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愛妻阿珂之經理辦公室

我的愛妻阿珂之經理辦公室

我有一年沒有工作了,生活在這大都市裏,全靠的是我妻子阿珂在外企的那份工作。她原本是會計,可因工作突出做了經理的秘書。自結婚後,我們非常幸福,我和她常做愛,她不但漂亮而且有一種高貴的氣質,還很豐滿。

有一天她說她們經理要約我們吃飯,叫我去單位等她。可到了她單位,過了半小時了,不見她下來。等了半天,我不耐煩,就上樓找她。我妻子平時就在經理辦門口的桌前,可人不在。我想,還是去和她經理打個著呼吧,反正是人家約我們吃飯。一進屋,我見妻子正在給經理整理文件,而他把手突然從我妻子後面拿出來。見我進來,好像有點不好意思,趕緊叫我坐下。經理說今天正好有空,一會找個地大家聚聚,我們寒暄幾句,就聊起來,問我爲什幺不找個工作呀,我說現在不好找,太難了。妻子見我們聊到一起,就進了經理的裏屋,好像是去加水。我和經理說著說著,他突然也進了裏屋,我很奇怪。等了好幾分鍾,他才出來,出來時我見他褲子的扣子開了,而且底下還有點鼓鼓的。我想是不是他和我妻子在裏面有什幺事呀,因爲我妻子和我說過,經理總對她動手動腳的。要不是因爲現在工作不好找,早就讓她辭了。剛才我進來時就見到了,經理一定是在摸她屁股。我雖不高興,可不敢說,因爲家裏全指著她的這份工作。經理對我笑笑,說他夫人在裏面,我知道她夫人,是個性感的女郎,是那種男人見了JJ就會硬起來的女人。

經理說本來想吃飯時和我說,但還是現在說了吧,問我喜歡不喜歡做交換類的遊戲,我說沒聽懂。他見我這樣,就說那我直說吧,我喜歡你妻子,想和你妻子做一次,問我同不同意,這時我沒了主意,不同意吧,怕我妻子丟了工作,同意吧,我還有點受不了,我只好說,那你問我妻子吧,她同意就行,我想她肯定會婉言拒絕的。他說好,有你這話就行,我給你一千元,你過來。說著他就進了裏面,我只好跟進去。

進了裏面,我看見經理夫人半裸著上身站在那裏,而我妻子跪在地上,頭卻鑽進了經理夫人的長裙內,經理夫人用手摟著我妻子的頭,見我們進來,沒做聲。當然我妻子也就不知我們進來了。經理夫人見來了人更加興奮,竟用一根小棒拍打著我妻子,不停地叫著:大力點,我喜歡。看到這,我的JJ一下硬起來了,而經理這時過去去親吻他的夫人,把我妻子夾在他們中間。我妻子這時順手去摸經理的裆部,熟練地伸進經理的內褲,在他的陽具上套動起來。我見經理的陽具也不小,龜頭很大,粗粗的,還比我的長了點。

經理拿過來一個眼罩,從裙內套在我妻子的頭上,又把她從裙內拽了出來,這時她看不見我們,她竟用嘴含住經理的龜頭,用另一只手撫摸著經理夫人的陰部,經理夫人這時脫去了我妻子的衣服,只見她的乳頭硬硬的,陰部已有水流出來了,我沒想到我平時高貴的妻子,這時能這幺下賤地吻著別的男人的陽具,還那幺賣力,我非常痛苦,但也有點興奮。

只見經理夫人用一個頸圈,套住我妻子的頸部,拉著她在屋內走了一圈,而她竟像狗一樣的在地上爬來爬去,走到了我面前,經理夫人用小棒扒開了我的褲子,還敲打我的陽具,我受不了,就拿了出來,經理夫人蹲了下去,用嘴大力的含住我的陽具,我好興奮。經理夫人又把我妻子牽過來,說著:去口交。只見我妻子以爲是經理,好賤的爬過來,還不停地聞著陽具的氣味,最後一口叼住,快速的套弄,啊,我從沒這樣興奮過,任憑她用舌舔著。

經理夫人見狀,又牽著她在屋裏爬來爬去,一會,帶到經理面前,我妻子一定還是不知我在旁邊,以爲剛才吻的陽具是經理,竟鑽到經理的屁股下,去舔他的肛門,看她那樣的賣力,我痛苦的實在受不了。只見經理夫人把妻子拽到她的裙下,脫了裙,露出那肥肥的陰唇,毛也亂過了,而我妻子竟仍像狗一樣在舔著她的私處。同時見經理把他的陽具從妻子的後面插了進去。

這時我妻子好像想起了什幺,說:我老公還在外面呢,請不要這樣。經理說:我讓他先下去了。我妻子聽罷,任憑經理在她後面抽插,看來她很興奮,還不停地用雪白的屁股回敬經理的肉棒,那邊也快速地舔著經理夫人的陰部,還發出啊啊聲。

可能是我在旁邊的原因,經理夫婦都很快到了高潮,只見經理夫人用小棒抽打著我妻子的屁股,大聲地喊著:賤貨,快,啊,啊`````快,大力點,小賤人,快。很快,在我妻子的口交下,她高潮了。經理又突然抓住我妻子的頭髮,把肉棒插進她的嘴裏,我妻子肉棒在口中吞吞吐吐,還用一只手在套弄,不停地說著:我的主人,它好大呀,操我,快操我。只幾下,經理就射了,射在我妻子的臉上,還有幾滴在頭髮上,經理滿意地看了看我妻子,又看了看我。我知道了,他們夫婦這決不是第一次幹我妻子,只是這次故意讓我在場。經理向我□了下嘴,我明白是讓我離開這裏。我走時還看經理夫人的目光停在我的陽具上。


我下了樓,站在門廳處等著他們,用兜的一千塊錢磨擦著我的陽具,我又痛苦又興奮,說不出來的一種感受。

一會,他們下來了,經理故意說:讓你久等了。我看妻子滿面春風,好像什幺也沒有發生過的一樣,樂樂呵呵地挽起我的胳膊,對我說:哎,你看見了,我們太忙了,都要累死了。我也微笑著看著她頭髮上的那滴精液說:是啊。心裏我想說的是:你等著,小騷貨。可我又一想,她要不是這樣做,可能早就讓經理給辭了。從經理的夫人有點疲狽的臉上,我看出來你這時比我妻子還喜歡我。

上了經理的車,經理問我會不會開車,我說會,他說:那你開。我坐在架駛座上,把開往飯店。經理夫人坐在我旁邊。經理和我妻子坐在後面,邊開著車,我偷偷地通過後望鏡,看到我妻子的手又伸進了經理的褲內,很明顯,她沒滿足。

未完待續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