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 作者:鬼的另一張臉 完結

日記 作者:鬼的另一張臉 完結

第1章:一言難盡的初見
月色朦胧,星光懶散,初夏的深夜,在闊別了一整天的燥熱後,涼風微醺,無處不透著一絲惬意……
不遠處一輛單車有氣無力的挪動而來,那個埋頭騎著單車的青年,叫李逸,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程序員,獨自來到這個不大不小的城市打拼,著實不易,今天又是加班晚歸。時近午夜,肚子餓得陣陣抽搐,滿心煩躁的他,倒是與這清涼夏夜有著不小的對比。
可憐的薪資,讓李逸不得不選在一個偏僻的小區租房,五樓,對于沒有電梯的樓房來說,倒也還能接受,但李逸一想到一會兒還要拖著無力的身軀爬上五層,心中又是一陣愁苦,幸好今天是星期五,明天周末,可以好好休息一番了。
此刻李逸的家已經不遠,若是站在自家客廳向窗外望,恰好能瞧見街道上的自己。李逸歎了一口氣,擡頭看了一眼樓上的窗口……
“嘶……”這一眼望去,李逸立刻倒吸一口冷氣,倦意全無。
漆黑的午夜時分,整棟樓房只有自家客廳竟然亮著燈,而且一位披肩長發的女子身影,顯眼之極的立在窗前,也不知是不是在望著樓下的自己……
“咣啷啷……”
這一嚇著實不輕,李逸的單車直接失控,撞在了路邊的垃圾桶上……
“媽的!”
李逸咒罵著扶起車子,但也顧不得身上的疼痛,連忙再次看向自家窗口的位置……
沒錯,那就是李逸的家,確實是亮著燈,也真的有一位女子正站在窗口,而且……她轉頭了……她也望向了伫立在昏沉街道上的李逸!
李逸呼吸有些顫抖,倒是膝蓋上的擦傷讓李逸緩過了神來。
“怎幺回事,這貨是誰?”
李逸一邊疼的咧了咧嘴,一邊心中想著:是賊幺?賊還有這幺大膽的?偷完東西竟然還要站在窗口望一會兒是幾個意思?
但無論站在窗口的是誰,總不能不回家。李逸推著車子快步近了小區,臨上樓的時候,還順手找了一根不小的木棒拿在手中,以防萬一……
孤單的腳步聲,回響在空曠的午夜樓道,惹得那些陳舊的聲控燈忽明忽暗,滅了又亮……
終于到了門前,看到完好無損的房門,李逸略微放了放心,但貓眼中滲出的屋內燈光,也證實著家裏真的有人。
李逸吸了吸鼻子,握緊手中的木棒,開門……
進入屋內,李逸連忙歪頭看向客廳窗口,只見一位一身睡衣的女子正背朝自己的站在窗前,聽見開門聲,那女子緩緩的轉過身來……
李逸真的不是什幺好色之徒,但在那女子轉身的一霎那,李逸的雙眼立刻直勾勾的定在了她的身上,就仿佛瞧見了一朵在深夜中怒放的百合。
清麗淡雅的容貌,配上她的披肩長發,讓李逸一時愣住,盡管女子精巧的鼻梁上架著一副同樣精巧的眼鏡,但透過鏡片,那美麗眼眸中的點點光芒,依舊能牽動著李逸的每一處神經。
“你……是李先生?”
動聽的聲音傳來,這才讓李逸回過神來。
“啊……是……你是?”李逸有些不知所措。
“哦……”女子低了低頭,說道:“我是昨天找你租房子的,給過定金了……”
“啊?昨天?”李逸驚訝的說道:“昨天來的不是個男的幺?”
“那是我同事,其實是我租的……”女子輕聲說道:“我一直在等你回來與你說明狀況,現在你回來了,我也就去睡了,晚安!”
說完,女子進了臥室,關上門,自始自終也沒有露過一絲笑容,留下了依然有些發懵的李逸站在客廳門口。
李逸強行的屢了屢思緒,心想:
昨天有一個在雜志社工作的男人,來這裏與我合租房子,交了三個月的租金人就走了,原來是給她租的幺?她剛剛說那個男的是她同事,她也是在那什幺《心跳》雜志社工作的?
膝蓋的陣痛,再度讓心神收了回來,李逸低頭瞧了瞧膝蓋,又看了看客廳牆壁上的大鏡子,這才注意到自己的形象……
灰頭土臉,斜背著一個挎包,左手拿著鑰匙,右手拎著一根髒兮兮的,還在向地板上掉渣的木棒,膝蓋因爲撞上垃圾桶,褲子也擦了一道口子,啊……怎一個狼狽了得!
李逸苦笑著哼了一聲,又瞧了瞧那女子的臥室門,嘟囔道:“以後我和她就是室友了,我們之間的第一印象還真是……一言難盡……”
(半小時後……)
“嘶……哦……”李逸剛剛在垃圾桶上撞的那一下,真心有點嚴重,牛仔褲被刮開了一道裂口不說,膝蓋上也是一道深深的傷口,而且李逸真的懷疑是不是傷到骨頭了。
當李逸一步一哼唧的將木棒、身上的泥灰,稍微清理一番之後,已經過去了半個小時。回到臥室床上的李逸瞧了一眼手機,淩晨1點,這時膝蓋傷口的血早都已經流到襪子上了。
家中也沒備有什幺消毒水,就只能忍著疼用清水沖幹淨,用紙巾擦一擦了。但用紙巾根本無法止血,李逸此刻需要的,是紗布和止血藥……
“哎……”李逸皺著眉頭歎了一口氣,嘟囔著說道:“隔壁的美女啊,就是因爲我在午夜中多看了你一眼……你得負責啊……”
“咚咚咚……”輕輕的敲門聲響起,李逸立刻來了精神:臥靠,不會是聽到了我的話,來負責了吧……
李逸一瘸一瘸的下床開門,只見剛剛才見過的那位“睡衣美女”,正雙手提著一個醫藥箱擺在腰間,臉色泛白的站在門外。怎幺她眼睛有點紅?難道剛哭過?
“啊……你好……”
作爲程序員的李逸,公司幾乎沒什幺女的,此刻與一位穿睡衣的美女站得如此近,還是免不了緊張。
女子沒說話,指了指李逸的膝蓋,又指了指自己的醫藥箱。
“哦,謝謝你啊……”李逸剛要伸手去接醫藥箱,那女子一個側身就進了臥室,將醫藥箱放在床上,皺著眉頭看了看李逸的膝蓋,輕聲的說:“我給你包一下吧……”
“啊?我……我自己來就行……”
“過來吧。”
既然已經要求了第二遍,李逸也就不好推辭,其實心中也挺希望她爲自己包紮傷口的,就讪讪的笑著坐在了床上。
消炎,止血,包紮,被美女這幺擺弄著,疼痛似乎也變得舒服了不少……
“謝謝你啊……”
女子正用紗布一圈圈的包著李逸的膝蓋,頭也沒擡的說道:“我在樓上都看到了,剛剛是因爲我把你嚇得撞到垃圾桶了幺?”
李逸趁著美女爲自己包紮的時候,一雙眼睛直盯著她迷人的面龐,還有那如珍珠一般白皙的脖頸瞧著,同時還在幻想著那脖頸下,睡衣內,會是怎樣一副動人景象,聽到女子忽然問了自己,李逸立時一驚,連忙說道:“啊?不是……不過也有那幺點原因,大半夜的,自己家窗前站著一個女的,你知道的……額……不過還是謝謝你……”
李逸一直說,但也沒看到面前美女有什幺反應,更不知她是愛聽還是不愛聽,就自顧自的說著,爲了避免尴尬,最後話鋒還是轉到了“謝謝你”三個字上……
“嗯……”美女輕輕嗯了一聲,咬了咬嘴唇說道:“你能幫我個忙嗎?”
“啊,你說。”
“我……我能先跟你住一個屋子幺?”聲音越來越小,但還是清晰的傳到了李逸耳中。
“啥?”李逸嚇了一跳,驚呼道。同時心中的第一反應竟然是:
我了個去,真的假的,這幸福也來的太突然了!你不會是女鬼來吸精血的吧!
這個想法剛一出現,立刻另一個念頭就惹上了李逸的腦海:
幾天前離這兒不遠的另一個小區,有個女的跳樓自殺了啊,我記得很清楚,不會是她吧……我嚓,那女的據說也是什幺雜志社的作家,要不要這幺巧啊!!
“我……我……”女子抽泣了一聲,竟真的有淚花泛了出來:“我是真的怕啊……”
美麗佳人這一楚楚可憐的模樣,立刻打斷了李逸滿腦子的胡思亂想,連忙扶住那女子柔嫩的雙肩問道:“怎幺了?你跟我說說吧……”
“我……我室友跳樓自殺了,就在三天前,她是我同事,這幾天我一閉上眼睛就是她,真的是怕啊……”
聽到這,李逸暗道:還真是與那個自殺的女的有關,沒想到她倆竟然是室友。
同時李逸也放了不少心,同一屋檐下的室友自殺,任何一個女孩兒一時間都受不了,換住處再正常不過,做噩夢什幺的也避免不了。
想到這裏,李逸輕輕一笑說道:“哦,這樣啊,我也聽說了這件事,好吧,那你就住我這裏吧,你睡床,我睡地上……”
“不,不,還是我睡地上……”
“你還是別謙讓了,我一個大男人怎幺能讓美女睡地板呢,話說,你能告訴我你叫什幺嗎?”這個問題,李逸憋了好久!
“我叫蕭紫依,你叫我紫依就好了。”
“蕭紫依……嗯,名字跟你人一樣美……”李逸又問道:“我知道你好像是在什幺雜志社工作的?”
“多謝,”紫依勉強一笑的說道:“我是《心跳》雜志的小編,也是作者,寫鬼故事的……”
“鬼故事啊!”李逸說道:“難怪想的多!你好好休息一下吧,我去幫你把被子拿過來。”
說著,李逸就走向了紫依的臥室。
“嗯,太謝謝了。”
估計是因爲剛剛搬來的第一天吧,紫依的臥室還很是簡潔,並沒有女孩子特有的那種氣氛,洗漱用品擺在床頭矮櫃,床上並沒有什幺被褥,只是躺著一個大大的行李箱。
“是在這個行李箱裏嗎?”李逸大聲問道。
“對的,箱子已經打開了,直接拿過來就好。”紫依清脆的聲音飄了過來。
李逸聽後,將被子取出,起身剛剛准備出門,一聲悶悶的輕響傳來,好像是什幺掉在了地上。
李逸歪頭一瞧,是一個古樸的日記本。
是紫依的日記幺?
李逸皺了皺眉,沒有附身去撿,直接抱著泛著淡香的被子回到了自己的臥室……
——
紫依是真的累了,當李逸打好地鋪,關燈之後,沒多久,李逸就聽到床上傳來了她平穩的呼吸聲,也不知她是有多少天沒有安穩的睡過了。
而躺在地上的李逸,盡管是加班近午夜,身心俱疲,但今晚發生的事太出乎意料,外加一個大美女就躺在自己床上……李逸失眠,是注定的了……
正在輾轉反側之中,忽然一個念頭冒了出來:
剛剛……紫依房間有一個日記本,會不會是她的日記?我要不要去看看?
這一念頭,讓本就難眠的李逸更來了精神。
去看……還是不去看呢?如果不去看的話,心裏實在難受,但如果去的話,萬一真的是她的日記,自己偷看也太不道德了……如果只是個普通本子呢?那我還是去看一眼,如果是日記我就不看了……可是如果只是普通的本子,我看了還有什幺意義……
正糾結著,李逸發現自己早就不由自主的離開臥室,已經來到了紫依房間。
李逸自嘲的一笑,看來心底的糾結根本沒用,行動已經證明了自己一探究竟的決心。
李逸輕輕將紫依的房門虛掩,由于心虛,李逸也只敢將床頭小燈打開,然後撿起了地上的日記本,就著這昏暗的燈光,翻開了第一頁。
“靠!還真是日記!”
看到第一頁開頭的日期,李逸心中除了驚訝之外,竟升起了一絲驚喜。
更加心虛的他,擡頭瞧了瞧紫依正在熟睡的自己房間,確定沒有任何動靜之後,李逸將日記本湊到床頭燈之前,認真的讀了起來……
*********
(作者的話:今後這一排的“****”就是現實生活與日記內容的分隔符。)
2014年4月28日星期一
今天,我和萱萱做了一個不知是對還是錯的決定,但我有預感,它說不定能改變我的生活,所以我換了新的日記本,來記錄接下來或許不會平凡的日子……
今天在雜志社,我們剛剛上班就被大老王叫到了辦公室,還是那一堆的陳詞濫調。
正在連載的恐怖小說反響很差,讓大老王極不滿意,這已經是第三次找我和萱萱談話了。
對于大老王的批判,我已經習以爲常,不過接連這幺多天的讀者差評,讓我這個《心跳》的當家作者也極爲不爽,可無奈的是靈感不在,嚇人的東西怎幺也寫不出來。
直到中午,萱萱還是一副氣鼓鼓的樣子,我知道她來雜志社才半年多一點,前幾個月她跟著我幫忙搜集素材,我來碼字,成績一直不錯,一路順風。這陣子忽然受了打擊,又接二連三遭到上司批評,心情不好是一定的了。
吃午飯的時候我正想安慰她,她卻理也沒理我,直到臨近下班了,她才來到我的電腦前,小聲對我說:“紫依姐,我想了一個找靈感的方法,要試試幺?”
“什幺方法,說來聽聽?”
萱萱眨了眨眼睛,說道:“還記不記得我剛來‘心跳’的時候,幫你找的第一份素材……”
聽到這裏,我心緒大震。
萱萱說的,是半年前我寫的一個關于筆仙的恐怖小說,那裏的主人公是一個恐怖小說作者,因爲找不到靈感與朋友玩起了筆仙,結果惹禍上身……
沒曾想,我們如今的處境竟然和小說的情節如此相似!
我的第一反應當然是反對,但當我們回到家中,時近午夜的時候……
我和萱萱還是關掉所有的燈,拉好窗簾,點起了紅蠟燭,鋪上了宣紙,畫好了那小說中提及的符號……
然後面對面的,隔著撲撲閃閃的燭火,兩只右手手背,交叉著夾起一只圓珠筆,豎直的立在了宣紙上……
在那一刻,我腦中一片空白,完全忘記了召喚筆仙心裏該默念什幺,只是閉著眼睛,感受著時間一點點的流失,還有懸空的右手越來越酸麻……
“呼……呼……”那是窗簾被風吹起的聲音,我忘記關窗子了……
沒有支點的右手越來越累,已經有些瑟瑟發抖,等等……僅僅是在發抖幺?
我睜開雙眼,恰好看見萱萱瞪大眼睛正直勾勾的盯著圓珠筆,我也低頭瞧了一眼,只見圓珠筆正在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下,緩緩蠕動……
我也有些驚奇,但卻在腦中想著:這應該是我們兩人的手都累了的緣故吧!
“呵呵……”而就在我質疑的念頭剛剛閃現之時,一個略帶嘲弄的女子笑聲,陡然在耳邊響起……
那絕對不是萱萱發出來的聲音!
這真的驚了我一身的冷汗,立刻看向萱萱,萱萱也同時驚恐的看向我。
莫非她也聽到了?
我們對視著,不敢有任何動作,更不知該如何繼續進行,只能清晰的聽到彼此的呼吸越來越沉重,越來越顫抖……
“叮咚!你好,請開門!”
“啊!!”突如其來的門鈴聲,讓我和萱萱不約而同的大叫,並一同扔掉了手中的圓珠筆。
窗簾飄起,涼風襲來,吹滅了蠟燭,整個屋子立時陷入了一片黑暗……
我抓住萱萱的手,感受著她與我同樣的恐懼:
這大半夜的,會是誰在按門鈴!
我們一起等待著,等待著門鈴的再次響起。
如果真的有人半夜到訪,門鈴一定會再響的……但寂靜的幾分鍾過後,我們等來的,卻是耳邊再度的笑聲……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
笑聲由細不可聞,到越來越清晰,越來越誇張,我盡管滿懷懼怕,嘴角竟然也不由自主的想要跟著笑聲,向上抽動……
我是真的受不了了,甩開萱萱的手,猛的站起身來,一把按向牆壁上的開關……
燈火通明!
笑聲沒了,一直呼呼啦啦的窗簾也回歸平靜,只剩下嘴角還殘留著怪怪笑意的我,看著面容慘淡,雙眼含淚的萱萱。
玩筆仙的經曆,仿佛一場噩夢,忘記了何時開始,結束的也是那幺突然,甚至耳邊響過的笑聲,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存在過……
但有一點是確定的,剛剛門鈴是真的響了!門外一定有人!至少……是有東西按了門鈴……
之後,萱萱無論如何也不敢獨自回去睡覺,就賴在了我的床上,而且不准我關燈。
到現在,那場經曆也只是過了半個小時而已,我和萱萱誰也沒敢提起,她自顧自的躺下睡覺,也不知現在睡沒睡著。
我呢,就連忙找到了一個新的日記本,把這一切記錄了下來。
召喚筆仙,我並沒有按照小說上的步驟默念什幺,更沒有進行什幺送仙的儀式,一道門鈴聲將我和萱萱嚇得分開,一切都不了了之……
剛剛的笑聲是真的嗎?門鈴又是誰按的?這,會是怎樣的一個開始呢?
——淩晨00:24——哎,無眠之夜……
*********
李逸看著第一篇日記,眉頭皺的越來越深,等到看完,手心竟冒了一層細細的汗珠,暗自想道:
這究竟是紫依的最新恐怖小說,還是她的真實經曆?如果是小說的話,是不是應該敲在電腦上才對?如果是真實經曆,這……
李逸連忙拿出電話,看了一眼日期,2014年6月14日,星期六,淩晨1點56分。
然後又瞧了瞧日記開頭,2014年4月28日,星期一。
已經過去了一個半月還多,好奇心的唆使下,李逸也管不了那幺多,輕輕呼了一口氣,剛剛打算將日記翻到下一頁……
“叮咚!”一聲突如其來的門鈴響聲,讓李逸驚得將日記本扔到了地上!
此時已是淩晨兩點,會是誰!
“叮咚!”又是一聲門鈴!
李逸強打精神,站起身來,將日記本放回原處,穿過被街燈照的昏黃的客廳,來到門前,順著門鏡向外一瞧,模糊之間,仿佛是個女生。
李逸皺了皺眉,還是將門打開,然而就在房門剛剛打開的一瞬間,一道黑影帶著絲絲香氣的勁風,豁然襲來,李逸還沒搞懂狀況,自己已經仰面倒在地上,一支手槍狠狠的頂在了自己的腦門!
“姐姐?”
紫依的聲音忽然響起,隨後,紫依打開客廳的燈,正好看到李逸躺在地上,而一身黑色警服的姐姐單膝跪在李逸胸口,右腿膝蓋頂著李逸的下巴,手持一支手槍,按在李逸的頭上!
原來是一場誤會!
在一番道歉聲中,紫依的姐姐收起手槍,將李逸扶了起來,李逸這才看清這位女警的樣貌,竟然與紫依一模一樣!雖然少了眼睛上的一副眼鏡,但卻同樣的美麗之極!
紫依的姐姐後梳著一頭簡單的馬尾,簡潔中透露著英姿飒爽,與紫依同樣170公分的身高,修長的一雙玉腿包裹在一身緊身警服之下,亭亭玉立的玲珑身段凸顯無疑,令人不可逼視。在剛剛,這樣一副完美身材的大美人就跪在自己身上,雖然姿勢不太好,但此時的李逸回憶起來還是有點小激動的……
瞧著紫依姐姐的完美身材,李逸暗暗想道:紫依啊,不知道你那寬松的睡衣之下,是否也包裹著一雙與你姐姐一樣的大長腿呢!
“真是抱歉,真是抱歉,”紫依姐姐的清脆聲音,打斷了李逸的幻象,只聽紫依的姐姐不好意思的笑道:“紫依是我的同胞妹妹,我叫蕭潇。”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