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女的一夜情

婷是一間夜總會的脫衣舞女郎,她原是模特出身,身材好。

婷一般只爲客人單獨跳豔舞,索價極高。

因此出場率雖不高,但收入卻是姐妹中最高的。

這時,姐妹們都已開始化裝,換衣。

婷還坐在軟沙發上悠閑的抽著她喜愛的帶有薄荷味的女士香煙。

看著一具具豐乳肥臀在眼前忙碌,她有點好笑,對于她們,她有足夠的驕傲
資本,因爲她的身材在這裏絕對是一流的。

她已習慣了她們的身體,就如同熟悉自己的身體一樣。

十二時過後,莎進來了。

看到婷,就吃吃的笑:“還沒有魚兒上勾?我已經潇灑了一回了。

“莎是婷的舞伴,當客人需要一拖二時,莎是婷最好的合作夥伴,倆人的舞
已跳得出神入化,有如二位一體。

可以說,婷對莎的身體比自己的還了解。

莎今天穿著一件,不能說是一件,最多只能說是半截露臍無袖薄沙短衣,下
面是一條短得不能再短的超短裙。

平坦的腹部,修長的雙腿,讓所有的男人著迷,也令女人忌妒。

婷也不知撫摸過多少遍了,但仍對她的身體有著一種沖,正是這種沖使她們
的舞豔而不俗。

婷見了她,心裏安定多了。

沖著她笑道:“小心點,別得了愛滋才好,怕你有錢沒命花啊。”

莎走到她面前,叉開修長的兩腿,“你瞧瞧,像有那種病的人嗎?”

婷作勢在她私處摸了摸,滑過大腿,皮膚依然是那麽光滑細膩。

“現在倒沒有,愛滋可是有潛伏期的唷,只怕你得了還不知道呢。”

莎進一步跨騎在婷的大腿上,撫著婷的雙臉,親她的紅唇,婷才意識到要躲
避,已被親了兩下,“好了,你也得了愛滋了。

我們扯平了。”

婷雙手抱著她的臀部,說:“好了,好了,人看著呢?”

莎這才下來坐在婷身旁,說:“等多久了,”“二個锺了。”

“再等一會,若還沒有人來,我請你吃霄夜。”

“你剛才出去還沒吃飽啊。”

莎嘻嘻一笑,“告訴你,那人是陽痿,弄了老半天就是不行。”

說完忍不住哈哈大笑。

2“我說人啊,做我們這行的,貴精不貴多。

甯缺勿濫啊。”

“知道了,個個都像你這樣,男人要自殺了。”

“好了,看來也不會有人了,我們走吧。”

莎應聲,兩人起身欲走。

這時,張姐急步進來,朝著婷說:“有客了,要二位,我看你和莎一起吧。


莎說:“酬金呢?”

張姐四十不到,豐腴而白晰。

笑道:“這能少得了你們的,客人說跟你們面談,她們在相思廳等著呢。

快去吧。”

婷拉著莎走了。

兩人進了相思廳,裏面光線柔和,但人影仍清晰可見。

讓她們吃驚的是,長沙發上坐著的是兩位女客,而且是洋妞。

婷和莎愣在一起,猶豫不決。

“我們要你們按我們的要求去做,價錢你開好了。”

一口癟腳的中國話。

這是兩人第一次接女客。

莎低聲對婷說:“都是女人,誰怕誰?”

婷點了點頭,表示贊同莎說:“你們想要我們做什麽?”

“我要你們跳舞好了。”

兩人只當她們要看豔舞。

音樂響了,兩人隨著音樂起舞。

按著節拍,兩人的身體開始相互纏繞在一起,婷緩緩由上剝下了莎的短衫。

飽滿的乳房裹在胸罩裏,婷繞到莎身後,下部緊貼著莎的臀部。

莎反手撫著婷的大腿,扭動著身體。

婷從後面解開了她的胸罩拉勾,兩只碩大的乳房登時跳了出來。

婷快速的雙手握住,竟然握不過來。

婷對莎的乳房特別颀賞,特別依戀,就像嬰兒對母親的乳房那樣渴望。

莎的短裙也被剝落,一塊純白色的小布僅僅罩住了莎的私處,隱約可看到裏

內濃密的黑色。

兩邊臀部都露了出來,股溝是一條細得不能再細的紗線。

莎的屁股很翹,兩個洋妞也忍不住啧啧稱奇。

婷和莎發現兩個洋妞已抱在一起,其中一個稍高的狂吻著稍矮的一個,右手
在她的胸前放蕩的撫弄,兩只豪乳在她的拔弄下跳動不停。

婷已看出她們是同性戀,莎轉過身,從下拉起婷的的黑色露肩低胸小衣,沒
有胸罩,兩只高聳的山峰左右對峙而出。

婷的乳房雖然沒有莎的大,但很挺,所以她很少帶胸罩。

婷舉起雙手,讓莎解放自己熾熱的身體。

莎對婷的身體也有一種渴,她拉下了婷的短褲,裏面什麽也沒有,她的私處
還是這麽的可愛。

婷也自然的褪下了莎下身的遮羞布。

兩個可愛的小穴好像在對著對方微笑,她們已不知纏綿過多少回,彼此對對
方都有一種欲望。

莎將自己的雙乳頂著婷的雙乳,兩人身材高度相仿。

四只鮮紅的乳頭相互碰觸後,深深陷了下去。

兩人的雙唇也緊緊纏綿在一起,婷的手摟著莎的腰,莎雙手抱著婷的臀部,
將私處與婷的私處磨擦在一起,婷也迎著莎的觸擊。

兩人緊緊貼在一起,享受著彼此給對方帶來的快樂。

高個女郎親咬著她的女伴的蓓蕾,一只手已摸到她的兩腿間,裙子裏面什麽
也沒有。

方便了女郎的長驅直入,看得出女郎已進入她的體內,她愛了刺激,也挺起
臀部迎接女郎手指的進入。

“喔,喔,喔”短個女郎的浪叫聲,愈來愈大聲,絲毫沒有約束的蕩人心魂
的呻吟聲吸引了兩人的注意。

這時,高個女郎解除了她的女伴身上所有的裝備,將她壓在沙發上。

女伴雙腿交叉著搭在女郎的臀部。

婷和莎吃驚的看著她們瘋狂的做愛。

一陣欲之後,兩個金發女郎坐起來。

高個女郎說:“我叫安妮,我的寶貝叫羅莉。

你們呢?莎主動介紹了她們兩人。

安妮指著兩人說:“我要你們做愛,就像我們剛才一樣。”

婷和莎相視而笑不知可否。

婷低聲說:“你決定吧。”

莎朝安妮問:“你能給多少小費?”

“一千。”

“太少了。”

“是美元。”

莎又看了看婷,婷點了點頭。

莎說:“在這裏做?”

“當然不。

到我的房間。”

四人一起來到了一間還算豪華的套間。

安妮提議一起先洗個澡。

這裏有個浴池,可容納五六人。

四人脫了衣衫,先後進了浴池。

婷和莎對兩個金發女郎的身材贊歎不已。

莎一向認爲自己是相當豐滿的,可在兩個洋妞面前,還是顯得很纖細。

安妮比她們幾乎高了半個頭。

安妮說“我喜歡東方人的細膩的皮膚。”

她從後面抱住莎,狂吻莎的每一寸肌膚。

羅莉也主動跟婷交吻,婷也被她的美色與身材所吸引,手好奇的在她身上撫
摸。

西方女人有一種粗犷,羅莉盡情的滿足她的欲望。

婷驚奇于西方女人的臀部,真的是無法挑剔,如此的優美。

婷自然的轉到了羅莉的背後,盡情的享受著羅莉的美臀。

羅莉心領神會的翹起圓臀,婷雙手撫摸著她的兩邊八月十五,她的臀縫沒有
一根雜毛,顯然是剃幹淨的。

陰戶肥大,兩片陰唇十分厚實,一定每天千錘百煉才有的結果。

婷知道西方人做愛比東方人上洗手間還平常。

雙手輕輕左右一掰,菊花門立即開啓,看得出這道門平時也沒少光顧。

安妮對莎的每一處都是如此的好奇,東方人的皮膚光滑細膩,撫摸上去,讓
安妮陶醉不已。

她把莎抱在她懷裏讓莎坐在她兩腿間。

安妮磨娑著莎濃密的陰毛,揉捏她的陰唇,時而拔弄莎敏感的陰蒂,繼而侵

入她的洞穴。

莎微閉著眼睛享受著安妮給她帶來的快感。

安妮的手指是如此的靈活,她好像非常了解莎的需要,每一次碰觸,每一次
進入,都是莎渴望的,都給她帶來由內到外的高潮。

她努力迎合著安妮的手指,有時還調皮的合上雙腿,夾住安妮的手指,生怕
她跑了。

莎覺得安妮的手指比男人的陰莖管用多了。

安妮的左手也在不停的抓搓莎的乳房,使莎上下都受到刺激。

莎的淫叫聲清晰可聞,婷看了她一眼,知道她進入高潮了,嘴角露出一絲笑
容。

于是,她也弄起羅莉來,她張開手在她的肥大的陰戶處搓弄,拍打,挑逗她
的陰蒂。

不一會兒,婷看到流出了金黃色的愛液。

婷豪不猶豫的插入了中指,她那裏太寬大了,一個手指根本不能給她帶來刺
激。

婷又放進了兩個,然後是三個,但還是不夠。

婷試著將整個手伸進去,隨著羅莉的一聲“哇,哇”大叫。

婷的整只手進入了羅莉的體內。

婷小心的進進出出,羅莉隨著婷的進出有節奏的叫著,時而還“yes,y
es。”

嚷著。

她和莎的中外浪叫聲此起彼伏。

安妮不知道什麽時候,已不見了。

羅莉示意婷到臥室去,兩人到了臥室,果然看到安妮和莎在大床上。

莎跪趴在床上,臀部上翹。

安妮在莎後面,她穿著一條套有人造陰莖的皮制內褲。

正在後面努力插著莎,莎發出“嗷,嗷”的叫聲,看來安妮的撞擊很猛烈,
莎的臉頰緊貼著床墊。

安妮雙手按著她的腰,以便陰莖更深的進入她的體內。

莎叫得越大聲,安妮就越興奮。

羅莉似乎已熟悉安妮這種狂野的做愛方式,她拿來一條與安妮一樣的皮制內
褲。

朝婷說:“fuckmeplease。”

婷這時也有一種做愛的沖動,她飛快的穿上皮制內褲。

把羅莉壓在地上,分開她兩腿,用扶著陰莖對準羅莉的蜜穴,長驅直入,巨
大的陰莖給羅莉帶來痛苦並著的快樂。

然後婷在她的乳房上遊戲,西方女人的胸脯即使是躺著,仍是如此的渾圓。

她的乳頭不大,乳暈並不明顯,肉感極強,給人一種感觀上的刺激。

婷雙手按著乳房兩側,向中間一壓,兩乳房竟然可以碰到一塊。

婷一直認爲自己的乳房是驕傲的本錢,但跟洋妞一比,簡直像是個小孩子。

婷感到羅莉也挺著臀部迎著自己的插入,她知道這點刺激對于久經性愛的羅
莉是顯然不夠的。

婷把羅莉翻過來讓她趴起,像莎那樣翹起屁股。

羅莉並沒有反抗。

婷看到陰莖上晶瑩的愛液,得意的笑了一下。

她分開羅莉的雙臀,讓屁眼張開。

羅莉已意識到婷要插她的屁眼了,她並不緊張,這對她來說已不是第一次了


她靜靜的等待著。

婷由上而下,將陰莖對準羅莉的屁眼,輕輕的進入。

由于陰莖經過潤滑,進入非常順利。

但羅莉還是叫了,畢竟這是肛門,有點痛。

婷慢慢的加快了節奏,聽到羅莉的豪叫聲,她有一種滿足感。

有一種勝利的感覺,還有一種爲東方人爭光的感覺。

這是和莎做所沒有的。

婷沒想到這麽巨大的陰莖竟能整根插入,以前她只在A片中看到過。

如今自己親身體驗,真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安妮搞一陣之後,停下歇了。

莎躺在她懷裏,貪婪的吸吮著安妮碩大結實乳房。

安妮顯然練過健美,肌肉比一般女性發達多了。

在婷狂野的抽插下,羅莉也只有投降了,大叫:“stop,stop。”

婷也有點累了,這才停下,扶羅莉上了床,四人赤裸著躺在床上。

夜深了,四人相擁而眠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