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公主華筝被淫辱篇(作者:不詳)

蒙古公主華筝被淫辱篇(作者:不詳)



[推薦]蒙古公主華筝被淫辱篇蒙古公主華筝被淫辱篇融融月色下,華筝因思念郭靖,只身一人來到中原,卻不幸遇到歐陽克,歐陽克見蒙古公主美貌無比,頓起淫心點了華筝穴道帶回房間。歐陽克興奮得急急向前一步,便把華筝抱個滿懷。雖然隔著衣服,歐陽克可感覺到華筝那柔嫩的肌膚,皙白、光華且富彈性,心曠神怡。突然被歐陽克擁入懷中,不禁“嘤!”一聲驚呼,微力一掙,隨即全身一陣酥軟,便脫力似的靠趴在歐陽克寬闊的胸膛。華筝只覺得一股雄性的體味直沖腦門,心神一陣湯漾,一種從未有的感覺,似乎很熟悉、又似乎很陌生的興奮,讓心髒有如小鹿亂撞一般混亂的跳動著。歐陽克擁抱著華筝,胸口很清楚的感覺到有兩團豐肉頂壓著,華筝激動的心跳似乎要從那兩團豐肉,傳過到歐陽克的體內,因而歐陽克清楚的感覺到那兩團豐肉,正在輕微的顫動著。

歐陽克微微托起華筝的臉龐,只見華筝羞紅的臉頰,如映紅霞,緊閉雙眼睫毛卻顫跳著,櫻紅的小嘴潤晶亮,彷佛像甜蜜的櫻桃一般,歐陽克不禁一低頭便親吻華筝。

華筝感到歐陽克正托起自己的臉龐,連忙將眼睛緊閉,以掩飾自己的羞澀,心想歐陽克此時一定正在觀看自己,羞愧得正想把頭再低下時,卻感到自己的嘴唇被軟軟的舌頭貼著,頓時覺得一陣暈眩,一時卻也手足無措。歐陽克只見華筝的呼吸越來越急促,雙手輕輕的在歐陽克的背部滑動著,柔若無骨的嬌軀像蟲蚓般蠕動著,似乎還可聽見從喉嚨發出斷斷續續“嗯!嗯!”的呻吟聲。

歐陽克的嘴唇離開了,但卻又往華筝的耳根、頸項、香肩滑遊過去。華筝只覺得陣陣酥癢難忍,把頭盡力向後仰,全身不停的顫抖著,嬌喘噓噓!華筝彷佛陷入昏睡中,已不知道元歐陽克正在她身上做甚幺事,只是很興奮,蒙胧之中覺得好像很“需要”。

當歐陽克微微分開華筝的前襟,親吻華筝雪白的胸口時,華筝只覺得像是興奮過度般,全身一陣酥軟無力站定,而搖搖欲墜。床上華筝頭發披散著,一絲不挂的身軀,映在紅色的鴛鴦錦被褥上,更顯得晶瑩剔透。如癡如醉的華筝,不知道自己是怎幺躺到床上,更不知道自己是甚幺時候變成身無寸縷,只是緊閉著雙眼,雙手分別上下遮掩胸口和下體。歐陽克是個調情聖手,知道怎幺讓異性得到最高的滿足,他的雙手不急不徐的在華筝赤裸的軀體輕拂著,他並不急著撥開華筝遮掩的手,只是在華筝雙手遮掩不住的邊緣,搔括著乳峰根部、大腿內側、小腹臍下……華筝在歐陽克輕柔的挲摸下,只覺得一陣又一陣的搔癢難過,遮掩乳峰的手不禁微微用力一壓,『喔!』只覺得一陣舒暢傳來,華筝慢慢的一次又一次的移動自己的手搓揉雙乳,『嗯!』華筝覺得這種感覺真棒。可是,下體的陰道裏卻彷佛有蟻蟲在蠕動,遮掩下體的手也不禁曲指欲搔,『啊!』手指碰觸的竟是自己的陰蒂,微微硬脹、微微濕潤,華筝不禁打了一個寒顫。

華筝這些不自主的動作,歐陽克都看在眼裏,心想是時候了!歐陽克輕輕撥開華筝的雙手,張嘴含著華筝乳峰上脹硬的蓓蒂、一手撥弄華筝陰戶外的陰唇、另一只手牽引華筝握住自己的肉棒。華筝一下子就被歐陽克這“三管齊下”的連續動作,弄得既驚且訝、又害羞也舒暢,只是下體全濕了,也蠻舒服的!握住肉棒的手不覺的一緊,才被挺硬肉棒的溫熱嚇得一回神,才知自己握的竟是歐陽克的肉棒,想抽手!卻又舍不得那種挺硬、溫熱在手的感覺。

歐陽克含著華筝的乳頭,或舌舔、或輕咬、或力吸,讓華筝已經顧不了少女的矜持,而呻吟著淫蕩的亵語。歐陽克也感到華筝的陰道裏,有一波又一波的熱潮湧出穴口,濕液入手溫潤滑溜。隨著越來越高漲的情緒,華筝的呻吟聲也越來越高,身體顫動次數越來越密集。歐陽克覺得自己與華筝的情欲,似乎已經達到最高點了,遂一翻身,把華筝的雙腿左右一分,扶著肉棒頂在蜜洞口。華筝感覺到一根火熱如剛出熔爐的鐵棍,擠開陰唇頂著陰道口,一種又舒暢又空虛的感覺傳自下體,不禁扭腰把陰戶往上一挺,“滋!”肉棒竟順溜的插進半個龜頭。『啊!』刺痛的感覺讓華筝立即下腰退身。歐陽克剛覺得肉棒彷佛被吸吮了一下,隨即又被“吐掉”,立即沉腰讓肉棒對著穴口再頂入。這一來一往只聽得又是“噗滋!”一聲,歐陽克的龜頭全擠入華筝的陰戶了。『啊!』華筝又是一陣刺痛覺得下體刺痛難當,雙手不禁緊緊的按住自己的大腿。歐陽克也不急躁著把肉棒再深入,只是輕輕的轉動腰臀,讓龜頭在華筝的陰戶裏轉揉磨動。歐陽克揉動的動作,讓華筝覺得下體刺痛漸消,起而代之的卻是陰道裏有一陣陣癢癢的,令人有不搔不快之感。華筝輕輕的挺動著下身,想借著這樣的動作搔癢處,不料這一動,卻讓歐陽克的肉棒又滑入陰道許多。華筝感到歐陽克的肉棒很有效的搔到癢處,不但疼痛全消,而且還舒服至極,遂更用力挺腰,因爲陰道更深的地方還癢著呢!

歐陽克覺得肉棒正一分一寸慢慢的進入陰道內,緊箍的感覺越來越明顯,陰道壁的皺折正借著輕微的蠕動,在搔括著龜頭,舒服得連歐陽克也不禁『哼!哼!』地呻吟著。

當歐陽克覺得肉棒已經抵到陰道的盡頭了,立即很快速的提腰,“唰!”讓龜頭快速的退到陰道口,然後再慢慢的插入,深頂盡頭。歐陽克就重複著這樣的抽插動作,挑逗著華筝的情欲。

當華筝覺得陰道慢慢被填滿,充實的舒暢感讓華筝『嗯……嗯…適…』的呻吟著;華筝的呻吟就彷佛有韻律節奏般:『嗯……嗯……啊!鞍、嗯……嗯……啊!……』的吟唱著,爲無限春光的房間更平添一些盎然的生氣。歐陽克覺得華筝的陰道裏越來越滑溜、順暢,便加快抽插的速度。華筝也像要迎敵抗師般,把腰身盡力往上頂,讓自己的身體反拱著,而陰戶便是在圓弧線的最高點。歐陽克雙手用力的抱緊華筝的後臀,讓兩人的下體緊密的貼著,而肉棒則深深的頂在陰道的盡頭。剎那間歐陽克的龜頭一陣急遽的縮脹,“乙嗤!嗤!嗤!”一股股的濃精直射花心,舒暢至極的感覺,讓歐陽克一陣顫栗。華筝忽覺得歐陽克的肉棒竟然停止抽動,只是結結實實的填滿整個陰道,突然感到一股熱潮急沖子宮,不禁脫口『啊!』驚叫一聲,一種生平未遇的舒暢感讓全身一陣酥軟,“砰!”松躺在床上,而肉棒跟陰戶也分開了……“嗯!你的狠勁,加上粗壯的東西,搞得我魂飛魄散,使我迷茫,快樂得如登仙境,享受人間極樂。”

歐陽克爲其豔姿,惑人目光,豐滿白嫩嬌柔的玉體迷醉,像得到鼓厲似的,更抖擻精神,再度尋歡,猛抽猛幹,陽具的內莖,在穴中猛用勁的,提起出頭,大刀闊斧的幹,才數下,華筝已被幹得欲仙欲死,陰精直冒,穴心亂跳,陰戶陣陣抖顫,口內不住的浪哼道:“我沒有妹命啦……呀……哎…………你真要肉死我……騷穴……嗯…”華筝這時已被肉昏了頭,歐陽克猛勇的大力抽插,使其又連續的插了數次,全身酸軟無力,這也難怪,十余年都末近男人,今目初經,如此狠幹,怎不令她吃不消呢。

她嬌媚的浪哼著,他緊摟著她的嬌身,也不管她的死活下用足氣力,一下下狠幹下去,急插猛抽,大龜頭像雨點般碰在她的花心上,浪水陰精被帶著“滋、滋”的發響,由陰戶裏一陣陣的向外流,屁股大腿都濕了一片。

直插得她死去活來,不住的寒顫,抖顫著,嘴吧張著直喘氣,連“哎呀”之聲都哼不出來,他才輕抽慢插。華筝此時才得喘氣的機會,望著他媚笑,並擦其汗水,溫情的吻著他,玉手愛撫健壯背肌道:“發!你怎幺這樣厲害,我差點給你搗散了。”

“華筝,你說我什幺厲害?”“討厭,不准亂講,羞死人!”

“你說不說?”

歐陽克猛的抽插數次,緊頂華筝的陰核,不住揉擦磨旋,直揉得陰核與嫩肉,酥酥的,心裏發顫,連忙大至叫道:“我說!我說!”

“你的大雞巴真厲害,差點給你搗散了。”

他故意使壞,要征服她,還頂著揉旋不止,幹得更粗野。“小穴被大雞巴搗散了。”

羞得她粉臉通紅,但又經不起他那輕狂,終于說了,只樂得他哈哈大笑。歐陽克心滿意足的,征服了這個尤物,繼績抽插。他經過多次沖刺,緊小的穴,已能適應,並且內功深厚,可以承受粗壯的陽具,于是轉動著臀部上下左右迎合著他直沖,華筝浪哼,曲意奉承。

歐陽克感覺其穴內,緊急的收縮,內熱如火,龜頭一陣熱,知她又泄了,自己有點累,緊緊互抱,陰內喇叭口,如張合含允著龜頭,一陣酥麻,寒顫連連,二人都舒暢的泄了,躺著喘氣,二度春風後,誰也不願再動了。

暴風雨過去了。片時的休息,緊抱著的人兒,又在動下她醒了。張著一雙媚眼,華筝想到自己原爲烈女,現爲蕩婦,赤身和其裸抱著,不禁羞紅著臉,輕吻了他一下,又得意的笑了,再想到剛才和他舍死忘生的肉博,他以那美妙緊硬的大陽具,真搗心靈深處,把她領入從未到處的妙境,打開人生奧秘,又不由心裏樂陶陶,甜密密地直跳。原來陽物挺直堅硬,還插住末出來,現被淫液及溫暖的穴兒滋潤著更加粗壯長大,把陰戶內塞得滿滿的,大龜頭頂緊子宮口,既刺激又快感,一股酸麻的味道,氣呼喘喘的道:“心肝,你這寶寶使我又愛又怕,險險我又出了。”

說罷嘴舔舌的,好像其味無窮。歐陽克沉思中,靜睜享受安甯中的樂趣,爲其淫浪之聲所擾,張目凝硯,嬌媚麗容,手摸高隆玉乳,散花仙子華筝乳峰被揉著,酥癢到心裏,擺首挺胸,輕扭細腰,豐肥的玉臀輕慢擺動,不時的前後上下磨擦,專找穴內癢處摩擦迎合。

陽具配合著她的磨動迎合,只樂得她,喜喜的浪叫“呵!心肝…………”

歐陽克低頭看著華筝的陰戶含著大陽具進出抽插。陰唇收縮,紅肉吞吐翻飛,猛挺急抽,運動自如,既香甜,又滑溜,有時盡謗插盡,有時磨穴口,子宮口又緊夾著龜頭,酥快,癢到心底,也樂得直叫“親親……你的功夫真好……,加速的旋……唔…唔……。好小穴…你這個又騷…又淫的浪穴………使我舒服…嗯…用勁的夾啊!”兩人叫在一起,浪做一團,因得更加痛快淋離,伊伊唔呀呀的,淫聲百出,浪態萬千,那大龜頭插進抽出,帶著騷水淫精,越肉越多,流得滿腹滿腿,屁股地上都是,其滑如油抽插更加快速,舒暢抉樂,如瘋如狂,勇猛大力玩樂,挺擡旋轉如飛,吞吐抽插不停。她實在覺得不行了,浪得淫水成河,腰腿酸軟,不動一動,全身如散的,“格格格”浪笑。

歐陽克抱緊嬌身,壓得緊密,繼猛抽狠插數下,陽具緊頂著陰核四周,子宮口和陰穴底處,在最嫩最敏感的軟肉上,輕輕揉轉。

華筝閉著雙眼,品嘗者這刻骨難忘的美味,美得她贊口不絕,口哀浪哼著,頭在左右搖擺,身隨其粗粗壯陽具的抽插而搖動,她實在禁不住這內媚之功,心底內的扭癢,樂得忍不住淫水又泊泊的出了!

歐陽克粗壯的陽具,實在把她肉得太舒服了,雖然內功深厚,得習素女偷元之術,樂還抵抗不了粗壯陽具猛烈的攻勢,陰精像開關似的向外流,通體酥麻,酸軟無力,全身的細胞都在顫抖,真是有生以來,初嘗這樣的美味,從未領略的妙境,怎不使她樂極魂飛,死去活來。

他見她兩夾火赤,星眼含淚,話語已含胡不清了,周身都在劇烈的頭抖,又燒又熱的陰精,直射不停,覺得自己龜頭酥麻似的,陰壁似顫抖的收縮,緊夾陽具吸吻,脫陰昏死過去。連忙緊摟著,吻其唇,以舌伸入其口裹,向口中不停的運氣吹吸氣,才使其醒轉,眼珠已能轉動,漸漸恢複精神,然後托那潤滑,緊彈的豐臀,又猛力抽、插揉數下,緊頂著花心,再忍不住精關,千股熱熱的陽精,射入張口的子宮裏去,熱得她寒顫連打,疲乏的不動。恩愛纏綿的戰鬥終于停,狂歡半日,已享受了極樂,甯靜的休息。
本主題由mmcwan21于2015-2-713:31關閉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