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師表79

第079章邪惡的報複(三)

頂,我用力的頂,就算天塌地陷,整座大樓立刻倒塌下來,我也要頂!就算頂到我精疲力盡,精盡人亡,我也要頂!頂到她嬌喘籲籲,浪叫不斷,我還要頂!

手機拼命的響,可我就是不接,每響一次,我就挂一次。電話是豔豔打來的,這幺晚了她還打電話過來,那肯定多半是從其他同事那裏知道些什幺了,所以我堅決不能接。我知道我只要一接,立馬就會軟下去。我要一直頂到她軟至一團,連連求饒,最終降服在我的胯下,徹底的被我征服爲止。

我幾乎是霸王硬上弓,強行的占有她的,可一旦我進入了她的身體,在她花心內連頂了幾下,她很快便放棄了抵抗,並主動的配合著我的進攻,在我身下婉轉低呤著。

這個美豔的半老徐娘,我的冤家對頭的母親,那個把我下放到鄉下來的教育局女副局長,如今就象一條溫柔的小母狗,已徹底的臣服在我的胯下,任由我如何變換姿勢,她都很順從的配合著我,婉轉嬌呤地摟著我不停地索歡。

過了一會,我將她翻轉過來趴在床上,將她肥厚的臀部盡量的拱翹起,分開她那兩片濕淋淋地肉瓣,又從後面插了進去,然後讓她把雙腿並攏,夾緊我的小弟弟,這樣感覺就如同是在和處女做愛一樣的給人緊湊感。

我一邊狠狠的插著,一邊悄悄把手機拿在了手上,一邊騎在她的身上,在她高貴而性感的嬌軀上盡情的蹂蹋,一邊假裝是在看手機,乘機把我倆那種人類最原始的行爲過程拍了下來。終于,在接連的沖刺之下我也忍不住了,將濃濃的液體深深地注射在了她的體內。但願一次就中標,讓她給我懷個大胖小子。我壞壞地想著,趴倒在了她的身上。

“啊,嗯,小彭,你怎幺不接電話,是不是你女朋友打來的?”

王馨雲俏臉上布滿紅潮,渾身上下香汗淋淋,緊摟著我嬌哼道。

“雲姐,我早說了我沒有女朋友。這個時侯我接電話,你就不怕我會立刻就軟下來,那樣豈不是掃了你的興了嗎!”

我壞笑著,雙手在她的翹乳上使勁的揉捏著,漸漸地下面又開始有了反應,用力地在她腿縫間猛頂了數下,“一二三四,二二三四,雲姐,來,咱們翻過來再做一遍……”

“啊,輕一點,小彭,你也太厲害了。我都快受不了了,你還要來……”

“當然了,領導難得下來視察慰問下我們,既然來了,自然要叫領導心滿意足,盡興而歸才行呀!對吧,王局長,咱們好象還有許多姿勢沒試過呢!”

我很大聲的說。

“別叫什幺王局長的,難聽死了。”

王馨雲有些難爲情的說。

“對不起雲姐,我覺得這樣叫起來,我更有一種征服的快感,我才能更持久些,這樣你不是也更爽一些嗎。”

“你……變態!”

“哈哈!”

我冷笑著又將她翻了過來,象狗一樣的趴著,高高的翹起她肥碩而白嫩的臀部,分開她毛茸茸地小穴,又從後面頂了進去……

許久,王馨雲全身酥軟得如同一堆春泥,躺在我的懷裏,雙手仍舊纏在我身上不放:“小彭,你這家夥經驗這幺豐富,是不是玩過很多女人?雲姐都快被你給弄死了。對了,剛才那個是誰打來的電話?”

“誰知道呀!”

我心滿意足的用一只手輕撫著她的香肩,並順著肩膀四處遊移著,懶懶的轉移開她的話題,“雲姐,你表現得也不錯呀,看你剛才叫得好大聲呀,是不是好久沒和你老公過性-生活了。”

“你胡說什幺呀。”

似乎是被我說到了痛處,王馨雲的臉色一暗,隨即笑了起來,“今晚是我最開心的一個晚上了,真希望下一次還能……”

“這還不簡單嗎?雲姐,你下次要是想了,隨便找個借口下來就行了,我保證竭盡全力也要讓領導滿意而歸。”

“這次被你玩了還不夠,又想著下一次了。我看你是吃著碗裏的,看著鍋裏的,有了女朋友還要在外面到處沾花惹草。”

“嘿嘿!”

我笑著去抽了根煙叼在嘴裏看著她,她急忙乖巧的拿打火機幫我把煙點著。

我狠狠的吐了一口煙出來,看著這個躺在我身旁的女人,心裏快活得想要大叫起來。女人就是這樣,一旦被你征服了,就算是再高貴,再不可一世的女人,在你的面前也會溫順的象一只小綿羊。看得出來,王馨雲一定是好久沒被她老公耕耘過了,才會被我引誘得手,並且表現得這樣的饑渴難耐。

剛一提到我的女朋友,沉寂了好一會的電話,此刻又再一次不依不饒的響了起來,這次我接通了電話,張大美女火暴的聲音立刻象炸雷一樣在我耳邊響起:“彭磊,你在哪裏?”

“我在外面和朋友喝酒呢,這幺晚了打電話來,你是不是有什幺急事?還是睡不著覺想讓我來陪你?”

我看了眼王馨雲有些緊張的神情,冷靜的回答道。

“你……你少跟我嘻嘻哈哈的。我問你,你到底和誰在一起,剛才爲什幺不接我的電話?”

電話那頭暴怒的張大美人已然氣得要殺人了。

“對不起,剛才手機被我調成震動了,沒聽到。”

“那好,我現在就在學校大門口,限你十分鍾內趕到這裏,否則咱們兩個立刻就玩完。”

“喂,你這幺凶幹嘛!你不是早就要和我玩完了嗎?”

我沒好氣的頂了她一句,那頭已啪的挂斷了電話。

“你女朋友生氣了?”

王馨雲小心翼翼的看著我,溫柔地幫我穿著衣服,“你待會溫柔一點,好好的跟她解釋一下,別讓你女朋友誤會了。”

“沒事,雲姐那我走了。”

我笑嘻嘻的在她身上到處亂狂捏了一把,這才站起來准備離開。

“等一等。”

王馨雲赤著身子從床上跳下來,到桌上的小皮包內抽出一沓錢來,“小彭,這些你拿去用吧!出門的時侯小心一點,別讓人看見了。”

“雲姐,你這是什幺意思?”

我冷冷的看著她,暗罵一聲:媽了個逼的,把老子當鴨子呀!其實我心裏很清楚,她這是希望我把今晚的事情當作一夜情來對待,以後別拿這件事來糾纏她。

“小彭,你別誤會。我知道你並不稀罕這些錢,不過這是我的一點心意。今天晚上謝謝你給了我這幺美好的回憶,我會永遠記住這個晚上的。再說了你還有女朋友,我也有自已的家庭,我希望你……”

“別說了,雲姐,我知道你的意思了。那好,錢我收下了,你可以放心了。再見!”

我故意做出很生氣的樣子,一把奪過錢來,打開門揚長而去。

來到了酒店外,我數了數錢。媽的,這女人還真有錢,就是四千多塊。不用說,這肯定都是些不義之財了,不要白不要。不過這幺點錢就想堵住我的嘴,沒門。我還有更厲害的在後面呢!遲早要把你弄得身敗名裂不可。

想到這我急忙拿出手機來看。還好,雖然畫面不太清晰,且還是斷斷續續的,不夠連貫。但還是能讓人看清楚她的模樣,而且我和她之間的那些對話,我大聲的叫她王局長和她的回答也都很清楚,相信任何認識她的人看了,都會知道這段小錄像的女主角是誰,而我只要把自已的一些畫面聲音處理一下就行了。

到時侯我把這段錄像一式三份,給她的老公和兒子那各來上一份,再給紀檢委那來上一份,不知道會産生怎樣的轟動效應呢!想象著她老公和她兒子看到她的性-愛錄像時那種瞪目結舌的樣子,我不由得銀笑起來。

不過這可是我以後要挾她的法寶,不到關鍵時刻是不會輕易拿來出來的。王馨雲的身材和她在床上的那股子媚勁我還沒嘗夠,我還期待著和她的下一個美妙之夜呢!



第080章還有點疼

快到夜裏二點了,張大美女獨自站在校門口,穿著一件短裙,被涼風吹得有些哆嗦。我快步走到她身邊,剛想伸手摟住她,卻被她打開了我的手:“別碰我。”

我悻悻的縮回了手,明知故問道:“怎幺了,我的張大美女,這幺晚了,你不回家睡覺,跑到這來發脾氣。是不是哪個家夥惹你生氣了?”

“哼,除了你,還能有誰。你少在這假惺惺了,我只問你,今晚你和誰在一起的?”

豔豔恨恨的瞪著我,生氣地樣子就如同一只母老虎,隨時都要張牙舞爪的撲上來似的。

我剛要說出早已想好的借口,她已探身過來在我的領口間嗅了嗅,臉色猛地一變:“說吧,你身上怎幺會有女人的香水味?你別告訴我是你自已抹上去的?”

“當然不是了。豔豔,你聽我說,”

我一頭冷汗,竟然忘了女人的鼻子是靈敏的了,早知道剛才就洗個澡再走了。看來她肯定是聽到什幺風聲,特意有備而來的了,想瞞住她是不可能了,我索性賭上一把,“我和雲姐在一起。”

“雲姐?是不是那個姓王的女局長?”

“對,就是王局長。”

我坦承道。

“儋電話裏不是說你和朋友在一起喝酒嗎?”

“我不是怕你誤會嗎?”

“可是我已經誤會了。”

豔豔一連聲的冷笑,笑得我心底發寒,“怎幺才第一天見面,就叫得這幺親熱了。看來你們倆發展得挺快的,是不是都已經發展到床上去了?”

“你胡說什幺呢?豔豔,難道我在你眼裏真的就是那種人嗎,你再怎幺不相信我,可你也不能平白無故去懷疑雲姐呀,她可是咱們的領導,也算得上咱們的長輩了。”

我輕撫著她的雙肩,試圖讓她冷靜下來,“你能不能聽解釋下呢?”

“我不聽,我不聽。”

豔豔猛地推開了我,雙手捂住了耳朵,拼命搖晃著小腦袋。“你今晚明明是和她在一起的,還有什幺好解釋的?彭磊,你這個大騙子,我恨你,我恨死你了。”

看到豔豔有些歇期底裏的樣子,可以想象豔豔對我的感情之深,我不禁懷疑自已這樣做是對還是錯了,但是既然已經做了,再是錯的我也只能堅持下去了,但現在我必須想辦法穩住豔豔,否則只怕是會永遠的失去她了。

我緊緊地抓住她的手不讓她掙脫開,表情沉痛的在她的耳邊一字一句道:“豔豔,我可以對天發誓,我絕沒有做任何對不起你的事。如果你真的不願給一個解釋的機會,那好,只要你說一句話,我立馬就從你的身邊消失。”

媽的,豔豔水靈靈的眼眸死死的盯在我臉上,象火一樣燒得我臉發燙。看來說慌還真的很難啊,但願老天別懲罰我。

或許是我表演得太逼真太冷靜了,豔豔慢慢地放棄了掙紮,大眼睛裏滿是淚水的望著我,怔了好半天才愣道:“好,你說呀,我倒要看看你怎幺解釋?”

“豔豔,我今晚是和王局長在一起,但那是因爲她喝多了酒,可周圍的同事又都走光了,而另一間包房裏的領導們又都在那個……她呆在那裏不方便——”

豔豔不依的問:“怎幺不方便了,不都是領導嗎?”

“那些可都是男領導,而且還請了幾位小姐陪著,你說王局長她呆那裏方便嗎?”

這下豔豔不吭聲了,我又接著往下編:“這才送她回到了酒店,而她則留我談了一會,我身上的香水味也是我扶她回去時留下的,你要是不信,可以打電話去問王局長。”

我相信她不會真的打電話去問,就算她打電話去問,王馨雲也不會傻到自已招供吧!

“可是……我聽別人說,你們倆今晚一整晚都呆在一起,而且還很親熱的樣子?”

豔豔多少也有些相信了,遲疑了半天才問道。

看來我還得再接再勵,火上加油才行:“我承認雲姐對我有好感,但那也只是出于領導對下屬的關心,和長輩對晚輩的那一種好感。今天因爲教育局即將舉辦的初中生作文大賽,王局長和我多聊了幾句,所以晚上去夜總會時她才會坐在旁邊,而我也只是出于禮貌陪她喝了幾首歌而已。只不過被有些別有用心的人看在眼裏,自然就免不了會去嚼下舌根,說我故意去巴結上司了。”

“真的就只是這些嗎?”

豔豔楚楚可憐的望著我,顯然已經相信了我的鬼話。

我再一次摟住了她的肩,這一次她沒再拒絕,任由我輕擦去她眼角的淚珠,柔聲在她耳邊道:“豔豔,你還不相信我嗎?我的心裏就只有你,只有你才是我的最愛。”

“那爲什幺今天聚餐的時侯你都不理睬我?”

豔豔把臉埋在我懷裏撒嬌似的說,小手也伸到了我的腰間一個勁的猛掐。

“哎喲,我的姑奶奶,你可冤枉死我了,我可是一直都在望眼欲穿的看著你,可你倒好,不但躲得遠遠的,還不時的給我幾記白眼,害我郁悶了好半天呢!”

被她捏住了腰間軟肉,我誇張的做了個投降的樣子,惹得她破啼爲笑起來。

這時門口傳達室的燈亮了起來,看門的老頭披著外衣,打著個手電出來了,雪白的燈光照在我倆身上,都睜不開眼來了。

“哦,我還以爲是誰在這裏吵架呢,原來是小彭老師和小張老師呀!”

老頭嘻笑著又往回走去,“我可什幺都沒看見噢,你們兩個繼續啊,我也回去繼續做我的美夢去了。”

豔豔這才發現自已還躺在我懷裏呢,連忙掙脫出來,嗔怪道:“你看,都怪你,害我出這幺大醜。”

“對對,都怪我,我這就給陪罪行了吧!”

眼看著已經打消了豔豔的疑慮,我可得再趁熱打鐵,把她哄上-床才行,“豔豔,你看外面太涼了,還是到我房裏去坐一下吧?”

“太晚了,我該回去了。”

豔豔驚覺起來。

“豔豔,就去坐一會吧,待會我就送你回去。”

我摟緊了她的腰,在她的耳邊輕柔地說著,“豔豔,你不知道,這兩天你不理我,我心裏有多難過。”

據說在女人的耳邊溫柔地說些甜言蜜語最容易讓女人動情,再加上我的手在她的腰間輕緩的撫摸著,豔豔果然有些酥軟了,稀裏糊塗的就跟著我來到了我的房間。

一進了門,我立刻把房門反鎖上,還沒等豔豔反應過來,我已准確的找到了她的唇,用力的吻了上去。豔豔在象征性的抵抗了一番之後,很快便熱烈的回應起來,我一邊親吻著她,一邊帶著她慢慢的移到了床邊。

當我倆都倒在了床上時,豔豔忽然睜開了一直緊閉的雙眼,低聲說:“你是不是又想幹壞事了?”

“你說呢?不過聽你這幺說,好象我們已經幹過壞事了,是吧?”

我壞笑著反問她,下面早已火熱堅硬的家夥正頂在她的雙腿之間,很誠實的回答了她的問題。

“沒有,誰和你幹過壞事了?”

豔豔羞怯的臉兒紅得發燙,黑暗中可以感受得到她的慌亂和情動。我的手開始四處亂動起來,在她的酥峰之間任意的揉捏著,不一會她的上衣就被我剝得精光,小罩罩也不翼而飛,裸-露出一對雪白的玉兔,在我手中微微顫動著。

她輕輕的喘息著,忽然緊抓住我的手,輕聲說:“我該回家了,要不然媽媽又要罵我了?”

“不會的,你上次不也沒回家睡嗎?”

到嘴的肥肉豈能再讓她飛走了,我加緊了進攻力度。

“嗯,啊……可上次是上次,這一次我要是再不回去,我媽肯定會罵死我的。”

“那你就說和我在一起得了,反正她知道咱倆的關系。”

我不容她再說話,一低頭吻住了她胸前那兩顆嫣紅的葡萄,‘啊……’豔豔低呼一聲,想要推開我,卻哪裏還推得開,漸漸的她力氣也越來越小,最後變成溫柔的撫摸我的頭發了。

我趁勢追擊,右手也一路下滑,來到了她雙腿間的神秘之處,從短裙邊緣探了進去,一下子抵在她柔嫩的花瓣上,輕柔的搓弄起來,並悄悄伸進了兩根指頭,在裏面來回的抽動著,不一會,她的私處就溢出了許多的愛液。

“不要啊……”

豔豔嬌哼著,但是在我瘋狂的進攻下,徹底的癱軟在了我的身下。

最後的遮羞物也被我清除了,一具美妙的胴-體逞現在我面前,她的皮膚雪白,在黑暗中格外的誘人,我起身欲去開燈,卻被她死死的拉住:“彭磊,你幹什幺?”

“當然是去開燈了,你這幺美的身材,不好好的欣賞下豈不是浪費了。”

我壞笑道。

“不許開燈,你要是敢開燈,那你就休想碰我。”

豔豔小聲的嬌嗔著,一手捂在胸前,一手仍舊緊抓著我不放。

她還很害羞,還需以後慢慢調教才行。我只得暫時放棄了這個念頭,在她的雙峰上輕撫道,一邊還不忘逗一下她:“聽你這幺說,我不開燈,那你就允許我碰你了是吧?”

“誰說的?啊……你……”

在她的驚呼聲中,我已脫了個精光,合身撲在了她懷裏。

“彭磊……”

她輕聲喚著我的名字。

“怎幺了?”

我生怕她這時侯反悔,我這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的關鍵時刻啊。

“你會永遠愛我嗎?”

“我會愛你愛到牙齒掉光了爲止。”

“就算我牙齒掉光了,你也要愛我才行。”

“好,就算你頭發掉光了我也愛你,行了吧?”

我急不可耐的想要動了起來。

“嗯,那你輕點,人家那裏還有點疼。”

“是不是這裏疼啊,那我幫你揉一揉就不疼了。”

豔豔的聲音已經小得幾不可聞,但我還是聽了個清清楚楚,不由得樂了起來。我把手放在了她的雙腿間的幽秘之處,撥開有些紛亂的雜草,在那粉嫩的小穴上輕輕摳弄了兩下,肉縫處又滲出了絲絲的春露。

“爲什幺會疼呢,是不時那天晚上你就被我那個咔嚓了?”

雖然很想知道小芸是否也被我給咔嚓了,但我還沒傻到在這種時侯去問她。

“我偏不告訴你。”

豔豔紅著臉幽幽道,“明知故問。”

“不告訴我也沒關系,反正你現在也要被我給咔嚓了。不過你放心,我一定會很溫柔的。”

我微笑著,把小弟弟放在她的肉縫間來回的摩擦著,只一會豔豔就受不了,情不自禁的張開了腿,等待著我的進入。我用手扶著寶貝緩緩的插了進去,剛進去了一半我又退了回來,上次喝醉了酒,什幺滋味都沒體會到,就把豔豔給破了,這一次我可得好好的品嘗一番才行。

“彭磊,我要你,你快點進來吧!”

豔豔早已按捺不住了,見我進到一半又出來了,急得她抱住我的雙臀用力一按,我的小弟弟就整個的沒入了她的小穴內,頂在了她的花心深處。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