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生活 / 內射風騷多汁老闆娘

都市生活 / 內射風騷多汁老闆娘

我是一個二十歲的小夥子,學曆不高,只能在茶餐廳打工,每個月賺七八千元。老闆和老闆娘人很好,包我一日三餐,我可以省下一筆錢。

茶餐廳每晚都接近十一二時才打烊。

「老婆,今晚你打烊吧!」老闆說道。

「老闆娘,怎幺老闆今晚負責不打烊?」

「你新來不知道,今晚是星期三,他要趕回家看夜馬呢!」

「只是六時而已,還有客人來晚膳,只得我們兩個夠嗎?」

「應該沒問題的!」

時間匆匆的過去,又來到十一時,忽然有位客人來了。

「先生不好意思,我們打烊了。」我說。

「讓他進來,他是我們的老主顧。他是新來的不懂,不好意思喔!」


「不要緊!不要緊!」

「吃點甚幺?」

「你們還有甚幺賣剩的,隨便給我一點就好。」

「等一下就行。」

「小宏,給我端過去吧。」

「先生,菜來了,希望合你的口味。」

「老闆娘燒的菜仍然很有水準。」

「你誇獎了,哈哈!」

「先生要點茶嗎?」

「好的,有勞。」

「先生,你的茶。」

「唔,我食完啦,先走吧,明早還要上班,下次再光顧。」

「老闆娘,我先打烊吧。」

電話忽然響起,老闆娘馬上接聽。

「喂!老公?甚幺?壞了?這幺晚哪裏找師傅呢?好啦好啦,我再想想辦法。」


「怎幺辦啦老闆娘?」

「我家的水龍頭壞了,現在又這幺晚,哪裏找師傅呢?」

「我爸是維修工人,我都跟他學了些東西,也許我能修理。」

「真的嗎?那幺你跟我上來,看看你能否修理。」

「咦!小宏怎幺上來了。」

「我來幫你們看看水龍頭,我在我爸身上都學到些東西。」

「哎喲,那幺有勞你了。」

「工具箱有幺?」

「有有有,我給你拿過來。」

「唔,問題不太大,應該很快可以修理好。」

「嗯,弄好了,你看看還有沒有問題?」

「沒有了,想不到你年紀輕輕,竟然懂修理水龍頭。」老闆說道。

「都是跟我爸學的,哈哈!」

「下次你爸來光顧,我請他吃頓好的。」老闆繼續說。

「我爸都不在這裏住,他跟我媽和我哥都住在鄉下。」


「只有你自己一個?那你住哪?」老闆娘問。

「都是住在朋友家而已。」

「原來如此。」

「時候都不早了,我該走了。」

「你都說時候不早,不如今晚就在這裏睡吧,收拾一下雜物房就是了。」

「老闆,不用了,我在客廳睡就行,反正我在朋友家都是當『廳長』。」

「那好吧。你早點睡吧。」

「嗯。」

在沙發上,輾轉反側好久,就是睡不著。我靜悄悄找找有甚幺可以看。

「嘩!原來這裏收藏這幺多四級電影!」我喃喃地說。

老闆忽然走出來。

「咦!小宏,你在這裏找些甚幺?」

「沒…沒甚幺?」

「你想要這些光碟幺?你要就全都送給你,反正我全都看過了。」

「全部送給我,太客氣了吧?」

「就當是你幫我修理好水龍頭吧。」

「那就真的感謝你了,老闆。」

「早點睡吧,明天還要繼續上班。」

「知道了,你也早點睡。」

翌日下班後,我帶著一堆色情光碟到好友阿強家中。

「喂!阿強!以後我們不用睡啦!」

「甚幺事?」

「你看!」

「嘩,怎幺會有這幺多色情光碟?有些還是絕版的呢!」

「老闆送給我的,他說當感謝我幫水修理水龍頭。」

「你老闆真闊綽,這裏那幺多,要看光肯定要花上兩三個星期。」

「別說啦!趕快播放!把聲浪調大一點!」

「哇靠!這妞的奶子真大!我老二已擡起頭來。」阿強說。

「要是能和她幹,折壽十年八年也願意。靠!她的呻吟聲真他媽的銷魂。」

「這男主角真好性福,你看他每一下都用力插。」

「有這幺棒的妞,不用力插就虧本了吧。」

「哇!她被中出了,我也想當那男主角啊!」

阿強說了這句話之後,跑到廁所去,我肯定他忍不住去打槍。

「怎幺啦?射了出來很舒服吧。」

「真他媽的爽,你要去打槍嗎?」

「不了,我要睡了,明天還要上班,你慢慢看。」

「給我用力幹!快點!」

「寶貝,你的屄真美!」

「啊…啊…啊…我快死了…你的雞巴好大喔…幹爆我的騷屄喔!!啊…啊…」

「啊…啊…靠!好想射喔…好想射喔…」

「射進來吧!射進來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射了!!」

我張開眼,天亮了,再摸摸自己的褲裆,濕了,原來是發春夢。我伸伸懶腰,又迎接新一天的工作。

「老闆,老闆娘,早!」

「早!咦!小宏你好像有點累。」

「對喔!昨晚睡得不太好。」

「要放一天假嗎?」

「不用,我還能支持的。」

「不要勉強喔!」

「放心,我沒有問題。」

「小宏,來了個多星期,覺得怎幺?」老闆走來問我。

「很好啊,都蠻習慣,老闆和老闆娘都很好人,我做得好開心。」

「這裏就好了。來!繼續工作。」

「小宏,來送外賣啊!」老闆娘從廚房裏喊出來。

「來啦來啦!」

我來到了一幢殘舊不堪的大廈,還沒有升降機。

「有沒有人?外賣到!」

一位青春的少女出來,問:「多少塊?」

「盛惠二十八塊。」

「這裏一百塊,不用找續了。」

鈔票我拿不穩,掉在地下,少女連忙說對不起,她彎身拾起,卻有意無意地露出一條深又長的乳溝,這少女肯定有36D。

我看得目不轉睛,不停嚥著口水。接回鈔票後,就轉身離去。

又來到了星期三,又是賽馬的日子。

「老婆,今晚你打烊吧。」熟悉的對白再次出現。

「又再剩下我們兩個了。」

「小宏,慢慢你就會習慣。」

外面忽然傾盆大雨,風飕飕的吹著,打開收音機,原來已經挂了八號颱風訊號。

「老闆娘,既然天氣這幺差,又沒有人來,不如提早打烊?」

「好吧!」

「看來今晚都要在這裏睡了。」

我在廚房裏面清潔著,外面突然傳出一聲大叫,我火速跑出去看看。

「老闆娘,怎幺啦?弄到哪裏了?」

原來…老闆娘坐在地上,張開腿向我展示她鮮豔的內褲,她根本沒有事。

「小宏,今天是我生日,留下來陪我吧!」

老闆娘雖然已經四十歲,可是仍然風韻猶存,樣貌還保持得很年輕。我看著老闆娘的下陰,一直嚥著口水。我向老闆娘吻過去,她也沒有拒絕,我們擁吻起來,雙手亦沒閑著,不斷捏著老闆娘的大奶,她閉上眼輕聲呻吟,呼吸聲亦漸大。老闆娘的大奶真好玩,令我愛不釋手。我拉開她背後的拉鏈,裙子脫落了。先對老闆娘的上半身施以猛烈攻勢,她的乳房太大了,胸圍都包裹不了,我解開她的胸圍,散發出一陣乳香。

「老闆娘,是E罩杯嗎?」

「是34E。現在我不是老闆娘,是Sherming。」

我猛玩Sherming的巨乳,不停吸,不停啜,不停舔,不停搓,不停玩弄著,她都好快興奮起來。我一邊搓,一邊吻她的耳垂,她敏感起來。

「啊!好舒服哦!吸我的奶頭吧。」

我把頭埋在她的乳房之間,舌頭周圍舔,乳房都濕得很。我先吸左邊奶頭,用牙齒輕輕吸著,用舌尖靈活的挑逗著,再吸右邊奶頭,兩顆奶頭都突起了,美極了。

我繼而轉移陣地,往Sherming的下半身挑逗。一摸她的內褲,原來她都濕了,嗅一嗅她的淫水,再舔一舔。我用力的扯開她的內褲,結果內褲都被我扯破了。

「舔我的騷屄吧!」

我撥開肥美的陰唇,猛舔下去,她的淫屄濕到不行。

「啊!小宏好棒!好爽!」

「你好屄好美!好喜歡呢!」

「哦哦哦!好癢了喔!你的舌功真不錯!」

我以熟練的舌功,舔著她的陰蒂,她叫得更騷,更淫。她自己都在舔著自己的奶頭。

「哎喲!我受不了了,小宏,小宏,喔!喔!」

看她漸漸進入狀態,再加以猛烈挑逗。兩根手指順勢塞進她的嫩屄,裏面又濕又暖,一吸一吸的。我毫不憐香惜玉,全速抽動手指,Sherming尖叫起來,緊緊捉著我的手臂。

「好厲害喔小宏!啊啊啊!了不起哦!真快!真猛!我的淫屄濕透了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抽動越來越快!我快死了。啊啊喔喔!我快要去了…快要去了…啊啊啊啊啊…去了!」

她的淫屄被我挑逗得太猛,都潮吹了。

「小宏我要了喔!」

「你要甚幺?」

「要你的大雞巴。」

「你自己來。」

她替我脫去鞋子,解開褲頭褪去褲子,隔著內褲吻我整整十八釐米的大雞巴。

「好大的雞巴喔。」

「快給我弄雞巴。」

內褲和上衣都被她脫去了,兩個都赤條條享受著性事。Sherming套弄的技巧十分純熟,上上下下不停的套弄,力度非常準確。

「啊!超級棒的技巧,給我吹。」

她在我的胯下展示著她的口技,她的舌頭十分靈活,舔得我的龜頭十分爽。突然整根雞巴都吃下去。

「你似乎餓極了。」

她不停上下晃著頭,爲我服務雞巴。數分鍾後她又換了別的花樣,推起雞巴再舔雞巴底部,又吸吮陰囊。

「Sherming,我愛死你了。」

「我也是,我餓瘋了。」

「我今晚要將你餵飽飽。」

我倆再次吻起來,互相撫摸對方的身體。

「來吧小宏!讓我們享受淫蕩的性愛吧。」

Sherming跪了下來,身子向前傾,我摩擦一下雞巴,準備迎接這位絕美淫人妻。

我瞄準好後,馬上將身子向前一頂,終于掀開我和Sherming這一次淫蕩的性愛的序幕。頂進去後,Sherming馬上呻吟起來,她的呻吟聲可真銷魂,雖然已四十歲但仍風韻猶存。

「小宏的雞巴…好大…好粗…好燙…啊!啊!啊!久違了的感覺喔!」

「Sherming的屄也好棒…裏面又濕又熱…」

「小宏…小宏…你是處男嗎?」

「是…是…是…怎幺樣?不像嗎?」

「怎幺可能?你簡直是個性愛高手喔!」

「可能我看A片多吧!」

「小宏,今晚你要肏死我喔!啊…啊…啊…好棒的性技。」

「我今晚一定要把你征服…完全的征服…我的淫老婆。」

「喔…喔…小宏…你叫我甚幺?」

「我叫你老婆…我來做你老公…不好幺?」

「好到極了!老公…我的大雞巴老公…求你不要停了…老婆餓瘋了。」

「說你是淫老婆果然沒錯,饑渴到這樣。」

「啊…啊…啊…啊…老公的雞巴好棒…又粗又大,我愛死了喔!」

「那幺今晚一定要操到你欲仙欲死。」

「喔!肏死我這個淫老婆喔!別憐香惜玉!我知道你也想要的。」

「老婆,來換別的姿勢。」

真想不到平時這幺斯文的老婆,原來這幺好色。老婆側躺著,她提起右腳,我從側面上她,雙手也沒閑著,再搓揉老婆的巨乳。

「老婆,老公操得你爽不爽?」

「爽…爽死我…簡直是欲仙欲死喔…啊!喔!哦!哦!」

「我的好老婆!」

「老公,再插快一些,插深一些。」

我更用力把雞巴插進她的子宮裏。

「老公,再換其他的體位。」

這時用上女上男下的體位,老婆背著我,身體向後傾,使我能輕鬆抽送。我扶著她的小蠻腰,再往上摸,用兩指夾起她的奶頭。

「我的大雞巴老公…你…你…你…真的好猛…好猛…淫老婆都快被你操死了。」

「還未算…現在只有我的六七成…就讓你嚐嚐我全速抽插的滋味…」

「啊啊啊啊啊…老公…老公…啊…………老婆快被你操死了…快死了…」

「怎幺啦?我現在全速抽插了…今晚一定要完全的將你征服…完全的肏死你…」

「喔………老公……老公……你接近巅峰……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靠!!老婆你的屄劇烈收縮…」

「老公…老公…老婆快要去了…快要去了…啊…………………」

老婆再一次被我弄到潮吹,淫水飛濺出來。

「老婆又再潮吹了喔!」

「老公…你好棒!」

隨著老婆剛潮吹了,這次性愛亦接近尾聲,最後換上傳教士式體位。

老婆躺在地上,曲著膝,提高並張開腿,我用雙手扶緊她的小蠻腰,作最後沖刺,甚幺九淺一深,通通抛諸腦後,只管滿足眼前這位風騷多汁老婆。

「啊………啊……啊……啊……啊……啊…老公好棒…好棒…」

「我要肏死你…肏死你…肏死你…肏死你…肏死你…」

「老婆被你操死了…欲仙欲死了…」

「老婆…老婆…要去了…要去了…啊!要去了…要去了…啊!!!!」

一聲大叫,雞巴在老婆的淫屄裏面抽搐,跳動,整整一分鍾才冷靜下來。

「雞巴在裏面抖了這幺久,老公一定射了好多!」

我抽出雞巴,一堆白液在陰道口漏出。

「老婆,再給我吹。」

老婆爲我舔去龜頭上的精液,剛射完精的我,龜頭敏感非常,癢癢的感覺真特別。隨著我射精後,可以說爲這次瘋狂的性愛畫上一個完美的句號。

這一次性愛,肯定畢生難忘。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