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機器(五)

老談並未能親眼目睹這副浪女發春圖,光是聽到隔壁的曼聲嬌喘,想像她的如玉容顔就比吃了什幺春藥都管用,此刻也正同樣陷入了錯亂迷離中。
相距不足一米,激情交歡的兩人卻沒有身體上的接觸,這場怪異的YH持續不到十分鍾,以黎玉琪搶先崩潰而老談緊接繳械而宣告平手。
老談溜出門時,門碰響的聲音驚醒了黎玉琪,方才意識到剛才還有旁人也在衛生間裏,是否聽到了什幺看到了什幺,自己還要出多少醜才夠呢?
她的眼前直看到一片黑暗。

下午。
黎玉琪很晚了才冷著臉從室外進來,走進自己的辦公室,反扣上門,拉上窗簾。整個部室裏鴉雀無聲,都忙著低頭做事。
但是大家都在暗中傳遞著一個消息。黎玉琪要走人了,辭職信還是秘書金雁打的,自然千真萬確,據說辭職理由是“身體不適”。
辦公室裏洋溢著一種壓抑的喜悅,畢竟,不管這惡婆娘是否腦子進水,在公司局勢一片大好時滾蛋,對這幫被壓迫了受剝削的辦公室臭蟲而言,總是個振奮人心的利好消息。
始作俑者,也是本來最該慶祝的老談反而有些失落。
難道,這不是他的終極目的嗎?
自從控制了黎玉琪的YH,老談的人生目標也在不知不覺間轉向。工作、職位、高薪什幺的,都見鬼去吧,把不可一世的黎臭婊變成牽線木偶,一舉一動都置于他的掌握之中俨然成爲眼下最大的樂趣。
可是,黎玉琪的離去,將會使一切樂趣大爲遜色直至化爲泡影。
YH再好,也不過是塊會活動的肉塊,像高級的仿真玩具,玩多了同奸屍也差不離,哪及得同真人肉搏之萬一,就算上不到真人,親眼看到她在他的操縱下YH的神情、忘情的呻吟也是極大的享受啊。還有什幺比上午在洗手間的淫辱更精彩刺激的嗎?
不能眼睜睜地看著這個活玩具就這幺從手中溜掉!
老談中了邪似的坐著發呆,眼大無神,像個白癡。金雁從他身邊過去一點反應都沒有,不禁搖搖頭,對旁人說:“你看看,老談都歡喜成啥樣了。”
說話間,老談突然一躍而起,頭也不回地往室外沖,身手矯健賽過小青年。
金雁再搖搖頭,說:“喲,還瘋了,可憐人哪。”
滿屋裏的文件夾、資料和雜物扔得亂七八糟。
黎玉琪煩悶到了極點。
短短的幾日,她經受了常人難以想像的打擊,更糟的是,就像置身于無邊無際的黑暗之中,找不到任何頭緒,看不到一絲光芒。
每當她好不容易集起一點點的僥幸,暴風驟雨般的淫辱就會如期而至,好像她的一舉一動、所思所想都在那個人(鬼)的掌控之中。太可怕了。
她無心工作,也厭倦了工作,只有選擇逃避,遠遠地逃到英國去。
董事長和李總都一再挽留,可是她去意已決,按照公司的規定,履行完最後一個月的職責,做好交接就一切OK了。
落日的余晖透過窗棂,一格一格地印在她的臉上,她空洞地看著窗外,心境一如這即將沉入黑暗的天空。
手機響了。
手機械地摁通,拿起來放在耳邊。
一個奇怪的男人聲音響起,陰沉渾厚,帶著電流穿過的嗞嗞聲,像是毒蛇吐信,顯得陰森詭秘:“黎玉琪小姐。”
黎玉琪心中一凜:“你是誰?”
“你不用知道我是誰,你只要知道我手裏有什幺東西。”
“……”
黎玉琪感覺到YH被那雙熟悉的手在輕柔地撫摸。
“你感受到愛撫了嗎,真是美麗迷人的花穴啊,可愛的小豆豆在挑逗下直立起來了……濕潤了,有水了……”
“住口!畜生!”黎玉琪臉色刷白,握著話機的手止不住地顫抖,淚水止不住地流了下來。她終于通過手機與那個剝奪了她的尊嚴和貞操的惡魔對上了話,這一瞬間,她本該恐懼,卻被更加強烈的羞恥感淹沒,有哪個女人能夠在這種時刻保持冷靜呢?
“啊!”黎玉琪尖叫。她的Y蒂被神秘人惡狠狠地掐了一下,尖銳的刺痛從下身迅速直貫頭頂。
神秘人冷笑:“記住,下次對主人說話時要保持恭順。不然,受苦的是你自己。”
刺痛也讓黎玉琪清醒過來,明白了自己的處境,不得不強抑羞憤,忍氣吞聲地說:“不會了。”
“你還沒有道歉。”
黎玉琪粉臉漲得通紅:“對不起,剛才是我……的錯。”後面幾字漸低,剛強如她也禁不住淚珠在眼眶裏打轉:“不要,不要再欺負我了,放過我吧,你想得到什幺,我都給你。”
神秘人刺耳地笑了一陣,說:“放過你其實並不難,只要你每天服從我的一個願望,七日後,你就能得到解脫。”
黎玉琪說那些話本是不抱任何希望的,不曾想神秘人真的有此計劃,好像在茫茫大海中看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蓦然燃起的希望之火急切得她聲調都變了:“你說的是,七天?”
“我說的是,服從。”
“我服從,一定服從,你說什幺我都會聽。”
“那幺第一天從現在開始,我要在半小時內看到你站在錦鴻大廈的天台上,呆在那裏別動。”
電話挂了。
黎玉琪翻出剛才的號碼。
13944444444。
不祥的號碼,來自地獄般的聲音。這一切,來得太突然了。
黎玉琪心亂如麻,默然良久,拿起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嘉嘉,玉琪啊。你的偵探社幫我做一件事好嗎?”
……
老談快活得像只發情的老鴨。口中哼著小調,拿著YH當搓布,上上下下痛快地搓了個澡,受此刺激,YH變得充血肥脹,似乎格外盡力,逗弄得老談在擦洗YH忍不住多套弄了幾下。他發現自己真是天才,略施小計就把以美麗與智慧並重的黎臭婊玩得團團轉,既能達到目的又能隱身幕後,多帶勁的事兒。
下午,他跑到移動通訊公司的一個小門市部,買了一個沒人要的最不吉利的號碼,還不需要登記資料和證件。又跑到小家電市場,把一個小擴音喇叭改裝成變音器。
剩下的事就很簡單了,舒舒服服地坐在家裏,等著那只傻鳥自投羅網。
他的家在即將拆遷的郵電大樓的頂層,夏天屋裏的油漆曬得發臭,冬天捂了兩層被子還打哆嗦。
不過推開窗,眼前正對的,是錦鴻大廈的天台。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