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同學搞我媽 1-2

.我的同學搞我媽 1-2



「河馬,過來給你看新貨!」下課後,明南高二4班立馬就躁動起來了,男
同學們用MP4互相傳遞著從網上下載的最新大神更新的小說,討論著最新劇情
的走向。他們口中經常會提到一個名字——跳舞的雞巴!

「跳舞的雞巴」是成人文學界冉冉升起的新星,著有《活在媽媽的子宮》《
父親陽痿後》《背德的偷窺》等多部優秀亂倫小說。

「大炮,你小聲一點,不怕被老師聽見?」河馬看了一眼剛走出教室門口的
性感背影,壓低聲說道。

「嘿嘿,你覺不覺得沈老師特像跳舞的雞巴寫的女主人公,你看她穿的那雙
高跟鞋,實在太他媽性感了,這鞋跟有10厘米吧,聽她走路的聲音我雞巴都硬
了。」大炮的喉結蠕動了幾下,吞了幾口唾液,目光艱難的從沈佳老師身上挪開


「」聽那哒哒哒的聲音清脆地鑽進耳朵,高跟鞋的高跟使得渾圓的足踝被高
高的頂起,細血管透過薄如蟬翼的絲襪傳遞著女人性感的味道「,大炮,你看文
中的這句,真他媽絕了!」河馬迅速的找出黃文中最應景的一句小聲的念了出來


下課的10分锺裏,只有一個男生顯得特別安靜,他就是班級裏顯得特別孤
僻的阿呆。

蘇小海是阿呆的真名,但只有老師才會這樣稱呼他。因爲他經常獨自一個人
發呆,所以同學們給他起了一個「阿呆」的綽號。

每當看到同學們互相傳閱跳舞的雞巴的作品,聽著他們對跳舞的雞巴的崇拜
,阿呆的心裏就會湧起一陣淡淡的自豪感。

沒人會想到除了語文,科科挂紅燈的、在班裏被大家稱爲阿呆的同班同學,
竟然是他們崇拜的跳舞的雞巴!

阿呆其實長得像他的母親,但阿呆臉上戴的那一副寬幅黑邊眼鏡卻讓全校的
人都認不出來他還是計算機老師沈佳的兒子。在學校裏阿呆和沈佳都不以母子稱
呼,阿呆的母親除了是計算機老師還兼任著副校長的職位,爲了避嫌,也爲了更
好的管理學校師生,所以才和阿呆有這樣的約定。

阿呆望著走出門口的媽媽,呆呆的出神。同學們不知情的對媽媽汙言穢語,
這讓他有些生氣,雖然筆下的女主人公都是以媽媽爲藍本寫的,但現實中他對媽
媽是非常尊敬的。

放學後,阿呆遠離同學,騎著單車獨自一個人回家。

阿呆從未邀請過朋友去他家,即使是他最好的同學趙小亮,也只是知道他家
住哪裏,並沒有去過。

阿呆的孤僻一切源于他的父親。

一、

深夜,別墅內空氣中彌漫著一股悶熱的濕氣,仲夏的夜晚總會讓人躁動,就
連窗外的知了也孜孜不倦的暢鳴著。

風兒夾帶著熱氣吹開半掩著的窗簾,別墅大廳的旋轉樓梯上一對赤身裸體的
夫婦壓抑著聲音猛烈的撞擊在一起。

夜色朦胧,但女人光潔的肌膚卻是夜色也掩蓋不住的,婦人一雙玉臂緊緊的
挂在樓梯扶手上,風韻婀娜的曼妙身姿隨著男人的挺動越發顯得曲線玲珑。身上
唯一穿著的是一雙性感的高跟鞋,鞋跟離台階面10公分,腳背與台階呈現完美
的45度斜角,小腿修長緊繃,屁股因爲這樣的姿勢而微翹著,小腹莫名其妙的
收了起來,卻讓本來如倒锺一般堅挺的胸部拉垂了下來,像庭院挂著的還未成熟
的小木瓜。

男人有力的大手提起女人的一只大腿,此時女人只能把身子趴在扶梯上,兩
只乳房垂了下來,夾住了扶梯,隨著男人的挺動,像乳交一般在扶梯上滑動。

男人的眼睛並沒有看向他的妻子,而是亢奮的盯著樓梯下的男孩,那男孩戴
著一副特別大的眼鏡,那副眼鏡卻放大了男孩眼中的掙紮和欲望以及痛苦。

那個戴眼鏡的就是我,阿呆。

而樓梯上的那對赤身肉搏的男女卻是我的父母。

這樣明目張膽的看著自己的父母做愛並不是第一次,這一切的開始始于一次
偶然。就是那次夜裏起來喝水不小心撞見父母的房事,父親才對我提出了一個匪
夷所思又驚世駭俗的要求。

雖然說出來有些可恥,但作爲情色小說寫手的我,也慢慢有些理解這樣的事
情。父親得了一種病,一種暴露妻子才能得到性興奮的心理疾病。

自從那次撞見了他們的事,父親期期艾艾的叫我在他們做愛的時候偷看他們
,說這樣有助于治療他的陽痿。我從最初的斷然拒絕,到最後的默許聽從,心中
的不安與壓力一直伴隨著我,還好我的母親到現在都不知道此事。

我心中的壓抑無處釋放,于是在網絡上寫起了色文,而嬌豔美麗的媽媽就是
我最佳的藍本。誰也沒想到聲名鵲起的網絡情色小說家「跳舞的雞巴」是源于我
父親這樣怪異的請求而完成了一部部優秀的作品。

我一動不動的看著樓梯上瘋狂交媾的父母,不敢發出任何聲響。就連裆下雞
巴頂得難受也不敢去挪動它。

「哈哈,啊!啊!」父親邪惡的笑著,喉嚨發出渾濁的聲響,看著我兩腿之
間凸起的蒙古包越來越興奮,動作更加的猛烈。

只有一只穿著高跟鞋的腳支撐的媽媽晃了一下身子,趕緊用力的抓住扶梯,
轉頭「看向」身後的父親,壓抑著聲音,嬌喘的說道:「阿偉,你瘋了?幹嘛用
這麽大的力氣,還喊這麽大聲,不怕讓小海聽見?」

「嘿嘿,老婆,你知道的,小海每次都是睡得死死的,不會吵醒的。」父親
看著我邪惡的笑著說道。

雖然媽媽被父親用一條黑色的布條綁著掩住眼睛,但她轉頭的一刹那,還是
把我給嚇了一下。

父親不再說話,陽具深入淺出的進入母親的身體,節奏放慢了下來,但每次
進入都用了很大的力氣。很快媽媽的呻吟聲開始急促了起來,兩只酥軟的乳房隔
著扶手有韻律的撞擊在一起,高聳的大白屁不自覺的迎合著父親的深入,美豔的
胴體開始痙攣起來。

我知道母親快要高潮了,打算悄悄的離開。但父親使了一個眼色,我又站定
。看來父親還有戰鬥力,而且還沒繳械。

「嗯!啊……」我聽到了母親如泣如訴的呻吟聲,仔細傾聽還能聽到父母陰
器交合的摩擦聲,靡靡之音回蕩在別墅裏顯得缥缈而神秘。

「要死了……我真的要死了……」

媽媽終于在痙攣中高潮,荷爾蒙和母親誘人的體香沁入我的心脾,讓我恨不
得現在就抓住自己的雞巴狂撸,但我還是忍住了。

母親高潮持續了一小會兒,父親才停止了抽動。她順手就要解下綁在頭上的
黑色布條,我心髒瞬間提到嗓子眼,幸好父親及時阻止。

「蒙住眼睛真的能讓你恢複那個?」媽媽有些猶疑的問道。

「老婆,是真的,難道你沒發現自從蒙住你的眼睛做這事我變得越來越厲害
?」父親臉上掠過一絲難以覺察的奸笑,堅挺的陽具自信滿滿的從媽媽的肥臀退
了下來。

父親牽引著母親從扶手下來,然後讓她雙腿並攏,白生生的屁股就席階而坐


媽媽雖然被蒙住了雙眼,但很自然的找到父親的雞巴,微張唇齒,含住了的
龜頭,洋蔥般的手指把玩著肉蛋。

我蹑手蹑腳的離開,在進房間的那一刻好像聽見媽媽對父親說了一句:「這
次這麽快出來了!?」

輕輕關上門,打開電腦,雙手飛快的在鍵盤舞動著,母親曼妙的身姿仿佛再
現。在這裏,我是主人公,鍵盤下的我自由的構思著與母親的性事,鞭撻著母親
的胴體。我已不滿足于簡單的幻想母親的身體,在文中慢慢的增加了對母親的玩
亵、暴露和虐待。

寫完後,我脫下內褲,看著屏幕中的文字開始打手槍,不知是遺傳父親的陽
痿早射,還是我情節寫得太過刺激,沒幾分锺我就射了精。

屏幕上的精液模糊了文本上的一小片字,快感過後,卻是深深的罪惡感。平
日裏母親對我的關愛,對我的呵護以及些許的嚴厲,讓我愧疚不已。

清晨,我早早的起來洗漱。而母親早已準備好早餐,等著我。

父親一般都會多睡一會兒,所以早餐一般都是我和母親一起吃。

端坐在眼前的媽媽,是這樣的端莊、秀麗,讓人很難相信她與昨天晚上那個
只穿著高跟鞋被父親用布條遮住眼睛的母親是同一個人。

「媽媽臉上有髒東西?」母親看我呆呆的看著她,有些不自然的摸了摸白玉
的臉頰。

「沒有,我剛才又發呆了,呵呵!」我心情有些複雜的說道,難道我真的戀
母了?

不,不,眼前的母親不會讓我産生一絲的欲望,她是生我養我的母親,她和
爸爸做的事情本來就是很正常的。

「別老是發呆,難怪別人給你起了個」阿呆「的綽號」媽媽玉指輕點了我的
額頭,嗔怪的笑道。

「對了,小海,跟你說件事,下午你們班會轉過來一個新同學,她的父親是
我高中老同學,現在要轉來我們縣城工作。媽媽想,剛好你們班級還有位置,就
轉到你們班吧。」媽媽說道。

我「嗯」了一聲,並不在意。

早間的課我如同往常一樣無精打采的上著,也許昨天晚上射得太多,又或許
今天的物理老師講得實在無趣,不知不覺竟然趴在課堂上睡著了。

直到第一節下課的鈴聲響起我才醒來,我發現班裏的男生不再談論「跳舞的
雞巴」,女生也與往常不太一樣,大家都圍在第二排的一個位置上。

我知道那個位置空了一段時間了,難道媽媽說的新同學已經來班級報道了?

我對此並不感興趣,直到上課後英文老師指定她念一段課本,我才對那新來
的撇了一眼,雖然不能正面看她,但她的一個後背立馬奪取了我所有的目光。

只一眼我就記住她清純無暇的美麗,我的世界裏只剩下一種叫清新的味道。

只見前面的女生亭亭玉立,一身雪白,那被一個精緻發夾紮在腦後的秀發,
宛如幽靜的月夜裏從山澗中傾瀉下來的一壁瀑布。細軟的青絲順滑的溜到肩膀上
,掩蓋不住她脖頸上一片欺霜賽雪的冰肌。

恍惚中時光停滯,恍惚中時光飛逝。

「阿呆,阿呆!老師叫你呢!」同桌趙小亮捅了捅我的胳膊,把我驚醒。

「啊?」我站起來,糊裏糊塗的說了一句剛才一直憋在心裏的話:「她真的
好漂亮!」

班級突然安靜下來,然後是一場爆笑。

她回過頭來,看了我一眼,嬌羞的又趕緊把頭低下。

最是那一低頭的溫柔,像一朵水蓮花不勝涼風的嬌羞。

自從這一刻起,班裏所有人都知道我對剛來的梁伊伊一見锺情。

接下來的兩個月裏,我幾乎連一個招呼都沒有和這個叫梁伊伊的女孩打過,
但我的神經卻被她的一颦一笑牽動著,像著了魔。雖然沒說過話,但慶幸的是我
和她一直離得很近。在學校,她就在我前面幾桌。放學後,我們同路,因爲她竟
然搬到我們家旁邊和我成了鄰居。

我的同桌兼好朋友趙小亮是個能說會道的人,他不時的能跟梁伊伊說上話,
羨慕之余我

有些自卑的想道:「這樣清麗脫俗的女生哪裏是我這種心理肮髒的人所能接
觸的?我只要遠遠的看著她就好了。」

慢慢的我在我寫的情色小說裏也不再以媽媽爲藍本,而是以心目中的女神梁
伊伊爲原型來寫作。文風也由淫蕩熟女轉爲純情女生,論壇上的讀者很多反映我
這樣寫太失敗,一點也刺激不起他們的欲望,但我卻不在乎,只爲了心中的那個
女孩。

然而刺激不起欲望的不僅僅是喜歡我的讀者,還有一個是我的父親。

當我的雞巴不再爲母親的裸體勃起後,父親也像打了霜的茄子一般,一翹不
振。原來,父親的性欲完全來源于我對母親的感覺,他通過我對他們性交的反映
來增強自己變態的性欲。而如今,在他們面前我卻如老僧入定一般不爲所動,父
親再也勃起不了。

這直接影響了我父母做愛的質量,母親是一個正常的女人,有著這個年齡特
有的生理需要。父親在我面前動用了無數的方法,也進不了母親的玉洞,讓母親
多少有些抱怨。

我自己又是慚愧又是慶幸。慚愧的是我成了父母不能正常性生活的主因,而
慶幸的是我把不倫的欲望趕出了腦海。

這個周末,媽媽邀請了隔壁梁伊伊她們一家人來我們家吃飯,我沒想到同時
過來的還有我的好朋友趙小亮。

什麽時候趙小亮和我心中的女神這麽親近,我心裏産生了絲絲的妒忌。

趙小亮雖然知道梁伊伊是和我鄰居,但從來沒想到我媽媽竟然是平日裏見到
的副校長兼計算機老師沈佳。

趙小亮說道:「好小子,竟然和你媽媽在學校裏裝作不相識,我要是把你們
母子的關係說出去,班裏肯定炸了鍋,哈哈哈!」

我笑著說道:「你要是敢說出去,還不被我媽媽打啊?媽媽你說是不是?」

我轉頭看著我媽媽開玩笑的說道。

餐桌上,媽媽夾了一根雞腿放在趙小亮碗裏,笑著說道:「小亮,老師和小
海的關係可不能說出去哦,來,用這個雞腿收買你了。」

媽媽在家裏的穿著當然有別于學校的職業套裝,顯得更隨意一些。柔順的秀
發只是用白色的發帶束在腦後,一條精緻的項鏈垂了下來,脖頸上一片雪肌玉膚
在項鏈的映襯下閃爍著象牙般的光暈。身上穿的是一件簡單的黑色長袖薄衫,袖
子被拉到胳膊肘,裸露出兩條修長白皙的嫩藕一樣的手臂。

她秀麗的臉龐透著母愛般的慈祥,完全把小亮當成小孩子一般,但小亮卻是
一陣的臉紅。我和小亮是並排坐著的,媽媽坐的位置離我們較遠,所以站起來又
俯下身子給他夾雞腿的時候,由于重力的關係,媽媽的兩個雪白的大乳球被我們
兩個人一覽無遺。

我偷看了一下父親,發現他眼睛閃過些許的性奮,那是和之前他跟母親性交
的時候看我的眼神一模一樣,甚至更爲狂熱。

我心中有些擔心,父親把之前拿我作爲母親的性奮源,現在難道要轉嫁到我
的好朋友小亮身上?

但我的憂心很快被我心中女神梁伊伊的歡聲笑顔掃得無影無蹤,一直以爲她
非常的文靜,靜得不怎麽和人說話,原來她在她父母面前也個是乖巧討喜的女孩
子啊。

午宴結束後,梁爸爸梁媽媽和父母敘了一會兒情,就和梁伊伊先離開了。我
看著梁伊伊的倩影欲言又止,剛才在飯桌上都沒和她聊幾句,只是客氣的問候了
一下,看她和小亮頗有默契的樣子,我爲自己的膽小和自卑懊惱不已。

他們走後,媽媽就進了廚房洗碗。夕陽透過窗戶曬在洗菜池邊的母親,媽媽
像披著一席金燦燦的輕紗,賢淑裏帶著高貴。洗碗時嬌軀起伏之際,包裹在緊窄
的防汙裙裏的豐臀嬌盈盈的高高翹起,裙子上的梅花更顯玉臀的性感。



我看見父親也在注視著媽媽,眼睛裏幽幽的閃著淫邪的綠光,看了一眼不遠
處的小亮,再邪邪的對我一笑,然後走進了廚房。

我的心「撲通」了一下,他不會要在這個時候做那些出格的事情吧。

我看了一下不遠處的小亮,發現他正被一副照片所吸引。我正好避開廚房,
帶著他上了二樓參觀我們的別墅。

我父親年輕的時候愛好攝影,後來創辦了影樓,再後來自己開了一家婚紗攝
影公司,在我們縣裏頗有名氣。這棟別墅裏大大小小挂著很多母親的畫像、照片
。小亮像第一次認識我媽媽一般,對這些照片、畫像充滿了好奇,看著媽媽相框
裏或端莊,或妩媚,或高貴,更有幾幅略顯小女兒態,一時神往不已。

「這間是?」小亮走到一個很不起眼的房間,充滿了好奇。

「這是我父親以前的工作室,他除了喜歡拍照,還自己繪畫呢。裏面有好多
作品,你看這幅素描,還得過獎呢!」我自豪的向我好朋友介紹著,而父親唯一
讓我自豪的也只有他的作品了。

「哎?這個又是什麽好作品,竟然用布蓋著?」小亮順手就解下了靠在牆壁
的一副作品,當這幅攝像露出廬山真面目的刹那,小亮徹底石化,一雙眼睛死死
的釘在了相框上的裸體。

我要阻止卻已經來不及了,剛才太得意,一時忘記這裏藏著我家的禁忌,這
張被放大的相片是母親生我不久,父親特意給她拍攝的。

相片中媽媽胴體橫陳在草坪的潔白地席上,還是嬰孩的我眯著眼睛,小身體
趴在母親細若水蛇的蠻腰上,一只小手托住母親雪白的乳房,嘴巴叼著乳尖。由
于被吸附的關係,乳肌上細小的血管清晰可見,而另一只小手正好壓在媽媽另一
只高高矗立的乳房上。

母親的一雙颀長水潤勻稱的秀腿交疊著,小腹下一抹性感撩人的黑黝草在一
片雪白中顯得熠熠奪目。兩只小腳特意弓起,如月牙般漂亮,腳背的肌膚細膩白
皙得像羊奶凝乳,讓人恨不得趴上去舔舐幾口。十根纖巧的腳趾塗了猩紅的甲油
,無聲的妖娆著,向所有看向她的人發出無聲的誘惑。

母親看著懷中的我,柔荑輕輕的按住我跟乳房差不多大小的小腦袋,淡淡的
微笑裏溢滿濃濃的母愛,不由得讓人想起聖母瑪利亞,聖潔得不容一絲亵渎。

這是一幅集誘惑與聖潔爲一體的攝像作品,即使無數次見識過她的美,再一
次見她,依然震撼。

我清楚的聽見小亮咽口水的聲音,我打了聲哈哈,趕緊把掉在地上的綢布蓋
住相框。

「小海,真抱歉,不過你小時候還真可愛。」小亮不好意思的笑笑說道。

小亮參觀完我們家後,極口稱贊我們家多麽漂亮,又崇拜一般的贊歎我父親
的作品多麽多麽的好,隱隱的我能感覺到他口氣中透露了對母親的贊美與向往。

一樓在我們還沒吃飯的時候,他和梁伊伊她們早就參觀完了。剩下的二樓和
三樓介紹完就讓小亮先在我臥室裏看看書,玩玩電腦。跟他說我要去拿些瓜子吃
,然後下了樓。

我下樓的聲音很小,但樓下好像沒有任何一點聲息,難道父親沒有對媽媽做
「壞事」。我彎下腰,矮著身子悄悄的靠近廚房,這才聽見一聲聲「噗呲,噗呲
」的聲音,以及男人輕微的氣喘聲。

只見竈台下,媽媽屈膝蹲跪在地闆上,肥臀輕微的蕩漾著,而腦袋被父親的
兩只大手按住,不住的往自己的胯下送往。

媽媽皺著秀眉,閉著眼睛,一只素手托住父親陰毛下的睾丸,一只小手撐住
父親赤裸著的大腿,櫻唇被巨大的肉棒撐開,被迫的吞吐著父親的陽具。

媽媽的秀發有些微亂,潔白的臉頰已經滲出了少許汗珠,喉嚨不住的吞咽著
溢出的口水,但些許的口水還是低落在地。

這時父親的陽具好像頂住了媽媽的嗓子眼,母親白皙的脖子頓時青筋顯現,
擡頭幽怨的看了一下父親。

父親小聲的說道:「佳佳,我都好久沒能滿足你,你看今天,我多猛,今天
你老公又恢複雄風了,哈哈。我已經知道怎麽才能再次雄起,以後絕對不會讓老
婆你失望!」

媽媽停下了口活,小聲埋怨道:「你這死鬼,也不分時間場合,兒子和我學
生還在家裏,你竟然在這裏跟我做這種事?」

「嘿嘿!你不是饑渴很久了嗎?而且這樣才刺激,你不懂,來,我們接著,
他們不會過來的,你放心。我剛才看小海和他同學往樓上去的,你也知道小海,
輕易不下樓的。」父親趕緊安撫媽媽,接著又把肉棒插進母親溫香的檀口裏。



我悄悄的又退了回去,從餐桌上拿了盤瓜子,然後上樓。父親說找到了雄起
的方法是什麽呢?我心中隱隱有些答案。

父親的愛情染上了塵埃,似乎在等待一場風暴的洗禮。

快晚上7點的時候,小亮才回家去了。小亮的父母都在省外打工,家裏只有
一位白發蒼蒼的爺爺。

自此,小亮經常來我們家,美名其曰是和我一起學習,實際卻是想近距離的
接近我媽媽。從他不時的偷看我媽媽的眼神,以及在本子上偷偷寫我媽媽的名字
就可以看出他已經對我媽媽達到癡迷的程度了。

我沒有說破,原因一個是他和我媽媽根本就不可能,還有一個是他如果喜歡
我媽媽,那他對梁伊伊也就不會太關注,我心下有些慶幸。

我每天仍默默的關注著鄰家女孩梁伊伊,我對她的心意班上的同學們早已知
道,相信她也知道,所以才刻意不跟我說話。

好朋友小亮對此還出謀劃策過,但最終沒多大效果。不過卻讓我對小亮越發
的感激,也愈發的信任。一次我寫在電腦文本上的黃文段落,因爲忘記關掉窗口
被小亮無意中看見,他才發現原來身邊的好朋友竟然是大名鼎鼎的「跳舞的雞巴
」。

而聰明的他馬上能聯想到文中意淫的女主人公之前是誰,現在又是誰。

有一天我被老媽叫去超市買東西,就留著小亮在房間裏玩電腦。小亮的成績
雖好,但他家境並不算富裕,所以他一直沒能買台電腦。

當我回來開門進去,竟然發現小亮一邊看電腦上的文章,一邊打著手槍。

我喊了他一下,他嚇了一大跳,趕緊把手塞進自己的口袋,好像藏著什麽見
不得人的東西。我對他是信任的,只以爲他是把自己射出的精液抹在自己的口袋
裏,所以沒有深思。

小亮尴尬的對我笑笑,本來我父母要留他吃飯,他好似不想多逗留似的回了
家。

第二天我媽媽說她有一條換洗的絲襪不見了,聯想昨天的事情,我心中暗笑
,肯定是被小亮偷拿去打飛機了。我也非常理解單相思的好友。想想我自己,如
果能讓我得到一只梁伊伊穿過的襪子,那是多麽可望而不可即的願望啊。雖然比
鄰而居,卻遲遲天涯。

晚上父親來我房間,鎖上門,傾訴了他和媽媽房事的不理想,又講了一大堆
性愛對愛情的重要性,對婚姻的重要性。把以前說服我看他們做愛的那一套理論
又搬了出來,只是這次的性奮源換成了我同學小亮。

父親接著說出他的計劃,叫我按他的計劃行事,我雖然極不情願,但覺得同
病相憐的小亮如果能一睹心中女神別樣的姿態,也是一大安慰。就遂了他的願。

第二天小亮來我們家後,在我房間裏我故意打開電腦續寫著以媽媽爲藍本的
小說,小亮在一邊看一邊感歎我的奇思妙想。

我說其實我是偷看父母做愛才有這樣的構思和身臨其境的感想的,然後慫恿
他晚上留在我們家,說晚上我父母肯定會做愛,讓他也解解眼饞。

小亮聽了很激動,打了電話跟他爺爺說晚上留在同學家過夜,不回去。

晚飯的時候,小亮一直不敢正面看媽媽,只在媽媽轉過身子的時候,才像餓
狼一般盯著她的身子,眼睛裏流露出的一股原始的狂熱。

父親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小亮,眼睛裏的綠光也越來越盛。

兩個人似乎都期待著夜晚快點來臨,晚飯卻食不知味,我媽媽看著他們只吃
飯不怎麽吃菜,連問我們是不是晚上的飯菜不好吃。我趕緊替他們掩飾過去,無
辜的媽媽還不知道今晚將發生什麽事。

深夜1點左右,我和小亮的耳朵貼著房門已經好一段時間,這時才聽到外面
有些細微的聲響。

再等了一會兒,我們才打開臥室的門輕手輕腳的走了出去。

父親的計劃是,晚上和母親一起洗鴛鴦浴的空檔,讓我們溜進他們房間,然
後在大衣櫃裏藏起來。

當我們路過浴室的時候,小亮卻再也挪不開腳步。

浴室裏的母親正準備脫潔白的浴袍,父親卻從後背攬住她如絹束一般的腰肢
,有力的雙手探入浴袍裏,一對飽滿豐腴的乳房像堆雪堆一般被簇擁在潔白的浴
袍外,那比浴袍還白的乳肉在燈光的照射下,顯得晶瑩而亮麗。

慢慢的,浴袍被父親解下,媽媽海棠春睡般的臉龐、芙蓉初放般的嬌軀,讓
門縫外的小亮看得一顆心跳動不已。

父親好像知道我們在偷看一般,一點也不讓媽媽有看向浴室門的機會。可憐
的媽媽還不知道她的老公和她的兒子一起出賣了她。

浴室裏花灑噴淋著溫水,霧氣慢慢的蒸騰了上來。媽媽如置幻境,她眯著眼
睛享受著父親的親吻愛撫。唇齒輕啓,小嘴裏像是吐著魅惑的氣息,惹得父親不
住的在她下巴和唇齒間啃吻。



小亮想再靠近一點,卻被我拉住,我搖搖頭,想叫他和我一起遛進父母的臥
室。不過浴室裏的好戲才剛剛開始,我也禁不住想多看一眼。

父親讓媽媽轉過身子,趴在浴缸壁沿上。然後一手把著自己的雞巴,一手用
手指掰開媽媽深邃的臀縫,借著噴淋而下的水挺進了媽媽嬌嫩的玉壺淫穴去。

媽媽「啊」的一聲,像幹旱過的肥沃土地再次重逢甘霖一般,心情愉悅得呻
吟出聲。隨著父親的挺動,媽媽的一雙奶子慢慢的發硬,連殷紅的乳頭都微微的
峭立起來、

地闆濕滑,加上父親有力的抽送,母親只能一只手抓住浴缸,一只手緊緊拉
住父親環在她腰肢上的手臂。兩個肉體越來越猛烈的互相撞擊著,噴淋在他們身
體上的水也被擊打得四散開來。

媽媽咬著杏仁般細碎的牙齒,潤滑颀長的脖子可能因爲抵禦一波接一波的快
感而稍微裸露了少許的青筋。她口中發出類似呓語般的聲音,像是暗夜迷路中可
憐女人的啜泣,哀婉低回,卻又像喜得郎君一般嬌喘連連。



我估摸著時間差不多了,趕緊拉著小亮悄悄的走進父母的臥室。

我父母的臥室很大,一張席夢思的雙人床,地闆上鋪的全是地毯,兩個高大
的衣櫃立在左邊,對面的右邊是沙發。

當我們進來時才發現,父母他們的衣服鞋子、絲襪被淩亂的抛在地闆。窗簾
帷幔已經全部落下遮蓋好,臥室裏的燈光通明如晝。

我和小亮一人一個衣櫃躲了進去。

衣櫃裏我懷著異樣的心情等待著父母下一場的肉搏大戲。

媽媽的身體第一次展現外人面前,而這人還是我的同學。我有些忐忑不安,
如果被母親發現那就不得了了。身爲人民教師,在自己兒子和學生的眼皮底下與
老公做愛,傳出去還不得鬧得沸沸揚揚,身敗名裂。

但開弓沒有回頭箭,事已至此。而且這一切還是父親自己導演的,我也只是
幫兇而已。我心裏自我安慰了一番,心情才平複下來。

「來,這邊,小心碰到沙發。」過了一會兒,父親的聲音傳了進來,我看見
媽媽的眼睛已經被黑布綁著,身上穿了一件性感的透明粉色蕾絲丁字褲,奶子上
也罩了文胸,被父親牽著手進了房間。

門鎖上,好戲正要開始。

媽媽被父親扶著走到臥室的正中央,然後站定。父親接著從床頭櫃拿出了一
根白色的電動雞巴,拉開媽媽的內褲,把假雞巴慢慢的塞進媽媽的下體,然後再
提起她的內褲,頂住假雞巴的手柄,不讓它掉下來。

「嗡嗡」電動陽具慢慢的轉動著,白色的棒頭把媽媽的內褲撐開一小口,水
洗過的陰毛顯得格外的黑亮。假雞巴悠閑的在媽媽那塊肥沃的土地上跳著舞,棒
端頂扯著媽媽內褲薄薄的布片,宛如擀面一般。

「老婆,你現在太淫蕩了,你說假雞巴爽,還是真雞巴爽?」父親手拿著一
個遙控器,邊調動著按鈕邊看著假雞巴在各種速度下媽媽的表情。

媽媽雙手也被綁在腦後,像是被綁架的少女一般隨著假雞巴馬達的快速運轉
而不住的扭擺著嬌軀。一雙玉腿微微彎屈打擺著,渾圓的兩條大腿互相緊貼著、
摩擦著,一陣陣強烈的快感已經讓她說不出話來。



待開到最大馬力,媽媽已經受不了翻滾在地闆上時,父親才罷手。

我有些憐惜母親,真忍不住要推開衣櫃的門扇,幸好已經結束。

父親解下媽媽體內的假雞巴,再解下媽媽的雙手,媽媽這才得以休息一會兒
,她坐在地闆上的毯子說道:「你這個老不正經的,整天用這個來害我,人家都
被你搞得沒力氣了。」

「老婆,你看我小弟弟又軟下來了,要不你給我嘬嘬?」父親走了過來,指
著已經蔫趴趴的雞巴說道。

「你趴著,我給你從後面吸吸,順便插插你那裏,你不是挺喜歡插那裏的嗎
?」媽媽說道。

父親有些不自然的看了一下衣櫃這邊,老臉居然有些微紅,有些不好意思的
說道:「我哪裏喜歡被插那裏?」

「嘴硬!」媽媽笑著嗔怪道。

父親最後還是老實的趴著,四肢像狗一樣跪趴在地上,挺翹著屁股。

媽媽掰開父親的臀縫,露出父親一朵黑紅的菊花。媽媽吐了一口唾液在父親
的屁眼上,然後不雅的伸出中指,竟然插入爸爸的屁眼裏,然後不停的抽插。

我差點笑出聲,不知道另一邊櫃子裏的小亮是作何感想,誰能想到男人的屁
眼還有這個功能,但看母親那熟練的樣子,這樣做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

母親一邊用纖細白嫩的手指抽插著父親的肛門,一邊扯來父親已經挺翹的雞
巴,從兩腿中間穿過,直接反拉到後面來,然後伸出可愛的小舌頭舔弄。

「啊!啊!」父親竟然呻吟出聲,我臉上頓時感覺火辣辣的,以後怎麽在小
亮面前擡起頭來呢?



還好這樣奇葩的事情只維持了一小段時間,父親好像有射的感覺,所以趕緊
讓媽媽停了下來。他站起身來,橫抱起母親,一起倒在床上。

一邊親吻舔舐媽媽的滑嫩如牛乳中洗過的肌膚,一邊越過內褲用手指探入她
已經泛濫成災的肉屄摳挖撚弄。

媽媽一雙美麗的眼眸有些迷離,一雙玉臂左右騰挪,好像無處安放一般。父
親粗糙的嘴唇輕啃著母親的臉頰以及脖頸,唇舌過處,嬌嫩的肌膚泛起微微的粉
紅。

父親手指插入媽媽的柔順的秀發中去,低下頭叼起媽媽粉雕玉琢一般的精緻
耳朵,敏感的地帶被父親這一撥弄,母親越發的呻吟不止。



「恩……啊!老公,你最近怎麽又行了?唔……哦……半年了,今天怎麽這
麽有……有能耐,你老實告訴我,是不是吃藥了?」媽媽一邊撫摸著自己的奶子
一邊含糊不清的問著話,聲音斷斷續續,嬌糯糯的很是淫蕩好聽。

父親忍不住又向我們的藏身之處看了過來,神情卻更加亢奮。「老婆,是因
爲你今天太淫蕩了!你說你是不是早就饑渴了,你說你是不是特別賤,做老師的
人竟然每天幻想著大雞巴插入,你說你那些學生知道了會怎麽想?」

媽媽嬌嗔又大聲的喊道:「老公你壞死了!啊!我賤!我只想著老公的雞巴
,老公你想怎麽插就怎麽插,千萬別憐惜我,我是饑渴的蕩婦,我要,啊……喔
……老公,快……快進來吧……」

父親讓媽媽側臥著對著我們,慢慢的解開她的胸罩,一對焦渴而堅挺的乳房
搖曳了幾下,在燈光下白得反光。有道是「軟溫新剝雞頭肉,潤滑猶如塞上酥」


這一刻我似乎聽見了隔壁衣櫃內小亮粗重的呼吸聲。

緊接著父親扯下母親的蕾絲三角褲,黑色的三角地帶隱見殷紅泛著水光的肉
唇。媽媽用誘惑的眼神看著父親,嬌豔的紅唇故意舔舐著自己的手指,然後用帶
著自己口水的玉指向父親勾了勾。

父親眼眶不由得瞪大,臂膀高高的擡起媽媽的一只渾圓雪白勻稱的美腿,媽
媽的美穴淫洞登時纖毫畢露。

父親緊挨著媽媽跪坐在床上,然後抄起自己的雞巴,以打樁機一般的力道和
速度夯實著母親的肥水沃土。

媽媽的眼神又開始迷離起來,那條被父親擡高的美腿開始微微抽搐顫抖。嬌
軀不堪征伐,兩只玉臂只能用力的抵在床上。媽媽的秀發慢慢的垂瀉下來,遮蓋
了半邊臉蛋,臉頰酡紅,豔如桃花。

父親一邊操著一邊親吻母親圓潤的香肩,舌頭過處,媽媽欺霜賽雪的嫩膚顯
得更加晶瑩剔透。



側躺著的母親微閉著迷人的雙眸,長如扇型的睫毛輕輕抖動著,檀口微張輕
喘。父親俯下頭去親吻,媽媽主動的吐出粉嫩的舌尖,任憑父親吞食著她口中的
香津玉液。父親一邊幹著,一邊用眼睛偷偷的看著衣櫃,好似我們這邊有驚天的
魔力,亢奮的快感促使他緊插在媽媽窄小緊穴中的陽具越插越勇。

兩人的戰鬥一直持續了一個锺頭多,父親的戰鬥力在特定的環境下還是非常
強的。只是他還是濃密的頭發上好像冒著綠光,也許,這條路會遠走越遠,也許
這條路已經偏離軌道。

我慢慢的等著,不敢入睡。再說,在櫃子裏睡覺還真睡不著,一直等到淩晨
3點多。淩晨3點多锺是人睡眠睡得最深的時候,而且媽媽經過一晚的征伐,肯
定很累,也不用怎麽擔心吵醒他們。我和小亮蹑手蹑腳的離開了父母的房間回到
了自己的臥室。

「阿呆,真謝謝你,你媽,你媽真的好淫蕩啊!我好喜歡!」小亮到現在還
非常激動,一不小心把心中所想的說出口。

他尴尬一笑,我說沒事。心裏想,畢竟這事是經過父親同意的,小亮還以爲
是我自己讓他偷看我父母做愛呢。我有病啊我,其實有病的是我父親。

七月,透藍的天空懸著火球似的太陽,雲彩好似被太陽燒化了,也消失得無
影無蹤。雖然坐在教室裏,但也卻像蒸著桑拿一般。

快暑假了,但也快期末考試了。

期末考試其它科沒考好都不要緊,但媽媽教的計算機如果沒考好,就要挨媽
媽數落。本來我對自己是有把握的,但最近上課眼睛老迷著梁伊伊的背影。上課
時眼睛雖然看的是黑闆,但眼角余光卻一直停留在那個夢繞魂牽的倩影上。媽媽
在上課的時候根本看不出我開小差,因爲我發不發呆都是一個表情,不負班級同
學給的美稱。

昨天我無意中看見媽媽帶著一卷試卷回家,傍晚我準備提早一點回去,然後
去把試卷用手機拍下來,如果試卷還在的話。

剛好最後一節是物理老師的課,物理老師的課程不怕,逃課的的事情時有人
幹,物理老師從來就不理會。

我小聲的對同桌的小亮說要逃課去網咖玩遊戲,小亮點點頭說,不要被老師發現了。

我除了愛發呆,還愛玩遊戲,家裏雖然有電腦,但卻沒有網咖來得有氣氛。三好學生
的小亮同學對遊戲沒興趣,對他撒這個謊,他絕對覺得正常不過。

我也不敢騎單車,直接小跑著回家。回到家才發現忘記帶鑰匙,真是豬腦袋
啊。

還好我之前準備了一把備用鑰匙放在花壇下,順利的進了家。

父親也不在,應該還沒下班。

我走進父母的房間裏,在書桌上找了一遍又一遍,也找不到。本來心裏還存
僥幸,以爲試卷沒有被媽媽帶走,看來瞎忙活了。

剛要離開房間,才發現外面有媽媽的聲音在說話。

來不及了,這個時間點不好解釋,我趕緊躲進衣櫃裏。這個衣櫃放的是父親
的衣服,媽媽除非是收衣服的時候才會打開吧,我心裏只有這樣想。

「老師,你小心。」這不是小亮的聲音嗎,小亮怎麽這麽快回來了?

「謝謝你了小亮,回家叫我阿姨就好。頭好暈,我先去休息一下。你……你
到小海房間去,小海應該還沒這麽早回……回來。」房間門被打開,我看著媽媽
一邊搭著小亮的肩膀一邊說道。

媽媽看來是應酬的時候喝酒了,媽媽作爲副校長,雖然是女性,但有的時候
也需要應付一些飯局,但喝成這樣卻是很少。

媽媽看見床後,終于無力的倒了上去,連鞋子都忘了脫。

「阿姨,您躺好,我幫您蓋一下被子,可不能著涼了。」小亮扯過棉被蓋住
媽媽身體,卻看見媽媽微微起伏的胸襟敞開了一粒扣子,雪白的乳房露出一小片


小亮目不轉睛的看了一會兒,終是不敢再看。看見媽媽的高跟鞋還沒脫,于
是順手給她解下了鞋子。

只是鬼使神差的,他竟拿著那只媽媽剛才還穿著的高跟鞋湊到鼻子聞了一聞
,臉上竟然一副享受的樣子。

小亮小心翼翼的看著媽媽的表情,注視了足有一分锺,才發現媽媽好像已經
睡著了。

小亮此刻又蹲了下來,雙手有些發抖的撫摸在媽媽一雙纖巧的絲襪腳上。他
一邊摸,一邊觀察著媽媽的表情,臉上做賊一般的好笑。

我本來想走出來的,但又怕好朋友難堪,所以沒有出來。

媽媽的絲襪腳明顯有一塊濕透了的印記,這麽熱的天腳上出汗也是正常。

然而,令我吃驚不已的是小亮已經伸出舌頭舔了一下那濕透了的絲襪腳尖。
腳趾由于腳汗的浸透,誘人的紅色亮甲透過薄薄的黑絲顯得異常的妖豔。

高跟皮革和腳汗的味道以及媽媽的腳香讓小亮如癡如醉,他一手托住媽媽的
絲腳,瘋狂而貪婪的舔食著媽媽腳上的汗水和味道,另一只手隔著薄黑絲撫摸著
她柔和細膩的趾縫、蓮藕般滑嫩的腳掌、以及性感圓潤的腳跟。

「他這是要幹什麽?他要幹什麽??」我看見小亮竟然要脫下褲子,掏出肉
棒來。

但下一刻,我才知道,他的雞巴要插的不是媽媽,而是媽媽的高跟鞋。

我從來沒想過手淫還可以這樣,即使我自己寫過好幾本的情色小說,今天算
是第一次見到了。

小亮將自己的雞巴塞進了媽媽高跟鞋的鞋跟和鞋底的縫隙,然後來回撸動摩
擦。這鞋子踩在地上多髒啊,我不太理解小亮的行爲。也許,他對媽媽從發絲到
腳趾甚至到鞋跟都非常的癡迷。

躺在床上的媽媽無一絲的知覺,自己的雙腳已經被自己的同學猥亵了一番。
此時我不好阻止,他是我同學又是好朋友,沒必要因爲此事跟他鬧僵,何況他並
沒有對媽媽做出實質性的動作。媽媽永遠是父親一個人的,這是我心中堅定的想
法。

小亮的雞巴和我差不多都比父親長一點,但都沒有父親的粗。
我聽著他呼吸開始加重,知道他要射精了。

操!他竟然把精液射進媽媽高跟鞋裏!

一股一股的噴射,持續了一分锺,誰也沒有想到就在這時,門開了進來,進
來的竟然是我的父親!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2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