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黃蓉海邊失童貞,傻郭靖林中起色心(作者:不詳)

俏黃蓉海邊失童貞,傻郭靖林中起色心(作者:不詳)



俏黃蓉海邊失童貞,傻郭靖林中起色心作者:不詳明霞島上,郭靖和黃蓉互相偎依著坐在海邊看日落。

「靖哥哥,男人和女人要怎樣才會生小孩子呢?」黃蓉天真的問。

「我也不太清楚,聽人說男人和女人結成夫妻就會生小孩了。」郭靖傻傻的答。

「哎呀,是誰!?」兩人同時大叫,因爲他們同時被人點了穴道,其實他們明白在這個小島上只有歐陽鋒會偷襲他們。

「傻小子,連生孩子都不會,我來教你,」歐陽鋒色迷迷地看著黃蓉,「臭丫頭,沒想到你這幺鬼靈精卻對男女之事一竅不通,來咱們倆表演一下讓那個傻小子開開眼。」說完就解開了黃蓉的穴道。

「老毒物,你真不要臉,偷聽人家說話,還偷襲我和靖哥哥……」黃蓉邊說邊用力掙紮反抗,然而這些對歐陽鋒來說,都毫無用處。

「臭丫頭,你不是想知道怎幺樣生孩子嗎,我現在就教你。」嗤——,歐陽鋒一把撕開了黃蓉杏黃色的外衣,露出了紅色的小肚兜,黃蓉那兩嬌小可愛的奶頭隔著肚兜隱約可見。

「老毒物,你想幹什幺,你快放開我!我要喊人了!」「我當然是想幹你了,你要喊就喊吧!」歐陽鋒又扯下她的小肚兜,解開她的腰帶,脫下她的褲子,把她剝的一絲不挂。

「傻小子,看好了。」歐陽鋒脫下褲子,把黃蓉的兩條腿架在自己的肩上,兩只手在黃蓉雪白的奶子上又抓又捏,粗長的肉棒在黃蓉粉紅色的肉縫上來回磨擦。

「你放開我,求求你了歐陽伯伯,你饒我吧。」黃蓉哀求著。

歐陽鋒不管黃蓉的哭喊,將肉棒從肉縫中插了進去,微一停留,然後腰部用力一挺,一插到底就這樣給黃蓉開了苞。黃蓉大叫一聲,昏了過去。歐陽鋒抽出肉棒,趴在肉縫上舔食黃蓉的處女血和淫水。

黃蓉在歐陽鋒的舔弄下慢慢的醒過來了,看到歐陽鋒正趴在自己的私處舔的滋滋作響,而自己的靖哥哥正在一旁看著,顯然他已經被歐陽鋒點了啞穴,雖然不能出聲,但從他的眼中可以看出非常憤怒。她想反抗,可是一點力氣都沒有,只好任憑歐陽鋒玩弄。

歐陽鋒見黃蓉醒了,就讓她像狗一樣的趴在地上,自己將肉棒從後面插入她的身體,這一次歐陽鋒輕插慢送。開始黃蓉覺得下面脹的像要裂開一樣,但慢慢的快感取代了痛苦,覺得下面癢癢的,而歐陽鋒的大肉棒正好可以止癢。

歐陽鋒逐漸加快抽送的速度,黃蓉的口中也發出了輕微的呻吟聲。黃蓉連丟了四五次陰精,他才將一股濃稠的陽精注入黃蓉的體內。歐陽鋒離開黃蓉的身體,把粘滿淫水和精液的肉棒在黃蓉雪白的奶子上擦拭幹淨,然後提上褲子,回山洞去了。

黃蓉無力的趴在地下,帶有血絲的精液和淫水從她的肉縫裏流了出來,她多幺希望這只是一場噩夢,然而下體的疼痛還有郭靖那雙充滿怒火的眼睛,使她確信這一切都是真的,自己的清白之身的確被歐陽鋒給玷汙了。

郭靖眼睜睜的看著心上人在自己面前被人蹂躏,卻又無能爲力。他心中充滿了恨,他恨自己無能,不能保護心愛的人;他恨歐陽鋒的殘暴,把蓉兒折磨的死去活來。

天快亮了,郭靖的穴道已經自行解開了,看著趴在地上昏睡的蓉兒,心如刀割。郭靖揀起被歐陽鋒扯下的衣服,輕輕地蓋在蓉兒身上,然後把她抱到山間的小溪旁,從自己的衣服上撕下一塊布,用溪水潤濕了慢慢地擦拭蓉兒身上的穢物。

黃蓉雪白的奶子,雖然不大但富有彈性,上面留有歐陽鋒的指印以及帶血的精液。郭靖擦一下,黃蓉的奶子就抖一下。郭靖回想起昨天晚上,歐陽鋒用他那雙少有人敵的手掌凶殘的蹂躏著這對未經人事的奶子,他也忍不住用手在上面輕輕地捏了一下,就在手與黃蓉的奶子接觸的那一瞬間,就像有一股暖流順著手臂傳遍了郭靖的的全身,使他的血液都沸騰了,他趕緊縮手回來,沿著黃蓉平坦的腹部往下擦。

黃蓉兩腿間那塊兒三角地帶,稀稀疏疏的長著幾根彎彎曲曲的毛,毛上沾著染有血絲的乳白色的精液。兩塊微微隆起的肉丘之間夾著一條粉紅色的肉縫,濕淋淋的。郭靖清楚的記得,歐陽鋒那根粗長的肉棒就是從這裏進入蓉兒身體的。

郭靖感覺自己的肉棒已經非常的硬了,把褲子撐得高高的,就像一座小蒙古包。

黃蓉在郭靖的擦拭下慢慢地醒了過來,她睜開眼睛時發現郭靖那雙被欲火燒紅的眼睛正注視著自己的身體,她想起昨天晚上歐陽鋒扒光自己的衣服時也是用這種眼神看著她。

「靖哥哥,靖哥哥,你……」黃蓉非常害怕,她怕靖哥哥會像歐陽鋒一樣蹂躏自己。

「蓉兒,我……」黃蓉那充滿恐懼的眼神,使郭靖的欲火迅速的熄滅了,他把衣服遞給黃蓉,然後紅著臉低下洪七公中了歐陽鋒的蛇毒武功全失,見郭靖和黃蓉傍晚出去後直到天黑還沒回來,他非常擔心,怕歐陽鋒會傷害他們,但轉念一想,歐陽鋒在得到《九陰真經》之前是不會傷害他們的。天黑以後,只見歐陽鋒滿面春風的回來了,手裏拿著一只考熟的兔子,與歐陽克大吃起來,最後把吃剩的兔肉扔給了他。

洪七公一夜沒合眼,天一亮就出去找郭靖和黃蓉。他先沿著海邊找了一圈,然後向島中央的小山走去,穿過樹林,只見黃蓉正在整理自己破爛的衣服,而郭靖低著頭呆呆的坐在一旁。洪七公走上前去,狠狠的給了郭靖一個耳光。

「渾小子,蓉兒早晚都是你的人,你竟做出這種事情,你……你……,氣死我了,氣死我了,……咳咳……」「師父,……不關靖哥哥的事,是……」「你還護著他,這個畜生,現在老毒物隨時都會對我們下毒手,你不想著對對付他,卻有心思作這等無恥之事,你……」「師父,不是靖哥哥,是…………,是……,是……歐陽鋒,他……」黃蓉斷斷續續的說。

「是老毒物,……他竟然……唉……」洪七公想:歐陽鋒既然如此對待黃蓉,那他肯定不會讓自己和兩個徒兒活著離開這個島,否則被黃老邪知道是不會放過他的。

「蓉兒,老毒物是不想讓咱們活著回去了,但他也不會馬上殺我們,他一定會用你來要挾靖兒說出《九陰真經》。」洪七公想了一會,又說,「現在只有委曲你了,不管他怎幺折磨你,你一定要忍著,盡量拖延時間,靖兒一面把《九陰真經》前後顛倒上下對換教給老毒物,一面自己勤加修練,只要老毒物練的走火入魔,我們就可以脫身了。」「師父,不能再讓老毒物欺負蓉兒了,……」郭靖說。

「不讓他欺負蓉兒,你能打的過他嗎?」「打不過。」郭靖低下了頭。

「那還說什幺,走吧。」回到山洞,只見歐陽鋒正在給昏迷不醒的歐陽克治腿傷。看到他們三人回來,歐陽鋒給歐陽克的斷腿上了藥包紮好,然後對他們說,「從今天開始,老叫花子和傻小子留在這裏照顧我侄兒,臭丫頭和我到對面的小山洞去住。」「不行!」郭靖大吼。

「不行,除非你把《九陰真經》背給我,我便放了她,否則,哼哼。」歐陽鋒說完,拉起黃蓉就往外走。

「靖哥哥,不要告訴他,就算你告訴了他,他也不會放過我們的,千萬不要……」歐陽鋒點了黃蓉的啞穴。

歐陽鋒拉著黃蓉走進對面的山洞裏,動手脫她的衣服,黃蓉拼命反抗。

「臭丫頭,你想讓老叫化子和那個傻小子早點死是不是?」歐陽鋒威脅道。

黃蓉聽他這樣說,果然停止了反抗任憑他脫光自己的衣服,在她身上摸來摸去,因爲她怕歐陽鋒真的去對付靖哥哥和師父。

歐陽鋒那雙粗糙的大手,瘋狂地蹂躏黃蓉那對嬌小的奶子。黃蓉的奶子在歐陽鋒的手中不斷的改變著形狀,雪白的奶子上留下了許多紅指印。

歐陽鋒躺讓黃蓉跪在地上,自己躺在地上,把頭鑽到黃蓉的胯下,用舌頭在黃蓉的肉縫上來回舔弄。黃蓉羞愧難當,但師父說過,只有自己忍受屈辱拖延時間,才能使自己師父徙三人脫險,想到這些她只好流著淚默默的忍受著這一切。

在歐陽鋒的舔弄下,黃蓉的蜜穴裏濕潤了,慢慢地流出了花蜜。黃蓉感覺到自己的肉縫上好像有許多螞蟻在爬,沿著肉縫爬進體內,奇癢難耐,她開始扭動身體,想離開歐陽鋒的舌頭,但歐陽的手像兩道鐵箍,緊緊地抓著她的柳腰使她動彈不得。

歐陽鋒見黃蓉蜜穴裏的蜜汁已經夠多了,便把她按倒在地,趴在她的身上把那紅棗般的奶頭含嘴裏吮吸,同時將堅硬似鐵的肉棒插進充滿蜜汁的肉洞裏輕輕地抽插。

黃蓉感覺到歐陽鋒那根曾經給自己帶來巨大痛苦的肉棒,又進入了她的身體,這一次雖不像上次那樣痛疼難忍,卻也疼得她放聲大哭。歐陽鋒用手指輕輕地揉捏她的陰蒂,這大大減輕了她的痛苦。

歐陽鋒的肉棒曾在無數女人的體內磨練過,再加上他獨創的壯陽功,因此他那根肉棒與普通人相比又粗又長。黃蓉漸漸止住了哭聲,呼吸越來越急促了。歐陽鋒逐漸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黃蓉發出輕微呻吟聲,這聲音越來越急促,越來越大。她忽然想起半年前自己從桃花島逃出來,到妓院去偷東西時,經常會聽到這種聲音從妓女的房間裏傳出來,而且也是越叫越急越叫越大……,想到這裏她立刻停止呻吟,她覺得這種聲音既然是妓女發出的,那一定是不應該的,她怕靖哥哥會聽到,怕師父會聽到。

歐陽鋒見黃蓉突然停止呻吟,知道她在想什幺,于是加大了沖刺的速度力度,他的龜頭每次都會沖進黃蓉的子宮口,弄得黃蓉情不禁的又發出呻吟。

「嗯……嗯……嗯……………………嗯……嗯………………」黃蓉的理智和欲望在激烈的鬥爭,「嗯……嗯……嗯……嗯…………」最終,欲望戰勝了理智。

隨著歐陽鋒激烈的沖刺,無數只精蟲湧入黃蓉的子宮。發泄完發性欲,歐陽鋒來到大山洞,吩咐郭靖出去打獵,洪七公生火燒水,自己出去看看島上有什幺草藥可以用來給侄兒治傷。

中午,歐陽鋒拿著半只烤野兔回到小山洞給黃蓉吃。此時的黃蓉正赤身裸體的躺在地上睡覺,從昨天晚上到現在,不到一天的時間裏被歐陽鋒強奸了兩次,她實在太疲勞了。歐陽鋒的腳步聲驚醒了她,她趕緊穿好衣服,吃了點兔肉,出了山洞到林中的小溪裏洗去身上和衣服上的穢物,然後回到山洞縫補被歐陽鋒撕破的衣服。

歐陽鋒讓黃蓉脫下濕衣服挂在火堆邊烤幹,黃蓉不敢不聽,只好脫光衣服倦縮在牆角,歐陽鋒見剛洗過澡的黃蓉就如出水芙蓉一般,不禁色心又起。就在他要撲向黃蓉的那一刻,洪七公過來告訴他,歐陽克醒了,他立即來到大山洞查看歐陽克的傷情。原來經過這幾天的調養,歐陽克的傷勢大見好轉,這使歐陽鋒非常高興。

「克兒你好好休息,一個月後就可以活動了,到時叔叔讓那個臭丫頭好好侍候你。」「叔叔,蓉妹妹……」「我已經給她開了苞,現在正在調教她,等你傷好了,想怎幺玩就怎幺玩。」從此,歐陽鋒每天都會在小山洞裏玩弄黃蓉,把她調教的服服貼貼。一個月後的一天早晨,歐陽克拄著拐杖走出了大山洞,現在他已經可以依靠雙杖行走。

「啊……啊……啊啊……嗯…………嗯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小山洞裏傳出了黃蓉清脆的叫床聲。

歐陽克走進小山洞,只見歐陽鋒躺在地上,黃蓉正騎在肉棒上上下套弄,烏黑的秀發一直垂到她那圓潤挺翹的屁股上,胸前兩團白肉上下亂抖。歐陽克雖然閱人無數,但面對如此美色也使他的肉棒迅速勃起。

「克兒,你也來試試,黃老邪果然生了個好女兒!太舒服了!來!試試!」歐陽鋒推開騎在肉棒上的黃蓉。

黃蓉在這一個月裏每天都要被歐陽鋒幹兩三次,雖然心裏非常痛恨歐陽鋒,但每次都被歐陽鋒挑起強烈的性欲,在交合過程中也感受到了難以表達的快感。

現在體內的情欲正高,突然,那根讓她既恨又愛的肉棒離開了自己的身體,這使得她有種失落感。

「蓉妹妹,來,到我這裏來,我會好好疼你的!來吧!」歐陽克坐在地上,掏出他那禁欲已久的肉棒。

此時的黃蓉春心蕩漾情欲難耐,她走到歐陽克的面前對准那根粗大的肉棒坐了下去,上下套弄。歐陽克的肉棒跟他叔叔的不相上下,黃蓉每次坐下去的時候都會被戳到子宮口,搞得她淫聲叠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噢——啊……啊……啊……啊……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啊…啊…啊啊啊啊啊……」歐陽克的手在黃蓉的身上上下遊走,摸遍了每一寸肌膚;他把舌頭伸進黃蓉的嘴裏,仔細的品嘗著黃蓉那條光滑濕潤的舌頭,然後又把黃蓉的奶頭含在嘴裏,貪婪的吮吸。

「克兒,這丫頭的屁眼我沒動,給你留著呢,你現在就給她的屁眼開苞吧,這樣咱爺倆就可以一起享受了。」「好的,叔叔我的腿不能用力,你來幫我。」歐陽鋒拉起黃蓉,將她的屁眼對准侄兒的肉棒慢慢地按下去。

「不——不要這樣,歐陽伯伯,……求求你,不要……這樣,我疼,啊——疼死我了,別……這樣,啊——」黃蓉覺得屁眼像要被撕裂一樣,疼得她不住的向歐陽鋒哀求。

「臭丫頭,別緊張,放松,放松一點兒就不會疼了,就像拉屎那樣,你拉的屎不是也挺粗嗎,……」歐陽鋒不管黃蓉怎幺哀求,仍然輕輕地向下按。

黃蓉知道不管怎幺哀求,這對狠毒的叔侄是不會放過自己的,只好按照歐陽鋒說的做,盡量放松自己的屁眼來容納歐陽克的大肉棒。經過三個人的努力,歐陽克的大肉棒終于全部進入了黃蓉的屁眼。

歐陽兩手抓住黃蓉的小細腰,用力往上一擡,粗大的肉棒離開了緊小的屁眼,然後再便的往下按,如此反複數次,黃蓉的小屁眼逐漸適應了歐陽克的大肉棒;歐陽鋒又將肉棒塞進黃蓉的嘴裏,最後,叔侄倆分別在黃蓉的屁眼和嘴裏射精。

自那以後,歐陽鋒就把洪七公和郭靖趕到小山洞裏住,自己叔侄帶著黃蓉在大山洞住。

雖然郭靖已經把假的經書交給了歐陽鋒,但他並沒有放過黃蓉,仍然和歐陽克日日玩弄小黃蓉。洪七公也沒有辦法,只盼他早日走火入魔。歐陽鋒現在已經不想殺他們師徒三人了,因爲他非常滿意黃蓉的表現,留下老叫化子和傻小子可以讓黃蓉更聽話,再說已經得到了《九陰真經》,天下已經沒有人是他的對手了,也不怕黃老邪報仇。

又過了一個月,歐陽克已經不用借助雙杖行走了,只是輕功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恢複。

在這一個月裏,歐陽鋒每天用三個時辰修練《九陰真經》,雖然越練越凶險,但他的功力深厚,突破重重險關,竟然武功大進,這使洪七公一籌莫展。

一天,歐陽鋒讓郭靖和洪七公去紮木伐。傍晚,郭靖收工路過大山洞時,聽到裏面傳出攝人魂魄的聲音:「……啊噢……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哦……喔……喔…………喔喔……哦……噢…噢…噢…噢…噢…喔…………喔……啊啊啊……啊啊啊……」郭靖輕輕地走進大山洞,眼前的情景讓他呆住了,郭靖感到心跳加快血流加速:只見歐陽克躺在地上,黃蓉像狗一樣趴在他身上,歐陽鋒伏在黃蓉的背上,兩根肉棒分別在黃蓉下身的兩個洞中進進出出,而那誘人的聲音就出自黃蓉之口。

在這兩個多月的時間裏,黃蓉的身體發生了顯著的變化:兩只奶子由于每天數千次的按摩,明顯增大了;白嫩的屁股更加挺翹了;肉縫兩側的肉丘經過無數次精液的滋潤,長滿了彎彎曲曲的黑毛;緊小的屁眼已經松弛了許多,可以任由粗大的肉棒隨意進出。

歐陽鋒把大肉棒從黃蓉的屁眼裏抽出,來到前面,插進她的嘴裏。黃蓉的嘴被巨大的肉棒占據著,龜頭直抵到喉嚨,使她不能盡情的叫,只能在喉嚨發出「嗚嗚」的聲音。歐陽叔侄發現了站在洞口的郭靖,于是發起更加猛烈的進攻,最後同時將濃稠的精液射進黃蓉的子宮和喉嚨。

「傻小子,你也來試試?」歐陽鋒把帶有精液的肉棒在黃蓉的奶子上擦了擦,這是他的習慣動作。

「靖哥哥……,……你……」黃蓉這時才看見郭靖正站在洞,剛才的一切肯定是都看見了,她連忙用手擦拭嘴角流出的精液,「靖哥哥,你快走,快回去吧,……」她但心郭靖會跟歐陽鋒拼命。

「歐陽鋒,你,你不講信用,你說過……」「啪啪」歐陽鋒閃身來到郭靖面前,打了他兩個耳光。

「傻小子,如果不是這丫頭服侍的我高興,你和老叫化子早就見閻王了,滾!」「靖哥哥,你快走,快走!」黃蓉急的快哭了。

「蓉妹妹,他不願走就算了。來,過來把它舔幹淨!」歐陽克指胯下那根沾滿蜜汁和精液的肉棒。

「臭丫頭,還不快去!再不去,我就殺了這個傻小子!」歐陽克大吼。

黃蓉只好走過去,流著淚將歐陽克的大肉棒含在嘴裏舔拭。

「蓉兒!」郭靖發瘋似的沖了過來,歐陽鋒一掌把他打了回去,跌在地上半天才掙紮著爬起來。

這時,歐陽克的肉棒黃蓉的嘴裏重新振作起來,他把黃蓉倒提起來,用舌尖在她的肉縫上舔來舔去。

黃蓉已經被歐陽激起了情欲,但她怎能在靖哥哥面前大聲浪叫呢,她強忍著。

郭靖踉踉跄跄的走了過來,又被歐陽鋒打了回去,這次他實在爬不起來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黃蓉和被歐陽克玩弄。

歐陽克放下黃蓉,讓她像狗那樣趴在地上,然後把重新堅挺的肉棒在她的三個洞裏輪番抽插,最後射在她的嘴裏。

郭靖急火攻心昏了過去,當他醒來時已經在小山洞裏了。洪七公安慰了一番,便又去紮木伐了。
本主題由mmcwan21于2015-2-713:32關閉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