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漢單篇作者:歪七扭八

硬漢單篇作者:歪七扭八



書名:硬漢


作者:歪七扭八

“你叫什幺名字?”

“李維。”

“哪裏人?”

“@@省**縣人。”

“你來這裏做啥?”

“旅遊,順便探親。”

“探什幺親?”

“我表姑媽的嬸嬸的妹妹的侄子的女兒,十三年沒見了。”

“住哪兒?”

“&&大街三百六十五號房。”

“見著了嗎?”

“見著了。變的可真多,大姑娘一個,挺美的。”

“你放屁!”

“我再問你一次,你是誰?”

“李維。”

“哪裏人?”

“@@省**縣人。”

“你來這裏做啥?”

“旅遊,順便探親。”

“探什幺親?”

“我表姑媽的嬸嬸的妹妹的侄子的女兒,十三年沒見了。”

“住哪兒?”

“&&大街☆☆胡同三百六十五號房。”

“見著了嗎?”

“見著了。變的可真多,大姑娘一個,挺美的。”

“你他媽的放屁!”

“王同志,領導問你什幺時候可以有結果?”

“張同志,你又不是沒看見,這小子口風真緊,一點也不露餡,我也拿他沒辦法。”

“是嗎?領導說你要是再沒結果,就把你放去勞改。”

“什幺?你要講理啊,張同志,不是我不努力,而是……”

“我知道了,我會把你對領導的批評傳達給領導知道的。”

“等……等一等……我……別走啊……我絕對沒有批評領導的意思……”

“你他媽的我再問你一次,你到底是誰?”

“李……喔……唔……”

“滋味不好受吧?我再問你一次,你是誰?”

“我……哦……別打……痛……”

“乖乖的說老實話,就不用挨這皮肉痛。在我們局裏,誰不知道我老王的厲害,‘甯遇閻王,莫欲老王’,說的就是我的手段。”

“喔……痛……別打肚子……”

“嘿嘿……兩寸粗的鐵棒打在身上如何啊?挺美的,不是嗎?哈哈……哈哈哈……”

“我說……唔……”

“肯說老實話了嗎?”

“我……我叫趙必忠……”

“哦!對岸來的?”

“是是是……來觀光的……”

“觀光?你他媽的討打!”

“啊啊啊……喔……我說我說……”

“說!”

“我……我是……δδ公司派在這裏的代表……”

“媽的……還在給我裝傻……”

“喔喔喔喔……痛痛痛痛……別打……”

“王同志,領導已經不耐煩了。”

“張同志,我真的……唉……”

“看來得用點手段了……王同志……”

“是,看來有只有這樣了。”

“你認得相片中的人嗎?”

“知道。”

“你終于肯認了嗎?”

“電視上常看到,老說什幺保密防諜,匪諜就在你身邊的……”

“看來不給你點苦頭吃吃不行。”

“等、等、等一下……這是什幺……”

“沒什幺……辣椒水而已……實驗室特調出來的……”

“不不……唔……唔……”

“夠你嗆的了……嘿嘿……”

“水……水……嘶……給我水……我要喝水……”

“挺能忍的嘛,還說的出話來,一般人可是辣的連聲帶都燒壞了,從此成了啞巴,看來你再一罐也是沒問題的……”

“不……不要……”

“王同志,我這一次和江同志一起來傳達領導的話。”

“是是是……張同志、江同志請說。”

“黨和領導對于你的無能非常之不滿,認爲你只是在浪費廣大勞動人民的心血,應該撤職嚴辦。”

“啊?我真的很努力……”

“江同志,領導的話你比較清楚,還是你來說吧。”

“嗯……王同志,黨和領導認爲應該把你撤職查辦,但念在你過去對黨的貢獻,所以決定在再給你一個星期的時間,一定要完成黨和領導所托付的任務。”

“是。”

“你……”

“很驚訝吧?你沒想到他會出現在這裏吧?”

“我不認識他。”

“是嗎?可是他確認識你。杜先生,你確定沒錯嗎?”

“雖然不大有印象,但我確定曾經在局裏看過他。”

“那就是了。趙必忠,國家安全局海外派駐員,編號1093.”

“王同志,趙必忠也是假名,是我們局裏給海外人員的掩蔽之一。”

“哦!”

“叛徒!”

“終于認了嗎?請杜先生來果然是正確的。”

“政府何時虧待過你?你竟然……”

“好了,杜先生你可以出去了。”

“好了,現在沒外人了,你可以老老實實的供出來了。”

“你別做夢,我不可能會出賣自己的國家的。”

“是嗎?”

“嘻嘻……哈哈……癢啊……停……”

“笑得挺開心的,看來你蠻享受的嘛!”

“別……快停……嘻嘻……哈哈……呵呵……”

“這狗爪子舔的可真狠,看的我腳底板都癢起來了。說不說,你的任務是什幺?”

“我……我……嘻嘻……我不說……”

“你不說,我就癢死你。乖狗,肚子餓了好幾天了吧?我塗點你最愛吃的肥肉在他的腳底板,香的很,快吃喔……”

“呵呵……嘻嘻……不要……”

“怎樣?笑的腰都痛了吧?笑過頭可是很傷身的喔……”

“哦哦哦哦……”

“感覺如何?挺爽的不是嗎?”

“唔唔唔唔……我要拉……拉屎……”

“嘿嘿……灌腸的感覺如何啊?哈哈……爽死你……”

“脹……要拉……哦哦哦哦……”

“水管插在屁眼裏頭,挺美的不是嗎?”

“美……你的大頭……幹……唔唔……喔喔喔喔……要出來了……”

“噗……噗……”

“媽的,臭死了!你他媽的給我舔幹淨!”

“有沒搞錯!這樣都會硬起來?”

“唔……痛……”

“你他媽的變態啊!十只雞在你身上啄著,你竟然也會硬起來!”

“雞……快拿走……咬我奶頭……痛……”

“又咬我……龜頭……嘶……哎哎哎哎……”

“哈哈……”

“別……咬屁眼……唔……痛……”

“我當然知道痛,你只要把你的任務說出來,我就把那些雞趕走。”

“不可能……痛……”

“那你就好好享受吧!”

“痛痛痛……別……我的卵蛋……唉呀……破了……”

“快拿出來……”

“軟趴趴,冷冰冰的蚯蚓在你屁股洞的感覺如何啊?”

“唔唔……”

“不說?那就多幾條給你……”

“啊啊啊……”

“啊呀……我不小心手滑掉了……拿不出來了……”

“快快……拿出來……”

“你的屁眼臭烘烘的,叫我幫你拿出來,別想!”

“往裏面鑽了……快……啊啊啊啊啊……”

“張同志,事情有結果了嗎?”

“對不起,他實在是口風太緊,完全沒辦法套出任何消息。”

“是嗎?不是你辦事不力吧?”

“不不,張同志可以看看這卷錄像帶,就可以知道我已經想盡所有辦法,但是……”

“……你的辦法……虧你想的出來……”

“我已經試過所有最凶狠的逼供方法,但這家夥真是個硬漢,硬是一句話也不肯說。”

“是嗎?那只有用最後一個辦法了。”

“真的要用那個辦法嗎?一個不好,事情很難收拾的。”

“這是領導的意思,你懷疑嗎?”

“不,沒有,我對黨和領導是絕對的服從。”

“那就用這個辦法吧。”

“是。”

“你醒了啊?”

“肚子餓了吧?喜歡吃什幺?我吩咐人給你准備。”

“你不用在那裏惺惺作態,以爲用懷柔手段就能讓我屈服。”

“也難怪你會誤會,這三個月來,我對你是有點過分了,不過,你知道的,我們立場對立,各爲其主嘛!在這之前,我根本不認識你,不知道世上有你這號人物,我對你也是無怨無仇,沒辦法,誰叫我們的身份不同呢?非是這樣,我想我們一定可以成爲很好的朋友的,搞不好還會結拜呢……呵呵……”

“有什幺惡毒的招數就盡管使出來吧,想從我這裏得到什幺,你做夢!”

“你說這話就太見外了。我這次來是要告訴你一個好消息的。”

“呸!”

“老實說,你被我們捉到,其實我們也有不少同志被你們那邊逮捕。你們那邊和我們上級領導已經達成秘密協定,決定交換被捕的人員。”

“那又怎樣?”

“也就是說,你不久之後就可以回去了。”

“你們要放我走?別想耍什幺詭計!”

“不不不,這是千真萬確的消息,剛才上級已經把公文批下來了,明天你就可以離開我國了。”

“……”

“怎幺不說話?”

“……”

“其實我挺佩服你的,硬漢一個,真是鐵铮铮的男子漢,受了這幺多苦還挺得住。要是我,肯定第一天就熬不住,什幺都他媽的全部招出來。”

“哼!要是我招供,你們還能讓我活到今天嗎?”

“也對。不過,其實我們對你還算客氣的了,要是有其他國家的人員被我們抓到,他媽的男的先痛打一頓,要是不說就剁手指、砍小腿、挖眼睛。要是女的二話不說,先操個幾百十回,再慢慢逼供。”

“是嗎?爲什幺對我那幺客氣?”

“就是敬你是硬漢一個嘛!對了,白同志、郭同志!你們倆可以進來了。”

“……”

“跟你介紹,這兩位同志是我們局裏的兩朵花,平時是驕傲得不得了……”

“老王你胡說八道什幺?”

“是是是!總之我們局裏的男人看到她們兩位是口水直流,雞巴直挺……”

“還在說些低三下四的……你討打!”

“不敢,她們兩位聽說局裏關著一位男子漢,就是你啦!也就想來見識、見識……”

“老王,你廢話夠了沒,還不給我滾出去……”

“是是是……我們是口水直流,兩位同志是騷水直泄……嘻嘻……”

“好了,現在就只剩下我們三個人了。”

“白姊姊,人家說對岸的男人個個是又白又俊,你瞧,這話可不假嗎?”

“沒錯,趙大哥,我可以這樣叫你嗎?”

“……”

“趙大哥,其實……其實……”

“郭妹妹,還是我來說好了……趙大哥,你知道的,像我們這種身份,想要跟一般男人交往,黨是絕對不會允許的,所以……”

“所以怎樣……”

“你在對岸應該已經結婚了吧?真好,像我們就不行,趙大哥,你被捕三個月,想必一定很悶吧?”

“那又如何?”

“我們一見到你……就被你……你知道的……就是人家說的一見鍾情……”

“然後呢?”

“但我知道,這種妄想是不會有好的結果的,你明天就要走了,所以……所以……”

“你這是幹什幺!老王!快來啊!”

“沒用的,他聽不見的。趙大哥,我……你可能會覺得我們很不知恥……但是……我不介意……我只要你占有我……”

“我也是……我願意把身體給你……”

“……”

“趙大哥,看著我……”

“住手!”

“不,我要你用力的握著我的乳房……”

“嗯……嗯……趙大哥……放松你自己……就是這樣……啊……粗暴地揉我的乳房……”

“趙大哥……你的雞巴……好大好熱……”

“哦……哦……咬我的乳頭……”

“好熱……雞巴……嘶……”

“郭妹妹……你先讓開,讓姊姊先來。啊……啊哈……嗯……進去了……”

“好充實……趙大哥的肉棒……好大好熱!頂我……幹我……趙大哥……”

“啊啊啊啊……頂到花心了……再用點力……嗯嗯嗯嗯……我的小穴……夾著趙大哥的肉棒……”

“白姐……我也要……”

“再……再等會兒……你……先舔趙大哥……屁股洞……”

“哦哦哦哦……要來了……趙大哥……射在裏面……我要你的精液……”

“趙大哥……我的小穴美不美……”

“呼呼……呼……緊……好僅……美極了……”

“啊啊啊啊啊……”

“哦哦哦哦哦……”

“射在裏面……趙大哥射在我的裏面……”

“白姐……換我……趙大哥……幹我……幹爆我的小穴……”

“啊啊啊……”

“喔喔喔……”

“妹妹……換我……”

“啊啊啊……”

“哦哦哦……”

“姊姊……換我……”

“嗯嗯嗯……”

“呼呼呼……”

“妹妹……換我……”

(以下重複對話十數次,請自行想象。)

“又射了……”

“停……停一下……”

“趙大哥……我還要……”

“我也還要……”

“啊啊啊啊……又射了……”

“不不……呼呼呼……我真的不行了……”

“我還要……”

“不行……我……已經……快射二十次了……極……極限……”

“我還沒夠……”

“真的不……快……死了……”

“不要……人家還要……除非……除非你告訴我你的任務是什幺……”

“你!!!!!”

“你不把你的任務說出來……我就把你搞到死……”

“不不……不要……”

“不要就得死……你們男人不是常說……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卑鄙……你們……休想……”

“那你就死吧……”

“啊啊啊啊啊啊……又射了……好好……我說我說……你……停……”

“老王!你可以進來了!”

“白同志,還是你行,一遇到你他就全說出來了。”

“沒什幺。哼,硬漢?他媽的只是個大雞巴的家夥!”

“說!你的任務到底是什幺?”

“我……呼呼呼……我……”

“別裝死!快說!”

“呼呼……呼……我……我是阿迪瑪法爾加理波斯星球人……叫做卡理布安修奧理杜及大八哥……任務是……消滅地球人……”

“媽的!!!!白同志!把他榨成人幹!!!!”

“啊啊啊啊啊啊啊……又射了……”

“又射了……”

“又射了……”

(以下重複無數次,請自行想像。)

如果,你曾經在某國的秘密監獄裏聽見不停的呻吟聲和喘息聲……沒錯!

就是那位情報員……

【全文完】字數3169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