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帝國(第一章1~4)

第一章(1)幸(命)運的變化

方鋼是南方某市的一個程式師,28歲;妻子李燕,24歲,是一個人見人
愛的小美人。兩人尚無小孩,過著恩愛的生活。

自從迷上網上色情後,方鋼整天想的就是對女人的性暴力與虐待,但生活中
又不能實現,因此盡管有恩愛的嬌妻常伴左右,腦海中還是時常蕩起各種虐待玩
弄女人的景像。

一次偶然的事改變了方鋼的整個生活及他的一生。在一次同學聚會中,方鋼
和老同學們都喝多了,其中一個同學在衛生間強奸了一個少女,正巧方鋼倒在廁
所睡著了。而更加倒楣的是,那個少女還差一個月才滿16歲。于是,經過三個
月的調查取證及法庭審理,方鋼以強奸幼女罪被判死罪。

方鋼與一個叫黃興的政治犯關在一個牢房。

“不要這麽垂頭喪氣的。”黃興看著抱著頭蹲在地上的方鋼說。

“他媽的!老子倒不是特別怕死。中人不服氣,好事都讓別人得,老子還得
在這裏當替死鬼。”方鋼惱怒地說。

聽完了方鋼的經曆,黃興對他說∶“你想不想報仇?別以爲你就在這裏等死
了,遇上我你算走運了。”

于是黃興向方鋼說起自已正在領導的一場依靠高科技的社會大變革。

原來黃興和他的朋友們在研究古長城時發現了地球前期文明頂峰時期的科技
成果,但他們並沒有把這個密秘報告國家,而是幾個人討論了幾天幾夜,在最後
一天,大家突然放棄了假面具,相互托出了內心深處真正的東西。

原在人類的本性真的是這樣,大家都在相互的確認中得到了認正,既然是這
樣,最後的決定就是,由這幾個人來改變這個地球的命運,按自已最原始的想法
來改變。幾個正直的科學家被自已的討論造就成了蓋世大魔頭。

“你不是已經被嚇出神經了吧!做這種白日夢。”方鋼自言自語地說。

“等著瞧吧!”黃興一臉興奮,看起來確實有點瘋狂和變態∶“我會把所有
人性陰暗的一面都開發出來。從前也許不行,但現在我有這麽強大的超能力的支
援。說說吧,你最想做的事是什麽?”

“說了又有什麽用?都快死了。”

“說說吧,你要不信,那就全當是消磨時間嘛!”

“要是真的可能,我最大的願望就是玩弄、羞辱、虐待女人。”平常不可能
說出的話,此時已經沒有什麽關系了。

“會的,你會得到的。其實男人都這樣想的,沒有人說出來罷了┅┅”黃興
說著說著睡著了。

方鋼看著他發呆∶這個瘋子還滿有意思的!

※※※※※

下午,黃興被帶走了,走前還給他留了電話,說以後有事找他。方鋼苦笑,
不知陰間會不會有電話?

之後妻子來看過他一次,雖然她還是不相信方鋼是清白的,但想起兩人曾有
過的愛,還是很傷心方鋼就要被槍決的事實。

然後,在方鋼刑期的前一天,方鋼聽到一陣槍聲,心想∶不會在這麽近的地
方槍斃人吧?之後是長時間的安靜,牢房內的所有看守都失去了蹤影。

良久,來了許多穿制服的人,但穿的都是方鋼從未見過的制服,這些人扛著
槍,但不像是要對付牢裏的人。他們只是簡單的把所有牢門都打開,其中個拿著
一個擴音器開始說話。

“牢裏的各位聽著,本地區已經發生了革命,我們第三帝國已完全控制了本
地區。你們是舊政權的敵人,自然也就成爲我們的朋友。各位已經獲得了自由,
同時也獲得了帝國公民的身份。現在,請按秩序到門口辦理帝國公民證及前政權
死囚證。注意,大家在出門前一定要辦理這兩個證,以後你們的命運也全靠這兩
個證。具體情況就請到大院裏看通告吧!”

所有囚犯都已從牢房走出,擠滿著走廊聽這個人說話,但都不知道他說的是
什麽。只有方鋼,心裏隱隱有一點感覺∶難道這是真的?那個瘋子黃興說的都是
真的?

※※※※※

辦完了帝國公民證及前政權死囚證後,方鋼順便問了站在一旁的頭領一句∶
“請問您認識黃興嗎?”

“怎麽,你認識黃軍長?”

“黃軍長?他是軍長?!”

“是啊,就是黃軍長領導的本地區的政變,同時黃軍長也是本地區的最高行
政長官。你是黃軍長的朋友?”這個頭領開始重視眼前這個戴著眼鏡、一臉書生
氣的人。

“也算不上朋友,我們是在牢裏認識的。”

“喔,您是黃軍長的難友。失敬,失敬。請問先生貴性?”

“不用客氣。我姓張。好了,謝謝你。我走了。”

“等一下,我叫個車送你吧!”這個頭領已經開始巴結他了。

※※※※※

“林霞。”

“方鋼,你怎麽回來了?”妻子很意外。

“走吧,跟我回家吧!”

方鋼的妻子在方鋼入獄後就一直住在娘家。

“怎麽,你這個強奸犯還想來害我妹了?”說話的是林霞的大哥。自從方鋼
出事後,一家人都恨死他了。

“哥,你別管我們的事。”林霞檔住她哥的話頭,又轉頭對方鋼說∶“你怎
麽來的?現在都戒嚴了,隨便出去很危險的。”

“別怕,我已取得新政權的帝國公民證。可以隨便出入的。”

“什麽?”林霞一家人都很驚訝,他們這一街區還屬于未清理區域,一家人
還在爲能否拿到帝國公民證發愁呢。因爲若拿不到帝國公民證,一家都會成爲帝
國的奴隸,那真是不敢想像的。

※※※※※

三天後,方鋼正與妻子在家溫存。因爲分離了很長時間,林霞對他的思念也
壓過了對他的恨,也對他特別溫柔。

方鋼很感激妻子對自己的感情,但經過了這次變故,更加上與黃興的一番談
話,使他的心理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腦海中老是浮現出黃興對他最後說的話。心
想,自已多年的夢想馬上就會成爲現實了。但又轉頭看著懷中的嬌妻,想,若是
其她女人,只要成爲我的奴隸,我自然會好好地調教享用,但和霞相處了這麽多
年,對我又這麽好,怎麽忍心這樣對她呢?有時又想,若是不這樣對她,又怎能
在家中調其他女人?因此,一直處于矛盾中。

因爲帝國對前政權死囚的特殊照顧,方鋼已在市邊上分到了一座別墅。本來
他完全可能用帝國給他的大筆安家費到政府的奴隸市場買幾個年輕漂亮的女奴來
過把瘾,但一直都沒對妻子開口。

而林霞已被政變當天的情形嚇壞了,當時她的幾個同事就在她眼前被帝國軍
隊槍斃了,因此她也一直不敢出門,不知道門外的世界怎樣了。以爲方鋼會好好
的保護她的,但哪知道,按帝國的法律,她作爲妻子,已經成爲了方鋼的私人財
産,而方鋼內心已發生了巨大變化,只是礙于多年的夫妻情份,一時無從開口及
行動。

“鈴~鈴~鈴~~”電話響了。

會是誰呢?雖然別墅裝了電話,但政變後所有人都發生了巨大變化,舊的人
際關系基本不存在了,而新的從際關系尚未建起,因此還從沒有人打來過電話。

“嘿,方鋼,怎麽不來找我啊?”

“對不起,你是┅┅?”

“不記得了?我是黃興。出來也不打個電話找我,走前我不是留過電話給你
的嗎?”

“原來是黃軍長,我怕你忙,一直不敢來打擾。”

“什麽忙不忙的,來我這兒玩吧!我叫車來接你。”

※※※※※

方鋼走進黃興客廳時,黃興正摟著一個全身赤裸、雙手被铐在背後的少女玩
弄。也許是接受調教的時間不長,少女是很屈辱和害羞。方鋼看著這個少女一副
想哭又不敢哭的樣子,不禁看呆了,胯下的雞巴也開始變大。

“哈!哈!哈┅┅”黃興把少女放在地上,摟著她向方鋼走過來,說∶“怎
麽呆掉啦?來來來,我們談談。”

方鋼看著黃興懷中僅穿高跟鞋的裸體少女,被黃興不斷地揉著乳房和陰部而
發出嬌吟,好半天才回過神來,注意黃興的話。

“傻小子,你不是一直想這樣嗎?怎麽,現在有條件了,你還成天像個大聖
人一樣守在你老婆旁,也不好好調教一下。”

“我,我┅┅唉┅┅”在黃興面前,方鋼也就沒什麽好隱瞞的了,便把這幾
天心中所想的全部告訴了黃興。

“嗯,我發現這確實是個問題。舊政權下,像我這樣沒有老婆的光棍並不太
多,而現在取得帝國公民身份的多數都是有老婆的,這便是他們開始調教女人的
障礙。不過現在你不用擔心了,我已下令開辦了一個妓校,主要是爲了把第一批
定爲奴隸的女人,也就是前政權各種武裝力量成員,像軍隊、警察等等的家屬,
把她們訓練成妓女的學校。”

“現在由于這個問題,已經新增了一個系°°人妻調教系,就是專門爲你這
種下不了手的人准備的。他們可以完全按你的意思把你的妻子調教成一個你心是
最理想的性奴隸,而不用你親自動手,你只要簡單地辦個委托手續,交委托費就
行了。他們會到你家裏把你的妻子帶走進行調教,當你妻子再次見到你的時候,
已是一個你理想中的奴隸了。”

“而在此期間,他們可同時給你提供你想要的女人填補你妻子的位置,同時
讓你適應今後如何對你的妻子。怎麽樣?要是你想要,我可以馬上給你辦。”

“喔,太好。快給我辦吧!”方鋼興奮極了,居然有這麽好的事。完全忘了
與妻子的感情了,只想把她調教成一個性奴隸。

“好,即然你能這樣想,錢你就不用交了,算我送的吧!”

“這,黃軍長,這怎麽好意思!”

“不用客氣,大家都是朋友嘛!以後也別叫我什麽軍長了,就叫大哥吧。我
這就給你辦。副官!”黃興把副官叫了進來∶“馬上到妓校去聯系,給這位方先
生的妻子辦入學手續,今天就讓她入學。”

“是!”

※※※※※

“好啦。這事算辦好了,現在我該好好招待一下你了。來人,把今早送來幾
個女奴帶上來!”

方鋼一陣心跳,馬上就可以┅┅

五個少女被帶到他們面前,黃興對方鋼說∶“這些都是原本市高幹的家屬,
剛被定爲奴隸的。你選吧,喜歡什麽樣的?先在我這兒玩玩,完了你就帶回去,
算是我的見面禮。”

“多謝,多謝,我就不客氣了!”方鋼看著五個如花似玉的姑娘在他面前害
怕地發抖,老二已經開始充血。他站起來仔細看了下了選了一個,說∶“就這個
吧!不過,大哥,我想把她打扮一下再玩。”

“好啊。你還很會玩的嘛。說,想怎樣打扮?”

“最好穿上旗袍、絲襪和高跟鞋。”

“聽見沒有?還不快把這個婊子帶去打扮起來!完了送到調教房去。”

被方鋼選中的是前市工業局局長的女兒,命運使她成女奴隸。沒想到第一天
就被主人送給別人玩弄,而且還要專門打扮起來。


第一章(2)

**********************************************************************
各位前輩,小弟因看諸位的大作太多,不禁也想試寫一篇。這是我第一次寫
色文,有很多地方是模仿別人的作品,有不當之處,還請各位大俠多指教。

不過令我覺得鼓勵的是,我剛貼出第一章的第一部份,就有兩位網友回應給
我,成了推動我寫下去的動力。真是要感謝他們,否則我根本不知道自已寫得咋
樣,可能就不敢寫下去了。現在我可以寫下去了,因爲知道最少還是有人在看。
**********************************************************************

黃興先陪方鋼看他的一號調教房。說是調教房,方鋼也看不出有什麽特別的
地方,好像只是一間普通的臥室,裏面一樣有床、有沙發,還有梳妝台。

黃興解釋道∶“通常這裏是用來對女奴進行初級調教的。因此不能在一進來
時嚇著她們,所有調教用器都以極隱蔽的方式存放或裝置在這個房間內。但你絕
對可以找到你想要的東西,都在那邊的大櫃子裏。”

方鋼走過去打開櫃子看,裏而果然擺滿了各種各樣的調教女人的用品,不僅
有他以前在網上見到過的,也許多是他從沒見過的。

“怎麽樣,不錯吧!要不要我教教你怎麽用?”

“不用了,我自己學著用吧!而且,一開始我還不太想用太激烈的方法。畢
竟我也才剛開始,還沒適應呢!”方鋼說。

“哈哈哈!那你就慢慢學吧,反正有的是時間,以後也有的是機會。好,來
了。”

被打扮一新的少女已被帶進這間調教室。她是前市工業局局長的女兒,大約
十八、九歲,此時被穿上了一件大紅的錦緞旗袍和白色的七寸跟的高跟鞋,頭上
還插了一朵紅色的小花。旗袍很合身,把身體的曲線完全表現了出來,同時也很
長,一直蓋到她的腳背,但開叉卻很高,只輕輕邁一小步,就可以從開叉間看到
她幼嫩性感的大腿。

因爲從未身過旗袍,而且是這樣性感的打扮,她顯得很害羞,臉已經微微泛
紅。

“小婊子,你聽好。我已把你送給了我的朋友,從此後他就是你的主人。還
不快向你的主人請安。”黃興對少女說。

“是。”少女被以這樣侮辱的方式稱呼還不太習慣,但在剛成爲奴隸時她受
過新政權簡單的調教,知道只能絕對服從,否則就會有苦頭吃,這是吃了幾頓皮
鞭後換來的經驗。

然後她開始跪下給方鋼請安,由于身著旗袍,害怕大腿露出的原因,她動作
很小心,先半蹲下來,用手把旗袍的前擺壓在地上,跪上去一只腿,然後再另一
只,但兩條大腿還是從兩邊露了出來。少女羞得滿面通紅,低聲向方鋼說∶“女
奴向主人請安。”

“兄弟,你就慢慢地亨受吧!完了後你自己回去,我還有點事好出去。”

“好的,大哥慢走。”方鋼已被跪在自己面前的美少女迷住了,看也沒看黃
興一眼。

“哈!哈!哈┅┅”黃光笑著走出了調教室。

※※※※※

方鋼像做夢一樣看著低著頭跪在眼前的美少女∶“我真的可以玩弄這樣年輕
漂亮的小姑娘,我不是做夢吧?不久前我還在牢房裏等死呢!哇,太爽了,以後
就可以過我以前一直夢想的那種日子了。不過今天該怎麽開始呢?管它的,反正
這個小姑娘已經是我的性奴隸,我怎麽弄都沒有關系的。”于是方鋼伸出手,托
著少女的香腮,把她的頭擡起來。

少女可憐楚楚,嬌羞萬狀地看著他,臉上有兩顆淚珠,可能是剛才的羞辱造
成的。

“你別怕,你是我的女奴,只要你乖乖地聽話。我不會傷害你的。”方鋼柔
聲對她說。

“請你┅┅請你放過我吧。”少女用的可愛聲音說。

“這怎麽可以呢!你是一個女奴隸,就是要給主人玩弄的。不過你放心,只
要你乖,我會慢慢地調教你的。但是,你要是不聽話,我是會懲罰你的。現在先
給你取個名字吧,嗯,叫什麽好呢?你是我的第一個性奴隸,又這樣嬌美可愛,
就叫阿嬌吧。聽到嗎?以後你就叫阿嬌。”

少女被方鋼的話說得不知所措,雖然她知道自己已成了奴隸,卻沒有真理解
成爲奴隸意味著什麽。

“怎麽不說話?你記住,以後主人說話你一定要回答。也不能稱你啊,我啊
的;你要稱我爲主人,稱自己爲性奴隸阿嬌。聽到了嗎?想要我懲罰你嗎?”方
鋼的手捏住少女的下巴,輕輕一用力,“啊~”少女吃痛,忍不住伸手抓住方鋼
的手。

“看樣子他們還沒有讓你完全聽話。我得先把你的手先綁起來,你先跪著不
准動。”說著,方鋼從櫃子裏拿來一根繩子∶“把手放到後面吧。”

“主┅┅主人。請不要綁我,不┅┅不┅┅請不要綁性奴隸阿嬌。”雖然這
麽說,阿嬌還是把小巧雙手放到了背後。

“這麽白嫩的小手還真舍不綁呢!”方鋼邊說邊把阿嬌的雙手緊緊地綁在背
後。

“啊┅┅痛啊,請┅┅請主人輕一點。”

※※※※※

“好啦,現在我要開始亨用一下你嬌美的身體了。記住,一定要聽話,否則
還有更重的懲罰。”方鋼雙手撫著阿嬌的雙肩,把她扶起來。

“是,主人。阿嬌會聽話的。”阿嬌屈辱的說,眼中又流出有淚水,裹在錦
緞旗袍中柔弱的嬌軀在方鋼的手微微地顫抖。

方鋼走到沙發上座下,對阿嬌說∶“現你在我面前走幾步吧,我一直很喜歡
美女穿著旗袍走路的感覺。聽到了嗎?”

“是,主人。”阿嬌想用手擦擦眼淚,可手一動,才想到雙手已被緊緊地綁
在背後了,只能難受地扭動一下身子,帶到全身旗袍跟著抖動,顯得可愛極了。

“好,好,就是這樣,感覺好極了。開始吧!”方鋼發現自己的老二已經快
把褲子頂穿,很想馬上美少女按在地上頂入,但他盡力忍住,這麽美的少女一定
要慢慢玩弄才有味道。

阿嬌以前很少穿高跟鞋,而現在腳上被迫穿著從來沒有穿過的七寸高跟鞋,
因此阿嬌只能踮著腳尖小心地邁碎步,同時雙手被綁在背後不能用于保持平衡,
只能邊走邊扭動腰身。再加上少女因極度羞辱而變得通紅的可愛的小臉,使得方
鋼面前這個旗袍和高跟鞋裹著的美少女顯得更加的風情萬種。


第一章(3)

“好了,可以了,先站在那兒別動。”方鋼忍住激動的心情說,然後走到阿
嬌面前,方鋼先伸出雙手捧住阿嬌的臉嬌美的小臉,輕輕的撫摸著,說∶“你很
乖,我要獎勵你。”

阿嬌又羞又急,想用手把方鋼的手拿開,卻只能引起身體的扭動。

然後方鋼的手開始向下,經過少女的趐胸,開始隔著旗袍輕輕搓揉著她的尚
未完全發育的雙乳。

“喔!不要,主人┅┅”少女身上每一寸地方都還是處女地,從沒有被男人
碰過,此時突然被這個比他大十多歲的男的揉弄乳房,雖然是隔著旗袍,但她已
經羞得受不了,拼命地扭動身子。

“怎麽就不要了,才開始呢!我會玩弄得你很舒服的。對了,就這樣乖乖地
扭動你可愛的小身體吧!”

方鋼揉夠了乳房,雙手順著少女的纖腰再往下,沿著少女可愛的小屁股、大
腿,一直慢慢地撫摸到少女穿著白色高跟鞋的小腳,身體也跟著蹲了下來。他把
阿嬌旗袍的前擺拉起一點,細細地欣賞那穿著透明絲襪裝在白色高跟鞋內的少女
的美足。看著被發亮的白色高跟鞋打扮得小巧可愛的小腳,被高高的後跟強迫成
踮起腳尖的形狀,方鋼忍不住趴到地上,伸出舌頭,開始舔這雙可愛的小腳。

“啊┅┅主人,你做什麽?不要┅┅羞死了。”阿嬌被迫穿上高跟鞋的腳被
方鋼盯著細細的看已感到很害羞了,此時見他趴下去用嘴舔,腳上傳來一陣麻麻
的濕濕的感覺,想移動一下躲開方鋼的嘴,但方鋼已手緊緊地抓住了她的腳踝,
使她一動也動不了。

方鋼開始順著腳往上,但這次是在旗袍裏面,雙手撫摸著少女穿著絲襪的幼
嫩的腿,同時不斷地親吻這對可愛肉柱,聞到一陣醉人的少女的清香,心中充滿
了幸福,眼不禁不住流出了眼淚,喔!這種感太好了。

阿嬌此時像被毒蛇纏身一樣,又羞又怕,急得拼命地扭動腰身,這反而更加
激發了方鋼的興致。突然,阿嬌感覺方鋼開始隔著蕾絲內褲舔她的陰部,便更加
激烈地扭動腰身,並大聲的叫∶“不要,不要在那裏。”但方鋼用雙手緊緊地抱
住她圓圓的小屁股,使得陰部逃不開自己的舌頭。

這是一個很奇異的畫面,身穿錦緞旗袍、雙手被綁在後背的美少女哭著拼命
地扭動著可愛的纖腰,而雙腿前的旗袍卻被一個不斷下上下點動的腦袋托起,隱
約露出嫩嫩的絲襪美腿。

方鋼不管少女拼命的哭叫,只是隔著蕾絲肉褲不停地舔她最害羞的部位,像
品味美味佳馐一樣。終于,他開始了進一步的侵入,他用舌頭輕輕地順著少女的
肚臍向下,找到蕾絲內褲的邊緣,舌頭下卷,把內褲向下拉。

“喔~~”阿嬌感覺到方鋼的企圖,但一點辦法也沒有,只能任由他把自己
的內褲拉下,同時感覺一個東西從自己的陰毛上擦過,原來是方鋼的鼻子。一陣
奇異的感覺使她暫時忘了掙紮,直到方鋼的舌頭開舔她叢林中的禁地時,才又開
始了猛烈的扭動,同時傷心地大哭起來。

“喔┅┅不要┅┅不要舔人家的那裏。嗚┅┅嗚┅┅羞死人了。”

突然,方鋼擡起頭,一把抱起正在專心哭泣的阿嬌,把她放到沙發上。原來
他的老二再也忍不住了,覺得只要再舔一下就會射在自己褲裆中了。

“啊┅┅你┅┅你要做什麽┅┅”其實阿嬌已經知道要發生什麽事了,但少
女對第一次畢竟是很害怕的,雖然知道不可避免了,還是徒勞地哀求已經獸性大
發的方鋼∶“求求你,請不要強奸我┅┅放了我吧。”

方鋼正在快速的脫褲子,忽然聽少女說出“強奸”二字,覺得很好笑,心想
半年前我沒有強奸卻被以強奸罪判了死刑,不知這次算不算強奸?應該不算吧,
我自己的性奴隸總不算犯法吧!突然覺得自己悟性很高,怎麽這快就想通了,
要是從前,像這種事肯定會猶豫的,因此心情一下子很好,把自己脹得很大的肉
棒送到阿嬌面前。

“啊┅┅”阿嬌驚叫一聲,把頭轉到一邊,並緊緊地閉上眼睛,說∶“快拿
開,快拿開,嚇死人了。”她確實被方鋼的大網棒嚇壞了。

方鋼溫柔地對阿嬌說∶“乖阿嬌,不要怕。只要你聽話,我會輕輕的插入,
不會弄痛你的。只有我插入了你的身體,你才真正成爲我的性奴。”

說著,把她的旗袍掀起來,拉到腰上,擡起她的兩腿向兩邊分開,露出少女
神密的小穴,由于被方鋼舔了很長時間,已經很濕潤了,四周的陰毛也沾滿了方
鋼的口水。

阿嬌本能地想掙紮,但雙手被綁在背後,使她的掙紮一點用也沒有。方鋼先
扶著龜頭輕輕地揩磨著阿嬌的穴口。阿嬌一下安靜下來,身體也繃緊了,害怕使
她又忘卻掙紮。

“乖,這樣才乖。”方鋼說著,肉棒開始向阿嬌柔嫩的小穴挺進。

“唔┅┅不┅┅不要,痛!請┅┅請慢一點┅┅”阿嬌第一次體會到了異物
插進自己身體的感覺,那種從未有過和感覺伴著極度的羞辱感,使她全身酸軟。

“喔,太好了!”只插進三分之一,方鋼就已感覺阿嬌的嬌嫩的小穴把她的
肉棒緊緊地包住了,那種滾燙的感覺只有當初剛結婚時與李燕性交時才有的,已
經多年沒有過這種亨受了。在這種醉人感覺中,方用力往下一頂,把老二全部頂
入了阿嬌的嫩穴┅┅快樂像阿嬌的小嫩穴一樣,緊緊地包圍著方鋼。

可阿嬌就受苦了,肉棒的粗暴頂入捅破了她的處女膜,使她陰部感到一陣劇
烈的疼痛,被巨大肉棒粗暴破瓜的少立即發出了可愛的慘遭叫聲∶“啊~~好痛
啊!嗚┅┅”

“痛嗎?很快就會好了。”方鋼彎下腰抱緊阿嬌,開始緩緩地抽插,然後慢
慢地加速,口中發出了急促的喘氣。

“嗚┅┅快停下,人家下面好痛啊┅┅”阿嬌不斷地發出慘叫,畢竟是第一
次,稚嫩的小穴怎經得起方鋼巨大老二的粗暴蹂躏。

“喔┅┅喔┅┅好了,好了┅┅要射了,我要射了!好,射了┅┅一下┅┅
喔!兩下┅┅”方鋼終于在阿嬌痛苦的慘叫聲中射出了一股股濃烈的精液。

“啊┅┅”而阿嬌因子宮受到熱熱的精液的巨大沖擊,昏了過去。


第一章(4)

平靜下來的方鋼慢慢地從阿嬌的身上爬起來,找了一塊雪白的棉帕,輕輕地
把昏迷中的阿嬌的陰部混著淫液的處女血擦淨,把蕾絲內褲從她仍然穿著透明絲
襪的腿上褪下,給她整理好旗袍,然後拿著棉帕細細欣賞自己的戰果。

看著雪白棉帕上浸開形成梅花狀的處女的鮮血,方鋼滿意地笑了。心想,這
是除了妻子燕之外的第一個,從此以後我就要開始好好地享受人生了。

“嗯┅┅”阿嬌輕輕地哼了一聲。方鋼走過去,拍了拍她可愛小臉蛋,說∶
“乖奴隸,醒啦?”

阿嬌睜開眼睛,一眼就看到方鋼的臉,馬上想起剛才被方鋼玩弄和破瓜的事
實,感到陰戶一陣疼痛,覺得又羞又傷心,忍不住又輕輕地抽泣起來,只可惜雙
手沒被解開,不能去擦臉上的淚。

方鋼憐惜地把阿嬌抱在懷中,一只手蹂弄著她的乳房,另一只手從旗袍的開
氣中伸進去撫摸她的大腿,說∶“乖奴隸,不准哭了。你現已被我破了身,完全
成爲我的人,以就後乖乖地當我的的性奴隸吧。現在該回家了,這裏雖然好,但
總沒有在家好啊!回家去我會好好地玩弄你的,高興嗎?”

“嗯┅┅”阿嬌邊抽泣邊點頭,委屈地答應。然後又說∶“請主人解開阿嬌
的手吧,人家都不能擦眼淚了。”

方鋼笑了,說∶“回家去再給你解開。”彎下頭用舌頭把她臉上的淚全部舔
淨∶“這不就行啦。”

“還有,主人,阿嬌不穿這個高跟鞋。很難受。”被方鋼摟著站起來的阿嬌
再次提出了過份的要求。

“不行!”方鋼一口否決∶“我歡喜女孩子穿高跟鞋,以後沒我允許,你不
能穿其它鞋,只能穿這種高跟鞋。記住了嗎?”

“阿嬌記住了。”阿嬌只能小聲而屈辱地答應∶“啊,還┅┅還有┅┅”

“還什麽,你事真多,作奴隸的可不能提這麽多要求。”

“可是,可是阿嬌沒有穿內褲。”說到這裏,阿嬌自己已羞紅了臉。

“哈!哈!哈┅┅你是怎感覺出來的?我要是穿著褲子,有沒有穿內褲我可
感覺不出來。”方鋼從口袋裏掏出阿嬌的小蕾絲內褲,說∶“瞧,你的內褲在這
裏呢!你要記好,以後你穿著裝扮的事全部由我作主,穿什麽不穿什麽你是不能
意有見的。你要再不聽話。我就用你的小內褲把你的嘴塞住。”

“不┅┅不要,主人,阿嬌聽話就是了。”

“哈哈!走吧,咱們回家。”方鋼摟著可愛的美少女奴隸愉快出了調教室,
告別了黃興,回家去了。

※※※※※

有三個人在方鋼的家中等著他。一個是四十多歲的男人,另外兩個是全身赤
裸、只穿高跟鞋,戴著狗環的美少婦。

“你是方鋼先生吧?我是本市妓校的教導主任。今下午我們已帶走了您的妻
子,請您明天早晨來辦一下入學手續。”

“哦,這樣啊。我不去行嗎?”方鋼想,辦入學手續不是要和妻子見面嗎?
在那種情況下見她可不大好。

“可以的。不過您最好來一下,這樣您可看一看我們的學校,然後根據具體
情況來選擇您妻子的課程。您不用擔心見到您的妻子,沒有您的要求,我們是不
會讓她見到你的,當然,你隨時可通過我們的監視系統看到她。”可能是因爲黃
興的關系,這人對方鋼很尊敬。

“那好吧,明天我去看一看,反正也是閑著。這就是┅┅?”方鋼指著這人
身旁的女人。

“是的,這是我們的服務項目之一。在您妻子調教期間,她們就是替代你妻
子供您發泄的。不過您不具有所有權,在您妻子調教結束後,我們就會來把她們
帶回去。當然,若到時您覺得還想要她們,我們可以按優惠價處理給您的。”這
人詳細地介紹他們的服務政策。

“賤貨,還不向你們的新主人行禮!”介紹完政策後,這人向那兩個女人說
道。

“是。”兩個裸體女人應聲走到方鋼面前跪下,分別吻他的兩腿,同時說∶
“性奴006(另一個是007)見過主人,請主人盡量地玩弄我們吧!”然後
兩人走到沙發上躺下,雙手擡起並掰開雙腳,齊聲說∶“請主人檢查性奴隸的陰
戶。”

方鋼驚異地看著這人道∶“你們的調教真夠可以的啊!”

這人笑道∶“見笑,見笑,本校成立時間不長,還有很多不足之處。方先生
身旁的這個奴隸就比我們的強多了。”

方鋼用手揉了揉阿嬌的乳房,說∶“你是說她嗎?還差得遠呢!今天才破的
瓜。”

阿嬌聽兩人在談論自己最羞恥的事,難過地扭了扭腰。

方鋼在她的小臉上輕輕吻了一下,說∶“你害羞的樣子真可愛。”然後,走
過去細看兩個女人的陰戶∶“看起來比我妻子的差一點。不過,也算不錯了。何
況家花不如野花香。”

“哈哈,方鋼先生很風趣啊!”這人笑道∶“這兩個貨色雖然老了一點,但
都還沒超過三十。你知道,現在的女奴還多數是前政府國家力量的女眷,數量不
是很多,質量好的也少一些。因爲帝國公民識別行動還沒有大規模展開,良家婦
女還很難找到。你看,這個006號本身就前政府的一名女警,丈夫也是一個警
察。這個007號呢,是前政府一名副團長的妻子。”

“嗯,不錯,警察和軍人都是我最討厭的職業,現在有機會去玩弄他們的老
婆,感覺一定不錯。你說是吧?乖阿嬌。”

阿嬌已被眼前兩個極度張開的陰戶羞得擡不起頭來。

送走了妓校的教導主任後,方鋼看著屬于自已的三個美女,開始想著今晚的
計劃。最近以來他所憂慮的事都已一掃而空,心情大快,自然要好好地亨受一下
了。

(待續)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