蕾絲邊的墮落

早晨,都市的活力漸漸清醒,路上的車潮逐漸增加,熙熙攘攘的人群開始爲
生活而忙碌著。

高聳的大樓湧進無數的人潮,有的形色匆匆,有的悠閑自在。

一位面貌秀麗,頸後的馬尾,隨著腳步左右晃動,臉上挂著迷人的微笑,閃
亮的雙眼,悠閑的神情,哼著歌,跟四周來去匆匆的行人成強烈的對比。肩上背
著小包包,身上白色的套裝將姣好的身材包在底下,高跟鞋跟地面發出清脆的撞
擊聲,走入一間高有四十多層的大樓內。

「娃娃早安!」娃娃剛出電梯,附近的同事就爭相與娃娃打招呼,爲的就是
跟娃娃多講上一句話。

「大家早!」娃娃甜美的聲音流入衆人的耳中。聽到娃娃那甜美的聲音,辦
公室中的衆人身體都輕微的顫抖了一下,因令人骨頭酥軟的聲音顫抖。

娃娃在衆人的招呼以及目送中,走入了董事秘書辦公室。

「娃娃的身材真是正點阿!」同事甲興奮的說著。

同事乙也點頭附和。「我看娃娃至少也有34D,光是想象那可觀柔軟的雙
峰。。。」同事乙閉著眼一附沉醉的樣子。

「嗯!嗯!」同事甲以及同事丙,也不約而同的閉上眼睛幻想著。

而在一旁角落的計算機,屏幕在操控者的控制下不斷的閃過,最後出現一個
網站『色狼網』,飛快的點入『自拍區』,剛進入『原創自拍區』,幾個至頂的
標題中,點選了一個主題爲娃娃的標示。

一張張身材惹火的裸照顯示在屏幕上,令人惋惜的是照片上的主角臉上被弄
上了馬賽克。

迅速的抓下幾張,存在磁盤,關閉網頁。就在剛關掉的同時,那人的背後被
拍了一下。

「嘿~!火柴,你在幹麻,上班上色情網站對吧!」楊柬國外號火柴,也沒
回頭就清楚是誰在拍自己了「唉呀!我說親切版主阿,難道你就沒有嗎!」面帶
微笑的也回敬親切一下。

「不講這個了,你剛剛是在抓娃娃的照片是嗎?你又想要搞什幺啦!」徐毅
建網名親切是色狼網的版主,坐在火柴旁邊小聲的問著。

火柴擡頭看看附近,確定沒人「沒什幺事,就是我懷疑娃娃會不會就是我們
的。。。。。」眼神往秘書辦公室飄了過去。

「你是說。。。」親切見火柴點頭,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等我回去把照片用工具還原就知道了。」說完兩人也各自開始作著自己的
事情。

********************

趙燕芳因爲有一張娃娃臉,被朋友取了個娃娃的綽號,如今娃娃正專心的在
處理公文,突然計算機上的QQ發出有信件的聲響。

娃娃叫出信件,看了一會,越看心裏越甜,欣喜的心情全都表露在臉上,只
見信上寫著:

給我的愛人娃娃:

我們雖然才分開半天,但是我感覺好像已經分開有半年之久,思念之情沖擊
著我的心,我無法在多加等待浪費那十幾分鍾直到你回來,今天就讓我去接你下
班吧!

愛你的雯~

雖然只是短短的兩行字,卻讓娃娃一天的疲勞一掃而空,滿心期待戀人的到
來。更是加快手邊的動作,不希望被工作耽誤到下班時間。

終于工作趕在下班時間之前結束了。娃娃愉快的收拾著自己的東西,拿著小
包包,沿路跟同事們問候說再見,同事們熱情的回應令娃娃心情更加愉快。

大樓下,一輛水藍色的跑車引來衆人的羨目的眼光,車上一位帶著墨鏡的短
發美人,散發著自信的風采注視著大樓的出入口。在見到自己等待的人兒出現後,
那女性也下車迎接。這時衆人才驚訝于那名少女模特兒般身段,170左右的身
高,穿著西裝褲卻依然看的出,在褲子底下那雙修長的美腿,纖細的腰身搭配著
C罩杯的上圍,足以令許多女性同胞忌妒到死。

「雯~!」娃娃遠遠的就見到愛人的車,一見到愛人下車迎接自己,馬上開
心奔跑過去,完全沒有注意腳底下踩的是高跟鞋,一個不注意整個人都往前傾。

「娃娃!」郁雯見到,臉上開心的表情一變,立刻沖上前抱住娃娃。檢查一
下,確定娃娃沒有受傷,撿起掉在一旁的小包包。

娃娃心情平靜下來後,雙手纏上郁雯的左手,整個人靠在郁雯身上,看看郁
雯面無表情,知道郁雯在爲自己的不小心而生氣「對不起麻~!雯,下次人家會
注意的,不要生人家的氣了啦!」原本就已經甜膩的聲音,在娃娃的刻意撒嬌下
變的更加令人酥麻。

郁雯看看娃娃一臉怕自己生氣的樣子,忍不住輕笑,寵膩的拍拍娃娃的頭
「我怎幺舍得生你的氣,我只是氣我自己怎幺不走快一點,不多走幾步,這樣你
剛剛也不會被嚇著。」說著說著還在娃娃的臉頰上親了一下,完全不在乎兩人正
在人來人往的陸上。

「不要這樣啦!有很多人在看!」娃娃害羞的往愛人的懷抱鑽去。

「要看就讓他們去看,他們只是在羨目我有你這樣可愛的愛人。」開門讓娃
娃上車,自己也回到駕駛座。就這樣充滿莺聲燕語的水藍色跑車,從衆人的目光
中逐漸遠去。

而火柴站在大樓的玻璃窗前將一切都看在眼裏,傳聞娃娃是同性戀者,沒想
到是真的,不過這一點也不影響自己的計劃,只是那個開跑車的女人有必要調查
一下。

火柴拿起手機,撥了一通電話「喂!風流嗎!上次你說的那一批貨效果如何。」

「效果保證沒問題啦!試用過了,每個現在都是服服貼貼的。」

「那好,幫我進一些,還有就是,幫我查一下,車號MGSXXXX的車主
資料。」

「那有什幺問題,現在馬上幫你查,明天就把數據給你。」

「謝啦!風流,以後有好處不會少你的,那就這樣啦!有事情在連絡,再見!」
收起手機,火柴收起桌上的磁盤,愉快的下班。

********************

「呼~!回家真好!」娃娃一回到家,就將包包放在桌上,放下柔順的長發,
整個人躺在沙發上睡著了。

隨後進來的郁雯看了也只是用寵膩的眼神看了一下,便入廚房爲兩人准備晚
餐。

也許是太熱了,睡夢中的娃娃不自覺的將套裝的上衣扣子打開,胸前的風采
若隱若現,粉紅細嫩的肌膚,沉睡香甜的神情,那嬌媚純真的樣子,讓想叫醒娃
娃用餐的郁雯狠不下心打擾到娃娃的美夢。

郁雯在娃娃的腳邊輕輕移出個位子,專注的看著娃娃,想將娃娃這一刻的美
態深深印入腦海保存。郁雯的專注,忘卻了時間的流動。

無意識的,郁雯的手不知何時在娃娃的身上遊走、撫摸。當手指撫摸到令人
垂延的紅唇時,娃娃無意識的動了動雙唇,紅嫩的香舌在雙唇上走了一圈。娃娃
的這個動作,讓郁雯克制不住自己的欲望了。

四唇相貼,香舌輕輕撥開白皙的牙齒,舔弄著、呼喚著躺在那,另一位同伴。
雙手也忙碌的將娃娃身上的套裝退下,讓娃娃嬌嫩的肌膚能夠見到光明。

隔著內衣褲,郁雯感受到娃娃胸前的柔軟,下身誘人的觸感。隨著娃娃發出
第一聲誘人的哼聲,娃娃的雙眼也漸漸張開。

一張眼就見到愛人讓娃娃感到幸福,察覺到愛人對自己所作的事情,娃娃更
是感到甜蜜,不但主動的響應,雙手也開始退去郁雯衣物。

四唇分離,四眼相對,之間的感情非言語可以形容,相視一笑,兩人雙雙退
去自己身上所剩下的衣物。

這次換成娃娃主動,雙手攀上郁雯的雙峰,小櫻桃也在娃娃的逗弄下挺立,
娃娃將他含在口中輕輕咬著。

「嗯~!」在娃娃的愛撫下,郁雯感受到一波波的快感,身體隨著娃娃的撫
摸而移動,忍不住挺胸,將雙乳送上前讓娃娃方便品嘗。

「雯雯不能只顧自己舒服,娃娃要雯雯也讓娃娃舒服。」說話的同時也跨過
郁雯,鮮嫩濕亮的小穴展現在郁雯眼前。

兩人相互愛撫。「啊~嗯~!」娃娃突然大叫,不用回頭,娃娃也知道是郁
雯的手指進入到自己的體內探險。探險者的一舉一動,都帶給自己大小不一的酥
麻電流。

聽到娃娃呻吟,郁雯更是受到鼓勵,更加賣力的愛撫著娃娃,不時就輕咬陰
核,另一手也在菊花上來回撫摸,隨著手指的撫摸,菊花不停的收縮,小穴也更
加緊湊的吸允手指。

「啊~!那裏髒阿!不。。行。嗯!」郁雯不得不停下手邊的『工作』,要
阻止娃娃的行爲。

「不髒,不髒,對娃娃來說雯雯身上每一處都是幹淨神聖的。」說這話時娃
娃臉上充滿著幸福以及滿足的神情,娃娃賣力,並且小心翼翼的讓手指在郁雯的
小穴以及菊花中活動。

在娃娃的努力下,郁雯漸漸無法集中精神,下半身逐漸蘇麻,一波又一波的
快感襲擊著身體。「啊~~!要~上了!」聽到郁雯無法壓抑的欲望,娃娃也不
客氣的加快速度,並且不斷撫摸著郁雯最敏感的G點。

「阿~~~!」每當G點被碰觸到一次,郁雯就無法克制的顫抖一次,快感
不斷的如浪潮般襲來,身體有著無法言喻感受,四肢逐漸僵硬,只能透過大聲的
呻吟發泄。

對于愛人的弱點,以及症狀娃娃是清楚的很,知道愛人即將達到頂峰,娃娃
更是集中火力在各大敏感處。

郁雯忍不住了,身體中那股郁悶想要發泄的東西,像是找到出口般,如泄洪
一般往下體集中狂泄而去,帶著全身的力量一起流泄去出,身體變的沉重,思緒
卻如長了翅膀一般,不斷的往天上飛去,離開了身體,腦袋無法思考。

不知過了多久,郁雯的腦袋逐漸回複正常,張開眼,看看四周,才逐漸回神,
想起到底發生什幺事情。

「對不起!娃娃。雯雯又先自己舒服了!」郁雯抱住坐在一旁玩計算機的娃
娃。

害羞的紅著臉「沒關系的雯雯,只要你舒服娃娃就舒服了。」順勢依靠在郁
雯身上,娃娃並沒有停下手邊的動作。

「又在上色狼網阿!真不懂這有什幺好玩的,每次都看你精心准備自拍照上
傳,你都不知道我心理多吃醋!」說著說著,郁雯還假裝生氣,將娃娃的眼睛給
遮起來。

娃娃也不得不停下手邊的動作「他們是看的到吃不到,雯雯你都已經吃幹淨
了,有什幺好吃醋的!」娃娃伸手攬住雯雯的脖子。

「我就是吃醋,怎樣!不准你貼!」親密的聞著娃娃的發香。

「雯~!我餓了!」娃娃用無辜的口氣說著。

一聽到娃娃餓了,郁雯再一次吩咐不准娃娃貼照片之後回到廚房熱菜,娃娃
則是趁機看看留言,在將最新准備的照片給貼上,匆匆下線。

********************

住宅區,整個小區的房子大同小異,兩樓加一個天台,乳白色的外表。月亮
早已過了中線,夜沉靜了,其中的一棟房子卻還有燈火。

鍵盤的敲打聲不斷,屏幕中,照片中模糊的地方逐漸清晰,直到完全清楚之
後,火柴露出得意的微笑。

突然間,右下角的小綠人發出的訊息!

「火柴,你要的資料!」接著一個檔案就出現在MSN的交談窗口中。

下載之後,火柴打開看了一下。「謝啦!風流。」火柴很滿意的看著文件內
容。

「不過這馬子背景挺硬的,火柴你要搞他?」

「不是,不過他跟我要下手的目標很親密,必須先處理掉。」

「那就把這馬子交給我吧!我挺中意的。」隨後還附上一個奸笑的圖案。

「你要出馬我當然放心,數據你有了,需要多久?」有人可以幫忙料理掉這
麻煩的女人,火柴當然很樂意交給他人。

「三天吧!我看這馬子的生活也挺規律簡單的,我明天就動手!」

「小心不要驚動到趙燕芳。」

「我辦事,你放心!就這樣,我先去准備明天的行動了。」訊息剛出來,火
柴都還來不及響應,原本綠色的小人物就立即變成紅色了。

而火柴則是繼續將其它的照片,一張一張變的清晰,在一張一張的印出來。

********************

「真的不讓我送?」郁雯在門口問著。

「你回去在睡一下吧!昨晚上忙到很晚不是嗎?」娃娃一邊穿著高跟鞋,一
邊說著。

「那跟送你去上班有什幺關系?」郁雯雙手攬住娃娃的腰,將頭靠在娃娃的
肩膀上,輕聲的說著。

「是沒關系,但是我會心疼你,而且也會擔心你沒睡飽,一個人開車回來會
不會有問題。」順勢靠在郁雯的懷中,感受郁雯的體香。

聽到娃娃擔憂的語氣,郁雯立刻投降。「好吧!那今天我在去接你下班。」
在那鮮嫩的紅唇上親了一下,目送著娃娃離去。

就在要關門的同時,門外突然沖進兩道人影。郁雯被一塊布烏著嘴,還來不
及反應,一股味道沖鼻而入,郁雯覺得眼前一黑,立刻就失去知覺。

「嗚。。」郁雯發出難過的呻吟,慢慢蘇醒,只覺得頭好沉。慢慢的張開眼
睛,回憶起昏迷前所發生的事情。

掙紮了一下,發現手腳都被綁起來了,隨即冷靜的觀察四周。雖然沒有開燈,
窗戶也被木板給擋起來,不過這並不阻礙郁雯的視力。從房間內只有簡單的擺設
來看,以及一股濃厚的味道刺鼻,郁雯可以肯定自己被關在一個不常被使用的房
間,而生理時鍾告訴自己,現在是中午左右。

郁雯試著移動自己的身體,一蹦一跳的來到門邊,靠在門上傾聽門外的動靜。

「風流,等下怎幺料理那個馬子。」

「你急什幺阿超,人家可是有背景的,一個不小心你就翻不了身了。」

「哼!我就不信,那藥一用下去,他能撐多久。哪個被藥用下去不是服服貼
貼的。」

「小心使得萬年船,那馬子也該醒了,等下我去拿藥就去料理她。」

接著是兩人的笑聲,以及一陣腳步聲。

郁雯趕緊回到原位,裝作還沒醒過來。

不久後,門被打開了,光線從門外照射到郁雯的臉上,使郁雯臉上感覺到溫
熱,也令郁雯更加緊張,因爲逃脫的機會只有一次。

「風流,你不是說這馬子該醒了。」

「嗯。。。」風流沒有講話。

聽到風流沒有回話,郁雯心中閃過一絲不安,好像自己的計劃被她看穿了。

隨著腳步聲的接近,郁雯的神經也漸漸緊繃。感覺到自己被碰觸的瞬間,郁
雯使盡全力,將頭往那人的肚子撞去。

讓郁雯錯愕的是,原本因該被撞到的人,卻站在自己五步以外的地方。

「好機伶!可惜還是差了一點。」

因爲逆光,所以要郁雯眯著眼才看的清楚講話的人。長的斯斯文文的,臉上
有些胡渣,此時臉上帶著令郁雯看了不舒服的微笑。

郁雯驚覺!不是因該有兩個人嗎!在來不急閃躲的情形下,郁雯突然被從背
後抓住,接著手臂一陣刺痛,一股涼意竄到郁雯全身。

轉頭一看,一根注射桶,裏面透明的液體正緩緩的注射進自己的體內。「你。。
你們要幹什幺!!」郁雯大吼,並且不斷的掙紮。

「沒什幺,那只不過是可以讓你的身體稍微敏感一點。」風流慢條斯理的說
著。

沒說的是,那藥也會刺激腦神經,再一定的時間內特別靈活,對所有發生的
事情會印象深刻。

阿超一放手,郁雯整個人就癱在地上,充滿敵意的目光直視著風流以及阿超
兩人。

「郁雯小姐,你不用這樣看我,我風流但是可不下流,絕對不會強行侵犯,
但是如果是小姐請求的話,那我當然是義不容辭。」風流臉上依舊挂著讓郁雯厭
惡的笑容,慢條斯理的說著。

「你。。。無恥!」藥效開始發作了,郁雯咬著牙,忍耐著身體裏的那股燥
熱。整個人縮成一團,微微顫抖,身體發出渴望被碰觸的訊息,令郁雯難以忍耐。

「何必忍耐的那幺辛苦呢!只要你說一聲,我們兄弟倆會很體貼的幫你服務。」
風流緩步來到郁雯身前,蹲下來,手在郁雯的腿上遊動。

「嗯~!」風流的動作讓郁雯忍不住發出舒服的聲音。「你。。最好是快放
了我,我可以不追究,我的家人一定馬上就會發現我不見了,到時候你們就完蛋
了。」郁雯很想讓自己的威脅更凶狠。只可惜,此時郁雯,紅著臉,雙眼也因爲
藥效變的迷離,實在一點說服力都沒有。

「放心,等一下我們會請你打電話跟家裏的人交代的。」

「你。。想的美。」不停的扭動,想逃開風流的撫摸。身體漸漸變的陌生,
一種莫名的渴望沖擊的郁雯的心靈。

風流停下手,不再撫摸。「到時候就知道了!」露出高深莫測的笑容。

失去風流的撫摸,郁雯反而覺得更難受,差點就要脫口請求風流不要停止,
硬是咬住嘴唇不出聲。

接下來的時間讓郁雯覺得好漫長,風流與阿超兩人站在一旁聊天,像是忘記
還有郁雯的存在。

腦袋亂哄哄的,像是有把火在燒一樣,郁雯目光無法抑制的看著交談中的兩
人,幾次想要呼喚的沖動都差點沖出口。

郁雯的神情,風流跟阿超都看在眼裏,眼見時機差不多成熟了。「阿超,我
看我們把這馬子關個一天再來好了。」從眼角看到郁雯那臉色大變的樣子,讓風
流更加得意。

「是阿,反正藥效持久的很,有的她受。」阿超的話一說出來。郁雯張開嘴
一陣子,什幺話都沒講又閉上了。

郁雯亂了,看著兩人往門走去,郁雯更急了。無法思考,已經沒有什幺事情
可以比讓兩人滿足自己更重要了。「別。。別走!」話一出口,郁雯竟然覺得解
脫!

「歐!」風流與阿超回頭,一副看好戲的神情。「不知小姐有何吩咐。」

「請。。你們。。侵犯我。。」越說越小聲,臉也埋到自己胸前。

「阿超你有聽到嗎?」

「是我們聽錯吧!風流還是出去吃一頓好料的比較重要。」

「沒錯,沒錯,出去吃一頓好料的比較重要。」

郁雯擡頭看著兩人,眼神不斷變換,有猶豫、有掙紮、有懊惱、有羞辱。最
後終于還是被欲望征服了。「上我,強暴我,侵犯我,求求你們!」郁雯不故一
切的大喊,眼角來滴下了幾滴眼淚。

「我們怎幺敢侵犯小姐冰清玉潔的身子,我看我們還是去吃飯吧!」風流裝
成一臉爲難的樣子。

「就是阿!先不說小姐是那幺高貴美麗令人不敢侵犯,要是被你家的人知道,
我們兩可是會很淒慘!」阿超也作勢將手放到門把上。

「不!不要走!求你們,要幹我,虐待我,怎樣都行,不要把我一個人留在
這裏!」郁雯爬到兩人腳邊哭求著。

「唉呀!阿超你聽聽,這真的是我們高貴的郁雯大小姐嗎!」一臉驚訝的樣
子。

「天啊!看那樣子跟一個欠幹的婊子沒有什幺不一樣!」

兩人的話,狠狠的沖擊著郁雯的心,閉上眼睛,將眼淚往裏頭吞,郁雯知道
自己已經回不到過去了。

風流知道不好太過分,萬一郁雯受不了羞辱自殺那就不好玩了。「阿超啊!
既然這婊子都這樣講了,不幹她也太對不起她了。」

「先來服侍一下它吧,等一下才好讓你舒暢。」風流抽出已經硬起的棒子。

郁雯立刻將風流的棒子含在嘴裏,一股男性的味道撲鼻而來,在藥物的影響
下,郁雯的身體將這味道深刻的記下來。

阿超則是將郁雯身上的衣物撕裂,把玩著雙乳。

男性味道的刺激,含著肉棒的滿足感,雙乳被撫摸所産生的快感,在藥物的
作用下,被放大了數倍,烙印在郁雯的身體裏,只是郁雯不自覺而已。

小穴逐漸濕潤,阿超也不招呼,突然的將肉棒給刺了進去。

空虛的下體被突如其來的肉棒給滿足,郁雯不但更賣力的幫風流口交,也搖
擺著屁股配合阿超的進出。

正當郁雯開始沉醉的同時,風流將肉棒從郁雯的口中抽出,阿超也停止抽動,
讓沉醉中的郁雯懸在半空中,得不到解脫,開始著急。

「別。。別停,幹我,我要肉棒!」郁雯現在滿腦子就只有想著如何追求快
感,目光的焦距定在眼前的肉棒上。

「別急,先幫我做一件事,接著就讓你舒服。」接著從自己口袋中拿出郁雯
的手機撥出電話。「來跟你家的人說要去朋友家玩三天,要他們不要擔心。」電
話放到郁雯的耳邊。

「喂!雯?」娃娃甜美的聲音從另一頭傳來。

愛人的聲音真正敲醒了郁雯,驚慌的看著風流。

風流拿開手機,在郁雯耳邊輕說。「說你要離開三天,記得,要是有什幺不
對,我下一個下手的就是她。」接著把手機貼在郁雯耳邊。

「娃。。娃。。」郁雯心中萬般掙紮,但是爲了愛人的安全,郁雯還是妥協
了。

「我有事情要離開三天,你就不用擔心我了。」

「雯!你怎幺啦!怎幺怪怪的。」娃娃覺得郁雯跟平常不太一樣。

「沒。。沒事。。我要挂電話了。」郁雯深怕自己撐不下去,趕緊結束通話。

風流挂掉電話,接著又撥出另一通電話。

「喂!小雯嗎?」手機那一方傳來成熟男子的聲音。

「哥!」郁雯忍不住哭喊,下體隨即遭到大力的撞擊,使郁雯差點叫了出來,
也讓郁雯想起自己的處境。

「怎幺啦!小雯,聲音聽起來怪怪的。」

「沒。。沒事啦!哥。」從下體傳來酥麻的快感,讓郁雯無法思考。阿超時
快時慢的在郁雯的小穴內抽動,刺激著郁雯。

「難得你打電話給哥,是有什幺是嗎?小雯!」聽到哥那擔憂的聲音,郁雯
的心更加的脆弱了。

流著淚,郁雯忍住想要呻吟的沖動,努力維持自己的聲調。「是這樣的,哥。。
我要跟。。朋友。。。一起出去玩三天。。打電話。。跟你們講一下。。。你不
不用擔心我。。」郁雯實在不行了,親人熟悉的聲音,身體的空虛,心靈的墮落,
性愛的快感,讓郁雯放自思考,也不在堅持,自己動了起來追求快感。

「嗯!哥知道了!放心好好的玩,有事情記得打電話回家。」將妹妹斷斷續
續的話當成是手機收訊不良。

「嗯。。知道了!哥。。掰掰!」

將手機收起來之後,阿超也不在壓抑自己的欲望,開始劇烈的動了起來。

風流再次將肉棒舉到郁雯面前,一邊看著郁雯幫自己口交,一邊說著。「好
好享受這三天的假期吧!之後,你將變成一個愛上口交、精液的婊子。」說完也
在郁雯的口中交出今天第一次的精華,並且要郁雯含住,不准吐也不准吞。

剛開始郁雯還覺得腥,幾分鍾後郁雯習慣了,竟然還有一種想要吞食的欲望,
但是也不能吞,只好含著精液。

風流射出第一次之後並沒有軟化,隨即郁雯的背後,摸摸敏感的菊花。

「唔!!」郁雯開始感到恐懼,因爲她知道現在自己的身體非常的可怕,因
爲風流才剛把肉棒抽出去,郁雯就開始想念含住肉棒的感覺了,嘴巴都這樣了,
郁雯不敢想象要是連菊花都被攻陷,自己還有辦法逃離他們的魔掌嗎!

看著郁雯恐懼的神情,風流當然知道郁雯在怕什幺,跟阿超相視一笑,強勢
的進入菊花。

「唔!!!」快要裂開般的撕痛,眼淚不受控制的流了出來。

「真緊!」菊花不斷的收縮,將風流的肉棒緊緊包住。

「天啊!小穴更緊了。」阿超也感受到那劇烈的收縮。

就這樣兩人一前一後的侵犯著郁雯。痛苦與快感交織,郁雯已經分不清痛苦
與快感了,雙重的快感襲擊著郁雯,一波又一波的沖擊,郁雯已經陷入毫無邊無
際的郁海當中了,天堂般的快樂襲來,郁雯無力的攤在那。

風流跟阿超前後射在郁雯的嘴裏,讓郁雯含著一口滿滿的精液,並且要她慢
慢的吞食下去。郁雯也不在覺得惡心,反而覺得精液非常甘美,主動用舌頭攪拌
品嘗,在吞下去,最後還覺得不夠主動清理著兩人的肉棒,吸取剩余的精液。

這一切,阿超被都用數字相機一一拍下來,郁雯甚至還對鏡頭露出妖媚的微
笑。

********************

董事秘書辦公室,鍵盤的敲打聲不斷,一行又一行的英文出現在屏幕上,接
著是表格,以及一些價格,很快的一張合約書就已經快完成了。

突然!QQ上跳出幾個訊息,是圖文件。

「這是?!」對方是不認識的,一次傳來三四個圖檔。「啊!!」帶著好奇
心,下載後娃娃發現,全都是自己的自拍照,但是馬賽克全被人給解開了,面貌
清晰的顯現在照片上。

給自拍女娃娃:

如果不想照片傳出去,在下班後打0955-XXX-XXX跟我連絡。

~火~

看到這通訊息,娃娃心裏有總不祥的預感,也並非怕照片流傳出去,只是心
中有種莫名的警告,事情必非如此而已。

心中的擔憂影響了娃娃的工作效率,免不了被上頭念了一下。不過娃娃還是
准時下班,在遲遲等不到郁雯之後,才打了那通電話。

「喂!?」

「娃娃!到對街的咖啡廳。」對方講完就挂電話。娃娃不知道對方是否故意
的,聲音很低沉。而且似乎對自己很熟悉,也很肯定自己會打電話給他,這讓娃
娃了解到,不管如何,對方都不是好應付的角色。

沿路走,娃娃不斷的過濾自己所認識的人。不知不覺的來到咖啡廳門口,手
機也在這時響起。「進門,靠窗第三桌。」講完又立刻把電話挂掉,完全不給娃
娃講話的時間。

娃娃看著手機皺眉頭『很沒禮貌!』,娃娃在心裏替這人加上另一個評價。

咖啡廳內的環境滿好的,三四個客人散布在店內,輕脆的鋼琴樂環繞著。

順著窗戶看過去,第三桌。一位長像普通,頭發有點甯亂的男子坐在那,娃
娃感覺到眼熟,卻沒有映像,但肯定是公司的人。

「要喝點什幺嗎?」火柴問話的同時也招來服務生。服務生也很快的就來到
一旁替兩人點餐。

「焦糖咖啡。」娃娃說著。

「給我一杯拿鐵。」火柴順手就給了服務生一百元的小費。

火柴看著娃娃,娃娃也看的眼前的男子,一時之間兩人無語。也許是有小費
的關系,兩人所點的咖啡很快的就送來了,依然沒有人開口。

「有什幺要求?」娃娃一邊攪拌著咖啡一邊說著。此時娃娃臉上嚴肅的神情,
以及氣勢,展現出董事秘書該有的謹慎。

「我要你。」火柴早就知道,娃娃可不只是個花瓶,一點也沒被娃娃的轉變
給嚇倒,悠哉的喝咖啡。

「你以爲那些照片威脅的了我?!」臉上自信的微笑,優雅的拿起咖啡輕酌。

娃娃神態自若的樣子令火柴驚訝!

「你真的不在乎?!」火柴很難想象會有人不在乎自己的裸照被散布出去。

火柴驚訝的口氣,娃娃心底滿意極了。「有什幺好在乎的,我並非醜的不能
見人,身材也算中上,以新時代女性來說,這並不算太丟臉,你說是吧!」娃娃
的笑意更深了,因爲火柴的臉色變的相當難看。

火柴啞口無言,因爲娃娃說的沒錯,就算散布了,對娃娃的傷害並不會很大,
只會使娃娃的追求者又增加。

「沒事的話,我先走了。」娃娃招來服務生,連火柴的錢一起算,然後離開。
留下火柴一個人在那懊惱。

娃娃離開不久後,火柴的手機突然響起。「風流?!」

「你那邊順利嗎?」

「別說了,那女人根本就不擔心這個。」火柴很無力的說著。

「不會吧!」

「你呢?你那邊進行的如何?」

「如何!順利的很。對了!不如。。。。。」

火柴靜靜的聽風流講著,懊惱的神情漸漸變的開朗,接著忍不住笑了起來,
引來的四周人的側目。「真有你的風流!」聽完風流的計劃,火柴的心情整個都
好起來了,甚至比剛開始還要開心。

********************

回到家,見郁雯不在家,娃娃只認爲郁雯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出門了,沒空來
接自己,直到晚上也不見郁雯回來,撥打手機也沒開機,娃娃心中有種不祥的預
感。

擔心的娃娃撥了電話到郁雯家裏,所得到的回答是郁雯並沒有回家,這下娃
娃更加擔心了。著急的打遍每一個郁雯可能去找的人電話,守在家裏電話旁,擔
心到連晚餐都忘了吃。

鈴鈴~!

手機鈴聲一響,娃娃立刻就緊張的接起手機。「喂!雯雯?!」

「娃。。娃。。」

「雯!你沒事吧!聲音怎幺聽起來怪怪的?」

在手機另一頭,郁雯正忍受著下體所帶來的快感,咬住下唇忍住呻吟的沖動。
「娃娃。。嗯。。。你。。到XX路XX號。。。。來。。我人在這裏。。」說
完郁雯立即挂掉電話。

也許是想藉由性愛的快感來麻痹心中的罪惡感,郁雯挂掉電話後,更瘋狂扭
腰配合著風流以及阿超的插入,放聲呻吟。「快。。大力點。。。操。。操死我。。」
看的在一旁的火柴也忍不住,掏出肉棒塞到郁雯嘴裏。

郁雯的嘴裏、小穴、肛門,全都塞了一只肉棒,郁雯卻是一臉滿足的配合著
三人。郁雯沉淪了,爲了追求快感,得到高潮的滿足,背叛了自己的良心,背叛
了自己最親密的愛人。

********************

擔心著郁雯的那份煎熬,促使著娃娃一路上,不停的違規、超車、闖紅燈,
原本半小時的車程,竟然只花了17分锺。

娃娃著急的敲著門,卻久久沒有回應。

正當娃娃掏出手機,要再連絡娃娃的時候,門也剛好被打開了。

郁雯一身零亂,撫媚的神情,嬌喘著。「娃娃,你來啦!來進來坐吧!」

不對勁!!娃娃心裏警覺著!

「郁雯,你沒事吧!」娃娃慢慢的,警戒著來到門邊。

見到娃娃如此警戒,郁雯也只是微微一笑,等待娃娃的靠近。見娃娃離自己
只有兩步距離時,郁雯突然將娃娃抱進門。

「雯。。。。」郁雯這突如其來的一抱,娃娃大叫,卻又被郁雯用嘴堵住,
同時娃娃也被郁雯給喂下一顆不知道是什幺的藥。

掙不開郁雯的懷抱,娃娃張大雙眼觀察四周,也發現到火柴等人,正淫笑的
看著兩人。

「郁雯?這是怎幺回事?!」娃娃語氣中沒有責怪,只有疑惑。娃娃感覺到
自己的身體好像火在燒,驚覺到自己可能被喂下春藥。

郁雯低頭不敢面對娃娃,尤其是到了這種地步,娃娃的口氣中沒有半點責怪
自己的意思,更讓郁雯覺得自己不堪。

「你們對她作了什幺!!」看到郁雯的反應,娃娃很自然的將炮火對准在場
的其它三人。

「沒什幺,只是你的愛人,也就是這個欠幹的婊子,沒辦法應付我們三人,
所以找你來助陣。」風流說著,來到郁雯身邊,一把將郁雯身上的衣物撕裂。

郁雯身上充滿歡愛的痕迹,以及下體內還插著一只按摩棒,動情的樣子,娃
娃全都看在眼裏。「真的是這樣嗎?」娃娃注視著郁雯口氣依然溫柔,不將一旁
的三人看在眼裏。

郁雯哭了,雙眼充滿淚水。「對不起!娃娃,對不起!他們對我下藥,讓我
對做愛上瘾,我已經沒辦法離開他們了!!」跪在地上,淚水一滴滴的落在地板
上。

娃娃此時所散發出來的氣質,使的火柴等三人不敢貿然侵犯,看著娃娃慢慢
得走到郁雯身邊,抱住郁雯。「沒關系!雯,沒關系的!只要能跟你在一起,不
管是天堂,是地獄,我都願意。如果現在這種情況是唯一能跟你在一起的辦法,
我不會抗拒的。雯!」娃娃無視火柴等人,憐惜的擡起郁雯充滿淚水的臉,輕輕
的吻去淚痕,最後吻著郁雯。

「兄弟們!聽到沒有,既然人家都這樣說,我們還客氣什幺!」風流率先醒
過來,跟阿超、火柴兩人招呼一下,就上前分開兩人。

阿超跟火柴,也被風流的話給叫回神,興奮的來到娃娃身邊,開始進行令人
期待已久的性愛盛會!

深夜裏!女人的呻吟聲!男人的淫笑聲!不曾停過……

END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2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