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妻小薇替小姨子智鬥惡棍

愛妻小薇替小姨子智鬥惡棍

愛妻小薇替小姨子智鬥惡棍
「老公,幫我拿根黃瓜來!」廚房裏妻子小薇嬌嫩的聲音傳到了客廳我的耳朵裏。
我放下報紙慢慢走了過去,打著圍裙的小薇正在那兒精心准備著今天的晚飯。
橘黃色的夕陽透過廚房的水霧噴灑到小薇的身上。居家短褲下那兩條雪白修長的大腿和短袖體恤邊那柔嫩的胳膊顯得格外耀目起來。甚至略微散亂的頭發下那對溫柔的眼睛也在閃耀著金光。
我今年已經28歲了,普普通通一個國有企業電子工程師。最大的驕傲卻是有了這幺一個美麗溫柔善良而又能幹的妻子。
小薇小我三歲,外企職員。但我一直覺得和她比起來自己還真是空吃了幾年飯,天生老實內向的我,也只能適合在國有企業那種沒有多少競爭力的環境下生存,無論是家裏的事還是外面的事,基本上都是小薇一人解決了。小薇天生的人見人愛,當初我父母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就悄悄和我說了句:「就是她了。」我也沒想到她有如此大的魅力,她溫柔善良而又開朗機智,甚至每次我老老實實的把自己的工資交給她的時候,她在幾個月後甚至能通過自己的理財投資把那個數字翻了一倍。
當我被所有的朋友羨慕自己有這幺個好老婆的時候,其實內心未免是有那幺點自卑的,怎幺說我也是個有男人自尊的人,多少對這種男弱女強的婚姻事實有點介意。但是小薇卻是從來沒有在意過我們家的陰盛陽衰的,她一如既往的回到家就溫柔的做好一個主婦,盡心的去爲我做好每一道菜,在我朋友面前也對我言聽計從給足了我面子。我內心很愛她也很感激她,相信她也正因爲當初相識的那份感動而無比的愛我和珍惜我。
我在冰箱裏拿了根黃瓜,走到她身後,把黃瓜放在了她身邊的水池裏。然後從身後抱住了她,胯下頂住了小薇充滿彈性的臀部,一只手伸進她的體恤撫摸著她柔滑的肚皮,一只手則直接遊到了小薇的胸罩裏,捉住了她胸口的那只不停在跳動的小白兔,溫和的揉搓起來。我的嘴巴也貼上了小薇的玉頸,順著脖子輕吻到耳朵,又親了口臉頰,在小薇耳邊輕聲的說:「親愛的,要黃瓜幹嘛呀…難道嫌我不夠滿足你?」「去死,色鬼…」小薇笑著微微扭動著身子,她也很享受著我這種侵犯,乳頭已經在我的手指縫中充血發硬起來,嘴角不停的發出微微急促的呼吸聲。
「好了寶貝,我做飯呢…晚上再伺候你…乖…」小薇轉過頭親了我一口。我笑著不從,作勢要把手從她的短褲裏伸進去,小薇嬌笑著要把我推開。
這時候急促的門鈴想起了。破壞了我和小薇打情罵俏的興致。
當我歎了口氣,不耐煩的打開門的時候,驚訝的看到門口站立著的居然是小薇的親妹妹,小雨。
而這其實並不足以成爲我驚訝的理由,我吃驚的是小雨泛紅的眼睛旁,明顯挂著兩條淚痕。
「怎幺了,小雨?誰欺負你了?」在餐桌旁,小薇給小雨端來一杯綠茶。
小雨慘白的手指捂著茶杯,沒有喝一口,只是一個人默默的不說話。
客廳裏一時尴尬起來。小雨有著和小薇一樣的美貌,但並沒有從她媽媽那裏繼承過和自己姐姐一樣的能幹和堅強。她只是一個還再讀大學二年級的小丫頭片子,雖有極好的成績,但那種天真犯傻的性格卻總不會讓人爲她放心過。
「是不是袁山那小子回來找你了?他欺負你了?」我盯著她的眼睛問。
袁山是小雨以前的男朋友,一個星期前剛分手。那個人我和小薇很早就提醒過小雨,他雖然有一副帥哥的面孔,但那種甜言蜜語的談吐和周立波一樣的眼神,絕對不是一個值得托付終身的人。
但這個世界上像小薇這樣明智的女孩子畢竟是少數,女孩在小雨這種年級,正是男人不壞她就不會去愛的犯傻階段。大學裏多少愛慕她的好男孩她沒有要,偏偏爲袁山這幺一個小混混付出了一個女孩子最寶貴的一切。
兩人相處了整整一年多,直到上個禮拜袁立突然向小雨提出分手,理由是自己覺得兩人不適合在一起。讓小雨沒法相信的是袁立說這些話的時候還趴在她的身上,而說這些話前,袁立還不忘把小雨推倒在床上發泄了他最後的獸慾。
我和小薇後來安慰了她整整兩天才讓她安靜了下來,這次來肯定還是和袁立有關。
「這次不是他來找我…」小雨咬住了嘴唇,終于擠出了聲音,「而是他以前的那個老板,那個流氓華總…」說到這裏,小雨突然撲在我懷裏,緊緊的抱住了我,大聲痛哭起來:「姐姐姐夫…我真的不知道現在該怎幺辦…救救我…」我看著懷裏的小雨一時不知所措,這個冒失丫頭從來就是這幺有頭無腦,難怪會被那種小痞子騙,現在當著自己姐姐的面一點也不知道注意下舉止。小薇倒是知道自己妹妹的德性,所以一邊搖頭用帶著醋意的眼睛看著我,一邊撫摸著小雨的脊背,「好了小雨,別哭了,有事告訴姐姐,不怕,有姐姐姐夫在!」小雨抽泣著,慢慢的說出了事情的大概。
原來那個袁山以前是在我們這個區那個所謂華老板的公司做事的,華老板我聽說過些,人品極差,但小有點財産,我現在的國企便和他有點貿易上的往來。
前一陣子袁山問華老板借一筆錢,大概三十萬塊左右,華老板一開始說不肯,袁山是外地人,除非有本地人擔保才行。袁山便找了小雨,說這筆錢他是准備借來爲了他們兩人的將來而開始自己的事業的,華老板還不知道他們兩人的關系,希望能讓小雨擔保一下。
小雨居然稀裏糊塗的就相信了,在藉據上簽了名。而在袁山上個禮拜消失後,華老板自然的就來找了身爲擔保人的小雨,小雨實實在在的沒法還這筆錢,而這樣的事情小雨也不敢向自己的父母說。
華老板原本笑眯眯的臉就沉了下來,他當時盯著小雨看了一會兒,說你們說你還不起也可以,我一個年賺上千萬的老板,30萬對我簡直不是一個數。但你得伺候我一晚上,讓我高興了,咱們這事就兩清,你看怎樣?30萬一晚上,老子去北京睡明星都不要這數,算便宜你了。
小雨嚇壞了,華老板說要是這都不答應,他就准備去法院上訴,說法院裏的人他都認識。到時候貼上上訴費小雨還是要還這筆錢,再還不起就要強制執行拍賣小雨家的房子。華老板叫她今晚就必須給個答覆,否則明天一早就去法院上訴。
「怎幺還有這種流氓垃圾!」小薇氣的用粉拳砸了下茶幾。把我都嚇了一跳。
「姐夫…」小雨哭著握住我的手(看來她根本拎不清我家誰能耐最大。)「我該怎幺辦…」
「這事交給姐姐就行。」小薇一邊拉過小雨握著我的手(我苦笑了一下),「別怕,有你姐姐在,那個姓華的流氓休想碰你一下,他就要今晚答覆是吧,我叫他今晚乖乖的把欠條還給你。」我看了一眼小薇,美麗文靜的臉龐猛然多了一股俠氣,這丫頭也傻掉了?她有什幺能耐去說服華總?
「嗯嗯…我說小薇,這事情你還是不要管了吧,怎幺說我公司和華老板那裏還有點來往,要不我去和他說說,少付個一半,然後我們幫小雨墊上另外一半…」我在一邊說。小雨聽了感激的看著我。
「這種流氓混蛋憑什幺給他錢?」小薇白了我一眼,「你不用管了,今晚的事情交給我,小雨,華總是約你今晚幾點見面?」「嗯,他說時間我定,如果我決定好了,地點也讓我定,他來結賬就是了。」小雨低下頭。
「好的,老公,你把你公司開發的那種防盜針孔探頭帶上,還有咱們的筆記本電腦。小雨,你現在跟那個華總打電話,跟他說晚上9點,北門賓館見,房間號到時短信通知。」小薇說。
「我說老婆大人…」我著急的說,「你想幹嘛?你要跟他談判還是怎樣?你不怕他吃了你?」「別擔心。」老婆自信的說,「這號流氓就交給我來對付吧,到時候我們開兩個房間,你和小雨在隔壁房間裏照我說的去做就是了,你放心我不會給那死流氓吃了的。不想想你老婆誰啊?但是…小豆腐可能會被吃點…沒辦法,非常時期,不犧牲一點沒法幫咱們小雨度過這關。」「什幺小豆腐…什幺犧牲?」我更加不放心了。
「好了好了,愛你親愛的,快去准備吧。我先去洗個澡」小薇親了我一口。
然後就回房進了浴室。
兩個小時候。北門賓館308房間。
我按照老婆的吩咐,在正對著床的電視機收發器上安裝了我公司制造的防盜探頭,然後把接收器插在了自己的筆記本電腦上。這個探頭是我參與研制的,畫質清晰上面還帶有錄音功能。缺點是形狀大了點,但是和電視收發器放在一起就不會引人懷疑了,別人還會以爲是收發器的一部分呢。
「好了,老公,你現在要做的就是帶著小雨去隔壁的房間,監視好這裏的一切,等下你一定要沉住氣,小雨管好你姐夫啊,讓他沉住氣,等下那死流氓可能會對我有一些非禮動作,但無論怎樣,除非我喊救命,你們就不准踢門進來。因爲那樣就把戲給演砸了,我們會更慘。」小薇冷靜的說,「我迫不得已不會喊救命,但如果喊了,我們這段記錄下來的錄像,我們可以視頻修改一下,或者保留最後一段,作爲他想非禮我的證據,那樣也有希望把欠條拿回。」「親愛的,你別亂來啊。我覺得你這主意實在…」我擔憂的說,小薇是我的全部,寄托著所有的愛,沒了一切我也不能讓她被人吞食。
「好了,相信你的寶貝老婆,我的好老公,現在去吧,那個禽獸也快到了。
」老婆親了我一口,就把我們往門外推。
我和小雨在隔壁的307房間裏,忐忑不安的打開了電腦,打開了監視器接收軟件,看見小薇也是一個人靜靜的坐在床邊。沒有表情和動作,這樣的表現讓我知道她心底裏也是充滿了緊張的,而她到底能怎樣說服華老板交出欠條,我和小雨心裏誰都沒有底。
過了大概十幾分鍾左右,門外分明的傳來了一陣皮鞋的聲音。小雨突然緊張的抓住了我的手,于是我明白,這便是那傳說中華老板的腳步了。
急促的腳步跨過了我們的房門,然後在隔壁308房前停下,接下來就是一陣更急促的敲門聲,伴隨著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請問林詩雨小姐在幺~~~」。
顯示屏裏,老婆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站了起來。走到門前,打開了門。
只見房門外迎面撞進來一個無論外貌還是穿著都不得不讓我作嘔的中年矮胖子。
他大概都不到一米六,一臉的肥膘肉,碩大鼻孔的朝天豬鼻子似乎連鼻毛都能看的清楚。帶著猥瑣笑容的肥豬嘴唇裏,兩個黃牙就這幺露著,眯起的眼睛就像兩條合不起的爛肉,你永遠看不到眼珠。脖子短小的幾乎可以忽略不計,那身花的犯俗的短袖襯衫和大褲衩裏往外伸著四個肥的圓滾又長滿豬毛的四肢。站在我老婆跟前完全就是個美女與野獸的現代版本。
華總似乎對自己面前的這位陌生的美女感到意外,他眼睛掃瞄了一下我老婆,一米七0左右的個頭,順滑了劉海下是一雙溫柔舒暢的眼睛配合著沒法挑剔的臉龐,順著脖子的柔和線條往下,上身白襯衫,下身黑裙黑絲的ol套裝,完全掩蓋不了老婆頗讓人自豪的高聳酥胸和修長的大腿。老婆沒有穿鞋子,薄薄的黑絲下面,那雙精致的小腳甚至可以透過黑絲看到美麗的腳趾。
華總也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眼睛眯的更小了,嘴角露出了讓人作嘔的微笑。
顯然眼前這個陌生的美女已經完全吸引住了她。
「請問這位小姐是…」華總一邊貪婪的看著老婆一邊說。
「噢,我是小雨的姐姐,林詩薇。」老婆稍微微笑了一下,用一種極其溫柔的聲音說,「聽說我家小雨和華老板之間有一些誤會,今天我特別代我妹妹來和華老板解決一下。」「噢…是小薇小姐啊…呵呵,你們林家不虧都是美人胚子…」華總似乎吞了一口唾沫,「其實要說誤會嘛,也算不上。其實解決辦法和後果我都已經和小雨說的妥當了,我想這點她是應該知道的。不知道她今天突然放我鴿子的意思是…」「呵呵,華總誤會了,小雨不是那種言而無信的人。但是你知道,女孩子家幺…人家還是個學生,有些事情對她未免過于苛刻了一些。我畢竟是她姐姐,算是過來人了…不知…能否由我代替我妹妹和華總解決此事?」老婆很自然的說完這些話,臉上露出一絲撫媚的微笑。
「啊…林小姐的意思是…」很明顯華總已經一下子興奮了起來,眼睛上那兩陀肥肉裏似乎要發出光來,他毫無顧忌的把小薇從頭到尾又掃視了一邊,連忙點頭,「那是最好了!林小姐的美貌比起您妹妹來更有一番風韻啊,能與林小姐共同解決此事真的是我華某人的榮耀…」說罷趕緊一步上前,一把摟過老婆的細腰,惡心的豬嘴便要往老婆殷桃小嘴上貼去。
我立刻心髒提到了嗓子眼。身邊的小雨也更緊的握了我一下。
「好啦,好啦,華總也算見過場面的人,別那幺猴急嘛…」老婆一下子推開了那頭野豬的襲擊,微笑著說,「我是個講情調的人,相信華總也是,我看華總不如先洗乾淨身體,我換好了衣服在床上等你如何?我來之前已經洗過了。

華總愣了一下,然後連忙說好,藉著急吼吼的沖進了浴室,一邊走一邊脫著自己的衣服。浴室裏馬上傳來了淋浴的聲音。
老婆默默的走到了床邊,脫下了自己的套裙,解開了自己的襯衫扣子。
當屏幕裏越來越多的雪白暴露在我眼前的時候,老婆脫下了自己的胸罩。雖然老婆那銷魂的玉體對我而言並不陌生,而此時她卻是在一個陌生的醜陋的男人的房間裏,露出了自己身體,那一份刺激對我是不言而喻的,我只覺得自己下身頂的難受,而心裏則是另一種滋味,一種深深的後悔了自己爲什幺沒有強力阻止老婆采取的這種行動,畢竟誰都不知道老婆下一步到底要幹嘛。
老婆慢慢的脫下了自己的黑色絲襪,露出了那雙修長雪白而又嫩滑透明的雙腿,這是一雙誰看了都要羨慕我的美腿,曾經好長一段時間我鬧失眠,都是枕著這雙美腿美美的睡著。現在老婆出了她條白色三角褲外全身已經一絲不挂了。
老婆從包裏面掏出了自己的那件絲質睡裙,然後穿上。這件睡裙還是我去年給老婆買的生日禮物,淡紫色的睡衣,大開岔領口暴露著老婆胸前的大半個雪峰,半透明的制材幾乎可以看到老婆山峰頂端粉嫩的乳頭。睡裙是超短型的,剛剛才蓋過老婆的大腿頂端,幾乎就是把老婆整個美麗雙腿都暴露在外,稍微動一下都能看到那白色的三角底褲,和被底褲緊緊包裹的渾圓臀部來。
等老婆剛剛換好衣服,浴室裏面的水聲也就嘎然停止了。我的心髒也再次加速跳動起來。沒有過多少秒,浴室門就一下急促的打開,裏面沖出來一個只穿著三角褲的怪物肉球來。
只見那怪物的三角褲已經高高的頂起,而等那長毛的肉球看到我老婆穿著睡裙的誘惑軀體時候,那已經高高頂起的三角褲又大力的抽動了一下。華總已經愣在那裏了,胸前惡心的胸毛上還挂著水珠,他那肥腫的嘴唇就那幺大大的張開著,似乎嘴巴裏的口水都要湧出來,那蟾蜍一樣的雙眼幾乎都要噴出火來,從我老婆晶瑩的腳趾尖,掃過雪白的大腿,到睡裙下立起的雙峰,到睡裙裏若影若現的粉紅乳頭。看的出來,即便他玩過再多的女人,今天這樣動人美貌和氣質的他還從來沒有遇到過。
華總再也忍不住了。他喊了一聲「寶貝!」,就沖到了床前,一把把老婆抱到了懷裏,沾著自己口水的豬嘴唇就像雨點一樣落在老婆白嫩的臉上,脖子上,香肩上,那渾圓的豬爪毫不客氣的就向老婆胸前高聳的山峰抓去。
「媽的混蛋!」我在螢幕前憤怒了,結婚這些年老婆就只是屬于我一個人的,她這輩子除了我以外又幾時被別的男人染指過,我一時控制不住,吼了起來。
身邊的小雨見狀連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她在我耳邊小聲說:「姐夫…姐夫…對不起…對不起…姐姐說過她沒求救我們就一定要冷靜。」小雨捂著我嘴的手指間透著一股少女的溫潤和芳香,倒的確讓我冷靜了不少。
「唉,別這樣~你的胸毛紮疼我了~」屏幕裏小薇笑著推開了華總摸向她胸部的豬爪,溫柔的用自己的嫩手把華總推開了一點,「你別這幺猴急好不好,我喜歡紳士一點的男人,有點情調的男人…」「我的林小姐…美女…你說我該怎幺向你表達紳士呢…」華總喘著粗氣,一豬爪已經摸上了老婆嫩白的大腿,並往裏面深入,惡心的肥唇重新又落在了老婆的香肩上,順著細嫩的脖子往臉頰上一路親去。
「你躺下,我坐你幫你按摩吧。色鬼。」老婆微微笑了下,又輕輕推開了華總。
「好好好!」華總留著口水答應了,他立刻仰面躺在了床上,抓起小薇的一直嫩手放在自己挺起了的三角褲上,「來寶貝,坐這兒給我按摩。」「你想的美~」老婆捂嘴笑了下,溫柔的捏了下華總的命根,「給我屁股朝上,轉過身去~」那野豬聽話的轉了過去,他肮髒的三角褲包裹不了他那個巨大的遍布難看痤瘡的肥屁股,老婆居然踮起腳起身就坐在華總惡心的屁股上,她底褲外粉嫩的臀尖就和華總惡心的臀部直接接觸了。老婆甚至用自己的玉腿緊緊的夾住了華總肥大的腰。
「噢,舒服…寶貝」華總輕輕叫了一聲,手臂往後撫摸著老婆嫩滑的大腿。
我看了心裏幾乎噴出火來,身邊的小雨捂我的嘴巴捂的更緊了,甚至已經鑲進了我的嘴裏,而她自己都沒發覺,當我想叫罵的時候,舌尖就會不停的舔到小雨的手指上,那香甜又帶著一點鹹味的感覺,讓我逐漸又恢複了理智。
房間那邊,老婆洋蔥般細嫩的手指輕輕的劃過華總的脊背,然後從頸部開始,順著肥胖的肩膀,一寸一寸往下按摩過去。華總一邊享受著天倫之樂,一邊用手把玩著老婆細嫩的大腿,身上不時的隨著老婆的動作而顫抖一兩下,嘴巴裏發出細微的呻吟。
「啊,美人…太好了…噢對,就是那裏多用力下…舒服…美女你的腿真白真滑…你老公有好好享用過你幺?」華總一邊享受著我老婆的按摩,一邊居然還把我放在嘴邊,我不僅抿住了嘴唇,卻發現自己把小雨的手指抿在了嘴裏。
老婆笑而不答。給那個肥豬大約按摩了20多分鍾後,老婆突然做了一個讓我和小雨都驚訝不已的舉動。她突然彎下腰去,隔著自己那薄薄的睡裙,用自己挺拔豐滿的雙胸,順著華總的肩胛部位,一直推到了華總肥粗的腰部。
華總猛地抖動了一下,然後掙紮著就要站起來。
「我不行了,我現在就要你寶貝!你太好了!我要你!」華總蟾蜍一般的眼睛睜大了,露出了血紅的眼球。他爬了起來,一下子就想向小薇撲去。
「還不行呢,小壞蛋…」老婆伸出一條完美的細腿,雪白的腳掌抵在了華總全是黑毛的胸口,阻擋住了要餓虎撲食的華總,然後腳掌順著華總肥大的肚皮往下滑去,一直貼在了華總高高隆起的三角褲上,「人家才給你按摩完,你也要給我按摩,就從腳開始吧…」「喔…」華總低吼了一聲,急不可耐的捧起了老婆的那只玉足。他根本沒有了按摩的耐心,他把老婆平滑粉紅的腳掌貼在了自己嘴上,伸出了泛黃的豬舌,從老婆腳跟舔起,舔過腳底,舔到了腳趾。
華總把老婆晶瑩透明的腳趾,每一根都含進了嘴裏,仔細的允吸品嚐著,整整吃了五六分鍾,才順著腳踝,舔到小腿,往上吃去。
華總一邊舔著老婆的嫩腿,一邊用手把老婆的雙腿叉開,那讓人噴血的下身春光就這樣暴露在華總的眼睛裏,兩條大腿的頂端,是被一條潔白的三角褲所緊緊包裹的小丘。小丘的旁邊還依稀露出一絲絨毛來。
當舔到老婆的大腿內側時候,華總把自己的臉緊緊的貼在上面,一臉的無比陶醉,那曾是我一個人享有的溫柔鄉,那種柔滑芳香的感覺以前只有我自己一個人知道,而如今卻被這個豬一樣的男人肆意糟蹋著。
當華總的豬舌頭順著大腿,一直舔到大腿根子,眼看就要落在老婆最隱秘的私處的時候,老婆突然說:「不准吃那裏喔,吃了我就不理你了,那裏是等下我自己獻給你的…」「喔…」華總點了下頭,豬舌來回順著被三角褲遮住的恥丘外沿舔動著,甚至把那己根絨毛也舔到了嘴裏細細品味,我知道那裏已經是老婆最敏感的地方,果然,床上的老婆也忍不住微微呻吟起來。
華總慢慢的往上掀起了老婆的睡裙,露出了雪白平滑的肚皮,還有那個小巧的肚臍眼,華總來回的舔動著它,老婆忍不住銀鈴般的笑出聲來:「小壞蛋,別吃我肚子了癢死了…」「喔…不讓我吃肚子,那我就吃…」華總留著口水的嘴巴獰笑了一下,趁我老婆還在格格笑的時候,突然一把往上掀起了睡裙,一直翻到了脖子上。
這下老婆胸前那對一直讓我自以爲豪的雪白山峰,終于暴露在華總的眼皮底下。
c罩杯的豐滿渾圓的山峰就想一對受了驚嚇的小白兔,在空氣下微微顫抖著,山峰頂端是一個誘人的粉紅色的小殷桃,這是多幺熟悉的珍物,每天晚上都會讓我品嚐過後才睡著。而如今卻要迎接另外一個男人惡心的嘴巴。
華總再也忍不住了,他張開自己的血盆大口,一口就把小薇一只c罩杯的小白兔含進去半只,像餓壞了的嬰兒一樣拚命允吸起來;另外一只毛爪則摸上了另一只小兔子,毫不珍惜的揉捏著,好像第一次見到女人的丘八爺。
「喔…你個壞蛋…我沒允許你吃人家的胸胸啊…喔…輕點」老婆溫和的聲音也變得顫抖起來。
在另外一個房間已經無法再忍受了,我覺得如果我現在還能裝孫子忍著,那我以後不如自己跳樓算了。
當我正想站立起來的時候,讓我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身邊的小雨突然一下子跨坐在我腿上,四肢緊緊的纏住了我,我的褲裆裏原本就挺立著自己的寶貝,結果就這樣被小雨堅挺的臀部坐了上去,一時快感異常。
「小雨你幹嘛?」我吃驚的看著小雨。
「求你了姐夫,你不要動,我不坐你身上根本按不動你(我心想你個傻丫頭你當你幾斤幾兩,坐我身上就按的動我了?)」小雨帶著哭腔對我說,「對不起姐夫,我對不起你,我這輩子欠你和姐姐的…要不是我傻…姐姐也不用這樣犧牲,求你了,姐姐的戲快演好了,你這時候去就是前功盡棄…我真的對不起你姐夫,你真的是好人…」我正想發火再吼叫些什幺,小雨突然把殷桃小嘴湊過來,直接堵住了我的嘴,我大吃一驚,卻本能的吻住了她,不想她主動把香舌伸進了我嘴裏,我也毫不客氣的用自己的舌頭和她攪動在一起,允吸著她少女的玉液。
說實話,我是個很有責任心的男人,這還是我這輩子除了小薇外,親過的第二個女人。我不知道小雨當時爲什幺那幺做,是心存愧疚還是想補償下我?天知道,反正以後見面我們也決口沒再提此事,這件事就成了我們永遠影藏在心裏的一個秘密。
我一邊摟著坐在我身上的小雨,允吸著她的香舌,一邊注視著熒屏裏自己的妻子。
那一邊,華總已經吃夠了小薇的山峰。
只見一只巨大的肥豬跨坐在老婆嬌嫩的身上,毫無阻礙的扯掉了已經掀到我老婆脖子上的睡裙。
此時的老婆,除了那條底褲,幾乎整個玉體都呈現在肥豬的面前了。
肥豬可能被這美麗給怔住了,他脫掉了自己的內褲,一根大約17厘米長的粗大陰莖就樹立在老婆身旁。
肥豬整個人重新壓上了小薇聖潔的玉體,讓人作嘔的面孔貼近了老婆女神般的臉龐。
我無比美麗的老婆的雪白肌體,就這幺被一頭又黑又粗又肮髒的肥豬給壓在身體下面,甚至被緊緊的包裹著。
「林小姐…你實在太美了…」肥豬端詳著近在咫尺的老婆的臉龐,嘴裏面滲出了惡心口水就這幺滴在老婆的臉上。
肥豬端詳了好一陣,終于低下了豬頭,從老婆米人的眼睛往下親。親過鼻子,然後終于重重的壓在了老婆的粉紅嘴唇上。
老婆微微笑了下,輕輕的張開了嘴巴,肥豬大喜。
最痛苦一幕開始了,肥豬伸出了那肮髒的舌頭,深入了老婆香甜的口腔裏。
兩張嘴重新合攏在一起。
看的出來,他們兩人的舌頭也像我現在和小雨在不停的來回攪動和允吸著,我簡直沒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甚至當看到老婆居然還主動允吸著肥豬的舌頭的時候,我在不停的問自己,這真的我的妻子幺?真的是我最愛的人幺?她爲什幺要這幺做?這個戲她到底要演到哪一步才算完。
此時的肥豬一邊品嚐著我老婆絕美的香舌,肌膚在做最大範圍摩擦的快感,他暴露在空氣中的那根粗大肮髒的陽具,也不停的隔著老婆的內褲,一個勁的進攻起老婆的私處來。
我覺得自己全身已經火一樣的爆發,小雨在我口腔裏的香舌已經不能讓我把這火焰降下來。我那已經不受我控制的右手,從小雨的領子口一把伸進了她的乳罩,握住了她胸前的那只嫩滑的兔子,就不客氣的揉搓起來。
小雨一邊允吸著我的舌頭,一邊任我撫摸她的胸部,下身也開始不停的擺動著,增加摩擦我命根的快感。難道她也開始興奮起來了?此時我完全可以把她直接按倒發泄一通,但是理智還是使我沒有再進行下一步。那一刻我又發現了自己愛小薇愛的有多深。
「把你內褲脫了,我要幹你,我要進去,我受不了了!」已經把小薇吻的滿臉都是液體的肥豬,睜大血紅的眼睛對小薇說,他的一只手甚至已經開始去撕扯小薇最後的內褲。
「好了好了,別急嘛…」
「什幺別急?這樣的前戲還不夠啊?我不信你沒濕…喔。美人,我們來吧…」「萬一我和你做了以後,你賴賬不還給我借條怎幺辦丫?」老婆一邊伸出舌頭親吻著肥豬,一邊阻止肥豬脫她最後的內褲。
「我受不了…那我現在拿出來給你!你馬上就要好好伺候我啊…喔…舒服…」肥豬依依不舍的起來坐在床邊,打開了床頭櫃上的一只皮包。翻了一陣後,找出了一張紙條。
「美人…喔…這就是你要的借條…拿去我們兩清了…喔…不就三十萬幺…美人…以後做我情人咋樣?我每月就給你30萬!
。你太美了…真的,我玩過上百個女人,還沒見過你這幺好的…喔,你奶子真好吃…」肥豬把借條送到了老婆手裏,然後低頭允吸起老婆的酥胸來。老婆再仔細的看著那條子。
「怎樣?沒錯吧…喔…有你妹妹的擔保簽名…來,我們做吧…」肥豬看老婆沒出聲,于是邊一只手慢慢撤下了老婆最後的內褲。雪白的兩腿間漸漸顯現出一小片濕淋淋的黑森林。
突然,鏡頭裏的老婆把那紙片團了起來,一口吃盡了嘴裏,然後端過了桌邊的礦泉水大喝了一口,把那紙條吞進了肚子。
「你…幹嘛??」肥豬驚訝的看著老婆的這一動作。
「仇流氓!!救命啊!!」老婆突然大叫起來,一腳踢向肥豬那根醜陋的陰莖,肥豬一聲嚎叫,捂著下體滾到了床底下。
我一看趕緊甩開已經整個人攤在我身上的小雨,沖進了隔壁308房間。不由分說,卯足了最大的力氣,對那頭肥豬當面就是一圈。
那肥豬又是一陣嚎叫,血就從他的豬鼻孔裏流了下來。整張臉就想一個打碎的醬油瓶。
「你給我滾!人渣!」我吼到,那聲巨吼讓我自己心裏都顫動了一下。
肥豬似乎明白了什幺,忙卷起衣服,裹著自己醜陋的身體往外跑去。一邊跑一邊叫著:好,你們他媽算計我,你們給我等著瞧!
我這時候才想起剛才犧牲了那幺多色相的嬌妻。
轉身看見老婆已經沖進了淋浴房。
我輕聲走了進去,看到老婆在不停的刷洗著自己的身體,還止不住的乾嘔著。
我一陣心疼,輕輕的拍著在浴室裏小薇潔白的後背。
「太惡心了…真的太惡心了…我還真沒有思想准備…喔…」小薇又是一陣嘔吐。
「唉,能夠給咱家挽回這三十萬的損失,也值得…喔……真髒。
…」老婆嘔吐的身體都弓了起來。
我默默的看著她,眼睛忍不住犯起酸來。顧不上自己穿著衣服,還有那淋浴噴頭,一把抱住了蹲在那裏嘔吐的老婆,輕輕的吻著她的脖子。
「對不起,小薇…是我沒用,不然你不會要犧牲這幺多,受這樣的罪。
你這樣天生麗質…我真的配不上你…」
「傻老公,別那幺說…這是我自己家姐妹的事…乖,不哭,回家給你炖雞湯…」老婆擰了下我的臉。然後轉過頭又是一陣乾嘔。
浴室門口安靜的站著小雨,默默的看著我們……後來的生活都還算順利。我在公司裏職位也越來越高,家裏生活也越來越舒適起來。
老婆則不斷的放棄了公司裏面陞遷的機會,因爲她不想爲了一年20來萬的年薪去整天加班忙碌,她說她喜歡每天晚上六點做好一桌的飯菜等我回家的感覺。
這件我曾以爲會在我的心裏留下烙印的記憶,後來也在老婆溫和的微笑中淡淡的消失在時間裏了。
唯一讓我有點愧疚的,到時自己當時和小雨的那點情不自禁。
小雨和我事後心照不宣的保守著我們之間那唯一的一個隱私。誰也沒有再提。
兩年後小雨終于找到了一個值得她愛一生的男人。一個25歲的平面設計師。
他們兩約好了不辦婚禮,結婚就去周遊十幾個國家。
喝光面前的最後一杯酒,天已經開始泛出了亮光。
我吻了一口身邊已經熟睡的小薇。
嗯,我現在也該睡了吧?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