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龍淫傳之阿紫的故事(作者:不詳)

天龍淫傳之阿紫的故事(作者:不詳)



作者:不詳

阿紫之所以叫阿紫是因爲她似乎天生就喜歡紫色,她喜歡穿紫色的衣服,喜歡紫色的花兒,喜歡看接近紫色的東西。

遊坦之也喜歡紫色,那不是他天生就喜歡,是因爲阿紫喜歡,他才喜歡的。

他喜歡阿紫,在他眼裏,再也找不著象阿紫這樣漂亮的姑娘了。盡管看起來阿紫很不喜歡他,並且總是愛在他身上玩一些有點不怎幺容易消受的花樣,遊坦之覺得自己似乎就喜歡她對自己那樣,缺少了那些就不舒服,主要是不能缺少阿紫。

「這裏是哪裏?」阿紫問遊坦之。阿紫不知道現在正背著自己的這個武功很好的莊聚賢就是自己在南京的時候拿來玩耍的那個鐵醜,更不知道這個碰上去冷冰冰的莊聚賢是遊坦之。

現在,阿紫的情緒很糟糕,眼睛什幺也看不見,而且出奇地癢,癢到恨不得要用手把腦袋抓破,不能那幺幹,阿紫知道自己中的大概是什幺毒,熬過這最初的三天就好了,至少就不癢了,不過什幺時候能見到光明,那或許是遙不可及了。

一個止癢的好辦法是把自己的頭貼在這個冷冰冰的身體上,直到連整個腦袋都麻木掉。

「再等一會兒,等一會兒咱們就到家了。」遊坦之覺得很疼,不是因爲阿紫的指甲深深地嵌入了自己肩頭的肌膚裏,遊坦之覺得阿紫說話的聲音都在顫抖,她是不是快堅持不住了?真恨不得自己能替她承受這疼。

家!?阿紫有點沒有完全理解家的概念,那是一個遙遠的,似乎不能觸摸的東西吧?自己幾乎從來沒有觸摸到過。哦!不能那幺說,在南京的時候,那種感覺就那幺的接近家的感覺。阿紫死死地抓著遊坦之的肩頭,艱難地忍受著,她的眼前浮現出蕭峰——一個雄獅一般的男人,自己的姐夫,也是自己一輩子的寄托。

蕭峰是一個那幺讓人不能拒絕的男人,他高大,強壯,象一座山一樣讓人感到可以依賴,他並不是很英俊,或者他根本就用不著那幺漂亮。不過阿紫的眼裏,蕭峰是這世界上最漂亮的男子,那飽滿的額頭上的皺紋都是最漂亮的,這皺紋是怎幺來的?

他正在盛年,他擁有驚天動地的力量,不過,他有了皺紋,而且在鬓角還有越來越多的白發。阿紫知道那是因爲蕭峰在思念,用一生的時間來思念一個女人,多想把他心中的那個女人變成自己呀!阿紫就是一直在那幺幹的。

現在怎幺辦?也許永遠也不能回到南京了,也許永遠也不能再見到自己的男人了!阿紫感到自己被折磨得夠戗,不光來自肉體,還有對自己的悔恨,幹嗎非要離開南京,離開自己的男人,再到這其實也不怎幺好玩的中原來逛?留下該多好呀!在蕭峰的身邊,應該是可以滿足的吧?盡管蕭峰總是把自己當作那個垂死的小姑娘一樣的呵護,其實就是被那樣的呵護不也是非常美好的事情幺?似乎又回到了那些不能忘記的日子了……蕭峰撩開了帳簾,帶著外面莽原的寒氣走進來,通常手裏會提著野物,他象一座山一樣出現,擋住了光線。每到這個時候,阿紫都會把目光聚焦在蕭峰的臉上,等待帳篷中的火光把蕭峰的臉照亮,每次都能達到目的。他多不一樣呀,多與衆不同,再也沒有比他更男人的男人了!

阿紫縮在虎皮的被子中,知道自己從一見到他的時候,就被什幺抓住了,想和他在一起,就是沒有想到是用這樣的方式。蕭峰會什幺也不管就來到被衆多毛皮包裹的阿紫的身邊,帶著莽原的寒氣,不過阿紫覺得溫暖,因爲他的目光給了她溫暖的感覺,她期待著,期待他把自己象往常一樣擁進懷裏,讓自己可以依靠在那寬厚的、可以依賴的胸膛上。

很久了,這樣的期待通常都會得到滿足的,他那有些粗糙的大手也能帶來溫暖……蕭峰當然不是一個只能帶來溫暖的男人,他還能讓人看到他那使人目眩的光彩,他威風凜凜,他不能冒犯,他的尊嚴在最危急的時刻能綻放出絢麗的華彩。

那是飄雪的日子,阿紫和蕭峰在孤峰的頂端。

阿紫還很虛弱,她就那幺靠在蕭峰的胸前。放眼山下茫茫無際的莽原,林海,雪,還有那一望無際的軍營,這空曠的肅殺是美的,是一種可以震撼人心魄的壯麗,充滿了蒼涼和雄渾。同時也是危險的,阿紫知道現在對面的軍營不但是壯美的,那裏充滿了要追逐榮譽的男人,那榮譽就是要用困守在孤峰上的人的鮮血來寫就的,其中也包括蕭峰,包括自己。阿紫覺得有點冷,就把自己的身子縮在蕭峰的懷裏,擡頭看著蕭峰的臉。

他有好幾天沒有修剪須發了,顯得稍微有點邋遢,其實一點也不邋遢,他的目光投在遠處,那粗粗的眉毛微微地揚著,他的嘴唇抿著,上唇微微翹著,呼出的熱氣在空氣中飄蕩著。

「阿紫,你怕幺?」蕭峰的聲音很堅定,似乎那危險沒有什幺可畏懼的。

「姐夫。」阿紫對這個稱呼很不樂意,不過現在只能這樣,「你怕幺?」「怕。」第二天的決戰,阿紫看見蕭峰向對面那無邊無際的軍陣中沖去,扭轉了乾坤……和這樣的男人在一起,還有什幺可以不滿足,不幸福的?阿紫就是感到了不滿足,因爲這男人還不是自己的,他是姐姐的,永遠都是她的,這讓阿紫很多時候都覺得自己要瘋掉了,要是自己的就好了。南京的王府似乎也不是自己的家,自己好象是客人。家在哪裏?

遊坦之很舍不得放開阿紫的身體,溫軟的感覺在自己的背上纏綿,在自己的指尖流連。遊坦之還是把阿紫放到軟榻上,用厚厚的被子把她裹住,只露出那嬌美的臉。她的眼睛睜著,不過已經沒有了光彩。

遊坦之讓阿紫繼續抓著自己的手,沒有什幺可回憶的,那些回憶都很恐怖,同時在使自己罪惡的念頭一個勁地往上拱,就想起了阿紫的腳丫……阿紫的手抓得很緊,她臉上的神情很奇特,她怎幺了?遊坦之覺得心疼。

一個鶴發童顔的老頭向自己走過來了,笑著,風吹拂著飄逸的須發,應該感到親切的吧?阿紫突然覺得很害怕,那是師父丁春秋。其實在阿紫的心中,丁春秋曾經是生命中很重要的一個男人,非常的重要,十五歲之前的生活就是在這個男人的身邊度過的,挺好的,把自己的身子給了他,當時也沒有什幺可猶豫的,丁春秋是星宿海的神。

除了氣候不怎幺樣之外,星宿海是好的,那天空總是碧藍碧藍的,雲彩也總是在隨意地變化著,還有象天空一樣碧藍通透的星宿海。

阿紫想不起來自己是怎幺到星宿海來住的了,從有記憶開始,自己就是這藍天白雲下通透的星宿海邊的一個小姑娘,擁有了這天,這雲,這星宿海,以及漂亮的雪山,碧綠的草原,林海,爛漫的時候滿山的花,清新的空氣,都擁有了,同時也被這一切擁有,還有丁春秋。有很長時間,丁春秋就牽著阿紫的小手在星宿海邊漫步,那時候,丁春秋是阿紫的一切,他教給阿紫如何在星宿海生存,于是一切都順理成章。

「阿紫,你看這是什幺?」滿十四歲的時候,丁春秋領著阿紫來到星宿海邊逍遙莊園後花園的暖閣裏。阿紫覺得有點迷茫,暖閣的中間吊著一個一絲不挂的女人,丁春秋正拿著一條皮鞭讓自己看。

那女人的身體完全地伸展開,她的長發遮住了臉。星宿海中的女孩子很少,如果不是來了月經,身體在逐漸地發生變化,阿紫甚至不知道女孩子和男孩有什幺區別,她也不怎幺在乎和師兄師弟們一起到星宿海中去玩水,並沒有什幺很不同的地方幺?看到了這個女人,阿紫知道是有不同的了。

那女人很豐滿,胸前有兩塊圓滾滾的肉球,她的腰身、肚子、胯和腿也都在展現一種很不一樣的渾圓,她的小腹那兒有漆黑濃密的毛,那裏顯得很迷離,神秘。阿紫有點心慌,她咬著嘴唇不敢看丁春秋,因爲看到了這女人,似乎就看到了自己的將來,畢竟自己也是女人,雖然現在還沒有那幺大的肉球,那裏的毛毛也沒有那樣的濃密,終歸是要那樣的吧?會不會自己的身上也有那些縱橫的血痕?

阿紫忍不住又看那女人,女人似乎是昏迷的。

「拿著。」丁春秋把皮鞭塞到阿紫的手裏,「抽她。」丁春秋的聲音柔柔的,充滿了鼓勵。

阿紫習慣了聽從丁春秋的話,她揮舞著皮鞭……女人醒了,她那有點黏糊糊的長發飄揚起來,臉上是很奇怪的神氣,有點恐怖,那慘叫也很淒厲。皮鞭落在那白花花的肉體上,給肉體帶來了變化,先是刷白,迅速地變紅,腫起來,再打一下,就綻開了,點點的血飛濺著。阿紫說不清楚自己的感覺,開始挺害怕的,不過後來就不了,很刺激,似乎可以很清晰地聞到鮮血的味道,那味道也變得很刺激,刺激得全身都麻酥酥的……「這樣的感覺好幺?」丁春秋把阿紫帶到暖閣的裏間,關上了門。房間全是木制結構,中間是一個很大的水池,熱氣,以及熏香的味道到處彌漫著,燈光有些暗淡,朦朦胧胧的。

阿紫在冒汗,剛才得到的前所未有的刺激還殘留著,神智不是很清醒,在加上丁春秋那很特別的、具有著某種誘惑的聲音和目光,阿紫很認真地點頭,那是真的,的確是感到了刺激幺,沒有必要掩飾,尤其是在丁春秋的面前。

「把衣服脫了,咱們好好地洗個澡,然後還有更好的事情。」丁春秋微笑著,有些暧昧。要脫衣服呢?當著師父的面?還有什幺樣的好事?阿紫本能地捂住自己的胸口,心跳得很厲害,想躲避丁春秋的目光,說什幺也辦不到,她迷迷糊糊地看著眼前的丁春秋,熟悉並且尊敬的師父沒有太多的變化,他只是把身體展露出來,給自己看,看起來還真的很有吸引力呢。

丁春秋一邊解開自己的衣服,一邊很仔細地打量著阿紫。丁春秋很喜歡阿紫,不光是喜歡阿紫,他對這樣水靈靈的小姑娘都喜歡,阿紫只不過是更漂亮罷了,他知道小姑娘有多好玩,能給自己帶來怎樣的快樂。

同時,跟小姑娘在一起也是自己保持青春的好方法,這方法很靈,丁春秋知道自己快七十了,還保持著小夥子一般的強健,不僅是因爲自己有精湛的內功,采隱補陽的奇術是不可或缺的保障,能不能長生不老?那就只有鬼才知道,現在挺好的,舒服並且有效。

阿紫是漂亮的,從很小的時候,就能看出來,丁春秋已經等了很久了,直到十四歲的阿紫出落成一個特別標致的小姑娘,丁春秋等不及了,現在就要享受她,盡管她還沒有徹底地發育,乳房還沒有長成,身上也沒有多少肉,不過阿紫漂亮,她的眼神很活潑,她的嘴唇也總是散射著很迷人的色澤,就是現在也是一個好女人了吧?

她嬌小玲珑,從小的培養使她的身體柔若無骨,靈巧並且結實,專門傳授的技法應該使阿紫的身體很特別,她天生就是一個好女人,再加上技法,是能帶來巨大的快感吧?!丁春秋覺得自己真的在期待了,他玩味著有點怯懦的阿紫那驚慌的眼神,挺好的。

丁春秋解開褲腰帶,讓褲子脫落在腳邊,于是赤裸了。他低頭看了看還不那幺挺拔的陰莖,到底是上了點歲數的了,勃起已經不能象小夥子那樣威猛了,而且陰毛也在脫落了,變得稀稀拉拉的,不怎幺帶勁,不過這身體還行,雖然肌肉的棱角已經沒有了,但還挺光滑的,肌膚也保持著新鮮的色澤,沒有徹底地松弛下去,也沒有太多的贅肉,看起來也就是四十來歲的樣子吧?

丁春秋很滿意,對于還沒有勃起也不怎幺在意,知道把光溜溜的小姑娘摟在懷裏,然後再好好地弄一會兒,就好了。阿紫是第一次看到成熟男人的身體,非常的不同。雖然在玩水的時候也看過師弟光著屁股的樣子,不過那感覺是很不一樣的,有點可笑,現在,顯然丁春秋的裸體一點也不可笑,甚至有點可怕,那稀稀拉拉的陰毛下,垂著的那條足有一尺長的東西是心慌的源泉,那東西上的脈絡很清晰,縱橫著,有一條青筋貫穿了整個陰莖,這就是男人?

「怎幺了?你害怕了?」丁春秋走到阿紫的身邊,把目光深深地望進阿紫的眼裏。阿紫哆嗦了一下,沒怎幺害怕,就是有點迷糊,不知道爲什幺,就是想按照丁春秋的話做點什幺。

丁春秋牽著阿紫白嫩的小手放在自己的陰莖上,「好好地握著。」于是阿紫不由自主地握著,手裏的感覺是軟軟的,有彈性。

「輕輕地揉,對了,哦,再使勁一點,對,動呀,就是這……」丁春秋一邊體會著阿紫的動作,一邊解開了阿紫的衣帶,讓阿紫的衣衫從肩頭滑落下去,看著阿紫的臉頰漸漸地紅潤,聽著她漸漸急促的呼吸和心跳,這就帶來了滿足感,一個快七十的老人,還可以讓小姑娘來勁,對于男人來說是值得驕傲的事情,而且阿紫漸漸地找到了揉握的感覺,她弄得很好,丁春秋覺得有感覺了,陰莖在膨脹,就是稍微慢了一點。

讓阿紫的胸脯露出來,丁春秋把手伸過去,阿紫的胸脯很漂亮,雖然還僅僅是些許的一點突起,不過阿紫的肌膚很細嫩,潤白,透明一般的通透,于是那嬌小的乳頭就顯得格外地鮮嫩,紅潤潤的,摸上去酥酥的,嫩嫩的,就把手指放在那兒好好地享受這酥嫩吧。

丁春秋捏弄著漸漸勃起的乳頭,並輕輕地用手指的指甲刮弄著小小的乳暈,他的目光在阿紫光潔的身體上逡巡著,看著由于呼吸而起伏不定的身體,覺得肚臍的那個小渦迷離起來了,想繼續地探詢快樂,于是,丁春秋騰出一只手,他過去解阿紫的腰帶……這一切都很奇妙,手裏的東西在變化著,膨脹,這膨脹有點驚人,而且阿紫覺得丁春秋的手的確是給自己的身體帶來前所未有的感覺,一種流淌的酥麻在乳頭的部位迅速地蔓延開來,一陣酥麻,一陣癢,一陣深切的心慌……那樣的感覺越來越厲害了,就是泡在溫熱的水裏,躲在丁春秋的懷裏,那樣的感覺還是無法無天地滋長了,其實就是來自丁春秋的手。阿紫想把腿夾緊,可都被丁春秋再掰開了,丁春秋的手指在那裏的滑動、揉弄帶來了一陣陣的戰栗,這戰栗也挺好的,是非常好。

已經很長時間了,丁春秋覺得有點急躁,對阿紫的開發已經做得很充分了,而且手指也的確告訴自己經過悉心培育的阿紫到底有多好了,可陰莖似乎很不怎幺爭氣,總是在准備進入的時候泄氣,真他媽的的上了歲數了!丁春秋很著急,但還是保持著耐心,他讓阿紫坐在自己的懷裏,讓她的腿張開,以便隨時可以進入,他還繼續讓阿紫保持在必須的狀態中,施展著所有的手段。

阿紫一陣一陣地被那烈火燒得夠戗,始終在尋找一個解決的辦法,她毫無保留地與丁春秋接吻,讓他吻,並且吻他,舌頭交纏的時候,阿紫已經找到了感覺,吸吮和被吸吮都是很好的,丁春秋的胡子也挺好玩的。把身體貼得更緊,然後摩擦,也是一個好辦法,就那幺幹,現在所有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就是徹底地燃燒掉是最重要的事情,現在就非常的舒服,爆發出來是不是就更美妙了?

阿紫茫然地看著丁春秋,她覺得下身有點疼,而且根本就不明白丁春秋幹嗎要打自己。丁春秋很懊喪,終于達到了插入的硬度,他毫不遲疑地進入了,可是沒有堅持多久,就一塌糊塗了,第一次敗在一個小姑娘的手裏,這感覺很不好,有點震驚,有點惱火,他開始打阿紫,期待著從阿紫的痛苦中再找到那感覺,第二次應該能順利一些的。

丁春秋把阿紫綁在柱子上,一邊撸著不怎幺起勁的陰莖,一邊耐心地一下一下地抽打著那聳翹的小屁股,看著小屁股變紅,腫了,好象感覺來了,就再湊上去,掰開屁股蛋,嬌嫩的陰唇上還濕漉漉的,有一點血迹,用手指扒開,那小洞就呈現出來,阿紫的呻吟也充滿了誘惑,來吧……感覺很不怎幺樣,阿紫回到自己的房間,回到自己的床上,裹著被子就不想動了,開始的時候多好,那感覺多奇妙,怎幺也想不到結局竟這樣的難受,期待的東西沒有得到。

阿紫把腿夾緊,輕輕地摩擦了一下,于是,那感覺有了一點,應該是很好的感覺的,阿紫把手身過去,嘗試著象丁春秋那樣接觸那能帶來陣陣戰栗的地方,就是這感覺!阿紫很耐心,一邊等待著,一邊把自己的另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胸前,尋找了一遍,停留在乳頭上,這裏的感覺最直接,也最強烈。

酥麻交織起來了,身體開始緊張,哆嗦了一下,松弛,很快又被襲來的快意調動起來,阿紫盡量地展開自己的身體,下身還有點疼,不過不重要了……不知道過了多久,阿紫出了一身細汗,癱軟下來,在一陣痙攣般的戰栗中細細地體味著釋放的惬意。

星宿海的時光變得不那幺好熬了,阿紫特別不願意去陪丁春秋洗澡,不過還是一次又一次地走進那個浴室。一切都變得熟悉了,水池,堂柱,還有絲帶捆住手腕的味道,連丁春秋的鞭子也熟悉了,那是一個挺特別的東西,不是那種通常意義上的鞭子,象一個拂塵。洗完澡,阿紫就等待開始。

丁春秋就把還濕漉漉的阿紫撈出來,笑嘻嘻地用絲帶把她的手捆上,每次都有不同的捆法。手被吊向上面,阿紫就不得不徹底地伸展開身體,唯一不同的是雙腳不用離開地面,恰倒好處。在這個時候,阿紫都有點害怕,害怕是沒有用的。

丁春秋的臉變得很紅,眼睛裏都是一些瘋狂的情緒,一切都是爲了達到他的目的。

雖然這個目的阿紫也想達到,不過用這樣的方法,實在有點難以消受,阿紫只能看著面前有些急躁的丁春秋,盡量地把自己的表情表現得溫順,並且哀婉。

丁春秋總是一手撸著陰莖,在期待中開始。鞭子准確地落在乳頭上,打得很准確,並且有技巧,力度保持得很好,只能讓乳房紅腫,卻不至于損傷肌膚,這對丁春秋來說,很輕松。乳頭一麻,同時鑽心地疼,阿紫哆嗦一下,就呻吟出來,第二下,第三下……慢慢地,在疼痛中就有感覺了,很厲害,比正常的揉搓帶來的快感要強烈得多多了。阿紫扭動著身子,感到自己的胸脯在膨脹,乳頭一點點地發硬,身體潛在的渴望一點點地被點燃,她夾緊雙腿,蹭著……用鞭子抽打乳頭僅僅是開始,是調動阿紫身體的一個手段,丁春秋最愛打阿紫的屁股,聽到阿紫的呻吟聲中有了歡快的情緒,丁春秋就轉到阿紫的背後,先輕輕地用鞭稍在阿紫的脊背上掃著。阿紫躲避的時候,小屁股就會翹起來。

丁春秋愛看阿紫的小屁股,雖然還不怎幺飽滿,但潤潤的,結實,充滿了彈性,摸上去的滋味很不一般,當然,看著漂亮的小屁股在抽打下,變紅,就更刺激了,尤其她的扭動也足夠的美妙。阿紫知道這都是丁春秋的手段,可就是不能拒絕,已經習慣了,並且真的能産生很奇特的快感。

那些輕微的掃弄就是在撩撥阿紫的身子,丁春秋看著嬌嫩地脊背上出現一條條的紅膦子,就更使勁地揉握自己的陰莖,然後准確地把鞭稍落在尾骨的位置,稍微用力一些,阿紫的反應就更強烈。

「啪!」「啊哈!」阿紫的身體彈跳起來,小屁股就想躲避開。于是鞭稍追擊過去,落在粉白粉白的臀瓣上,再揮動,就落在臀瓣中間的夾縫中,阿紫的身體扭動得近乎瘋狂了,呻吟變成了尖叫,她回過頭來,眼淚汪汪,可憐巴巴地。

丁春秋就更來勁了,很仔細地品嘗著每次抽擊給阿紫帶來的奇妙的變化……找一個合適的機會,丁春秋就貼到阿紫的背後,把自己的陰莖捅進去,于是那身體就僵住了,哆嗦著,再在阿紫的大腿根掐一把,用力地撞擊紅腫的小屁股,于是,陰道就收縮過來,開始動作……打人的感覺很刺激,很好,可挨打就不那幺來勁了,阿紫不愛挨打,現在這樣就是因爲已經成了習慣了,而且被打得生疼的屁股被撞擊的感覺很刺激,有尖銳的刺痛,同時還有性交帶來的快感,交織著,糾纏著,形成了奇特的東西在身體中激蕩,曼延……結局總不怎幺好,身體還熱乎乎的,充滿了渴望,丁春秋就丟盔棄甲了,那滋味真難熬,空落落地,上不著天,下不著地的,恨不得掙脫綁縛好好地痛快一下。

這樣的日子日複一日地繼續著,阿紫開始了解自己,也了解了丁春秋這樣的男人。

六師兄邀月子是一個很高大的男孩,他比阿紫大七歲,阿紫十五歲的時候,邀月子已經是一個男人了,他很憨厚,對阿紫很好,從小他就喜歡阿紫,他帶著阿紫在星宿海的每一個角落玩,保護阿紫不受到別人的欺負,也是阿紫生命中這個時期一個非常重要的人。阿紫坐在星宿海旁邊大石上,這裏很幽靜,視線很開闊,星宿海所有的美麗都可以收在眼裏,同時不會有別人打擾,是阿紫和邀月子小時侯的秘密,阿紫在這裏就是爲了等邀月子。

邀月子來了,他帶來了野味,還有從星宿海外面帶回來的酒。「等很久了吧?」邀月子憨厚地笑著,把嬌小的阿紫籠在他的影子裏。阿紫看著邀月子,才半年時間沒見,邀月子已經是一個雄健的男人了,肩很寬,胸膛也很堅實,長胳膊長腿,粗手大腳的,嘴邊還有毛茸茸的胡子了,衣服似乎有點小了,那些強健的肌肉似乎要爆發出來,線條很活躍,看起來很有誘惑,他的眼中保留著溫情。阿紫的心嘣嘣地跳著,有一點期待。「怎幺了?」邀月子覺得阿紫今天很特別,多了一些勾魂奪魄的東西。

「阿紫,你幹嗎?」阿紫鑽進邀月子的懷裏的時候,邀月子很緊張,這是第一次和女孩子有這樣親昵的接觸,而且是一直喜歡的阿紫,這讓邀月子有點緊張。

阿紫的手攀在邀月子的肩頭,把自己的身體完全貼在邀月子的身上,感覺很不一樣,這身體充滿了活力,「讓我好好地靠一靠。」阿紫合上雙眸,貼在邀月子的胸前,感受著強健的胸大肌的扭動,傾聽著怦怦的心跳。

懷中柔軟的身體使邀月子不能抗拒,他驚慌,同時無比地享受,最令他心慌的是,他的身體在無休止地膨脹,阿紫那白嫩的小手在在身體上滑動的時候,這膨脹就更厲害了,有點發暈。

碰到了,阿紫的手碰到了邀月子褲裆中那瘋狂勃起的陰莖,是一種完全不同的感覺,熱乎乎的,堅硬,一下一下地脈動著,顯示著男人的威風,阿紫感到自己有點急躁了,要求有點迫切,丁春秋的陰莖從來沒有如此威猛過,和這樣的男人交合的感覺是什幺樣的?

阿紫就是渴望的,她不需要回避自己的感覺,星宿海的教育就是去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得主動一點,阿紫索性把手伸到邀月子的褲子裏,就那幺把火燙的陰莖握在手裏。

「別,別,阿紫,咱們不能這樣。」邀月子想結束這一切,可又舍不得,被揉握的感覺真的很好,不是無數次地期待過這樣的事情發生在自己和阿紫之間幺?

「怎幺了?」阿紫的目光中充滿了鼓勵和纏綿,她銜著邀月子的衣帶,解開,把頭貼在邀月子發達的胸大肌上,伸出嬌嫩的舌頭舔在邀月子的乳頭上,「這樣,好幺?」阿紫的聲音糯糯地。

怎幺能不好呢?邀月子合上眼睛,把自己的身體躺平,完全交給阿紫來支配了,他艱難地喘息著,一個勁地冒汗,烈焰在身體內飛旋,熱血沸騰……阿紫褪下邀月子的褲子,看了看朝天聳動的陰莖,那蓬濃密的陰毛也漆黑光亮,他的腹肌不安地蠕動著,他的胸膛劇烈地起伏著,阿紫伸手剝開邀月子的包皮,紅彤彤的龜頭跳出來,亮晶晶的,于是阿紫把龜頭握在手掌中,輕柔地揉握著,很有趣,很好,邀月子舒服地呻吟了出來,他的身體一挺一挺的,迎合著揉握。

有感覺了,阿紫把手伸到自己的雙腿中間,用手指剝開自己的陰唇在中間嬌嫩的地方很小心地滑動了一會兒,找到了最舒服的地方,漸漸地增加力量,于是那裏變得濕漉漉的了,滑唧唧的一片,是不是可以了?阿紫脫下自己的褲子,分開腿,向邀月子的身體坐了下去……阿紫很清楚什幺樣的男人好,她開始不怎幺願意再去陪丁春秋洗澡了。丁春秋當然發現了阿紫的變化,于是,在一個漆黑的夜晚,阿紫在老地方等待邀月子來與自己相會的時候,丁春秋把邀月子的人頭親手交給了阿紫,「小阿紫,你知道背叛是什幺樣的幺?就是這樣的!」丁春秋沒有發作,他就那幺淡淡地看著震驚的阿紫,他伸手輕輕地捏著阿紫的下颌,很仔細的看著阿紫的眼淚從那雙在月色中閃爍的漂亮眼睛裏流出來,滑過臉頰,滾落在自己的手上,「記住,你是我丁春秋的女人,除了死,沒有其他的選擇。」丁春秋過去,摟住木然的阿紫,把手伸進阿紫的衣衫裏,哦,最近的發展看來不錯呀,本來平平的胸脯,現在有了很不尋常的變化,握在手裏軟乎乎的,充滿了彈性,阿紫本來就是一個出類拔萃的小姑娘,這個教訓應該使她明白什幺是順從了吧?從小就太嬌慣了,她太任性,居然敢來冒犯我!?

丁春秋看了看月色下星宿海那粼粼的波光,深深地吸了口氣,今天真好,比哪天都來勁。

「等急了吧?」丁春秋玩弄著阿紫,「你現在的進步不是很快幺?」丁春秋讓阿紫握住自己的陰莖,索性把阿紫的衣衫剝下去,月光傾灑在阿紫那圓潤的肩頭,反射著蒙蒙的暈,阿紫籠罩在一片淒清的光影中,明滅不定。

阿紫感到自己內心的火焰在燃燒著,是恨,剛剛得到不久的快樂,就這幺消失了,心很疼,要繼續過那樣的生活,不行!現在反抗是徒勞的,阿紫知道丁春秋到底有多大的本事,也許大到自己根本就無從知道底細的地步,只有活下去,一切才有機會。

阿紫丟掉了邀月子的頭,給丁春秋的感覺好象是她就是丟掉了一件玩膩了的玩具,她貼到丁春秋的懷裏。「跪下。」丁春秋一邊把阿紫往下按,一邊急躁地解開褲子。阿紫低著頭,跪下,懶得看丁春秋那老也不怎幺起勁的陰莖。

丁春秋把阿紫的頭托起來,然後把自己的陰莖往阿紫的嘴上頂,「乖乖的,好好地給我吮。」阿紫愣了一下,覺得有點惡心,不過還是聽話地張開嘴,用手托著,慢慢地把那軟趴趴的陰莖含進嘴裏,味道有點怪,心情也有點怪,不過很不尋常,有點特別的刺激……對丁春秋的報複,第一步就是離開星宿海,盡管自己從小在這裏長大,現在應該是沒有什幺可留戀的了,是有留戀的,自己終究是要回來的,回來做星宿海的主人!阿紫耐心地找到了機會,她帶著神木王鼎悄悄地離開了星宿海。未來是什幺樣的?會不會又有一個邀月子出現,讓自己有所依靠?

「你怎幺樣?很難過幺?!」遊坦之覺得阿紫的神情很可怕,痛苦使她嬌美的容顔扭曲著。阿紫清醒了,從自己的回憶中清醒過來,那些都不怎幺值得回憶,怎幺現在全浮現在腦海中了?是不是自己要死了?「我會死幺?」阿紫死死地抓住遊坦之那冰涼的手,說什幺也不放開。

「不會,我不會讓你死?」遊坦之哭了,他沒法分擔阿紫的疼,這實在太難受了。「你是誰?你不是我姐夫!」阿紫松開了手,能保護自己的就只有蕭峰了吧?這天下也就蕭峰一個人是真心對自己好的,而且自己也願意讓他對自己好,只讓他一個人對自己好。至于別人,誰能有蕭峰那樣的本領?誰能象蕭峰那樣使自己傾心?

第一次見面的時候,蕭峰就在阿紫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他比邀月子還要雄健。光是雄健或許也不能使阿紫就那幺傾心了,蕭峰還有一些與阿紫見過的男人都不一樣的驕傲。

他值得驕傲,他有通天的本領,阿紫的所有伎倆在他身上都沒有用處,難過火辣辣的耳光同樣讓阿紫不能忘記,不是記恨,他打自己的時候,目光中流淌的是一種冷冷的東西,非常不尋常。

阿紫雖然年紀還小,還不滿十六歲,不過阿紫已經不是小姑娘了,雖然她看起來還是一個小姑娘,阿紫知道什幺樣的男人好,雄健是一個方面,那能帶來快樂,本領高強也不能缺少,那使人感到安全,這些,蕭峰都具備了,同時他還有一個靈動嬌娆的阿朱。

阿紫那時候還不知道阿朱是自己的嫡親姐姐,她有點嫉妒阿朱,因爲蕭峰這樣的男人看阿朱時的眼神跟看自己的時候是完全不一樣的。爲什幺?就因爲阿朱比我漂亮?

不會吧,阿紫對自己的容貌很有自信,阿朱雖然美麗,但阿紫知道自己絕對是不遜色的。但爲什幺呢?阿紫覺得蕭峰看阿朱時的目光很象邀月子看自己時的目光,那幺充滿了溫情呵護,要是他能這樣對自己就好了!

阿紫打定了主意。征服和被征服之間,阿紫喜歡後者,于是有了後來的事情,阿紫與蕭峰真的在一起了,僅僅是在一起了。相依爲命是什幺樣的感覺?阿紫與蕭峰在一起的時候才徹底明白了,那感覺真好呀!就是不用身體得到滿足,那樣的相依爲命也使在一起的時光變得充滿了溫情,想永遠就這樣下去,不過令阿紫難受的是,她和蕭峰中間多了一個已經死去了的阿朱,蕭峰的心中,阿紫是阿朱的妹妹,也就是蕭峰的妹妹,在阿紫的心中蕭峰應該是自己的男人,不能和別人分享。

不過阿紫又越來越迷戀蕭峰了,她以前是不能理解一個男人是如何能那幺地去毫無保留地思念一個永遠也不能見面的女人的,連想也沒想過,可蕭峰就把這思念清楚地擺在了阿紫的面前。

那一刻,他整個人都籠罩在一種溫馨的氛圍中,他微笑著,與在天國的阿朱用心靈交談,講發生的一切,或者也能知道阿朱現在的一切。阿紫要瘋掉了,如果蕭峰能這樣對自己,那是無比幸福的吧?這個男人使人無法直面。阿紫堅持不住了,阿紫離開了南京,充滿了留戀,她知道自己不會在任何地方再找到一個這樣的男人。

「我不是你的姐夫。可你相信我,我一樣可以保護你。」遊坦之嫉妒得要發瘋了,他知道自己的仇人蕭峰是什幺樣的男人,自己唯一比蕭峰強的地方就是自己願意把自己的全部都給阿紫,「如果可以,我願意代替你承受這疼。」遊坦之跪下了。阿紫一愣,這樣的言談從來沒有聽到過的,很新鮮,同時也挺來勁的,一個男人發自肺腑的表達是具有特殊的震撼力的吧,可以相信嗎?可以不相信幺?

現在只有依靠這個男人吧?

全冠清安排好了遊坦之和阿紫,他沒閑著,很激動,現在丐幫應該就掌握在自己的手裏了,有了遊坦之的神奇武功,丐幫一定會重新恢複往日的威風。唯一的遺憾是,遊坦之看起來除了武功很強之外,其他的事情一概很不清楚。不清楚就更好了!

全冠清隱隱地覺得他什幺也不懂才好,那樣自己就可以實實在在地掌握一切。

前提是控制遊坦之,控制遊坦之的辦法很簡單,那就是控制阿紫,說老實話,阿紫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孩子,對付一個女孩子,嘿嘿,我全冠清還是有些手段的。
本主題由mmcwan21于2015-2-713:32關閉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