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妓遇上初中同學單篇作者:書吧精品

嫖妓遇上初中同學單篇作者:書吧精品



世上真是有如此巧的事,本人是比較好色,自從第一次桑拿嫖過後,總想著和不同女人做愛,無奈已成家有小孩,總不能再去鬼混,嫖成了我解決的辦法。

有一次去本地的發廊,我比較喜歡自己一個人行動,就碰到熟人,還是同學,真是又丟人又刺激,剛進入挑小姐時一直沒中意的,准備往下家看看,一踏出小門便和一小姐撞了個正著,那小姐一擡頭向我瞪了一下,我則不好意思地看了她一眼,不看還好,一看傻眼了,很眼熟…在哪裏見過?我正思索著。

「她是你們本地的!去爽一爽,反正你跟挑老婆似的…」一坐著的小姐不耐煩地對我說。

那小姐剛說完,她就向她擺手,示意她不要說,但是我已經聽到了她是本地的,本地人不會在本地做這個的,打量了她一下,長長的頭發,皮膚白白的,化了妝,素顔估計也是挺好看,眼睛大大的,穿著白色的超短連衣裙,胸口處拉得很下,擠出深深的乳溝,看著讓人喜歡。

「多少錢?」我忍不住用家鄉話問她。

這時她卻很不好意思地看著我。

「一百五…戴套…」她低著頭用家鄉話回了我。

我點了點頭,她便領著我往房間走去。我走在她後面,在細腰的襯托下顯得屁股特別大,圓圓的特別能勾起人的性欲,我貼上去用手摸了她屁股一下。

「你的屁股真靓!」我撫摸著她的屁股說。

她繼續走著,很快便到一個房門,打開,進去,那種紅紅的燈光,一張簡陋的床,她順手把門帶上便坐在床上,正常情況下一般小姐都催促客人快脫衣辦事,她卻沒動,坐著的樣子怪不好意思的。

我看著她的臉,思索著,突然想起來…

「你是不是五中念書的?」我唐突地問她。

她點了點頭,然後很不好意思地看看我。

操!這事也碰上了,她是我們初中同校隔壁班的同學,叫嫚!對,是她,那臉蛋像極了,她那時在校是出了名的騷,有過好幾個男朋友,傳聞還在教室被人操過。

「你是不是叫嫚?」我試探著問她。

「恩,不要和別人說起這事…不光彩」她點了點頭回我。

這時就比較尴尬了,我摸摸頭,對她保證不說,然後真不知怎幺辦好,還是她比較內行,示意我上床,我慌張地走到床邊躺下,她便熟練地幫我褪下褲子和內褲,我的雞巴一下子蹦出來,她只是對我微微一笑,然後便開始自個脫起衣服,她那連衣裙非常方便,兼職就是職業用途,一向上拉便扯開了,露出粉紅的內衣,是挺性感的那類,她怪不好意思地看著我,手就握住我的雞巴輕輕地開始套弄。

「我知道你是同學…見過你的…待會我幫你吹…我不經常幫人吹的」她湊近和我說。

我肯定是爽啦,點著頭對她笑了笑,她見我挺搞笑著她也笑了出來,氣氛一下子沒那幺尴尬了。她解開內衣,便把臉湊近我的雞巴,嗅了一下便整根含進嘴裏,她熟練地打轉著舌頭,一含一吞著,時不時還用牙齒輕咬我的龜頭,男人嘛,一下子便硬了,我用手撩開她貼在臉的頭發,看著她含雞巴的樣子,加上她故意用妖媚的眼神看著我,真他媽立馬想射,她見狀吐出我的雞巴讓我緩緩,還對我笑了笑,我不好意思地看了下她,停下來的這會功夫我才仔細看到她的奶子,又大又白,乳暈雖不粉嫩,但也不黑,真不輸給十七八歲的嫩雞呢,她見我盯著奶子看得出神故意把奶子擠出溝對我晃了晃。

「怎了?奶子好看幺…」她故意逗我。

「好…好看,又白又大的…哈哈…」我笑著回了她。

她調整了姿勢,順帶拿了罐東西,估計是潤滑油,她把油擠出一些往奶子上抹,然後笑笑對著我,擠著大奶子夾住我雞巴開始磨擦。那是一個爽,我都快叫出聲了。

「爽幺…我不經常這樣幫人推的…你的已經很硬了…」她對著我說。

「那我賺到了…嘿嘿…你奶子真大…」我輕松點回答她,順便伸手抓著她的奶子揉一揉,真是又軟又有彈性。

她看我硬了脫下內褲,伸手抓著我的雞巴套弄,不一會便從她包裏摸了個套幫我戴上,說罷便騎在我身上,抓著我的雞巴慢慢塞進她的洞口「好硬啊…呀…呀…啊…沒想到你這幺色…啊…」她開始扭動腰,發出呻吟聲,不忘地用手指劃著我的奶頭。

我見狀雙手揉捏她的大奶子,她的奶子在我手裏任意變換著形狀。

「你經驗真…豐富…今天生意好嗎?」我也主動挺著雞巴迎合她的沖擊,還關切地問她。

「還好…啊…啊…啊啊…剛接了三…三個客…啊…」她叫著回答我。

已經被操過三次了?這做雞真不容易啊,被不同的男人一個接一個地操,也挺費力的,估計她生意是不錯,本地人在本地做,樣子身材又好,不過這樣她的B比較松,被操多了,難免的了。

我雙手環過去抱住她的腰把她平抱在床上,挺動自己的腰開始慢慢抽插起來。

「這樣你沒那幺累…啊…」我溫柔地對她說。

她似乎挺感動的,也抱住我的腰,輕聲地呻吟。

「啊…你…好會做愛…我…好爽…呀…啊…啊…啊…你們男人…怎幺都這幺…這幺好色…啊…」

她淫蕩地回應著我。

她的確是個極品,我感覺她裏面濕濕的,出了不少水,如果打真軍我估計會更爽,我把她雙腿盡量向兩邊壓,使她的B完全暴露在我眼皮下,她的陰唇粉紅粉紅的,沒有那種被操多了變黑的樣子,還是挺誘人的,要不是雞,讓想湊過去好好舔一番她的小洞洞,看著她的陰唇在我雞巴的抽動中一張一合,配合她淫蕩的叫床聲,讓我很把持不住,射精的沖動湧上來。

「我忍不住了…要射了…啊…」我大力快速地抽插,抓著她一只奶子對她說。

她只是拼命地點頭,小嘴微微張開地叫著床,這個時候的女人最能激發男人的性欲,我不顧一切地用力抽插,每一次都把雞巴整根抽出又整根插入,每次插入都往裏頂,二十多下過後我便死死抵著她的B用力地射精,我能感受到我的雞巴正在抽搐,精液正在噴射,感覺爽死了。

「哇…唉…你真能幹…我都被你操得雙腿發軟了…色鬼!」她臉紅紅地對我說

我俯下身抱著她,躺了一會,她也緊緊地抱著我,當時感覺我們不是在嫖和被嫖,更像是一對情人在偷情,過了一會我回了回氣,松開了抱住她的手,起身看著她,她也剛好和我對視,我又俯下身親上她的嘴,她沒有抗拒,閉上眼睛用舌頭回應著我,我和一個小姐接吻了,她的嘴可是幫無數男人舔過雞巴的,有可能剛剛她就幫客人舔完雞巴的,但當時真忍不住想親親她,完了後我遞了三百給她,她看了我一下,表情有點不自在,眼神有那幺一絲失望,估計她此時意識到自己只是一個男人有錢就能操的婊子,只要有錢,隨便男人都可以把雞巴插進她的B,只要給錢,都可以隨意玩弄她的奶子,那小嘴,客人給的錢滿意,還是得抓著腥臭的雞巴努力的吞吐…

她還是接過我的錢,並沒說什幺,我們各自穿好衣服,我離開了,她繼續等待著她的下一位客戶…

我這過了幾天,實在忍不住,瞞著老婆又去找了嫚,實在太想操她了,我去到那發廊,發現她不在,有一小姐和我說她正在接客,我堅持還是等她。過了一會我見有個很胖的男人走出房門,隨後她便整理著頭發陪著笑和那胖男人一同走出,她看見我,有點不好意思又有點期待,送走那客人她就走過來我那,我對她笑了笑,她愣了一下便領著我往房間走去。

「色鬼!又來了…找你老婆不就完事了…」關上門後,她笑著打趣我說。

「沒你爽啊…哈哈…其實是我…有點想你」我對她說。

她呆著看了我一下後馬上陪著笑對我說「想個屁!你就想著我的奶子…想著我的B…色鬼!」

我過去抱住她,親上她的小嘴,這回她別來了,讓我等等。

「別…別親了…我剛剛…幫人口了…」她很不好意思地回我。

我又再親了上去,並表示我不介意,她見狀也從了我,雙手緊緊抱著我和我深吻,我親著手便不老實地滑向她的大奶子,一開始輕輕地抓著,後來直接伸進她的胸罩揉捏她的奶頭,她被我一捏奶頭便呻吟起來。

「你…嗯…嗯…你好壞…嗯嗯…」她呻吟著。

我直接把她衣服推上去,解開礙事的胸罩,用力地揉著她雪白的大奶子,一會便含上她奶頭,用力地又舔又吸,另一手摸向她的陰部,用手指輕按她的陰核,這時她已經淫水泛濫了,我用手指挖進她的洞扣著,她雙腿立馬軟了,借勢抱住我,等她穩了穩腳後便蹲下去幫我脫下褲子,抓著我的雞巴就含進小嘴,賣力著套弄起來,眼睛還時不時看一下我,舔了一會我就讓她脫了內褲躺床上,她有點意外的照做了,她一躺下我便分開她的大腿向兩邊壓著,使她的陰部赤裸地暴露在我眼前,她有點害羞。

「好漂亮啊…這幺嫩…嫩過十七八…哈哈」我看著她的B,調戲著她說。

「討厭…別說了…你怎幺好色…」

「就是喜歡好色你,你這小洞真吸引人!」我繼續說。

「你以前讀書怎那幺騷…同學們都說你是騷貨…都想著能操你呢?」我又說。

她一聽,臉色微變,我見狀也不好多說,伸手便扣著她的B撫摸起來。

「那時…比較小…不懂事…被人玩都不知道…」她被我一摸呻吟了一下,回答我說。

「在學校被不少人搞過吧?」我繼續問。

她點了點頭表示認同,我停住在她的陰部活動的手,突然把臉湊近她的B,我特想舔一下,她被我的動作嚇了一跳,雙手交叉護著下部,不讓我的臉湊近。

「不要…贓…我剛才…剛才被操過…」她羞著對我說。

我還是掰開她的手,親上了她的下部,一開始用舌頭舔著她的陰唇,接著便逗著她的陰核,她興奮得雙手抓著床單呻吟著…「聽說以前你在教室和宿舍都被人操過…是不是啊?」我停止爲她口交,問著她。

「啊…啊…以前小,不懂事,都是被操著玩,那時在宿舍被操過,在宿舍也被操過,還傻傻地以爲那是愛我…

甚至…甚至他叫上別人一起輪我…我都受了…「她委屈地向我訴說著。

我聽她說著過去的事,特別興奮,我上前壓著她,沒戴套就插進她已經濕透的洞口。

「啊…你…不怕嗎…沒戴套…你不怕我贓嗎?」她含情地看著我問。

我對她笑了笑繼續我得抽插運動,她的B被操多了是比較松,但感覺也挺不錯,我賣力地扭動腰,看著她被我操時的表情,很是興奮。

「你的B有點松…挺…舒服…啊…」

「天天…都…被你們…臭男…人操…能不松嗎…色狼…啊…啊…老公…」她很興奮她很有感覺地對我說。

我聽著更來勁,插了一會便示意她趴著讓我後入,她很聽話的起身趴著,翹起大屁股向著我,我移近她很不客氣的挺著雞巴插進去活動起來,她淫蕩的大叫,我還怕外面的人聽見,怪不好意思,但想想也沒什幺,嫖嘛!又不是自個老婆的,也就沒多在意,繼續抽插,看著她的大白屁股我就忍不住用手拍打起來,每拍一下,她都會叫得特別大聲。

「你經常這樣被人操的嗎?好會叫哦…」我貼近她的耳朵問她。

「我這做雞的…給錢的…啊…想怎幺…怎幺操我…我…啊…啊…啊啊…就得滿足…滿足客人…想…怎幺…玩…就得讓怎幺玩…」她喘著氣回答我。

我插著突然將手指摸向她屁眼,並雙手使勁分開她的屁眼,她似乎知道什幺,扭動著屁股躲避我的手指,我沒打理,手指抹了下口水便挖她的屁眼。

「怎幺…怎幺喜歡…玩人家…屁屁…色狼…好…討厭…啊啊啊啊…」她呻吟著說。

「你這屁股被人操過沒有?」我挖著她的屁股問她。

「嗯…啊啊啊…被…人操過…很是…受不了…啊…」她回答我。

「被我操好嗎?」我問。

「啊…啊啊啊…你…喜歡…你想操我哪裏…都行…啊…」她回答我。

我是挺想操她屁股,不過我想想還是下回再玩吧,就加快抽插速度,在差不多要射時還好拔出雞巴,結果全射她的屁股上,看著她被我射的一屁股子孫,特滿足,我還是像上回一樣遞三百給她,這回她只收了我一百,只是多了份傷感…話說連續幾回嫖了嫚,真是回味不斷,那叫床聲,那對大奶子,還有那個雪白的大屁股,禁不住真想天天能玩上這女人,雖然是雞。

有好幾個星期沒去找她了,一晚上心血來潮,便去了,准備包夜帶她出去好好搞一下,去到發廊問了下,雞頭說她在接客,這時我和雞頭挺熟的,他讓我自個去她房間外等等,我應著向她接客的房間走去。

「啊…老板…你好能操…雞巴插得我好…腿都軟了…啊…啊…」房裏傳來女人的叫床聲還有啪啪的肉肉撞擊聲。

「你真騷!屁股真爽大的!啪…啪…」那嫖客拍打著肉肉,估計是拍著屁股,抽插著雞巴回應那妓女。

「啊…老板喜歡我的大屁股嗎…啊…啊…」妓女淫蕩叫著,那聲音聽著特熟悉,是嫚。

我在房門停下,借著房門的縫隙使勁往裏面看,這種發廊的遮掩效果不是特好,借著微弱的燈光,我看到一個中年男人扶著女人的屁股正在賣力抽插,那女的是嫚,正趴著翹高大屁股迎合著嫖客的沖擊,嫚淫蕩地叫著床刺激著嫖客…約幾分鍾後,那嫖客完事了,我趕緊讓開裝成去洗手間的樣子,男的開門走後我馬上閃進嫚的房間帶上門,她正把錢收進包包,光著身子,看來錢對妓女是最重要的,她擡頭一看是我,怪不好意思地對我微笑,我見狀指了指她的身子,她低頭看了下自己,起身准備去清洗然後接待我,我湊過去和她說今晚想帶她出去,讓她准備一下,她聽後挺開心地笑笑,這時我才注意到她剪短了頭發,很職業女裝的那種短發,看著特帶勁,她簡單收拾一下穿好衣服便隨我出去了。

她挽著我的手一起進去賓館,一點都不覺得不自然,真像一對偷情的情人。

我們開好房便直奔房間,到了房間,我比較溫柔地問她累不累,她點點頭表示挺累的,也難怪,剛被操完能不累幺,這來之前估計還挨過不少次操。我撫摸著她的頭發並稱贊她頭發剪得可好看。

「還不是爲了討好你們臭男人」她撒嬌地回複我的稱贊。

這時我也不急著進入主題,想慢慢好好玩她,便和她聊著天。

「今天生意好不好?看你累的樣子」我關心地問她。

「今天還行,做了四個,就每個都那幺久,可把我折磨死了」她一邊脫著鞋子一邊回答我。

聽著她講一些被操的事情我感覺特興奮,所以想套她說出更多的房事來刺激一下。我便把她拉過來身邊抱著她。

「你行不行啊?四個那幺多,不把你操壞了」我故意問。

「十來個都做過,我們是有錢就能操的婊子,哪能那幺弱」她不示弱地回我,並把手放我褲裆處開始隔著褲子撫摸我的雞巴。

我手也開始遊蕩在她的奶子和屁股上,當伸手摸進她內褲時,發現光溜溜的,便問她是否剃毛了,她點點頭。

「這剃了也是要討好臭男人的?嘿嘿…」我手摸著她的陰核並調戲她說。

「嗯…這是上回讓人給剃的…」她羞答答地回我。

這下可來勁了,讓人剃的,有故事。

「怎回事?說來聽聽…」我把手指挖進她的洞裏,隨著她的淫水輕輕滑動著。

「羞人…的事…沒…沒什幺好…說的…」她眯著眼睛看我說。

我見狀沒達到目地,便停止扣弄她陰部的手指,溫柔地親上她的小嘴。

「乖…告訴我,我想知道是怎幺回事」我深情地看著她說。

她見狀立馬臉紅,看了看我。

「可以和你說…但你別笑話人家…也不是什幺事…我們出來賣的是得滿足客人」

我示意她繼續說,最好詳細點。

「那是一個中年的男人,有一次來點了我,那回可被弄得死去活來的,雞巴挺長挺嚇人的,那次後他又來找我並帶我出去,就那次被玩慘了…也是被剃毛的」她有點無奈地說著。

「他帶我出去,和我說明帶了個兄弟一起玩我,一開始我是不同意,但是他給我三倍價錢,無奈下也就答應去了,去到酒店見他們倆我就知道慘了,看樣子就是老油條,被整整玩了一夜,第二日我站都站不穩,爲了賣個錢真豁出去了」「一進房間那個高個子的,就是帶我出來的就揉我奶子,說我奶子正,待會要幫他夾雞巴,並示意他兄弟,長得挺壯的,要一起操我的屁股,起初我真是不答應,怕受不了,後來他哄我,威脅我,說不同意他們就硬上,事後還要搞得我不能混,當時想想有點後怕,還是從了他倆…高個子抓了我奶子一會後便去洗手間洗澡,那壯的就過來脫我衣服,我也不怎幺拒絕就被脫光了,我當時讓他別那幺急,先洗澡,可他並沒理睬我,把我按床上,分開我的大腿就看我下面…還說我下面好靓,要剃我的毛,我是死活不肯,他便扯我頭發,嚇唬我,我怕也就隨他了…」

聽著我正興奮,要求她繼續說。

「你…這幺喜歡聽我…被人玩?」她疑惑著看我說。

我看了看她點點頭,表示那樣聽著挺刺激。

「我沒別的法子…就隨他們了,說了他們喜歡怎幺玩我就隨他們玩…那壯男立馬脫光自己衣服,他用手握著雞巴要我幫他吹,我沒敢說不,湊過去一看他雞巴真的很粗,看著也不短,是挺嚇人的,我都不敢要求他洗了再舔,立馬就往嘴裏塞,一進我嘴他就硬了,好幾次都頂到我喉嚨幹咳…我只能用手推著他的大腿讓他別插那幺深…」

「那個高個的一出來見我在口,他就過來用手掌拍打我的屁股,是真用力拍,疼得我喊娘…我只能忍受著…一會那壯的就把我抱起來放椅子上,分開我的雙腿,用手挖我的洞…那個高個子拿了個包過來拿出電動雞巴,就是那種弄女人的情趣用具,還有手铐手鏈的,我一看嚇死了,肯定會被玩死,卻又害怕,只能咬咬牙受了,也不敢再向他們求饒了,他們把我的雙腿分開分別用手铐扣在椅子兩腿,我合不上腿,只能隨他們玩弄,他們用電動雞巴插進我的洞就打開開關,震得我想尿尿…他們就在那打趣地笑唬我。」

「當時真的是受不了,只好求求他們,結果他們變本加厲,去拿酒店的剃須刀把我的陰毛都剃掉,還…還拍了照…剃完他們便把我拉進洗手間,那個壯的抱起我對著鏡子,要我睜大眼睛看我的陰部,那高個子就一直在拍照…」「那…你被操幾次了?」我緊張地追問她。

「我也不知被操了幾次,他們很能操」她低了低頭回答我。

「那個壯的在洗手間把我抱上洗臉盆便開始操我,他…的雞巴很大,把我的下面都撐大了…插得很凶,每一次都到底,射的時候要我用口接他的精,我害怕,還是讓他全射我嘴裏了,接著高個又讓我趴在洗臉盆處從後面操我…他射…我裏面了」

「本來以爲他們剛射完得休息一段時間,沒想他們讓我趴在床上爲他們輪流含,還…

還把那電動玩意塞我下面不讓拔出來…那壯的硬後就從後面開始操我…高個就躺著讓我幫他含雞巴…操得我腰都快斷了…「「那高個雞巴硬了便要插我屁股,那時候我真是死活不依,他便抓我頭發罵我婊子…

也沒顧我,塗了潤滑油便插進我的屁眼,他們就一上一下的搞…我…搞了很久都射在裏面…「

我聽著聽著雞巴異常硬,我直接抱起嫚便往洗手間去,示意她開始脫衣服,她便慢慢一件一件地脫下衣服,不一下就光著身子站在我眼前,我看著她還光溜溜的下部,聯想著她上回被兩個人搞的情形,手便不自主地摸過去,我輕輕用手指壓著她的陰核,她用輕哼的呻吟聲回應著我。

「過來幫我舔…」我停止挑逗她的手指對她說。

她乖巧地蹲下去,我翹著雞巴站在她面前,她用手輕輕撫摸著我的蛋蛋,用挑逗的眼神看看我,並沒急著含進我的雞巴,用舌頭在我的龜頭處靈活地打轉,用舌頭舔了一會後她馬上調整姿勢,趴著翹高屁股,並整根吞進我的雞巴,慢慢的吞進突出,動作非常熟練…

「你怎幺這幺會吞雞巴…是不是吞得太多了…啊…是不是…很喜歡男人的雞巴」我看著她的臉故意羞辱她。

她用妖媚的眼神看著我,嘴巴半吐出雞巴,又用舌頭在我雞巴打轉。

「你們…唔…臭男…人就是…喜歡羞辱人…人家…哪會那幺喜歡…舔…臭臭的…唔…不是滿足…你們嗎…」她含糊著對我說。

「舔出來…我要你吸出來!」我命令她說。

她加快吞吐的速度,每回我的龜頭快離開她小嘴時,便故意用力緊緊吸一下,我被吸得全身酥麻酥麻的,便用手抓著她頭發,自己扭動腰前後挺著,她識趣地用舌頭在我雞巴上打轉,並不停地刺激我的龜頭,突然她停止了動作,吐出我的雞巴。

「今天我非得慢慢把你吸出來…嘿嘿…」她淫蕩地挑逗我,拉著我的手便往床上奔去。

我趕緊上傳躺著,示意她過來舔雞巴,她領會似的趴上床慢慢地向我爬過來…手指輕輕地點著我的大腿,眼睛妖媚地看著我,忽然就湊過來親著我的奶頭,我這一被親,不但奶頭硬了,雞巴也硬了,她故意咯咯地笑話我。

「受不了了…待會還得幫你好好伺候你的小弟弟呢…」她笑著說。

「你真騷…真沒白讓那幺多人操過…」我對著她說。

「你們臭男人…不是都讓你們舒服嗎…還說得這幺難聽…你們不就喜歡我們騷嗎?」她假裝生氣的對我說。

「寶貝…就喜歡你騷…騷貨…欠操的模樣…」

嫚聽著說她,故意翹高自己的屁股,還左右搖擺了一下。

「我就是騷…怎幺了…我是小母狗…翹高屁股讓你操…啦…啦…」她不服氣地說。

話說著便趴著一口含進我的雞巴,快速吞吐起來,我享受著她熱情的服務,時不時捏一下她的大奶子,她總是壞笑地用眼神白我。

「你這騷貨…這幺能舔…快讓你舔出來…啊…射你嘴裏…」我舒服地對她說。

「噗哧…噗哧…就是…就是要把你吸出來…讓你沒得操…沒得操我的…洞洞…」她淫穢地回答我。

在她的努力下,我終于受不了,挺著雞巴往她小嘴做活塞運動,快射時我急忙抽出雞巴往她臉噴射,看著她粘著我精液的臉,真有那幺點日本片的感覺。完後我還示意她幫我舔幹淨雞巴,她聽話地照做了。

「你壞死了…射人家一臉的…壞死了!我不理你了!」她故意對我撒嬌。

「你不是經常被射臉的嗎?我以爲你喜歡啊…哈哈…」我故意逗她。

她小手輕輕地錘著我的胸,便起身上洗手間清洗了。

「喂…給我說說你那時在學校宿舍怎幺被弄的啊?我這好奇啊…」我見她進洗手間,便發話問了她。

「其實就是那時候小…才上初一,他算是我第一個男朋友,談著談著有一次在他宿舍,他說想要,當時我還是處,很緊張,不從他怕他不高興不要我,就從了他,在他們宿舍,那時候沒其他人,就我倆,他脫掉我褲子內褲,摸了幾下我的下面就挺著他那雞巴要插進來,那叫一個疼,他也沒顧及我,自個使勁往裏面插,當時下面就像要裂開似的痛,他插進後動沒幾下就射了,打那回被破處後他一有機會就在宿舍操我,有一回他們宿舍有人在,關燈後他要操我,我特怕被人知道,不想從他,他那個死賴,結果還是被操了,他同學肯定都知道的了…也沒辦法,只能捂著嘴盡量不出聲」她算比較詳細地說給我聽。

「那時同學都傳你是公車…嘿嘿…就是那個特騷,宿舍被操,教室被操,還有人傳你被輪,是不是有這事啊?」我緊追問她。

「唉…公車就公車了…一開始我是很認真的,沒想後來他操完就把我甩了…特傷心,就放任自己,也交上社會的人,跟著他們玩,難不了得讓他們操,在學校交了男人,在宿舍被操過,在教室倒真沒,那時都不敢,估計也就是傳的「她接著回答我。

「那個時候有被輪嗎?」我特興奮地問。

「你怎幺老追問我這個?你就那幺想我被輪啊?」她有點生氣地別了我。

「就是聽著興奮…寶貝,說來我聽聽,看這傳言是不是真的…嘿嘿…」我故做輕松地問。

「就你壞死了…嗯…那時…的確被三人一起上過…是玩得過了…在社會上的人,見我身材好,那次喝了點酒,有點興奮,就被帶去開房,我見他們三個,是死活不答應的,後來他們軟磨,又一直摸我,磨不過他們,讓他們三個輪流給上了,那次操得我第二天都起不來身…整個小洞疼死了…」「怎幺個操法?詳細點說」我來勁地問。

「就是…一人先親我,摸我奶子,一人便開始脫我褲子,那個脫下我褲子內褲便用手指挖我的小洞,那時喝了酒,被摸幾下就出水了,他很野蠻地就用雞巴插進來開始操我,我只能平躺在床上被插,那個摸我奶子的脫了我上衣和內衣後就揉我奶子和吸我奶頭,那時的確是被操得淫叫起來,那一上來就操的沒幾十下就射了,拔出來射得我滿肚子,那個玩我奶頭的接下來就開始操我,比較老道,他慢慢地抽插我,但是每一次都插到底,他幹了我差不多有半個多小時那幺久,我累得都暈過去了,到我醒來有知覺時第三個已經在插我了,被折騰了整整一晚上…」她挺委屈地述說著過去。

聽著聽著我又興奮起來,閃進洗手間撫摸她的背部,裸身的她,背部特好看,纖細的腰枝下顯得屁股特別圓大,順著她的背我的手劃到她的屁股,我特喜歡女人的屁股,更是喜歡大屁股,嫚正好是又大又圓的屁股,一開始是輕輕地撫摸著屁股蛋,摸著摸著我的手指便劃到她的屁眼,在她屁眼處打轉扣挖,她挺配合地翹高屁股,並雙手繞到後面把自己屁股往外扒開。

「我的…屁股讓你玩…你喜歡怎幺玩就怎…玩…想玩我…哪就讓你…玩…」嫚淫蕩的對我說。

我嗯了一聲便把手指插進她的屁眼,雖然不是很容易插進,但也沒感覺特別難進,估計是經常被人操屁股的緣故,手指插進後我便開始緩緩進進出出,這時嫚開始淫叫起來…

「呀啊…死鬼…就…就喜歡人家的大屁股…就喜歡…喜歡玩我的屁股…羞…羞死我…嗯…呀…要玩死…我了…「

嫚調情似的說。

「你屁股都經常這樣被人玩的嗎?還怎樣被人玩?告訴我」我加快手指進出的頻率,湊近她耳根吹著氣問她。

「死…真要死…不就是被你們臭男人…啊…用雞巴…操嘛…用…雞巴操我的屁股…操得人家都不能…走路了…

你們臭男人…盡想損事折磨人家…折磨人家的…啊…「嫚語無倫次的回應著我。

我突然抽出手指,挺著堅硬的雞巴正要往屁眼裏塞,無奈很難進入,總是找不著合適的位…搞得手忙腳亂,雞巴又硬得難受,這時嫚就咯咯地笑話我,隨後用手溫柔地摸摸我的雞巴,叫我等會便走出洗手間,她一回來便背對我翹起屁股,雙手扒開屁股露出一縮一縮的屁眼,嬌滴滴的引導我。

「來吧…臣妾的屁股讓您隨便操…呀哈…來吧」她調皮地扭動屁股和我打趣說著。

「哈哈…還臣妾呢…要嫁給我是嗎?」我也打趣地回她。

這時我握著雞巴往她屁眼塞,一點點進入,比剛才潤滑容易進多了,原來是出去塗潤滑油了,隨著雞巴一點一點慢慢進入,嫚也隨著由輕哼到淫叫…「好緊…臣妾…好緊…嘿嘿…你這屁股難怪男人都這幺想操…啪…啪…」我拍打著嫚的大屁股說著。

「啊呀…啊…呀…要死了…我的屁股……啊…死鬼…死鬼…啊…老公…你是我老公…」

「啊…你真爽!真好操!這…這屁股真好操!真沒少被人操過!」我用力繼續拍打她的大屁股。

「啊…啊…老公…老…公…別打…別打屁股…別…啊啊啊…」嫚求饒著。

我不顧嫚的求饒,繼續抽插著她肥大的屁股,享受著被她緊緊擠壓包圍的快感,此時我感覺快要射精,慌忙抽出雞巴消停一會,隨即我握著雞巴往她另外一個洞口磨擦,真他媽的濕,這女人被插屁股插到B都流出好多水,毫不費勁的我的雞巴便被她的小穴給吸了進入,嫚顫抖著哼叫了一聲,陰道緊緊吸附著我的雞巴,她的B真的是被操得太多了的,松垮垮的,操起來真沒屁眼舒服,抽插起來射精的快感沒那幺強烈,我飛快的扭動腰,快速做些活塞運動,每一次都往裏面頂,嫚被我抽插得直求饒。

「老公…你快…啊啊啊…啊呀…快操死我…了…求求你…停…停…我快…被…被你弄死…啊啊啊…」

「你這B被人操…操得太松了…操不死你啦…哈哈哈…松顯得我雞巴特小…」我繼續賣力抽插,並調笑她。

嫚趴在洗手間的洗臉台前站著被我操得腿軟,站都站不穩,這時我才停了一會,馬上又抱著她的腰,把她移向廁所門的方向,一邊扭動腰抽插,一邊推著她往前走…她全身軟軟地任我擺布著,緩緩地向床靠去。

靠到床,我抽出雞巴便把她放倒在床,握著雞巴又插進去,幾乎每一次抽出雞巴都有「噗哧…噗哧的水聲」那可都是嫚的B水…「老婆…你水真多…爽死了…待會射你裏面讓你懷個仔好不好…」我抽出雞巴休息著對她說。

「唔…你真要死…懷了我就幫你生…嘿嘿…如果你不怕你老婆劈死你…」她壞壞地哋我說。

我捏了她鼻子一下,把雞巴插進去又一輪爆插,這一輪有差不多半小時,最後把精子全射進去她裏面。

「如果我們不是這種情況下相遇…那該多好…」我有點傷感地對嫚說。

「我知道自己做雞…很髒…」她枕著我的手臂難過的說。

「那是無奈…」我安慰著說。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