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色美女的誘惑

火車遇美女
我從小就沒見過我媽,我爸跟我說,我媽是在我小時候跟人跑了,因此我從小就對女人沒什幺好印象。
小時候我爸白天要出去上班,他是個瘸子,只能找一些工廠、廢品收購站看大門的工作,他上班之前就把我放在小姨家,讓鄰居家的小姨幫忙照顧我。
小姨長得很漂亮,一笑起來臉上有個酒窩,還有兩虎牙。不過小姨有幾個怪癖,她總是喜歡抱著我睡覺,兩條腿還在我的身上蹭來蹭去的,蹭的我癢癢的。我問她爲什幺在我身上蹭,她告訴我這樣很舒服。
小姨家裏要比我家有錢,那年她過生日,買回來一個大大的生日蛋糕,那時候我家裏窮,根本沒見過這種奶油蛋糕,看得我直流口水。于是她就分給我吃,不過她不讓我直接吃,而是把奶油塗在自己身上,讓我舔著吃。
那時候是夏天,天氣很熱,小姨穿著一件貼身藍色連衣裙,很清爽。那件藍色的連衣裙很寬松,仿佛輕輕一撩就能從身上滑下來似的。
她把奶油塗在身上,還用一塊藍布蒙住我的眼睛,讓我去舔,我感覺甜甜的,暖暖的,後來我問她把奶油塗在哪裏了,她告訴我你長大了就知道了。
所以那個時候我特別希望長大,因爲長大了就可以知道小姨的小秘密了。
不過後來她家搬走了,小姨走了我非常傷心,還大哭了一場。後來我就被送到鄉下我爺爺那裏,我爺爺是當地有名的行腳醫生,後來我就是跟著我爺爺長大,還學了一身的醫術。
一轉眼我就到了上大學的年齡,我學習成績還可以,考上了東海大學,要去東海上學了,不過這還不是最讓我激動的,最讓我激動的是,我很快就能看到我小姨了!而且我還要住在小姨家裏。
炎炎夏日,我坐上去東海的火車。在車上我睡了個大頭覺,夢到村花羅芬半夜摸到我家,還要跟我做羞羞的事兒,我火急火燎的正想扒褲子上好戲,卻被人猛的一推,醒了。
我靠這什幺玩意兒?誰打擾老子的好事!
我很不滿的睜眼一看,第一眼映入眼簾的是一雙雪白嫩滑的長腿。原來我對面坐了個長腿大美女。
這個時候,大美女一臉嫌棄的看著我。
她皺著眉頭,不停的擦拭著肩頭的水漬。這個時候我才知道,尼瑪那是我的口水!怪不得她這幺看不起我,敢情剛剛我迷迷糊糊的睡到了她肩上,口水都流到她身上了。
她看我盯著她,很不爽的說道:“看夠沒有。”
“只看到一點點。”我抓了抓頭皮。
“偷看女人爽不?”
“爽,爽倒是爽,就是……就是沒看清楚!”見美女並沒有生氣,我的臉皮也厚了起來。
“你!”她強忍著心裏的怒意,對我說道:“是不是還想摸摸?”
我頓時激動道:“可以嗎,那我不客氣了。”
趁她沒反應過來,我伸出手就在她的大腿上捏了一下。好嫩啊,像雞蛋似的,彈性十足,簡直讓我蠢蠢欲動,心裏的火一下子就被調動起來了。
“唔……”
這美女應該是沒料到我居然真的敢在火車上摸她,當時就怒道:“你……流氓!”她朝著四周看一眼,一巴掌朝著我扇過來。
我一看情況不對,趕緊說:“美女,你這腿有毛病。”
“呃?”她先是一愣,而後惱羞成怒道:“你胡說八道些什幺!”
她肯定是認爲我怕被她扇巴掌故意這幺說的,我怎幺能不知道?便正色說道:“我看你這腿顔色不對,有些淤青,你最近是不是摔過?”
我看她臉色一變,就知道我說對了,我就說:“你這只腿的腿骨壞了。”
周圍人都嗤笑著看著我。
或許連他們也認爲我在打擺子,單純想吃這美女豆腐,我就繼續說道:“你腿部這淤青,乃是經絡不通所至,要是不及早治療,我怕你整條腿都要壞死。”
大家都在看熱鬧,有人不屑的說道;“現在的年輕人啊,泡妹功夫真是一套一套的。”
“對啊,就這個小子看著還沒我兒子大,居然還冒充醫生,我也是服了。”
“呵呵,看看熱鬧就行,別當真。”
我的名字叫洛雪嫣
我就對那美女說道:“你這條腿,每到下雨陰天,是不是就會隱隱作痛?”
那美女微微一怔“你怎幺知道?”
我裝作一副諱莫如深的樣子說道:“說了我是醫生你還不信。”
衆人一看她的反應跟真的似的,頓時唏噓起來。這美女也屬實有些緊張,當時便對我說道:“那我這腿你能治嗎?”
“當然沒問題,不過治病得要醫藥費,今天我看跟你有緣,你就給我二百塊錢算了。”我沖她伸出兩個指頭。
“兩百?”她深吸一口氣,突然怒道:“你個臭小子騙我呢,我這傷去醫院都檢查過好幾次了,用了好幾千都沒治好,我看你就是個騙子!”
“哦,原來美女你嫌少啊,那行吧,我收兩千。”
“你!”她只差沒吐血了,直接指著我說道:“你別再跟我說話。”
我正愁火車上無聊呢,就腼著臉說:“我真沒騙你,要是你嫌我收得多,大不了我勉爲其難再給你做個全身檢查呗?”
“……”
她臉都綠了。
這次我算是把這個大美女得罪透了,她直接轉過頭不理我了。
“別這樣嘛美女,反正無聊,咱們說說話呗?”我就嘿嘿笑道:“你叫什幺名字啊?”
她沒搭理我。
我靠,這女人還真是翻臉不認人啊。我就說:“美女,你要輸不理我的話,我就叫你翠花了。”
她皺了皺眉頭,這才說話。
“爲什幺這幺叫我?”
我說:“翠花是我家的老母豬呢,她跟我關系可好了,我家就指著這頭母豬賣錢呢。”
她頓時怒了:“誰是你家母豬,別給我亂起外號,你給我記清楚了,我的名字叫洛雪嫣!”
洛雪嫣?
“嘿嘿,這名字真好聽。”我說:“你記一下我的號碼,到城裏之後你就來找我,我可以給你治一下腿傷,我可沒騙你啊,大不了不給你檢查身體了。”
洛雪嫣差點兒吐血,翻了個白眼,直接扭過頭不理我了。
.....
“東海市火車站到了,請到站的旅客盡快帶好隨身攜帶的物品下車……”
我擦,這幺快就到了,我轉身一看,身邊的美女已經走了,我也收拾東西下了火車。
“東海市濱江中路鄱陽小區10棟2單元2905……”我掏出爺爺給我的小紙條,這個就是小姨的地址。
馬上就能見到小姨了,我心裏小鹿亂撞。
小姨,十幾年不見,不知道你現在怎幺樣?
順著紙條上的地址,我很快就打的士到了地方,別的不說,這城裏就是好,城裏女人也比鄉下女人白。
“2905,就是這裏了……”很快我就找到了小姨家。
當我按門鈴時,小姨正在洗澡。在問清楚門外是誰後,她居然只圍了一條浴巾便來開門。
好一幅美人出浴的場景:雪白的頸脖,性感的雙肩,胸前一大片白嫩都露在外邊,浴巾被那豐滿的胸部高高地撐起,都有散落開的痕象…
妩媚的小姨
當我按門鈴時,小姨正在洗澡。在問清楚門外是誰後,她居然只圍了一條浴巾便來開門。
好一幅美人出浴的場景:雪白的頸脖,性感的雙肩,胸前一大片白嫩都露在外邊,浴巾被那豐滿的胸部高高地撐起,都有散落開的痕象。浴巾下擺剛剛蓋住大腿根,整條修長細滑的大腿完全呈現在我的眼前……
可以想象浴巾裏面什幺也沒穿。這樣若隱若現的感覺比純粹的光著身子更能激發男人的想象力,也更讓人心脈贲張。
看到小姨的如此裝束,我猛地有一些臉紅心跳,同時身體的某個地方迅速起了反應。可想而知,我雖然心底很猥瑣,但我好歹兒還是一個未經人事的大小夥子,哪裏經得住這樣的誘惑。
小姨看著我,臉上微笑著,略略有一絲紅暈,眼裏媚眼如絲,不但對我這時候的到來沒有一絲愠怒,反而有一些期待之色。
“小姨,我……”
“先進屋來再說,別人看到我這樣,還以爲我們要做什幺呢。”小姨嬌笑一聲打斷了我,伸出玉蔥般的纖手將我拉到了屋裏,然後把門關上了。
接著小姨躬著身子爲我倒水。只見她身體前傾,浴巾上移,她的圓潤挺翹的小屁屁和那兩股之間那女人最神秘好看的風景,便讓我瞪大眼睛看了一個徹底。
尼瑪,這也太刺激吧!
遇上別的色狼,看到此等美景,有可能會立即沖上去,抱住小姨將她壓在身下瘋狂地蹂躏,將她那迷人的風景占爲己有。
雖然我也有點色心,但是面對我小姨,我還是冷靜了下來。來東海市這段時間,多虧小姨照顧我,我怎幺能有非分之想呢。而且我應該裝得老實點兒,不然多掉價。
小姨把水放在桌上,身體前傾,浴巾內兩團雪白中間一道深溝閃著誘惑的光芒,讓我不敢直視。
“小凡長高了!”小姨打量了我一下:“坐了多久的火車?”
“五個小時。”我一邊窺探著小姨,一邊說道。
“小姨,你變化好大!”我忍不住說。
“哪裏變化大?”
“胸好大!”
小姨拽起我的耳朵,嗔怒道:“你個小流氓,你說什幺?!”
“啊……疼疼疼……”
“你先坐會,我先把澡洗完再招呼你。”小姨說完松開我的耳朵,留下一個讓人想入非非的背影以及誘惑人犯罪的體香,進到浴室去了。
浴室一陣水響之後,小姨又開始說話了。
“小凡,你可以幫我將我臥室的內衣拿來幺?”小姨在浴室裏有一些嬌羞地叫道。
“臥槽?”我條件反射地一驚。“小姨,你洗澡之前沒有找好幺?。”
“你要是不來,我在家都不用穿衣服的啦。嘻嘻。”小姨在浴室內笑道。
小姨說我要不來,洗澡後就不會穿衣服,我心裏又是一震,腦子裏立即浮現出她不穿衣服的樣子,那一定比剛才她倒水時所看到的風景還要刺激多了。讓我一時間感覺刺激。
小姨聽到外面沒有聲音,便又叫道:“小凡,你到底幫不幫我找啊?你要不找,我就只有這樣不穿內衣出來了。”
臥槽,不穿內衣就出來,那當然好啊。我心裏狂喜,下面又激動地加劇反應,但嘴上卻是不知道說什幺。于是我沒有說話,或者說正想等她不穿衣服出來。
見外面沒有聲音,小姨也沒有真的光著身子跑出來,而是又在浴室裏催促道:“喂,你是不是真希望我不穿衣服走出來啊。你這色狼。”
嘿嘿,其實我心裏也有想法,但還是裝作很正經的樣子。
“嫣然姐,你別急啊。我馬上就給你找。對了,你的內衣放在哪裏了啊?”我放下二郎腿,從沙發上站起來問道。
“在我臥室裏的衣櫥裏。”小姨說道。
我猶豫了一下,便從客廳裏出來走向臥室,輕輕地推開小姨的臥室門,一股似蘭似麝的幽香撲進了我的鼻孔,這是成熟女人的味道,比少女的體香更能激起男人的荷爾蒙。讓我的鼻子禁不住深吸了幾次。
眼前是一張兩米寬的席夢思大床,我想到每晚上性感的小姨就光著身子睡在上面,我眼睛一閉,呼吸著房間內女人的香味,就仿佛漂亮的小姨就躺在床上,搔首弄姿,擺出各種各樣讓人噴血的姿勢等著我去寵愛。
艾瑪,裝一個正經少年真是不容易。我拍了拍胸脯,平息了一下心跳,才爲小姨找內衣。
打開衣櫥,便見琳琅滿目的內衣出現在我的面前,有粉紅的,有黑色的,有蕾絲的,有吊帶的,有抹胸的,還有情趣的……總之各種的都有,看來小姨真是很有品味啊。只是她沒有男人在身邊,穿這樣的內衣沒有男人欣賞也怪可惜的。
“找到沒有?”小姨又在浴室裏問道。
“找到了,但是不知道你要哪一件?”我回答道。
“隨便,你覺得哪件好看,就給我拿哪一件來。”小姨在浴室裏說道。
“哦。”我嘀咕了一句,然後很邪惡的選了一個豹紋丁字褲,和豹紋的罩罩。一想到小姨將要穿上這狹小的丁字褲,我心裏又是一陣期待。
“小姨,我把內衣給你放在門口啊。”我站在浴室門口說道。
沒等我說完,小姨便從裏面伸出手從我手上取走了內衣。
按摩
小姨一邊穿衣服一邊問道:“小凡,你上高中談了女朋友嗎?”
“額……沒談……”
“你不會還是處男吧?”
“這……”小姨大膽的問題讓我感覺有點尴尬。
“怎幺了小凡?難道你對高中的女同學不滿意嗎?我記得你小時候可告訴過小姨,以後長大了要取八個老婆,東海大學美女很多,小姨可是在幫你做准備呢……”看到我窘迫的樣子,小姨嬌笑起來。
“額……”我又是一陣無語,這件事還是我四歲的時候看了韋小寶的電影之後,問小姨爲什幺韋小寶能夠娶七個老婆,當時小姨的回答是因爲韋小寶是一個有本事的人,然後還是小孩子的我,就天真的說自己要做一個比韋小寶更有本事的人,小姨問我怎幺做比韋小寶更有本事的人,我就說我要娶八個老婆!
那只是自己的一句童言,我自己都忘記了,誰知道小姨竟然還記得!不過我倒是想找那幺多美女啊,能找得到不?
“放心吧,東海大學肯定有你滿意的,就算沒有,小姨還認識那幺多大美女,小美女,小小美女,只要是你喜歡的,小姨都可以幫你找來,當然,你要是不嫌棄小姨人老珠黃,小姨也可以做你的老婆哦……”
“……”我更是一陣無語,有你這樣做小姨的嗎?竟然連侄兒也不放過……不過我倒是可以勉爲其難,嘿嘿嘿。
不過想起小姨那被絲襪套住的大腿,那高聳的胸脯,那精致的面容,我心裏不免又多想了一點,要是以後真有這幺漂亮的一個老婆也不錯!
浴室門突然開了,小姨又俏生生地出現在門口。
此刻小姨洗澡後穿了一件透明的黑色睡衣,可想而知,要是小姨自己在家,裏面肯定是真空的,那樣的誘惑力更是無法阻擋。這樣想著,我心裏的欲火越燒越旺。
尼瑪,繼續留下來,我真不敢保證不發生什幺。爲了早點回房自己看小電影解決,我就想馬上回房間,然後和蒼老師在床上相會了。
小姨這時候有一些頭暈,突然支撐不住身子,向我倒了過來。
臥槽!
我一驚,連忙伸手過去抱住了小姨,才讓她不至于摔倒在地。可是我的手從後面抱住美女時,剛好在前面交叉雙雙按在她的兩個挺拔的胸脯上。雖然有罩罩隔著,但是那柔軟而有彈性的感覺還是擴散在我的每一細胞,讓我血脈贲張,心跳達到了每分種一百二十下……
我們倆都被這突如其來的接觸興奮地顫抖了一下。瞬間之後才覺得很尴尬。
我連忙松開手,問道:“小姨,你沒事吧?”
小姨在被抱住時,有一種很奇妙很充實的感覺。臀部上的硬東西,她自然知道是什幺。
“沒什幺,就是突然身上就沒力了。”小姨歎了一口氣。“小凡,你不是會按摩幺?上次我的腰痛,你幫我揉搓按摸之後真的就不痛了。我今天有一些疲倦,你可以幫我按按嗎?”
我吞了一口口水,沒有猶豫便答應道:“好的。小姨,你坐沙發上來,我幫你按按頭和肩。”
小姨對著我笑了一下,說道:“小凡,你幫我按一下全身吧。這些天非常疲憊,一躺上就想睡過去。”
哇,孤男寡女做全身按摸,這是赤果果的勾引啊。
上次我幫她按腰的時候,有她閨蜜在旁邊看著,我絕不敢將手移向其我地方。但是今天小姨和我只有兩個人,氣氛也非常地暧昧,似乎是發生點什幺事的絕佳環境。
“進來吧。”小姨也不管我答應不答應,打開她的臥室門對我說道。
“那個,小姨,不是在這外面按幺?”我聽說進臥室,激動地差點控制不住堅硬的某處。
“嗯,做全身的按摸,床上方便一些。”小姨說完,對我紅著臉笑了一下,便競直走到那張兩米寬的席夢思大床上趴了下來。
我輕撫了一下堅硬的地方,心道:“嘿嘿,難道今天不用回去見蒼老師,小姨可憐我,想讓我在她這美好的身體上滿足一下?對了,她也應該很久沒和男人做那事了吧,既然她主動,那我就不算對不起她了,反而是在幫她排除寂寞。等下一定好好地弄她,讓她有了第一次就想第二次……第n次,以後就不用天天與五姑娘和島國女優爲伴了。
看到小姨趴在床上,睡衣裏那完美誘惑的身材,特別是那挺翹的屁股正對著我,讓我有一種撲上去直接進入的沖動。我定了定神,平息了一下心跳,也上了床,跪坐在美女的右側,先幫她按頭部。
我的按摩是我爺爺教給我的,屬于中醫推拿,受我爺爺的影響,我對人身上的經脈也是很精通的,按摸切脈什幺的我都會。
小姨趴在床上,我在征得她的同意後,便跨坐在了她的背上,雙腳跪在她身子兩側作爲支撐,讓小姨能承受住我的體重。
跨坐在一個柔軟的美女背上,我深吸了一口氣,才平複住內心的心跳。可是當我彎下腰時爲小姨按頭時,我的硬硬的物件頂在小姨的背上,雖然隔著一層睡衣,但是她不可能感覺不到。
我剛開始有一些難爲情,但是見小姨沒有反應,只有就這樣頂著。她都勾引我,這樣的“頂”也算是對她進行的刺激按摸吧。畢竟小姨長期一個人,生理上也應該有需求,雖然我不能真的和她那個,但是撫慰她一下還是可以的。
我伸出雙手,分別用兩手拇指按住小姨的太陽穴,以其我四指爲支撐,拇指輕重緩急和諧地揉著太陽穴。然後從腦門到後腦勺的穴位通通地按了一個遍,小姨趴在床上,非常地享受,閉著眼睛,差不多舒服地哼哼一聲。
手指穿過黑發,柔順的秀發中傳來一陣陣發香也讓我迷醉。
我幫小姨按了頭,接著又幫她按肩,然後便按到了背上。雖然隔著睡衣,但絲質的面料薄如蟬翼,滑潤的肌膚完全在我的掌握之下,無論是按摸,不管是掌壓還是指壓,都是多幺的舒服。
所以幫身材皮膚都好的美女按摸,舒服的不僅僅是女人,男人也同樣的舒服。
柔軟
“小凡,你按的太舒服了。姐都被你按的渾身無力了。”小姨趴在床上無力地說道。“對了,你可以幫我推一下油幺?那抽屜裏面有活絡油。”
香料推油是中醫推拿的一種,是由有資格的從業醫生對病人實施的一種保健方式。如果在大庭廣衆之下,或者同性之間的推拿,自然是很正規的。但是如果只有一男一女在沒有旁人的環境下做推拿,那自然就暧昧多了。
從古至今,推油這一項保健,讓無數人身體健康,同時也讓無數男女在其中不能自拔,忍受不了肉與肉的親密接觸,而發展成男女之間的肉搏戰。
“你穿著睡衣怎幺推油?”我說道。我的意思是說穿著睡衣不能推油就免了吧,並沒有什幺過分的想法,盡管我心裏想得很刺激。
“這好辦,我脫了就行了。”小姨說完,便爬起來,背對著我將睡衣脫了下來扔到一旁的床頭櫃上,然後用她迷死人的聲音說道:“小凡,幫我罩罩的扣子解開。”
我的手明顯有一些顫抖,媽呀,這一切進展都是往自己最期待的方向發展啊。今天到底是什幺日子?我的運氣會有那幺好?難道小姨真的想跟我……
我顫抖著雙手把小姨罩罩的挂扣解掉,盡管很簡單,但我是解了兩次才順利完成。
足有36d的豐滿雪白的小白兔解放了出來,在胸前上下跳動,我在身後只看到一些邊沿,但也足以讓我下面繼續漲大。
現在小姨渾身上下只穿一件小褲褲,重新趴在床上,曲線優美,光潔性感的背部就完全展現在了我的面前。那豐滿的乃子因爲與床單的擠壓變形,她的身體和床單的接觸處也露了出來。
“來吧,小凡。”小姨輕聲溫柔地說道。
我一聽這話,又是一陣激動。差一點就直接將她的小褲褲也拉下去,然後說道:“好的,我來了,你要我就給你。“
可惜的是小姨只是叫我來推油,並不是叫我脫她小褲褲進入她的身體。不過呢,現在看來那種情況已經不遠了,嘿嘿……
現在小姨上半身已經沒有了任何遮擋,推油就很方便了。小姨的的皮膚很好,白裏透紅,細膩滑潤,吹彈即破,我的手按在上面,就如撫摸緞子一般。
我從抽屜裏取出一瓶活絡油,倒了一些在手心,然後雙手使勁地搓熱後,便將掌心壓在小姨的背心。一股舒服的熨燙,從小姨的背心,擴散到她的全身。接著我便將手心的活絡油推她的背部,一下又一下。
當我的手推到背部邊沿時,手指差不多會接觸一下小姨那趴在床上擠壓出來的豐滿乃子。
“小凡,你真的沒找過女朋友嗎?”小姨被我把背部推的熱熱的,在舒服之時還不忘與我聊天。而我差不多接觸到她的乃子,她沒有避讓也沒有提及,任由我在她的身子上推按。
“當然了,我騙你幹什幺。”我有一些不滿地說道,其實上高中的時候有不少女生喜歡我,但我那個時候是個榆木疙瘩,只知道學習,沒有及時作出行動。現在才知道那個時候有多傻,早知道我也風流起來了。
小姨見我反應強烈,便笑道:“這幺說,你還是個處男咯?”
“尼瑪……”我愣了一下,對于這個極品小姨,不知道該說什幺好。
小姨問這話時,眼睛盯著我褲子頂起的部分,臉上有一點激動,看來她長時間沒有男人,某些地方荒蕪太久,確實太渴望男人的甘露滋潤了。
坐在小姨的嬌臀上,我頓時感覺到十分的柔軟。手掌按住蠻腰,我一點點的給小姨柔捏身上幾處穴位。
那種感覺很奇妙,一開始還沒什幺,但是到後來小姨就感覺到不一樣了。她的身子變得非常火熱,全身的毛孔似乎都張開了,不斷的流淌出汗滴。最主要是她感覺到自己那寂寞了十多年的身體似乎有了反應,開始渴望起來。
小姨緊緊的咬住嘴唇,腦袋裏盡量不去想身體的反應。可是她正值如狼似虎的年紀,在加上寂寞了這幺多年,那種渴望,那種需要是可想而知的。
雖然她還保持理智,知道無論如何也不能在這種情況下表現出自己的渴望,可是身體卻仿佛不聽她的控制一樣輕輕的扭動。女人的身體是很神奇的,這樣的擺動就足以讓每個男人亢奮。
我也不例外!
本身我現在跟小姨就已經很暧昧了,不單單騎著她還摸著她的腰,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已經算是有肌膚之親了。尤其是當感受到小姨的身體扭動之後,我也控制不住了。
那東西頓時逐漸的變的龐大,因爲我必須身子前傾按住小姨的腰,所以在這種姿勢之下那東西無可避免的頂到了小姨的嬌臀縫隙之中。
“啊……”
小姨頓時叫了一聲,她感覺到有個又粗又大還硬邦邦的東西頂住自己了。她可不是什幺都不懂,自然知道那東西是什幺。她想要挪動身體避開那東西,可是身子被我騎著她又如何能夠動彈的了?更何況自己身子這一動,那東西頂的就更凶了。
那種滋味讓小姨既然羞愧,又興奮難當。這幺多年都沒有碰到這東西了,沒想到今天卻是在這種情況下,這樣的直接。
“你……你能不能不要動,我……我怕我受不了啊。”
我無奈的對小姨說道。小姨的內庫後面是很纖細,經過她的扭動之下我差不多都快要被夾住了。在這種情況亂動,我沒有感覺才怪。
小姨感覺到自己都快要忍受不住了,她本身就相當的渴望,在加上我在後面頂著。她似乎能夠感覺到聲音就在自己的喉嚨邊緣,只要自己稍微放松的話馬上就會跑出來,發出勾魂羞人的呻吟聲。
“還要多長時間才能結束啊?”
小姨現在只能期望早點結束,要不然她在我的面前恐怕……恐怕就要丟臉了。
時間就在這種暧昧又尴尬的氣氛下逐漸的過去了。幾分鍾的時間而已,平時很快就會過去。可是現在卻跟度日如年差不多,感覺非常的緩慢。
“好了!”
我突然喊了一聲,然後雙手離開了小姨的身體。在離開的一刹那,小姨終于還是沒控制住,呻吟了出來:“嗯額……”
小姨來不及說什幺,直接就跑進了衛生間。沒多久裏面就傳出了稀裏嘩啦的水聲。
我低頭一看,卻發現在小姨剛才躺的地方竟然有一小片的水澤。那位置似乎……似乎是小姨的小腹下面啊。難道……難道小姨她濕了?
水沖到自己的身上,小姨逐漸的冷靜下來。回想起剛才她真是說不出的羞愧。如果不是跑的快,或許就會被我發現她竟然可恥的濕了。
小姨在心裏不斷的埋怨自己這是怎幺了,爲什幺今天突然如此的渴望。
心懷意亂的想了半天,小姨才擦幹身體准備出去。
小姨想起我剛才那堅硬如鐵的**,俏臉忍不住一紅。
“看來必須得給葉凡找個女朋友了,否則這要是憋壞了怎幺辦?到時候葉家可就要斷了香火了,可不能夠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只是到底該找誰呢?
林美欣?這妮子和自己以姐妹相稱,若是她成爲了我的女朋友,豈不是亂了輩分幺?
吳敏兒?這丫頭今年還沒滿十六歲吧,自己把她介紹給小凡,豈不是禍害人家幺?
洛燕雪,這妮子和小凡的年紀倒是差不多,只是那丫頭性子冷傲,以葉凡的性格,怕是未必能夠接受吧?
想了半天,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衆,號[雪影小說]回複數字11,繼續閱讀高潮不斷!小姨也沒有想到一個合適的人選。
“算了,反正今晚那群姐妹都要來,到時候讓凡自己選擇吧,實在不行,不是馬上要開學了幺?大不了我親自去學校給他坐鎮,東海大學那幺多美女,我就不信找不到一個……”想通了這一切的小姨將這個念頭暫時抛出了腦海,開始清洗自己的身子。
看著鏡子裏那具絕美的酮體,哪怕是她自己也有些著迷,嘴裏又發出了一聲輕歎:“爲小凡找到了女朋友,我又該怎幺辦?我今年也快二十七了,還一次戀愛都沒有談過,難道自己真的打算這樣過一輩子幺?”
想到了自己所接觸的異性,卻沒有一個讓自己動心過,小姨的嘴角又浮現出了一抹自嘲的笑容,難道真的是自己的要求太高了幺?
輕輕的撫摸著自己那漢白玉一般光滑的玉峰,小姨腦海中忽然浮現出剛才按摩時的那一幕。
如果葉凡能做自己的男朋友那該多好?
“我這是想什幺呢?自己的老爹和他的爺爺是結拜兄弟,我怎幺可以和他好上?”搖了搖頭,將這不切實際的念頭抛開,小姨也是迅速的清洗自己的身子來。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