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師表217-218

第217章

爲了保險起見,彭磊還是帶著小梅一起過去了,反正只要有自已這個武藝超群的小師姐在,即便有人采搗亂也不用擔心了。

彭磊騎著摩托載著小梅以最快地速度趕了過去,所幸路程並不遠,幾分鍾之內便趕到了,遠遠地就看到在會所前的路邊上停著一輛黑色的商務車。

餐廳內,英姐正在翹首企盼著,她的身旁筆直地站著一位穿黑西裝的男子,彭磊和小梅快步走進了餐廳,彭磊隨意地掃了眼那個男子,這男子三十來歲,一米八幾的個頭,身材彪悍,表情冷漠。

彭磊有些吃驚,這人好生凶悍,小心地問道:“英姐,是這位老板找我嗎?”

“你就是這裏的老板彭先生?”

英姐還未答話,那人已冷冷地問了一句,但目光卻盯在了彭磊身旁的小梅身上,顯然有些驚訝于小梅這幺高的個頭,竟不比他矮多少,要是穿上高跟鞋的話,只怕是比他還高了。

彭磊答道:“不錯,我姓彭帶嗎?”

“不是我,是我們老板要見你彭磊回答,轉身使出去了。就是這裏的老板,請問你找我有什幺事跟我來吧!”

那人口氣冰冷,根本不容“英姐,這到底是怎幺回事,他的老板又是誰?”

彭磊一時摸不著頭腦,探詢地看著英姐。

英姐急忙走到彭磊身旁,小聲道:“小磊,這個人是韓老板的司機,上次會所升業的時侯就來過了,好象還是你老丈人請來的。今晚餐廳都快要關門了,這個人突然進來說是要見你,還說是要十分鍾內見到你,所以我才急忙把你叫來了。

“韓老板?”

彭磊腦子裏飛快地轉了半天,自己好象不認識什幺姓韓的老板吧?難道是小雪的想到這裏,他又急忙否定了,這不可能。

不管是誰,一會見了真人自然就知曉了。

在有些昏暗的路燈下,那名司機象個雕塑似的站在路邊那輛黑色的商務車旁,毫無疑問,那位韓老板一定是車裏了。彭磊帶著小梅快步走了過去:“你們老板呢?”

“在車上。”

司機面無表情地伸手攔住了他們,目光冷冷地看著彭磊身邊的小梅,“你現在還不能見他。”

“你這是什幺意思,你們老板不是要見我嗎,爲什幺還縮在車裏不出來?”

彭磊生氣地瞪著這個冷冰冰地莽漢,而小梅也暗暗地擺開了架勢,她早巳看出這個司機絕對是個身懷絕技的高手。

車裏突然傳出一個男人低沉地聲音:“阿力,讓他再等三分鍾。”

這聲音彭磊以前只聽過一次,但卻一直讓他萦懷難忘,他一下子但明白車裏坐著的是誰了。

彭磊心內一陣激動,忽然繞開了那個叫阿力的司機,飛快地沖到車門前一拉車把手,車門竟然應聲而開,在阿力反應過來剛要攔阻時,彭磊已然鑽進了車廂內,順勢把車門給關上了。

寬敞索華的車廂內亮著燈,雖然有些暗淡,但已足夠讓彭磊看清坐在他面前的那個中年男子韓老板了他果然就是韓雪的父親。

“想不到果然是你。”

彭磊一聲冷笑,一屁股坐在了韓老板的對面,忽然間目瞪口呆在韓老板的面前竟然還跪著一個人,確切地說是個女人,穿著一條短到不能再短的短裙,短裙下那雙白花花的大一腿在燈光顯得格外刺眼,而她的頭正伏在韓老板的雙腿之間,在那上下起伏著,烏黑的長發把她的遮掩住了,但彭磊還是立刻就明白過來,這個女人正在做些什幺了。

這個女人嗚咽著想要擡起頭來,卻被韓老板按住了頭沉聲喝道:“繼續!”

女人身子一僵,乖乖地低下頭去繼續用嘴爲韓老板服務著,只是起伏的速度越發的快了。

阿力在外面急促地問道:“老板,你沒事吧?”

“你放心,我沒事的,你就在外面看著吧!”

韓老板吩咐過阿力後,有些無奈地看著彭磊,“大半年沒見,你小子的臭脾氣怎幺一點沒改,還是這幺沖動?”

彭磊也覺得有些尴尬,他原以爲是韓老板把他諒在車外,是故意想讓自已難堪,當時一激動,想也沒想就沖了進來,結果就撞見了這幺狗血的一幕,更讓他佩服的是韓老板的臉皮也算是夠厚了,在這種情況下竟然還面不改色的繼續無恥著。

“不好意思,你不是要我務必在十分鍾內趕到嗚?我可是按著你的要求做的,不過,沒關系,你盡管繼續好了。”

彭磊揚了揚手表,不無譏諷地說著,目光在那女人身上一掃,一身職業裙裝將她的身材曲線完美地勾勒出來,渾回挺翹的臀一部正對著彭磊,奶奶的,這女人身材還挺正點的,想來臉蛋也差不到哪去,自然了,韓老板的小蜜還能是醜八怪不成。

“那我就不客氣了,冰箱裏有冷飲,你自己拿吧。”

韓老板微微一笑雙手抓住了女人的頭發用力往身下按去。

彭磊掃了眼四周,見旁邊果然有個小型的冰箱,看來這些有錢人還真是會享受,在這炎熱的天氣裏,坐在豪華的小車內,開著空調,喝著冷飲,同時還享受著漂亮小蜜的唇舌服務,他們這些平頭小百姓是想也不敢想象的。

他隨手拿出一瓶可樂,一邊喝著一邊看著眼前這極爲搞笑的一幕。

那女人嗚嗚咽咽地哼著,一頭秀發拼命地晃動著,韓老板忽然一聲低喝,身子一抖,緊緊地按著那女人頭不讓她動。好一會,韓老板才松開了手,那女人抿著嘴擡頭看著韓老板,在他冷睃的注視下,乖乖地將他噴在她嘴裏的東西全都吞了下去,又用嘴小心地替韓老板清理了一番,這才替他將拉鏈拉上。

韓老板滿意地拍了拍她的臉蛋:“不錯,起來吧!”

那女孩展顔一笑,乖巧地起身坐在韓老板身旁,順勢拉了下縮到了腿根的短裾,彭磊有意無意地在她臉上一掃,媽的,這女的不過二十歲年紀,丹風眼柳葉眉,瓜子臉,櫻桃小嘴,看上去清麗無比,但眉眼間卻帶著一股子妖媚,胸前那對碩大的象是隨時都要破布而出。女孩的俏臉上布滿了紅暈,也不知是害羞還是讓韓老板那玩意給撐的?

那女孩也在偷偷地打量著彭磊,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有意無意地在彭磊臉上掃過,忽然伸出小巧的舌頭在唇瓣上一舔,將殘留在嘴角的一絲液體給舔得一幹二淨,與此同時還不忘丟給彭磊一個迷人的媚眼,電得彭磊直起雞皮疙瘩。

韓老板整了整褲帶,象是在自我解嘲一般歎道:“哎,人老了,有些力不從心了,頂多只能堅持上十分鍾了。”

那女孩獻媚道:“韓總,你已經很厲害了。”

彭磊差點笑噴了,強忍著笑道:“韓老板,你這幺急急忙忙地把我召來,不會就爲了讓我看你們現場表演的吧?”

“當然不是了。”

韓老板有些懊惱地瞪了女孩一眼,女孩立馬知趣地閉上了嘴,韓老板這才沉聲道,“我今天找你來,是想問問你,這家盤龍會所是你開的吧?”

“不錯,是我開的。”

“很好,沒想到半年不見,你小子還是有些作爲的,看來我還是小瞧了你。不過,聽說你的會所最近好象遇到了一些麻煩,是這樣吧?”

韓老板那種居高臨下,盛氣淩人的樣子讓彭磊很是不夷,沒好氣地頂了一句:“是又怎幺樣?”

韓老板也不在意淡然一笑:“你相不相信,只要我一個電話,立刻就能讓你的會所重新開業?”

“是嗎?”

彭磊心內一動,“你真的能幫我把這件事搞定?”

“當然了,這種事對我不過是小事一樁,但我有一個條件。”

“什幺條件?”

這世上果然沒有白吃的午餐,彭磊不露聲色地問道。

韓老板的表情漸漸地凝重:“我的條件很簡單就是永遠也不要和小雪見面.”彭磊心內一陣刺痛,許久才緩緩地問道:“小雪她她還好吧?”

“她很好,但是我知道她o裏一直都還在想著你,一放了暑假她就想偷偷跑下來看你,所以我把她關在了家裏。因爲你們是屬于完全不同的兩個世界,你在盤山鄉的所作所爲,包括你有多少個女人,我全部都一清二楚。所以我要你答應,永遠也不要再出現在她面前,這樣她也許就是漸漸地淡忘你,重新開始她自已的生活。”

“謝謝你的好意,但是我最討厭別人威脅我,所以,就算是盤龍會所因此倒閉了,我也不需要你的幫助。”

彭磊轉身就要離開。

“你給我坐下。”

韓老板厲聲喝道,“我說你小子怎幺還是這種倔脾氣,你現在是什幺處境,你應該比我清楚,你認爲就憑你那點實力,你鬥得過別人嗎?”

彭磊冷笑道:“我承認我是鬥不他,但我也絕不需要你的伶憫,你也盡可以放心,我和小雪之間早已經結束,我是不會再見小雪的了。”

“要不是看在我欠你一個人情的份上,就憑你神態度,老子才懶得管你的這點破事。”

韓老板沒好氣道,“小彭,一個男人要是想要做出一番事業來,就必須要有一種爲了事業可以犧牲一切的勇氣,包括愛情,還有你那點可憐的自尊,你應該知道,這是個笑貧不笑娼的年代,只要你有錢,那你就有了一切,你要是沒錢,你留著自尊有個屁用。”

彭磊不置可否地沉默不語,但心內也承認韓老板的話不無道理。

韓老板見彭磊似乎有些動搖了,信手將身邊的女孩攬到懷裏,笑道:“巢電神台的那個交友欄目《非誠勿攏勢,看過吧?裏面有一句話:甯願坐在寶馬車裏被人日,也不願坐在自行車上微笑。這句話你一定聽說過吧?”

甯願在寶馬車裏被人日?原話好象不是這樣說的吧?彭磊有些疑惑不解,不知道這老家夥到底想跟他說些什幺,但還是如實地答道:“聽說過,好象是的一個叫馬諾的女佳賓說的名言吧!那個節目好象還挺火的,只是我一期也沒看過。”

韓老板得意地摟著身邊的女孩弦耀道:“她就是那節目的女佳賓馬諾那句話就是她說的。”

“什幺?你就是馬諾?”

彭磊大吃一驚,難道那個著名的寶馬女被韓老板給包養了?仔細地盯著那女孩著了半天,這才道,“馬諾的照片我看得多了,你雖然和她長得有些相象,但卻絕對不是她。”

“韓總,你就別跟人家開玩笑了。”

那女孩嬌滴滴地沖韓老板嗔了一句,這才對彭磊道,“我哪敢跟人家馬諾比呀,只是名字和她相近而已!我叫馬若,是草字頭的若,而不是言字旁的諾,只不過,我也參加了一個叫做《非誠勿攪勢的節目,並且因此認識了韓總,後來就成了韓總的秘書。”

彭磊聽她說到這裏,忽然想起了一句話:有事秘書幹,沒事幹秘書。恩不住竅笑不已。

“小彭,你笑什幺?”

韓老板原想誇耀一番,卻不料被當場給揭破了,悻悻不甘道,“那樣一個女人有什幺好稀罕的。這年頭,只要你有錢,什幺女人玩不到,就連那些所謂的大牌女星我也照樣玩了不少。嘿嘿,你也看到了,我的這個女秘書,哪一點不比那個馬諾漂亮。”

彭磊終于忍不住笑出聲來:“不就是個女秘書嗎?我也有。”

把車門一拉,車外小梅正和那名司機劍拔驽張地對視著,彭磊一招手:“小梅,你進來。”

小梅朝那司機哼了一聲,快步鑽進了車廂,彭磊伸手攬住了她的小腰,朝韓老板挑釁地笑道:“韓總,這就是我的秘書,你看看我的秘書比起你的秘書采,怎幺樣?”

韓老板只瞟了一眼,立馬就有些痂呆了,這小妞還真是太清純太漂亮了,迹有那身材,實在是太正點了,和這個小女孩一比,自己身邊的這個女人簡直就拿不出手來。

好半天,韓老板才酸溜溜地冒出一句:“沒想到你這小子還真他媽的豔福不淺啊!”

小梅羞澀的依偎在彭磊懷裏,小手在他的腰間一陣猛掐,要不是想著在外人面前給他留點面子,小梅早就暴起收拾他一頓了,小梅小臉紅紅地,心裏暗道:嘿,先讓這家夥得意一會吧,等回去後再看本姑娘怎幺收拾他。

彭磊忍著疼,得意地笑道:“韓老板,我也想通了,我答應你的要求,那我的會所……”

“很好,男人嘛就是要能屈能伸才行。這是我的名片,記得明天早上八點鍾打電話給我,我帶你去見一個人。”

韓老板依依不舍地收回了目光,遞給彭磊一張名片。

“你不是一個電話就能搞定嗎,爲什幺還要帶我去見人?”

韓老板從鼻孔裏冷哼了一聲:“你就算是現在能夠重新開業,只怕要不了多久,也遲早會被別人整得倒閉不可。你應該很清楚,你得罪的是什幺人?我帶你去見的這個人,只能你能夠攀上她這棵大樹,那幺你在盤山鄉甚至在這個縣裏,也沒有人再敢動你一下。”

彭磊立刻明白過來,韓老板這是要帶他去結識一位本縣的權責,這個人的地位絕對要比那個辦公室主任許政存還要高。

他雖然對韓老板有些不滿,仍舊感激地說道:“韓報叔,謝謝你了。”

韓老板意味深長地說道:“不用謝,我只是在還我欠你的人情而已,你只要記住你說過的話就行了。”

“那好,明天見。”

彭磊剛對他有了一絲好感,立刻又被這句話給砸沒了,輕輕牽著小梅的手,“小梅,我們走。”

那個叫馬若的女孩忽然道:“這個女孩的身材真好,要是不去當模特實在是太可惜了。”

小梅一愣:“什幺是模特?”

“模特都是些中看不中用的花瓶,知道嗎?”

彭磊不容馬若再說下去一把將小梅拽下了車。

韓老板在身後接著道:“小彭,剛才你看到的事,希望你”彭磊回頭瞄了馬若一眼,壞笑道:“你放心吧,我才懶得管你的這點破事。”

切,韓老板暗罵了一句,這小子還挺會學話的,竟然把自己剛才說的那句話給照搬了過來。



第218章

早上八點,彭磊如約打電話給韓老板,按他的吩咐趕到了韓老板下榻的酒店,韓老板氣定神閑的坐在j舀店大廳裏,他的司機兼保镖阿力冷酷酷地站在身後,秘書馬若穿著一套黑色的職業裙裝,拿著一本記事本很端莊的坐在他旁邊,倒也有幾分秘書的模樣,只是那雙迷人的丹風眼很妖媚地打量著彭磊。

韓老板朝彭磊一點頭:“走,我帶你去見那個人,阿力,去開車。”

阿力應聲而去,彭磊有些吃驚:“韓老板,你這是要帶我去哪裏?”

“到縣城。”

韓老板已然站了起來,疾步向j畫店大門走去,漂亮的小秘書踩著碎步亦步亦趨地跟在後面,阿力開著黑色的商務車停在了門口。

彭磊快步追了上去,遲疑道:“要不明天行嗎?我今天還有事,學校就要開學了,我怕是走不開啊。”

“行,你不願意去就算了。明不過我告訴你,下午我還要趕回江川市,機會只有這一次,你要是錯過了,下次也別想再指望我會幫你了,你自己看著辦吧!”

韓老板上了車,看也不看彭磊一眼,低聲命令道,“阿力,開車。”

靠,這幺吊?

就在車子啓動之際,彭磊飛快地竄上車來,穩穩地坐了下來:“誰說我不去了。”

車子緩緩地開出了盤山鄉,向縣城方向駛去。彭磊匆忙地跟豔豔打了個電話,讓她幫自己向陣校長請假,要知道今天陳校長還要召集全校老師開會,估計老陳頭的嘴都要氣歪了。

等彭磊把電話挂掉,韓老板這才不露聲色地問道:“你女朋友?”

“嗯!”

“那個張鄉長的大女兒?”

“嗯!”

不一會,彭磊的電話響了,是段芳打來的,昨晚彭磊已經把韓老板答應他的事情告訴了段芳,段芳放心不下,一大早就打電話給彭磊,詢問下他的進展如何?

彭磊剛把電話挂了,韓老板微笑著問道:“這回是你情一人打來的吧?”

“我”彭磊面紅耳赤,“算是吧!”

“是那個餐廳老板娘還是會所的段經理?”

彭磊目瞪口呆地看著韓老板,看來這家夥對自己的底細全都查探清楚了,好半天他才無奈地點了點頭道:“是段經理。”

韓老板微微一笑:“你不用這樣看著我,就因爲我清楚你的底細,所以我才會告訴你,你和我女兒是永遠也不可能的。”

沒過多久,彭磊的電話又響了,彭磊在韓老板鄙視的目光和他小秘的吃笑聲中再次拿起了手機。

這一次是小梅打來,電話一接通,小丫頭就在那邊大罵了起來:“臭師弟,你死哪裏去了?你這個大騙子,你難道忘了,今天小麗就要到縣一中去報到了嗎?”

天,竟然又把這幺重要的事給忘了,難怪小梅在電話裏大發雷霆,小麗此刻也一定在埋怨自己說話不算數。彭磊急忙低聲下氣地解釋了牛天,所幸他也要到縣城去,到時就直接去縣一中找小麗得了。

電話一挂,不等韓老板問話,彭磊便主動地坦白:“不好意思,這次是我秘書打來的。”

韓老板不無羨慕地說道:“看不出來你小子還挺有豔福的。”

“彼此彼此,韓叔叔的秘書也挺不錯嘛!”

彭磊瞟了眼馬若,毫不客氣地揶揄道。

那馬若聞言,挺了挺做人的胸一部,偷偷地抛給彭磊一個迷人的媚眼。

韓老板老臉一紅:“對了,我聽阿力說,那小丫頭還會武功是吧?”

彭磊不無得意地說道:“那是當然,做我的秘書當然得能文能武才行。”

正在開車的阿力頭也不回地插了一句:“彭先生,有機會我想和那個女孩子切磋一下,你看可以嗎?”

“不行。”

彭磊斷然拒絕,“你這幺五大三粗的漢子去欺負一個嬌滴滴地女孩子,虧你這家夥想得出來。”

阿力低哼了一聲:“靠!”

彭磊毫不客氣地反擊:“切!”

“阿力。”

韓老板喝止了阿力,一臉鄭重道,“小磊,跟你商量件事,我想請那個小姑娘來當我的保镖,你看行嗎?”

“不行。”

彭磊有些惱了,老子還沒打他女秘書的主意,這老色鬼倒來打自己秘書的主意了。這老家夥八成是看小梅長得漂亮,想來挖他的牆角來了。

韓老板看出彭磊有些誤會了,拉下了老臉道:“小磊,你別誤會,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想給裁女兒請個保镖,我現在給她們倆姐妹請的保镖都是男的,總覺得有些不大方便。小磊,爲了小雪的安全,你能不能舍痛割愛,把那個女孩讓給我,全當是幫叔叔一個忙?”

“你……讓我考慮下吧!”

這老家夥還真是狡猾,在這時侯來跟自己套近乎,還把小雪給搬了出來,彭磊鄙視了韓老板一眼,一時竟有些猶豫不定了,要知道近來自己和小梅的感情日漸深厚,推倒這個小辣妹的日子指日可待,他可真的舍不得就此放她離開,萬一要是這丫頭到了外面,讓別人拐跑了,到時候自己連哭都找不到地了。

“好好,你先考慮考慮,什幺時候想通了就給我打電話。”

韓老板見效果已經達到,開心地笑了起來。

十點左右,終于到達了縣城,韓老板讓阿力繞著縣城轉了一圈,在一家花店裏訂了只花籃,這才來到了一家海鮮大酒樓門前,韓老板吩咐女秘去訂了兩間包房,一間豪華包房,另一間則是一般的包房,韓老板又單獨打了個電話,一行四人一邊在豪包裏面K歌,一邊等著那位神秘人物的到來。

在耐著性子聽那個妖娩的女秘唱了N首跑調的歌後,包房的門終于被人敲響了。

彭磊有些迫不及待地打門,但見女服務員的身後站著一位漂亮女人,她的年紀不過三十出頭,肌一膚白嫩,面容秀麗,臉上並未施任何的脂粉,一雙美眸幽深迷入,薄唇小嘴更是鮮紅欲滴,身材不胖也不瘦,苗奈而不失豐腴,一頭烏黑的短發襯托著嬌美的容顔,一身高檔得體的灰色裙裝,將她那成熟女人的優美曲線完全的凸顯出來,使眼前這女人顯得格外的高貴典雅。

彭磊看得有些呆了,這女人好生漂亮,和自己的准丈母娘趙淑珍倒是有得一比,難道韓老板所說的那位神秘人物就是眼前的這位美豔少婦?

這女人美眸流轉,在彭磊臉上一掃,微微一笑:“我找下韓先如韓先生。”

“哎呀,我的楊大書記,你的面子可真大啊,盼星星盼月亮盼了好半天,總算是把你給盼來了。”

韓先如開心得象個孩子似的,從沙發上一躍而起,兩步就竄到了門口,握住了她的手。

書記?彭磊眼睛睜得大大的瞪著她,俏麗迷人的容顔,端莊得體的舉止,以及她那自然流露出的與衆不同的氣質,他雖然早就從張鄉長那裏得知本縣新調來一位縣委書記,但此刻他才終于明白眼前這位漂亮女人居然就是新來的縣委書記楊柳。

“看你急的,我不是來了嗎?虧你還有臉說我,我現在正上著班,你就這幺急匆匆地把我叫出來。”

柳大書記笑著應答著,不露聲色地掙脫了韓老板的手。

“來了就好,來來,快請坐。小姐,上菜。”

韓老板讪笑著松開了手,朝自己的小秘和司機使了個眼色,兩人立刻便知趣地退了出去.屋內就只剩下了彭磊他們三人,服務員也開始陸續地上菜,很快就擺了滿滿的一桌。

楊柳掃了眼四周,目光停留在彭磊臉上,有些疑惑道:“這位小同志是?”

韓先如道:“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的侄子,現在盤山鄉工作。”

“老韓,你又來跟我開玩笑了,你的底細我還不了解,你什幺時侯又冒出個侄子來了?”

韓先如讪笑道:“這個是我的遠房侄子,你當然不清楚了。”

“楊書記你好!”

彭磊及時地站了起來,落落大方地自我介紹了一番。

“哦,小夥子挺不錯的,還是個人民教師,果然是年輕有爲啊!”

楊柳一雙美眸凝注著彭磊,細細地打量了一番,見這小夥子不僅長得陽光帥氣,舉止也十分地謙恭有禮,對他也頗有幾分好感,忽然話鋒一轉,“老韓,這幺急著把我找來,肯定不會有什幺好事,不會是爲了礦山的事吧?說吧,要不然你這鴻門宴我吃著也不安心。”

韓先如打趣道:“瞧你這脾氣,咱倆老同學一場,找你吃頓飯,聯絡下感情不可以嗎?”

“你少跟我來這套,留著你這點心思還是多去跟嫂子聯絡感情去吧!”

楊柳不客氣地嗔了一句,“快說吧,有什幺事要找我幫忙的?你現在可是咱們縣的財神爺,我可不敢得罪你。”

望著韓老板一副爲老不尊的樣子讓彭磊暗笑不已,感情他倆還是同學難怪一見面就昱得這幺熟絡,看來自己的事情也能輕松的解決了。

果不其然,當韓老板把彭磊的事情說出來後,楊書記幾乎是毫不猶豫地便答應了。

彭磊大喜,在韓老板的暗示下,急忙站了起來恭恭敬敬地向她敬酒,楊書記連忙擺手道:“不好意思,我不會喝j舀。”

韓老板哈哈哈笑道:“楊書記,你身居官場,怎幺可能不會喝j畫呢,這可是我侄兒敬你的j舀,你要不喝就是看不起我了。”

楊柳沒辦法,只好淺淺地喝了一口,但在韓老板和彭磊的輪番勸)百下,不知不覺地竟喝了好幾盅,原本就白晰俏麗的容顔上漸漸地染上了幾許紅雲,越發的顯得嬌豔迷人,讓彭磊見了亦不覺有些心動。

“不行了,我真的不能喝了。”

楊柳說著,忽然皺起了眉頭,雙手捂在了小腹部位,身子也跟著彎了下來。

韓先如驚得站了起來,情急之下連楊柳的小名也叫了出來:“小柳柳,你怎幺了?”

彭磊見她急忙幾乎就要撲倒在桌子上了,急忙伸手扶住了她的腰,目光不經意間瞟在楊書記的胸口,頓時就被她緊緊包裹在衣服下的那對波濤洶湧的玉女峰給吸引住了。奶奶的,好大的一對米米啊!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