩,用裏的揉搓著。我的舌頭從她的嘴唇劃向了她的耳朵,牙齒輕輕咬著她的耳垂,她的兩條長腿夾住我的大腿不停的扭動。

我的嘴唇劃過她白嫩的脖頸,向下繼續探詢,在她胸前停留下來。她的乳房雖然不是很大,但是卻十分堅挺,上翹的乳房像一對跳動的玉兔,我一手一只抓住,將一對美乳含進嘴裏吸得啧啧有聲,韓雪的上半身都挺起來迎合。

我的嘴唇繼續向下劃去,舌頭停留在她肚肌裏,手也不閑著把她的下體剝得精光。我的嘴唇終于來到最吸引人的地方,韓雪腿根間的唇肉像花瓣一樣鮮嫩而有光澤,濕漉漉的陰戶散發著芳香熱氣,我伸嘴緊緊的吸允她的陰唇附近,舌頭還轉進她的花徑裏不住的逗弄。

韓雪不由得發出一聲哀婉悠揚的嬌啼,叫道:「那裏……不行。」但她的屁股卻不斷擡高來迎合我的嘴唇,兩只手也緊緊地抓住了我的頭。韓雪的肉體在我的舌頭下一陣陣顫抖著,我也無法按奈肉棒的沖動了。

我一把抱起韓雪,走進臥室把她放到床上,她翻了一個身爬在床上,嬌喘連連地說:「不行了,讓我休息會。」

我沒管這些,扶著雞巴來到了她身後,伴著「啊」的一聲叫,我的雞巴插進了韓學的小穴中,就著她的屁股做起了前後運動。韓雪的屁股不大但是很翹,讓我的陽具順利的進入其中,而且她的屁股像一個緩沖器,當我大力插入時能適時的墊著我的腰腹部,讓我動起來更剩力氣,她的屁股也在我的撞擊下帶動著陰道異常的緊繃。

韓雪隨著我每一次深入,「啊,啊」的叫著,雖然從背面看不到她的表情,不過看見她緊緊拽住床單的手就知道她已經到達頂點了。

韓雪的下面像一個吸盤,每當我深入到她花芯的時候都會産生強烈的蠕動,抽插了二十多分鍾,我也逐漸達到了臨界點。高潮來臨的時候我猛的拔出雞巴,乳白的液體盡情打在了她的後背和屁股上,每一滴落在她身上都能引起她的一陣抖動。

半個月後,我和于淼出差到了S省。

本來計劃裏是我和另一位中層幹部一同出行,可由于我們的一家供貨商出了問題,單位裏派出幾個人到那邊處理事件,一時間人手短缺。和女同事一起出差路上難免有所不便,可是這次展銷會意義重大,公司怕我自己忙不過來,還是堅持讓我們同行。

七天的展銷會,把我們兩人累得精疲力盡,不過收穫頗豐。

回去的前一天晚上,有家公司邀請我們參加答謝酒宴,酒席進行到一半的時候,于淼的電話響了,她向大家抱歉一聲,走到外面接聽。

幾分鍾過去後她回來向大家告退,說這幾天沒休息好,有些頭暈。

雖然她不在,但是酒宴進行的很順利,賓主皆歡。

我帶著酒氣回到賓館,心裏還在想于淼怎樣了,如果身體有問題恐怕會誤了明天回去的機票。這幾天我無時無刻不在想著韓雪,真想早點回去見到她。

我來到于淼的房間門口,敲了敲門,沒有反應。恐怕是她早以休息了,我下意識的扭了門把一下,門沒有鎖,房間裏一片漆黑,黑暗中傳來抽泣的聲音,我猶豫了一下,邁步走了進去,順手打開燈。

于淼坐在沙發上,兩眼微紅,看到我進來有些吃驚。

「于主任,」我醞釀了一下措辭,「身體怎幺樣了?」

「沒事,好多了。」她滿面梨花的望著我。

我們相互注視著,終于還是我打破了沉默,「那早些休息吧,明天還要趕路呢。」說完我退出房間帶上門。

下飛機回到家後,我美美的睡了一上午。

韓雪回家後看見我立刻就跳到我懷裏,充滿蜜意的叫了一聲「老公。」「老公」這個稱謂讓我不禁有些赫然,轉念一想總比一直叫我「姐夫」要強些吧。

將近十天的禁慾讓我有些急不可待了,晚飯後我就一直尋找與韓雪親熱的機會,可她對我的擁吻卻有些閃躲。也許是她專注于電視劇中了吧,我安慰自己。

我躺在床上,心裏因爲慾望得不到釋放而有些急噪起來。

韓雪姗姗來遲,蜷縮在我的懷裏,「今天不行,我那個來了……」她的眼神裏充滿歉意。

「幫幫我。」我撫摩著她的秀髮。

「怎幺幫?」她疑惑的問。

「用嘴巴。」

韓雪的臉瞬時紅的像滴出血來,她輕輕的說:「把燈關掉。」

我擡手關掉了床頭燈,黑暗中她匍匐到我的身下,纖手把玩我的分身,似乎不知道該從哪裏做起。

我靜靜的看者她,雙眼在黑夜裏炯炯有神。

韓雪顫抖著親吻我的肉棒,她香滑的嫩舌不斷在我陰莖上劃來劃去,良久,終于感到肉棒被溫暖濕熱所包裹。可是她好像不知道下一步應該怎幺做了,茫然的看著我。我坐起上半身,一只手扶著她的頭,低沉的說:「動起來。」

在我的引導下,韓雪的螓首不住的擺動,她的舌頭也逐漸和我的肉棒糾纏在一起。可是韓雪青澀的技術還有牙齒不斷挂到我的雞巴上,讓我雖然感覺興奮無比卻遲遲不能達到高潮。

過了十幾分鍾,她「啊」的一聲後坐到床上,委屈的說:「我的嘴都麻了,你怎幺還沒出來呀!」

我平靜的把韓雪的腿擡到身前,她「咦」的一聲,對我的做法充滿了疑惑。

我把她一雙嫩白滑膩的小腳丫放在了我的小腹之上,黑夜中雖然無法看清韓雪的臉,我卻感覺到她有一絲迷惑和興奮。

我把韓雪柔嫩的腳掌併攏夾住陰莖,緩緩的抽插,她調皮的玉趾輕輕地磨擦著我的龜頭,我放開雙手讓她的雙足自由活動。

韓雪上半身後仰,兩只手撐在床上,雙腳夾住我的肉棒不住的套動。

「姐夫,舒服嗎?」她迷離的呼喚著我。

我的下體越來越膨脹,終于隨著韓雪雙腳的摩擦,白色的體液噴發而出,濺射到韓雪粉白嬌嫩的玉足上,她嘻嘻地笑叫著好燙。

「下了班陪我出去一趟。」劉海洋走到辦公桌前對我說。

我放下手頭工作,揉揉太陽穴,「什幺事啊?」

「好事。」說完劉海洋徑直走開了。

下班後我來到了停車場,劉海洋在汽車旁沖我招手,我漫步走過去,他遞給我一支煙。

剛抽了兩口,停車場入口處又走進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劉海洋擡頭看了看,「上車。」說完他打開車門坐到了駕駛坐上。

我不緊不慢的繼續抽著,直到那人慢慢走進,我沖她點點頭,「于主任。」

于淼豔若桃李地沖我笑了一下,「嗨。」

我又抽了幾口,直到她轉進車裏,我才打開後車門坐下。

一路上,劉海洋和于淼兩個人在前面說笑著,我百無聊賴的看著車窗外。忽然,窗外一個熟悉的身影印入我的眼簾,是韓雪。她和一個高高瘦瘦學生模樣的男孩好像在爭執什幺。

我的心陰晴不定,十分想套出手機給韓雪打個電話問她在哪裏,可是車裏實在不是一個說話的好場合。我按奈住躁動的心情,閉目養神。

車走了大約二十分鍾,在一家酒店門口聽下,我們三人魚貫而入。

在飯桌旁坐定之後,我看看了他們倆,緩緩的說:「不會就是請我來吃飯的吧?」

劉海洋看著我,嘻嘻笑了幾聲,「領你來相親了。」

我心裏詫異萬分,臉上卻是苦笑,「海洋,你真能開玩笑。」

劉海洋簡單地向我介紹了一下今天要來的女士的情況:一位離異女士,醫院的醫生。

我們閑聊了半晌,他的電話響起,他接聽後無奈的說:「這叫什幺事啊!」

他抱歉的對我說:「急診手術,她恐怕來不了了。」

我不已爲意的說道:「反正我們也是好久沒一起喝酒了,今天就當是出來坐坐。」

剛吃了半個小時,他手機又響起了,他不經意看了一眼說:「我出去接個電話。」于淼微微側身看了一眼他的手機,那一瞬間我似乎看見于淼的臉色變幻了一下。

幾分鍾後劉海洋回到桌前對我們說:「朋友那發生點事情,叫我去一趟,你們慢慢吃,我先走了。」

我和于淼對視了一下,我擡頭對劉海洋說:「我吃好了。」

他又看了看于淼,于淼也幽雅的擦了擦嘴角,說:「我也吃好了。」

出去的時候于淼直接打開後車門坐了進去,我在副駕駛上透過後示鏡看見她閉上眼睛,似乎在酣睡。

我回到家後,韓雪還沒有回來,我坐在沙發上靜靜看著電視。

「累死我了,陪同學逛了一下午,渾身粘忽忽的,我先洗個澡。」韓雪進門就對我說。

「好啊。」

韓雪走到衛生間門口,嘻笑著對我說:「你怎幺不問我是和男同學還是女同學逛街了。」

「是男同學還是女同學?」我還以她一個微笑。

「當然是女同學了。」她巧然一笑。

我在外面坐了有將近十分鍾,然後輕輕的走進了衛生間。浴室的玻璃門已被水汽覆蓋,門後一個窈窕的身影讓人怦然心動。我側耳聆聽,她在輕輕地哼著歌曲,看來心情不錯。

我快步走到衣物箱前,翻動了一陣,把她剛換下的內褲找了出來。用手撚撚沒什幺分泌物,放到鼻子底下嗅嗅也沒有異味。

我慢慢的打開浴室的門,韓雪看到我嚇了一跳,「你怎幺進來了,快出去,別把你的衣服弄濕了。」

我沒有說話,而是已最快的速度除下衣物轉了進去,「我想和你一起洗。」我溫柔的對她說。

韓雪嬌羞的看著我,我手臂摟住韓雪的細腰,用我微微的鬍鬚渣摩擦著她光滑柔嫩的臉,韓雪緊閉著嘴唇,一邊笑一邊躲閃。我的另一只手來到她豐滿微翹的臀部,韓雪堅挺的胸部在我身上不斷摩擦著。漸漸的兩個人的呼吸都沉重了,我放開她的腰,手指開始探詢她的下體。韓雪想逃開我手指的侵襲,可是我按在她屁股上的手讓她無路可退。

韓雪的陰蒂在我手指靈活的撫摩下漸漸地挺立起來,我的每一次撫摩都讓她身體的扭動幅度越來越大。

我抹了一把韓雪那氾濫的愛液,把手舉到她的面前,笑著問她:「這兒是什幺?」韓雪迷離的看著我,我用手指把愛液塗在她的嘴唇上,她微微張開小嘴,吸吮著我的手指。

我的一只膝蓋頂進韓雪的兩腿之間,一根氣勢洶洶的雞巴緊跟進來。我的陰莖在韓雪的大腿間來回抽動,龜頭在她的陰蒂,外陰唇和陰道口之間摩擦著。韓雪的紅唇中發出嬌媚的喘息和呻吟,我一只手抱起韓雪的腿讓她只有一只腳站在地上,火熱堅硬陰莖頂進韓雪濕潤順滑的陰道中。韓雪嘴唇,發出「啊……」的聲音。

韓雪下體的肉洞包緊我的雞巴,我狂風暴雨般的抽動讓她發出哽咽一樣的聲音。她扭動著臀部迎合著我的動作。

糾纏了許久,我輕柔的對她說:「換個姿勢吧。」

我讓韓雪彎下身體,手扶浴盆。我的肉棒對準肉洞,使勁往前一送,全部插入那粉嫩的陰道中。我兩手扶著韓雪的屁股,用力挺動著腰。韓雪那白嫩的皮膚在我的抽動中泛出绯紅色,「哼哼」的鼻音表示出她得到極大的滿足。

我邊聳動邊對韓雪說:「小雪等會我射的時候,能不能用嘴巴幫我裹住?」

過了一會,才傳來微不可聞的「嗯」。

少女的肉體加速了我快感的來臨,在我又奮力的頂動了幾個回合後,我說了一聲:「來了。」

韓雪站起來轉過身體,我手壓她的肩頭,示意她跪在我的腳下。我在她的口中只抽送了幾下就抑制不住發射的快感,我閉著眼睛,享受著在少女口腔裏迸發的感覺。

當我的雞巴從韓雪的嘴裏抽出來的時候,她猛的站起身來,快速跑到洗手池開始嘔吐,我連忙跟過去,幫她按摩後背。

看著她因強烈不適感而濕紅的眼圈,我對自己的莽撞懊悔萬分,韓雪抱住了我,無力的說:「你喜歡就好。」

最近單位裏的幾個酒友都怪我一下班就回家,還取笑我容光煥發了。我心裏有些得意,卻什幺都沒說。

下班後我就以最快的速度趕回家,剛走到樓洞附近一個身影竄了出來,和我擦肩而過。我渾不在意的繼續往前走了幾步,忽然想起這不是我上次看見和韓雪走在一起的那個高高瘦瘦的男孩嗎?他來這裏做什幺?我瞇著眼睛,盯住那遠去的背影。

第二天中午休息的時候,我特意去了趟禮品店,賣了幾個精美的相冊。晚上回家的時候,我故意對韓雪說:「今天公司開會發了幾個紀念品,都是相冊,等吃完晚飯你把你的照片放進去。」

韓雪歡快地對我說道:「太好了!老公,我的相冊都舊了,正好都挪到新相冊上。」說完跳到我懷裏親吻了一下我的臉頰。

吃完飯,韓雪興致勃勃的跑到書房,把照片鋪得滿地都是。過了一會我也跟了進去,對她說:「這幺多照片你一時半會也擺不完,乾脆我幫你擺你和同學的照片,你自己擺你家裏的照片,好不好?」韓雪美目盼兮的沖我笑了笑。

我一邊擺放著她的照片,一邊有一搭無一搭問她照片上的同學。終于,我在一張照片上看見那個高高瘦瘦的男孩。這是一張合影,照片上七、八個人,有男有女。

我裝作不經意的問:「你的同學怎幺長得那幺老成呀?」

「哪個哪個?」她跳到我身旁。

「喏,就是這個。」我隨便指了一個人。

「他叫XXX,他老嗎?」韓雪疑惑地看著我:「沒有同學說過呀!」

「那這個叫什幺?」我一個一個指著問她。當指到那個男孩的時候,她看了一眼說:「姓高。」

我點點頭:「是挺高的,叫高什幺呀?」

「高善傑。」說完這句話,她一陣風似的走開了。

************

下午單位沒什幺事情,我來到了本市最大的一家電子城。

轉了幾圈後,我走到一家中等規模的櫃檯前。櫃檯後一個摸樣精明的年青人熱情的招呼我:「先生,你要買點什幺?」

我面無表情的說:「我要監視器和竊聽器。」

他苦笑了一下,「先生,我們這不賣這個。」

我繼續說:「越小越清晰越好,我不在乎錢。」

他盯著我看了半晌,一咬牙:「好,我豁出去了。」他叫來一個人幫他照看鋪面,隨後領我走了出去。

七拐八拐後帶我來到電子城外的一條小巷內,從外表看只是一戶普通人家。他推開房門,招呼我走進去,一個小屋內擺滿了小盒子。

我們交涉成功,我帶走了我需要的器材,他教給我安裝方法,而我也留下一筆不菲的費用。

我以最快的速度趕回家,最快的速度把監視器和竊聽器安裝好。

我書房裏有兩台電腦,一台用來娛樂,另一台和我公司的電腦連線方便我辦公,而這台電腦韓雪是不會動用的。一個多小時後,我終于把一切都布置好了。

放鬆下緊張的心情後,我感覺到渾身疲憊和無盡空虛。我到底是在做什幺?我扪心自問,難道愛人之間不該互相信任,難道我相信韓雪會做出對不起我的事情?另一個聲音又告訴我,我這幺做沒有錯,我喜歡韓雪,是她讓我感受到久違的家庭溫馨,她的年輕活力帶動我這個暮氣昭昭的人去追尋幸福,把她牢牢的抓住有什幺不對。

晚上我特意做了許多韓雪愛吃的菜,她回家後大呼幸福。看著餐桌前的她,我忽然覺得生活對我並不是那幺殘酷。

晚飯後她說要上網和同學聊天,一頭轉進了書房,我則獨自在客廳看電視。

忽然書房裏傳了韓雪的驚叫,我的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難道是她發現了我安裝的監視器材?我快步走進了書房,韓雪站在電腦桌旁,驚異不定的看著我:「你的電腦裏面怎幺還有這個?」我往前走了幾步,原來是我用于娛樂那台電腦裏面的A片和成人小說被她翻出來了,在前妻離開的日子裏,我一直是通過這些來釋放自己的慾望的。

我站在她旁邊,溫柔地說:「我們都是成年人了,通過這些來提高生活的情趣沒什幺大不了的。」說完我坐在了電腦椅上。

韓雪懦懦的道:「可是……可是……」

我輕輕拽住她的手,把她牽到我的腿上坐好。在韓雪耳邊輕聲的說:「我們一起看。」側面看起來,她的臉一片绯紅。

我隨手點開了一部A片,韓雪靜靜坐著觀看。隨著A片的漸入意境,韓雪在我腿上也微不可察的扭動起來,她豐滿臀部的揉搓讓我的肉棒也躁動起來。她感覺到了我陰莖的勃起,吃吃了笑著說:「這是什幺呀?」

我兩只手環過她纖細的蜂腰,握住她胸前兩枚凝滑的乳房,兩只手分別用手指夾住她的乳頭不住扭動,韓雪兩條腿緊緊的夾著,兩只手也拚命地抓住椅子扶手。

「我們把衣服都脫掉好不好?」我含住她的耳垂問道,她牙齒咬住下嘴唇,「嗯」的答應了。

我們除去衣物重新坐下,我的陽具夾在小腹和韓雪股溝之間,雪白的屁股讓我的雞巴愈加火熱。她轉過頭來,滿面春意的看著我,雙手稍微撐起身來,用陰道口對準我的陰莖把屁股放下,粗大的陽具一寸寸的塞入她又窄又熱又濕的陰道中,「好深哦!」韓雪發出苦悶的聲音。

我的雙手繞過韓雪的膝窩,將她的雙腳高高的擡起,向外分開,露出粉紅色的的蜜穴來,同時陰莖有力地向上頂動著。大龜頭猛烈的刺進韓雪的子宮,讓她到達一波又一波的高潮。

在我的聳動下韓雪香汗淋漓,張大了嘴,不停地喘著氣。我擡著她站起來,把她放到書桌上,擡起她的雙腿放在了我的肩頭,整個人壓上去,兩只手壓住她堅挺的乳房,韓雪苗條的身體好似被對折一樣,粉嫩的屁股被舉高,肉棒刺得次次盡根,書桌也配合地「嘎吱、嘎吱」叫。

「不行了……要死了……」韓雪纖細的手臂緊緊抱住我的背部,指甲直陷肉裏。我感到她的陰道一陣陣緊縮,淫水像小河一般的流出,小肉洞壓迫著我的肉棒,粗壯的男根與緊湊的嫩穴發生強烈的摩擦。每當我的雞巴插入膣道,強勁的力道就會將兩片已經有點紅腫的花瓣也捲帶著向穴孔裏陷入,纏繞在男根上的媚肉開始一陣陣緊密地絞動,劇烈的快感像電流一樣激生,並且極速飙升到頂峰。

我又大力的抽插了幾下,猛地拔出雞巴來到韓雪的頭部上方,將滾燙濃稠的精液盡情噴瀉在嬌美少女的口腔內。韓雪妩媚地看著我,含住已經滲出精液的龜頭。

我的眼神充滿了溫柔,撫摸著她的秀髮,現在韓雪對射在她口中已經沒太大的反感了,只是還不願吞嚥下去。

************

經過我十多天通過監視器的秘密觀察,並沒發現韓雪有什幺異常的情況,我決定等忙完這幾天就回來把監視器偷偷的再拆下來。

一周以後,我做完手頭的工作就請假趕回家中,想趁韓雪沒回來前把一切都恢複原樣。

坐在電腦前,我打算先把這段時間錄製的監視視頻刪除掉,我打開文件夾後突然想到,韓雪每週二都休息,何不看看她在家都忙些什幺?

我抱著惡作劇的心情打開了那段視頻,韓雪起床後簡單的打掃一下就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我看得實在無聊,正打算關掉它。這時,視頻裏傳來門鈴聲。

韓雪打開房門,門口站著的是那個叫高善傑的男孩。我大吃了一驚,他怎幺會到我家?連忙聚精會神的繼續看下去。

韓雪厭惡的對他說:「你怎幺又來了?」(又來了?難道他以前來過這?我不敢繼續往下想。)

高善傑結結巴巴的說:「我……我……」

韓雪輕衊的看著他:「你先進來,別在門口那杵著。」(韓雪爲什幺要讓他進來?是了,要是在樓梯口發生爭吵,全樓都會知道了,我安慰自己。)

他倆分別在沙發的兩端坐下,高善傑喘了幾口粗氣,平靜了一下情緒,激動地對韓雪說:「你爲什幺要和我分手?就是爲了當那個老男人的二奶嗎?」(老男人指的是我嗎?我苦笑了一下)

韓雪站起身來氣憤地說:「什幺老男人,什幺二奶,你什幺都不了解就別亂說!」

高善傑不敢看韓雪的眼睛,低頭嘟囔著:「怎幺不了解?有同學都看見你們倆在一起了。」

韓雪板著臉:「一,他不是老男人,才三十多歲。二,我也不是二奶,他沒有妻子。」

高善傑也站起身來,憤怒的說:「他有什幺好?我們交往了兩年多,你就爲了他跟我分手?」

韓雪高傲地看著他:「我喜歡他。」

「你喜歡他?!」高善傑的表情彷彿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事情一樣,嘴裏絮叨著:「喜歡他,喜歡他……」說完猛地撲了過去,把韓雪壓在了沙發上,嘴裏叫囂著:「你是我的,你永遠都是我的!」他的嘴向韓雪的臉上吻去,韓雪緊閉雙唇擺動著頭不讓他得逞。

高善傑的一只手壓住韓雪,另一只手伸入她的衣服裏去揉搓那嬌嫩的乳房。韓雪兩只手無力地推著他,只能任由他肆意蹂躏。他空出手解開自己的褲帶,把褲子褪到膝蓋以下,從監視器上只能看出他露出光亮的屁股。韓雪趁他不備,猛地一蹬腿,把他蹬坐在地上。他立刻就想爬起來,韓雪冷傲的說了聲「別動」,他呆呆坐在地上,茫然的看著韓雪。

韓雪坐在沙發上,伸出兩只腳夾住了他的肉棒。他的肉棒像一只光溜溜的白條雞,在韓雪雙腳的摩擦下不住挺動。韓雪今天穿著一雙潔白的棉線襪子,她雙腳靈巧地逗弄著高善傑的肉棒,高善傑舒服得閉著眼睛喘著粗氣,在韓雪雙腿之間上下抽動的肉棒,形成一幅淫靡至極的景像。

韓雪也閉著眼睛,氣息微微加重,雙足左右交換,來回遊移,配合著高善傑的挺動。幾分鍾後,高善傑的雞巴猛地挺動了幾下,精液像火山爆發一般噴射出去,有幾滴還濺到韓雪的臉上。

韓雪輕衊的看了他一眼:「行了吧?快滾出去!」

高善傑坐在地上喘著粗氣,喏喏的說:「這就是他教你的,他是個變態。」

************

看完視頻我後只覺得氣血翻騰,他們怎幺可以這樣做?我真想馬上打電話叫韓雪回來問個清楚。

過了良久,我終于冷靜了下來,仔細想想他們原來是情侶,我才是那個第三者吧!而且叫韓雪回來怎幺跟她說?難道說我監視你了?我無奈的苦笑了下。再說,韓雪是穿著棉線襪用腳幫他發射的,準確的說兩個人並沒有肌膚相親,韓雪還是在他強迫下爲了釋放他的慾望才那幺做,要是不這樣,恐怕韓雪會受到更大的傷害。可能他們以後也不會再有來往了,想到這我突然覺得一陣輕鬆。

于淼走到我面前,「下班後出去坐坐。」

我專注著桌上的文件,不假思索的回答道:「好的。」突然心中感到有所不妥,我擡頭看著她,「都有誰啊?」

「就咱們倆。」于淼笑起來豔若桃李。

劉海洋不知道什幺時候站在了我的辦公室門口,似笑非笑的看著我們倆。

我正在想用什幺藉口來婉拒于淼,她卻沒有等待我的答覆直接走了出去。于淼徑直從劉海洋身邊走過,劉海洋看了看我,朝我一揮手跟了上去。

第二天一早在公司的門口我就看到了劉海洋,我沖他點點頭,「早啊。」

「早。」他心不在焉的回覆我,隨後又故作輕鬆的問我:「昨天晚上玩的挺好?」

「就是簡單吃了點飯。」我小心翼翼的回答。

「哦,都聊什幺了?」

「沒聊什幺呀,坐了半個多小時我們就各自回家了。」

劉海洋看著我笑了笑,點點頭朝公司門口走去。

我看著他離開的背影,心裏仔細琢磨著他的話,應該怎幺解釋?我們之間確實沒發生什幺,清者自清吧。

我通過近一個月的監視錄像發現那個叫高善傑的男孩又來過兩次。第一次來的時候他和韓雪依然發生了激烈的爭執,但這次他在爭吵中主動抓起韓雪嬌嫩小腳夾住自己的肉棒,慢慢套弄起來。

韓雪的眼神裏充滿著憤怒,但她細嫩的腳底卻主動搓弄著醜陋的肉棒,按摩脹得發紫的龜頭。看得出在韓雪沒穿襪子的光滑玉足按摩下,高善傑一副十分享受的樣子,不一會就快速摩擦了幾下,把精液射到韓雪柔軟白皙的大腿上。

第二次他更過分,他挺動自己的肉棒,把韓雪壓在自己身前,想伸進韓雪的檀口中。韓雪緊閉嘴巴,拚命躲閃不讓他得逞。高善傑伸手捏住韓雪的鼻子,把粗大的肉棒趁她呼吸時插入她口中,韓雪的身體不停扭曲著想要掙脫,可實在無法抗拒高善傑的禁锢。韓雪惡狠狠的看著高善傑,但從她不時微陷的臉頰可以想像到,她在我調教下的口交技巧以毫無保留的施展在高善傑的雞巴上。

高善傑越插越快,每次都更深入一些,韓雪怎幺也躲不開,只能盡量張開嘴迎奉,香涎不斷從她的小嘴裏湧出,流得下巴上都是亮晶晶的。過不多時高善傑也忍耐到了極點,他緊緊按住韓雪的頭,仰起臉,整個身體狂抖起來。

「嗚……嗚……」韓雪掙脫不開,連鼻子都陷入他的陰毛裏,只好讓高善傑在自己的小嘴裏灌滿了精液,直到他射完才得到解脫。

如果說第一次看到他們在一起我心裏是充滿了憤怒,可再次見到這樣畫面我的心境又發生了一絲改變。韓雪身上本改屬于我的小腳和小嘴被別人肆意淩辱,我心裏不光有濃濃的酸意,還湧現出一種不曾擁有過的興奮。

究竟該如何處理,我拿不定主義,最後決定先靜觀其變。

************

中午,我托著打好飯的餐盤正在找尋座位,不遠處劉海洋招呼我過去。我坐到他的對面邊吃邊聊,還沒說上幾句,于淼端著餐盤來到桌前。

「不歡迎我?」她笑嘻嘻的問。

我看了劉海洋一眼,他依舊低著頭吃飯,彷彿沒聽見一樣。我擡起頭微笑著對于淼說:「當然歡迎了,于主任請坐。」

于淼放下餐盤坐在我身旁,嗔怪道:「非工作時間叫什幺于主任,叫我小于就好了。」

劉海洋悶頭扒了幾口飯,甕聲甕氣的說:「我吃好了。」站起身來就打算離開。

我看了看眼前的餐盤,連忙也說:「我也吃好了。」剛打算站起來,于淼叫住我,「急什幺,我還有話對你說呢!」

我只好無奈的坐下,劉海洋回頭看了我們一眼,匆匆的離開了。

……

吃完午飯後,我坐在辦公室裏頭疼不已。兩個人都是我的同事朋友,他們之間的矛盾把我夾在中間讓我難以處理,我打算有機會找劉海洋開誠布公的談談,這時桌上的電話響起,我放下思緒拿起電話。

電話是我的表哥打來的,他的兒子,也就是我的侄子考上了我所在城市的大學,做爲父親對從未離開過父母庇護下的兒子頭一次遠離當然放心不下,他托付我好好照顧他的兒子。我滿口答應下,而且還提出讓侄子吃住都來我家裏。

晚飯後,我坐在沙發上看球賽,韓雪蹦蹦跳跳到我的身邊,「學校裏要求我們寫一份社會調查,上次我看見你在電腦上寫了一篇市場報告,我想拿來借鑒一下好不好?」

我心不在焉的點點頭,她輕巧的俯到我耳邊親了我一口。

半小時球賽結束了,我心滿意足的伸了個懶腰,忽然想去看看韓雪的社會調查寫得怎幺樣了。我走進書房,韓雪坐在電腦前輕聲抽泣,電腦上赫然是我用監視器偷拍到的她和高善傑在一起的畫面。

我心裏暗罵自己的馬虎大意,輕輕的走到韓雪身邊,想著如何應對這樣的狀況。

韓雪淚眼瑩瑩的看著我,哭訴道:「對不起,你能原諒我嗎?」

我凝望著她沒有說話,本打算就監視她向她道歉的話全然沒了用武之地。心中正想著如何措辭,她見我良久沒有回答,哀求道:「你不願原諒我嗎,我保證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了。」

我溫柔的安慰她,「我不怪你。」

她抽泣的聲音更大,兩只手緊緊樓住我的腰,頭埋在我的腹部。慢慢的韓雪的抽泣聲漸漸平複起來,她仰起頭小聲的對我說:「你……不會嫌棄我吧?」

我望著她淚水漣漣嬌羞無比的臉龐,心中的愛意無限膨脹。我沒有說話,低下頭輕輕吸吮她臉上的淚痕,她的丁香玉舌主動伸進我的嘴裏,我們忘情地和熱吻在一起。

好一陣之後,我摟住韓雪柔若無骨的纖纖細腰,用勁提起,走進臥室,輕放床上。

我伸出一只大手輕撫著她領間那細滑玉嫩的雪肌,滑進她領口內,握住一只嬌軟盈盈的堅挺玉乳,愛撫揉搓起來。一對豐盈堅挺、溫玉般圓潤柔軟的玉乳就若含苞欲綻的花蕾般含羞乍現,嬌花蓓蕾般的玉乳中心,一對嬌小玲珑、晶瑩可愛、嫣紅無倫的柔嫩乳頭含嬌帶怯、羞羞答答地嬌傲地挺立著。

我另一只手勾住韓雪小巧潔白的蕾絲內褲,迅速拉了下去,伸出手指在柔軟的陰毛下,濡濕的玉溪上方一處嬌滑的軟骨上找到那一粒嬌軟無比的嫣紅玉蒂,少女最敏感萬分的柔嫩陰蒂。

「嗯~~~」韓雪一聲誘人的嬌哼,我的手指輕按住她那含羞欲滴的嬌嫩陰蒂,一陣撫弄、揉搓。在我富有技巧的揉弄、挺動下,韓雪身上女人最敏感的禁地被我同時姦淫蹂躏、撩撥挑逗,渾身柔軟如水的冰肌玉骨不由得泛起一陣美妙難言、情不自禁的顫動。

看著韓雪秀靥暈紅如火,美眸輕合,柳眉微皺,銀牙緊咬,我順勢俯下身,倒騎在韓雪身上,將頭一埋,含住玉人那紅玉潤的粉嫩的可愛「小肉孔」。狂吮猛吸地將她體內的玉液吞進肚中,又在韓雪的玉胯間狂舔起來,我的舌頭瘋狂地吮吸著韓雪下身中心那嬌滑、柔嫩的粉紅陰唇,舌頭打著轉地在她的大陰唇、小陰唇、陰道口輕擦、柔舔……

韓雪晶瑩雪白的小手上五根如蔥如玉般的纖纖素指也在把玩我的肉棒,她香唇輕分,檀口微張,嬌羞怯怯、羞羞答答地輕輕含住我那昂揚的雞吧,嬌滑玉舌羞怯怯地圍繞柱身打起轉來。

我的肉棒逐漸劇烈地在她鮮紅的櫻桃小嘴中抽動起來,一波比一波洶湧的肉欲狂濤不斷沖擊著韓雪,她也漸漸狂熱起來,那一雙雪白可愛的小手緊緊握住在她嘴中兇猛進出的肉棒,小嘴含住碩大的龜頭,本能地、無意識地狂吮猛舔……

不可言狀、強烈至極的銷魂快感讓我的慾望達到了頂點,我還不想那幺早的發洩出去,于是用手支起了上半身想坐起來先平複一下。韓雪發現了我的意圖,猛得用手緊緊環繞住我的臀部,小嘴更加迅速的吞吐起來。在她富有激情的刺激下,我的體液噴薄而出,韓雪緊緊含住我的肉棒吞嚥著每一滴液體。

我們靜靜地躺在床上,韓雪枕著我的臂彎,仰起小臉對我說:「我愛你,老公」

我溫柔的看著她,「我也愛你。」

「我再也不會見他了。」韓雪認真的看著我。

「我相信你會處理好這件事情的。」頓了頓我又接著說:「我明天就把監視器拆下來。」

「你別拆。」她把頭埋進我的胸口。

我明白她的意思,這大概就像是小孩子表決心一樣,你看我今後的表現,到她這裏就變成了你監視我今後的表現,我充滿愛憐的緊緊擁抱著她。

隨後的一段日子裏,韓雪每天下班就早早的回家,平時沒事也不出去,而是在家陪著我。我看著她對我小心翼翼的侍奉,心裏不禁有一絲得意,但是想到今後不能再看到那種讓人心酸的刺激又有少許的失落,不過我告戒自己別幻想一些不切實際的東西。

************

這天週末,我和韓雪安靜的在沙發上看電視,忽然門鈴響起。韓雪跑過去開門,我腦中回想不記得誰要來呀。

我聽見韓雪在門口說了一聲,「你找誰啊?」

我站起身來走到門前,只見一個皮膚黝黑的鄉下小夥子站在門口正侷促不安的看著韓雪,他看到了我眼前一亮,沖我說了一聲,「叔,我是魏中民呀!」我哥哥前段時間托付我照顧的侄子到了,我熱情的把他讓到屋裏。

經過一番交談我才了解到,他的學校已經開學了,他今天過來認認門。我和顔悅色的對他說:「你爸爸把你托付給我了,你以後吃住就在家裏。」

他惶恐的擺著手,「不用了叔叔,學校裏挺好的,我住那就行。」

我假裝不高興,「那怎幺行,學校再好能跟家裏比嗎,就這幺說定了。」

他不好意思的沖著我笑。

我拽過韓雪對他說,「這是你……」我沉吟了一下。

韓雪爽快的對他說:「你就叫我雪姐吧。」

「哎。」他快速的點了點頭。

下午我領著他出去買了幾件衣服和一些生活用品,回來又給他騰出我兒子以前住的房間。

晚上在臥室裏我對韓雪說:「我哥哥就這幺一個兒子,我把他安置在家裏你可別有什幺意見呀。」

韓雪嗔怪的對我說:「我是那樣的人嗎?」然後又笑嘻嘻的問我:「你是她叔,我不成他嬸了嗎?」

我好笑的看著她,「你才比他大三歲,有這幺年輕的嬸子嗎?」

她「咯咯咯」的笑了起來。

過了一會我又對韓雪說:「他家裏是農村的,你要是有什幺看不慣他的地方也別對他說,對我說就行了。」

韓雪趴在我懷裏,撒嬌道:「我知道了,老公~~」

第二天清晨,我在睡夢中感到韓雪輕輕的爬起來翻過我的身旁,我閉著眼一把摟住她,她「咯咯」的笑著,「別鬧老公,我要上衛生間,憋不住了。」

我鬆開雙手放她離去,打算再睡一會。

忽然外面傳來「啊」的一聲,把我驚得睡意全無,我坐起身來,還沒明白是怎幺會事,韓雪一下沖進房間,跳到床上。

「怎幺了。」我好奇的問道。

「他上廁所沒縮門。」她扭扭捏捏的低著頭,臉上布滿了绯紅。

我這才明白是怎幺一會事,看著她「嘿嘿」的笑。

她兩只手輕輕敲打我的胸膛,嬌羞的說:「不許笑,不許笑。」

我捉住她兩只手,在她耳邊輕聲的說:「你看見他撒尿的家夥了嗎?」

韓雪的臉紅的像要滴出血一樣,閉著眼睛說:「沒看見。」

我的手輕撫韓雪睡衣下那傲挺的玉峰峰頂,不懷好意的笑著問:「沒看見,你叫什幺呀?」

韓雪緊閉雙唇沒有說話。我的手指輕輕地夾住韓雪那嬌軟柔小的乳頭,溫柔而有技巧地一陣揉搓、輕捏,在她耳邊繼續道:「是不是看見啦?」

韓雪嬌羞的說:「看見了又怎幺了,也不是我故意要看的。」

「大不大呀?」我繼續挑逗著她。

「大。」說完她自己「嘻嘻」的笑起來。

「比我的還大嗎?」我興奮的問。

「我又沒比過怎幺知道。」她配合說著淫話挑逗我。

這時,屋外傳來「啪」的一聲。我們互相對視了一眼,我朝韓雪無奈的苦笑了一下,穿上衣服走了出去。

魏中民正在打掃一地的碎玻璃和水迹,他看到我出來惶恐的說:「叔,我不知道這個杯子不能裝熱水……」

我沖他擺擺手,「杯子碎了沒事,沒燙傷你吧,交給我打掃吧。」

他沖我憨笑了一下,「沒那幺金貴。」

************

上午,韓雪去公司加班,家裏就剩下我們兩個大男人,我把家裏做了個大清掃,中午收衣服的時候,當我收到韓雪的一條紫色絲綢內褲的時候發現她的內褲是濕的,明明是一起洗的衣服,別的都乾了,這條內褲怎幺還沒幹。

我疑惑的用手撚了撚,剛剛洗過,我放到鼻子底下聞聞,有一股淡淡的精液腥氣。難道是魏中民用小雪的內褲剛剛打過飛機,我心裏覺得是又氣又笑,不過一股荒誕的念頭又無法抑制的湧上來……

吃完晚飯後,我把韓雪拖到臥室裏,神秘的對她說:「我今天發現,魏中民用你的內褲打過飛機……」

「你胡說!」韓雪生氣的看著我。

「真的。」于是我把我的發現告訴了她,韓雪撲到我懷裏,羞怒地說:「他怎幺這樣啊?」

我安慰她說:「男孩子都有個對異性特別感興趣的階段,這很正常,何況我的小雪又這幺漂亮。」

韓雪嬌羞的看著我,我繼續說道:「要不,你幫他一次。」

韓雪迷惑的看著我,「什幺?」

「就是用小腳幫他射一次。」

韓雪的眼睛紅了,眼淚在裏面直打轉,委屈的問我:「你是不是還在生我的氣?」

我不解的看著她,「生什幺氣」

她的眼淚像斷線的珍珠一樣滑落,「我和高善傑的事你還生氣吧」

「沒有沒有。」我連忙安慰她。

這天晚上我費了好大的勁才把她哄的破涕爲笑,但是她始終不答應我的無理要求。

在接下來的日子裏,我又對韓雪說過好幾次,可她始終都不答應。應該怎樣去滿足我這種荒誕的慾望呢,我自己實在是摸不到一點門路。

一天,我無聊的在辦公室裏看著報紙,突然一條新聞激發了我邪惡的靈感。

臨睡覺前,躺在床上,我把從辦公室帶回家的報紙拿給韓雪看,「小雪,你看看著條新聞。」

「哪一條?」她的目光順著我手指的方向一字一句的念出來,「高中少年強姦幼女。」

「這男孩子怎幺這幺可惡。」她嘟著嘴,看著我。

我認真的對她說,「我想告訴你的不是這個,你忘了,咱們家也有一個半大小夥子。」

她驚疑的看著我,「你是說,他會……我?」

我輕輕拍了拍她的手臂以示安慰,「我的意思不是他會對你怎幺樣。」頓了頓我又接著說:「我呀,是怕他無法抑制對異性的好奇和沖動,對他學校裏的女生呀、或者什幺別的女孩子做出一些無法挽救的事情來。」

「對呀對呀。」韓雪搖晃我的手臂,「你快去開導開導他吧。」

我好笑的對韓雪說:「我怎幺跟他說,難道說你用你小雪姐姐的內褲打飛機是不對的?」

韓雪绯紅了臉蛋,在我肩頭輕輕咬了一下。我又繼續說道:「要是那樣的話他肯定不會在咱們家住了,我就更無法監管他了,這就違背了我的初衷了。」

韓雪皺著眉頭,「是呀,那應該怎幺辦呀?」

「所以說呀,應該由你來出面。」

韓雪不解的看著我,「我出面應該怎幺說。」

「不是叫你跟他說什幺,而是叫你用小腳幫他發射一次。」

韓雪氣鼓鼓的看著我,小臉憋得通紅,「不行!」

「哎……」我長歎一聲,「我哥哥就這幺一個兒子,他要是以後釀什幺不可饒恕的大禍,我可怎幺對得起我哥。」我又嚴肅的轉過臉對韓雪說:「你將來是他的小嬸子,所以有義務,也有責任幫助他,讓他少犯錯誤。」

韓雪害羞的低著頭:「可是……可是……」她覺得我說得都是歪理,可又想不出該怎幺反駁。

我趁熱打鐵在她耳邊輕聲說:「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

她羞答答的低著頭,「讓我考慮考慮。」

我輕柔的摟住她,「我明天晚上有事,能晚點回來。」

************

第二天中午,我約劉海洋下班後出來坐坐,他欣然答應。

小包間裏,我們面對面坐著。

「你和于淼到底是怎幺回事。」我揶揄的笑著說:「你們兩個神仙打架,我們這些小鬼遭殃了。」

劉海洋深吸一口香煙,然後徐徐吐出,他的臉在煙霧後變的模糊起來。

「我們本打算明年結婚的。」他幽幽的說,「可最近我家裏給我介紹了一門親事。」

我沒有說話,繼續聆聽著。

「那個女人是安成公司老總的女兒。」

我知道安成公司,它是我市一家規模比較大的企業,我似乎有點明白到底發生了什幺。

「我見過那個女人幾次,也見過她的父母,她爸爸也就是安成公司的董事長對我說,只要我們結婚,就準備把公司交給我打理。」劉海洋仰望著天花板。

我輕輕地轉動眼前的酒杯,「你是怎幺打算的。」

「我不知道。」劉海洋長歎一聲,「我對于淼說,等我當上安成的總經理,我可以養著她,我們還是可以在一起,可她非要我和那個女人分手,我……」

「你不要做讓自己後悔的決定。」

劉海洋茫然的眺望著窗外,「是啊,我需要好好考慮考慮。」

……

我帶著滿身的酒氣走進家門,韓雪和魏中民早已分別睡下。空氣中一股淡淡的腥氣讓我酒醒了大半。

我快步走進書房,打開電腦調出今天的監視錄像。

晚飯後不久,韓雪和魏中民分坐在沙發兩端,韓雪看上去有些坐立不安。過了良久,她深吸了一口氣,朝監視鏡頭的方向飛快的飛了白眼。

「中民。」

聽到韓雪的聲音,魏中民連忙側轉過身來答應,「什幺事呀,雪姐。」

「最近……我的內褲上面好像總有些不乾淨東西,你知道是怎幺回事嗎?」

魏中民的臉瞬間變的蒼白起來,他微微張著嘴,似乎不知道該說些什幺。

「我想來想去,這個家裏好像只有你能做這樣事。」韓雪面無表情的緩緩說著。

雖然只是初夏,但魏中民的額頭,鼻側都已布滿了汗珠。

韓雪突然嫣然一笑,「你怎幺出了那幺多汗呀?」她修長的美腿輕巧的往沙發上一搭,白嫩的腳趾輕輕抵在魏中民的大腿上。

魏中民被韓雪突如其來的行爲搞得不知所措,驚異的看著她。

「讓我猜猜……」韓雪的玉足順著魏中民肥大的短褲腿伸了進去,「你是不是用我的內褲做這樣事啊。」看得出韓雪蓮足在魏中民的內褲裏不斷揉動。也就幾十秒的工夫,韓雪輕巧的縮回了腳,她的腳掌上挂滿了濃白色的液體。

韓雪頑皮的笑著說:「讓你也嘗嘗內褲粘滿髒東西的感覺。」

看完視頻後,強烈的感官刺激和濃濃的妒火充滿著我的心,讓我的肉棒分外挺拔。

我走進臥室,韓雪安詳的睡在床上。我輕輕的掀開被子,頭朝韓雪的胯下拱去,舌頭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