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節特別篇之中秋雯妹斬首趣

中秋節特別篇之中秋雯妹斬首趣

眼前是張宣傳單,鬥大的標題格外引人注目,我張大了嘴呆呆的看著這張來
曆不明的紙。

「小雯,這是怎麽回事?我怎麽不知道妳中秋節打算獻身啊?」和我情誼最
好的同學小芳有些惱怒的質問著我。

「我…我…」我驚恐的搶過了那張紙。

「中秋節小區烤肉活動,歡樂煙火晚會,可自帶肉,也可免費享用現場提供
的肉食。此外小區中的十大美女之一的戴佩雯也在這幾天同意了在中秋烤肉晚會
上獻出自己年輕的肉體爲大家加菜,機會難得,歡迎各位鄉親踴躍參加!」

傳單的底下則附上了一張我個人穿著學生制服的半身照片,斜倚牆邊,明眸
遠望,微微上揚的朱唇卻不知在挑逗著誰。

「這…這…」我捏著紙的雙手越握越緊,「我怎麽不知道我中秋節打算獻身
啊!」

「陰謀。」不知何時出現在一旁的女同學小桦面無表情的說。

「陰謀?」我幾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肯定是某個人偷偷陷害妳的,到時候妳被拖上台再怎樣哀號也沒人救得了
妳了。」她抿著雙唇,看起來應該是在擔心我。

「那…那怎辦?照這樣看我的下場應該是被斬首吧。」我抓著頭發,幾乎要
瘋了。

「我陪妳!」小芳抱住了我,溫暖的熱氣拂過耳際。「小壞蛋,自己跑去被
斬首也太奸詐了吧!」

「我也覺得這是個不錯的主意。」小桦坐在一旁的桌面上打量著我們,短裙
下雪白的大腿交叉著,「有個人陪很好。」

「哪裏好啦!重點不是有沒有人陪我,是我根本就不想這樣莫名奇妙的被宰
掉啊!」我趴在桌上哀號著。

「害羞啦?」小芳噗嗤的笑著。

「害羞什麽啦……妳在說什麽啦…」趴在桌上的我連反駁的力氣都沒有了。

「妳不是…一直都很想被斬首嗎?小壞壞,還裝,還是還需要我再像昨晚一
樣好好的安慰妳一下呢…?」

「呃…啊!」恍神間,小穴一陣刺激,小芳這壞蛋的手指不知何時早已伸入
了我裙底,突破了內褲的防禦開始在我穴裏摳挖起來。

「等等…不要…」我掙紮著。

「不要?妳濕透的穴早已背叛妳了,在一起這麽久了我怎麽會不知道妳在想
什麽?你現在滿腦子都已經是自己無頭屍體的畫面了對吧?小?淫?娃。」邪惡
的她在我耳邊嬌笑著。

「不是…我…」我呻吟著,「該不會這是妳的陰謀吧?」

「哪有可能,我這麽愛妳,不是嗎」她柔軟豐滿的雙乳在我的背上磨蹭著。

「等等…我記得好像…」某個畫面突然在我腦中如電一般閃過。

「嗯?」小芳的聲音甜甜的。

「我怎麽記得好像…」我努力的挖掘著腦中的記憶。

「好像…之前也曾經陷入妳的陰謀而被斬首似的…」

「噗…」小芳連口水都噴到我耳朵上了,「噗哈哈哈,妳真幽默,難道妳真
的覺得被斬首了現在還有可能活著在這裏跟我聊天嗎?」

「我也覺得不可能,可是總有種很真實的感覺…」我喃喃的說著。

「該不會是作夢吧。」小桦清澈的眼睛直盯著我。

「我不知道…但好像小桦也被斬首了…?」我轉頭,卻看見她俏麗的臉上滿
是紅暈。「啊,妳也喜歡斬首?」

她沒回答,只是紅著臉微微點頭。

「那我們可以三個人一起被斬首。」小芳笑著。

小桦沒回答,只是繼續微微點頭。

「不對,什麽時候變成要不要一起被斬首的問題了啦…重點是我根本不知道
我要被斬首啊!」

「也許可以先去查查傳單是誰發的?」小桦建議。

「好主意。」我猛的站起身,背上的小芳嚇了一跳。「小芳,妳這傳單哪來
的?」

「啊,我出門時在我家門口信箱看到的啊,可能家家戶戶都收到一張了吧?」
她聳聳肩,一副無奈的樣子。

「這樣啊…這樣就不容易找出是誰發的了…」我有些沮喪。

「想想看誰知道妳喜歡斬首?看這傳單應該是個了解妳的人寫的吧?」小桦
說。

「嗯…小芳、妳、我男友、華哥…?」我沈吟著。

「…華哥?他不是訓導主任嗎?怎麽會知道?」小芳有點訝異。

「我…我跟他說過啊。」我臉紅。

「用上面的嘴還是下面的嘴說啊?」小芳捏著我的臉。

「都…都有啦…」我的聲音越來越小。

「唷~不簡單喔,連訓導主任都看的上妳,妳知道學校裏有多少女孩想跟他
做愛嗎?」小芳似笑非笑的看著我。

「我知道啊…只是…」

「好啦,我看放學後先去問問華哥,再去問妳男友,中秋節是明天吧,再拖
就來不及了。」

「中秋節是明天!?」我驚恐的表情全寫在臉上。

「對啊,不然妳以爲是什麽時候?」

「…兩天後吧。」

「笨蛋。」小桦做出了結論。

敲著男友家的門,我的心中有些忐忑。剛剛華哥幸災樂禍的表情全寫在臉上,
只是興奮的說他也要參加,但卻也表示傳單和自己毫無關系。

「身爲一個訓導主任,以莫須有的罪名宰殺一個女孩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我
怎麽可能大費周章的發一堆傳單?」他鼻孔裏噴氣,滿臉的不屑。

所以是我男友嗎…?

如果真的是他怎麽辦?我喜歡的人就這樣背叛我把我宰掉…?

還是他受了某人的賄賂,也許他已經不愛我了?

還是其實他根本就想要看著我被斬首邊和其它女人做愛?

不管是什麽樣的答案,這對我來說都是很可怕的打擊吧。

也許還是不要問比較好?但若不問清楚事情又無法解決…

我…好煩…

「別緊張嘛,小雯,我一直都是站在妳這邊的啊。」小芳拍著我的肩膀。

「這樣根本不叫安慰吧…」我吐槽。

說話間門開了,一個女孩探出頭來。

「請問有事嗎?」她禮貌的問。

「啊,我們要找京宇航,請問他在家嗎?」我有些局促。

「他不在耶,找他有什麽事嗎?」

「只是有點事情想問他,他去哪裏了?」我問。

「我也不清楚欸,他常這樣啊,自己一個人出去,但總會回來的,所以我們
也沒有過問。」

「好吧…」

「啊等等…他出門前好像有提到要去買些烤肉用具…?」女孩思索著。

「…」我故作鎮定轉身,「那…那…等他回來我再來找他好了…」

「等等,要我轉告他誰來找他了嗎?」女孩在我身後問。

「不用了吧…」

反正…總會見到他的,在上烤肉架之前…

「不打電話給他嗎?」回家的路上,走在我旁邊的小芳關心的問。

「我們都只是高中生,哪來的手機啊…」我沮喪的說。

「好吧…不管結果如何,我都是站在妳這邊的,別想太多了。」她向我揮揮
手,「掰掰。」

「掰掰…」

這是斬首耶,哪有可能不想太多…

「小雯!妳回來啦?」一開家門,媽媽熱情的上來擁抱我。

「嗯,對啊,怎麽了,怎麽突然想抱我?」我有些疑惑。

「呵呵,很奇怪嗎?妳一直都是我的乖女兒啊。」她在我臉上親了一下。

「小雯啊,爸爸最近要競選裏長連任,宣傳方面可要麻煩妳多多幫忙了!」
爸爸不知何時出現在媽媽身後,微笑著對我說。

「呃,可以啊,可是我要怎麽幫?」我一直都以我這個裏長爸爸爲榮。

「明天妳就知道了,我安排了一個很重要的宣傳工作給妳。」他神秘的笑著。

明天…可是我明天不是就要被某個人拖到晚會上斬首了嗎…?

對了,這樣說起來爸媽好像還不知道這件事情的樣子?是因爲沒看到傳單嗎?

我帶著疑惑的心情回到了房間,攤在床上大大的歎了口氣。

這世界也太荒唐了吧,莫名奇妙就要被處決,悲慘的是我甚至還不知道是誰

策劃的。

不知道他們會怎麽處決我,斷頭台?刀子?斧頭…?還是某種我沒看過的宰
殺機器?

不管怎樣,總會有個鋒利的東西從我的脖子劃過,然後…然後…

我輕輕摸著自己滑嫩的脖頸,微微有些顫抖。

然後…我的頭就會滾出去,頭發披散開來,我沒了頭的身體還在顫抖抽蓄…

不知道我會不會被脫光,還是還能穿著衣服…

不知道會不會有刑前安慰,可是這樣等于是要在小區的人們面前被…

小穴好像濕了…

我放在兩腿間的右手緩緩的撩起了制服短裙,隔著內褲偷偷的搓揉著那開始
濕透的草叢。

「我還是比較喜歡跪趴著的姿勢,像狗狗這樣,讓男人從後面…」

手指掰開了內褲。

「粗粗、硬硬、熱熱的…從這條縫插進去…把我裏面撐開,然後…」

手指沾滿了汁液,正開始往細縫中探索的我訝異的發現自己竟然在喘息。

「天啊…怎麽會這樣,我這個樣子好像很淫蕩…就像電視裏那些被斬首時潮
吹的女人一樣…?」

探索著肉壁的手指微微顫抖著,手掌貼上了陰唇,試圖在搓揉中尋求更大的
快感。

「可是這樣好興奮…我沒了頭的身體可能會被繼續被男人侵犯著,屁股的肉
在顫抖,乳房也是…」

我扯下濕了一片的內褲,翻過身來跪趴在床上,圓潤的臀部翹的老高,將裙
子撩到了腰間。

「就像這樣嗎…?男人就這樣插進來,但我性感的身體已經沒有了頭…嬌柔
的隨著他的動作瘋狂的顫抖…」

我再次將手伸到了兩腿間,自大腿內側陷入那潮濕的蜜穴。

「好興奮…碰的一聲我就會以這樣的姿勢丟掉了自己的腦袋…」

我的理智開始失去控制,手指伴隨著水聲在自己天然的裂縫中瘋狂的挖掘,
沈浸在性興奮中的雪白雙腿也不由自主的微微顫抖著。

「希望是用斧頭…我喜歡斧頭,碰的一聲太震撼人心了,在我身後的男人完
全不會同情我,而我淫蕩的表現卻讓他興奮難耐…」

我呻吟著,淫水順著摳挖的手指流下,幾乎要達到高潮了。

「佩雯…那個…」一個男孩的聲音突然在我身後響起。

這一驚當真非同小可!我驚恐的翻過身來,插在穴裏的手指還被狠狠夾了一
下。

「吃飯了…」眼前的是我弟,但他從不叫我姊,總是直呼著我的名字。

「好…好…」我尴尬的拉下裙子試圖遮住私密處,卻發現他盯著我兩腿間的
雙眼中似乎閃爍著一種讓我感到熟悉的眼神那是只有我在華哥上次喝醉後把我推
倒在斷頭台上準備硬上我時才看過的眼神。

「你先出去啦…」我有些惶恐。

「…嗯。」他轉身。

我就這樣帶著混亂的心情度過了一整晚。夜深了,躺在床上的我卻仍然嶄轉
難眠。

「不知道我能不能活過明天…月亮好圓,我是否還有機會再一次看見月亮的
缺口?倒黴的話明天的現在我大概連屍體都不剩了吧…?沒辦法再躺在這張床上,
沒辦法再穿漂亮衣服,沒辦法再享受身爲人一切…」

我想起了之前小區美女投票中自己得了第五名的回憶。

「這樣美好的身體,可能明天就會變成了一塊肉嗎…」

想著想著,我開始訝異的發現自己對于死亡似乎沒有那麽恐懼,內心深處反
而隱隱有些期待。

不知不覺中我又再一次的將手伸進了短短的睡裙裏搓揉著開始潤濕的私處。

如果我就這樣在台上被抽插著斬首了,說不定底下的男性觀衆們還會因爲我
無頭身體的表演而一柱擎天…說不定連女性觀衆們都會羨慕著我的美麗與性感…

如果,我就這樣被斬首了,是不是其實也沒那麽糟…?

不知不覺中,我就這樣邊幻想著邊睡著了,似乎還夢到了個興奮的斬首遊戲。

「小雯,起床了!今天事情可多著呢!」朦胧中聽見媽媽打開了房門對我喊
著。

「啊,是說幫爸爸宣傳的事情?」我揉揉眼,從床上坐起身來。


「是啊,快點換個衣服要和爸爸出門了。」

「我到底要做些什麽啊?你們一直都不說。」我抱怨著。

「妳會知道的,妳只要跟著爸爸走,聽他的話,讓大家知道妳是他的好女兒
就可以了。」媽媽笑的有些神秘。

「那我要穿什麽衣服?」

「學校制服就可以了,要穿最幹淨的那一件喔。」

「好…」我抓抓頭,用手梳著頭發。

「啊還有…」她似乎有些腼腆,「那個…內衣褲也要穿好看一點的,不要隨
便穿喔。」

「…好。」

莫名的,開始有點搞不懂自己周圍的人都在想些什麽了…

「哦!我們的小雯今天好有氣質啊!」剛下樓,爸爸看見穿著學生制服的我
忍不住贊歎起來。

「嗯…那我們今天要做什麽呢?」我臉紅,有些不自在的捏著自己的裙襬.
「哈哈,跟我出去看看小區民衆,拉拉票啊,今天是中秋節,也該祝大家中秋節
快樂吧。」他笑道。

「可以啊。」我點點頭。

「妳先出去等我,我拿個東西就出來。」爸爸揮揮手。

「好。」

我開門,卻看見門口已經站了一個人。

那是宇航,我的男友。

「…你…」我驚恐的說不出話來。

「小雯,我…」

「是你嗎?」我打斷了他,「想讓我成爲晚會主角的人?」

「呃…妳都知道了?」他有些訝異。

「…爲什麽?」我幾乎要哭了,「我以爲你很愛我的…」

「就是因爲愛妳,所以我才計劃了晚會啊…妳到底在說什麽啊?」他一臉莫
名奇妙。

「難道你真的以爲我喜歡這樣嗎!?我…」我哭著。

「怎麽啦小雯?」爸爸在我身後打斷了我。

「沒事…爸我們快走。」我拉著爸爸的手。

只要離他遠點,我應該就不至于被斬首了吧。

難道這個世界的男人都這樣嗎…?以爲女孩最愛的事情就是被宰掉…?

如果我連最愛我的男友都無法相信了,那是否世界上唯一能相信的男人只剩
下我爸?

混亂的腦中只剩下被背叛的感覺,心不在焉的我甚至不知道自己今天一整天
都做了些什麽。

好想哭,但又必須強顔歡笑。有些模糊的視線中盡是些看過的親戚鄰居還有
爸媽的朋友們,但我卻不記得他們說了什麽。

「小雯今天好性感。」,「有這樣的乖女兒真是戴先生的福氣啊!」

隱隱,我只記得一些奉承的話語,還有一些給爸爸的承諾。

「小雯!?」爸爸的呼喚再次把我拉回現實。

「啊,怎麽了?」我回神一看,才發現我們已經回到了家門口。

「妳今天的表現很不錯,大家都很誇獎妳呢!」他對我微笑。

「呃,這是應該的啦。」我謙虛的說。

「接下來,就剩下晚上的中秋晚會了。」他說。

「誰辦的晚會啊?」我有點不安。

「當然是我們家啊。」

應該沒關系吧,只要不是男友就好。

「妳媽媽他們,應該也快準備好了吧,都快下午四點了,我是預計四點開始
舉行的,很多人都會來參加。」

很多人都會來參加…?

「對了,小雯,我應該還沒給妳看過這個吧?」爸爸說著從口袋裏拿出一張
傳單。

中秋雯妹斬首趣,性感胴體歡樂送!

我的心,徹底的,徹底的,徹底的…

涼了。

「…爸?」心髒似乎忘了跳動,圓睜的雙眼中只剩下不解,以前的男人似乎
再也無法和自己的記憶重合。

「小雯啊,妳是我的好女兒,一直都是。」他緩緩的說。

「那爲什麽…?」我後退了幾步。

「我也沒辦法,爲了展現我競選的誠意,我必須要有所犧牲…」他看著我,
似乎有些爲難。「妳放心,我不會讓妳感到太多痛苦的…」

「不…不要…啊!」我後退,雙手卻突然被一雙強而有力的手抓住拉到了背

後,還來不及反抗,我的雙手瞬間就被一副手铐铐了起來。

「佩雯,妳…早就不是處女了吧?」弟弟不帶感情的聲音在我背後響起。

「爲什麽…連信誠你也這樣對我?」我驚恐的問。

「這是爸爸的主意,我只是聽命行事罷了。」他悠閑的抓著我的手腕將我推
回爸爸面前。

「信誠,媽媽他們都準備好了吧?」爸爸問。

「嗯,都好了,他們在小區活動中心。」弟弟回答。

「很好,等等把佩雯帶過去,我們就可以開始了,你先幫她清理一下。」爸
爸笑道。

「真的可以嗎?爸。」弟弟露出了難得的欣喜。

「當然,記得要洗幹淨。」

「什麽意思?」我還未進入狀況,他們的對話只聽得我一頭霧水。

「進去吧。」弟弟推著我進門,我沒明白過來,自己就被他猛得壓在了牆上。

「佩雯啊,妳知道妳真的很美嗎?」他邊說邊撩起了我短短的制服裙,精實
的手臂在我的翹臀上遊走。

「你!…啊!」我驚呼一聲,自己粉色的蕾絲內褲已經被他扯了下來纏在腳
踝上,而自己反铐的雙手卻無法做出任何抵抗。

「反正妳都要被斬首了,妳不是最愛被斬首了嗎?那妳應該也知道…斬首之
前做個刑前安慰是基本步驟吧?」他的氣息吹拂著我耳際。

「你怎麽知道我喜歡斬首!」我克制不住的喘息著,他的手指已經開始探索
著我潤濕的兩腿間。

「總會有方法的不是嗎?」不待我回答,他的嘴已經吻上了我的唇。「昨天
啊,我看妳在房間裏偷偷自慰,我就更加肯定了,妳早就看到那張傳單了吧?」

「該不會那是你做的?」我驚問。

「當然。」他從後面抱住了我,一手在我兩腿間搓揉,而另一手已經不安分
的開始解開我的襯衣鈕扣。

「不行…你這樣是亂倫!」我試圖反抗。

「亂倫!?哈哈,別逗我笑了,當獻身同意書成立的同時,我和妳就已經沒
有法律上的親屬關系了,哪來的亂倫?而且這也不是做愛,這叫做刑前安慰,這
是每個女孩被宰殺前都必須試著去享受的過程。」他揉著我豐滿的雙乳,輕輕的
啃咬的我的脖頸。

「可是我還沒簽!」我掙紮。

「爸爸簽就夠了,真是的,妳道底有沒有認真上課啊?法律規定在女孩20
歲之前父親有決定是否讓女孩獻身的權利不是嗎?就算女孩同意獻身也是要經過
父親允許啊。」他邊說邊掏出了早已堅硬的肉棒在我雪白的臀部上磨蹭著,一副
蓄勢待發的樣子。

「是喔…」

「還是喔,妳真的很不認真耶!算了沒差了啦,等等妳都要被宰了,來跟我
好好享受吧!」他把我抱了起來往沙發上一丟,我呻吟著,短裙退到了大腿根部,
濕漉漉的陰部毫無防備的暴露在他貪婪的目光下。

「妳啊…其實也很想跟我做吧?」他淫笑著,彷佛看透了我的欲望。

「是有幻想過…啊!」我呻吟著,無法抵抗的任由他撲了上來,健壯的雙手
扶住了我纖細的腰肢,那硬挺得發紅的肉棒在我還未表示完意見之前便強硬的撐
開了我的肉縫,毫無阻礙的滑進了早已濕透的陰道裏。

我喘息著,訝異的發現自己竟然沒有太多的厭惡,男人在我兩腿間的耕耘刺
激著我一步步走向頂峰。而這一切即使來得突然,我也沒有過多的恐懼,腦中塞
滿的早已不是對于死亡的害怕,而是期待著自己的斬首表演能夠多性感。自己失
去腦袋的無頭身體再一次的出現在幻想中,正在隨著男人的節奏起舞,就像現在
一樣…而直到我死透之後,我的身體或許還會以最淫糜的一面在男人的玩弄下扭
動,全身赤裸,性感的豐臀啪啪啪的碰撞著,胸口兩粒白兔跳躍,而這一切都只
是在誘惑著男人將更多的精華灌注進我體內…

死亡是否…也不是一件壞事,如果自己被斬首的瞬間能夠留在大家的心中的
話…

「其實我們女人,生來就是要被宰掉的。」我想起了國文老師有天上課時有
感而發的一句話。「我們總是一輩子追求著性感與美麗,也許是爲了自己;也許

是爲了男人,但往往直到最後才發現,自己被處決的那一瞬間,對男人來說才是
最性感的存在,也是最美麗的永恒。」

是否被斬首時的我,在家人眼中才是最嬌豔的存在?

我呻吟著,雙腿緊緊夾住了信誠的腰。

蓦然間,信誠顫抖著,將一股濃稠的熱流射進了我的子宮深處。

「妳的陰唇肉排…我要定了…」他喘著氣做最後的掙紮,看著開始顫栗的我
微微的笑著,「還有…妳那連著子宮的整副生殖器。」

肉棒猛地拔出,只留下高潮中的我分開著雙腿向天空噴灑著淫蕩的汁液。

太陽下山了,家家戶戶紛紛來到現場,晚會也開始熱鬧起來,有些人甚至已
經開始生火。

「裏長先生!你的女兒真是孝順啊!竟然願意爲了中秋節活動獻身,真是不
簡單啊!」隔壁的林先生握著爸爸的手,滿臉的阿谀奉承。

「哈哈哈,哪裏,受到你們大家照顧這麽久了,也是該爲小區做一點回饋了。」
爸爸開心的笑著。

「那…」林先生看著我,滿臉的淫笑。

「哈哈,放心吧!既然決定獻身了,該有的安慰也不會少,你們就盡情享受
吧!」

看著爸爸當著我的面說出這樣的話,我意外的沒有感到太多的難過。也許弟
弟說的沒錯,在獻身同意書成立的同時,我和他們就已經沒有親屬關系了。

現在的我,只是一個等待被斬首的女人而已。

「小雯!」熟悉的聲音在背後響起,我轉頭,看見小芳小桦竟然也來了。

「你們怎麽也來了!?你們又不是我們小區的!」我驚訝的問。

「小雯,妳好見外,我們是朋友耶,妳要被斬首了怎麽可以不來?」小芳抱
著我磨蹭。

「結果妳真的還是接受了這個結果嗎?」小桦看著我,似乎有點臉紅。

「嗯…對啊,同意書都簽了我能怎麽辦?倒是我男友,我好像錯怪他了,也
許他說的是不一樣的晚會。」我無奈的說。

「才怪!男人都一樣,他只是想在不一樣的晚會上把妳宰掉而已。」小桦表
示。

「不會啦,他也無法無緣無故宰掉我,畢竟決定權在我爸媽,不是他,這是
我後來才想到的。」我訝異的發現自己異常的平靜。

「小桦說他也想一起被斬首,妳看她連同意書都帶來了!」小芳興奮的說。

「真的嗎…?妳怎麽會有這樣的想法!?」我睜大了眼睛。

「因爲…我一直都想被斬首啊,我覺得與其自己一個人孤獨的被處決,到不
如和好朋友一起走,這樣感覺會比較好吧?」她低頭,徹底的紅了臉。

「噢噢!妳真是我的好朋友!」我感動的說。

「好啦別聊了,別忘了妳是主角。」爸爸在我身後笑著把我拉走。

「那…我要做什麽?」我不解。

「一樣啊,當個乖女兒就好。」他把我帶上了講台。

「各位鄉親朋友們!」他拿起了麥克風,「今天,是中秋節,也是一年中我
們可以團圓的好日子之一,身爲一個裏長,我以各位能夠安居樂業爲榮,這幾年
來,我也受到了各位很多照顧,爲了感謝各位,我將把我最美麗的女兒在這個晚
會上貢獻出來,而她本人也非常樂于回饋我們的鄉親朋友,也希望各位能夠繼續
給予我們支持!我一定會繼續的努力,讓這個小區好,還要更好!大家說好不好!?」

「好!!」底下的觀衆們拍著手大喊。

「好!我就不再多說了,祝大家今晚玩的愉快!」他放下麥克風,笑著朝大
家揮了揮手。

我有些不知所措,但隨即手腕一緊,我回頭,出現在我眼前的卻是鄰居林先
生的兒子小鋼。

「我等這一天…等好久了!」他淫笑著,掏出了一條不知哪來的繩子將我的
雙手反綁起來。

「你!原來你一直在打我的主意!」我呻吟著,卻莫名的有些興奮。

「哪個男人沒打過妳的主意。」他也不在乎我們仍在台上,毛手毛腳的便將
我那僅能遮住屁股的短裙撩了起來,羞恥的感覺襲上心頭,我正想掙紮卻發現自

己的兩腿間已經不爭氣的濕了。他哈哈笑著,一腳踢在我的膝蓋彎處讓我跪了下
來,刷的一聲拉開了拉煉掏出了他那巨大的小夥伴,扯著我的頭發便將帶著腥味
和熱氣的棒子塞進了我嘴裏。我掙紮著,失去了反抗的能力,身體卻在這樣的刺
激下開始燥熱起來,抗拒的聲音在不知不覺中成了淫蕩的喘息,他的下體一下下
的挺進,每次都捅進了我的喉嚨深處,我的咽喉蠕動著,豐腴的嘴唇緊緊包容著
發燙的肉棒,他吼著,似乎因爲我的努力而越發性奮,嘴中的棒子也脹大了不少。

「騷貨!」蓦地他將肉棒一抽,壓著我的背讓我跪趴在地,嘴中的空虛讓我
下意識的呻吟了一聲,屁股一涼,短裙被掀到了腰部,隨即自己濕了一大塊的蕾
絲內褲也被扯了下來,我喘息著,唾液在嘴邊流淌,男人拍了拍我高高撅起的臀
部,不待我反應便將那堅硬的家夥狠狠的插進了我的陰道裏。

「頭香!」他大吼。我的理智瞬間破裂,放肆的淫叫了起來,「碰!」的一
聲,視線所及處一把斧頭劈下,精緻的腦袋滾了出去,長發披散開來,卻是有個
年輕女孩已經被斬首了。她的衣服不知何時已經被扒光,豐碩的乳房在胸前晃動,
精緻的乳頭仍然尖挺,而肩膀以上早已成了一片血霧,無頭的嬌軀顫栗著似乎還
在追逐著無窮無盡的高潮,她的臀部仍然被男人霸占,豐腴的屁股肉一下又一下
的隨著男人的挺進而顫動,彷佛不知何謂疲倦。

「看到了嗎?等等妳也會跟她一樣的!」在身後奮力撞擊我臀部的男人嘶吼
著,似乎因爲剛剛的斬首更加性奮了,女孩的腦袋被劊子手提起,姣好的面容上
殘留著的卻是一種異樣的滿足,鮮血玷汙了她的五官,讓她開始蒼白的臉龐更顯
淒美,無頭屍體的抽蓄逐漸到達了尾聲,啪的一聲豐滿的上半身趴倒在地,雪白
的乳房被擠壓變了形,在他身後耕耘的男人一聲嘶吼,扶著她高聳的翹臀顫栗著
將體內的精華全射進了女孩失去生命的陰道深處。

「哇靠!那個劊子手竟然是女的!」小鋼驚訝的叫著,我定睛一看,可不是
嗎?那個一手拿著斧頭,另一手提著女孩頭顱的人竟是個不折不扣的美女,妖嬌
的身體被一身紫色露肩小洋裝包裹著,尖挺的雙乳,纖細的腰肢,更吸引人目光
的卻是那一雙修長的雪白美腿,蹬著一雙高跟鞋似乎在看著我傻笑,燈光照耀下
我才發現那濺上了幾滴鮮血的面孔竟然是我所熟悉的小桦。

「小桦!」我驚叫著,卻看見她向講台走了過來。

「妳認識她?」小鋼開始顫栗,肉棒抽蓄著將一股濃濃的精液射進了我的子
宮內。

「她是我同學!」我喘息著,上半身攤在地上任由那淫穢的液體在大腿上流
淌,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那名爲小桦的美女。「妳竟然會斬首?」

「會…會啊…之前小芳教我的。」她有些腼腆,揚了揚手上的美人頭,「不
過我也只有拿木頭模擬練習過而已,今天還是第一次真砍,砍的還是我妹…。」

「沒想到小芳那麽厲害,還會斬首,我認識她那麽久了還不知道…」我訝異
的說。

「哎呀,有這樣的技術也不好到處宣傳,等等男人都被嚇跑了,我也是無意
間知道的,她家人來頭不小呢!有幾位在政府的刑事部門服務的樣子。」小桦有
些臉紅,「其實…小芳也答應我了,等等我的斬首會讓她來執行…」

「好棒…」我有些羨慕,「其實我一直覺得被自己熟悉的朋友或親人斬首是
一件非常興奮的事情。」

「放心吧!小雯妳求她砍妳的話,她應該高興都來不及了呢。」小桦笑著。

「那好,小芳呢?」我問,此時我身後的男人已經將逐漸變軟的肉棒抽了出
來,一腳踢在我雪白的豐臀上,弄得我又呻吟了一聲。

「她喔…應該在開心的斬首女人吧!等等我會跟她說的。」小桦說著蹲下身,
挺感興趣的看著我,我卻發現她那洋裝短裙下什麽都沒穿,兩腿間稀疏的草叢中
似乎還挂著幾顆露珠,「在台上這樣被輪奸感覺怎麽樣?會不會很興奮啊?」

「妳試試看不就知道了?我看妳也濕透了…啊!」我回答,卻感覺臀部一緊,

另一個男人扶著我的豐臀,堅硬的家夥未經允許的又再次侵入我體內。

「這樣太丟臉了,我還是跟我家人玩就好,剛剛跟我妹做愛的是我表哥呢!
他似乎技術很好的樣子。」

「那妳就跟家人好好玩玩吧,我…嗚…」不待我說完,一個住在我家附近的
中年人抓著我的頭發淫笑著將他那腥臭的肉棒塞進了我嘴裏。

「不論過程如何,我想我們的斬首最後都會很性感的…」小桦在一旁看著我,
悠悠的說。

希望如此。

我很想這麽說,但我的嘴早已被徹底的塞滿,再也說不出任何一句話。

晚會持續著,但我早已不知道過了多久,一次又一次的抽插,一次又一次的
碰撞,一個又一個女孩失去了腦袋,無頭屍體被穿刺起來燒烤,或是被肢解了用
各式各樣的方式烹饪,碰的一聲,又是一個女孩仰躺著被斧頭砍掉了腦袋,下體
蠕動著將一股又一股的淫水自唇縫中噴出,讓抽插她的男人也濕得一蹋胡塗,男
人怒吼著對女屍灌注自己囤積已久的精華,呼喊著似乎是屬于女孩的姓名,眼中
閃爍著的卻似乎是淚光。

嘴唇再一次的被撐開,我的呻吟變成了悶哼,同時正在豐臀間抽動的男孩喘
息著將一股熱流注入我體內,視線飄動著卻發現小桦早就被反綁了起來,此時正
被那位被他稱爲表哥的男人瘋狂的抽插著,性感的洋裝挂在纖細的腰間,圓潤的
雪臀隨著男人的進攻顫抖,渾圓的乳房聳動著挂在胸前搖晃,一個女孩站在他們
的身旁,手上拿著小桦剛剛所拿的斧頭,仔細一看卻是小芳。她穿著一身性感的
黑色細肩帶連身短裙,豐滿巨大的雙乳夾出了深深的乳溝,斧頭抵地,斧柄伸入
了短裙內似乎正在兩腿間磨蹭,小芳笑著,興奮之情不言而喻,悠閑的在一旁看
著小桦的表演,小桦淫叫著,似乎早就不是原來的她,精緻的腦袋揚起,迷蒙的
雙眼似乎在追逐著未知的高潮,櫻唇微張,宛若失去了理智,白嫩的脖頸擱在了
木樁上,雪白的身軀顫栗著,似乎在期待著什麽。

我被男人們翻了過來,制服襯衣的扣子早已被全部解開,挂在我反綁的雙手
上,白嫩的雙肩露了出來,胸罩被粗暴的扯斷,性感的玉兔在胸前跳躍,粉色堅
挺的乳頭讓一個男人忍不住狠狠的咬了一口,我驚呼,男人雙腳跨在我的頭上再
一次的用他粗大的肉棒將我的嘴塞滿,黑色的百折裙淩亂的纏在腰間,爬滿淫汁
的陰唇被淩傉得開始紅腫,豐臀被另一個男人擡起,通紅的肉棒毫無阻礙的進入,
我雙腿夾住了男人的腰,劇烈的沖擊似乎連子宮也在抽蓄,不久後跨在我頭上的
男人一陣哆嗦,一股帶著腥味的熱流就這樣沖進了我的喉嚨,肉棒抽出,帶出了
一絲唾液,剛剛的夾攻讓我幾乎無法呼吸,我劇烈的喘息著,在兩腿間進攻的男
人卻似乎抽插得更加猛烈。

碰的一聲,又是一把斧頭落下,我轉頭,卻看見小桦那帶著淫蕩表情的小腦
袋騰空飛起,沾上了血迹的小嘴似乎正露著微笑,小芳這一劈真是霸氣十足,精
緻的人頭滾了好幾公尺才終于停了下來,失去頭顱的嬌軀挺了起來朝向天空噴灑
著鮮紅的血液,胸前的兩粒乳房仍然隨著男人的抽插而跳動,纖細的腰肢扭動著
似乎沈浸在極度的高潮當中,豐臀被男人撞得啪啪作響,修長的雙腿顫栗著,淫
水自兩腿間滑下,讓這具失去了頭顱的豔屍看起來更加淫糜。

陰道開始劇烈的抽蓄,強烈的酥麻讓我晃動的乳頭似乎更加堅硬,眼前的景
象震撼著我的視覺,觸動著我的性欲,我揚起了下巴放肆的淫叫著,陰唇蠕動著
將一股股清澈的淫水狂噴而出,我全身緊繃,分開的雙腿抽蓄著幾乎要抽筋了,
似乎感受到我強烈的吸允,在我兩腿間進出的男人怒吼著達到了高潮,滾燙的液
體猛烈的射擊著我的花心。

「這女人真騷!」他滿足的顫栗著,「好會吸…你妹的這樣也潮吹…」

肉棒猛地拔出,我還在顫栗的屁股就這樣被男人丟在地上,此時的我早已不
知何謂羞恥,分開的雙腿間淫水和精液的混合液體自唇縫中湧出,筋疲力竭的身
體攤在地上。我擡頭看著明亮的月亮,不知自己被斬首後是否有機會飛上去與兔

子同住。

下體被淋上了溫水,似乎有人正在幫我清洗著,我看著眼前的夜空,卻已無
力分辨到底是誰。

「小雯?妳還好嗎?」一個熟悉的聲音,柔和且溫暖。

「宇航…?你怎麽…?」我努力的低頭看著蹲在兩腿間幫我清洗陰部的男人。

「我看到傳單了,真是的,要好好愛惜自己身體嘛。」他細心的將我陰道內
黏稠的液體挖了出來,邊用水沖幹淨。

「沒辦法,我已經…」我有些失神。

「我知道妳要被斬首了,但對于男人的輪奸多少反抗一下嘛!」他抱怨著。
「本來今晚想跟妳兩個人買些肉來烤,一起賞月,沒想到會變成這個樣子。」

「宇航,你會記得我嗎?」我歎了口氣。

「會,每當我看見月亮的時候。」他輕撫著我紅腫的小穴,似乎有些心疼。

「上我,好嗎?你就當最後一個,對不起…」我抓著他的手,視線有些模糊。

「好。」他吻上了我的嘴唇,右手在我胸腹間遊走,我的小腹敏感的收縮,
小穴開阖著似乎又濕了。

他解開了我反綁在背後的雙手,溫柔的替我脫下了淩亂不堪的衣服內衣,接
著邊親吻著我邊扯下了那被水弄得濕透的短裙。我呻吟著,抱著他的脖頸分開了
雙腿,陰唇被緩緩撐開,發燙的肉棒在陰道裏的悸動讓我重然熱情,嘴唇被撐開,
濕熱的舌尖在嘴中交纏,雙手被壓在身體兩側,我喘息,卻發現身體已經在男人
的進出下上下晃動,秀發灑在頸邊,他離開了我的唇讓我盡情的喘息,舌頭卻繼
續向我的脖頸滑動,我仰起了頭顫抖著,麻癢和性欲交織沖擊著我的神經中樞,
雙腿纏住了他的腰,乳房在他的懷中晃動,撞擊聲回蕩在兩人的交合處,燥熱在
血管中流動,他的雙手和我十指交扣,抽插似乎越來越猛烈,我低頭,只見自己
纖細雪白的雙腿岔開在他身體的兩側瘋狂的舞動著。

「小雯!」我轉頭,小芳不知何時已經站在了我頸邊,甜甜的對著我笑,短
短的裙襬內似乎連內褲都沒穿。

「小芳…」我望著他,有些不知所措,赤裸的身體持續的隨著男人的動作擺
動。

「輪到妳了!」長長的斧頭敲擊著地面,她看起來似乎有些迫不及待,「還
有什麽遺言想說嗎?」

「妳…會不會想我?」我對她的平靜感到訝異。

「當然會啊,妳可是,我最好的朋友呢。」她笑了,但從下往上看她的笑容
似乎有些不懷好意。

「嗯…啊…宇航…哦哦…」我呻吟,陰道的肌肉抽蓄著,緊緊包覆著宇航粗
大的肉棒,肉棒與陰道壁的摩擦刺激著我一步步攀向頂峰。

「小雯…妳夾的好緊…我好舒服…」宇航喘著氣,「高潮了要跟我說…」

「好…」我的身體在他的掌握之下顫抖,「小芳…我這樣躺著讓妳砍可以嗎?」

「當然可以啊,其實躺著趴著對我來說沒有分別的,最大的差別是妳的感受
吧,親眼看著斧頭落下是很刺激的一件事情呢!」斧頭蹬著地面,小芳一附躍躍
欲試的樣子。

「那…請妳砍準一點。」我喘息著,想到自己馬上就要身首異處,燥熱的身
體竟然隱隱有些期待,我梳了梳頭發,將白嫩的脖頸裸露了出來。

是否失去腦袋的我,會比現在還要性感呢?

我無頭的身體就這樣繼續躺在地上被宇航奸屍,豐滿的乳房晃動著,赤裸的
身體扭動,好像還沈浸在高潮中一樣…

然後他們應該會把我倒吊起來,斷頸處噴著血的我還在抽蓄著,屍體挂在空
中搖晃,鮮血不斷的滴到水桶中,說不定他們還會把我的頭拿去繼續發洩性欲…

只要小芳斧頭一砍下來,我的頭就會這樣滾出去…

陰道終于開始無法避免的激烈抽蓄著,甚至連子宮都似乎開始痙攣了,我大
聲的呻吟著,挺起了胸口,小腹在劇烈收縮,濕透的小穴緊緊的吸住了男人的肉
棒,雙手癱在身體兩側,掙紮著幾乎要高朝了。

「宇航,我…好像快洩了…」我顫抖著,再也無法完整的說完一句話。

是緊張,還是害怕,其實已經不重要了,因爲該來的一定會來。


也許更多的是興奮吧。

我的腦海中再一次的浮現出自己無頭的身體躺在地上掙紮的畫面。

陰道劇烈的痙攣,下體肌肉收縮著把臀部挺了起來,我的雙腿緊緊的夾住了
宇航的腰,下巴仰起,雙唇顫抖著發出最後的呻吟。

「宇航,我不行了…我要…」我看著明亮的夜空,感覺全身都緊繃了,陰唇
開始蠕動著將一股股的淫水狂噴而出。

「碰!」

刀光從天空劃下,撞擊聲自我的脖頸炸開,我感覺自己瞬間飛了出去,視線
開始旋轉,臉頰撞擊著地面,秀發披散,我想呻吟,卻發現呼吸不知何時已被終
止,一顆水珠噴濺在我眼角,我回過神來時卻發現那是紅的。

世界的轉動停止了,喧囂聲在逐漸遠去,我想動,但卻再也沒有身體的感覺,
幾秒锺之前那如潮水般的性欲彷佛瞬間灰飛煙滅,我試圖喘息,卻發現嘴唇在顫
抖,一絲液體開始在嘴角邊流淌。一凝神,卻發現猛烈的血泉在眼前噴灑,在月
光照耀下變成了美麗的紅霧,性感的嬌軀仰躺在地上,正被男人瘋狂的抽插著,
在男人腰間岔開的雙腿抽蓄著挺直了,胸前的乳房如布丁般富有彈性的晃動,白
耦般的手臂癱在身體兩側,肌肉正隨著身體的高潮一陣陣抽蓄著,而肩膀上那嬌
豔的腦袋卻已不知去向,鮮紅的斷頸處鮮血狂噴,似乎還能看見被切斷的氣管和
脊椎,在血霧中不甘心的冒著氣泡。

我知道那就是我的身體,我沒了頭的屍體。

而一切就如同自己所想象的一樣,如此的性感,如此的淫蕩。然後等等他們
就會繼續奸屍,最後把我無頭的身體吊起來…

剎那間,我發現我的幻想成真了,一切都是如此的真實。

我呆呆的望著,微微的笑了。

「小雯…被斬首了還是那麽的性感…」小芳抓著佩雯的頭發提起了她的腦袋,
那雙水亮的眼睛已經開始逐漸失去光芒,嘴角殘留的一縷鮮血似乎更顯出一種奇
異的美感。而她赤裸的屍身此時已逐漸停止了掙紮,只剩下手指還偶爾微微抽蓄
著,宇航大吼一聲,一股熱流暴沖著射進了小雯逐漸停止蠕動的陰道內,失去了
頭顱的女屍似乎仍有知覺似的,隨著男孩的進出微微的顫抖,彷佛仍然沈浸在高
潮的余韻當中。

「他一直都很性感可愛。」宇航拔出了肉棒,似乎有些落寞,「只是以後再
也看不到她了吧。」

「也許你可以把人頭留著。」小芳晃了晃手中的人頭,對著宇航微笑。「或
許這也是她希望的吧。」

群衆鼓噪著,紛紛爲這場晚會中的高潮鼓掌起來。

「各位鄉親!」一名自稱是主持人的男人拿著麥克風大喊,「今天的晚會終
于來到了高潮,我們的裏長女兒已經被斬首了!相信各位都欣賞過,也享受過了
吧!接著,我們要請裏長先生來幫我們切下第一刀!」

佩雯無頭的屍體已經被工作人員沖洗幹淨,此時正被兩個鐵環圈住了腳踝倒
吊了起來,失血過多的身軀顯得特別蒼白,仍然白嫩的皮膚上幾顆露珠正在閃耀,
雙手軟軟的垂在身體兩側,和那頸口鮮紅的斷面對比起來有種異樣的美,圓潤的
雙乳隨著身體的動作微微的晃動著,那粉色的乳尖卻仍然堅挺,雪白平坦的小腹,
修長的雙腿分開,長著稀疏陰毛的兩腿間還挂著幾顆不知是水珠還是淫水。

裏長先生取出了一把鋒利的刀,對著觀衆微笑,突然間刀光一閃,女屍微微
晃動了一下,一條細細的紅線自陰部緩緩蔓延至胸口,紅線逐漸擴大,最後竟變
成了一條長長的切口,內髒嘩啦啦的自腹腔中湧出,垂在女屍的胸前晃著。

觀衆們看的呆了,如此快速的刀法,如此準確精細的刀工,若非經過一番苦
練絕難有如此的成果。

「其實,在我做裏長之前,我曾在外地當過一陣子餐廳老闆。在餐飲界,許
多人給我取了個外號…」裏長接過了麥克風,對著觀衆微笑。

「叫做美食家!」

-------------------

「選擇題!」女孩一雙靈動的雙眼在眼前閃爍著光芒。

「你喜歡看我穿什麽衣服被斬首?


1.學生制服。2.OL套裝。3.女仆服裝。4.漂亮的洋裝或連身裙。
5.性感睡衣或內衣褲。6.其它種類的服裝。7.全裸。「

「呃…1、2、4、5吧。」男孩抓著頭,似乎有些無奈。

「是噢…所以你不是很喜歡全裸這個選項啰?」女孩眨著明亮的大眼,坐回
一旁的椅子上,一身輕柔的褐色雪紡露肩高腰洋裝凸顯了她的氣質,胸前的乳溝
透著性感,短短的裙襬遮不住那雙雪白的美腿,一雙同色系的高跟涼鞋使得雙腿
更顯修長,烏黑的秀發流淌在耳際,畫著淡妝的臉蛋顯得更加嬌柔可愛,粉色的
嘴唇上揚,皓齒微露,一雙白嫩的臂膀晃的男孩眼花。

「是啊,妳穿著性感漂亮的衣服更好一些。」男孩認真的說。「俗話說回眸
一笑百媚生,嬌豔傾國傾城,我以前只知其意,卻不相信世間有如此漂亮的女人,
直至今日,我才對這俗話有了真正的共鳴。」

「噢噢,我們的翔翔君越來越會誇獎我了耶!來!這塊肉很好吃,你吃吃看。」
女孩邊說邊夾起一塊剛烤好的肉送到男孩嘴邊。

「哪裏,我的文學造詣怎麽比得上我們的才女呢?嗯,真的很好吃!這肉是
哪來的啊?」男孩意猶未盡的咀嚼著。

「剛剛裏長的女兒被斬首了,我努力擠到前面去才拿到了一塊後腰肉,後腰
肉多汁又有嚼勁,運氣真不錯。」女孩也吃了一塊,一邊夾起幾片切好的生肉片
放到烤肉架上烤。「沒想到我們堂堂賀翔儀器公司的少東翔翔君還真的抽空到我
們小區來了,今天是怎麽來的啊?坐豪華轎車還是直升機呢?」

「嚴兄開車載我來的,還有,別叫我翔翔君了嘛!叫翔就好了。」名叫翔的
男孩拿起了一旁的夾子幫忙烤著肉片。

「叫翔翔君比較可愛啊!還有嚴兄幹麻站在那裏啊,一起來吃啊。」女孩微
笑著對著站在一旁緊張兮兮的男人揮著手。

「不行,我要負責保護少爺的安全。」男人點了一根煙,試圖讓自己看起來
自然一點。

「不用了啦!才不會有人打你家少爺的主意,他是男的,又那麽胖!反而是
我比較危險吧。」女孩夾了一塊肉,「來嘛,嚴兄也嘗一塊看看。」

「別又這樣虧我了,我已經在努力運動了…」翔似乎有點沮喪。

「呵呵,少爺還是對筱雯小姐一點辦法都沒有啊。」嚴兄笑著吃了女孩夾給
她的肉。

「才怪!我只是大庭廣衆下不想給她難堪,等等回去就讓她知道我的厲害!」
翔一附下定了決心的樣子。

「是噢,那現在就試試看如何啊?」筱雯嬌笑著坐到了翔的膝蓋上,短裙揚
起,性感的臀部似乎直接接觸到了翔的大腿,即使祥穿著長褲但似乎還是愣住了,
不待翔反應,筱雯抓起了他的右手一把放到了自己光滑雪白的大腿上,翔的手尴
尬的擺著,一時間竟不知該如何反應,失神的望著女孩的美背竟然臉紅了。

「我現在已經在你的掌握之中啰,翔翔君。」女孩可愛的臉蛋上露出的卻是
勝利的微笑。「真是的,都18歲了還是處男,你真的是外星生物耶。」

「我…」翔臉頰發燙,竟不知如何反駁,只好試著轉移話題,「對了,裏長
的女兒竟然願意獻身給小區民衆,真的很偉大啊!」

「嗯,是啊。」筱雯點頭,「而且她跟我一樣名字中都有個雯字。」

「那還真是巧。」翔訝異著。

「是啊,不過現在女孩很多,名字裏有相同的字也不奇怪,但巧的是她跟我
一樣都是雙魚座呢!」女孩看著天空,「或許,她也跟我一樣是個多愁善感的女
孩吧。」

「可能吧。」

「不知道她是出于什麽樣的理由才願意獻身的。」女孩說著,一邊細心的用
手指幫嚴兄擦掉嘴邊的肉汁,弄得嚴兄一附不好意思的樣子。

「呵呵,謝謝筱雯小姐了,小姐將來肯定是個好媳婦的!」嚴兄誇獎著,筱
雯微笑,臉微微的紅了。

「過了中秋節就差不多是秋天了吧。」女孩擡頭,看著空中皎潔的明月,「
結果畢業了到現在還沒找到工作,唉。」


「不急,找個好工作比較重要。」翔說,「現在工作陷阱多,一不小心說不
定連命都沒了。」

「不行啦…再拖下去我就沒有錢生活了,家裏又沒錢,我看再不行的話真的
只能隨便找個工作撐一下了。」筱雯歎息著。

「我…」翔摟住了筱雯的腰,雙手似乎在微微顫抖,「當我的女朋友,好嗎
…?錢的問題我可以幫妳,工作慢慢找就好,妳還可以有多一點的時間練習寫小
說…」

「你剛剛說的是…交往…?」女孩回頭。

「對…我們交往,好嗎…?」翔低下了頭,手卻越抱越緊。

「翔,你說,這個世界上真的會有人真心喜歡我嗎…?」筱雯緩緩的說。

「有…就是我。」翔緊緊抱著女孩的腰,嗅著女孩肩膀的清香。「我真的好
怕,有一天妳會突然消失…」

「那交往看看吧…」筱雯小聲的說。

「筱雯…妳在哭嗎…?」

「沒什麽…」女孩擦拭著眼角的水珠,「只是覺得,現在的我,是否太過幸
福…」

「我努力讓你更幸福的。」翔的臉頰貼上了女孩裸露的背部。

「翔…我有跟你說過多重宇宙吧?」筱雯靠在了翔的懷裏。

「有啊,但妳真的相信有?」

「是啊。」筱雯看著月亮,悠悠的說,「希望此時看著月亮的其它世界裏的
我,都是幸福的。」

「唷,新郎新娘入洞房啰!」嚴兄在一旁嘻嘻笑著。

筱雯的臉刷的一下紅了,低頭一看才發現翔這壞小子的右手不知何時已經放
到了自己的裙襬上,正朝著大腿根部偷偷的匍匐前進,她「啊」了一聲,但又猶
豫著是否該躲,一時間竟不知所措的呆住了。

「在我的掌握之中了,是吧…」翔笑著,輕吻著女孩發燙的脖頸,左手輕摟
女孩纖細的腰肢。

「剛告白成功就放肆了…以後還得了!」筱雯低頭,害羞的捏著翔的手。

「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疼妳的。」翔溫柔的說。

「嗯…啊嚴兄你竟然把肉都吃光了!」筱雯笑罵著,伸手要去彈嚴兄的額頭,
嚴兄哈哈笑著閃開。

「欸翔。」女孩回頭,笑容在月光下閃耀,「要放煙火嗎?我帶了一些來。」

「嗯。」翔點頭。

「好啊。」

煙花在女孩身邊綻放,點綴著她隨風飄逸的洋裝,男孩看著女孩美麗的身影,
不由得癡了。

「我啊…一直都很喜歡看妳笑喔。」翔點著煙火。

希望妳能,一直一直的,快樂下去。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