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師表85

第085章

我在拘留所裏整整呆了七天才被放了出來。出來的那天早上,是張鄉長——我的准嶽父親自開車來接我的,一路上張鄉長原本就黑的臉更是黑得發鐵青,一句話也不說。我當然知道他的臉色爲什幺這幺難看,我和豔豔的訂婚請柬都發出去了,我卻因爲和別人爭風吃醋而進去了。結果訂婚日期到了,准新郎卻不見了,我未來的老丈人能不氣嗎?

可我此刻死裏逃生,呼吸著自由而清新的空氣,心裏舒暢得很,根本不在乎他那要吃人的目光。

張鄉長沒有把我送回學校或者他家,而是把我拉到了他的辦公室,並且勒令秘書誰也不許進來,這才關上了門,一本正經的坐在老板椅上瞪著我。

“張鄉長,謝謝你。你把我帶到這裏來,不會是有什幺事想和我商量吧?”

我故意不叫他叔叔,而叫他張鄉長。

“說吧,你和那個女的是怎幺回事?”

張鄉長仍舊板著臉沒好氣道。

“哪個女的?”

我明知故問。

“就是你們餐館裏的那個女廚師,你和她到底是什幺關系?”

“她也是姐妹花餐廳的老板之一,所以我和她也只是生意上的關系而已。”

“你少給我裝傻。彭磊,你還真行啊,爲了個寡婦跟別人爭風吃醋,差點沒把人給捅死了,現在這事傳得是滿城風雨,你讓我這張臉還往哪放啊!”

鄉長的臉色越發難看。

“對不起,張叔叔,這件事是我不對,連累了大家。”

我做出一副忏悔狀,畢竟他是豔豔的爸爸,又是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我弄出來的。

張鄉長見我態度誠懇老實,這才松了一口氣,獎賞了我一支香煙:“年輕人嘛有時侯總免不了會受不住誘惑,惹上些風流韻事,這是很正常的,關鍵是要把握住事情的輕重,知道嗎?現在你還年輕,以後的前途還不可限量,不要爲了一個女人而毀了自已的前程……”

我唯唯諾諾地聽著張鄉長說教了半天,最後忍不住問道:“張叔叔,這件事到底是怎幺處理的,那個陳三怎幺樣了?”

“那個陳三現在還在醫院裏躺著呢,也沒什幺大礙了,只是流血太多,過不了幾天就可以出院了。那小子一口咬定你是在蓄意行凶,我親自出面調解了幾次,這才把你的案子改成了過失傷人,要不然你現在還在號子裏呆著呢。只是這家夥胃口也太大了,張口就要十萬塊錢。”

“什幺,十萬?”

我張大嘴不敢相信。那家夥心也太黑了吧,我只恨當初怎幺沒一刀把他給捅死了。

“當然不可能給他那幺多了,不過他咬死了至少要五萬。”

張鄉長的臉色有些不太自然。

“行,五萬就五萬。”

我一咬牙,“張叔叔,我這就去籌錢來給他。”

“不用了,錢已經給了他了,只不過這錢卻不是我出的。”

我小聲問:“難道是豔豔?”

“豔豔哪來那幺多呀,況且這事她也不知道,錢是那個女人出的。”

鄉長打開了抽屜,從裏面拿出一個牛皮信封擺在了我面前,“我今天把你帶到這裏來,就是讓你把這筆錢交給她,你和她就兩清了,以後我也不許你和她再有什幺來往了。”

“這不可能,英姐哪來的那幺多錢?”

我遲疑地看著桌上的錢,心裏忽然閃出一絲不好的念頭,“對不起,我想先把這件事搞清楚了再說。張叔叔,你忙,我先告辭了。”

一出了鄉政府,我連學校也沒回,就直接去了姐妹花飯店。現在都快到中午了,可是餐廳裏卻一個人也沒有,看來這件事對餐廳的生意影響還挺大的。

“老板,你來了?”

幾個女服務員懶洋洋地圍坐在餐桌前聊著天,一看見我進來立刻驚喜地站了起來,“英姐,老板回來了。”

很快,英姐就從廚房裏出來了。幾天不見,英姐還是那樣嬌美,仍舊穿著我送她的那件黑色短裙,腰間系了一塊碎花的圍腰,露出一雙潔白性感的玉-腿,只是俏臉上卻多了幾分憔悴,讓我心裏一陣酸痛,此時我才發現,我心裏最牽挂的人不是豔豔,而是溫柔體貼的英姐。

“阿磊,你回來了?”

英姐驚喜地緊走了兩步,緊緊地抓住了我的手,這才發現旁邊還站著幾個小丫頭,頓時害羞地松開了手,原本蒼白的俏臉也在瞬間染上了一絲潮紅。

相比之下,我的臉皮倒是厚了很多,反正店裏這幾個小丫頭也多少知道我和英姐之間的暧昧關系。我一伸手攬住了英姐的纖腰;“英姐,走,咱們到樓上去,我有話要問你。”

英姐自然知道我這時侯把她叫到樓上去哪裏會有什幺好事,臉頓時紅得一塌糊塗,在餐廳裏幾個丫頭火辣辣的目光注視下,半推半就地跟著我上了樓。

一進了樓上的包房,我便迫不及待的吻上了英姐,進去了這幺幾天,可把我憋壞了。“別這樣,阿磊。”

英姐無力地扭動著腦袋,“你還沒吃飯吧,我先給你做飯去。”

“不,我現在什幺也不想吃,就只想吃你。”

我勒緊了她的腰,不讓她有任何逃脫的機會,兩只手已然撫上了她那對挺拔的酥-胸,在兩團溫暖而熟悉的奶子上揉捏著。

“門……門還沒關呢!”

英姐在我的進攻下,終于無奈地放棄了抵抗,靠在我懷裏小聲道。

我身子也沒轉,直接用腳後跟把門踢關上了,這才抱起英姐來到包房內的沙發上,扯去了她的圍腰,讓她叉開兩條腿坐在我的腰間,一只手摟在她的腰間,另一只手已穿過襯衣,直達她的酥-胸,粗暴的扯下了她的乳-罩,實實在在的握住了她豐-滿的玉-乳,捏著那兩顆嫣紅的奶頭用力地揉搓起來,不一會,兩個奶頭就硬硬的漲大起來。

“哎呀,你不會輕一點……”

在英姐的嬌嗔聲中,我已張嘴吻住了她的紅唇,英姐癱軟了下來,整個地迷失在了我的懷裏。

直到我們彼此都感到呼吸不暢,才停止了這一持止的熱吻。英姐滿面潮紅,氣喘籲籲地擡起頭來,癡癡地看著我深情款款道:“阿磊,這幾天你過得還好吧?”

“不好。”

“啊,是不是他們打你了?我聽說只要是進去的人,都會被警察打上一頓。”

英姐急得一雙美眸含滿了淚花,小手在我身上到處摸索著,“都是我不好,害得你……”

“沒有,英姐你放心。警察也都沒你想的那幺壞,再說了,我只是過失傷人被拘留了幾天,又不是什幺壞人。”

我看著英姐關切的目光,心裏絲絲的感動,輕輕的吻去了她眼角的淚水。“英姐,我說了你是我的女人,我會永遠保護你不讓任何人傷害到你。”

英姐還有些遲疑:“可是豔豔她會不會……”

“別管她,反正咱倆的事情她也知道了。”

“嗯,英姐也想好了,就算是你和豔豔結了婚,只要你不嫌棄我,以後我也誰都不嫁,永遠都做你的女人,除非你不要我了。”

英姐感動地吻著我的臉,小聲地表達著她的情意。

“英姐,你既溫柔又漂亮,我喜歡你都還來不及,怎幺會不要你呢。就算豔豔要和分手,我也不會放棄你。”

我心裏一動,抓住她的手放在了我的腿間,那裏早已硬硬地頂在英姐的腿縫之間了,“英姐別在說那些了。你看,我的小兄弟現在就想要你了。”

英姐害羞地握住了我硬得發燙的東西,隔著衣物輕輕地撫摸了一下,小東西受到了鼓舞,立刻便在她手中蹦跳了起來。英姐擡頭看了我一眼,含情的雙眼象是要滴出水來:“是不是這幾天憋壞你了,姐姐今天就好好地補償你一回。”

“英姐,你要怎幺補償我?”

我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她快速地拉開了我的褲子拉鏈,從裏面掏出了我的寶貝,輕柔的搓弄起來,她的動作也已經很熟練,不時的將小弟弟的包皮撸到底,卻又不讓我産生疼痛感。

“英姐……”

我輕輕地哼了一聲,眼睛卻充滿了邪惡的望著英姐嬌豔欲滴的紅唇。“我想要你用嘴幫我舔下小弟弟。”

“我就知道你心裏那點壞心思,又想著要作弄我了。”

英姐象是看穿了我的邪惡念頭,嗔怒地瞪了我一眼,“你把眼睛閉上,別亂動。今天就讓姐姐好好地伺侯你一回。”

英姐鼓足了勇氣,慢慢從我的身上滑下來,蹲在我的兩腿之間,嬌羞的盯著它看了半天,才慢慢地低下頭來,用手來回的搓弄了一下,使小弟弟鮮紅光潔的頂端完全露了出來,馬眼上還滲出了一滴不明液體,英姐伸出小巧的舌頭輕柔地舔去了上面的液體,這才一點點的將它放進了嘴裏,用紅唇包裹住上下套弄起來。

英姐的口技並不好,可是她卻很溫柔,生怕她的牙齒咬著了我的弟弟,每一個動作都很小心。小嘴裏溫潤濕滑,英姐還不時的用小舌頭舔弄著小弟弟的頂端和四周。我爽得張大了嘴,幾乎想要飛了起來,腰身一挺,小弟弟又進去一截,直接就頂到了她的喉嚨。英姐嗔怪地看了我一眼,可是爲了讓我盡興,卻又盡量張大了嘴,好讓我更深地進入她小嘴的深處。英姐經過我的調教,已經能夠承受深喉這樣高難度的口交了,並且能讓我那碩大的肉棒在她的嘴裏如同做愛一樣,一下下地快速而劇烈地抽插。

和英姐相處這幺久,幾乎每次我都是用半強迫的手段占有她的,可這一次卻是英姐這幺主動地用嘴爲我服務,我知道只有在此刻,我才真正的征服了她的心,也才會甘心情願地爲我做這些她一直都認爲很肮髒的事。

看來光是征服一個女人的身子是不行的,最重的是要征服她的心。我一邊撫弄著英姐烏黑的秀發,看著她埋首在我的胯間,用她性感的小嘴含著我的肉棒,賣力地爲我口交著,不時地用力將她的腦袋盡量地往下壓。一邊心內感歎不已,看來以後需要調整我的泡妞策略,讓我的女人一個個徹底地臣服于我。



第086章

在英姐溫柔的小嘴服務下,快感一波波地湧來,我忍不住站起身來,抓著她的黑發,把她的頭盡力地往我胯下按去,然後又快速的拿開來,拉接著又用力地插進她的嘴裏。

她的小嘴完全的吞沒了我的小弟弟,鼻子和小嘴都貼在了我的胯間,掩埋在黑黑的毛發裏,兩腮都已經鼓起了老高,可我還在盡量地往她的咽喉深處插,每次看著自已的寶貝在女人嫣紅的小嘴裏快速的進出時,我就會有一種徹底的征服感。直到英姐再也忍受不住,用小手拼命地捶打著我的腰,我這才醒悟過來放開了手,英姐立刻便掙紮著趴到一邊幹嘔了好半天。

“阿磊,你怎幺這樣欺負英姐啊!”

英姐擡起頭來恨恨地瞪著我,眼眸裏都已嗆出了淚花,小手象是要發狠地揪著我的寶貝,可卻是輕柔的撫摸著它。

“對不起,英姐。”

我謙意地低下頭吻了吻她的臉,將她拉到我懷裏,雙手快意地在她酥-胸上遊走,將她那對挺拔白嫩的豐-乳揉捏成各種形狀,而頂端上的兩顆櫻桃也在我的挑逗下悄然地挺立起來,我張嘴含住了其中一個,用力地吮-吸起來,不一會又吮上另一顆,輪番地親吻著它們。

英姐在我的挑逗下,也已經漸漸地情動,嘴裏發出了低低的有如啜泣一般的呻吟聲,雙手胡亂地抓著我頭發,兩條雪白的玉-腿叉開盤坐在我身上,黑色的短裙早已翻卷了過來,露出了白色的內-褲,幾叢毛毛也從內褲兩邊探了出來,嬌柔地身子不停地扭動著,與我的小兄弟親密的摩擦著。

我伸進了她的雙腿之間的肉縫裏摸了一把,那裏早已濕成了一片,我把手指沾了些液體放在了英姐面前,調笑道:“英姐,你看看這是什幺?”

英姐只看了一眼,立刻就羞得閉上了眼睛。

“英姐,你辛苦了半天,現在也該讓我來伺侯你了。”

我壞笑著將她背對我放在了沙發上,剛要去脫她的短裙,卻被英姐擋住了。

我有些詫異地看著英姐,她小聲說道:“別脫裙子了,那些丫頭還等在下面呢。”

說罷在我的注視下羞答答地脫去了濕淋淋地小內-褲,翹起了肥臀趴在了沙發上,滿是紅暈有臉上布滿了柔情,眼睛似睜似閉地看著我,等待著我的進入,“阿磊,快些來吧!”

英姐此時的樣子實在是太淫糜了,象條小狗似的趴在那,將她身上最隱秘的地方都完全的展露在我面前,那片雪白的臀部中間是一條黑裏帶紅的縫隙,黑色的毛發上還沾著滴滴晶瑩的春露,而她此時的說話更象是一貼春藥,讓我立刻便欲-火焚身,再也無法控制了。

我飛快地脫去了多余的衣褲,合身撲在了她身上,用手扶著漲大的寶貝在兩片盛開的花瓣上來回磨擦了一下,英姐的那裏早已濕滑不堪,我沒費多大周折就從她身後進入了她的幽深之地,盡情的抽插起來。

英姐雖然生育過,可她的私處仍舊很緊湊,裏面濕潤而溫暖,完全的包容住我的肉棒,並且有規律地收縮著,象是嬰兒的小嘴在吮-吸著我,我伏在她的背上,一邊用力抽插著,一邊騰出兩只手在她晃蕩的豔乳上揉捏著,並且從這個姿勢還可清楚的看到我和英姐下身的交合之處,英姐小穴處的兩片腥紅嫩肉,隨著我的每一次插入而深陷進去,又在抽出時翻卷出來。

這樣的刺激使我的快感迅速地升華,再加上憋了好幾天,早已精滿要溢了,所以我沒堅持多久就控制不住想要發射了,我接連狠頂了十多下,便緊緊抱住了英姐:“英姐,我要射了,要不要射在裏面?”

“射吧。英姐隨你怎幺弄都行。”

我此時一陣哆嗦,終于一泄如注,全都傾注在英姐的體內了。這一刻我和她一動也不動地抱在一起,享受著高-潮後的余韻。我忽然想起一個問題:“英姐,你會不會懷孕?”

“放心吧,不會。”

“爲什幺?我記得上次我也弄在你裏面了。”

我還是有些不放心。

“笨呀你,我生了水靈後就放了節育環了,怎幺還可能懷孕呀。”

英姐愛憐地撫摸著我大汗淋淋地臉。

我這才如釋重負地放下心來,同時也不禁喜道:“這幺說我以後都不用戴那個玩意了?”

“你這個壞家夥,我就知道你會往那方面想。”

英姐敲了下我的腦袋,忽然問了我一句:“阿磊,你和豔豔是不是已經上過床了?”

“嗯!”

在英姐的面前,我並不想刻意的隱瞞我和豔豔的關系。

可是英姐緊接著又問了一句:“那幺小芸呢?你是不是把她也吃了?”

我頓時就怔住了,英姐的觀察力還真是強啊,我遲疑了半天才回答道:“這怎幺可能呢?英姐你可別亂想,我和小芸只是朋友而已。”

“算了,我早看出來你和她有些不對勁,每次小芸看你的眼神都很特別,你多半是把人家給吃了吧?不過你放心,我不會在意你有多少女人,我只要你心裏有我就行了。”

英姐深情地看著我,小手還一個勁地在我胸前畫著圈兒。

我尴尬不已,只好轉移她的話題。況且我心裏還有一個疑團沒解決,我注視著英姐的眼睛,很嚴肅地問道:“英姐,我問你一件事,你要老老實實地回答我。我聽說我這件事情花了五萬塊錢,這筆錢是你出的?”

“嗯。”

英姐看了下我的臉色,發現我臉色不對,這才小心翼翼地回答。

“你從哪弄來的那幺多錢?”

“……”

“是不是你把那塊地給賣了?”

“嗯。”

英姐此刻就象個做了壞事的小孩,楚楚可憐地看著我。“對不起,阿磊。我當時真的好害怕,怕自已再也見不到你了。”

英姐告訴我,出事後的第三天,鄉長就來找過她了。鄉長告訴她,他已經和那個陳三商量過了,如果要想讓我出來,必須要五萬塊錢才行,可她哪裏拿得出那幺多錢來,只好在鄉長拿來的一份轉讓土地的協議上簽了字,答應以五萬塊錢將自家後山的那塊地轉讓給鄉長,以此來換得我的自由。

和我猜想的差不多,鄉長那個老狐狸果然趁著這個機會占有了英姐的那塊土地。其實我知道,就算英姐不肯答應,張鄉長他照樣得想辦法救我出來,可我現在也不願意再來責怪英姐了。

聽完英姐的傾訴,我憤怒之余心裏也泛起了絲絲的感動,這個善良的傻女人呀!可是我卻不能給任何的承諾,我只有更加熱烈地親吻她,撫摸她,漸漸地我下面又有了反應,頑皮的頂在了她的肚皮上:“英姐,我又想要了。”

“剛剛才做了一次,怎幺又想要了?不行了,我被你弄得一點力氣也沒了,要不我晚上再給你吧。”

英姐被我作怪的小東西嚇了一跳,嗔怪地看了我一眼,匆匆地爬起身來整理著衣褲,“快些起來了,那些小丫頭還在下面等著呢。”

剛把包房的門打開,正好撞到了門外的一個叫小芬的女孩子,小芬一臉的潮紅,看見我們出來,急忙往後面退去,嘴裏連聲說道:“老板,老板娘,我……我是來叫你們吃飯的。”

小芬說完轉身就想跑開,卻被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笑著問她:“小芬,你說實話,你偷聽了多久了?”

英姐和小芬同時都羞紅了臉,英姐悄悄地在我的腰上猛掐了一把。

“我剛剛才上來。真的,我真的什幺也沒聽到。”

小芬紅著臉拼命的解釋著,很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味道。

我厚著臉皮道:“聽到就聽到了嘛,反正我和你們英姐是在討論餐廳的深入經營之道,聽到了也沒關系,只不過你下次要不要和我討論討論一下呢?”

“我才不要和你討論呢!”

小芬用力地掙脫我的手,在我的壞笑聲中跑開了。

吃飯地時侯,我發現餐廳的幾個女服務員個個都臉紅紅的,看我和英姐的目光都是怪怪的,看來剛才她們可沒少來偷聽啊。我索性當著她們的面,就在餐桌上摟著英姐細軟的腰肢。英姐掙紮了幾下,見掙脫不開,也只好任由我摟著了。

吃過飯沒多久,我就回學校了,李喬何豔婷他們見我回來了,一個個都跑來慰問了我一番。等我送走了他們,把手機開了機,立刻就發現自已的手機都快被打爆了,未接電話再加上短消息,都快有上百條了。不過,這其中最多的還是豔豔,其次嘛,想不到小芸這妞也還蠻想我的嘛。

我先給小芸打了個電話報了下平安,接著才給豔豔打了電話,電話一接通,豔豔的聲音立刻就象機關槍一樣向我射來:“阿磊,你在哪裏?爲什幺出來半天了都不開機?你是不是去英姐那裏去了?”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