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師表125

第125章調戲小辣妹的下場

看著彭磊和他表姐說話時那溫柔的口氣,豔豔還真有些吃醋,自已和他通電話時怎幺從來沒見他這樣溫柔過。要不是想著是他表姐,她早就跳起來狠揍他兩下了。

彭磊剛把電話挂了,豔豔立刻就問:“你表姐還有什幺事啊,非得要在電話裏說上這幺半天?”

彭磊笑道:“你不會連我表姐的醋也吃吧?我表姐她生病了,想吃雞肉,讓我到集市上去給她買只土雞。”

豔豔不經意地問道:“哦,昨天晚上還好好的,怎幺突然就生病了?嚴重嗎?”

“那倒沒多嚴重,就是有點不舒服,大概是昨晚下了場雨,涼著了吧。要不你陪我去農貿市場一趟。你也知道,我很少做飯,也不知道哪些才是土雞?”

“要去你去,我才懶得去呢,她是你表姐,又不是我表姐。”

這家夥怎幺對他表姐這幺好,豔豔從鼻子裏冷哼了一聲,轉身走開了。

豔豔不肯陪他去,彭磊只好自已去了。集貿市場倒是離著學校不太遠,一溜煙的功夫就到了。彭磊以前也只來過兩三次,印象裏除了髒和亂之外,就是人也不多。

誰料想許久不來,現在竟變得熱鬧非凡,以前只是街邊上的農民沒事拿點自家種的菜來賣賣,可隨著大量外來人口的湧入,也相應的帶動了集貿市場的紅火。

雖然快到中午了,可市場裏還是人潮洶湧,擠了個水泄不通。彭磊在人群中差點被擠成了人幹,可惜來買菜的大多是些大媽大嫂級別的,縱有幾個年輕女性,也都是些歪瓜裂棗入不了眼的,否則倒是可以趁著這擁擠的機會,跟漂亮妹妹來點摩臀接乳什幺的。

好不容易擠到了賣家禽的地方,但見路兩邊一溜地蹲著些山裏下來的農民,都是賣雞鴨,甚至還有賣野雞的。彭磊轉了一圈,也沒看出到底什幺是土雞,什幺是洋雞?

他正想著隨便買只回去交差得了,冷不瞅地忽然眼前一亮,就見不遠處蹲著個身材纖細瘦長的漂亮小姑娘,她面前的地上放著一個雞籠子,裏面只剩下一只母雞了。

小姑娘上身穿著件白色的T恤,肩上披著件灰色的外衣,下面是條洗得發白的牛仔褲,或許是正在長身體的年紀,褲筒已縮到了腳踝上面一大截,露出了裏面晶瑩纖細的小腿來。她頂多不過十六七歲,可是個子卻很高,坐在一塊用青磚做成的小凳上,比身邊的其他人都明顯高出了一截,彭磊暗暗估計了下,這小姑娘起碼得有一米七以上,這樣的身高放在哪都已經是很高了。

彭磊不由自主地就走到了她的面前,目光怔怔地定在了小姑娘身上。這小姑娘長得可真漂亮,大概是經常在日頭下勞動的原因,她的膚色是那種很健康很陽光的小麥色,一張精致的小臉上染著兩團純天然的高原紅,顯得格外的引人注目。最讓他奪目的是,這小姑娘竟然還紮著一條長長的辯子,一看就是山裏下來的女孩子,充滿了原汁原味的野性美。

那女孩子見有人來了,很大方地問了句:“大哥,你買雞嗎?”

說話的時侯小嘴微微地往上翹起,露出兩排潔白細密的貝齒,聲音著實清脆動聽。

“嗯,小妹妹,這只雞你賣多少錢一斤?”

彭磊的目光仍舊眨也不眨的盯在小姑娘臉上。

“十王塊錢一斤。”

少女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這人買雞怎幺老盯著人家的臉看啊!臉上的高原紅也越發的紅了,象兩團霞雲似的。

彭磊信口答道:“怎幺這幺貴呀?能不能便宜一點?”

他其實也不知道雞肉的市場行情,只是此刻的他只想多找些話題來跟她搭搭讪,眼睛卻在她身上到處亂瞟,可惜她那T恤的衣領子太高了,雖然居高臨下的站在她面前削尖了眼睛往裏面瞄,可是除了看到她脖勁周圍的一小一片肌-膚外,啥也看不到。

“不貴了,這是咱自家山裏放養的土雞,從來都沒喂過飼料的,味道比那些喂過飼料的洋雞好多了。我今早提了十多只來,都賣光了,就剩下這一只了。”

小姑娘見他真心想買的樣子,把那只雞從雞籠裏提出來,兩只小手纖細修長,動作麻利地用草繩在雞腿上紮緊了遞到他面前,“這雞一共是四斤二兩,大哥,你要是真心想買,就收你六十塊吧!”

彭磊在小姑娘面前蹲下來,趁著接過那只雞的時侯,大手不經意地便從小姑娘的手背上滑過,裝模作樣的提著雞掂了掂:“嘿,你又沒稱過,怎幺就知道是四斤二兩了,這萬一要是連四斤都沒有,那我豈不是吃虧了。”

少女有些慌張地縮回了手:“大哥,你放心好了。咱們做生意就講究個誠信不是嗎?因爲帶著個稱挺麻煩的,所以我在家裏就已經事先稱好了,保證少不了你一兩。”

“這可不一定,許多奸商也都說自已很誠實。”

彭磊笑了起來,這小丫頭人長得漂亮,說話也挺有意思的,話裏也不免有了一絲調逗的味道了:“看你長得這幺漂亮,要不,一口價,五十塊錢得了。”

少女冰雪聰明,如何聽不出彭磊話裏的調戲語氣,見這人年紀輕輕的,長相雖然並不難看,可卻是一臉流裏流氣的樣子,再加上他那雙色迷-迷的眼睛在人家身上到處亂瞄,剛才還借著抓雞時偷摸她的手,這種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個好東西。

“你……你走吧,我不賣給你了。”

這姑娘脾氣還挺大的,臉色當時一變,劈手奪過那只母雞塞進了籠子裏,氣乎乎地把小臉扭到了一邊,不再看他。

彭磊笑嘻嘻地看著她:“怎幺這就生氣了?你不想賣,我還偏要買了。行,六十就六十。”

“哼,你想買,可我偏不賣,你就是出到一百塊我也不賣,我就是拿回去喂狗,我也不賣給你。”

小姑娘也毫不示弱,一雙漂亮的大眼睛惡狠狠地回瞪著他。

這小丫頭果然是山裏來的辣妹子,凶悍潑辣的緊。不過他就喜歡這種極富個性,青春火辣,渾身上下洋溢著野性美的小辣妹。

特別是她生起氣來的樣子,實在是太可愛了。紅潤潤的小嘴嘟起老高,嬌豔的小臉蛋上紅霞朵朵,就連那截玉嫩的脖胫也跟著紅了,還有白色T恤下的酥-胸也隨著她的喘息而有些頑皮的顫動起來。

當他的目光順著小姑娘的臉蛋一路往下,投注在小姑娘酥-胸上時,忽然雙眼發直,直愣愣地盯在那兩團軟肉上。天啊,這小姑娘竟然沒有戴胸-罩,兩只不大不小的小白兔,似乎才剛剛長成,圓鼓鼓的頂在白色的紗衣下,被柔軟的衣服把它們的形狀完美的勾勒了出來,能夠清晰地看到頂端突起的兩個小點,象是剛出鍋的大白饅頭,充滿了熱氣騰騰的青春氣息,讓人忍不住就想咬上一口。

少女悶坐了一會,見他還不肯走,斥道:“你這人咋這樣,我都說了不賣了,你咋還不走?”

卻見這個人一臉的癡呆樣,目光正死死地盯在自已胸上,少女低頭一看,俏臉刷地就滾燙起來,臉上的高原紅也一下子變成火燒雲。

“你……”

少女一雙好看的柳眉猛地豎起來,從嘴裏蹩出了兩個字來,“流氓!”

一手捂在胸前,另一只手飛快地伸出來,照著彭磊的左肩便是一掌,這一掌相當的迅猛,力道也極大。彭磊還在發愣中,猝不及防下被少女這一掌推得坐倒在地,摔了個四仰八叉。

更不幸的是,昨晚才下過了雨,地上都還是濕的,彭磊的落臀之處剛好有一小灘子水,在周圍賣菜大媽的哄笑聲中,彭磊狼狽不堪地爬了起來,一摸屁股,竟摸了兩手又髒又黃的汙泥,不由得大怒:“你這個小姑娘怎幺這樣,你不賣雞就算了,幹嘛動手打人啊?”

少女板著臉,想笑卻又不好意思笑出來:“活該,誰讓你耍流氓的?”

“我……”

這小丫頭還真狠啊,不過是看了她的胸部一眼,就把老子當流氓來收拾了。

彭磊一時心虛,旁邊兩位賣菜的大媽虎視彤彤地瞪著,隨時准備上來抱打不平的樣子,再加上屁股上濕漉漉的,只怕是連內-褲也給弄濕了,襯衣後背也沾了不少,緊貼在身上難受極了,他現在一分鍾也不想再呆下去了,趕緊給自已找了個台階:“算了,你這樣的小姑娘,一點教養也沒有,我懶得和你爭了。”

說完咬牙切齒的瞪了那姑娘一眼,彭磊趕緊灰溜溜地走人。“臭流氓。”

小姑娘朝著他的背影重重地‘呸’了一口。

彭磊聽了個清楚,卻是頭也不敢回一下,心裏那個郁悶啊,雞也顧不上買了,這種樣子更是沒臉回學校去,只得捂著髒兮兮的屁股,到街邊賣衣服的小攤上買了套衣褲,直接奔姐妹花餐館去了。

第126章

來到姐妹花餐館,裏面已經有客人來了,彭磊沒好意思往餐廳裏走,從側面溜進了廚房。

餐館裏的俊俏姑娘小芬穿著一條绯紅色的花格子短裙,露出兩條白嫩的玉-腿,正和另一位小姑娘坐在外屋的小板凳上揀菜,見他來了,立刻熱情地招呼著:“彭哥,你來了。英姐,彭老板來了。嘻嘻……”

忽然瞄見彭磊屁股上一大塊濕濕的汙漬,兩個小姑娘頓時嘻笑出聲來。

“連老板你也敢嘲笑,小心我炒你鱿魚。”

彭磊正在郁悶中,一伸手在她薄薄的裙子下面肉嘟嘟的翹臀上捏了一把。

彭磊人長得英俊,又平易近人,平常沒事也經常和餐廳裏的小姑娘們說說笑笑,甚至開些葷笑話,但從來沒動手動腳過。小娘娘們雖然知道老板風流好色,可還是都很喜歡他,只是礙于他和老板娘的關系,沒敢明目張膽的勾引,可是暗地裏送波菜的,還是挺多的。

小芬嬌嫩的屁股突然被襲,小臉一下子羞得通紅,擡眼看了下裏屋,這才故作生氣地小聲罵了句:“呸,臭流氓!”

心裏卻是又驚又喜,如同小鹿亂撞一般。

哎,彭磊聽了她這話,更是郁悶得緊,這小妞乍和集貿市場裏的那野丫頭說的都一樣啊,連語氣都是一模一樣的,懶得再搭理她,徑直進廚房裏了。

英姐尚在生氣中,本來不想搭理彭磊,可是看到彭磊一副落湯雞的狼狽樣,差點就沒笑趴下:“阿磊,你不會是才從稀泥潭裏出來的吧?”

“別提了。”

彭磊悶悶不樂地把剛才在菜市場裏的事說了一遍,當然他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在了賣雞的小姑娘身上,說那女孩如何如何的欺騙顧客,自已勇敢地揭穿了,結果惹惱了她,蠻橫地將自已推倒在地。

英姐忍不住又笑了起來:“活該!八成是你看人家小姑娘長得漂亮,想去調戲人家,結果反被人家給捉弄了。”

彭磊腆著臉道:“怎幺可能呢!我堂堂一個老師,怎幺可能會去調戲一個小姑娘……”

“你這話誰信呀,我看你呀,天生就是個流氓胚子,見著個漂亮女人就犯賤。”

英姐深有感悟地發著牢騷,忽然覺得有些奇怪,“對了,你沒事跑去買雞幹什幺?”

英姐這話一出口,旁邊切菜的那位大廚蹩了半天,終于還是沒能忍住笑出聲來,他連忙丟下刀子,溜到外面去了。“老板,老板娘,你們先聊著,我出去抽根煙。”

彭磊讪讪道:“我表……表姐身體有些不舒服,想吃清蒸雞,我這不是去給她土雞去了。”

“身體不舒服?哪不舒服了,是不是昨晚沒穿衣服涼著屁股了?哼,光憑她那風騷樣,誰還看不出她那點心思,擺明了是想跟我示威來了。”

英姐見廚房裏沒了外人,俏臉立刻就拉了下來。

女人要吃起醋來,八杆子打不到的事都能被她扯到一塊來。彭磊苦笑道:“英姐,這都哪跟哪呀,芳姐她是真的有些……不舒服。”

英姐酸溜溜地頂了他一句:“你對你芳姐倒是體貼周到了,她說想吃清蒸雞,你就屁顛屁顛的跑去給她買雞。我跟了你這幺久,乍沒見你這幺關心過我?”

“英姐,我對你好不好,你還不知道嗎?要不要我把心掏出來給你看一下?”

彭磊靠到了她身邊,在她耳邊輕吹了一口氣,“英姐,我特意給你買了雙好幾十塊錢一雙的網襪,晚上我就拿過來給你,保證你會喜歡的。”

“去,少跟我來這套,是你自已喜歡吧?”

英姐聽他一說,忽地就想起了被他糟蹋掉的那雙絲襪來,俏臉頓時染上了兩片紅雲,急忙嬌嗔著推開了他,“哎呀,挨這幺近幹嘛,沒看見我在炒菜嗎?瞧你這身髒兮兮的,快些去把衣服換了。”

彭磊仍舊賴著不走,厚著臉皮道:“英姐,你這裏應該有多余的雞吧?要不,分一只給表姐做個清蒸雞行不?”

“表姐?都表到一張床-上去了,還表姐呢!”

英姐冷笑道,“我這些雞都是今天客人訂下的,沒有一只多余的。你想要自個去買去。還有,我可不會做什幺清蒸雞,她要想吃,自個做去。”

“英姐……”

彭磊還要再說,卻被英姐冷冷地攔住了:“還不快些上樓去把衣服換了,一身髒兮兮的,小心別把廚房給弄髒了。”

英姐越來越象個愛吃醋的大老婆了,彭磊碰了一鼻子灰,怏怏地提著新買的衣褲上了樓。

樓上現在是女服務員住的地方,有個單獨的衛生間,彭磊一走進衛生間,立刻就被裏面獨特的場景給嚇了一跳,好家夥,這不會是闖進女性內-衣店了吧。因爲這兩天下雨,小姑娘們換洗下的衣服都沒地方可曬,就把內-衣褲全都挂在衛生間裏了。但見窗子,牆上甚至淋浴噴頭的水管上,到處都挂著花花綠綠,各式各樣的女式內-衣。

彭磊把髒衣服換了下來,正要放到牆角落的一只洗臉盆裏,卻見盆裏還放著一套才換下來沒來得及洗的內-衣褲,看顔色有點象剛被彭磊吃了豆腐的小芬的內-衣。

他一時心癢難耐,忍不住提起小罩罩看了看,啧啧,還真沒看出來,這姑娘的罩杯還挺大的。再拿起那條內褲看時,竟然還是半透明的,而且在正對著少女隱秘處的位置上,還有一小團黃色的汙漬,讓他浮想聯翩,小弟弟也跟著激動起來。

不行,再看下去非流鼻血不可。剛好聽到樓上有響動,彭磊趕緊象做賊一樣溜了出來。下了樓,就見小芬一個人在外屋洗菜。

“英姐呢?”

彭磊隨口問了句。

“英姐剛出去,說是到菜市場買雞去了。”

小芬回頭丟給他一個甜甜的笑臉,又低下頭專心洗菜了。

彭磊一聽就樂了,英姐還真是刀子嘴豆腐心,嘴上嚷得凶,可心地還是軟的。樂滋滋地剛要走開,卻見小芬彎著腰在那洗菜,兩片屁股蛋微微地往上翹起,花格子短裙的裙擺隨著她的動作輕輕的擺動著,露出下面迷人的兩截粉腿來。

他眼睛盯在小芬的短裙下發愣,腦子裏忽地就冒出了剛才在浴室裏看到的那一幕來,心中騷癢,情不自禁地就走到了小芬身後,緊貼著她的翹臀站住了。

“幹嘛呢你?”

小芬被他忽地站到身後給嚇了一跳,一回頭,小屁股也跟著往後一聳,正正地就抵在了彭磊胯間一樣硬硬的物事上。

小芬還沒反應過來,探手過來一摸,就摸到一樣燒火棍似的東西,小屁股頓時往前一縮,小手也象觸電一樣彈開了,小臉更是燒得滾燙燙的,一直燒到了耳根。

彭磊見左右無人,很無恥地又往前跨了一步,這一步讓他下面那堅硬的小弟弟實實在在的頂在了小姑娘的翹臀上,可他臉上卻是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小芬,在洗菜呀?”

“嗯!”

小芬的頭都快貼到自個的咪-咪上了,屁股縫間那塊最柔軟的地方被他那硬硬的壞東西頂著,燙乎乎地,燙得她全身發軟,心裏發慌,情窦初開的她自然知道那硬硬的東西就是男人的那個家夥了。

天哪,自已竟然被老板給性騷-擾了,可奇怪的是,自已內心卻沒有一絲惱怒,有的只是無限的嬌羞。有心想要把屁股挪開,可是被彭哥卡在那動也動不了。可要不挪呢,這種樣子要是讓別人看見了,那還不羞死個人了。

彭磊見她僵在那裏一動不動,膽子也更大了,身子往前一靠,把自已那玩意貼緊了她的屁股蛋,象是無意地在她的屁股縫裏動了兩下,嘴上調笑道:“那要不要我幫你洗呢?”

“不用了,彭哥,你快讓開吧,讓老板娘看見可就不好了。”

小芬輕輕地推了下彭磊,連她自已也不明白怎幺會使不出一絲力氣來。小屁股也是一動不動地翹在原地,任由彭哥的那個東西頂在她的臀縫中間,在她那兩道縫隙中間滑動著,這種姿勢和動作就好象是在做愛一樣,實在是太羞人了,可偏偏自已也有些舍不得挪開似的,任由他那硬硬的家夥隔著薄薄的布料一下下地沖擊著她稚嫩的花園。

彭磊站著沒動,反倒在她臀縫間的軟肉上用力地頂了一下:“小芬,你多大了?”

小芬感到自已下面的小妹妹已經開始濕潤了,象是有什幺液體流出來了,嬌羞不堪道:“十……八了。”

彭磊見狀,越發的想要逗逗她:“有男朋友了嗎?”

“還沒有呢。”

“和男人上過床嗎?”

“沒有,哎呀,彭哥,你壞死了,竟然問人家這種問題。”

小姑娘俏臉漲得通紅,被他頂住的地方一陣陣地發癢發燙,象是有一股熱流從那往上燒,燒得她身子也快軟癱到地上去了。

彭磊低下頭來,順著她的衣領子往裏面望去,一對白色的小乳鴿被緊包在一件紅色的小罩罩裏,把中間擠出了一道深白色的溝溝來,隨時都要彈出來的樣子,不由得貼在她耳邊小聲笑道:“小芬,你現在穿的這套內衣是不是和衛生間澡盆裏的那套是一樣顔色的?還蠻性-感的喽!是不是專門用來勾引男人的?”

“好啊,你竟然偷看人家的……”

小芬似嗔似怨地囔了起來,一回頭,突然象只受驚的小鹿似的,一下子就跳到了一邊,“英姐——”

彭磊笑嘻嘻地回過頭來,卻見英姐一臉愠色地站在門口瞪著他,急忙陪著笑臉道:“英姐,你不是去菜市場了嗎?咋這幺快就回來了?”

“你巴不得我晚點回來,好多調戲下小姑娘是吧?”

英姐剛才托咐大廚去買雞了,剛轉回身就看見彭磊靠在人家小姑娘的身子後在那調逗人家,心裏那個氣呀,“我看你是越來越過份了,連自家的窩邊草也不放過了。”

彭磊面不改色心不跳:“哪有的事呢!我看小芬穿的這套裙子挺漂亮的,想問下她是在哪買的?”

英姐半信半疑地盯著他:“你沒事問人家這些幹什幺?”

彭磊靈機一動,道:“我覺得咱們餐館的規模也不算小了,但給人的感覺好象還不夠正規,所以決定給餐館的服務員每人都訂上兩套工作裙,樣式嘛就跟小芬剛才穿的那樣,要鮮豔漂亮點的。以後上班呢,大家一律穿上統一的工作裙,這樣客人一看就覺得這是個正規的餐館,那咱們餐館的檔次自然也就跟著上去了。”

“好啊,好啊,彭哥,什幺時侯發工作裙呢?”

“彭哥,能不能我們自已去選款式?”

從門外一下子湧進來兩三個女服務員,一臉興奮地圍在了彭磊身邊,叽叽喳喳地問個不停。

“那我呢?”

英姐也覺得很有道理。

“你嘛,是餐館的老板,當然要穿得象樣點,得專門訂做兩套高檔的經理裝,以後大家也別再叫‘英姐’了,要得叫經理才行。”

“去,什幺經理不經理的,你故意笑話我吧?”

英姐被他給逗樂了,隨即又故意板著臉,“不行,那得花多少錢啊?”

“什幺行不行的,我才是總經理,我說行就行。”

彭磊霸道地一揮手,“我說的可是正經事,咱們這是正規餐廳,當然得有一套正規的管理休系了,以後大家上班就都按規章制度來執行。”

“彭……彭總經理,都有哪些規章制度啊?”

一小姑娘怯生生問道。

“具體的規章制度嘛……目前還在研究中,”

彭磊表情嚴肅,俨然一副總經理架勢,“總之,以後大家上班可不能再象以前那樣嘻嘻哈哈,沒個正經樣了。”

小芬在一旁委屈極了,總經理剛才還在騷擾員工呢,一轉眼就又一本正經的教訓起員工來了。

男人在辦正事時嚴肅正經的樣子才是最讓女人心動的。英姐癡癡地看著彭磊,這才是自已喜歡的那個有些霸道,但又不失溫柔的小男人。

不過,讓英姐大失所望的是,彭磊才正經不到兩秒鍾,立刻又沒個正經了。

只見他大手一揮,笑嘻嘻道:“姑娘們,等中午吃了飯,我放你們半天假,大家都給我上街去,喜歡什幺樣的款式自已選,要越性-感越漂亮,裙子越短越好。”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