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操紫萱(作者:不詳)

爆操紫萱(作者:不詳)



當日,蜀山大弟子徐長卿陪同景天前往仙界,將關有蜀山五大長老邪念的靈盒送往仙界瑤池淨化邪氣。但是,當景天在仙界與魔尊重樓決鬥時,靈盒中的邪念卻向徐長卿道出了自己的來曆,並說一旦自己毀滅,蜀山的五位長老也將死去,屆時,就等于是徐長卿自己殺死了五位長老。

自幼由蜀山長老撫養長大的徐長卿無論如何也不希望長老們死去,一念之差,竟打開了靈盒,將邪念釋放了出來,也由此釀成了六界內的慘禍。

得到解放的邪念來到人間,盡情吸收人間衆生的邪惡思想,逐漸壯大自己,並幻化成人身,自稱邪劍仙,六界之內,無人是其對手。他一舉攻破蜀山,將蜀山的五位長老關進鎖妖塔,並將徐長卿吞入腹中,又先後擊敗了魔界尊者重樓、妖界之王天妖皇以及鬼界之王火鬼王,將他們綁于蜀山習武場的白玉柱上,打算以蜀山爲大本營,利用邪力一統六界。

如今,六界中的人、魔、妖、鬼四界的首領都被邪劍仙抓獲,余下的也只有仙界的玉皇大帝,以及神界的女娲後人、大地之母紫萱了。當得知徐長卿被邪劍仙殺死後,紫萱悲憤不已。她身爲大地之母,理應保護世人的安全,所以,雖然明知自己並不是邪劍仙的對手,但她依然爲了履行自己的職責,只身前往蜀山,與邪劍仙一決高下。

可是,她的行爲實在是太愚蠢了,連六界的最強者魔尊重樓都不是邪劍仙的對手,甚至連頭上的雙角都被邪劍仙斬下,紫萱雖是女娲後人,又怎是僅依靠吸收人間邪氣就能提升功力的邪劍仙的對手呢?

邪劍仙沒用了多少回合,就將紫萱傷于掌下,並以邪力封住了紫萱的神力。

正當邪劍仙打算像對待重樓、天妖皇等人一樣將紫萱綁在白玉柱上時,他看到橫臥在地上的紫萱那玲珑的身姿。想當年人類的祖母女娲娘娘美豔不可方物,她的容貌能讓星月因之閉塞、百花見之羞澀、山河爲之倒流,當年商末君王纣王曾是一位雄才偉略的君王,只因在女娲廟中欣賞到女娲的絕世容顔,而不可自拔,竟題詩猥亵女娲娘娘,荒廢朝政,導致成湯數百年功業毀于一旦。而每一代女娲後人都繼承了女娲娘娘的那一份絕世姿容。

今日紫萱身著一襲紫色的琉仙裙,薄如輕紗,帖服在身上,將紫萱那曼妙的身姿完美的襯托出來,那高聳的胸脯和修長的玉腿在紗裙的掩映下更是誘人無比,而她的高貴氣韻更是令人不敢直視。

此時的紫萱胸口因爲受傷而劇烈起伏著,面容雖因受傷而略顯蒼白,卻更顯得嬌弱迷人。邪劍仙被紫萱那充滿大地之母的尊貴氣韻所吸引,體內的淫邪之念忽然上湧,幾乎令他不能自控。

要知道,所謂「萬惡淫爲首」,淫念本就是衆多邪念中最爲陰邪的一種。邪劍仙吸盡六界邪念,體內的淫念自然不少,只是,邪劍仙自持高傲,覺得人間女子粗俗無趣、妖鬼之界的女子雖妖媚迷人,卻也不過只是徒具一身臭皮囊而已,至于魔界女子,那更是醜陋不堪。只有神仙二界的女子才能令邪劍仙看得上眼,他本就打算攻下神仙二界後便大肆奸淫二界的神女仙女。

而現在,神界最爲尊貴的女娲後人已倒在自己的腳下,身體的每一個細微動作都透著無比誘惑的氣息,邪劍仙便再也無法自持。倒在地上的紫萱看到邪劍仙突然仰天大笑。紫萱道:「邪劍仙,你別得意,就算你能夠打敗六界所有的人,就算你能夠超脫六界之外,你也脫離不了道,你依然在道之內!總有人能夠制住你,你逍遙不了多久的!」邪劍仙冷笑了兩聲,道:「以後有沒有人能夠制住本尊不知道,本尊只知道這個人肯定不會是你,現在是本尊制住了你,所以本尊想將你怎樣就怎樣。」「哼,你無非就是要把我和他們綁在一起,來羞辱我們六界之首,或者你幹脆一刀將我們全殺了!」邪劍仙在紫萱面前蹲了下來,慢慢說道:「像你這幺一個風華絕代、尊貴無比的女娲後人,本尊又豈能像對待他們那樣對待你呢?本尊當然會用更好的方法來招待你咯。」說著,便伸手摸上了紫萱的臉頰。

「無恥!」紫萱一手隔開邪劍仙的手,另一手揮掌而出,卻全然忘記了自己神力已被封閉,這掌出的毫無力道。邪劍仙卻將一把抓住紫萱的手,將她整個人提了起來,隨後一把抱入懷中,將頭埋入了紫萱的豐胸之中。「啊?你……你幹什幺……住手……放開!放開我……啊……」突遭襲擊的紫萱大驚,她雙手用力撐住邪劍仙,想要將他推開,但邪劍仙的臉像是緊緊貼在自己胸口上,怎幺推都推不開。

邪劍仙雙手抓住紫萱的外衫,向兩邊用力一扯,就將紫萱的外衫徹底撕爛了,露出紫萱那光滑的香肩,以及胸前那白皙誘人的肌膚。邪劍仙的臉還是埋在紫萱的乳間,並且一點一點將她推到一根白玉柱下,然後雙手開始撕扯紫萱的琉仙裙,琉仙裙一被撕破,紫萱那雙美腿便暴露在衆人面前,那白皙光滑的美腿,簡直就堪比她身後的那白玉柱。

「住……住手……邪劍仙你……你混蛋……放開我!呃……不要……」紫萱不斷的掙紮,但是始終逃脫不了邪劍仙的魔爪,倒是她那雙美腿由于不斷的掙紮而在破爛的琉仙裙下時隱時現,更加的勾人眼球,天妖皇和火鬼王的那四只眼睛已經目不轉睛的盯著紫萱那雙玉腿看,滿目的淫蕩之情。

而邪劍仙正是這個目的,他不僅僅要自己羞辱眼前這個大美女,也要讓別人來羞辱她,讓大地之母的醜態萬萬全全暴露在外!只有魔尊重樓看不下去了。他的心曾經在紫萱的體內跳動過,之後他每時每刻都能感受得到紫萱的情感,雖然現在他的心已經回到了自己體內,但是他覺得自己依然能夠體會紫萱的心情。此刻看著紫萱不斷的痛苦掙紮著,他仿佛自己的內心也同樣受者煎熬。

「邪劍仙!妄你自稱爲仙,卻在光天化日之下做出這等禽獸行爲!你還知不知廉恥?」重樓大罵道。聽到重樓的話,邪劍仙才停手,將臉從紫萱胸口擡起,輕蔑地看著重樓,道:「哼,堂堂魔界尊者竟然和別人說廉恥?!哈哈,笑話!

我邪劍仙本來就是一團糟粕,自然不知什幺是廉恥。你是不是看不下去了?不想看?哼哼,本尊偏要你看,睜大眼睛好好的看!」說完,從指尖打出一道邪氣擊中了重樓,重樓的身體立刻變得僵硬無法動彈,非但口不能言,連眼皮都不能眨一下,只能死死的盯著邪劍仙和紫萱看。

「你……你這個畜牲!你殺了我吧!」紫萱用力向推開邪劍仙,卻被邪劍仙將雙手摁在白玉柱上,隨後邪劍仙以邪氣化作一條繩索,將紫萱綁在了白玉柱上。

「唔……你放開我!你想幹什幺?放開我!」邪劍仙突然以邪力將紫萱的衣裙全部震碎,化作一條條碎布,而紫萱的身上就只剩下一件肚兜和一條亵褲蔽體,那如玉蔥一般的雙臂、雙腿和那如蛇一般的蠻腰完完全全暴露在衆人面前,邪劍仙看到,天妖皇的眼睛死死的盯著紫萱身上赤裸的部位看,而火鬼王的臉上則泛起了蕩漾的神色,如果不是被邪劍仙的繩索綁著,恐怕他們兩個都要忍不住自慰起來了。而四周站立著的邪劍仙的爪牙守衛也看得手抖腳抖,幾乎連長槍都拿不穩了。

邪劍仙冷笑了一下,突然扒下了紫萱的亵褲。「啊!不……不要……不……住手!」紫萱的下體完完全全暴露在外,小腹下一團三角形的黑色容貌直勾人眼球。紫萱自然能夠感受到那些淫亵的目光,那些目光就像箭一樣直射紫萱的內心,使她更決羞辱難堪,不讓下體暴露在那些淫亵的目光中。她緊緊地夾住自己的雙腿,努力不讓自己的下體暴露在那些淫亵的目光中。

但是,她越是做出這樣的舉動,越是讓人心癢難耐,數十道目光動也不動的盯著她看,只希望邪劍仙趕快將她的肚兜也扯去,然後就扒開她的雙腿,看看至尊的大地之母的陰穴和普通人到底有何區別。

邪劍仙突然一揮手,竟將天妖皇和火鬼王的繩索解開。天妖皇和火鬼王又驚又喜,更弄不明白邪劍仙究竟想幹什幺。邪劍仙道:「瞧你們兩個的淫蕩風騷樣,只要你們肯歸順我邪劍仙,將來你們還是妖界、鬼界之王,卻不用再受仙神人魔的欺壓,而只在本尊一人之下。你們現在所想的,本尊也能立刻滿足你們。」天妖皇和火鬼王一聽大喜,立刻跪下,齊道:「屬下今後定當竭力爲仙尊效力!」天妖皇和火鬼王本非善類,起初不肯降于邪劍仙,只因自己本是二界之尊,怎肯屈膝臣服于他人?但如今得知自己的功力不及邪劍仙之萬一,自然卑躬屈膝,甘做走狗。

邪劍仙冷笑了一聲,看著火鬼王徒具外貌的美豔皮囊說:「看你那風騷模樣就知道一天都離不開男人,你現在肯定是春心蕩漾,寂寞難耐吧。」火鬼王尴尬的低下了頭。她的心思卻是被邪劍仙猜透了。在鬼域她每天都要更換好幾個男人來填補自己似無底洞般的欲望,而如今她被邪劍仙綁在這裏數日,內心早已空虛的一塌糊塗,此刻又看到邪劍仙將要奸淫大地之母,簡直希望自己和紫萱調換一下,讓邪劍仙直接來幹自己。

只聽邪劍仙道:「哈哈哈哈!小的們,還不快去替鬼王妹子脫衣,好生伺候。」火鬼王聽了一驚,道:「什……什幺?你要……你要我在這裏就……就……」「沒錯,就在這裏!怎幺?是不是不想要?」「不不不,怎幺會呢?在哪裏還不都一樣,這樣反而更刺激呢。各位哥哥們還不快來?」火鬼王確實淫蕩之極,說著竟已自解衣衫,露出了自己妖媚無比的酮體。看到這裏,周圍的四十多名爪牙守衛至少有一半已撲向了火鬼王。不一會兒就變成二十多具赤裸裸身軀,纏綿在了一起,並不斷地傳出火鬼王嬌呼、呻吟的聲音。邪劍仙的那些爪牙,盡是從人鬼妖三界搜羅來的奸邪之徒,那些鬼界的爪牙平日裏也受盡了這位妖豔鬼王的欺淩,此時看到她如此風騷發浪,怎還任受的住?

這不堪入目的一幕被紫萱看在眼裏,她又驚又怒又懼,只能閉起雙眼,但肉與肉之間的碰撞聲以及火鬼王極其淫蕩的呻吟聲卻陣陣傳入紫萱的耳中,她能夠讓自己不看,卻不能讓自己不聽、不想,她的腦中突然浮現出一幅畫面,想到過一會兒可能也會有數十只肮髒的大手在自己赤裸的酮體上肆意撫摸,想到這裏,紫萱高傲的眼中竟泛出了恐懼的淚水。

這時邪劍仙又道:「妖皇老兄,你說,這位紫萱姑娘,美不美啊?」天妖皇一愕,隨即道:「美,當然美!美得都不知道該怎幺去形容。」邪劍仙笑道:「那你想不想……想不想看看這位大美女的雙乳長得如何啊?」說,用食指隔著肚兜在紫萱的乳頭上輕挑了一下,惹得紫萱如同被電擊了一般,一聲嘤呼,身子一陣顫抖,兩行清淚忍不住滴落臉頰,更是我見猶憐。

這一挑也像挑中了天妖皇的神經一般,他吞了一口口水,喃喃道:「想!想想!想!!」早在一百多年前,天妖皇就已經迷戀上紫萱的絕世容顔,並在一夜色膽包天前去襲擊紫萱,不想女娲後人神力無窮,自己劫色不成,反被其所擒,更送往蜀山,關入鎖妖塔中,若非邪劍仙作亂,他至今還不能重見天日呢。

邪劍仙大笑,道:「那幺就讓妖皇老兄自己動手,把這丫頭的肚兜給脫了,然後一飽眼福!哈哈哈!」天妖皇本想能夠眼看邪劍仙奸淫紫萱已算走運,今後就是瞎了都沒關系,沒想到自己竟然能有如此豔福,可親手脫去紫萱的肚兜,腳步不由自主地就向紫萱走去。

「不……不……你別過來!不要過來!走開!別過來!」紫萱眼看天妖皇一步步走來,每踏一步心頭的恐懼和絕望就成倍增長。很快,天妖皇邊走到紫萱眼前,戰戰兢兢的伸出了雙手。

「你……你敢!」紫萱突然大喝一聲!天妖皇竟被這一喝嚇愣了,雙手僵在半空中。他雖知道此時紫萱動彈不得,但確實有懾大地之母的神威,竟不敢下手。

邪劍仙輕輕拍了拍天妖皇的肩膀,微笑著點了點頭。這一笑給了天妖皇無比勇氣。

他雙手向前一探,便隔著肚兜摁住了紫萱的雙乳,又搓又捏。

雖然隔著肚兜,但是天妖皇依舊可以感受到紫萱那豐滿雙乳的彈性,那渾圓的雙乳讓天妖皇的一雙大手都幾乎捏不住,天妖皇暗呼過瘾,用掌心隔著肚兜摩擦著紫萱的兩粒乳頭,很快便感覺到它們已傲然挺立。

「呃……你這混蛋……畜牲!放手!放開我!不要……不要!呃……不……」尊貴無比的紫萱何曾受到如此羞辱,她拼命掙紮著,怎奈邪劍仙的繩索將她綁的動彈不得,肢體小範圍的扭動卻只能夠引起別人更多的淫念,卻絲毫不能幫助她從天妖皇的魔掌中脫離。

紫萱貴爲大地之母,她已經活了兩百多年,在這兩百多年間,也只有徐長卿和他的兩世前生顧留芳、林業平碰過自己,雖然經常扮作風塵,夜夜笙歌,那也只是爲了刺激徐長卿,逢場作戲罷了,又豈能真讓那些凡塵俗子占了自己的便宜?

可是如今,不但被扒得幾乎赤裸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竟還讓天妖皇這妖怪在自己的雙乳上爲非作歹,紫萱已羞得幾欲氣絕。

天妖皇捏了一陣後,突然抓住肚兜,用力一撕,輕柔小巧的肚兜便被整個撕下,隨著紫萱的一聲驚呼,美妙酮體已全裸在大庭廣衆之下。

只見紫萱那一雙尖挺的乳峰完全裸露,全身的肌膚散發出珍珠般的光澤,雪白的粉頸,盈圓的雙肩,粉紅色的乳頭以及乳暈顯示出聖潔的顔色,平坦的小腹上隱約可以看到微微隆起的勻稱腹肌輪廓,從圓圓的肚臍向下延伸著一條淡淡的線,直通到處女的三角地帶,那裏居然是一叢茂密的原始森林,再往下就是那雙誘人的長腿,雪白光潔、又長又直,線條極其優美,因爲被緊縛兩腿之間顯得更加並攏,無懈可擊得更是連插不進一根手指的縫隙都沒有,圓潤而小巧的膝蓋下是線條勻稱的小腿,小腿肚呈現出優美的弧線,一對裸露的玉足看上去恰到好處,不肥不瘦,十跟小巧腳趾的根部還長著可愛的小肉坑。

在場的衆人看的眼睛都快噴出火來了,連邪劍仙的眼中都爆射出陣陣寒光。

他一揮手松開了捆綁紫萱的繩索,然後將其摁倒在地,抓住她的雙手。

「不要!放開我!住手!不……不……」紫萱雙手被縛,只得拼命撲騰著雙腿掙紮,但是天妖皇很識相將紫萱的雙足抓住,使其掙紮不得。

邪劍仙突然仰天大笑道:「我要讓六界的芸芸衆生都好好看著,人類的祖母、女娲一族的後人是如何被人淩辱奸淫的!哈哈哈哈!」他聚集念力,單手一招,原本被關于鎖妖塔中的蜀山五位長老突然出現,隨即就被邪力繩索綁在了白玉柱上,每個人也都像魔尊重樓一般,眼皮眨都不能眨一下的盯著紫萱的裸體看,他們每個人都氣憤填膺,卻被憋著無法開口大罵。

邪劍仙又向天空中打出六道邪力,分別幻化映照出六界的景象。

「現在六界的所有人都看得到此地的景象,紫萱姑娘,以後你可使人盡皆知啦,哈哈!來啊,小的們,把衣服脫光了,在我們周圍圍上一圈,好好看著,表現好的,說不定末了我還會將她送給你們好好玩兒上一玩兒。」紫萱聽了這話,更是驚嚇的花容失色,早也沒了高傲的架子,眼淚不住地落下,拼命掙紮扭動。

「不……不可以……不可以這樣?!你……不要!我……我求求你……你殺了我吧!別這樣……不要這樣折磨我……求求你……不要!」邪劍仙聽了心中無比暢快,沒想到這個尊貴無比的女娲後人竟然開口向自己乞求討饒,心想更是要痛痛快快地折磨她一番。

那些爪牙們一方面不敢違背邪劍仙的命令,另一方面確實希望能夠有機會大飽口福,立即脫的赤條條的在紫萱周圍圍了一圈,滿臉淫穢的表情,不論是人是妖是鬼,下體都傲然勃起,一柱擎天,看得紫萱心驚膽戰。

這是邪劍仙和天妖皇定力再好也已把持不住,撲倒在紫萱身上,開始對她大肆進行奸淫。

邪劍仙大口含住了紫萱的乳房,不斷地吮吸著紫萱的乳頭,更不時用舌尖挑動乳頭,還不時從左乳含到右乳,又從右乳含回左乳。

而天妖皇則用一雙大手從紫萱的腳踝一路向上摸去,當撫摸到紫萱那雙白玉般修長光滑的美腿時,他便俯下身子,手口並用,在紫萱的大腿上又摸又舔,接著,他一點一點向上舔,隨後用他那條非人的長舌探入雙腿之間,舔舐著紫萱的兩片陰唇,不住地繞著它們打轉。

「啊!!!不!不要!住手啊!停下來……求求你們……停下來!不要!呃不可以……啊!咳咳……嗚嗚嗚……不要呃……呃啊!我求求你們,不要啊!不要……」紫萱何曾收到過此等淩辱,昔日她與林業平結合時,林業平對她極盡溫柔,可是現在邪劍仙和天妖皇對她的乳頭和陰穴又舔又嘬,惹得她是麻癢難耐,恨不得一刀將它們從身上全部割去。

天妖皇雙手仍在自己的大腿上亂摸,舌頭卻已舔到了自己的陰蒂,一陣陣麻癢如同電流一般襲遍全身。紫萱已經淚流滿面,她竟咬牙關,閉起雙目已身心抵抗身體的痛苦,喉中不斷發出陣陣呻吟哀號之聲。

她忽然感到邪劍仙從自己的雙乳間爬了起來,緊接著便感到有一根火熱的硬東西頂在了自己的臉上。紫萱睜開眼睛一看,原來邪劍仙已不知什幺時候也將自己脫的不絲一挂,正將自己的身下的大肉棒湊到紫萱的嘴邊,輕輕撞擊著女紫萱嬌豔的嘴唇。紫萱大吃一驚,「啊」的一聲,駭得忙別過頭去,但是長發卻已經被邪劍仙揪住,他一手捏住紫萱的臉頰,不由分說地將自己的肉棒塞進了紫萱微微張開的櫻唇之中。

「嗚……不……嗚嗚……嗚!」異常難聞的腥臭氣味熏得紫萱連連幹嘔,她在絕望地呼叫著,被邪劍仙粗暴占領的嘴裏卻只能模糊不清地嗚咽著,羞辱痛苦的俏臉上滿是斑駁的淚痕。

緊接著邪劍仙竟然用他的陽根在紫萱的口中前後抽插,讓紫萱的貝齒來回刮著他的陽根。紫萱心一橫重重的一咬牙,但邪劍仙的陽根卻不知是什幺構造,極具韌性,這一口怎幺也咬不下去,反而讓邪劍仙感到更加得痛快。

「哦!爽!爽死了!咬得我真舒服!再來!再咬!用力咬!用力!哦哦!」邪劍仙一邊說,一邊依舊依舊反複抽插,極度享受。

天妖皇也按耐不住,速速脫去了自己的衣服,挺起自己的妖根,將它插入了紫萱的乳溝之中,雙手緊緊按住紫萱的雙乳,讓雙乳夾住自己的妖根,亦開始前後來回反複抽插。

聖潔無比的紫萱何曾見過這種陣仗,她的雙手拼命想將邪劍仙和天妖皇二人從身上推開,卻怎幺也無力推開,雙腿也只能胡亂撲騰,絲毫起不了作用,只能從喉間發出陣陣幹吼,淚如雨下。

而邪劍仙和天妖皇卻極盡享受,一個的陽根被陰唇含珠,粒粒堅硬的貝齒在陰莖包皮上上來回刮擦,又酥又麻,身體舒坦的飄飄欲仙;而另一個的妖根被一對豐滿又有彈性的大乳房夾在中間,柔軟的觸感包裹著自己的妖根,簡直就是欲仙欲死。

而四周的爪牙們更是看的口幹舌燥,不停的幹咽著口水,雙手輪流施工,猛烈的打著手槍。

不多時,邪劍仙的陽根在紫萱的口中一陣亂跳,緊接著,腰腹肌肉一收,一聲悶哼,一股濃濃的精液猛地射入了紫萱的口中。

紫萱大駭,倍感惡心,可是邪劍仙的陽根依舊堵住自己的嘴巴,喉頭一松,大量的精液竟流入喉中,隨後咽喉反應自然吞咽,紫萱竟將那又腥又騷又臭的粘稠精液吞下了一大口。

好在這是邪劍仙已經陽根從口中抽出,紫萱忍不住大聲咳嗽起來,吐出滿口的精液,挂在唇邊,汙穢至極,也足見邪劍仙這一炮放的是又多又濃。

而就在這時,天妖皇也感到高潮來臨,腰身一挺,同樣是一股又濃又多的滾燙精液噴湧而出,盡數噴在紫萱那秀美絕倫的臉上,絲絲精液挂在她的鼻尖、睫毛之上,將她的秀臉整個弄得汙濁不堪。

此時,站在旁邊的一個小狗妖大喊一聲「我也……我也受不了了!」竟膽大包天,跑到紫萱面前蹲下,用他那根毛茸茸的妖根對准紫萱的俏臉,雙手在妖根上拉了兩下後,又是一股濃濃的精液噴射到紫萱的臉上。

紫萱驚得緊閉口目,只從喉中發出陣陣悶哼。而四周的其他爪牙紛紛效仿那只狗咬,爭相來到紫萱面前,將一炮炮濃濃的精液噴在紫萱的臉上。

紫萱只得無力的擺頭閃避,卻依然被衆爪牙噴的滿臉都是,幾乎都已看不清其本來面目了。擠不到前面去的就只能將精液噴在紫萱的身體上,雙乳、小腹、大腿上都沾有粘稠的精液。

紫萱只感到氣血攻心,幾欲昏厥,但是邪劍仙偏偏在她體內留了一絲真氣,讓她連昏都昏不過去。

有的時候,可以及時昏過去也算是一種幸運。可是紫萱卻注定要眼睜睜看著恐怖的悲劇在自己身上上演。

邪劍仙顯然很滿意屬下的這種行爲,卻裝作故意生氣道:「放肆!瞧你們一群不知好歹的東西,弄出這幺多肮髒之物,玷汙了冰清玉潔的聖女,該當何罪?

還不快用你們的狗嘴,自己噴出來多少,統統給我都給我舔幹淨吃回去,誰要是敢留下一滴沒舔幹淨,汙濁了紫萱姑娘,本尊要了他的狗命!現在,快給我舔幹淨了!」衆爪牙一聽狂喜,迫不及待的撲到紫萱身上,哪管得了她身上的精液是誰射的,紛紛用舌頭在紫萱的臉上、雙乳、小腹和大腿上一通亂舔,如同惡狗搶食一般。更有人趁機在她的身上摸一把,掐一下。

「不!走開!不要!不要啊!住手!你們都給我滾開!滾開!救命啊!不要走開啊!啊!不……不要……」紫萱拼命掙紮呼救,奮力用手推開壓在身上的人,但是將近二十個人撲到在她身上,她推開了這個,又有另一個壓了上來,到最後,連雙手都被好幾人抓住,對著玉蔥一般的手臂又舔又親,還有兩人則不停的吮吸著紫萱的食指。

不一會兒,紫萱臉上合身上的精液已被舔得幹幹淨淨,但是那些爪牙顯然還是沒有過瘾,更有幾人,已將紫萱的雙腿強行分開,將頭探入,企圖吮吸紫萱小穴的蜜汁。

就在此時,邪劍仙突然出手,「嘭」的一聲將抓住紫萱雙腿的幾個爪牙轟飛,那幾人頓時口噴鮮血,在落地之前便沒了性命。

而剩下的爪牙們也被這一舉震懾,紛紛停了下來,驚恐得看著這位魔王,不知他到底想怎樣。

邪劍仙道:「哼,膽大妄爲的鼠輩,紫萱姑娘的聖地豈是你們能碰的。好好待在一邊看著,看本尊如何爆她的小穴!」紫萱一聽大驚,不顧赤身露體,站起來就想推開衆爪牙而逃,但邪劍仙只是用手輕輕在其足上一拂,紫萱便又跌到在地,而邪劍仙則趁勢壓倒在她身上。

邪劍仙以「老漢推車」的姿勢,將紫萱的雙腿擡起、分開,夾在自己的腰身兩側,隨後找准了紫萱陰道的位置,想一插到底!

可是,偏偏陰莖進入才兩、三公分便不能再入。

「啊!」紫萱被邪劍仙異常粗大的陰莖插入,下體便如同被生生撕裂一般,而且雖然剛才衆人對她諸般猥亵,也並沒有將她的淫水勾出,陰道內仍然非常幹燥,卻被邪劍仙硬行插入,其疼痛程度不言而喻。

紫萱拼命扭動掙紮,但是每動一下都牽動下體更加疼痛,使她不敢再做妄動。

「哼哼,明明連孩子都已經生過了,還扮什幺清高聖女?不要以爲你不出水我就沒辦法了!」由于邪劍仙的陰莖異常巨大,而紫萱的陰道又窄又緊又幹躁,實在讓邪劍仙硬插不進,更沒有辦法在裏面大行其事。

邪劍仙將陰莖抽出,將紫萱的雙腿扒開到最大程度,然後伸出了舌頭。

這哪裏是舌頭啊?簡直就像是海葵的觸手一般,又軟又長,上面還長滿了毛絨絨的小觸手。

邪劍仙將舌頭伸進了紫萱的陰道內開始了抽插。由于舌頭比他的陰莖更細更柔軟,因此抽插起來便沒什幺妨礙。而那些細細的小絨毛則纏住了紫萱的陰蒂,像有生命一般輕輕撩撥著這女性最敏感的部位。

「啊!不要!你幹什幺……住手……不要……不……停下來……住手……啊!

求求你……不要……嗚……我求求你……停下裏啊……別……別這樣……」敏感的陰蒂被這輕柔的觸感不斷刺激著,這種刺激反應到大腦中,使其反饋到身體的相關部位,作出正常的生理反應。這種輕柔的方式,反而比大刀闊斧的硬來更容易使女性的身體屈服。

而身體的屈服尤讓紫萱感到羞辱,她根本無力阻止身體所産生的本能變化。

不一會兒,邪劍仙便感到紫萱的陰道內已不像剛才那般幹燥了,蜜汁正在從一點一點外滲,如同潤滑劑一般滋潤著紫萱的陰道。

邪劍仙吸盡天下邪氣,自然深谙此道。他的抽插更有規律了,舌頭一插一停,那些小觸手也是一陣快速搔動,隨後停下,還不等紫萱穿過起來,又是一陣搔動。

「不……不……住手……停啊……不要!啊……住手……我……我受不了了我求求你……求求你放了我……好……好難受啊……呃……住手……」在邪劍仙的催情攻擊下,紫萱已經完全身不由己,蜜汁不斷的滲出,沾滿了整條陰道,並隨著邪劍仙舌頭的一抽一插而向外翻湧,用不了多時,邪劍仙便可徹底摧毀紫萱,讓她達到最最羞恥的因奸淫而達到的高潮,噴水不止。

邪劍仙知道時機成熟,他收回自己的舌頭,在此金槍一挺,碩大的龜頭擠開紫萱徒勞收緊的陰道口,緩慢而又堅決地向著紫萱的穴心深處挺進。

邪劍仙知道慢慢地挺進比一下子插入,女人承受的痛苦要多得多,但他顯然異常享受這個過程,他就是要女人無比痛苦,女人越是痛苦,他得到的淩虐對方的快感就更多。

紫萱感到自己的下身要被活生生地撕成兩瓣了,盡管自己早非處女,陰道也在剛才的淩辱中得到充分的濕潤了,但是紫萱那已然狹窄的小穴要容納邪劍仙那六界中粗壯程度無人能比得陰莖,陰道口擴張到極點,終于不堪重負地被撕裂,淡淡的血絲混合著女人的淫液慢慢的溢出了紫萱的小穴。

「好緊的小騷屄,夾的老子的老二好爽,哈哈!爽死老子了!」邪劍仙感到舒服極了,他能毫無疑問感覺到女人小穴內的皺褶有如無數小手般愛撫著自己的陽具,女人的小穴似乎還有一股吸力,即使自己不動,他胯下的這個可愛的小騷穴也會自動把男人的陽具慢慢的吞噬進去的。

不一會兒,邪劍仙就感到自己的陰莖已經頂到了女人嫩滑的子宮口,不顧憐香惜玉,大肉棒抖動如狂,縱情抽插,記記打在紫萱蜜穴中的花心深處。

邪劍仙的耐力也是非他人所能比擬,邪劍仙在紫萱的體內足足瘋狂抽插了半炷香的時間,卻依然金槍不倒,只可憐紫萱的下體已被抽插的血肉模糊,拖的時間越長對她的傷害也就越大。

其事紫萱的高潮早該來到了,可是邪劍仙就是要讓紫萱的高潮和自己的高潮同時到來,才一邊抽插,一邊以邪力逼住紫萱的淫水,不讓她噴出,這更加大了對紫萱肉體和心靈的傷害。

終于,邪劍仙滿意的長嘯一聲,下身一挺,陰莖一針亂顫,「不!你這個該死的畜生,你怎幺能……」紫萱只覺得小腹中一熱,自己的子宮像是被什幺東西燙到了一樣,紫萱就算用鼻子思考也知道男人已經把肮髒的精液注入自己的體內。雖然知道自己不可能避免被射精入體,但真到了這個時候,紫萱仍是感到無比的痛苦和憤怒,自己的身體已經被徹底的玷汙了。

邪劍仙滿意的將陰莖抽出了紫萱的身體,隨後向天妖皇一揮手。天妖皇立即會意,向紫萱撲了過去……
本主題由mmcwan21于2015-2-713:32關閉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