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福的老婆,幸福的老公

性福的老婆,幸福的老公

「老公,吃完飯我就去洗澡,我們今天早點睡好麽……」晚飯時,老婆閃著一雙大眼無限嬌羞的對我說。

同時,她的小腳攀上我的大腿,用腳掌輕輕地摩擦著我慢慢膨脹的欲望。
老婆總是知道怎樣快速挑起我的性欲,每次她發出這個信號的時候,我知道她已經在我們的夜宵裏「加料」了。

雖然之前給老婆口交時,我已經發現她的陰道裏夾著別的男人的精液,但是出于對她的寵愛,以及怕她尴尬的情況出現,所以我從來沒有向她挑明,一直裝作不知道,她也一直不知道我已經發現了她的秘密。不知道我這樣處理,是不是我內心深處的綠帽情節使然。但是好奇心每個人都有,到底是什麽樣的男人才有資格把精液直接射進老婆的小穴,並且一直侵泡滋潤著她的小穴。

要知道從我倆第一次發生性關系開始,我就一直戴著避孕套和老婆做愛。讓我更想不透的是,老婆爲什麽敢在陰道裏夾著別人的精液回來,還讓我爲她口交,難道她不怕我發現她的出軌麽?可能也是我每次掩飾的很好,問她小穴爲什麽會那麽濕,她的答複都是說因爲我舔的好。而每次給舔她加了料的小穴,她都會特別的動情,高潮來得特別快特別猛,高潮的余韻久久才會消退。

晚飯後,躺在床上看著無聊的電視,腦子裏卻滿是老婆雪白的胴體,乳房雖然只有B,嬌嫩的乳尖卻一直驕傲地挺立,纖纖細腰盈盈一握,驚人的弧線勾勒出令男人窒息的豐臀,雖然已經快三十歲,但是皮膚依然白皙嫩滑,歲月並沒有在老婆身上留下明顯的痕迹。

隨著衛生間的淋浴聲停止,就看到老婆光著被熱水沖洗泛著淡淡嫩紅的身體走出浴室,邊用浴巾擦著俏麗的短發邊對我說:「傻老公別發呆了,快去洗,我在床上等著你。」

得到命令,我一躍下床沖進浴室以風的速度洗完澡,正待出門,看到髒衣籃裏搭著老婆換下的白色蕾絲內褲,我無法控制馬上拾起,把內褲裆部湊近口鼻,立刻感到一陣潮濕中帶著淡淡腥臊的味道撲面襲來,不由自主的用嘴唇輕蹭,果然是一股男女體液混合的熟悉味道。不同的是,這次要比上次淡了些許。

「老公,快出來啊,老婆都等不及了」老婆嬌嗔的聲音傳進浴室。

「來了,來了」,我趕緊放下內褲出了浴室,跳上床就吻向老婆紅豔的小嘴,
「好老公,快舔我的小妹妹,她想你想的都濕透了……」說著,老婆就迫不及待地把我的頭往她身下推去……

「好老公,快舔我的小妹妹,她想你想的都濕透了……」

我把頭埋進老婆的雙腿間,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老婆的味道總是那麽迷人,接著我就用舌頭覆蓋上了老婆的小穴。

「啊……老公,好舒服,好老公,你好會舔老婆小穴啊」,我邊賣力的舔著老婆的小穴,邊擡眼看向老婆,只見老婆雙眼半睜半閉,輕咬著下嘴唇,兩只手握住自己的乳房,手指正在搓揉自己的乳尖,一會輕捏旋轉,一會摩擦乳頭,一副享受的表情。

「啊……嗯……還是老公最會舔了,往下點……再往下點,嗯……對,就是那裏,好舒服啊……」,在我對老婆的小穴和小菊花不斷的口舌攻勢下,老婆很快就達到了一次高潮。

大床上,老婆半趴在我身上,頭枕著我的肩膀,小舌頭在我的乳頭上打著圈圈,小手不老實的玩弄著我另一邊的乳頭,

在老婆的舔弄下,我的雞巴很快的充血,翹起的龜頭一點點的蹭著老婆搭在我身上的小腿,

我不禁爽的呻吟出聲,「好爽啊老婆,你可真是個小妖精,舔的老公真舒服」
老婆聽到我的稱贊,擡起高潮後泛著紅暈的笑臉,喃喃的說,「壞老公,光舔你小乳頭就把你美成這樣,那老婆要是再舔你的大棒棒和小屁眼,你還不馬上就射出來啊」

「是啊,老婆,你就嘴上說說有本事,可每次都是我爲你服務,你從來都不給老公舔」,我不禁抱怨道。

在和老婆的性生活中,都是我先給老婆口交,賣力服侍她的小穴和小菊花,讓她先到高潮。接著她會刺激我的乳頭,同時讓我自己套弄陰莖,快射精時才帶上避孕套插入她的小穴,總是抽插不了幾分锺就射在避孕套裏。

我們曾經也討論過這樣的性生活方式。老婆說她喜歡這樣,這樣表示我非常愛她在乎她,因爲我願意伺候她先到高潮,而不是自己貪圖享受。而她高潮後有時會感覺疲倦想要睡覺,通常不會讓我馬上插入小穴,她會刺激我敏感的乳頭進而控制我射精的速度。而大多時候,我都等不到插入小穴,就會被老婆刺激的射出精液。

「傻老公,那樣才證明你有多麽愛我,在乎我,尊重我啊。」

我不解的問「老婆,你又這是什麽歪理邪說?」

「去你的,不許瞎說,你才是歪理邪說,」老婆假裝生氣的輕輕打了我充血的龜頭一下,「因爲老婆最愛的就是老公你的溫柔,你總是盡力滿足我的要求,把我的需要放在第一位,這樣讓老婆有一種很大的安全感,尤其是我們做愛時,老公從來不強迫我做那些特別下流的事情,你是那麽尊重我,愛護我,讓我覺得自己像個公主……」

「好老婆,你就是我的公主,我怎麽舍得你做那些下流的事,」,我馬上違心的向老婆表白。

「就知道老公最愛我了,」老婆說著,小舌頭快速在我的乳頭上舔了幾下,同時用手握緊了我的陽具,上下套弄起來。

「一點都不像他們,就知道欺負我,總是喜歡逼我做那些下……下賤的事情……」

正在享受老婆小手套弄陽具的當下,突然聽到老婆說出那句話,他們?他們是誰?下賤?有多下賤?老婆和我調情時可從沒說過那麽過火的髒話。綠帽情節和老婆的無心之語碰撞之下,大腦之中摩擦出了一絲異樣的火花,直接導致老婆手中套弄的陽具劇烈的跳了兩跳,幾乎陽關失首精關大開。

我立刻咬緊牙關,舌頂上膛,小腹用力,夾緊屁股,雙腿絞纏,堅持了幾十秒過後才堪堪忍過此劫。

老婆感覺到了手中陽具的明顯變化以及我的全身緊繃,意識到自己性奮之下說錯了話,但馬上聯想到我的身體變化,知道我並沒有反感她的無心之語,臉紅心跳的用大腿夾住我,兩腿之間的溫熱潮濕用力的摩擦上來。

「他們?他們是誰啊小妖精?他們經常欺負你麽?告訴老公,我一定幫你討回公道。」我忍過精關大開之際,不由自主的向老婆提出心中的疑問。

老婆看我的語氣並沒有生氣的迹象,大感放心,小手又纏上了仍然勃起的陽具,在我耳邊動情的呢喃,「好老公,哪有他們啊,我可沒說現在,我說的是以前。再說都是過去的事情了,你又怎麽幫我討回公道啊,傻老公」

「哼哼,真會狡辯,還以爲我不知道?算了,好男不和女鬥,不和你計較」
我心裏想著,繼續提出我的疑問,

「你說的他們是誰啊,是你以前的男朋友麽?」,我問著問題,還把被老婆攥著的陽具向上挺了幾挺,表示出想要知道答案的急切。

「傻老公,早就和你說過,你可是我的初戀啊。他們?我才不要他們做我的男朋友呢。他們想對我做什麽就做什麽,從來不征求我的意見,只求自己高興自己爽,一點都不尊重我,我才不會喜歡那樣的男人。」老婆氣憤的說道

我現在的大腦像我的龜頭一樣充血,根本無法指出老婆話裏邏輯混亂的問題,馬上跟著問出早已想好的問題,

「那他們又是怎樣欺負你的呢?逼你做了什麽下賤的事呢?」我忍不住一股腦問了出來。

「壞老公,你問這些幹什麽?我才不會告訴你呢」老婆的手突然用力,緊緊箍住我的龜頭,飛快的上下套弄了四五下,差點又讓我繳械投降。

「好老婆,你就告訴我吧。你不告訴我,我怎麽知道該如何幫你討回公道啊?」
我咬著後槽牙,努力不讓自己射出恥辱的精液。

老婆的小臉嫩的要滴出水來,嬌羞的紅唇輕輕撅起,吐出我想聽到回答,「告訴你可以,但老公你得保證,不許學他們,你要永遠愛我尊重我」

我大腦一片混亂,已經語無倫次,「好的老婆,我答應你,我保證不學他們,快告訴我吧……」

「他……他們總……總是強迫我做一些……嗯……一些事情」

「什麽事情?」

「就是……就是讓我覺得自己特別淫蕩,特別下……下賤的事情?」

「比如呢,老婆?」

「比如……比如,他們會讓我舔他們的……嗯……他們的大雞巴。」

「大雞巴?」老婆和我在一起時可從來沒說過那麽淫蕩的詞

「老公,是他們逼我說的,不是我自願的。」

「好吧,還有呢?」

「嗯,對了,他們經常不洗雞巴就直接插進我的嘴裏,好臭好臭的。還說我是賤貨,婊子,讓我用嘴把他們的雞巴洗幹淨」

「哦,媽的要射了,忍住,啊……還有呢?」

「舔幹淨他們的雞巴後,他們還逼我舔他們的髒屁眼。嗯……就像,就像老公舔我的屁眼一樣。嘻嘻」

「老公,偷偷的告訴你,你老婆的技術很不錯呢,他們都特別喜歡我爲他們服務,有時忍不住還會直接射進我的嘴裏呢」

「不過,我警告你不準你和他們學,要不然老婆不和你愛愛了。」

「老婆,你爆的料也太猛了吧,也不管我受不受得了。」

「哼,明明是你求我說的,現在又說這些?不理你了。」

「是我錯了,老婆你別生氣,接著說接著說。」

「老公,閉上眼,把嘴張開」想不出她要幹什麽,我疑惑的看了老婆一眼,還是聽話的照做了。

突然一股液體流進我嘴裏,香香的,我睜眼一看,原來老婆正在往我嘴裏吐口水,不知她何時存了一大口口水在嘴裏,剛才竟然只吐了一半,眼看著她將剩下半口吐進我嘴裏,最後拉長的細絲連結著我倆的嘴,老婆把小嘴湊近,在我的嘴唇上把細絲蹭斷,還調皮的親了親。

「他們不僅強吻我,還把他們的舌頭伸進你老婆的小嘴裏攪動,又把我的舌頭吸來吸去,弄得我都沒法說話拒絕。更過分的是,他們還喜歡往我的嘴裏吐口水,好多的口水,不僅不讓我吐掉,還強迫我吞下他們的臭口水,比我剛才吐給你的還要多。老公,你說他們是不是對我太過分了……」

在老婆的輕聲訴說中,我的陽具不爭氣的劇烈顫動起來,幾下之後,射出了我今天早該射出的一股濃精,打濕了老婆的手,也打濕了我的心…

(2)

剛剛給老婆舔出高潮,完成了今天的任務。媽的,弄了我一臉的淫水,一呼一吸間總能聞到淡淡的腥味。「這下總算該老子爽了吧。」我開始醞釀情緒
「老婆,給我講講你的初戀吧,」

我仰面躺在床上,老婆慵懶的半趴在我的身邊,小舌頭有一下沒一下的舔著我左邊的乳頭,左手橫挎在我胸前,手指輕輕地撥弄我右邊的乳頭。而我則套弄著醒了一半的陰莖。

「傻老公,都和你說了,你才是我的初戀。」

「那老婆給我講講你的初夜吧」我馬上打蛇隨棍上。

「不要臉,大變態,這才是你真正想知道的吧」

「呵呵,還是老婆最了解我」話說我也漸漸習慣了這樣的性生活方式。
「老婆,你第一次是個什麽情況呢?」

那年我十四歲,正在上初中。那天自習課,教導主任突襲檢查,看看有沒有不守紀律的同學會撞上這個老女人的槍口,好讓她發泄積攢許久的怒氣。

突襲到我們班的時候,他正在桌下看小說,我馬上推了他一下,提醒他注意。
誰知道他馬上把他的小說硬塞進我的書包裏。

「哼哼,他肯定還把其他東西塞進你的身體裏吧?」我打趣老婆道

「討厭,再插嘴不給你講了」

「好的,好的……」

「誰知道他塞進去後就忘了拿出來,我回家做功課時才發現他的書還在我書包裏,就好奇的想看看是什麽書」

「肯定不是什麽正經書」我又插嘴

「真聰明,老公你猜對了,我一看嚇了一跳,原來是本黃色小說,裏面都是赤裸裸的性描寫,還有各種下流的髒話,我現在想起來都覺得害羞臉紅。」
「書裏都寫的什麽啊?」

「就想你平常上網偷偷看的小說一樣,還有臉問我」

「呵呵,被老婆發現了」

「我還記得當時看的我臉紅心跳,讀著裏面描寫的做愛的情節,我也開始用手撫摸自己的身體,兩腿夾緊,用力摩擦自己的笑小妹妹,竟然還給夾出水來,好舒服啊」

「那是性高潮吧老婆」

「可能吧,當時看了那本書,腦子裏反複出現的都是書裏面的性描寫。女主人公就是我自己,而男主人公就是他,幻想他對我做著書裏面描寫的那些事情……」

第二天我把書還給他的時候,一直低著頭沒敢看他的臉。他問我是不是已經看了那本書,我紅著臉點了點頭……

那之後,他有事沒事就會找我聊天,開玩笑。而我的目光總是追逐著他的身影,他結實的屁股,還有他兩腿間總是鼓囊囊的東西……

有一天下課後,同學都回家了,教室裏只剩下我自己在複習功課,他抱著籃球沖進了教室。

「還沒回家啊?」

「嗯,還有些功課要做」

他湊近,拉了把椅子坐在我旁邊,我馬上能聞到他身上散發著汗水的味道。
剛想說什麽,誰知道他竟然把手放在了我的大腿上,沒等我拒絕,他的手就往我裙子裏伸去。我馬上把大腿死死的並上,按住了他伸進我裙子的手。

他什麽也沒說,只是用力抓住我的手,放在了他兩腿間的凸起上。天啊,當時雖然是夏天,而且隔著籃球短褲,我還是能感覺到他散發的熱力,我情不自禁的輕輕握住,連著呼吸也變粗,發育不久的14歲的乳房隨著呼吸起伏,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騰地站了起來,把手從我的領口毫不猶豫的伸進了我的胸罩,沒過一秒锺,他有力的手指就準確的找到我已經變硬的乳頭,並輕輕地捏弄旋轉起來。

「啊」,我情不自禁的呻吟起來,他弄得我好舒服,比我自己摸的還舒服。
在他手指靈活的玩弄下,我全身酸軟無力,靠在了他的身上,而在我眼前的竟然是他的凸起。翹得那麽高,好像要鑽出褲子來,那麽討厭的對著我的臉我的鼻子,而且老公你知道麽,他的味道好濃啊,我連躲開的力氣都沒有,只好讓自己的臉緊緊貼住他的下體,那種汗味和尿騷味混合的味道一股股的鑽進我的鼻子,刺激著我的神經,我感到下面滑膩膩的難受,內褲肯定濕透了。

他還特別壞的一下下挺著下體往我的臉上蹭,好像對于他是件多麽享受的事情。我就報複的用鼻子去頂他的蘑菇頭,還撅起小嘴,用柔軟的嘴唇去摩擦。舒服的他直哼哼,老公,你說我棒麽?我可是第一次和男人的棒棒做那麽親密的接觸啊。

過了一會他好像受不了了,放開我的乳頭,猛地把短褲連同內褲退了下來,我嚇得閉上了眼不敢看。他那熱騰騰的大肉棒掙脫了內褲的束縛,一下子就彈了出來,啪的打在我的下巴上,裏面分泌的髒東西蹭了我一臉,濕濕的粘到了嘴唇上,我忍不住伸出舌頭舔了舔,好腥好臭啊老公,一點都不像書上說的那麽好吃。
我剛想轉頭躲開,他馬上抱住我的頭,用力的往他的大肉棒上壓去。老公,他的大雞巴好熱啊,還在我臉上一跳一跳的。要不是我睜眼看到它的樣子那麽可怕那麽醜,我還覺得挺可愛的呢。

他扶著我的頭,堅硬的大雞巴在我臉上亂捅亂插,我看那本書上說,他應該是想把雞巴插進我嘴裏,讓我給他舔吧。老公你說是不是?

老公,他這樣強迫我給他舔雞巴,就表示他一點都不喜歡我不尊重我。而且他當時都有女朋友了。

「老婆你知道他當時有女朋友了?」

「全班都知道,他特別喜歡我們班上一個女生,那個女生特別輕浮,和好多男生都好過,不像我是個乖乖女,從來不和男生亂來。」

「那老婆你給他舔雞巴了麽?」

「什麽雞巴雞巴的,別說那麽難聽那麽下流的話。」

「明明是老婆你先說的」我抱怨

「那是他逼我說的,說我這樣才夠騷夠賤,他喜歡我那樣說」

「那老婆你給他口交了麽?」

「你猜呢傻老公?」

還沒等我回答,老婆接著說道:「當然給他舔了,他說被我逗弄的太硬,如果不給他舔雞巴,會被憋壞的」

「老婆,你應該憋著他,不給他舔」

「壞老公,我那麽善良,怎麽能那麽做呢,嘻嘻」

我看他憋的難受,而且亂捅亂插的把我的臉弄得好濕,沒辦法只好張開了小嘴打算讓他插進來,可是老公,你別看他當時才14歲,他的大雞巴比你現在都要粗多了。我用手扶住他的雞巴,想要仔細的觀察一下。就看到他的包皮無法完全包裹住他充血的龜頭,一小半龜頭已經探了出來,馬眼中都是他分泌的液體,蹭在我臉上感覺滑滑的。

我用小手用力的攥住他的大雞巴,感受著手中的熱力與重量,然後慢慢的往後撸,直到把他整個的大龜頭全都露出他的包皮。

老公,他的大龜頭又紅又腫,散發著又臭又騷的熱氣,好難聞啊,我一點都不喜歡。我想肯定因爲一整天捂在內褲裏的原因。老公,你知道我是最愛幹淨的。
所以我看他的大雞巴那麽難聞那麽臭,我就有種想要把它舔幹淨的沖動。
于是在他期待的目光下,我張開嘴,慢慢的伸出了小舌頭,想要試探著舔一舔。誰知道他那麽著急,一挺腰,整個大龜頭一下就塞進了我的小嘴。老公你看我的小嘴那麽小,怎麽能容納他整個的大龜頭。我就想用雙手推開他,慢慢的給他舔。他真是個不管不顧的愣頭青,一點都不知道憐香惜玉,根本不像老公那麽愛護我。屁股用力一挺,半根大雞巴插進了我嘴裏。我不得不用力的張開嘴減少我的脹滿感,誰知他竟然得寸進尺的把龜頭頂進了我的嗓子眼,根本不管我有多難受,眼淚鼻涕一起流了出來。他就只顧自己高興,在老婆的小嘴裏發泄他的性欲。

「老婆,你的小嘴裏插進那麽大的肉棒,肯定很不舒服吧?尤其是他的龜頭還插進你的嗓子呢」

「當然了老公,還是你對我最好。老公,你給我評評理,他說他女友從來沒給他口交過,甚至從來都不摸他,但是一上來就讓我給他舔大雞巴,他說他喜歡的是他女友,從來不說喜歡我,只說喜歡我給他口交,你說他把我當成什麽人了?好在我沒選他當男朋友。」

「是啊,老婆的選擇是明智的。」我口是心非的回答,「然後呢?」

老婆幽怨的飛了我一眼,繼續說道「他的大雞巴龜頭那麽粗魯的插進我的嗓子眼,弄得我差點吐出來,一陣幹嘔,他卻無動于衷,一下下的用龜頭摩擦我的嗓子眼,還說我的小嘴好緊,好會給男人舔雞巴,以後每天都讓我給他舔。」
也許是因爲我的小嘴太緊,他的大雞巴在我嘴裏挺動了十來下,就感覺他死死抱住我的頭,大雞巴在我嘴裏一陣顫抖,一股熱流全部沖進我的食道,害得我根本沒嘗出他的精液是什麽味道。

「這麽快就射了?雞巴是比我大些,看來也不怎麽樣啊」

「傻老公,還不是因爲你老婆的小嘴特別緊,而且舔的好。你別看他射的快,恢複的還快呢……」

「難道還不止射了一次麽?」

他在我嘴裏射精以後,又讓我把他的大雞巴從上到下的舔了個遍,連睾丸都沒放過。就在這時,樓下有人喊他一起回家,我們都嚇了一跳,他褲子都沒來得及提上,就把頭探出窗子和樓下的人說話,我當時根本沒心思聽他們說些什麽,因爲我看到他那結實的屁股和大腿就在我眼前,因爲一直運動,他的屁股和大腿特別結實,肌肉很發達,我當時肯定是鬼迷心竅了,竟然把臉湊了過去,鼻子湊到他的屁股中間,深深的聞了進去。他感覺到了什麽,回頭一看我正把臉貼在他的屁股之間做著深呼吸,可能是我的動作刺激了他,他竟然撅起屁股,把我的頭按進了他的屁股裏。

我的頭左右搖晃掙紮想要掙脫他的手,但是鼻子正好頂住了他的臭屁眼,我又不由自主的聞了進去,老公,你知道麽,他的屁眼比他的雞巴更臭更騷。你說我該怎麽辦?是不是該像舔他的大雞巴一樣,幫他把屁眼也舔幹淨呢?老公你以前是不是也像他那麽不講衛生啊?

「老婆,那你幫他舔屁眼了沒有啊?」我的陰莖又是一陣痙攣。

「我當時正在猶豫要不要給他舔屁眼,就聽他說,騷貨,你好會舔,繼續舔我的屁眼,不要停」

「老公,他竟然叫我騷貨,你說他有多過分。」

「好老婆,你一點也不騷,他那是在胡說,接著呢?」

原來我鼻子摩擦他的屁眼讓他以爲是在舔他,我只好不得已的伸出小舌頭掃過了他的臭屁眼,感覺那裏的味道還不是那麽難以接受,就又用舌尖弄了點口水塗在上面,然後把整個舌頭全貼了上去。可是他的屁股肌肉好緊,我只好用力扒開才能舔的更徹底更幹淨。本以爲我那麽賣力的爲他服務,他爽過後就會放我回家,誰知道他說,騷貨好會舔,雞巴又被你舔硬了

他轉過身一下把我按在了書桌上,我根本無法掙紮,他一只手按著我的背,一只手在我屁股上胡亂摸索,突然屁股一涼,馬上就感覺一根灼熱的粗大物體插入了我兩腿間,跟著他整個人也貼了上來,趴在我背上在我耳朵邊上說,騷貨,我要操你了。

還沒等我做出反應,我的身體就被他的大雞巴一下貫穿,緊接著屁股上就是一陣猛烈的撞擊,我感覺身體被他充滿近乎要被撕裂,他那麽粗魯的操著我的屁股,課桌摩擦著地面發出一連串的噪音……

「老婆,那他最後射在哪了?」

「變態老公,你不關心我有沒有被他弄傷,卻只關心他射在哪,你說你安的什麽心?」

「老婆別生氣,我這麽問也是因爲愛妻心切啊」

「哦?你說說怎麽愛妻心切了?說的不好看我怎麽懲罰你……」

「老公是怕他忍不住,又沒有避孕的意識,萬一搞得你上學期間懷孕,那豈不是糟糕?」

「哼,算你有良心,不過當時哪來得及想那麽多,他一股腦全射進我的身體裏了。而且從那之後每次他都直接射進去,根本不管我會不會懷孕,我讓他戴安全套他也不聽,還說那樣不舒服,真是氣死我了……」

「那老婆你和他做了幾次呢?」我試探性的追問了一句,生怕又惹惱了這個姑奶奶。

「也不知道當時他的性欲怎麽那麽旺盛,幾乎每天都要發泄,他女朋友又不肯滿足他,平常就會讓我給他舔雞巴然後射在我的嘴裏,找到沒人的機會,也不管我濕沒濕,按住我就把大雞巴操進來,而且每次都用後入式。老公,這個姿勢讓老婆覺得自己特別下賤,就好像……好像自己是一只母狗,撅著屁股任由公狗發泄」

「那怎麽不換個姿勢呢?」

「還不是因爲他總說喜歡從後面操我,說這樣特別刺激,而且這樣不用面對面,他也不會感到對不起他女朋友」

我真是無語了,「每次射進去難道就沒有懷孕麽?難道是老婆你有問題?」
「壞蛋老公,又胡說,不理你了,」老婆嬌嗔著用手心搓弄著我的龜頭,「有問題也是他的問題,你忘了我第一次懷孕的事了麽?」

是啊,那麽重要的事我怎麽能忘,而且更重要的是老婆不清楚我已經知道她那次的懷孕,根本和我沒關系……

(3)

既然老婆提到了她第一次懷孕,那就不能不介紹一下這個突發事件的背景。
當時我們都是大四畢業生,但不是一個專業。老婆學的是關于布料紡織相關的專業,被安排到南方一個以生産絲綢爲主的城市去實習一個月,而我則到北方一個小城,實習時間也晚于她一個月。也就是說,她回學校時我剛剛出發。
因此我們有兩個月時間無法做愛,這就是我知道她的受孕不是我經手的原因了。

當然,去墜胎時還是我陪著她,誰讓我才是她唯一的男朋友呢!!

看到有朋友留言,說男豬腳讓人感覺起來有些懦弱。完全是因爲作者文筆實在有限,又是頭一遭創作文章,對于碼字實在無法做到遊刃有余,只能是想到哪寫到哪。就文章主題而言,是一篇綠文,因此作者無法同時刻畫出男豬腳的多面性格以及戀愛婚姻外的性福生活。比如和客戶,鄰居,同事,同學,以及同學的18歲室友等等,實屬無奈!

我老婆,當時的女朋友因爲別的男人而懷孕,對我來說當然是個不小的打擊,內心也曾反複激烈的鬥爭過糾結過,結果大家自然已經知道了,我們還是走進婚姻。對于我來說,結果既然已經無法改變,過程因此就變得尤爲重要,when?where?who?how?

幾個大大的問號一直困擾在腦海,看來想要了解整個事情的過程以及細節,還是要在服侍好我可愛的老婆後再慢慢的旁敲側擊,那時的她比較容易吐露真相……

老婆和幾個同學一起到了南方城市郊區的一個絲綢工廠,被分配到了設計室工作,負責一些布料圖案的設計工作。

辦公室裏有兩個男生,都是工廠的設計師。兩人既是同事也是室友,租住在附近一套兩居室裏。因爲老婆本身的性格使然,所以和自己的同學相處不是非常融洽,工作之余也就不怎麽和同學一起活動。相反,倒是和辦公室裏的兩個男生走的比較近些。

走得近是老婆的說法,她的解釋是平常晚飯經常到他們的宿舍去解決,工作上的事情也經常找他們商量。

兩個人當時都是26,7歲的樣子,個字矮的叫趙,東北人,留著短短的頭發,身體健壯,尤其是雙腿,老婆說他穿的褲子總是緊緊包裹著他兩條粗壯的大腿,看上去非常有力量。而個子稍高的叫劉,是個南方人,比較單薄,戴著一副金絲表眼睛,看上去比較內向。

雖然老婆長得不是非常漂亮,但是舉手擡足間自然流露出一股嬌媚的味道,胸部不大,但屁股的形狀卻非常引人注目。實習的時間正值夏天,人們穿著薄薄的衣衫,尤其是女孩,玲珑的曲線自然難掩。老婆說雖然沒有隱瞞她已經有男朋友的情況,還是能明顯的感覺到這兩個人都對她産生了興趣,爭相的向她獻媚。
而老婆自然非常享受身邊男人的殷勤,因此沒過兩天,三個人就比較熟絡了。
一轉眼星期五,他們約老婆下班到他們的兩居室去吃晚飯。雖然兩人都對老婆有意思,但是姓趙的東北人性格相對外向,又愛將小夥,總說些葷笑話逗老婆開心,因此老婆自己也感覺和他更親近些。吃過了晚飯,趙自告奮勇送老婆回宿舍,劉只好留在家裏刷完收拾。

他們租住的樓房沒有燈,路道黑暗,趙走在前面帶路,自然而然的回身就把老婆的小手牽在他的大手裏。老婆想要掙開,但又怕摔倒,掙了一下沒掙開就任由他牽著。老婆心想,牽手應該不算對不起男朋友吧。

誰知趙一路上就沒再松開老婆的小手,好像情場老手的樣子,繼續和老婆開著玩笑,成功轉移了老婆的注意力。而老婆被他的大手牽著,竟也感到緊張心跳,好像剛剛戀愛的樣子。不由自主的靠近趙的身體。

到了老婆宿舍的樓下,兩人竟然都有些依依不舍的情緒。老婆想到了我們剛剛戀愛的情景,大學裏熄燈前,女生宿舍樓下都是這樣一對一對的小情侶。而宿舍樓外樹林裏昏暗無光的地方,更多的戀人在難分難舍,唇齒間的交流聲,衣服摩擦發出的簌簌聲更是不絕于耳……

老婆一看到了宿舍,松開他的手,道了聲再見就進了樓道,誰知趙沒有走,而是跟著進了樓道,從後面扳過老婆的身體,不由分說吻上了老婆的小嘴。而老婆毫無心理準備,就那麽輕易的被他撬開嘴唇,攻占了口腔內香噴噴的小舌頭。
老婆來不及反抗,就被他一只手摟著腰,一只手緊緊抱住後腦,粗大的肥舌充滿了小嘴,趙時而舔弄老婆的上牙膛,時而咬住老婆的小香舌吸允,時而把自己的唾液渡到老婆的嘴裏,時而把老婆的唾液舔回口內……兩人的唇舌做著最親密的交流,吻得老婆嬌喘連連,樓道裏這充斥著咂咂的親吻聲音……

趙摟住老婆腰部的手也自然下滑,大手使勁的掐住了老婆的豐臀,用力的把老婆的身體往自己身上按,據老婆回憶,她能明顯感覺到趙的性奮程度,因爲一根堅硬無比的東西正死死頂在老婆兩腿間來回摩擦,老婆知道那是趙的大雞巴在作怪。

老婆沒跟我說她當時是不是在想,要是趙的大雞巴操進自己的身體會是什麽感覺。老婆只告訴我她當時很快就被趙挑逗的弄濕了內褲,但是腦海裏還在想,只是接吻應該沒有關系,只要不被趙的大雞巴操進來,就不算對不起男朋友……
而被性欲沖昏了頭腦的趙顯然並未滿足,單手伸進老婆的裙子,就要褪去她的內褲,老婆阻止道「不要,太晚了,帶隊老師每天都會檢查的,而且你已經吻我了,我不能再對不起我男朋友」

「你看我都這樣了,就行行好吧,」趙說著,拿著老婆的小手按在了他的褲裆上,

「呵呵,那可不怨我」老婆說著,用手輕輕地握了一握,不待他回話轉身就往樓上跑去。

「那你明天一早去找我吧,我帶你出去轉轉……」趙期待的說。

「那明天見吧」老婆終于抵抗住了趙的男性荷爾蒙,飛快的跑上了樓。
第二天一早七點多,老婆就到了他倆的二居室,只看到劉睡眼惺忪的給她開門,光著上身,下身只穿了條緊身的三角褲,褲裆鼓鼓的,老婆害羞的掃了一眼,心想「好像也不小,不知他和趙誰的更粗更大?」

「這麽早啊」劉打著哈欠問

「是啊,趙說今天要帶我出去玩」老婆回答著,側身進了門,「他還沒起床麽?」

「不知道,你自己進去找他吧,我要睡個回籠覺了」劉說著往自己的屋子走去,進門時還回頭盯了老婆幾秒锺

老婆輕輕地敲了敲趙的房門,沒人應聲,就自己開門走了進去。只看到趙光著身體躺在床上,兩條粗壯的大腿長滿了汗毛,一條薄薄的被單只搭在了身體中間,裆部的被單被高高支撐起來,老婆馬上聯想到昨晚在樓道裏就是被他的這個大東西摩擦雙腿之間……

「看來還沒睡醒,戲弄戲弄他」老婆想著,就坐在了床沿,把臉探到趙的面前,輕輕地朝他臉上吹著氣

沒想到趙突然睜開眼,原來他早就知道老婆進屋,老婆被他嚇了一跳,身體往後躲去,沒想到一只手一下按到趙搭起的帳篷上,只聽趙「啊」的一聲慘叫,看來是疼得厲害。

老婆馬上慌了神,趕緊扒開趙捂住裆部的手,「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讓我看看有沒有事」

誰知趙一點不客氣,支起帳篷的內褲就往老婆臉上挺去,老婆躲閃不及,被他一下撞在小嘴上,「討厭,怎麽往人家臉上頂啊,活該疼死你,誰讓你從昨晚就不老實」

「冤枉啊,你剛才壓得我疼死了,快給我揉揉吧」說著趙就把老婆的小手放在了褲裆上。

老婆想到剛才確實壓到他了,就紅著臉用小手輕輕地給他揉了起來。

「別光揉啊,幫我看看有沒有被你壓壞,萬一被你壓得以後操不了逼,你可得負責」

「討厭,說的真難聽,」老婆笑罵著把臉湊了上去,要幫他檢查一下,「真臭,你平常都不洗小雞雞麽?」

「都是因爲你,昨天不讓我操,我只好回家自己打飛機,全都射內褲裏了」
趙說著就脫下了內褲,「不信你嘗嘗」

「我怎麽知道精液是什麽味道」老婆握住趙的雞巴,還是聽話的伸出小舌頭舔了上去……

「老婆,你給他口交後,他操你了麽?」我追問。

「是啊老公,他操的特別狠,他不但長得壯,就連雞巴也特別粗」老婆膩膩的回答。

「老婆,當時你可是有男朋友的啊」

「誰讓你當時不在我身邊保護我,再說他也沒要求當我男朋友,我還是你的哦」老婆淘氣的回答

「老婆,你們做完他都射在哪裏呢?」

「嗯,射精時他每次都不肯拔出去,還說喜歡射進老婆的小逼,所以我只好……」

「我知道了,老婆你實習回來沒隔多久就查出懷孕,是不是他的啊?」運用我的推理能力問出了這個問題。

「討厭老公,問人家那麽害羞的問題,嗯,我想想……好像是又好像不是……「老婆吞吞吐吐的回答

「呃,老婆你這是什麽意思?」我一頭霧水

「因爲,因爲……老公,我說了你可不要生氣……」老婆懇求我

「好的,老公不生氣」我還生氣的起來麽?

「因爲劉也射進來過……」

「啊?什麽時候?」我的陰莖在老婆的手中暴漲

「壞老公」老婆攥住我的陰莖套弄,「就是在我返校的前一天,他們一起操了我,所以老婆也不肯定孩子是誰的……」

聽到這話,我的推理能力也不起任何作用了。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