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女特種兵的遭遇

中國女特種兵的遭遇

中國女特種兵的遭遇


作者:不詳

「哐當」遠處又傳來開關鐵門的聲音,和往常一樣,緊接著便是皮鞋踏在水
泥地板的聲音,一下一下地接近。馮霞清楚的知道一切又將重新開始。這已經是
她開始新的一天的前奏,然後呢?是什幺?她甚至有些不敢想了。但無論今天內
容如何,對于她無非就是扭曲的軀體,劇烈的顫抖,痛苦的嚎叫……

在這裏時間已沒有任何意義,因爲自從進了這座位于地下的越南軍事監獄,
她就再也沒見過太陽。她只有把在這漆黑陰冷的牢房裏的時候稱作夜晚,而所謂
的白天則是有亮光的,但那不是陽光,而是刑訊室裏照如白晝的汽燈的光。與以
前不一樣,現在她更喜歡夜晚,這裏雖然黑,雖然冷,但畢竟看不見自己那赤裸
裸的軀體,和布滿其上的各種各樣千奇百怪的傷痕。

她甚至開始感到身上的傷口也開始作痛,雖然她不懂生物學,但也知道這叫
條件反射。但是她也只能任由這種疼痛發作,因爲撫摸一下身上的傷口是根本不
可能的,她的四肢被「大」字型牢牢地固定在牆上的鐵铐中。那些越南鬼子也太
小心了,雖然馮霞是中國黑貓特攻隊的唯一的女隊長,雖然與他們那瘦小的身軀
相比馮霞還要高大健壯的多,但這堅固的石壁,厚重的鐵門,人力是毫無作爲的。

馮霞從未懷疑過自己是個堅強的女人。無論是臨上戰場前與新婚的丈夫道別
的時候,還是從首長手中鄭重接過特攻任務的時候,甚至挂上光榮彈的時候,她
從未懷疑過。可現在她還會這幺自信嗎?與那些稚氣未消的年輕隊員相比28歲
的年齡已不算小了,可是爲什幺偏偏她成了唯一的幸存者。她還記得那是一個漆
黑無月的夜晚,她和她的戰士們滿含信心踏上了和夜一樣漆黑的林中小路,這條
不歸路。正是午夜時分,天空卻突然照如白晝一般,還沒等她們反應過來,炮彈
子彈已如雨點般射了過來。她親眼看見那些年輕的身體怎樣在炮火中倒下,親耳
聽見那年輕的生命在結束前發出怎樣的呼叫,直至一棵呼號的炸彈在她身邊落下,
一切就都結束了。而噩夢開始了。

近一個世紀的戰爭不僅鍛煉了越南人的作戰水平,連他們的拷問技術居然也
變的日新月異,花樣繁多。這也是中國人教他們的?不會,因爲馮霞知道被中國
軍隊俘獲的越南人不會受到任何不人道的待遇。而現在,她卻明白了越南人不是
所有的一切都照學中國人的。

她現在只後悔爲什幺沒有機會拉響那個留給自己的手榴彈。

那些越南鬼子一開始就弄清了她的身份。這很簡單,因爲從她們行動的時間
就會知道她們是特攻隊員;而從她的年齡來看,就已知道她是這個特攻小隊的隊
長。越南人在馮霞身上寄與厚望,從他們對她的肉體和精神上所表現出的熱情就
可以看出來。然而在對付她的時候卻又表現出極度的耐心和細心,似乎他們並不
急于知道什幺,也許他們有的是時間和手段。

隨著厚重的鐵門被拉開,走廊中熾亮的光線也閃進牢房,照在正對牢門並緊
铐在石壁上的馮霞的胴體上。三個身影走了進來,站在馮霞的面前。同往常一樣,
他們並不馬上給他解铐,而是上上下下仔細地打量著。他們欣賞著面前這個充滿
女性魅力的中國女人的裸體,和布滿其上的縱橫交錯的各種「花紋」——那是他
們的傑作。他們經常一邊觀看,一邊嘀嘀咕咕地互相交流。也許是在說「這裏已
經好得差不多了,今天又可以弄這裏了」或「那裏的傷痕前天還沒有,一定是誰
誰昨天弄的」。馮霞低下頭,不願對視那三雙野獸般的目光,卻不經意看到了她
更不願看到的累累傷痕。

胸前豐滿鼓脹的乳房上那數不清的麻點是無數次煙頭摁上去的結果,每當那
些行刑者口中的香煙快燃盡的時候,就會習慣性地在她身上按滅。也許其中還有
中國的「大前門」。而乳暈上最大的幾個圓形疤痕則是那個最醜陋的行刑隊長在
她身上留下的記號,那張長滿黃牙的嘴裏總是叼著一支又粗又黑的雪茄。兩肋和
大腿上的圖案是鋼絲鞭抽打後留下的。馮霞清晰的記得,伴隨著鋼絲鞭揮動時那
尖銳的割破空氣的的聲音,她的嚎叫聲也是一樣的尖細刺耳。而那些行刑者卻象
在欣賞西洋歌劇一樣,被這並不和諧的和弦陶醉了。膠皮棒擊打後的傷痕並不很
明顯,只是留下了一塊塊的淤斑,遍及後背和臀部。在不碰的時候,還沒有什幺
感覺,可當被重新擊打時,那劇痛足以讓她這個鐵娘子流出眼淚。小腹部上的一
條足有三寸長,蚯蚓狀的傷疤是被那個行刑隊長用一個帶鋸齒的軍匕慢慢地割開
的,當時他一邊割一邊仔細地觀賞著她大聲呼嚎,前仰後合,痙攣的肌肉仿佛要
掙脫緊箍著身體的刑架。遍布全身的還有一些不容易被看到的紅點,那些是一個
善于用鋼針施刑的小個子的傑作。每當馮霞看到那些長短粗細不等,閃著陰冷藍
光的鋼針時,馮霞的心就縮緊了。直到那些鋼針一根根刺進身上的一個個敏感部
位時,縮緊的就不僅僅是心髒了,還有肌肉。耳垂,指甲,陰唇,腳心,肛門,
還有被雪茄燙後結成硬痂的乳頭,都是被刺的首選部位。有時還將鋼針露在外面
的一頭用火加熱燒紅,再將她的乳房從根部用鋼絲繩捆紮起來,使奶頭硬硬的直
立起來,在「吱吱」的燒灼聲中,馮霞的意識往往進入了另一個世界。

還有一些看不見的傷痕,卻更令馮霞痛苦萬分,那就是電。雖不願意,但她
還清晰的記得第一次被電刑折磨時的苦難經

那次她被懸空吊在刑訊室裏那熾亮的燈光下,兩條腿也被兩根從屋頂垂下的
粗大鐵鏈向前左右*開,三條連著電線的粗銅絲則分別插進了她的陰道,尿道和
肛門。沒有任何的警告,第一股電流就突然襲來,她感覺好象三根燒紅的鐵棍同
時插進了她的身體,盆骨部位一陣劇烈的疼痛,仿佛被烈火燒灼,又仿佛被尖刃
割裂。她的腹部不由的一下拱起,然後又突然落下,隨著強烈的電流不斷襲來,
她的身體也幾經起落,就仿佛是一個吊著細線的木偶不由自主的上下翻騰。她的
全身肌肉緊繃,青筋暴出,眼球也好象要從瞪大的眼眶中滾出來。她想用喊叫來
分散劇痛,但縮緊的喉嚨卻發不出一點聲音。她感覺五髒六腹中燃著烈火,這烈
火還在體內四處燃燒,象要尋找一個出口,終于這股火沖出了喉嚨,並化成了一
長聲撕心裂肺的嚎叫,隨著這聲嚎叫,她的意識也慢慢地遊離于身體之外。她的
昏迷是被一大桶冷水喚醒的,同樣沒有任何警告,電流又開始重新進攻她的身體,
這時她明白了這桶冷水的第二個作用,不僅體內又開始了劇烈的燒灼,而電流又
順著水遊走于全身的體表。她感到身上的每一個毛孔都好象刺進了尖針,並且還
在拼命地往肉裏鑽。隨著電流的忽強忽弱,她的身體也一下下的抽搐,嘴裏發出
「嗬嗬」的聲音,雖然尿道裏插著銅絲,膀胱裏的尿液還是順著銅絲流在地上。
忽然一段很強的電流襲來,她感覺屁眼一陣麻木,再也控制不住擴約肌,糞便象
雨點般地噴在地板上……

雖然痛苦對于她來說已不陌生,但那次的電刑卻又讓她重新體驗到痛不欲生
是什幺感覺。

第二次的電刑前敵人居然對她注射了獸用催情劑。馮霞以極強的意志力克制
著肉體的欲望,她一口一口的往下咽著唾沫,面部憋的通紅,而腫脹發紫的乳頭
竟勃起的和手指頭一般粗。她當時被兩腿*開懸空倒吊,雙手也被繩索緊緊綁在
大腿兩側。那個行刑隊長站在她面前,讓她感到渾身不自在,因爲她那肌肉豐滿
的裸體甚至她的私處即使她的愛人也沒有這幺清晰透徹的看到過。那個行刑隊長
不光在看她,還全身地「撫摸」她,但不是用手,而是用一個粗大的電棍。那個
閃著藍光的電極所觸及的部位多是只有在床上她的丈夫才會碰及的部位,而她的
叫聲卻一點也不象被她丈夫愛撫時那幺好聽了。那個行刑隊長似乎對她嬌嫩的*
特別感興趣,電棍一次次地伸向那裏,而馮霞的這種倒吊姿勢也使他做起來毫不
費力。盡管在這種場合她極力克制自己的性欲,但又麻又酸的電流還是讓她的陰
部不由自主的濕潤起來,在她自己忽高忽低的呻吟聲和叫罵聲和那些觀刑的行刑
者們的淫笑聲中,淫水一次次的汩汩而出……敵人又把那個粗大的電棍捅進了她
陰道,並不停的來回抽動,劇烈的疼痛伴隨著瘋狂的快感沖擊著她的全身。當電
棍被猛地拔出來再插進她緊縮的肛門時,一股滾燙的渾濁液體從紅腫翻開的陰唇
中噴射出來!……

每一回想到那次受刑,馮霞都感到萬分羞恥。她知道那些越南鬼子爲了摧毀
她的意志是不擇手段的。而以後她和另外幾個被俘的戰友一起集體遭受了幾次花
樣百出的肉體和精神的摧殘後,則更讓她驚詫于這些魔鬼們的慘無人道和下流無
恥了。

敵人開始給馮霞注射烈性催乳劑,差不多每隔兩天一次。這種藥物不單使她
乳房酸脹疼痛,而且奶頭周圍和陰戶還産生了無法忍受的瘙癢,淫水常常不由自
主地順著大腿流出來。處于性亢奮中的馮霞幾次從夢中驚醒後都發現自己流出的
淫水在地上已經積了一灘。烈性催乳劑使她的乳房尺寸也增大了一倍,隨著脹痛
而來的是每天500毫升以上的奶水。兩只飽滿堅挺的大乳房如同充氣過量快要
裂開的皮球,皮膚繃的緊緊的,拉著一條條充盈的青色靜脈。兩圈棗紅色的乳暈
也鼓了出來,深褐色的奶頭堅硬地勃起幾乎有一英寸高。

馮霞曾經一直以爲在這個地下魔窟中只有她一個被俘的中國女兵,而在一次
由這些吃人的魔鬼們召開的拷問大宴上才知道這裏並不止她一個受難者。那次她
被押到了一個很大的房間裏,只見通明的燈火下站滿了很多人,除了荷槍實彈的
越南士兵和那幾個即使扒了皮她也認得的施刑者外,竟然還有四個和她一樣全身
赤裸的年輕女人站在那裏。雖然她不認識她們,但從豐滿健壯的體格和五官秀麗
的臉龐來看一定是她的同胞,而和她一樣滿身密布的累累傷痕則好象在大聲告白
著她們所受過的「洗禮」。難道她們也是被俘的中國女兵……

「來,見見你的戰友。」一個常在拷問時做翻譯的越南軍人讓她結束了猜疑。
曆盡苦難突然見到戰友本是最高興的事,但在這種情況,這種環境下,帶給她們
的只有尴尬,痛苦和對即將來臨的苦難所産生的恐懼。越南人真是「聰明非凡」,
不起眼的竹子竟會變成她們施展淫威的工具。一個個用竹子紮成的椅子綁上了她
們的肩頭,並用繩索牢牢地固定在後背上。雙手也被伸直並反方向地向後拉,直
至腦後,並緊綁在那個竹椅的兩側。兩腳的後跟上也橫向綁著一根約一米長竹竿,
使得兩腿之間的距離被固定住,既不能再伸大,也不能再縮小。而在這根固定雙
腳的橫竿的中間又綁著兩根直立的竹棒,竹棒的上部深深地插進了每一個受刑女
兵的陰道和肛門。「你們是竹馬。」那個翻譯奸笑著說。于是每一個「竹馬」的
馬鞍上都坐上了一個人,並且每個駕馭者的手中還握著一根「缰繩」,這根細繩
的另一端分兩股,每股分別緊系著一個鐵鈎鈎在每名中國女兵乳頭上。每當這根
「缰繩」被拉緊的時候,馮霞和她的戰友們就不得不向前走,而每邁一步那根固
定兩腳的竹竿就會前後擰動,而綁在其上的那兩根竹棒也隨之在肛門和陰道裏劇
烈轉動。在一片哄笑聲和駕馭者的吆呵聲中,這對「竹馬」在房間裏繞著圈跑了
起來。直至每人都累得氣喘噓噓,但肛門裏直插的竹棒卻使得她們只能保持直立
的狀態,甚至兩腿都不能有絲毫的彎曲,只能直著腿機械地跑,跑,跑。肛門的
內壁在被粗糙的竹棒長時間劇烈的摩擦下也都流出鮮血,劇痛難當。

「竹馬」刑之後那些魔鬼們也許還沒玩夠,反綁了五人的雙手,並且面對面
跪成了一個圈,一根連著發電機的長電線依次地在每人的奶頭上繞過。每當那個
控制電源的手按下,五個女兵便一起慘嚎,直到都流出尿液,在電流的刺激下,
馮霞的奶頭因興奮充血而變成紫色,甚至一次次地把奶水噴到對面的女兵的身上
……

一棍擊打,打斷了馮霞的思緒,其中的一個越南兵對著馮霞用手做了一個開
槍的姿勢。是去槍斃嗎?還是又是象前兩次經曆過的假槍斃?她不知道。

死亡對她來說已是一個奢望,她企盼著這一天的來臨.

然而當那三個越南人反铐了馮霞的雙手,並用一根鐵絲緊緊紮住了她的乳頭
的根部時,她明白了那個槍斃的姿勢只是一個玩笑,因爲每次她是這幺被拉進刑
訊室的。這就好象每道大餐前的開胃菜一樣,對于一個中國的特種兵女隊長,這
幺赤身裸體地被別人拽著那個證明自己是個女性的器官,這本身就是一種殘酷的
折磨。

還是那間讓她再熟悉不過的刑訊室,她已數不清多少次在這裏大聲的呼嚎,
又多少次突然的沉寂。但每一次的沉寂都是短暫的,因爲那些虐待狂們不會讓她
昏迷太久的,他們不厭其煩地一次次弄醒她,又一次次地看她做著精彩的表演:
繃緊的身體,顫抖的肌肉,刺耳的尖叫,還有那流滿全身的汗水和蹙緊的眉頭,
似乎這一切都會讓他們激動萬分。他們真是極有刑訊的天賦,就仿佛是一群天才
的畫家,使用著各種各樣的工具在她的身體上創作:鋼鞭,棍棒,蠟燭,尖針,
匕首……還有時則是慢功,雖在表面上不留一點傷痕,卻更讓馮霞痛不欲生。

比如用繩索把她綁成各種各樣的形狀,每一種形狀都是拉緊她的各個部位,
並讓她長時間的保持著。有時是四肢被無限延展,幾乎要被拉裂。有時是脖子被
向後拌住,幾乎讓她窒息。有時是腰部被扭曲成各種奇怪的姿勢,仿佛要斷開。
還有一次她被穿上鐵鈎的陰唇還被吊上了一天一夜的重物,原本肥厚的大陰唇被
拉的像紙一樣薄,那次足足讓她幾天陰唇沒有任何的知覺,拖在下面足有三四寸
長。那幾天那些越南鬼子好象也知道這個結果,停止了對她的生殖器的摧殘。她
在「竹馬刑」中被弄傷的肛門卻在那幾天成了他們的主要目標。他們並未因爲那
裏已經潰爛而放過,甚至好象知道這更會增加拷問的效果。那幾天裏插進去的東
西各種各樣有時是竹棒,有時是鐵管,還有用燒紅的鋼針一根根的紮在圓環狀的
括約肌上,最恐怖的一次是那個其醜無比的刑訊隊長醉醺醺的伸進了他的一條手
臂。那次讓馮霞足足昏迷了一天一夜,甚至以爲自己再也不回醒過來了。

還有一次整整兩天她被吊在刑訊室裏,先是被從嘴裏灌了一肚子水,卻被他
們用小銅棒插進尿道不讓撒尿,然後又從肛門裏打進大半桶辣椒水後,又塞上了
個粗竹棒。直憋得她身體扭曲,痛苦呻吟。而那些觀刑者卻饒有興趣的摸著她圓
滾滾的肚皮。「這叫裏外夾攻」那個翻譯笑嘻嘻向她解釋,一邊用燃著的煙蒂戳
燙著她的肚臍眼。馮霞咬緊牙關,竭力不讓自己的肚皮收縮,任憑他們用煙蒂燒
鋼針紮。那個行刑隊長很欣賞似的把馮霞轉過身來,將那根粗竹棒往她的肛門裏
塞了塞。接著他從旁邊的火爐裏抽出一把燒得通紅的炭鉗,鉗口對准馮霞肌肉渾
圓的屁股狠狠地夾了下去,半邊臀部立即燃起了灼肉的青煙,被夾住的那塊皮肉
滋滋冒著黃油。馮霞這才慘叫了一聲,身體也反弓過來,兩半個肌肉發達的大屁
股拼命收緊,幾乎把露在屁眼外面的竹棒頭部擠埋進深深的臀溝裏。炭鉗松開了,
肉也掉了一塊。行刑隊長又換了一把鉗子,再一次夾在馮霞的另一側健壯多肉的
屁股上。這一次,馮霞咬緊銀牙卻哼也沒哼一聲,全身汗如雨下!沒夾幾下人就
昏死過去了。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