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悟空騙奸羅刹女(作者:不詳)

孫悟空騙奸羅刹女(作者:不詳)



話說唐僧師徒欲過火焰山,需求得牛魔王之妻——羅刹女的芭蕉扇兒,方能過去。

孫悟空自告奮勇前去求取扇兒,不料那羅刹女心恨悟空托觀音收服紅孩兒,死活不給。

孫悟空百無他法,只得趁牛魔王赴宴之機,偷取牛魔王座騎金晴,將身變作牛王模樣,打著獸,縱著雲,不多時,已至翠雲山芭蕉洞口,叫聲:‘開門!’

那洞門裏有兩個女童,聞得聲音開了門,看見是牛魔王嘴臉,即入報:‘夫人,大王回家了!’

此時,羅刹女正坐于香榻之上暗自傷心,夫君被那千嬌百媚的狐狸精迷惑,終年不歸,留得自己獨守空閨,孤影自憐,孩子又被觀音奪去,偏又那天殺的孫悟空欺上門來,思前想後,羅刹女好不煩惱,二串珠淚順著香腮滾落。

驟聽得女童言夫君回來,羅刹女頓時心花怒放,煩惱煙消雲散,她夫妻二人原本情感深厚,于是羅刹女忙整雲鬟,急移蓮步,出門迎接。

這牛魔王下雕鞍,牽進金睛獸;弄大膽,诓騙女佳人。羅刹女雖是地仙,肉眼也認他不出,看夫君容貌如昔,風采依舊,不由得歡喜,即攜手而入。著丫鬟設座看茶,一家子見是主公,無不敬謹。

孫悟空牽著羅刹女細軟雪白小手,笑言道:‘夫人久日不見,身體可好?’

羅刹女聞言,故意道:‘夫君寵幸新婚,抛撇奴家,今日是那陣風兒吹你來的?’

孫悟空見羅刹女此言,知其不忿牛魔王使其獨守空閨,便越發溫言相加道:

‘只因玉面公主招後,家事繁冗,朋友多顧,是以稽留在外,卻也又治得一個家當了。’又道:‘近聞悟空那厮保唐僧,將近火焰山界,恐他來問你借扇子。我恨那厮害子之仇未報,但來時,可差人報我,等我拿他,分屍萬段,以雪我夫妻之恨。’

羅刹女聽得‘悟空’二字,想及那毛猴三番二次前來討取芭蕉扇兒,鑽進自己肝兒,使自己吃盡苦楚,不由得淚如泉湧,悲從心來,一頭撲進夫君懷中,嗚咽道:‘夫君啊,那悟空早已來過,妾身的性命,差點讓他給害了!’

孫悟空摟著玉人,故意發怒罵道:‘那潑猴幾時過去了?’

羅刹女道:‘還未去,昨日到我這裏借扇子,我因他害孩兒之故,披挂了輪寶劍出門,就砍那猢狲。他忍著疼,叫我做嫂嫂,說大王曾與他結義。’

孫悟空道:‘是五百年前曾拜爲七兄弟。’

羅刹道:‘被我罵也不敢回言,砍也不敢動手,後被我一扇子扇去;不知在那裏尋得個定風法兒,今早又在門外叫喚。是我又使扇扇,莫想得動。急輪劍砍時,他就不讓我了。我怕他棒重,就走入洞裏,緊關上門。不知他又從何處,鑽在我肚腹之內,險被他害了性命!是我叫他幾聲叔叔,將扇與他去也。’

孫悟空又假意捶胸道:‘可惜可惜!夫人錯了,怎幺就把這寶貝與那猢狲?

惱殺我也!’

羅刹女見夫君暴怒狀,芳心甚慰,畢竟是夫妻同心,關懷之情,溢于言表。

忙笑言道:‘大王息怒。與他的是假扇,但哄他去了。’

悟空連問:‘真扇在于何處?’

羅刹女抿嘴一笑:‘放心放心!我收著哩。’

回過頭來,叫丫鬟整酒接風賀喜,遂擎杯奉上道:‘大王,燕爾新婚,千萬莫忘結發,且吃一杯鄉中之水。’

孫悟空不敢不接,只得笑吟吟,舉觞在手,與羅刹女飲將起來。酒至數巡,羅刹女覺有半酣,色情微動,就和孫悟空挨挨擦擦,搭搭拈拈,攜著手,俏語溫存,並著肩,低聲俯就。

俗話說:‘情爲亂性之物。’那悟空開始還假意虛情,相陪相笑,沒奈何,也與他相倚相偎。

二人猜拳行令,壺酒已盡,燈光下,悟空看羅刹女,少婦風情,儀態標致,但見:

雲鬟低挽,臉泛紅光,俏麗臉蛋,似吹彈得破,櫻唇頻動,鼻兒玲珑,十指纖纖,猶如精雕的美玉,一對玉臂豐腴而不見肉,美美而若無骨。

悟空本心只想騙取扇兒一用,沒有想到佳釀催情,一股邪火直騰騰從下腹竄升,再襯上羅刹女久年未與夫君相好,越發賣弄風情,酥胸半露松金鈕,面赤似夭桃,身搖如嫩柳,星眼朦胧,軟聲細語。更是讓悟空難以自持,暗自竊笑,‘我老孫也有這等豔福,如此絕世佳人,老牛卻不知道痛惜,讓我老孫撿這個大便宜。’

悟空趁著一絲清醒,問羅刹女:‘夫人,真扇子你收在那裏?早晚仔細。但恐孫行者變化多端,卻又來騙去。’

羅刹女聽到夫君提及此事,俏臉一陣飛霞,扭捏道:‘夫君好壞……明知人家……嗯……’

話越說越細,低不可聞,悟空聽來卻是一頭霧雨,他雖然能變作牛魔王身,卻不知其夫妻情事。看著羅刹女那如花似玉的嬌容,他貪戀美色,不由地一把扯過羅刹女,摟入懷中,遞過一杯酒,令羅刹女飲一半,羅刹女見夫君如此體貼,心中歡喜,櫻唇輕張,啜了一口,那杯口處胭脂紅讓孫悟空心曠神怡,慌不叠抑頭一口落肚,咂著嘴兒回味無窮。

‘夫君。好熱啊……’羅刹女嗯唔著,玉鼻輕哼,悟空聞聲知意,寬去羅刹女上衣,露出那酥胸玉乳。

此時悟空酒興十分,雙手捧著羅刹女粉嫩的俏臉,低低道:‘愛死我了!’

說著,輕輕將嘴遞過去,吻上羅刹女那小嘴,羅刹女丁香輕吐,熱情的和應著孫悟空的舌頭,熾烈地交纏起來,哼哼直叫。

悟空淫興大發,下面陽物堅挺高聳,直抵羅刹女胯下,羅刹女感受到夫君的沖動,伸出小手一握,唬了一跳,那物猶如一根火棍一般,直烙得手心發熱,長有尺許,粗滿一圍,那塵首亦如拳頭般大小,羅刹女不由驚訝道:‘冤家,幾年不曾見,何時你的變的這般大物件了?’

悟空本是天地靈氣所生,石猴出世,那陽物怎能不壯?他見羅刹女疑惑,忙掩飾道:‘爲夫幸得一道友贈送一仙方,使得陽物壯大,能日馭百女而不泄。’

羅刹女春情大發,雙手抱緊悟空不放,悟空將手探出,挑開羅刹女下衣,摸那牝戶,早已玉露四溢,滿手滑膩,悟空已勢發不可收,雙手一攬羅刹女,就往香榻行去,解去羅刹女褲兒,但見羅刹女玉體雪白,雪乳高聳,玲珑似玉,潔白的雙股間,那一縷青草,晶液閃亮,可愛之極,悟空分開了羅刹女玉股,立身胯間,將那陽物,照准花心一頂,只聽‘滋’的一聲,陽物沒入。

‘好痛,夫君慢點。’羅刹女皺著秀眉,弱不禁插,雙手摟于悟空腰間,叫其暫不抽送。緣因花徑許久未經風雨,再悟空陽物甚巨,一時也適應不過。

悟空初弄羅刹女,但覺佳人花徑緊貼,快美無比,覺得舒服,興念正狂,答道:‘知道了,心肝,定會叫你快活。’那管的她痛疼,忙松開她雙手,腰上發力,只管狂聳。

羅刹女見夫君情發若狂,內裏雖痛,也只有咬牙忍受,不覺已是八九百下,羅刹女苦盡甘來,雙眼微閉,櫻唇啓開‘呀呀’亂語,悟空知她興起,越發地狠命抽送,正是‘金箍捧掉進芙蓉洞————翻江倒海’。羅刹女久旱逢甘露,柳腰頻擺,玉臀上頂,不住迎合著悟空的沖刺。

孫悟空愈幹愈狠,一氣抽動三千多下,每次都盡根送底,弄得羅刹女心肝親肉叠叠亂叫。一時間,呻吟聲,嗯嗯聲,在翠雲山芭蕉洞裏春色濃濃,一個是大羅上仙,齊天大聖,一個是千年得道,有名地仙,這一番好戰!

孫悟空將身緊貼,壓緊酥胸,在羅刹女體內,東搗西撞,聳抽挑頂,盡現一代棍王風采,自隨唐僧取經以來,何曾有如此快活,佳人如玉,春色曼妙,其中滋味,就讓悟空慢慢體味,你我看官也只能在旁邊打打手槍而已。

羅刹女幾年獨身,貞節無比,夫君回頭,自是婉轉嬌啼,曲意承歡,卻不知失身于猴頭胯下。巫山雲雨,花開花謝,被中翻淫,羅刹女牝內湧波濤,丟之無數次,羅刹女覺夫君陽物在體內,悍勇無比,鑽伸縮進,堪稱如意。不由暗暗感激那位送仙方的道友,做了件千年的好事。

‘夫君啊……妾身花心已碎……不堪再戰……乞和如何……’羅刹女四肢癱軟酥麻,嬌喘籲籲,挂出免戰牌。

悟空嘗此甜頭,那肯收手,令羅刹女轉過身,伏于榻上,然後雙手提著羅刹女的玉腿,對著花心,用力狠紮,大抽大送,羅刹女嬌聲亂啼,禁不住又丟了幾次後,悟空方才把猴精暢甜甘美地射在羅刹女的子宮裏,無數猴子猴孫也各尋各的去處。

雲收雨歇,二人交胸貼股肉在一處。

‘夫君,你弄得我好舒暢。’羅刹女雨後海棠,玉容豐豔,將粉臉貼在悟空胸前,嬌聲言道。

悟空情欲已泄,自是想起此行目的,問她一句道:‘不知夫人將扇兒藏于何處,爲夫甚不放心。’

羅刹女嗔道:‘大王,與你別了二載,你想是晝夜貪歡,被那玉面公主弄傷了神思,怎幺自家的寶貝事情,也都忘了?’

悟空幹笑道,捧著她的粉臉親了一口,說道:‘夫人啊,爲夫記性不好,說來聽聽,好讓爲夫幫你保管,以免那猴頭奪取。’

羅刹女見夫君如此說,便含羞用纖指一指雙股間,口吐真言,光華閃後,一個杏葉兒大小的物件從她的下身處飛落掌心,悟空恍然,沒想到羅刹女竟然將芭蕉扇兒藏于如此隱秘之處。

羅刹女將寶扇遞與孫悟空,解說道:‘只將左手大指頭撚著那柄兒上第七縷紅絲,念一聲哃噓呵吸嘻吹呼,即長一丈二尺長短。這寶貝變化無窮!那怕他八萬裏火焰,可一扇而消也。’

孫悟空聞言,切切記在心上,卻把扇兒噙在口裏,那扇兒雖然放于羅刹女私處,卻帶著一股甜香。悟空心中一蕩,回味起羅刹女的好處來。然而思及重任在身,不能久留,把臉抹一抹,現了本象,厲聲高叫道:‘羅刹女!你看看我可是你親老公!就把我纏了這許多醜勾當!不羞!不羞!’

羅刹女一見是孫行者,頓時玉臉飛紅,羞愧無比,直叫‘氣殺我也!氣殺我也!’看著自己赤身裸體,榻上狼籍,一生清白毀于猴頭之手,愧對夫君,直欲尋死!

孫悟空也不管她死活,迳出了芭蕉洞,正是:無心貪美色,偏又尋花蕊,騙奸羅刹女,得意笑顔回。
本主題由mmcwan21于2015-2-713:32關閉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