嶽靈珊的危機(作者:不詳)

嶽靈珊的危機(作者:不詳)



嶽靈珊的危機

五月福州。江南草長,群莺亂飛。暮色漸沉。

福州城外,君子林中,一間酒家,門戶緊閉。

酒家裏不時傳來女子呻吟之聲……“啊,啊,二師兄,不要…………求求你,二師兄,別插我…………不要啊,……”

原來酒家裏有一男一女,男的是個老頭,女的則是一個村姑打扮。只見那個女的身材修長,皮膚雪白,面容俊美,年輕秀氣,真好比天仙下凡!修長曼妙的身段,像細柳一樣!纖幼的蠻腰,真如水蛇一般,是正宗的水蛇腰!秀挺的酥胸,讓人忍不住想抓上一把!修美的玉項和那潔白的肌膚,真是比白雪還透亮!冰肌玉骨,皮膚晶瑩通透!她的眸子又深又黑,顧盼時水靈靈的!真是名符其實的鳳眼蛾眉,充盈著古典美態!真是一個絕世美女啊!哪怕是江湖前代的美女小龍女、林詩音,恐怕也比不上她!

那個老頭正要qiang奸那個美女,那個年輕女孩哭泣著,哀求著,但身上的衣服還是被那老色鬼給扒光了……那老色鬼貪婪的窺視著眼前的絕辣美人,流著口水,盯著那一對肉彈和茂密的小森林……只聽那老頭道:“小師妹,莫怪我,誰叫你平時總是裝清高,對本門師兄弟都冷若冰霜,我們早就想操你啦,別以爲你爹是掌門,我們就怕你,你一個騷女算狗屁!看你一和大師兄在一起時你就像條狗!哈哈哈哈……”

這個美女竟是這個老頭的師妹?

原來這老頭是華山派的二弟子——30歲的勞德諾化裝而成,而這美女就是華山派掌門嶽不群的乖女兒——嶽靈珊!

他倆奉嶽不群之命,化裝潛伏在福州城外,因爲嶽不群聽說四川青城派掌門余滄海一直企圖奪取辟邪劍譜,而這辟邪劍譜就在福州城的福威镖局當家——林鎮南手中。他們要保護福威镖局不受青城派的欺負。而這勞德諾竟趁此機會qiang奸他的小師妹!

嶽靈珊就不反抗嗎?

她有把柄抓在勞德諾的手中!

原來嶽靈珊違反門規,和華山派大弟子——令狐沖發生了性關系!而偏偏被勞德諾偷看到了!勞德諾就趁著現在和小師妹單獨在一起,威脅她!嶽靈珊不敢不從!

“二師兄,饒了我吧……嗚嗚……”

勞德諾道:“哈哈,由不得你啦!我來啦!”

勞德諾興奮得急急向前一步,便把嶽靈珊抱個滿懷。

嶽靈珊突然被勞德諾擁入懷中,不禁“嘤!”一聲驚呼,微力一掙,隨即全身一陣酥軟,便脫力似的靠趴在勞德諾寬闊的胸膛。

嶽靈珊只覺得一股雄性的體味直沖腦門,心神一陣湯漾,一種曾經有過的感覺,似乎很熟悉、又似乎很陌生的興奮,讓心髒有如小鹿亂撞一般混亂的跳動著。

想當初,她把處女身獻給大師兄令狐沖時,就是這種感覺!

于是這時嶽靈珊就産生了一種幻覺:她此時把勞德諾就當成令狐沖了!

因此她幹脆也就不再反抗,順從的接受著勞德諾的奸淫,就仿佛是在被令狐沖愛撫一樣!

勞德諾擁抱著嶽靈珊,胸口很清楚的感覺到有兩團豐肉頂壓著,嶽靈珊激動的心跳似乎要從那兩團豐肉,傳過到勞德諾的體內,因而勞德諾清楚的感覺到那兩團豐肉,正在輕微的顫動著。

勞德諾情不自禁,微微托起嶽靈珊的臉龐,只見嶽靈珊羞紅的臉頰,如映紅霞,緊閉雙眼睫毛卻顫跳著,櫻紅的小嘴潤晶亮,彷佛像甜蜜的櫻桃一般,勞德諾不禁一低頭便親吻嶽靈珊。

嶽靈珊感到勞德諾正托起自己的臉龐,連忙將眼睛緊閉,以掩飾自己的羞澀,心想勞德諾此時一定正在觀看自己,羞愧得正想把頭再低下時,卻感到自己的嘴唇被軟軟的舌頭貼著,頓時覺得一陣暈眩,一時卻也手足無措。

勞德諾溫柔地讓四片嘴唇輕輕的磨擦著,並且用舌頭伸進嶽靈珊的嘴裏攪動著。只見嶽靈珊的呼吸越來越急促,雙手輕輕的在勞德諾的背部滑動著,柔若無骨的嬌軀像蟲蚓般蠕動著,似乎還可聽見從喉嚨發出斷斷續續“嗯!嗯!”的呻吟聲。

勞德諾的嘴唇離開了,但卻又往嶽靈珊的耳根、頸項、香肩滑遊過去。

嶽靈珊只覺得陣陣酥癢難忍,把頭盡力向後仰,全身不停的顫抖著,嬌喘噓噓!嶽靈珊彷佛陷入昏睡中,已不知道勞德諾正在她身上做甚幺事,只是很興奮,蒙胧之中覺得好像很“需要”,但又說不出是“需要”甚幺。

當勞德諾微微分開嶽靈珊的前襟,親吻嶽靈珊雪白的胸口時,嶽靈珊只覺得像是興奮過度般,全身一陣酥軟無力站定,而搖搖欲墜。勞德諾見狀便雙手橫抱著軟弱的嶽靈珊,嶽靈珊也順手環抱著勞德諾的燕頸。

勞德諾低頭再親吻。

床上嶽靈珊斜臥著。嶽靈珊的頭發披散著,一絲不挂的身軀,映在紅色的鴛鴦錦被褥上,更顯得晶瑩剔透。

如癡如醉的嶽靈珊,不知道自己是怎幺躺到床上,更不知道自己是甚幺時候變成身無寸縷,只是緊閉著雙眼,雙手分別上下遮掩胸口和下體,似乎是在保護甚幺。

勞德諾赤裸著身體顯露出結實的肌肉,微微出汗讓全身彷若有護體金罩一般。勞德諾是個調情聖手,知道怎幺讓異性得到最高的滿足,他的雙手不急不徐的在嶽靈珊赤裸的軀體輕拂著,他並不急著撥開嶽靈珊遮掩的手,只是在嶽靈珊雙手遮掩不住的邊緣,搔括著乳峰根部、大腿內側、小腹臍下……嶽靈珊在勞德諾輕柔的挲摸下,只覺得一陣又一陣的搔癢難過,遮掩乳峰的手不禁微微用力一壓,『喔!』只覺得一陣舒暢傳來,嶽靈珊慢慢的一次又一次的移動自己的手搓揉雙乳,『嗯!』嶽靈珊覺得這種感覺真棒。可是,下體的陰道裏卻彷佛有蟻蟲在蠕動,遮掩下體的手也不禁曲指欲搔,『啊!』手指碰觸的竟是自己的陰蒂,微微硬脹、微微濕潤,嶽靈珊不禁打了一個寒顫。

嶽靈珊這些不自主的動作,勞德諾都看在眼裏,心想是時候了!

勞德諾輕輕撥開嶽靈珊的雙手,張嘴含著嶽靈珊乳峰上脹硬的蓓蒂、一手撥弄嶽靈珊陰戶外的陰唇、另一只手牽引嶽靈珊握住自己的肉棒。

嶽靈珊一下子就被勞德諾這“三管齊下”的連續動作,弄得既驚且訝、又害羞也舒暢,一種想解手但卻又不是的感覺,只是下體全濕了,也蠻舒服的!握住肉棒的手不覺的一緊,才被挺硬肉棒的溫熱嚇得一回神,才知自己握的竟是勞德諾的肉棒,想抽手!卻又舍不得那種挺硬、溫熱在手的感覺。

勞德諾含著嶽靈珊的乳頭,或舌舔、或輕咬、或力吸,讓嶽靈珊已經顧不了少女的矜持,而呻吟著淫蕩的亵語。

勞德諾也感到嶽靈珊的陰道裏,有一波又一波的熱潮湧出穴口,濕液入手溫潤滑溜。

隨著越來越高漲的情緒,嶽靈珊的呻吟聲也越來越高,身體顫動次數越來越密集,隨著身體的顫動,握著肉棒的手也一緊一松的,弄得勞德諾的肉棒彷佛又脹大了許多。

勞德諾覺得自己與嶽靈珊的情欲,似乎已經達到最高點了,遂一翻身,把嶽靈珊的雙腿左右一分,扶著肉棒頂在蜜洞口。嶽靈珊感覺到一根火熱如剛出熔爐的鐵棍,擠開陰唇頂著陰道口,一種又舒暢又空虛的感覺傳自下體,不禁扭腰把陰戶往上一挺,“滋!”肉棒竟順溜的插進半個龜頭。『啊!』刺痛的感覺讓嶽靈珊立即下腰退身。

勞德諾剛覺得肉棒彷佛被吸吮了一下,隨即又被“吐掉”,立即沉腰讓肉棒對著穴口再頂入。這一來一往只聽得又是“噗滋!”一聲,勞德諾的龜頭全擠入嶽靈珊的陰戶了。

『啊!』嶽靈珊又是一陣刺痛覺得下體刺痛難當,雙手不禁緊緊的按住自己的大腿。勞德諾也不急躁著把肉棒再深入,只是輕輕的轉動腰臀,讓龜頭在嶽靈珊的陰戶裏轉揉磨動。

勞德諾揉動的動作,讓嶽靈珊覺得下體刺痛漸消,起而代之的卻是陰道裏有一陣陣癢癢的,令人有不搔不快之感。

嶽靈珊輕輕的挺動著下身,想藉著這樣的動作搔搔癢處,不料這一動,卻讓勞德諾的肉棒又滑入陰道許多。嶽靈珊感到勞德諾的肉棒很有效的搔到癢處,不但疼痛全消,而且還舒服至極,遂更用力挺腰,因爲陰道更深的地方還癢著呢!

勞德諾覺得肉棒正一分一寸慢慢的進入陰道內,緊箍的感覺越來越明顯,陰道壁的皺摺正藉著輕微的蠕動,在搔括著龜頭,舒服得連勞德諾也不禁『哼!哼!』地呻吟著。

當勞德諾覺得肉棒已經抵到陰道的盡頭了,立即很快速的提腰,“唰!”讓龜頭快速的退到陰道口,然後再慢慢的插入,深頂盡頭。勞德諾就重複著這樣的抽插動作,挑逗著嶽靈珊的情欲。

當嶽靈珊覺得陰道慢慢被填滿,充實的舒暢感讓嶽靈珊『嗯……嗯……』的呻吟著;當嶽靈珊覺得陰道一陣快速的空需,不禁『啊!』一聲失望的哀歎。

嶽靈珊的呻吟就彷佛有韻律節奏般:『嗯……嗯……啊!、嗯……嗯……啊!……』的吟唱著,爲無限春光的房間更平添一些盎然的生氣。

勞德諾覺得嶽靈珊的陰道裏越來越滑溜、順暢,便加快抽插的速度。嶽靈珊也像要迎敵抗師般,把腰身盡力往上頂,讓自己的身體反拱著,而陰戶便是在圓弧線的最高點。

勞德諾覺得腰眼、陰囊一陣酸麻,便知道要了。馬上停止抽動肉棒,雙手用力的抱緊嶽靈珊的後臀,讓兩人的下體緊密的貼著,而肉棒則深深的頂在陰道的盡頭。

刹那間勞德諾的龜頭一陣急遽的縮脹,“嗤!嗤!嗤!”一股股的濃精直射花心,舒暢至極的感覺,讓勞德諾一陣顫栗。

嶽靈珊忽覺得勞德諾的肉棒竟然停止抽動,只是結結實實的填滿整個陰道,不禁睜眼一瞧,正看到勞德諾的一臉嚴肅,赤裸的上身汗流浃背蒸光發亮。

嶽靈珊正瞧得出神,突然感到一股熱潮急沖子宮,不禁脫口『啊!』驚叫一聲,一種生平未遇的舒暢感讓全身一陣酥軟,“砰!”松躺在床上,而肉棒跟陰戶也分開了……就在這時,突然有人敲門。

來得竟是青城派余滄海的兒子——余大雄和他的師妹胡麗晶!

只見余大雄身材魁梧,皮膚黝黑,一副霸氣十足、不可一世的樣子!

而那胡麗晶則面容妖豔,粉面朱唇,一副風騷樣子。

看她那對狐狸似的媚眼,一看就不是正經女人!

勞德諾急忙去開門。

“老頭,上菜,我倆急著去福州城。”

余大雄沒識破勞德諾的化裝。

嶽靈珊也出來招待。

余大雄眼睛一呆:“好美啊,快,快來和大爺我喝幾杯。”

嶽靈珊不從。

勞德諾急忙過來說情。

余大雄道:“給老頭你十兩銀子,讓這個小美人陪我喝兩杯。”

勞德諾急忙伸手接銀子,接過來的一刹那,余大雄突然扣住他手腕,運用青城派獨門點穴手法——“飛龍探雲手”,連點勞德諾十處大穴,勞德諾立刻昏死過去!

這變化太突然了,嶽靈珊還未反應,乳下穴就被點,不能動彈!

“哈哈哈哈………”

余大雄道:“你們以爲我看不出來你們是化裝的?”

嶽靈珊道:“你如何看出?”

余大雄道:“你看你的腳。”

原來剛才嶽靈珊出來得急,腳部忘了化裝,竟穿著一雙名貴繡花鞋就出來了。鄉村野店的姑娘怎能穿得起名貴的鞋?

嶽靈珊道:“本姑娘認栽,但你別想拷問出我的來曆!”

余大雄道:“好!夠豪氣!本大爺怎幺舍得拷問你呀,我要好好疼你。”

嶽靈珊道:“你,你,你想怎樣?”

坐在一旁的胡麗晶開口了:“你說我這個色鬼師兄會對你怎樣呢?”

余大雄道:“哈哈,還是我的乖師妹了解我,好吧,一會把我的精液賞給你吃!”

胡麗晶笑道:“謝師兄!”

余大雄雙手環抱著嶽靈珊柔腰,強行親吻嶽靈珊香腮。

嶽靈珊扭動的掙紮,不但未能脫困,反而更刺激余大雄,讓余大雄感到嶽靈珊胸前的團肉似乎彈手有力,扭動的磨擦讓余大雄的肉棒以昂然立起。

嬌弱的嶽靈珊因極力的掙紮,頓感一陣逆血攻心,突然覺得眼前一黑暈眩過去了。余大雄一見嶽靈珊昏迷欲倒,內心更是大喜,便將嶽靈珊抱往舍內安置床上,脫除了嶽靈珊身上所有衣物,頓時眼神一亮、驚爲天人。

只見嶽靈珊身無寸縷、玉體橫陳,一雙玉乳雪白無遐、挺拔高聳;平坦小腹,無摺無痕、滑若凝脂;雙腿根部密發叢叢、烏柔亮麗……看得余大雄淫心劇張、獸性大發,三、兩下便脫去自己的衣褲。

余大雄低頭先親吻嶽靈珊,四片熱唇的磨擦,激發起熱情的升華。

余大雄的手巡視著嶽靈珊的的全身,從粉頸、胸口、雙乳、小腹……最後停駐在一片烏亮的絨毛上。嶽靈珊的含羞帶怯的掩著臉,忍不住肌膚被拂過的快感,竟也輕聲的呻吟了!矜持的少女情懷令自己不敢亂動,卻又忍不住受搔癢而扭動的身體。

余大雄靈巧的手指撥弄著嶽靈珊的穴口,竟然發現嶽靈珊的穴口流水了,余大雄更藉愛液的滑順,曲指向穴內慢慢的探入。

此時的嶽靈珊竟然因如此的刺激而微微挺著腰,不由自主配合著余大雄手指的動作。

此時的余大雄已經像是一頭瘋狂的野獸了,色欲彌漫了全身,一陣風似的挺著硬梆梆的肉棒,壓在嶽靈珊的身上,尋到穴口的位置,一挺腰就將肉棒插入半截。嶽靈珊正處于迷茫中,余大雄肉棒侵襲時尚無知覺,但肉棒擠入蜜穴時的刺痛,由不得她哀叫一聲:『啊!痛!不要……不要……』。嶽靈珊激烈的扭動著身體,試圖躲避肉棒無情的進攻。

余大雄的肉棒雖然只插入一個龜頭深,卻也覺得一陣箍束的快感,而嶽靈珊淒慘的叫聲令他一怔,欲逞獸欲的激動清醒許多,只是現在余大雄已經是騎虎難下、欲罷不能了。余大雄雙臂用力緊緊摟抱著嶽靈珊,雖讓嶽靈珊無法躲避,自己卻也不敢亂動,不敢讓肉棒再度更深入。

嶽靈珊初開的花蕊,雖然經不起粗大肉棒強行擠入而劇痛難挨,但也感覺得到余大雄不敢強入的體恤柔情,感激的愛意油然而生,但卻也不知如何是好。

半晌,嶽靈珊覺得穴裏刺痛的感覺慢慢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陣陣搔癢,陰道內更有一股暖流不自主的湧出。

嶽靈珊覺得此刻需要有個東西,伸入陰道內摳搔陰道內壁的難受,最好是余大雄的肉棒,余大雄的肉棒要是再深入一點,就能搔著癢處了。

可是嶽靈珊羞于啓齒,不敢出言要余大雄把肉棒插深一點,只好輕輕搖擺下身,讓蜜穴磨著肉棒。隨著下體的磨蹭也讓嶽靈珊一陣舒爽,從喉嚨間發出迷人、銷魂的呻吟聲。

半天不動的余大雄覺得嶽靈珊的蜜穴轉動起來了,龜頭又彷佛有一股溫熱在侵襲著,一陣舒暢的感覺令他也慢慢挺腰,肉棒就一分一分的滑入嶽靈珊的蜜穴裏。

余大雄的嘴也忍不住罵起街來:“他媽的,你這個浪婦……我他媽操死你…………啊,真爽,啊……小騷貨,賤貨…………我插死你……你他媽太騷了,你怎幺長得這幺迷人,這幺騷,讓大哥哥我都受不了啦…………你怎幺這幺豐滿,好大的奶子,啊,大哥哥我受不了啦,好姐姐,讓小弟弟我死吧,啊啊…………”

嶽靈珊也偶爾“啊”一聲,或者從嘴角縫裏擠出“哼哼”的享受聲……她太浪啦!

余大雄越來越興奮、瘋狂。余大雄狂吻嶽靈珊,使勁扇她耳光,抓她頭發,用拳頭打她乳房,咬她乳頭,擰她屁股,撓她腳心……余大雄開始淫罵:“我插死你,你這個騷婦……碰見大哥哥是你的運氣,讓大哥哥的大雞吧幹死你,哈哈哈……大哥哥我厲害吧,哈哈哈……啊,太爽啦……”

余大雄感覺快要高潮了。余大雄的大腦幾乎缺氧。他的嘴不由自主的淫哼著:“你,你真棒……小弟弟我早想幹你了……你好豐滿,你好迷人……你真是男人的克星……啊,啊……小弟弟我太愛你了,你讓我死吧,啊……我愛你……你讓我幹什幺我都幹,我就是你的狗……我要喝你的尿,我要吃你的大便……啊……你的大便,美人的大便,香……啊……我要來啦,我忍不住啦……我,我,我要射啦……啊,啊,讓我死吧……啊!!!!!!!”

余大雄要射啦!

這時,胡麗晶一下子跪到余大雄面前:“余師兄,你剛才可是答應過我要把你的精液賞給我吃的,你不能說話不算話!”

“好,好,給你吃,我,我就要射了……”

余大雄面部極度扭曲!

“啊!”

余大雄射了。

他在射精的一刹那,把雞吧從嶽靈珊的陰道裏抽出來,對准了胡麗晶的媚臉!

胡麗晶張大嘴,閉上眼。

“滋!”

乳白的精液噴到了胡麗晶臉上和嘴裏!

“啊!”余大雄呻吟著。

胡麗晶幸福的接受著精浴!

余大雄狂射三十多滴精液,無力的躺到嶽靈珊身上。

胡麗晶“咕咚”一口把嘴裏的精液全咽了下去,然後又用手把臉蛋上的精液刮到了嘴裏,還把沾滿精液的手指嘬了又嘬!

屋子裏充滿著精液的腥味……天漸黑了……突然!

有一群人進來了!

原來是福威镖局的大公子——林平之和一些镖師出來打獵,在回镖局的路上來這裏吃酒。

身材高大的林平之當先進來,只見屋裏一個村姑打扮的裸體美人被點穴,一個赤身漢子喘息著躺在她身上,旁邊一個妖豔女子滿臉精液,角落裏一個老頭昏死過去。他先是一楞,接著雞吧立刻直了起來!

後面的镖師也都被這淫亂的場面吸引。

胡麗晶也不擦幹臉上的精液,就淫笑著跑到林平之一行人面前道:“余師兄,你接著插那個村姑吧,我要和這群漢子好好玩玩了!”

林平之立刻明白這裏的情況了。

他看著被余大雄壓在身下的絕世美人,不禁豪情頓長:“你們倆把那個村姑放了!不然我們就不客氣啦!”

嶽靈珊在危難中見有一個英俊shao年挺身而出,英雄救美,不禁心生愛慕之情,她偷偷看了林平之一眼,好帥氣的shao年!

這時嶽靈珊發現林平之也一直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她才想起來自己現在一絲不挂,不禁頓時羞紅了臉!

而林平之也發現嶽靈珊注意到自己在偷看她,不禁臉頰绯紅,雞吧一陣酥麻,差點射出來!

林平之道:“快放人!”

胡麗晶笑道:“英俊的小哥哥,要放人可以,但我有條件!”

林平之道:“什幺條件?”

胡麗晶笑道:“麻煩你和你的手下lun奸我,讓妹妹我爽一爽,我就放人!”

誰也想不到她竟提出這樣的條件!

林平之想:“有便宜不賺白不賺!”

于是林平之道:“爲了救人我死都不怕,好吧,我答應你的條件!”

那些镖師也色迷迷的齊聲道:“好吧!”

胡麗晶笑道:“辛苦各位了。”

她一下脫光了自己的青色的小衫和外裙,再脫掉白色肚兜,一對大奶子跳了出來!

好個狐狸精!

胡麗晶笑問:“你們誰先來?”

林平之道:“當然我先來!”

林平之脫光衣服,一個巨根挺了起來!龜頭暴凸,青筋暴漲,長21公分,寬8公分,雞吧和他的身子一樣白白淨淨!

“哇!天哪!”胡麗晶嚇了一跳,“余師兄,他的比你的還長的多呢!”

余大雄也大吃一驚,雖然很嫉妒,但也不得不承認自己的比他小。

那些镖師也想不到林平之平時養尊處優,是個小白臉,但雞吧卻這幺大!

嶽靈珊更是心中暗想:“要是用這個大雞吧插我……不過,大師兄的雞吧比他還長一半呢!”

確實,令狐沖的雞吧有30公分長!

再說這裏。

那胡麗晶一把揪住林平之的大雞吧,用舌頭尖舔了一下!

因爲福威镖局家教甚嚴,所以林平之從沒有在外沾花惹草過,所以他還是一個處男!所以他根本受不了胡麗晶的刺激,一下就射啦!

林平之儲藏了18年的精液一下如江海般噴了出來!

胡麗晶沒想到他這幺快就射。林平之噴了50多滴,胡麗晶臉上全是他的精液,連皮膚都看不到了!

余大雄幸災樂禍的說道:“胡師妹,這小白臉經看不經用啊!哈哈!”

胡麗晶道:“余師兄,不許你這樣說他,他肯定還是個處男,受不了刺激。是不是呀,我的大雞吧哥哥?”

林平之見她這樣維護自己,心中一興奮,雞吧竟立刻又直了起來!

胡麗晶道:“你看,他果然很棒!”

余大雄妒火中燒,卻也沒辦法。

胡麗晶又要和林平之幹,但林平之怕自己再早泄,這樣就會在嶽靈珊面前丟面子,于是道:“好妹子,你先和我的手下幹吧,我歇會。”

胡麗晶道:“好吧,大雞吧哥哥,我都聽你的。”

那23個镖師急不可待的脫光衣服,23條槍對准了胡麗晶!

一個資曆最老的镖師走出來:“俺先來!”

他30多,虎背熊腰,體形是胡麗晶的三倍,滿身汗毛,十分粗犷。大雞吧黑黝黝的,散發著臭氣。

他一把把胡麗晶壓到身下,像捉小雞一樣,抽插起來!

“啊,好棒!”胡麗晶浪叫。

這個镖師很有經驗,耐力很強,插了半個時辰:“小娘子,算你幸運,碰到俺,俺叫你知道什幺人才叫漢子!”

“大哥你就是漢子!啊,不要停!”

“你這個狐狸精……啊,俺不行了。”

“大哥,不要射我肚子裏,噴我臉上吧!”

“好!”

胡麗晶張開嘴,那個镖師把雞吧捅到她嘴裏射了。

他射完後,正要拔出,突然胡麗晶兩手抓住他的軟化的肉棒,用嘴使勁一吸!

原來這是青城派絕技——死亡激情功!

這個功夫能通過陰莖把男人的精囊裏的精液吸幹,都吸到自己嘴裏,從而滋補養元,所以胡麗晶才會主動提出要他們把自己lun奸。由于把精液吸幹,所以被吸的男人會死掉,但由于吸精的過程中,大量精液穿過陰莖,帶來超長時間的快感,一次會噴出300多滴,所以死前也能享受一種平時做愛只射十幾滴精液所不能比擬的快感,所以叫“死亡激情功”!

這個功夫和日月神教教主任我行的“吸精大法”很相似,但“吸精大法”不僅能把男人精液吸幹,而且能把被吸者的內力、體力都吸來,使吸者功力大增,所以這“死亡激情功”比“吸精大法”還是差很多!

那個镖師本已射完,現在卻又胡麗晶吸著不停的射了兩分鍾!他享受了兩分鍾的超強快感,射完最後一滴後,精囊空了,並且破裂,膀胱裏的尿流進精囊,也被胡麗晶吸了出去!胡麗晶見吸出尿來,才停止。

镖師死了。臉上卻帶著淫笑。

林平之和其余22個镖師都嚇傻了。那22個镖師急忙光著屁股往外逃。

胡麗晶赤身飛出屋子,運用“飛龍探雲手”,點倒近處的11個镖師,又把嘴裏的精液吐出11滴,飛出的精液力道不減,點倒了跑遠了的那11個镖師!

好功夫!

林平之也想逃,突然身子一麻——余大雄把他點倒了!

胡麗晶把先點倒的11個镖師都吸死了,然後對剩下11個镖師道:“我把你們點倒,你們一動不動,這樣玩沒意思,幹脆,我把你們解開,反正你們武功這幺差,今天難逃一死,倒不如死前好好和本姑娘玩玩。怎幺樣?”

那11個镖師面如土色……一個镖師道:“媽的,老子今天栽在一個女人手裏!他媽的,你把俺解開吧,俺死前也要把你這個騷娘們好好操他媽一回!”

其余人也說:“解開我,我要操你!”

胡麗晶笑道:“我就喜歡你們這樣!”

她解開了他們。

他們立刻像野獸一樣開始群奸胡麗晶!

“啊,啊,大哥哥們,輕點…………啊,啊,太美啦…………哈哈哈……………啊,我要死啦…………上天啦…………啊,我要丟啦……”

突然!

那11個镖師停止性交,4人按住胡麗晶的雙手,4人按住她的雙腳,3人壓住她的身子!镖師們不想死,他們要反抗!

胡麗晶萬沒想到他們會反抗!盡管她武功很高,但11個彪形大漢用勁全力壓著她,再加上事發突然,所以她動彈不得。

這些镖師武功差,不會點穴,不會輕功,但決不缺力氣!

余大雄急忙發出11件暗器,11個镖師全都命喪當場。

可惜他的暗器還是慢了點。

11個镖師臨死前,扭碎了胡麗晶的手腕、腳腕,扒開了她的肛門,掐爛了她的乳房,胡麗晶疼得淚水、鼻涕、大小便都湧了出來——最糟糕的是,一個镖師扭斷了她的脖子!(全文完
本主題由mmcwan21于2015-2-713:32關閉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