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我不是故意的1~6

媽媽,我不是故意的1~6

媽媽,我不是故意的!-

(1)

林林出生于80年代,那時候大陸剛剛改革開放,農村的許多男人都跟著城
市裏的包工頭子走了,不大的村莊裏只剩下一些老弱婦孺。

林林從小對乳頭就比較敏感,喜歡拿著媽媽奶子把玩,也不知道該說林林的
性意識啓蒙得比較早,還是說他天生就是個淫種。媽媽由于爸爸經常在外打工,
可能由于比較饑渴吧,從小也不禁林林。(汗,我還是用第一人稱吧,第一次寫
H文,怎麽寫怎麽彆扭。)

冬天的一天一個下午,我像往常一樣,撸起媽媽的衣服,鑽進去,含著媽媽
的奶子,一邊和媽媽看電視。山東電視台現在演出一部外國片,一個女人罩著輕
紗在水裏漫步,奶頭紅紅,這時候,我不知道怎麽地,感覺小腹熱熱的,小雞雞
也翹了以來,不自覺地扭來扭去。媽媽這時候也感覺出來,問我怎麽了,我有點
不好意思的說:「我的小雞雞有點難受。」

媽媽一愣,然後把手伸進我的褲子裏,摸我的小雞雞。我感覺越來越難
受了,死命地含著媽媽的奶頭,媽媽摸了會後,拍了拍我的頭,說:「沒事,沒
事,長大了。」然後我繼續看電視,電視上的那個女人已經不見了,于是我的小


雞雞就冷了下來,又變回原樣。

晚上的時候,我又摟著媽媽,咬著媽媽的奶子,感覺跟往常不一樣,往常含
著媽媽的奶子的時候,我只是感覺好舒服,就很快睡著了,今天不知道是怎麽回
事,渾身燥熱,于是兩只手在媽媽的身上四處遊蕩。突然我摸到了媽媽下面
有毛毛的地方,發現了有道縫,我伸出指頭往裏面捅了捅,發現能夠進去,裏面
軟軟的、溫溫的。

這時候我的小雞雞又硬了起來,好像比以前還大了許多,媽媽突然說話了:
「怎麽了,又難受啦?」

「嗯,小雞雞好漲。」

「把小雞雞放媽媽這裏就好了。」

說著,媽媽左手摟住我往她身上靠了靠,右手握住我的小雞雞往剛才那道縫
裏塞,直至媽媽「噢」的呻吟了一聲,然後把我緊緊地摟住。

我這時候也感覺暢快了好多,媽媽下面的小縫被我撐開了,緊緊地擠壓著我
的小雞雞,我的小雞雞也變得有點痲痲的。

這時候我伸手摸了一下,發現下面濕濕的,趕緊對媽媽說:「媽媽,媽媽,
你尿尿了!」

「寶寶,那不是尿。別管那麽多,來,寶寶,媽媽喂你喝奶。」

「媽媽~~你早就沒奶了。」

媽媽笑了兩聲,說:「寶寶,你使勁吸就有了。乖,聽話。」

說著,媽媽就把我的頭又再按在她的奶子上,然後我就拚命吸,我想喝
奶,自從我四歲起的時候就沒再喝過媽媽的奶了。

我剛吸不久,就發現媽媽的腿夾著我的腰,然後聳動,我的小雞雞也變
得越來越舒服,媽媽的下面好像有魔法一樣,弄得我痲痲的、酥酥的。過了會我
感覺要尿出來了,于是向媽媽說去上廁所,突然,媽媽「啊~~」的叫了一聲,
然後大聲喘氣,我的小雞雞好像泡到了水裏。接著,我也尿了出來。

我怕媽媽罵我,我趕緊對媽媽說:「媽媽,是你先尿,我才尿的。」

媽媽這時候打開了電燈,然後看著我,歎了口氣,就找了條毛巾仔細地擦了
擦我和她的下面。

我們重新躺下後,我又偎依到媽媽胸口。

「寶寶,今天晚上的事不要告訴別人,聽到了嗎?」

我爽快地答應了下來,然後好奇地問媽媽:「媽媽,剛才是怎麽了,我的小
雞雞怎麽進到媽媽下面的小縫裏了,不會把它撐破吧?」

「寶寶,那是媽媽的小妹妹,你的小弟弟……哦,也就是你的小雞雞,放到
裏面就能生小孩了,你就是從媽媽的小妹妹裏生出來的。」

「你的小妹妹那麽小,只能放進我的小雞雞,我怎麽可能從裏面出來呢!」



「傻寶寶,你那時候還小啊!你的小弟弟已經不難過了吧?你難過的時候,
就回家找媽媽,把小弟弟放進媽媽的小妹妹裏就好了。知道了嗎?而且不能告訴
別人哦!」

「那老師呢?」

「不行,誰也不準說,不然你難受的時候,媽媽不幫你治了。」

我趕緊答應了下來,然後我們沈沈睡去。(寫到這裏,我發現,好像一點也
不H啊,郁悶。難道我已經進入淫者大道,淫心,而不淫雞巴?)

翌日清晨,我早早起來就去上學了,可上課時,總是想著昨天晚上那舒服的
感覺,不知不覺小弟弟又漲了起來,我只好用腿夾著,頭昏腦漲的。終于中午放
學,我趕緊跑到家去,看到媽媽在做飯,然後沖上去摟住媽媽,伸手摸媽媽的奶
子,想含在嘴裏,嚇得媽媽一跳,拉著我的手問:「寶寶怎麽了?」

「媽媽,我想要,好難受!」

「你去把門鎖上。」

我趕緊跑到門口把門闩上,這時候,媽媽已經在床上叫我了:「寶寶,到床
上來!」我跑到床上,發現媽媽已經把衣服脫了,鑽進被子裏了,我爬上去,向
媽媽撲了過去,然後就咬著媽媽的奶子,媽媽這時候也在摸著我的後背。

「輕點,輕點。」媽媽叫了一聲,我擡起頭來,看見媽媽的奶子已經被我咬
出道傷痕了,白白的奶子在窗外的陽光下散發著潔白的光芒,變得好美,我情不
自禁地用手輕輕的撫摸著,媽媽也拿著手引導著我的小弟弟向昨天那肉洞走去,
「噗」的一聲,我和媽媽都舒爽得不行,我一動不動地體會著那美妙的滋味。

「寶寶,你動一動……」說著,媽媽扶著我的腰上下移動,漸漸地我體
會到了快樂,像是飄在雲端。我不知不覺加快抽插的節奏,媽媽也呻吟著,
一邊叫著:「寶寶,好舒服,好寶寶……」

我一邊抽插著,一邊摸著媽媽的奶子,我從未知道媽媽有一個這麽奇妙的小
妹妹,能讓我的小弟弟快樂。

「寶寶,我要死了……寶寶,幹死媽媽吧!」媽媽的雙頰變得紅撲撲的,她
的奶子也變成了粉紅色。我把媽媽的奶子揉啊揉,像是揉麵一樣,想把我的手揉
進媽媽的奶子裏,揉進媽媽的身子裏;我的小弟弟也拼命往裏擠,想回到媽媽的
身體裏,回到它的故鄉。

突然媽媽尖叫了一聲,然後一股液體噴射了出來,淋灑到我的小弟弟上,我
的小弟弟受到這股刺激,也噴灑了出來。這時候我委屈地對媽媽說:「媽媽,我
不是故意的。」

媽媽,我不是故意的!(2)


自從我發現插了媽媽的小妹妹後,媽媽對我更好了。每次看著我的時候眼睛
裏總是閃爍著莫名的光芒,讓我感覺好溫暖,我再也沒見到媽媽以前那種幽怨的
神情。這讓我感覺很高興,我也更樂于跟媽媽的小妹妹玩。

「寶寶。對,用力,用力啊,寶寶。」媽媽蹶著大屁股趴在床上,我跪在媽
媽的身後,手裏一邊揉捏著媽媽那白嫩的奶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爲媽媽好久沒
被爸爸插過啦,媽媽的小妹妹大小竟然還是那麽緊。

媽媽告訴過我,這種事本來只能是媽媽和爸爸做的時候,我不禁嫉妒起我的
爸爸來。心裏一邊罵爸爸不會享受離開家,一邊用力插著媽媽的小妹妹,插地媽
媽浪叫不已。

聽到這麽靡費的聲音,我對媽媽開起了玩笑:「媽媽,是我厲害,還是爸爸
厲害啊?」

媽媽氣喘籲籲的說:「寶寶厲害,我的寶寶最厲害了,大雞巴操的媽媽好爽
啊,趕緊使勁操媽媽,啊……啊……寶寶的大雞巴好大哦。」

我聽到媽媽的誇獎,也不管媽媽說的是真是假,更加猛烈的沖刺起來。媽媽
的大奶子在前面的晃蕩也加劇了。媽媽「啊」的一聲,我知道媽媽已經瀉了。

這時,我愛憐的把媽媽扶著躺下,把小弟弟從媽媽的小妹妹裏拔了出來,只

見白色的液體從小妹妹裏流了出來,媽媽看起來很累的樣子,我雖然沒瀉,也不
忍心再摧殘媽媽了。

這時候媽媽微微的張開雙眼,看到我的小弟弟還雄赳赳氣昂昂的的豎立著。

媽媽示意我上前,媽媽突然張嘴把我的小弟弟含了進去,我「滋」的吸了口
涼氣,彷彿三伏天吃了冰塊,媽媽用她那滑滑的舌頭繞著我的龜頭舔了一圈,那
痲爽的感覺,差點讓我噴了出來,我趕緊象媽媽說的用舌頭一頂上颚,才憋住。

只見媽媽用她那紅紅的小嘴唇套在我的陰莖上,鼓著腮幫子,一前一後的,
這決不同于我插媽媽的小妹妹的感覺,兩種感覺,不同刺激,一樣的舒爽。

突然一聲尖叫,嚇得媽媽差點把我的龜頭給咬了下來。我們轉身一看,只見
門口站著隔壁的嬸嬸,我嚇得快哭了,這可怎麽辦啊。還是媽媽反應快,趕緊起
床,拉住嬸嬸。我呢,就趕緊縮到被窩裏,只露出兩只眼睛,驚恐的看著她。媽
媽拉著嬸嬸,坐到床邊。然後,就聊了起來。

也沒提我們怎麽回事,可是過了每一回,我就聽出來了。

媽媽問:「怎麽樣,你是不是也想要啊,我讓寶寶給你,寶寶的下面可有這
麽大啊。」說著,媽媽便用手比劃給嬸嬸看,只見嬸嬸的臉變得更紅了,可眼神


裏似乎還不相信。

「姐,真的嗎?寶寶才多大啊,我們家那口子也沒像你說的那麽大。」嬸嬸
疑惑的朝著我這邊看了看。

我一聽不服氣了,人小怎麽了,人小,弟弟大。

于是我站起身來一步走到嬸嬸跟前,示威似的朝嬸嬸搖了搖我的小弟弟。

嬸嬸不敢置信的望著我的小弟弟,眼睛再也離不開了。

這時候我也觀察起嬸嬸來,她比媽媽年紀小了幾歲,身材也沒有媽媽的
豐滿。不過她的腰好細哦,眼睛也比媽媽的漂亮,讓人看起來很妩媚。

看到這裏,我本來半硬的小弟弟,越發囂張起來,上面的青筋也越發猙獰,
龜頭上還滴著媽媽那亮晶晶的口水和愛液,嬸嬸喉嚨咕咚一下,好像吞了一口口
水。

這時候媽媽朝我使了個眼色,我趕緊拉住嬸嬸的手,撲了上去。

嬸嬸的身子好像酥了一般,沒了骨頭,隨著我的動作,就躺了下來,只是嘴
裏還念叨著:「不,寶寶,寶寶,我是嬸嬸……」

可說著說著,當我把她的上衣脫了下來,露出她那小巧挺拔的秀乳,然後舔
了上去的時候,我已經聽不出來她在講些什麽,媽媽的雙手,也伸進了她的褲腰
帶。

漸漸的,嬸嬸的氣息變得粗了起來。

趁熱打鐵,我把嘴又伸進了嬸嬸的嘴裏,剛伸進去時,嬸嬸還像征性的阻擋
了一下,可馬上我就攻陷陣地。兩只手,進行揉面活動,把嬸嬸搓的身上起
了點點紅斑,媽媽也把嬸嬸的褲子給脫了下來,露出白晃晃的大腿,一團黑色的
毛看起來好顯眼。

只覺嬸嬸深深抽搐了一下,媽媽已經把手指放進了嬸嬸的妹妹裏面了。然後
還炫耀地把沾有嬸嬸淫水的手指給我看。

我的欲火越來越高漲了,真想馬上插入嬸嬸的小妹妹裏面。可媽媽怎麽辦?

不能冷落了媽媽啊。媽媽也似乎看出我的猶豫,朝著我笑了笑,示意我趕緊
把嬸嬸給解決了。

我伏下身去,緩緩地把小弟弟送入嬸嬸的身體裏,然後抽插,用媽媽教
我的技巧,尋找嬸嬸的快感部位。發現嬸嬸的陰道似乎特別短,每一下都能碰到
花心,我興奮起來,加大力度,頂得嬸嬸哼哧哼哧的。沒幾下子,嬸嬸就使
勁抓著我的後背,弄得我背火辣辣得痛。然後就感覺龜頭被吸地緊緊得,然後嬸
嬸陰道裏沖出濃濃的淫液來。

我知道嬸嬸高潮了,可我還沒泄。于是又找到了媽媽,媽媽這時候也被我們
刺激的意亂情迷,握住我的小弟弟就往她那裏塞,我趕緊提鞭上馬,在媽媽身上

馳騁,媽媽象匹烈馬一樣,配合著我一起一伏,我在媽媽裏面感覺到她那強烈的
欲望,毀滅的欲望,我也被媽媽感染了,也不在乎什麽技巧,大開大合的沖刺,
像兩個古老的角鬥士,什麽技巧都是無用的,在這個戰場上,只有力量才是決定
勝負的關鍵。

「啊……」我和媽媽一起大呼了一聲,兩個人同時達到了高潮。我伏在媽媽
身上,一動也不動,緊緊地摟住媽媽,以填補心中的空虛。

媽媽,我不是故意的!(3)


我這幾天上課,一直心不在焉。老師已經提醒我好幾次,說是要考中學了,
要我好好努力,再不努力的話,就叫家長了,真是讓人郁悶,要是被媽媽知道了
的話,那不是她就不能跟我玩那個遊戲了嗎?傍晚放學後,天已經黑了,冬天時
候天黑的比較早,我一邊踢著小石子,一邊低頭走路。突然,一個人跑了過來,
把我給撞倒。我擡頭一看,原來是隔壁嬸嬸的公公,華老頭。

「華老頭,你做什麽呢?」

「啊哈,沒什麽」華老頭慌慌張張的轉過頭往後面看了看,然後神色緊張的
走了。我有點納悶?他是怎麽了。

等我回到家後,看到嬸嬸正趴到媽媽的肩膀上哭呢。我問媽媽「媽媽,嬸嬸
怎麽了。」

媽媽說:「她那老不死的想爬灰呢。」「爬灰?」我知道,就是公公和兒媳
婦幹那事。

「那爬過了嗎?」我好奇的問?嬸嬸的哭聲又變大了。哦,我知道了。我心
想,該死的老頭,跟我搶女人,我是不是該買包老鼠藥把他給弄死,我把書包放
下,坐在床邊,看著嬸嬸,心裏想著,該怎麽做?

這時候媽媽說了,「嬸嬸,你和艾艾不如晚上睡到我們家吧,那老不死就不
能再去找你了。」嬸嬸羞澀的點了點頭。

艾艾,這時候也跑到我們家來了,來找她媽媽吃飯。艾艾,是嬸嬸的女兒,
比我小了兩歲,是個黃毛丫頭,算是跟我青梅竹馬,兩家人經常說讓艾艾給我做
小媳婦呢。想到這裏,我又仔細的端詳了艾艾,眼睛像她媽媽一樣大大的,臉上
還有一對小酒窩,說不出的俏麗。想到晚上能跟艾艾在一個被窩裏睡覺,我身上
又燥熱,小弟弟也變硬了。媽媽彷彿跟我有心靈感應,朝著我眨眼在笑
呢。

晚上,嬸嬸抱著被子和艾艾過來了。我們四個人躺在床上看電視,看到三個
女人,我的心活絡起來,我把頭靠在媽媽的胸口上,小手向媽媽的小妹妹摸了過
去,用手指插了幾下,等到媽媽已經流出婬水,我挪動了一下屁股,就把小雞雞

塞了進去,然後輕輕的抽插。媽媽的呼吸變得急促了起來,床也吱嘎的響,嬸嬸
這時候朝我笑了笑,繼續在看電視。

這時候,艾艾察覺到了什麽,問:「林林,你們家的床怎麽不結實啊,總在
晃。」我心想,能不晃嗎?我正在做運動呢。

媽媽的臉變紅了,眼睛也閉上,昂著頭,喘氣的聲音越來越大,看著媽媽那
淫蕩的模樣,我想戲弄一下媽媽。我把一只手摸到了媽媽屁股後面,探索媽媽的
屁眼在那兒。另一只手,代替我的小雞雞繼續在媽媽那裏做運動,找到媽媽的屁
眼後,我猛地插了進去,只聽媽媽短促的尖叫了一下,張開了雙眼,看到艾艾正
長大雙眼看我們時,媽媽說:「我剛才看到有老鼠躥了過去,明天該買點老鼠藥
了」我覺得非常好笑,媽媽這黃華也太濫了點。

不過老鼠藥?我又想起那該死的華老頭,恨不得殺了他。

媽媽,我不是故意的!(4)

夜已深了,我睜大者雙眼看這窗外,感覺艾艾已經睡了。我輕輕的鑽到嬸嬸
的被窩裏,輕輕的用小弟弟碰了碰嬸嬸,“還沒睡?”她問我。

“沒呢,它想進去”我拉這嬸嬸的手放到我的弟弟上。

“輕聲點,”嬸嬸朝我示意,不要吵醒艾艾。

我起身跨在嬸嬸身上,被子被撐了起來,冷風吹了進來,我打了個冷戰,嬸
嬸趕緊拉了拉被子,把我們兩個都包裹住。我把弟弟插進嬸嬸的陰道裏,裏面有
點幹,而且很緊,進入感覺有點困難。嬸嬸在我耳邊輕聲說道:“摸我,摸一會
就好了”。我上下其手,摸這嬸嬸的奶子,漸漸的,她的奶頭硬了起來,像棵花
生米,我張開嘴,把它含住,用牙齒輕輕的咬,用舌頭輕輕的添。感覺到嬸嬸已
經有點濕潤了,我問道:“可以了嗎?”嬸嬸點了點頭,我把龜頭端好,深深的
插了進去,一下子就到達了頂點。嬸嬸按住我的頭,雙腿繃直,然後說:“動吧”

我嗯了一聲,然後就上下起伏。我們兩個都不敢發出聲音,不過黑暗的
房間太靜了,還是能夠聽到我們兩個喘氣的聲音,以及肉體碰觸地相聲,嬸嬸再
一次的提醒我要小一點聲音。我只好把動作放慢,深深的插入,再緩緩地拔出,
每一次都頂到嬸嬸的花心,揉幾下再退出,體會這那小肉肉給我的美妙滋味。不
一會,洪水就淹沒了我的小弟弟,龜頭埋進水裏,不屑的說,龜頭是淹不死的。

第二天,清晨起來,媽媽和嬸嬸已經在做飯了,我看到艾艾在正光這身子找
衣服呢,她看到我行了,還趕緊捂住身體,叫我別看。我感覺有點好笑,就她那

小身板,要奶子沒奶子,要屁股沒屁股,然後我向她撲了過去,把她壓倒在身下,
用手捏了捏他的胸,不屑的說了句,“根本沒有”

這時候小丫頭惱羞成怒,跟我扭了起來,突然她叫了起來:“阿,林林,你
的小雞雞怎麽腫了”

我說:“小丫頭沒見識”然後不再理他。穿上衣服,下午洗臉了,看到嬸嬸
正撅這屁股在做菜呢,我伸手拍了一下,她轉過頭來不好意思的笑了。看到她甜
蜜的微笑,心想如此美麗的女人竟然被那老蛤蟆給吃了。就忌恨起來。心想這該
怎麽收拾那老東西。

和艾艾走在上學路上,艾艾不知憂愁的在唱渴望的那首主題曲。叽叽喳喳的
吵個不停。我問她“你知道不知道,你爸和我爸爸什麽時候回來啊”

“不知道阿,可能我們放寒假的時候吧”

哦,那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我得想個辦法,讓她爸爸知道她爺爺爬灰,最
好弄得聲勢大點,讓那老東西自殺,如果他不死的話,那我找個機會,親手把她
弄死。我已經安排讓嬸嬸和媽媽一直呆一起,不給那老東西機會。先等等看吧,
我這麽想這,這時候已經到學校了。

我和艾艾打了個招呼。就分別走進自己的教師。

走進教室,剛剛坐下,就聽到我同桌,班長李萍萍根我說,要來一個新的老

師儅我們的班主任。

說是從市裏來的。這讓我感到很奇怪,我們村子裏的人,都跑到市裏面了,
怎麽市裏會有老師下來教我們。

媽媽,我不是故意的!(5)

上課鈴聲響了,教室裏走進來一個年輕的大美女,她進來後就把羽絨服給脫
了,裏面是件白色的毛衣,藍色的牛仔褲,看起來苗條的很,不像村裏的人冬天
穿的嚴嚴實實的,像個大草包。

她的奶子看起來也不小,比我媽媽的小,但比嬸嬸的看起來要大,但是我媽
媽的奶子沒她那麽挺,看起來都往上翹。

她是個瓜子臉,小嘴紅撲撲的,讓人看著就想咬一口,我知道她是摸了口紅
的。

只見她一步三晃的走上講台,介紹自己,我緊緊地盯著她的胸,心裏想
著允吸這樣的奶子該是個什麽滋味啊。同學們這時候一個個的站了起來,自己介
紹自己。

這時候輪到我了,我站起來說:「俺叫林林,今年12嵗,俺家住在村裏的黃
土高坡。」

然後我看著老師,老師對我笑著讓我坐下,我傻愣愣的沒有聽到,只是盯著
看。

老師又問:「怎麽了,林林同學?」

我下意識的說:「老師你真好看,尤其是你的奶子。」

同學們哈哈的都笑了,老師也被我說的不好意思,臉也紅了。

這時候我才反應過來。惱羞成怒的說:「笑什麽,老師的奶子如果不好看,
你們家的豬都笑了!」

這時候同學們笑得更歡了。

操你娘的,我坐下後,罵了幾句,今天臉丟大了。

下課後,老師單獨把我叫了出去,問我家有沒有空的床,我心想她該不是看
上我了吧。我想可以把嬸嬸的床弄到我家,這樣不就是有機會把老師給搞了嗎?

這時候我還不知道老師是對我有企圖的,還正想著用什麽方式把老師給弄了
呢。

晚上的時候,我們把嬸嬸家的床給搬到了我們家的另外一個房間。

媽媽說讓老師單獨一個人睡,人家可是城市裏的人,了不得啊。給咱們做貢
獻呢。

晚上的時候,老師跟我們擠在一起看電視,本來我想插媽媽的小妹妹玩,可
媽媽不讓,老師不是艾艾那樣的小女孩子,怕被發現,弄得我郁悶不已,早知道
就不讓老師過來了。

正煩惱著呢,老師這時候提議,讓我過去跟她睡,說是她一個人有點害怕。

媽媽也答應了,農村人樸實啊,那個年代老師說的話比誰都管用,倒是嬸嬸
有點不樂意。不過呢,最後我還是跟老師過去了。

我先把衣服脫了,就玆流一下鑽進被子裏。老師也把她的毛衣脫了,漏出奶
罩來,我當時還不知道那是奶罩,媽媽和嬸嬸都沒帶過。

老師緊接著又把褲子給脫了,我吞了口口水,我的娘啊,絕對是極品!挺拔
的奶子,楊柳一般的小蠻腰,修長的大腿,白白的屁股,小內褲邊上還漏出幾根
黑色的小陰毛。

老師朝我一笑,就躺下了,然後摟著我,對我說:「林林,老師漂亮嗎?」


「漂亮。」

「老師那兒漂亮啊?」

「老師,你哪兒都漂亮。」說著,我就試探著去摸老師的奶子,我問:「老
師,這是什麽啊?」

「這是老師的奶子啊。」老師狡猾的說。

突然老師摸到了我的小弟弟。小弟弟在老師的手裏慢慢變大,老師手裏一邊
套弄這,一邊說:「想不到,你人這麽小,雞巴倒是蠻大的。」

我傻笑了兩聲,伸手想把老師的奶罩給摘下來,可摸索了半天,沒摘下來,
到最後還是老師自己摘了下來。

這時候,我真的看到了老師的奶子,粉紅色的奶頭,不屈的峭立這,像竹筍
一樣的乳房,我用兩只手才能握得過來。

我揉捏著老師的奶子,像往常根媽媽玩得一樣,把奶子揉成各種形狀。



老師這時候說:「林林,你給老師一個寶寶,好不好?」

我問:「怎麽給老師寶寶啊?」

老師說:「我教你,但是,你不能告訴別人啊。」

其實我早知道該怎麽玩了,但老師已經了,她拉著我的手,讓我扒著她
的小妹妹,告訴我這是大陰唇,陰道,以及土話的稱呼及書上是怎麽稱呼的。媽
媽雖然告訴我幾個東西,但是老師講的更好,更刺激好玩。于是我也不再解釋說
我會操她了。

漸漸的,老師被我的手指刺激的呻吟起來,身子扭來扭去的。

老師不再解釋了,老師握住我的小弟弟引導它進入老師的桃花源,老師說了
一句:「給我一個孩子吧。」然後示意我操她。(又不會寫了,惱火!趕緊
湊夠積分吧,我的天哪!)

「操我,快,快,用力。」老師一邊喊著一邊把屁股向上頂,以配合我的動
作。也許是嫌我太笨了吧,她可能覺得不過瘾,直接翻過身子,坐到我的身上。

外面白色的雪映照得屋內,一點也不覺得暗,我用手捏著老師的屁股,半躺
著,老師緊閉著雙眼,奶子隨著她的動作一上一下的,劃出一道道美麗的波線。

老師的頭發也已經被汗水弄濕了,幾縷長發飄到老師的嘴邊,一會貼到老師
的紅唇,一會落到老師潔白挺拔的奶子上,說不出的妩媚。

寂靜的夜裏只剩下兩個人淫亂的聲音。

(6)

半夜醒來,我靠著老師的頭,偎依在她的胸口,很奇怪地想:爲什麽第一次
見面老師就要搞我呢?不過我很知趣地沒有詢問。

我的心又蠢蠢欲動了,看著老師潔白的身子,心裏想這以後還不知道有沒有
機會呢?于是,我把硬起來的雞巴又再塞進老師裏面。好緊啊!因爲老師已經睡
了,下面沒有水的滋潤,讓我弄起來感覺很艱難。不過我也管不了那麽多,有屄
不插是傻瓜。就這樣弄了一會兒,老師好像也清醒了一點,然後嘴裏叫了。

「老公,操死我了!」然後跟著我的節奏迎合起來。

「老公操得你爽嗎?」

「爽,爽,老公的大雞巴操得小妹妹好爽~~」

這女人可真夠騷的啊,我插了一會,她就在叫:「要死了!操死我了……」

娘的,老子還沒玩夠呢!

于是我跨在她頭上,把雞巴塞進她嘴裏:「給我舔!」

我真懷疑這老師以前是不是做妓的,老子的雞巴都能伸到她的喉嚨裏,她還
一邊含含糊糊地在那裏說什麽「好大,噢~~好大~~」。


大約過了十多分锺,感覺可能快要射了,我揪著她的頭發猛地插了幾下,雞
巴一漲就噴出一股濃濃的精液。只聽見老師還「咕咚」一下咽了下去,說:「好
甜啊!」我好奇地蘸了一點她嘴邊的精液,不甜啊,媽的,敢騙我!不過我這時
候可沒精力再操她了,于是暈乎乎地睡著了。

早晨的時候,我感覺雞巴癢癢的,起來一看,原來是那騷貨正在舔我的雞巴
呢!我看著她那饑渴的樣子,白白的大屁股翹著,我的雞巴已經脹大了,欲火又
上來了。我把雞巴抽出來,翻身來到她的後面,把雞巴一端,攻向了她的屁眼,
只聽她尖叫起來:「老公,不要啊……」

媽的,把老子的欲火勾了上來,難道就這麽算了?想到她還是老師,不把她
操到趴下,說不定什麽時候還給我小鞋穿呢!

于是我雙手狠狠地捏著她的大屁股,雞巴狠狠地插一下,然後再繞幾圈,努
力把她的小穴給弄大,好讓我的雞巴全部塞進去。也不知道她的屁眼是咋長的,
竟然像螺絲帽一樣,一圈圈地束著我的雞巴,讓我每次的進入都有射精的感覺。

這樣可不行啊,我氣壓丹田,把身上所有的查克拉都集中到雞巴上,雞巴變
得越來越大,硬是夠硬了,可插起來更難了,受到的刺激反而更大,怪不得人家

說力的作用是相互的。看著她在那矯喘不休,舒爽的樣子,奶奶的熊,我是不是
偷雞不成了?

我膽從惡生,把一只手狠狠地掏向她的小穴,在裏面摳挖。沒一會她就不行
了,全身發燙,額頭上布滿汗水,突然,一口氣喘不上來,就軟綿綿地倒下了。

我這時候慌了,趕緊叫:「媽媽,媽媽,老師被我操死了!」

聽見媽媽一邊穿衣服,一邊緊步跑過來,趕緊掐老師的人中,老師才慢慢地
醒了過來。

媽媽埋怨我說:「你怎麽能這麽幹呢?老師一個人怎麽受得了你?以後,讓
老師跟我們一起睡吧!三個人,你想怎麽幹都行,如果三個人還不夠,你就把艾
艾也操了吧!」

這時候老師聽到媽媽這麽說,手指著我們:「你們……」然後又暈了過去。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