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繞大唐——徐子陵番外篇之落雁篇(作者:不詳)

夢繞大唐——徐子陵番外篇之落雁篇(作者:不詳)



夢繞大唐——徐子陵番外篇之落雁篇上篇:漁舟唱晚徐子陵重新來到長安,閑暇沿洛水朝西緩行,忽然有女子的歌聲從河中一艘小艇傳過來,唱道:“洛水泱泱映照碧宮,奔波營役到頭空,功名富貴瞬眼過,何必長作南柯夢!”歌聲淒婉動人,充滿傷感和無奈,飄蕩在洛河遙闊的上空,在如此深夜,份外令人悠然神往。

徐子陵停下步來,心中一片甯和。自與自己深愛的三位絕色佳人歸隱山林,他已經很少想起往事。此次出山,只是爲赴他與好兄弟寇仲的約會。

原本他已不欲參與寇仲與李世民的兩虎相爭,因爲無論是任何一人的敗亡,都不是他所樂見的。可如今忽然聽到傳聞,塞外突厥大軍壓境,事關民族安危,兩個好兄弟寇仲與李世民終于摒棄前嫌,齊心合力,力抵外侮。

原本他一直在爲寇仲的事而擔心,當他重臨舊地,漫步洛水時,往事此起彼繼,像一波接一波的浪潮般糾纏沖擊,每次都留下魂斷神傷的追憶。可是在這一刻,像失落了無數日子的平靜感覺,忽然又填滿心間。整個人空靈通透,所有鬥爭仇殺陰謀詭計都像與他毫無牽涉,再不複對他有半分影響,而他更有充足的信心及實力去面對任何挑戰。

倏忽間,他豁然而悟自己自從“道魔合流”後非但在武學上的修爲又深進數層。最主要的是自己原本略顯消極的心態有了極度的改觀,對于自己珍惜喜愛的事物會更加努力地去爭取而不再是消極等待。

這是種無法解釋的感覺,至于爲什幺會有這種轉變,則怎幺都難分得清楚,其實也無須去追究太多,此刻的他,只需要更積極地享受自己所想要的生命。何必長作南柯夢?生命本就有夢般的特質,古聖哲莊周夢見自己化身爲蝶,醒來問自己究竟是他夢到蝴蝶,還是蝴蝶夢到他,正是深入淺出的闡明生命這奇異的夢幻感覺。

明月在輕柔的浮雲後冉冉露出仙姿,以金黃的色光君臨洛陽古城的寒夜,本身就有如一個不真實的夢。

小艇緩緩靠往堤岸,女子的聲音輕柔的傳來道:“如此良宵月夜,子陵可有興趣到艇上來盤桓片晌?”

徐子陵聞言騰身而起,悠然自若的落在小艇上,安然坐下,向正在艇尾搖橹的絕色美女微笑道:“沈軍師既有閑情夜遊洛水,我徐子陵當然奉陪。”

沈落雁清減少許,衣袂秀發自由寫意的迎河風拂揚,美目含怨的迎觀天上明月,櫻唇輕啓,淒然一笑,美目深注的道:“落雁此來。只爲告訴子陵一個信息以及償一個心願。信息是:落雁如今心灰意冷,只好嫁雞隨雞,嫁狗隨狗,收拾情懷好好做個李家之婦。”

徐子陵心中一震,終曉得沈落雁爲何語調淒然,他曾經偷聽過二人的談話,知道兩人之間的關系並非融洽,而如今竟然要結成夫婦,顯然問題多多。此時的沈落雁在他的眼中更是無奈和落寞!同時心中得知此消息時竟然升起一股異樣的情緒,令他無從琢磨。不竟更于細思其究竟。

沈落雁垂下頭去,輕輕道:“爲什幺不再說話?”

徐子陵略顯茫然道:“我可以說什幺呢?是啦,小弟還沒有恭喜你呢?”

沈落雁白他一眼道:“真心的嗎?”

徐子陵俊臉微紅,強壓下心中愈發劇烈的異樣情緒,故作坦然道:“沈軍師忽傳喜訊,確有點突然。不過對沈軍師覓得如意郎君,我當然爲你高興。”

沈落雁怔怔的瞧他好半晌後,直看得徐子陵心虛低頭,同時心中充滿了一種依依不舍的離情。這美人兒軍師方才歎道:“徐子陵呵!究竟誰家小姐才可令你傾情熱愛呢?”

徐子陵想不到她如此直接,大感招架不來,幹笑兩聲,以飾尴尬,苦笑道:

“這句話教在下不知如何回答。嘿!沈軍師怎知我會路經此處的?”

沈落雁“噗哧”嬌笑,又橫他嬌媚的一眼才道:“不要岔開話題,我們是老相識哩!說幾句知心話兒也不成嗎?人家又不是要迫你娶我。”

徐子陵差點要喚娘。他與沈落雁雖一直處于敵對的位置,這情況至今未變,但事實上他卻從未對她生出惡感,但心中又從未涉及男女之情。兩人間一直保持著微妙的關系,但沈落雁這幾句話卻把這微妙的包裹撕破。無論他如何回答,很難不觸及男女間的事,登時令他大爲狼狽。

一向沉穩多智的沈落雁,終于不用抑制心內的情緒,坦然以這種方式,渲泄出心中對徐子陵的怨怅。

一直以來,沈落雁與他徐子陵的關系實在是敵愛難分,糾纏不清。雖然伊人名義上早已名花有主,卻仍欲斷還連,余情未了。

徐子陵深吸一口氣,心中異樣情緒更濃,且有呼之欲出之勢,他差點要暗捏不動根本印,方能壓下這份激動。

同時暗暗奇怪,自己什幺時候定力變得如此不濟,而心中隱約升起的明悟仿佛在告知他,生命中某些珍愛的事物正欲離他而去。難道自己真的已經愛上了這位一直半開玩笑調侃自己的美人兒幺?

心中思緒紛亂如麻,徐子陵搖搖頭,繼續想到:“如今伊人已經預備嫁作他人婦,自己即使愛上她且大膽表白,又有何用呢?”轉念又想:“假若這美人兒軍師仍願意委身相許,此番特意向我傳達婚訊,說不定是嘗試給自己最後的機會呢?自己又當如何,難道眼睜睜地看著它溜走?”又覺得這只是癡心妄想,心中彷徨得失,仍拿不定主意。

沈落雁把艇沿著洛水河岸,順流而下,幽幽一歎,神情落寞,就似重現由侯希白的妙筆能捕捉到的寫在扇面上那一刻永恒的神態。

徐子陵看得爲之一呆,心中憐意大生。同時再也壓制不住心中的激情,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原來對這位美人兒軍師竟然早已是情根深種。

其實即使他早些懂得,以他原來的性情,恐怕也不見得會采取任何行動來爭取這份感情!但如今的他,或許由于受體內绾绾贈于他的天魔氣影響,魔氣天性掠奪,自己喜歡的東西絕不放過,所以此刻的他,腦海裏已經盈滿不能讓這美人兒軍師從自己身邊溜走,正想著怎幺積極爭取晚會佳人的芳心時,眼前忽然微微一暗。

此時沈落雁把小艇緩緩停在一條小橋下,在橋底的暗黑中坐下來,橋外的河水在月照下爍爍生輝,形成內外兩個有別的世界,氣氛特異。

沈落雁微伸懶腰,向徐子陵示威似的展露胴體美好誘人的線條,百媚千嬌的回眸一笑,忽然霞生玉頰,神態嬌媚無倫,橫他一眼後輕移嬌軀,坐入徐子陵懷內。

徐子陵腦際轟然一震,已是軟玉溫香抱滿懷。

沈落雁的小嘴湊到他耳邊微喘道:“今次別後,沈軍師將變作李夫人,落雁亦從此再不沾手軍務。現在只願能留下與子陵一段美好的回憶,消泯過去的恩恩怨怨,所求是輕輕一吻,子陵勿要怪落雁放蕩。”

徐子陵來不及有更多的思考及反應時,沈落雁的香唇重重印上他的嘴唇。

此時徐子陵的心終于徹底淪陷,同時真正確定自己愛上了這位令他又愛又恨的絕色美人兒軍師,並且心中決定絕對不肯放棄!但此刻,此刻他還是盡管去享受這絕色美女醉人的溫柔就好。不再想及其它,徐子陵傾心投入這迷人的銷魂天地裏。

由于此時心情的徹底放松,此刻徐子陵眼中的美人兒軍師別有一番銷魂蕩魄的誘人韻味:伊人正努力獻上了自己的香唇,仿佛已經抛開一切世俗煩惱紛爭,完全沒有一點矜持和做作。但伊人的技巧卻不是格外的高明,顯然如此毫無保留地全情投入懷中這絕色美人兒還是首次。

雖然肯定有過接吻的經驗,但此刻的沈落雁心中的感想真是難以描述,看似極爲大膽的動作至此已是她的極限,原本以爲再見無期且就要嫁給不是真心所愛的人,那種刻骨銘心的魂斷神傷才使她不顧女子本能的羞澀,只是一心向心中所愛的男子獻上香吻,但接下來應該如何,其實心中根本未曾想及也無法想及,因爲此時心中的愛郎已經回應且引領著她持續的深吻。

徐子陵經過與三位珍愛的絕色佳人日久纏綿,其接吻技巧早已非比尋常了。

他的舌頭已迅快地溜進伊人的檀口,輕輕頂開伊人無力微閉的貝齒,勾出了伊人的丁香小舌,不住地吮吸舔弄,同時還在伊人的兩片薄薄的香唇間甜美地輕觸淺吻著,口中還不住地吸吮著伊人芳香的玉液。

此時的美人兒軍師已經是雙目迷離,不知人間何世,只懂得在喉嚨深處擠出幾聲“咿唔”嬌呤來助長徐子陵的惡勢力。

徐子陵寸土不讓地持續進攻著,同時不甘寂寞的雙手也加入了攻城掠地地肆虐中,不停地撫摩揉捏著伊人的纖腰細腹,沉醉其中的美人兒軍師頓時渾身酥軟無力,那滋味猶如初涉愛河的少女被自己初戀情人愛撫一般,弄得她登時芳心迷醉、咿唔連聲,深深迷醉在徐子陵那深情的熱吻及貪婪的愛撫中。

徐子陵眼見得美人兒軍師渾然忘我地任由他火熱舌尖在其檀口中恣意逗弄,粉嫩香舌也美妙地配合回應,更是志得意滿,情欲高漲。他不斷地吮吸吞噬著伊人吐露過來的香液瓊漿,卻使得自己的喉中反而愈發饑渴了,顧而更加不住地向伊人香唇急著索取,直到兩人都透不過氣爲止!

此時徐子陵悠長的長生氣顯然幫了大忙,好不容易等到徐子陵松了口,得意地凝望著近在眼前,伸手可及的美人兒軍師,才從深情長吻中透過氣來的沈落雁卻只有嬌聲急喘的份兒。

雖然分開,但兩人的嘴兒卻仍是難舍難離,香唾猶如牽了條線般連起兩人,那美妙無比的滋味兒,似乎是驚詫于徐子陵的積極主動,又或許是伊人擔心夢醒易碎,要讓這美妙的回憶更加持久而顯得真實,喘息稍定,這回美人兒軍師立即采取主動,把方才從徐子陵身上領悟過來的技巧加上自己的心得體會全部傾心向心中愛郎施展出來。

徐子陵心中明白伊人的感受,但此時的他並不予以點破,只是被動地接受著伊人全心地服務奉獻,同時溫柔地順勢作出撫慰的回應。

良久唇分。徐子陵雙手上揚,娓娓扶正伊人低垂的臻首,微微後退些許,將伊人嬌軟無力的身軀向後扶靠,圓睜星目,首次全心打量著這嬌俏風流的美人兒軍師。

只見伊人斜倚船欄,水波倒影的淡淡星光映著她的嬌豔,襯托得她更美得勝過鮮花:纖侬合度的玉體嬌軀、一顆風情萬種的臻首微側斜倚,纖弱的脖頸天鵝絨般柔美細致,秀美絕倫的臉蛋,只見眉挑雙目,腮凝新荔,鼻膩鵝脂,櫻唇微啓,貝齒細露,水汪閃亮的雙眸隱隱含著幾分羞澀而又似乎有些挑逗的氣息,混合著純潔優雅、性感冶豔的氣質。

尤其是那在徐子陵的逗弄下,芬芳檀口中嬌喘籲籲,還不時伸出那小巧的香舌舔舐著微張的櫻唇;以及那雙含情未露、淒然無助充滿哀婉淒豔之美的眼睛,散發著絕對銷魂誘人的魅力。

烏黑亮麗的秀發在後面以玉簪束了起來,隨意地垂下幾縷青絲,在風中微微擺動輕揚,襯著潔白瑩潤的嬌顔,平添幾分嬌俏的魅力。

全身輕輕籠罩著一襲鵝黃色羅衣,迎著輕柔微拂的江河晚風,似淩波仙子,豐姿楚楚,弱不勝衣。象牙一般光滑潔白的肌膚于衣袂飛揚、羅衫掩隱間,曆曆在目,曼妙的曲線更是裸露無遺。這少婦含春又嬌羞帶怨的朦胧美態足以令人想起伊人芳名,果真是沉魚落雁、閉月羞花!

終于徐子陵不再抑制自己的激情,全情投入這場好似突如其來的愛戀裏,任由美人兒軍師那如火的春情將自己席卷覆蓋,真心地放縱淹沒于伊人爆發的潮水洶湧的欲海!

小橋下別有洞天的暗夜更溫柔了。

下篇:洛水風流風雨過後,徐子陵滿足地抱緊仍無力依偎在自己懷中的伊人,口裏喃喃地對著伊人晶瑩的耳朵傾訴著:“落雁是智比天人的俏軍師,可曾知否我徐子陵早已對你傾心相愛呢?”

沈落雁這個美人兒軍師聞言不由渾身一震,原本因徐子陵大肆折騰而困頓乏力的嬌軀仿佛立刻恢複活力,從徐子陵懷中坐起驚訝地轉頭凝視著眼前愛郎,眼角無法控制地湧出晶瑩的淚珠,語無倫次地顫聲說道:“子陵曾說過什幺?人家還沒有聽清楚……,子陵可否再重複——,噢,不要了,人家不願好夢就此醒來啊!”

徐子陵忍不住更加摟緊懷中的玉人,心痛地垂下頭吻去伊人眼角溢出的淚水及滑落在伊人臉頰上的淚珠,不顧一切地大聲說道:“是的,落雁!我愛你!真的很愛你!”

聲音在寂寥無人的夜空裏激蕩,嚇的沈落雁這個美人兒軍師下意識地伸出玉手,掩住徐子陵的嘴巴。一時之間竟渾然忽略了徐子陵的真情告白。

徐子陵趁機偷吻了一下伊人香嫩的掌心,並輕輕地朝上面呵氣,惹得伊人忍癢不住而松開,徐子陵促狹一笑,旋又深情地凝視著剛剛會意過來而驚喜交加,猶帶幾分羞澀不安的眼神,溫柔地放緩語氣:

“落雁知否?當日在洛陽曾聽侯希白說起‘落雁是個很寂寞的女孩子,那一天當他采來一朵白菊花,爲你插在頭上時,你便露出這既驚喜但又落漠的伸色。

當時你定是想起別人…’那時我好兄弟寇仲就曾調侃我說‘你一邊讓侯希白在秀發上插花,心中卻想起的卻是我徐子陵…’。我當時雖然朝寇仲故作憤怒大吼,心中卻湧起前所未有的悸動,如今想起來,那時的我對你已經是情根深種了!”

懷中緊抱的伊人卻一直黯然垂首,良久無言。徐子陵暗自詫異,卻又不敢貿然詢問。

正苦惱時,忽耳邊傳來懷中伊人壓抑的輕輕抽泣聲,同時聽到伊人哽咽道:

“想不到徐子陵也會騙人!不然爲何之前不說,卻在得到人家的身體才用謊言哄騙人家!”

徐子陵心想這黑鍋可背不得,趕忙扶起伊人低垂在自己懷裏的臻首,醞釀著合適有效的詞彙預備向伊人解釋。

誰知迎面對上的卻是伊人含情帶笑的粉紅嬌顔,春光掩斂,豔若桃李!一愣神之後焉能不知自己又被這靈心慧颉的美人兒軍師給小小耍弄了一番,放下心之余不禁促狹報複心頓起,可還沒等他伸出作怪的雙手,原本依偎在他懷中的伊人似乎早料到他的意圖,輕巧地一轉身,赤裸光滑的嬌軀順勢躲出徐子陵伸手可及的惡勢力範圍之外。

就在徐子陵爲眼前的轉變呆住時,“撲通”一聲輕響,水花濺起,全身赤裸的美人兒軍師以一個美妙得不能形容的姿態,投入清澈澄碧的洛水裏,那種超凡脫俗之美,猶如曹子建筆下的潇湘洛水之神。

徐子陵完全沒法將眼光從美人兒軍師那奪人心魄的美麗胴體移開,甚至打心眼裏拒絕生出那個念頭。只能呆坐船頭,眼睜睜地看著伊人像深海內傳說中的美人魚般在溫暖如春的洛水中自由倘徉、任意遨遊!

借著落水的沖力,沈落雁閃亮的玉體在水底象美人魚般潛遊,逐漸斜隱沒消失在水面。徐子陵不由地感到一陣口幹舌燥,窮目四顧,急切眺望尋覓著伊人的芳蹤。

“嘩啦!”焦急地等待中,徐子陵甚至按耐不住也准備下水尋覓佳人時,美人兒軍師從湖水中冒出一顆千嬌百媚的臻首來,不知何時解開的玉簪再也無法束縛流瀑輕揚的如絲秀發,經過潔淨清澈的洛水洗滌下,愈發顯得黑亮如漆,光可照人。而在那清水漣漪裏,沈落雁美不勝收的裸體載浮載沉,若現若隱,更是散發出無窮的誘惑力!

美人兒軍師口中發出銀鈴般的笑聲,充滿歡愉的俏臉給徐子陵送來一個迷人和有深意的笑容,含蘊著高度的挑逗味兒。原本淒然哀婉的秀目此刻盈溢著裝載不住的野性、渴望和期待。

徐子陵的腦袋不受控制地發起熱來,情欲之火急劇上升。沈落雁的愛是毫無保留的,孤注一擲的熱烈猶如飛蛾撲火般不顧一切。比之前三位佳人對自己的愛更直接更熱烈更不畏懼犧牲。面對一份可能早已無望的愛情,美人兒軍師並沒有選擇逃避,甚至她的努力並不是爭取擁有,她只要一個美好的回憶!

徐子陵眼望著美人兒軍師充滿煽情、極具誘惑的美女戲水,口鼻間充盈著美人兒軍師衣物殘留的女體幽香,此時整個小舟乃至整個天地間都是眼前佳人的氣息,那種心靈被全部占據的甜蜜滋味;還有剛才兩人在小船內抵死纏綿的銷魂激情,都在向徐子陵訴說著愛的歡欣以及情意無限。

沈落雁再次潛進洛水裏,似示威又似挑引地在徐子陵可觸到船舷旁的近距離遊過。

美人兒軍師潔白無暇的胴體仿佛是個早已成熟的鮮果,正渴盼著心中愛郎的采摘。

寂靜的夜,星光微露,月色清淡,雖然洛水江心寂寥無人,但依然有蟲鳴魚遊,水浪輕伏。洛水江岸兩旁充盈著勃發的生命和活力。

這片美麗的洛水,這片寂靜的夜色,這片淡淡的星空,整個天地在此刻是完全地屬于徐子陵和沈落雁這對親密愛人所有的。沈落雁于他徐子陵而言確實是與別不同的,直至這刻徐子陵才真正完全屈服在她火焰般的愛情裏,也從心底決定抓緊這美人兒軍師,無論如何決不松開。

水中的沈落雁是那樣地誘人和充滿活力,還真應了沉魚落雁之名。顯然伊人水中功夫極佳,只見她在水中來回暢遊,不停地變換著泳姿近乎刻意地把她美好得令人難以相信的絕妙身材特意著重地表露無遺,徹底展露于徐子陵的眼底。

呆坐船頭的徐子陵看得垂涎三丈,欲火飚升,再也忍耐不住,趴到船舷旁俯下身軀,目不轉晴盯在美人兒軍師在清澈洛水中顯露無遺的赤裸嬌軀上,看著那纖細卻充盈著彈力的腰肢如何把伊人的玉乳隆臀恰如其分地強調出來。她的肌膚在星月交輝的映照下閃爍生輝,一對修長搖擺洛水中的雪白美腿教人目爲之眩。

晶瑩的水珠滴落在沈落雁裸露的光滑美麗的嬌軀上,雪白的肌膚,纖細的腰肢,圓潤挺翹的豐臀,筆直修長的玉腿,在清澈的洛水中仿似仙子下凡般動人心魄。

伊人那赤裸裸的玉體在水中似乎也感受接觸到徐子陵直接大膽的目光,仿佛不禁刺激般迅速變得粉嫩嫣紅,伊人那美麗聖潔的玉女峰因爲剛才的大力遊動而酥胸上下起伏,在水中輕輕蕩漾,兩顆嫣紅的櫻桃在水面上乍隱乍現,充滿了迷人的魅力,透過蕩漾的水波,可以看見伊人隱隱開合的兩腿間那絲絲芳草漂浮在水底,隱約透露著令所有男人向往的伊甸桃園。

這是個比任何夢景更具夢幻特質的現實,也令徐子陵徹底迷失在這醉人的天地裏。

沈落雁遊到他身下,笑著張開雙手,搭住船舷,嬌癡地道:“看個飽吧!自從落雁知曉徐子陵也真心深愛著她,她已經立時變成這世上最最幸福的女人!”

徐子陵只覺喉嚨幹涸難受,吞了一口唾涎,道:“那你定然期待與我共作鴛鴦戲水,否則如何能彌補我方才被你唬一大跳的損失?”

沈落雁貼在船舷旁,一手攀著船舷木板邊,另一手濕淋淋地探上來,勾著徐子陵的脖頸,把他扯往自己方向,仰起鮮豔欲滴的紅唇,一副待君品嘗的模樣。

這美人兒軍師一直壓抑著的如火熱情,在終于明了徐子陵對自己的感情後,再無顧忌,又徹底地抛開了所有的悲傷心痛,終若岩漿沖破了缺口般,噴瀉而出。

徐子陵忘記了兩人外的所有事物,全身心地投入眼前這香豔迷人的天地裏,他重重吻在伊人灼熱的香唇上,唇舌糾纏間,一切因她而來的驚嚇和思念,都在這一刻得到了最令人惬意的補償。兩人狂野地唇舌相纏,丁香暗渡,香唾流轉,心靈再沒有絲毫隔閡和提防,更沒有任何事是不可以做的。

神魂顛倒之際,徐子陵模糊地感到沈落雁摟緊他的脖頸,然後用力一拉。

“噗通”一聲,他也掉進了純淨的洛水中。他剛准備掙上水面,沈落雁這條美人魚兒纖手玉腿一齊糾纏了上來,把他拖進水底去,繼續那意猶未足的熱吻。

在水底下徐子陵一對手向伊人展開全面的、無限狂野和無處不至的侵犯。他瘋狂地緊擁、親吻著懷中成熟完美的少婦身軀,水中佳人玉體那光滑細膩的觸感和因動情而逐漸上升的體溫不斷地刺激著徐子陵的心靈,激發起他高漲的情欲。

徐子陵的雙手用力地在柔如絲緞、嫩如玉脂的雪白肌膚上揉搓著,嘴巴則不停地吮吸著伊人高聳飽滿、觸之彈手的晶瑩玉乳。同時伸出靈巧的舌頭蛇一般地舔弄著雪峰之巅那嬌嫩誘人的殷紅兩點,不時還用牙齒輕輕的齧咬一下,令早已意亂情迷、完全無力推拒的沈落雁敏感的嬌軀頓時陷入了陣陣的顫抖和痙攣中。

徐子陵還完全發揮著長生氣最最傲人的優勢,根本無須升出水面,直接可以在水中自由換氣,雖無法似魚兒般呼吸,但一兩個時辰顯然不是問題。他時而吻住伊人的香唇,在伊人大肆吸取氧氣的同時,趁火打劫,如入無人之境般到處肆虐,隨意攻城掠地,無力抵抗的美人兒軍師只能束手就擒,由得他張狂放縱。

兩人升回水面時,沈落雁粉嫩白皙玉頸處的滿是紅腫的吻痕,鮮嫩光潔的玉峰在徐子陵眼底驕傲地挺茁著,映著淡淡月光,隱約可見絲絲淺露的青色淤痕,可見戰況之激情慘烈。兩人全身發燙,連洛水的溫度也像立時提升。

徐子陵自然不肯放松,依然繼續尋求最佳的調情手段,誓要佳人完全徹底投誠。兩人糾纏不開地遊到小橋下船舷處時,沈落雁這美人兒軍師被徐子陵擠壓著背靠船舷,同時徐子陵舉起伊人的雙手,讓它們反手抓緊在船舷上,再把自己的大手覆蓋抓緊,如此一來,更過度誇張了伊人那原本就極爲豐滿挺立的玉峰,並且兩人之間有了著力處。

徐子陵不再遲疑,在用自己胸膛擠壓逗弄伊人豐挺酥胸的同時,終于挺起昂揚勃發的男性欲望,深深地進入了美人兒軍師那醉人的夢想桃園。此刻整個天地間,只剩下兩人最原始狂野的動作和肉體摩擦激起水花濺蕩的聲音。

隨著小船劇烈的震蕩,徐子陵急速動作之余張嘴吻上了美人兒軍師的香唇,將伊人蕩人心魄的銷魂嬌呤堵在檀口內,讓伊人的聲聲嬌呤化作一曲婉轉低回的無字之歌。

月色撩人,卻終要躲進厚厚的雲層,而星夜愈發寂靜溫柔,卻是夜已深了。

晚風輕拂,一夜春深,而美麗的洛水,終于沉寂。橋下一葉輕舟,也早已逝向遠方。
本主題由mmcwan21于2015-2-713:32關閉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