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紀元(海洋篇——巴啦啦小魔仙)

妖女紀元(海洋篇——巴啦啦小魔仙)

甯靜的海島在海風與浪濤聲的伴奏下,顯得尤爲舒適,一名銀髮少女伸著一雙纖細的小腿坐在礁石上靜靜地看著遠處的大海。銀藍的月光如絲霧般灑在她略顯規模的身軀上,泛著一層微弱的光暈。
"希雅姐姐,海瑩堡又出現邪惡的海獸了。"忽然,一只小海龜從海裏出來爬上了礁石,並且對著少女口吐人言。少女蹙著銀色的秀眉,她冰藍色的雙瞳閃爍著光芒。
"我知道了。玄武洛洛,告訴王子,我答應他了。"小海龜點了點頭,小眼睛眨了眨,"噗通"一聲跳海了,希雅伸出右手,她看向手腕上的青色手環,"巴啦啦能量——芒基洛洛。"
隨著少女的吟唱,一只藍色的小精靈從手環上浮現了出來,它發出孩童般快樂的笑聲,繞著少女的手飛了幾圈落到了她的手中,化成了一個海瑩珍珠變身器,是一個粉色珍珠貝的形狀。"小魔仙變身!"少女繼續吟唱,左手撥弄著珍珠,珍珠綻放出藍色的光韻,芒基洛洛顯現出來,發出聽不懂的可愛聲音,它像是一只蝠鲼,拉出一圈水幕裹向希雅,希雅閉著雙眸,身軀被魔法水液包裹,神奇的一幕出現了。
在皎潔的月色下,波濤浪湧的礁石上,一個淡藍色的水球懸浮在半空,隱隱約約能看清少女的胴體在水球中若隱若現,像一只被水包裹著的美人魚。水液似乎是一種魔法物質,消融了少女身上所有的衣物,給她換上了一件,讓小朋友看見了都會覺得很漂亮的衣裳,大人看見了只會覺得不倫不類這樣子的。
"巴啦啦能量——召喚尼東洛洛——魔法坐騎呈現。"希雅右手無名指上的青色貝戒發出光芒,一只魔法小精靈飛了出來,是一個小海馬的造型,它出來後就用那長而圓的小嘴親吻著少女手上的貝戒。契約魔法的力量讓它的身軀彷彿得到了升階一樣,變得比陸上的真馬還要大,它先前可愛的樣子也變得神駿起來,周圍有水霧在它身下聚集,彷彿是成年後的魔法生物。希雅的雙瞳在變身後,就像戴了星星形狀的美瞳,周圍虹膜的部分是藍色的,星星形狀是在瞳孔上,是金色的,搭配著她身上的魔法公主裙,使她整個人就好像魔法少女一樣,顯得尤爲有正義感。
"啵"的一聲,海面被一圈發出藍色光芒的魔法給圈了一個直徑三米的圈圈,希雅騎在海馬上進入其中。眼前被光芒籠罩,很快又明朗起來,希雅已是來到了海瑩堡。
這裏燈火通明,景色如同龍宮,有大量的歐式建築坐落著。周圍有小部分建築被海獸破壞,大量的人魚神色驚慌的逃到廣場,希雅安慰幾聲,召來衛兵要他們把魚民帶到安全的地方,自己則使用魔法能量凈化它。
"該死,居然是五階海獸王,怎幺深淵中的大王酸漿鱿都變成海獸了。"出現的海獸讓希雅的身軀微微顫抖,似乎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在害怕,她強迫自己不能後退。
在海瑩堡,有個不被流傳的傳說,說是觸手怪是所有魔法少女的剋星,其中就有小魔仙。"不行,我必須攻擊。"希雅騎乘在海馬上,手中出現海瑩魔法劍,隨著她巴啦啦能量的吟唱聲,一道電光擊向不斷揮舞著觸手的海獸。可是,卻更加激怒了它,一圈圈水流伴著觸手的揮舞沖向希雅,讓她逐漸在暗流交疊之中穩不住身體,被水流沖得只能抓緊海馬的鬚髻。
海獸黑色的橫瞳露出獰笑,它伸出一只觸手過去。而這時,巴啦啦能量的聲音又傳了出來,一圈魔法水光罩保護了希雅。
"怎幺辦?""打不過!"
"要是被抓住了...我會...!""不,即使被抓住了,蹂躏我,我也要保護他們。"
希雅在心中想了片刻,神色重新變得淩厲,她揮出魔法劍,藍光耀閃間,一道比剛剛還要灼熱的光柱撞向觸手,在上面留下了被恢複正常後的嫩紅。"巴啦啦能量——槍炮洛洛——小魔仙合體變身。"看著凈化奏效,希雅舉起魔法劍,一只皮皮蝦一般的小精靈顯現了出來,變成藍色的魔法手盔裝配到她的手臂上,從中不斷有魔法能量聚集著。
槍炝洛洛是槍蝦小精靈,與皮皮蝦有著攻擊方式上的區別,是一種能射出高壓水流的生物,能發出堪比水刀般無物不切的高壓水流。"——水流攻擊!"
一道湛藍色光芒的水流沖擊向觸手怪,它痛苦的升起縷縷黑色的氣息,慢慢的被凈化了,而希雅的魔法能量逐漸枯竭,它龐大的身軀耗費了大量的凈化魔法,尼東洛洛發出關心的輕鳴。"唔啾~"嗤嗤!嗤嗤!
黑色的魔氣被凈化著,大王酸漿鱿的神智漸漸清醒過來,它血紅的雙瞳變成淡藍色,開心的朝希雅揮舞著觸手。"還好清醒過來了,要不然......"希雅靜靜的在心中想道,那嫩紅的觸手親暱地觸了觸希雅的裙角,似乎不敢的樣子。
"你願意成爲我的精靈嗎?"希雅說出心中的想法,身體都在微微地顫抖,像是因爲大王酸漿鱿的觸手而升起一股奇怪的慾望。"啾啾!~唔啾!~唔啾!~"尼東洛洛發出魔法洛洛特有的聲音,像是在告訴希雅,它答應了。
希雅開心的笑了,舉起手中的魔法劍,"巴啦啦能量——洛洛轉化。"只見大王酸漿鱿的身軀開始變小,契約的能量快速改變著它的身軀,很快,它就變成一只擁有十條觸手的小精靈。"既然你的觸腕力量那幺大,以後就叫作大腕洛洛吧。"
大腕洛洛發出萌萌的"啾啾"聲音,又變成了一個洛洛吊墜,被希雅拿在手中。這時,一名英俊的男子在衛兵的簇擁下走了過來。
"希雅,您終于答應我了。"希雅看向來人,星眸閃爍著不明的光彩,「海達王子,我答應妳不是因爲你喜歡我,而是我要以此提升力量,保護他們。"
"那......"海達露出微紅的俊臉,眼前的少女在經過大戰後,身上升起淡淡的空靈氣息,像小仙女一樣。"什幺時候!""尼東洛洛,我們走。你自己看著辦吧。"
少女留下淡淡的清香,海達笑了笑,朝城堡走去。娜希雅回到了海島上,不知不覺間,東邊升起一輪曙光,撫在少女的臉上讓她睜開了雙眼。
"我是做夢了?""還是真答應他了。"
少女擰著俏眉,銀色的長髮被晨風吹撫著,似乎有點後悔答應他了。"唔啾,啾啾!"尼東洛洛跑了出來,在她面前發出可愛的聲音。
"真的嗎。那...只能試著喜歡他了。"少女從礁岩上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青色外套和深藍色連衣裙,看向遠處的沙灘旅店。"......傳說亞特蘭蒂斯王國的國王爲了尋找不老泉,契約了一種自遠古時期就有的小精靈,成爲了魔仙!姐姐,這是真的嗎?世界上真有魔法,真有魔仙嗎?"旅店中,正有一名短髮小女孩在吧台上看書,她頭上的短髮是玫瑰紅的顔色,紮著兩只小辮子,身上穿著粉色小吊帶,下身是一件牛仔短褲,小腳丫上踏著一雙粉色平底小涼鞋。
"別看了,就是童話故事。把這個送到樓上去。"旅店吧台的裏側,一名身穿白色吊帶小短裙的女子擺弄好果盤,將眼前小女孩手中的童話故事集沒收,放在了她夠不著的地方。女子粉色的頭髮盤在腦後,前面落著兩條長長的流海,讓她本就輪廓分明的臉型更加凸顯,而白色的髮卡更是點睛之筆,夾在了前方的斜發上。白淨的俏臉點綴著一對褐色眼眸,讓她眼光閃爍間,威嚴的好似母親一樣,讓人感到親近的同時,又讓人感到成熟穩重。若是僅看她妩媚的姿容,而忽視掉她身後那些製作精美的飾品的話,的確會讓人覺得她是個威嚴的母親,而不是多才多藝的大姐姐。
"唔,不要嘛!"淩海昕露出頹喪的小臉,不過在看到走進來的銀髮少女後,臉上重新綻出笑容。"嗯!~娜希雅姐姐!"
少女沒有回她,徑直的上樓了。不過,淘氣的尼東洛洛顯現了出來,朝著海昕做了個鬼臉,她驚訝的看著它,又很快的躲了起來。"剛剛那個小東西是什幺啊!"淩海昕端著果盤上樓,送完後偷偷看著希雅。
這時,一名頭髮是棕色短髮的少女悄悄地來到淩海昕的身後,大慨十二歲的樣子,穿著米黃色的小襯衫,裏面是青色的內衣,她用雙手蒙住淩海昕的雙眼,「猜猜我是誰?""夏凡,別鬧,我跟你說
......""啊,原來你在偷看希雅呀。""。。。"
娜希雅現在在陽台處,她望著遠處的大海,似乎沒有發現兩個小女孩躲在身後偷看。一雙冰藍色的雙眸眨了眨,感受著海風吹撫的弧線,與陽光散發出來的熱辣,心神在這一刻稍稍得到放鬆。
"出來吧。"忽然,娜希雅回頭看向門口。淩海昕剛準備要走出去道歉,卻被一陣爽朗的笑聲壓住了腳步。
"希雅,我點了果盤,一起來吃吧。"海達露出笑臉,他穿著一件白色短袖和藍色短褲,一副休閑旅遊般的打份。海達邀請娜希雅坐下後,將果盤放到了桌子上,「海獸出現越來越頻繁了,聽說深點都出現了詭異的人形,似乎還能控制海獸。希雅有再聽嗎?"
少女似乎在想事情,笑了笑拾起一顆草莓含入口中,"人形嗎?魔氣侵蝕海洋生物已經開始朝人類進化了嗎?那可就真的大事不妙了,海達。"娜希雅突然擡起頭,海達似乎看見少女的雙眼泛起血紅,"既然和你結合能提升魔法力量,不如現在就
......""啊,海昕別看了,快走,他們要羞羞!"夏凡拉著粉毛的海昕,海昕似乎想到了什幺,平常極愛說話的她,現在卻奇迹般的捂著嘴,手腳放慢的跟著夏凡身後離開了。"希雅,現在就...!!!"海達似乎很意外,平常的娜希雅是極爲高冷的,常常露出不易近人的姿容,現在這樣反而有點不正常,不會......
不等海達有什幺想法,娜希雅已經騎上了海達王子的大腿,安靜的如同睡著了的小獸趴在他的懷中,"傳說在魔法海洋中,有一位小美人魚,她在一場暴風雨過後,被捲上了岸,是一名人類王子救了她,並且將她放回了大海。""後來,小美人魚情窦初開,知道王子殿下是善良的,于是用禁忌魔法變出雙腿,報答王子的恩情。"海達撫了撫懷中少女的銀絲,"我可不是人類呢。希雅,童話都是騙人的,純真的愛情根本沒有,都是建立在利益上。如果,要是冰岚城的公主看上我,說不定我真就移情別戀,愛上......唔!~"
少女獻上雙唇,柔情似水的擁抱著他,似乎也不怕人來,就在這陽光照耀下,花草點綴的陽台上,做著情慾羞羞的事。"我不許,你只能愛我,我需要你的力量,讓我面對它們,不再害怕,不再退縮。"娜希雅情欲氾濫的愛語著,她身上的衣物也發生了蛻變,變成了小魔仙的樣子。
海達低頭看著懷中的少女,感到心都要跳出來獻給她。少女銀色的長卷髮變成藍色的長直發,雙瞳出現金色的小星星,閃爍著光芒。微斜的流海也變成長長的單邊流海,有著一股禦姐的氣息。先前頭上箍著的青色髮箍變成了白色,還延伸出了兩只小翅膀樣的裝飾。而她身上的衣物更是脫變成了華麗而高貴的藍色公主裙,緊身的設計與蓬化的裙擺,青色與黃色的花紋點綴著,花褶間的銜接又無一不是精心設計。而腿上更是穿上了一雙緊貼腿膚的白色過膝長靴,靴口的正面還凸出了三角形的青色紋邊領口。背後薄如蟬翼的輕紗又像是小翅膀一樣隨風舞動,配著如同魅魔青色的細長小尾巴,又會覺得在神聖聖潔的姿態中,突出一抹尤爲明顯的誘惑,煞是迷人。"這樣,是不是能讓王子殿下更加愛上我呢,啊!......哎呀!"
海達被少女溫暖的香軀所迷,一雙大手在她的身上遊走著,下體更是隔著褲子頂在了她的軟膩處,讓少女露出羞澀的桃紅,她輕輕眨著那魅惑的星瞳。"這是...!"
"希...希雅能幫我...脫褲子嗎?"海達眼神期待的望著少女。"咯咯~進屋再說,她們還是孩子呢。"變得敏銳的希雅眼神彷彿能看透牆壁,似乎查覺到了淩海昕她們,覺得這裏做不安全。
海達似乎也覺得在這裏不妥,自己又沒有那種暴露未婚妻的癖好,于是將娜希雅公主抱。娜希雅也沒抗拒,反而迎捧的摟著他脖子,臉上帶著燦爛的笑容。"他們進屋了,會不會有小寶寶生出來啊?"淩海昕好奇的問著夏凡,夏凡一敲淩海昕的腦袋。"哪有這幺容易,"她眼珠一轉,"熱死啦,我們去沖浪吧!"
好呀好呀!""希雅~啊...!怎幺突然就...!!"
當海達抱著娜希雅進入客房時,娜希雅突然掙脫下來,將海達壓在床上,並且是鴨子坐的坐在他胸部上,海達都能嗅到眼前不到十公分距離軟肉所散發出來的玫瑰香味。"巴啦啦能量——果凍洛洛——小魔仙合體變身。"
隨著少女的吟唱,一只水母狀的小精靈從手環中顯現出來,讓娜希雅藍色的公主裙快速膨脹起來,變成和水母一樣半透,可以清晰的看見娜希雅的下體在半透的淡藍色肉膜中微微動了動。海達別過頭去,太色情了,娜希雅今年才剛滿十六歲,那粉瓣光滑無毛,像個小嘴巴,莫名的,海達又轉過頭,接受著自己未婚妻愛意的侍奉。
"海達王子,我們似乎不一樣呢,怎幺做呢?"少女的臉上露出迷之微笑。"我,用那個插...插進去。
""是這個嗎?"他的短褲被一雙套著青色手套的雙手脫了下來,軟哒哒的肉蟲正不時的被纖指彈動著。"啊啊!別...!肉棒被手指彈動的痛感讓海達感到有些憋屈,又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另一種快感夾雜在痛感裏面傳遞過來。而娜希雅的裙擺如花瓣般綻開,罩住了被藍絲秀手玩硬的肉棒,套進那粉嫩的小嘴之中。
"呃!...""還是真答應他了。""是這樣嗎?"純潔的娜希雅半知半懂,在性事方面她只知道海洋生物是如何繁殖,人類是怎樣的只在書籍上片面了解了一些。
"啊,是這樣。希雅能動動嗎?好難受。"海達露出複雜的表情,少女周身的裙裝緊實地將自己腹部到膝蓋間壓住,沒有一絲空氣在裏面,全是水,也不是真正的水,而是黏糊糊的愛液,都是果凍洛洛分泌的。果凍洛洛是作爲變身器的洛洛,因爲娜希雅有自己的變身洛洛,所以只能融合了。
這時,淘氣的尼東洛洛跑了出來。娜希雅瞬間臉紅了,嬌軀都透出了桃紅,"尼東洛洛快回去。"
"唔啾!啾...!啾啾!"你也要一起是嗎?"娜希雅扭了扭細腰,星瞳眨了眨,露出小惡魔的笑容。
"王子殿下,不如讓所有洛洛都一起吧。"海達在這一刻終于知道,娜希雅平常爲什幺是高冷的,就像禦姐一樣。
她心裏其實隱藏了個惡魔!"不要!————啊啊啊!————"
沒有任何懸念,海達被數十個洛洛合體的娜希雅榨出了濃濃精液,一會兒,就餵飽了所有的洛洛,他枯瘦的臉閉上了雙眼。"我要冰岚城公主,我不要...啊啊啊!————"
"你今生只能愛我!巴啦啦能量——""唔,不要嘛!"淩海昕露出頹喪的小臉,不過在看到走進來的銀發少女後,臉上重新綻出笑容。"不要,我錯了。"
"大腕洛洛——觸手攻擊!"一根紅嫩的觸手從水母裙中伸出,插入了海達的口腔,他流出了屈辱到爆的淚水。
【小魔仙都是魔鬼......】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