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二到現在爲止、母親與我

高二到現在爲止、母親與我

「媽,兒子回來啦!」
今天是2015。1。25距離上次回家已經一個多月了。
一個月之前,我和母親之間整整做了五次才戀戀不捨的離開了家。今天是考完期末考試的最後一天,也意味著我和母親浪漫(充滿著性愛)的寒假生活的開端,習慣性的打開SIS001,于是想把自己這幾天的經曆說出來,希望狼友們多多提意見。
發這篇文章之前其實也挺忐忑,于是先發了一部分試試水,結果版主通知我說我的標題和字數都不太好,于是想來想去就把自己的和母親生活的小細節披露出來。同時我寫文章並不是鼓勵大家去發生什幺,畢竟還是過于驚世駭俗了一些,腦子裏偶爾有個幻想即可,切記不要做什幺啥事兒。
鑒于可能會有狼有提前問我如何和母親發生關係,在此我不想說出來,第一各家有各家的現實情況完全沒有參考性,第二,一切都是順其自然,刻意的追求反而不好,前言有些長了,當然也是爲正文做一些鋪墊。
前一天晚上得到我要回家的信息,母親早就穿好黑色絲襪(我最喜歡射在母親的絲襪大腿上),灰色包臀裙(在青島讀書時買的去年過年送給母親做淫蕩禮物)躺在了家裏大炕上,我急不可耐地扔掉手裏的行李,蹬飛了鞋子就撲在了母親身上。快速脫掉褲子,閃著淫蕩液體的龜頭就要插在母親的嘴裏。
搓著母親C杯的白奶子,剛要脫掉母親的裙子插起來,母親就推弄我起來向窗外看去。
(說起來,向窗外看起來的動作反而每次都能引爆我的沸點,因爲我清楚地記得,母親第一次和我那啥啥的時候肩膀的衣服掉了一半,露出了一半的白奶子,然後支楞起身子向窗外看去的情景,也算是我的一個G點吧。)
「哎呀,怎幺了,媽?」我嘴裏含著一個月沒見的白奶子含混著問道。
「媽看看你拴好門了沒有?」插好門咱娘倆再弄,邊說著邊拉上了窗簾。
「早插好啦,現在該插你了,媽。」
「臭兒子」母親嬌喘了一聲,就躺了下啦,張開了大腿。
我母親今年42歲,地道的山東女人,身材不高但是很惹火,兩個大肉球足有C杯,皮膚在農村婦女中特別白(我繼承了母親基因,皮膚也很白),胸部很挺,奶子是她最迷人的部份,三年前我們陰差陽錯第一次發生關係的時候,我就喜歡對著母親這對超級美豔的白奶子射出的。母親雖然只是是農村婦,但由于並不操勞農活,家裏生活條件也不錯,所以身軀在緊窄的黑色絲襪下起伏,看著母親裹著絲襪的大腿,穿著性感小內褲,那種成熟女人的細膩觸感讓我把持不住了。我含著母親的奶頭,又用力含了幾下整個奶子,完全含不過來的感覺,我用手使勁地揉弄著、搓弄著母親的奶子,把奶子向一起擠壓(我的特殊癖好,喜歡擠母親的奶子),實實地壓在自己的身下,然後問道:「媽,想兒子了幺」。
母親扭動著腰身,唇上的口紅香香的(是我在淘寶郵購的水果味口紅,平素很喜歡給老媽在網上買些淫蕩的器物),豐滿的臀部擺動起來更是誘人,眼神透露著放蕩的樣子,我的右腿也慢慢開始壓入母親的雙腿間,大腿來回摩擦她熱烘烘的身體,母親慢慢把柔軟的奶子蹭在我手臂上,然後「嗯」了一聲,低聲呻吟著「傻兒子,昨晚上你說期末考試完了回家,媽這就特意打了一盆子熱水,把全身都洗了,就知道你回來要折騰。」
(這一部分略微誇張了一些,事實上,母親和我做起來很少會說什幺挑逗的話,更不像大家想的那樣如亂文小說裏寫的那樣淫亂不堪,兩個身子,一個大一個小,交織在一起,黑夜裏不斷呻吟,就這樣的畫面)

母親淫蕩的呻吟說著,隨著一聲銷魂的嬌啼,母親子宮口緊緊箍住我早已滾燙的龜頭,我大力地挺動大肉棒抽插她濕滑的陰道,帶動她的下半身隨著我的腰桿上下擺動,母親纏在我腰間的大腿像抽筋般抖著,我的龜頭與母親陰核緊緊抵在一起,此時母親的陰道裏一陣兒緊密的收縮,就用盡全身力氣將我的肉棒往火熱、幽深的陰道最深處猛地一插……
「啊……啊……」
一股濃濃的精液直射入長著白奶子的媽媽的子宮深處……。
兩個忘形纏綿的肉體一陣瘋狂的顫動,一股又一股濃濃的精液斷斷續續地射入母親那幽深子宮內。
身下的媽媽嬌喘著,兩個雪白的身子在一陣輕抖中癱軟下來。我的大肉棒仍深埋在母親濕漉漉的穴裏不肯出來。
壞了,「媽,今天是你安全期幺?我剛才可都射進去了。」
「現在才知道問,媽提前吃了葯了,沒事兒。」
我淫蕩一笑,不顧母親的嬌喘,又滾在了一起。
回憶起這3年來的故事,一切要從兒時的春夢說起。********************************
三年前,我還是一個高二的文科生。
父親在我高一的時候因爲工傷離開了我們。(這件事我和母親一直刻意迴避,做愛也好,日常生活裏也好,從不會提及父親)我遍和母親相依爲命了,其實我一直很喜歡SIS001中《我和老媽的那些事兒(第一到第十六季)》我發現亂倫的母子往往都是單親家庭,或許這也是有道理的吧。
回歸正題,那天是一個月一次的放假日。我們住宿生都可以回家,回家過程和白天的事情我就不細表啦,主要是那天晚上的故事。我父親離開之後,因爲擔心母親一個人所以我們就搬在了一起住,那天晚上母親正好洗完澡,沒有穿奶罩就出來了,只有兒子所以母親從來洗完澡都不避嫌(後來,我問母親,母親說,自己兒子所以沒想過避嫌之類的)看著那大奶子,還有母親薄薄的內褲,我確實很不好意思,但那個時候沒有歪的心思,畢竟根深蒂固倫理觀使我從不敢多想,母親洗完我也就去洗了洗澡,等我洗完回來,燈已經拉上,我看母親勞累了一天很疲憊也就沒有開電視機,早早睡了。
一切的源頭就在于這次和母親的睡覺。
具體的情景我記憶尤深,不一會我就睡著了,然後就是一個春意盎然的夢,我抱著一個女性的屁股,不停地在摩擦,那屁股的手感嫩滑,舒爽,是種浸透靈魂的感覺,可等我仔細看著女性的臉的時候,赫然發現就是我的母親!!
沒等我在這種矛盾中享受,我就醒了。當時一下子就清醒了,母親背對著我還睡在我身邊,那一刻那種急劇膨脹的性慾完全沖破了我的倫理束縛。
我記不得我當時愣愣的害怕猶豫了多久,大概也有20多分鍾吧。
我的手開始在母親的腰部摸索,我可以明顯地感到,母親的腰是很結實,沒有贅肉。慢慢的我的手摸索到母親的腿間,母親的屁股高高撅起,我五指並起,緩緩的撐開母親的屄肉,漸漸插入,裏面暖呼呼的,到處蔓延汁水,手指順著母親陰道:「噗嗤、噗嗤——」
回想起當時,就一種感覺:怕!!
我害怕母親突然清醒打死我,害怕這種不倫的壓力。
但是,更有一種感覺:刺激!!輕飄到雲端的刺激!!
因爲我的動作並不大,母親並沒有醒來,這時的我真的是頭腦發熱,我脫內褲,慢慢小心翼翼地分開母親的大腿,拉著早已經腫脹的鬼頭慢慢塞進了母親的陰道,母親的穴被我的肉棒一插入,那份充實感,那種肉棒的磨擦刺激,那種人倫的違逆感瞬間讓我快感立至,忍不住發出了大聲伸吟。
我用肉棒不斷地在母親穴中抽插,每下沖刺,都使穴內發出「噗赤、噗赤」的聲音。我終于瘋狂了,不管母親醒沒醒,開始大起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肉棒拉到陰道口,再一下插進去,陰囊打在母親屁股上,「啪啪」直響。
終于,母親,還是醒來了!正抽插的我正對上母親慢慢睜開的眼睛。
這種對視的快感啊!!
我已無法忍耐自己的刺激,一波強烈的快感沖擊得我,聲音越來越大,喘息越來越重,不時發出無法控制的叫聲,伴隨著長長的出氣,啊啊啊…
…「啪啪啪」猛烈地進出,母親吮吸舔舐兒子的龜頭更有力,更快了,一股濃濃靜夜射在母親的穴裏。
隨著一聲尖叫,母親啪的一巴掌打在我臉上。
我一瞬間哭泣出來,「媽……」
母親看著哭出聲的我,有些顫抖地問道,「你在幹什幺,你知不知道你在幹什幺?我是你媽!!」
我也不知道哪裏來的膽子,暮然隨著一陣吼聲,我知道!!
我重新把母親壓在身下,對著母親濕漉漉的陰道再次插了進去。
母親不知是不是被我的樣子嚇到,放佛陌生人一般的看著我。但是對我的抽插就像認命般的扭動了下便閉上眼睛扭頭哭了出來。
于是,現在想想,也是很可笑的場景,母親在哭,我也在哭,然後,正哭著的我幹著正哭泣的母親。就放佛誰在逼我們啪啪啪,實際上誰也沒有。
沒多久,房間一片寂靜,只有我與母親陰部互相出的水聲,每一次進出母親的陰道都發出肉體啪啪的聲音,最重要的是我感受到母親全身的肌肉都綳得緊緊的,微微的顫抖著,我想去拉母親的手,可是母親的手指蜷曲,顯得很緊張,陰道裏的收縮慢慢變成整個臀部的痙攣,臀肉不停地顫抖,肉穴流出來的體液在嫩白的大腿上形成小溪流了。
終于,隨著一聲低吼,我又一次射在了母親的穴裏……
ps:如果本文能得到版主和狼友認可,下次我會把母親部分照片貼上。
主要是母親的四五張屁股照片和一張白奶子照,說起來母親其實特別抵觸我拍照,所以說我擁有的母親的照片很多都是我偷拍的,因爲我對白色皮膚的女人尤其是屁股特別的愛好,我的第一任女朋友是我高中時候交的,後來那啥的時候發現她果真如外表看到的一樣屁股又大又白我也就迷上了,現在已經好了三四年了,母親也一直知道我有女朋友,可是誰也沒有刻意的提及。
以前,我做夢也想像亂倫小說裏說的那樣什幺女友、母親一起SEX之類的,真正和母親有了關係後反而淡了那念想,人要知足,太貪心了反而失去的更多,這樣沒人知道母、子之間相濡以沫,再有個五年八年慢慢的一切也就淡了。
是不是不太相信?其實我也不太相信,不過不重要了,起碼,我現在有用母親。這邊足夠了。
「媽,兒子回來啦!」
今天是2015。1。25距離上次回家已經一個多月了。
一個月之前,我和母親之間整整做了五次才戀戀不捨的離開了家。今天是考完期末考試的最後一天,也意味著我和母親浪漫(充滿著性愛)的寒假生活的開端,習慣性的打開SIS001,于是想把自己這幾天的經曆說出來,希望狼友們多多提意見。
發這篇文章之前其實也挺忐忑,于是先發了一部分試試水,結果版主通知我說我的標題和字數都不太好,于是想來想去就把自己的和母親生活的小細節披露出來。同時我寫文章並不是鼓勵大家去發生什幺,畢竟還是過于驚世駭俗了一些,腦子裏偶爾有個幻想即可,切記不要做什幺啥事兒。
鑒于可能會有狼有提前問我如何和母親發生關係,在此我不想說出來,第一各家有各家的現實情況完全沒有參考性,第二,一切都是順其自然,刻意的追求反而不好,前言有些長了,當然也是爲正文做一些鋪墊。
前一天晚上得到我要回家的信息,母親早就穿好黑色絲襪(我最喜歡射在母親的絲襪大腿上),灰色包臀裙(在青島讀書時買的去年過年送給母親做淫蕩禮物)躺在了家裏大炕上,我急不可耐地扔掉手裏的行李,蹬飛了鞋子就撲在了母親身上。快速脫掉褲子,閃著淫蕩液體的龜頭就要插在母親的嘴裏。
搓著母親C杯的白奶子,剛要脫掉母親的裙子插起來,母親就推弄我起來向窗外看去。
(說起來,向窗外看起來的動作反而每次都能引爆我的沸點,因爲我清楚地記得,母親第一次和我那啥啥的時候肩膀的衣服掉了一半,露出了一半的白奶子,然後支楞起身子向窗外看去的情景,也算是我的一個G點吧。)
「哎呀,怎幺了,媽?」我嘴裏含著一個月沒見的白奶子含混著問道。
「媽看看你拴好門了沒有?」插好門咱娘倆再弄,邊說著邊拉上了窗簾。
「早插好啦,現在該插你了,媽。」
「臭兒子」母親嬌喘了一聲,就躺了下啦,張開了大腿。
我母親今年42歲,地道的山東女人,身材不高但是很惹火,兩個大肉球足有C杯,皮膚在農村婦女中特別白(我繼承了母親基因,皮膚也很白),胸部很挺,奶子是她最迷人的部份,三年前我們陰差陽錯第一次發生關係的時候,我就喜歡對著母親這對超級美豔的白奶子射出的。母親雖然只是是農村婦,但由于並不操勞農活,家裏生活條件也不錯,所以身軀在緊窄的黑色絲襪下起伏,看著母親裹著絲襪的大腿,穿著性感小內褲,那種成熟女人的細膩觸感讓我把持不住了。我含著母親的奶頭,又用力含了幾下整個奶子,完全含不過來的感覺,我用手使勁地揉弄著、搓弄著母親的奶子,把奶子向一起擠壓(我的特殊癖好,喜歡擠母親的奶子),實實地壓在自己的身下,然後問道:「媽,想兒子了幺」。
母親扭動著腰身,唇上的口紅香香的(是我在淘寶郵購的水果味口紅,平素很喜歡給老媽在網上買些淫蕩的器物),豐滿的臀部擺動起來更是誘人,眼神透露著放蕩的樣子,我的右腿也慢慢開始壓入母親的雙腿間,大腿來回摩擦她熱烘烘的身體,母親慢慢把柔軟的奶子蹭在我手臂上,然後「嗯」了一聲,低聲呻吟著「傻兒子,昨晚上你說期末考試完了回家,媽這就特意打了一盆子熱水,把全身都洗了,就知道你回來要折騰。」
(這一部分略微誇張了一些,事實上,母親和我做起來很少會說什幺挑逗的話,更不像大家想的那樣如亂文小說裏寫的那樣淫亂不堪,兩個身子,一個大一個小,交織在一起,黑夜裏不斷呻吟,就這樣的畫面)
母親淫蕩的呻吟說著,隨著一聲銷魂的嬌啼,母親子宮口緊緊箍住我早已滾燙的龜頭,我大力地挺動大肉棒抽插她濕滑的陰道,帶動她的下半身隨著我的腰桿上下擺動,母親纏在我腰間的大腿像抽筋般抖著,我的龜頭與母親陰核緊緊抵在一起,此時母親的陰道裏一陣兒緊密的收縮,就用盡全身力氣將我的肉棒往火熱、幽深的陰道最深處猛地一插……
「啊……啊……」
一股濃濃的精液直射入長著白奶子的媽媽的子宮深處……。
兩個忘形纏綿的肉體一陣瘋狂的顫動,一股又一股濃濃的精液斷斷續續地射入母親那幽深子宮內。
身下的媽媽嬌喘著,兩個雪白的身子在一陣輕抖中癱軟下來。我的大肉棒仍深埋在母親濕漉漉的穴裏不肯出來。
壞了,「媽,今天是你安全期幺?我剛才可都射進去了。」
「現在才知道問,媽提前吃了葯了,沒事兒。」
我淫蕩一笑,不顧母親的嬌喘,又滾在了一起。
回憶起這3年來的故事,一切要從兒時的春夢說起。********************************
三年前,我還是一個高二的文科生。
父親在我高一的時候因爲工傷離開了我們。(這件事我和母親一直刻意迴避,做愛也好,日常生活裏也好,從不會提及父親)我遍和母親相依爲命了,其實我一直很喜歡SIS001中《我和老媽的那些事兒(第一到第十六季)》我發現亂倫的母子往往都是單親家庭,或許這也是有道理的吧。
回歸正題,那天是一個月一次的放假日。我們住宿生都可以回家,回家過程和白天的事情我就不細表啦,主要是那天晚上的故事。我父親離開之後,因爲擔心母親一個人所以我們就搬在了一起住,那天晚上母親正好洗完澡,沒有穿奶罩就出來了,只有兒子所以母親從來洗完澡都不避嫌(後來,我問母親,母親說,自己兒子所以沒想過避嫌之類的)看著那大奶子,還有母親薄薄的內褲,我確實很不好意思,但那個時候沒有歪的心思,畢竟根深蒂固倫理觀使我從不敢多想,母親洗完我也就去洗了洗澡,等我洗完回來,燈已經拉上,我看母親勞累了一天很疲憊也就沒有開電視機,早早睡了。
一切的源頭就在于這次和母親的睡覺。
具體的情景我記憶尤深,不一會我就睡著了,然後就是一個春意盎然的夢,我抱著一個女性的屁股,不停地在摩擦,那屁股的手感嫩滑,舒爽,是種浸透靈魂的感覺,可等我仔細看著女性的臉的時候,赫然發現就是我的母親!!
沒等我在這種矛盾中享受,我就醒了。當時一下子就清醒了,母親背對著我還睡在我身邊,那一刻那種急劇膨脹的性慾完全沖破了我的倫理束縛。
我記不得我當時愣愣的害怕猶豫了多久,大概也有20多分鍾吧。
我的手開始在母親的腰部摸索,我可以明顯地感到,母親的腰是很結實,沒有贅肉。慢慢的我的手摸索到母親的腿間,母親的屁股高高撅起,我五指並起,緩緩的撐開母親的屄肉,漸漸插入,裏面暖呼呼的,到處蔓延汁水,手指順著母親陰道:「噗嗤、噗嗤——」
回想起當時,就一種感覺:怕!!
我害怕母親突然清醒打死我,害怕這種不倫的壓力。
但是,更有一種感覺:刺激!!輕飄到雲端的刺激!!
因爲我的動作並不大,母親並沒有醒來,這時的我真的是頭腦發熱,我脫內褲,慢慢小心翼翼地分開母親的大腿,拉著早已經腫脹的鬼頭慢慢塞進了母親的陰道,母親的穴被我的肉棒一插入,那份充實感,那種肉棒的磨擦刺激,那種人倫的違逆感瞬間讓我快感立至,忍不住發出了大聲伸吟。
我用肉棒不斷地在母親穴中抽插,每下沖刺,都使穴內發出「噗赤、噗赤」的聲音。我終于瘋狂了,不管母親醒沒醒,開始大起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肉棒拉到陰道口,再一下插進去,陰囊打在母親屁股上,「啪啪」直響。
終于,母親,還是醒來了!正抽插的我正對上母親慢慢睜開的眼睛。
這種對視的快感啊!!
我已無法忍耐自己的刺激,一波強烈的快感沖擊得我,聲音越來越大,喘息越來越重,不時發出無法控制的叫聲,伴隨著長長的出氣,啊啊啊…
…「啪啪啪」猛烈地進出,母親吮吸舔舐兒子的龜頭更有力,更快了,一股濃濃靜夜射在母親的穴裏。
隨著一聲尖叫,母親啪的一巴掌打在我臉上。
我一瞬間哭泣出來,「媽……」
母親看著哭出聲的我,有些顫抖地問道,「你在幹什幺,你知不知道你在幹什幺?我是你媽!!」
我也不知道哪裏來的膽子,暮然隨著一陣吼聲,我知道!!
我重新把母親壓在身下,對著母親濕漉漉的陰道再次插了進去。
母親不知是不是被我的樣子嚇到,放佛陌生人一般的看著我。但是對我的抽插就像認命般的扭動了下便閉上眼睛扭頭哭了出來。
于是,現在想想,也是很可笑的場景,母親在哭,我也在哭,然後,正哭著的我幹著正哭泣的母親。就放佛誰在逼我們啪啪啪,實際上誰也沒有。
沒多久,房間一片寂靜,只有我與母親陰部互相出的水聲,每一次進出母親的陰道都發出肉體啪啪的聲音,最重要的是我感受到母親全身的肌肉都綳得緊緊的,微微的顫抖著,我想去拉母親的手,可是母親的手指蜷曲,顯得很緊張,陰道裏的收縮慢慢變成整個臀部的痙攣,臀肉不停地顫抖,肉穴流出來的體液在嫩白的大腿上形成小溪流了。
終于,隨著一聲低吼,我又一次射在了母親的穴裏……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